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章 舊地  
   
第三章 舊地

青云山,大竹峰。

云氣縹緲在山間,如溫柔的白色絲帶,輕輕變幻著。清晨里微帶濕潤的空氣,還有清新涼爽的風兒,越過那一片翠綠的竹林,拂過大竹峰的山頭。

那一片以守靜堂為中心的建築,在晨光中安靜地佇立著,一切都顯得那麼的甯靜……

只是一陣吠叫聲音突然傳來,中間夾雜著“吱吱”叫聲,打破了這里的安靜。毛色光鮮的大黃從遠處疾跑而來,小灰則騎在牠的背上,用手緊緊抓著大黃脖子上邊的毛支持身體,同時另一只手在空中揮舞著,很是興奮的樣子。

十年前,張小凡從這里去了通天峰後,就再也沒有回來。剛開始的一段時間,這兩只動物都變得郁郁寡歡,尤其是小灰,一反往日好動性子,悶了許久。至于大黃也不好受,整日里垂頭喪氣,也不知道是不是牠太過喜歡張小凡煮的東西,那段時間里每次代替張小凡下廚的杜必書拿出食物喂牠們,必定遭到大黃小灰一陣咆哮,吃完之後多半還有白眼,很不滿意的樣子,可憐的杜必書為此也很是郁悶了許久。

只是時光如水,悠悠而過,當年的記憶仿佛也漸漸淡去,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小灰和大黃又開始在大竹峰的山頭上打打鬧鬧,玩耍不休,只是縱然如此,牠們在夜深入睡時刻,卻總是回到當年張小凡的房間,仿佛期待著什麼。

雖然,這麼多年來,這房間里永遠都空無一人。

“嘶!”

大黃突然在急奔中停下腳步,巨大的慣性讓小灰幾乎從牠背上摔了下來,幸好牠的手抓的夠緊,這才勉強穩住身體。大黃大聲地吠叫著,突然回過頭來,卻是張著嘴吐出老長的舌頭,去追逐自己的尾巴,身子便在原地不停地打轉。

小灰在牠背上坐的穩穩的,咧著嘴大聲“吱吱”而笑,很是興奮快樂的樣子。這個枯燥的游戲大黃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了,但對牠們來說,卻仿佛是最好玩的事物。

清晨的微光灑在牠們的身上,大竹峰上回蕩著兩只動物的聲音,人們還在沉睡,這大好的時光,仿佛只留給牠們。

遠方,後山那片青翠的竹林,隱隱傳來山風吹動竹葉的嘩嘩竹濤之聲,悠悠回蕩,就連從那個方向吹來的風,也仿佛帶著竹葉的清香,和那片竹林里的氣息。

忽然!

大黃停下了追逐自己尾巴的腳步,小灰在牠的背上,也幾乎是同時抬起頭來,張大了嘴巴,向那片竹林望去。

青山,翠竹,風過,如海……

沙沙,沙沙,沙沙……

“吱吱吱吱!”小灰忽然尖叫起來,大黃的反應也有些奇怪,只是聲音小的多,吠叫了幾聲,但片刻之後,兩只動物仿佛都知道了什麼一般,小灰抓緊了大黃,大黃立刻撒開四腿,迅速地向後山那片黑竹林里跑去。

熟悉的後山小路上,也許是因為許久沒有人來這里做功課了,草木茂盛的連原本的山路也漸漸模糊,但大黃卻仿佛天生靈覺一般,在樹林間穿梭著,越跑越快,很快就跑到了那片竹林之前。

翠綠的竹林里,幽深而帶著一絲神秘,大黃在竹林外頭停下了腳步,低聲“嗚嗚”地叫了幾聲,小灰則從牠背上跳了下來,蹲在一旁,望了望牠,又向竹林深處張望了一眼,不時用手抓抓腦袋,仿佛也有些猶豫。

但只過了片刻,終于還是小灰下了決心,只見牠向大黃“吱吱”叫了兩聲,當先向竹林里走了過去,說是走其實也不太對,但小灰卻奇怪的沒有爬上竹子,而是用前肢在地上扶著,帶著一蹦一蹦的姿勢,慢慢地向里而去,看牠的模樣,既是小心翼翼,卻又似乎滿懷期待。

大黃嗚嗚叫了兩聲,也邁開腳步,跟在牠的身後,走進了這個竹林。

一猴一狗,慢慢穿梭在幽靜的竹林中,很快消失了身影。

早晨的光線被茂密的竹葉擋住,但從那縫隙之中,依然有道道光線,化做手指般大的光柱,從竹林上方灑下,落在地面之上。

小灰和大黃在竹林間慢慢地走著,走著……不知不覺,走到了竹林深處的某個地方,有片小小的空地,有些眼熟,依稀記憶中,仿佛是當年張小凡初次來此,辛苦砍竹的地方。

小灰停下了腳步,蹲在空地之上,用手抓了抓腦袋,向四周張望。

幽深的竹林里,一片寂靜。

卻仿佛有什麼莫名的氣息,浮蕩在這里。

令心跳慢慢加快……

“噗!”一個輕輕的腳步,踏在這竹林深處的安靜中。

小灰與大黃同時轉頭,那一個身影,在一棵粗大的竹子背後,緩緩現身。

竹林里突然又寂靜了下來,但是片刻之後,突然有歡呼之聲,小灰蹦了起來,身子化做灰色的光線一般沖了過去,跳到半空,躍進了那個人的懷抱!

