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七章 好人野狗  
   
第七章 好人野狗

死澤之中,伴著越來越大的雨水,漸漸還刮起了風。

猴子小灰身上的皮毛都濕了,貼在身上,此刻蜷縮起身子,一動不動地躲在小環的懷里,只有一雙機靈的眼睛,還是滴溜溜轉動著,看看遠處,又看看小環。

雨絲漫天落下,原本陰暗的沼澤此刻顯得更加灰暗,周圍一片灰色蒙蒙。

周一仙翻出衣袍蓋住腦袋,坐在小樹之下,小環卻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片刻後苦笑一聲,輕輕蹲下,把小灰抱的緊了些,以免讓風雨打到它,至于自己,反正這時也是淋了,也是無法可想。

野狗道人得意洋洋,撐著一把傘走了過來,看他神色,自然是找不到什麼見義勇為、拔傘相助、憐香惜玉等等字眼,只聽他道:“嘿嘿,小姑娘,想不想要傘呀!被雨淋很難受吧?”

小環在風雨中抬頭向野狗道人看了一眼,輕輕笑了笑,雨水打在她白皙美麗的面上,迸開如散落的珍珠。

野狗道人窒了一下,本來他過來是想讓小環求他要傘遮雨,然後本野狗道爺再大大恥笑這少女一番,最後得意地揚長而去,做壞人做到這種地步,果然是很痛快極舒服的!

不料小環居然大出他意料之外,什麼話也沒說,更不用說開口求他,一肚子得意算盤頓時落空,野狗道人很是惱火,狠狠盯了小環一眼。

這一眼,卻不知怎麼,讓他有些走神。

面前那年輕而美麗的少女,靜靜蹲著,無聲地忍耐風雨。天地間風雨呼嘯,忽然間在野狗眼中,仿佛所有的雨點都落在她微微有些單薄的身子上。

衣服濕了,貼在身上,黑色的秀發有些凌亂,有幾縷落在她的腮邊,襯著因風雨而蒼白的臉頰,有驚心動魄的淒涼的美。

她的肩頭,原來是有些瘦而薄的,每一顆雨珠落下再彈起再散開如晶瑩的碎屑,仿佛輕輕顫抖,若隱若現的白皙的肌膚,貼著衣裳。

野狗道人忽然急轉身,不再看她,手不由自主的抓緊了雨傘,似乎要提醒某人一般一疊聲地道:“我是壞人,我是壞人,我是壞人……”

小環本來不打算理他的,但這一下反而有了些好奇,看這野狗古怪行徑,嘴里還莫名其妙說著什麼,奇道:“道長,你說什麼?”

野狗道人嚇了一跳,不知怎麼心中有些發虛,瞄了小環一眼,看見小環眼中神色奇怪,正望著自己,雪白的臉上,雨水滑落。

便是她的身影,在風雨中,也有幾分的楚楚可憐。

“要你管!”野狗忽然大怒,大聲咆哮。

小環怔了一下,聳了聳肩膀,低下頭去,卻見猴子小灰正看著自己,忍不住微微一笑,向它吐了吐舌頭。

小灰咧嘴,吱吱笑了兩聲。

風吹雨飄,這一場風雨似乎永遠都沒有結束的時候,小環漸漸覺得身子有些發冷,正擔憂時,忽然間“咦”了一聲,只覺得頭上風雨突然小了許多,抬頭一看,卻是愣住了。

野狗道人不知什麼時候又走回到她身邊,伸出手把傘遮在她的頭頂,只片刻工夫,雨水就打濕了他的身子。

“喏,傘給你!”野狗道人仿佛是跟某人過不去一般,惡聲惡氣地道。

小環站了起來,驚訝道:“道長,你……”

野狗道人眼光在她臉上瞄了一下,卻見小環微微驚愕的臉上,有晶瑩水珠正悄悄滑落,還有的落在她細長的睫毛上,倒映著她亮晶晶眼眸里的美麗光彩,動人心魄。

野狗道人頓時如被火燒了一般,把傘往她手里一塞,立刻走開,也不顧滿天風雨,大聲罵道:“你們這些小女孩,整天就愛裝可憐,可惡,可惡!”

小環拿著傘,望著野狗道人的背影,忽地笑了出來,聲音如風雨中依舊清脆悅耳的風鈴,大聲笑道:“道長,你是個好人呀!”

野狗道人不敢回頭,“呸”了一聲,怒道:“胡說,你家道爺從生下來就是個壞人的種,一輩子都要和你們這些正道好人作對到底!”