牠緊緊抓住那個人的衣衫,大聲歡笑,毫無忌憚地釋放著自己的歡喜,“吱吱吱吱”的笑個不停。

那個人環過手來,曾經的凶戾之氣此刻無影無蹤,眉宇之間滿是許久不見的柔和微笑,將小灰摟在懷里。片刻後忽然又有感覺,低頭看了看,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俯下身子,撫摸正在蹭著他的身體的大黃的頭,微笑著道:“大黃,你還好嗎?”

大黃自然不會說話,只是低聲嗚嗚叫著,尾巴不停地搖晃著,用頭輕蹭他的手心。

他的眼角,仿佛在無人見到處,隱隱倒映著光芒:“只有你們,還是像從前一般的對我啊!”

他輕聲歎息,深深呼吸,這個竹林里,曾經熟悉思念的味道。

“嘩嘩!”

忽地,又是一陣忙亂的腳步聲,卻是野狗道人從背後竄了出來,但看他破舊道袍上被荊棘撕了幾道口子,便知他走錯了路。

野狗道人滿臉晦氣,向曾經的張小凡,如今的鬼厲抱怨道:“喂,臭小子,你是不是發瘋了,想找死也不用這樣吧!這里可是青云門,萬一被人發現了,我們就算有十條命也死定了!”

突然,剛才對著鬼厲還十分溫順的大黃回過頭來,脖頸上的毛發豎起,齜牙咧嘴,顯然對著野狗十分的沒好感。片刻之後,大黃吼了一聲,居然就撲了過來。

野狗大吃一驚,但見這幾乎有半人來高的巨狗突然撲來,心里先是咯登一下,下意識伸手握住自己的獠牙法寶。

不料此刻鬼厲在前邊淡淡道:“你要是敢用法寶傷了這只狗,我就把你手腳都砍下來,再扔到山下守靜堂前面去。”

野狗愕然,怒道:“你說什……”

但話未說完,大黃竟然已經撲到,野狗失神間登時被這只巨狗撲倒,頓時狗吠聲怒罵聲不絕于耳,人狗翻騰,踉踉蹌蹌,稀里嘩啦!野狗道人與大黃一起滾到了遠處一處荊棘背後,看不見人影狗身,只聽見不時有怒叫聲傳來。

“哎呀!死狗,你還咬……喂,臭小子,你個畜生,還不叫這只狗松手,不,松口,啊……死狗,那是人腿,不是雞腿啊!快松口,別咬啦……啊啊啊……”

鬼厲對遠處野狗的慘叫聲充耳不聞,轉過頭看著懷里的小灰,眉宇間都是笑意。仔細打量了一番,只見十年不見,小灰仿佛又長大了些,抱在懷里的感覺,也似乎比從前重了許多,便是連牠雙目間的那一條痕跡,也仿佛大了不少。

而小灰在最初的喜悅激動過後,此刻依然咧著嘴笑著,與往日一般的爬到他的肩頭,習慣性的伸出手去摸弄他的頭發。

鬼厲靜靜地站著,隨即慢慢向外走去,走到竹林邊上,向著遠處眺望,山前那一片被云霧遮擋的地方,曾經是自己最溫暖的家。

他怔怔出神,深深望著。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大黃得意洋洋地從竹林深處跑了出來,搖頭晃腦,尾巴更是搖晃不停,蹦到鬼厲身邊,“汪汪汪”叫了幾聲。

鬼厲微笑,伸手拍了拍牠的腦袋。

片刻之後,野狗道人踉踉蹌蹌從黑竹林中走了出來,身上的道袍又破爛了幾分,連一張狗臉上也多了幾道抓痕,至于腳下的傷口更是隱約可見。

此刻看到大黃趴在鬼厲身邊,心里有些害怕,竟是不敢走過去,遠遠的怒罵道:“死狗,別以為有人給你撐腰,遲早有一天我宰了你!”

大黃霍地回過頭來,沖著野狗道人咆哮了一聲,野狗魂飛魄散,登時連退了幾步,但大黃看著也只是嚇嚇他,片刻後也沒追來,反而轉過了頭,野狗這才放心,但無論如何也不敢再罵了。

向著山下望了半晌,這一天的第一縷陽光,卻已經悄悄落下,為這片青山披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衣裳。

鬼厲合上雙眼,深深呼吸。

片刻之後,他轉過身子,伸手將肩頭的小灰抱在懷里,看了一眼野狗,道:“我們走吧!”

野狗巴不得聽到他這一句話,急忙走了過來,口中嘀咕道:“這不是沒事找事嘛!為了一只猴子,冒著性命危險……”

大黃仿佛感覺到了什麼,站起身子,看著鬼厲。鬼厲伸手拍了拍大黃的頭,笑了笑,左手一揮,一道閃著玄青色光芒的黑棒出現,正是當年的“燒火棍”,托著他的身子,直上青天。

野狗啞然,抱怨道:“臭小子,你以為是在哪里啊!連走也走的那麼囂張……”

他正自抱怨處,忽然,大黃大聲咆哮起來,野狗嚇了一跳,連忙馭起法寶,跟著鬼厲去了。

黑竹林前,大黃獨自一個身影,大聲地吠叫著,一直、一直吠叫著……

牠的狂吼聲,回蕩在這個山間,一直叫個不停,直到有一只白皙的手撫在牠的頭頂,柔聲道:“大黃,怎麼了?今天怎麼會跑到這里,還叫個不停?”

大黃仿佛有些激動而喘息,轉眼看了看如今已是少婦的田靈兒,又回過頭,向著天空大聲吠叫著。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田靈兒皺了皺眉,向四周看了一眼,有些奇怪,道:“怎麼了,大黃?對了,小灰呢?牠怎麼沒和你在一起?”

大黃也不知道聽懂了她說的話沒有,但依然對著天空,聲嘶力竭地吠叫著。

田靈兒望向天空,但只見藍天白云,青天無限,依稀有條云氣從云層中劃出,馳騁蒼天,很是壯觀。不知怎麼,她心中忽然一陣惘然,一時竟是望著癡了。

青云山以南,數千里之外的一個荒僻之地,有一座高山,名叫“狐岐山”,乃是魔教鬼王宗的總堂所在。

這十年間,魔教勢力日漸昌盛,高手紛出,但其內部爭斗卻日益慘烈,簡直比與正道相爭還要激烈。鬼王宗本是魔教中四大派閥之一,這十年來宗主鬼王更是勵精圖治,雄才大略,將鬼王宗調理的日益壯大,隱隱然有取代萬毒門成為魔教第一大派系的模樣。

如今的鬼王宗,上一代高手除了神秘莫測的四大聖使浮出水面之外,還有個神秘人物“鬼先生”出現在鬼王周圍,平時只聽人聲,不見人影。但最惹人矚目的,卻是鬼王宗年輕的一代,尤以倍受鬼王看重的鬼厲為其中翹楚,鬼王更是不惜破格將他提為副宗主,視同己出。如今天下皆知,鬼厲肯定就是下一代的鬼王宗宗主了。

在魔教之中,內斗不但激烈而且無所不用其極,不知有多少人試過離間鬼王與他手下這第一號戰將的關系,但全部都失敗了。

而在僅有的極少數了解那一段往事的人心中,對著這兩個人堅固到幾乎牢不可破的關系,卻有著淡淡的感傷。

黑紗輕輕遮住了臉龐,那一個神秘的黑衣女子──幽姬,此刻默默地坐在鬼王宗最重要的一個房間里。房間不是很大,但是很冷,究其原因,是因為在房間中央,擺放著一座晶瑩剔透的白色冰台,絲絲寒氣,從幾乎透明的冰台之上,飄蕩起來。

一位美麗的女子,穿著她心愛的綠色衣裳,安靜地躺在上邊,在絲絲飄起的白色寒氣中,她的臉看去有些蒼白,仿佛也透明一般,有冰涼的美麗!

她雙手交叉放在身前,手掌中,仿佛與她的身體已經連為一體般的,是一只金色的小鈴鐺,閃爍著奇異的光芒,仿佛凝望著這個世界。

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了低沉的“隆隆”聲,這個房間厚重的石門被人推開,隨即又關上。

腳步聲響了起來,有人走到了幽姬的身旁。

幽姬緩緩抬頭,能夠進入這個房間的,就算是全鬼王宗,也不會超過四個人。

鬼厲有些蒼白的臉龐浮現在她的眼前,她在黑紗背後的心里,輕輕悸動了一下,隱約記起,這個男子每一次進入這里,臉色便越來越是蒼白。

只不過男子的眼中,卻完全沒有幽姬的存在,那個安甯地躺在那里的美麗女子,此刻,已經占據了他全部的身心。

這個石室里突然變得很靜,如死一般的寂靜。

幽姬輕輕起身,向後退去,但目光卻一直停留在這個男子身上。他的身影,看去仿佛又孤單了幾分,至于在外面那個世界里,時常在他身上出現的可怖的血腥氣息,在這里卻完全感覺不到。

也不知道,是不是只在這里,才是他唯一得到安甯的地方。

她最後望了那個男子一眼,走了出去,細心地將石門關好,隨即一怔,一身白衣的青龍站在旁邊。

“什麼事?”幽姬沉默了片刻,淡淡地道。

青龍向那個石門望了一眼,道:“他回來了?”