小環撐傘站著,微笑地望著野狗道人的身影。

野狗道人傘方離手一會,全身上下已然濕了,向四周張望一下,卻也找不到什麼地方躲雨,最後還是走到周一仙坐著的小樹底下,哼了一聲,也學周一仙模樣,把衣領往頭上一扯,蓋住腦袋,悶聲不響,任憑風吹雨打。

周一仙向旁邊野狗道人的丑臉看了看,見他臉色複雜古怪,又是懊惱,又是尷尬,忽地笑出聲來,一笑之下,登時忍耐不住,幾乎連撐衣服的手也顧不上放下了,“哈哈哈哈”笑了不停。

野狗道人惱羞成怒,怒道:“你笑什麼?”

周一仙指著他哈哈大笑,連風雨打在臉上也不顧了,大笑道:“我是壞人,我是壞人……”

野狗道人登時面紅耳赤,原來周一仙耳朵居然頗尖,小環沒聽怎麼清楚的話,他居然在遠處聽見了。

此刻周一仙看見野狗道人做了好事卻似乎違背什麼原則一般,很是惱火的樣子,實在是忍耐不住,大聲笑了出來,幾乎打跌。

野狗道人大是惱怒,騰地站了起來,周一仙嚇了一跳,嘴上兀自哈哈笑著,身子便往後退,不料雨天路滑,腳下一不留神,“砰”的向後摔了出去,掉在一個泥坑之中,渾身是泥。

野狗道人怔了一下,見周一仙手舞足蹈,大是滑稽,登時滿腔怒火消散無形,忍不住也大聲笑了出來。

他二人彼此取笑訕罵,隨即爭吵不休。小環站在遠處,微微而笑,也不上前。

這時風雨傾盆,仿佛雨勢又大了些,天地間一片肅殺,只是在這凶險死澤之內,卻還有處地方,有淡淡溫存。

黃昏時刻,這一場雨突然就這麼戛然而止,前一刻還天昏地暗要下到世界末日一般,後一刻卻已經云開霧散,不知道是不是死澤這里特有的天氣?

小環長出了一口氣,把傘合起,向天空望去,只見雖是昏黃時候,但大雨過後,霧氣稍退,天色卻似乎比白日還亮上少許。

就連空氣里那些腐壞的氣味,此刻也暫時消失了。

小環回頭,向那棵小樹下望去,周一仙和野狗道人果然還坐在那里。剛才風大雨大時二人還大聲爭吵,但現在經曆風雨吹打,顯然沒有什麼精神了,都是有氣無力把遮頭衣衫放下,嘩啦啦一聲響,水流如注,從衣服上倒了下來。

小環微微一笑,轉過身子,放下小灰,小灰落到地上,蹦跳兩下,隨即全身抖動,將水珠抖的四處亂濺,連小環也躲閃不及。

小環笑罵一聲,望見旁邊不遠處一片水草,似是個小池塘,便走了過去,找到個水草較少的地方,向下看去。

池塘里水草茂盛,便是這處水面稍寬敞的地方,也似乎倒映成幽幽清脆碧色,看不清這池塘到底多深。小環對著水面望著,看著水中自己的倒影,慢慢整理儀容,將被風雨打亂的發絲,慢慢歸攏,只是身上衣裳畢竟被風雨打濕,貼在身上,很是難受。

身後遠處,周一仙和野狗似乎又開始拌嘴,但話聲不大,聽的不大真切,至于周圍更是突然靜了下來,從無休無止的風雨中到現在,仿佛覺得特別的寂靜。

甚至連旁邊青青水草之上,那晶瑩水珠沿著綠色葉脈悄悄滑落,滴入池塘水面的聲音,也仿佛特別的大聲。

小環忍不住深深呼吸,這雨後微帶甜味的空氣。

突然,身後一直安靜的小灰,發出尖銳而緊張的“吱吱”尖叫。

小環嚇了一跳,睜眼欲問,卻突然啞了聲音。面前池塘之中,前方茂密水草之內,赫然竟有一雙眼睛,比尋常人大了一倍以上,正注視著她。

小環失聲驚叫,遠處周一仙和野狗道人都是大吃一驚,但還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只見小環面前池塘水面突然爆發,一道粗大水柱轟然而起,直向小環襲來。

小灰尖聲呼嘯!