幽姬黑紗動了動,仿佛微微點了點頭,道:“是,在里面陪著碧瑤說話。”

青龍皺了皺眉,輕輕歎息一聲。其實他們心里都知道,所謂的說話,不過是鬼厲一個人低聲自語罷了,至于碧瑤能不能聽見,那卻是另一回事。只是這事情太過傷心,他們誰都不願談起。

幽姬默默站了一會,忽然道:“張小凡他每次回來,第一時間都會來到這里……”

青龍臉色微變,截道:“三妹,他如今已經被鬼王宗主賜名叫做鬼厲,我和你說過多次,不要再用這個名字叫他。”

幽姬黑色的面紗之後,也不知道是什麼表情,但只聽她連聲調也沒有絲毫改變,繼續道:“……但是宗主,卻已經很久沒有來這里了。”

青龍看了看她,終于還是長歎一聲,道:“這十年來,宗主他發間鬢邊的白發,多了多少出來,你總歸看的到吧?他不是不想這個唯一的女兒,只是把痛楚藏在心里罷了。”

幽姬又是一陣沉默,隨後像是想起了什麼,抬頭道:“尋找黑巫族的事,進行的怎樣了?”

青龍搖頭,道:“黑巫族只在千年前曇花一現,這如今卻去哪里找尋,真是半分頭緒都沒有。”

幽姬慢慢轉過身子,向外走去。

這間讓碧瑤沉眠的石室,自然是在鬼王宗的極僻靜處,平日里都少有人來,此刻石室外頭的甬道中,只有他們兩個人。

青龍望著幽姬走開的背影,忽然開口道:“你最好離鬼厲遠點。”

幽姬身子忽地一震,立刻停住了腳步,整個人仿佛都繃直了身體,但隨即慢慢的放松了下來,轉過身,透過黑紗盯著青龍,一字一字地道:“你是什麼意思?”

青龍卻不再看她,轉眼望向那個石室的石門,淡淡道:“我知道你對碧瑤心懷愧疚,認為自己沒有保護好她,但是你對那個男子,私下的關心已經有些過了。”

幽姬不說話了,但是這個甬道里突然變得幾乎比剛才的那個石室里還要冰冷,無形的殺意仿佛從那個黑衣女子身上,源源不斷地散發出來。

“你是不是說,我竟然對這個少年,有了情意?”她一字、一字地吐出。

青龍對著前方的殺意仿佛沒感覺一般,神色也不曾變化,只慢慢地道:“三妹,我沒有這麼說,我只是想提醒你,因為碧瑤的緣故,鬼王宗主和這個男子之間的關系,一直都是很微妙的。我跟隨鬼王宗主多年,知道他盡管將鬼厲視同己出,但有時傷心碧瑤如此,只怕也有幾分恨意。”

說到這里,他回頭過來,深深望著幽姬,輕聲道:“三妹,你要好自為之。”

幽姬在遠處,冷冷地哼了一聲,冷然道:“不知所謂!”說罷,轉過身子,走了開去。

青龍苦笑一聲,搖頭微微歎息。

石室里。

鬼厲坐在碧瑤的旁邊,凝望著那張美麗而帶著些許蒼白的臉,輕輕地道:“我回來了,碧瑤。”

……

“這一次出去,又替你爹滅了一個門派,就是當初我們認識的那個煉血堂,你一定還記得吧?”

……

“不知道怎麼,剩下最後一個人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你,想到了我們是在這里認識的,竟然殺不下手了。碧瑤,你會怪我嗎?”

……

“前幾日,我偷偷避過了守衛,暗中上了大竹峰一趟,順便把小灰帶回來了。你見過小灰嗎?就是我從小養大的那只猴子……”

……

“我去了黑竹林,你猜我見到了什麼了?”

……

“原來,那根倒在地上的黑節竹還躺在那里。碧瑤,你還記得嗎?就是我們兩個人,一起坐的那根竹子……”

……

“原來,什麼都沒有變,碧瑤。”

……

“碧瑤……”他輕聲地念著,隱約中微微帶著哽咽的聲音,在這個石室里浮蕩。

上篇:第二章 遠行     下篇:第四章 大王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