小環面色刷地白了,但神志仍不慌亂,急迫中下意識退了一步,左手縮到懷里,說時遲那時快,眼看水柱就要打在小環身上,突地從小環左手間發出一道橙色光環,形成一道光幕,在她面前擋了一擋。

那粗大水柱被橙色光幕當面一擋,登時停在半空,不得前進半分,水柱之中同時發出一聲沙啞之極的悶呼,只見水柱在半空一陣搖晃,夾雜在白色水花中出現了一道黑色的影子,便欲落回池塘之中。

小環驚魂未定,正要後退,就在這時,只聽得半空中一聲銳嘯,鵝黃身影如電如光,疾馳而來,瞬間閃到她的面前,正是金瓶兒。

只見金瓶兒俏臉含煞,右手揮動,紫氣瞬間大漲,直入池塘水波之中,片刻間轟然巨響,池塘里激起一道洶湧水牆,直沖上天,高逾數丈。

那個黑色影子竟被她生生逼了出來,只是居然還有余力,雖然不敢和金瓶兒正面交手,但順著水勢向後翻騰,撲通落在水草之間,只見身軀扭動,竟如一條魚兒一般,迅疾無比地向前游去。

眾人都是一怔,那怪物看去似乎像人,但這等在水中動作,卻哪里是普通人能夠做到。金瓶兒眉頭微皺,卻沒有追趕。眼看著那怪物影子就要消失在池塘遠處一片薄霧之中。

不料就在這個時候,那怪物卻又是一聲沙啞怒叫,薄霧之中玄青色微帶血紅光芒微微一閃,那怪物立刻翻身飛回,似是極為恐懼那道玄青光芒一般。

只是它身子騰在半空,卻忽然望見腳下池塘里原本青翠的水草,從它腳下方向往兩旁延伸,突然全部迅速枯萎下去,變做焦黃之色,甚至連水面上也隱隱泛起黑色,只有往金瓶兒那個方向,水草依然不變。

怪物仿佛發出垂死怒吼,但終究不敢落在池塘之中,飛身向金瓶兒那里撲去,顯然要做死前一搏。

小環失聲驚叫:“姐姐,小心!”

金瓶兒臉色如常,俏臉上浮現冷笑,只見黑色怪物越來越近,金瓶兒俏目一閃,右手騰起,紫芒大盛,周圍眾人也看不清那璀璨紫芒之中到底是何法寶,便望見紫芒如刀,向那怪物當頭劈下。那怪物“吼”的一聲悶喊,身子被激震而起到半空十丈之高,隨即重重摔下,手腳抽搐,看樣子是不活了。

四周漸漸靜了下來,剛才還波濤洶湧的池塘里,水波也漸漸平靜,眾人的目光都向地面之上那個怪物看去,然後,所有的人,包括金瓶兒在內,都怔了一下。

這果然是個怪物,但卻是個人一般的怪物。

它也和人一般,有著手腳四肢,甚至在身子上,也有緊身衣物,只不過看來是為了在水中方便,所以衣服很少。裸露出來的皮膚上,一片一片的,仿佛是魚鱗一般的東西。

但最令人震駭的,卻是它的頭,這竟是一顆魚的腦袋,嘴唇、魚鰓,甚至連雙眼,也和魚一般,是沒有眼瞼的。

此刻,這魚頭人身的怪物倒在地上,從嘴里不斷流出血來,身子一動不動,看來是被金瓶兒重重一擊,生生給劈死了。

小環望著地下那個怪物,委實覺得有些心寒,下意識向金瓶兒身後縮了縮,金瓶兒伸手輕拍她的肩膀,低聲安慰。

俄頃,從前方薄霧之中,緩緩走出兩人,雖然同時走出,但兩人彼此卻離的頗遠,似乎對對方仍有戒心,正是鬼厲和萬毒門的秦無炎。

鬼厲目光轉動,在金瓶兒身後的小環臉上停頓了一下,隨即移開。

小環看了看鬼厲,又看了看秦無炎,心中不由自主地一陣震動,這三個魔教最出色的年輕一代高手,突然秘密相會,其中緣由,一想起來便讓人覺得既迷惑又刺激。

秦無炎走到那個怪物身前,用腳踢了踢它的身體,怪物翻了個身子,一動不動。

秦無炎淡淡道:“死了。”

躲在一旁的小灰“吱吱”叫了兩聲,跳上了鬼厲的肩頭。

鬼厲看了看野狗道人,又向周一仙和小環望了一眼,似乎皺了皺眉頭,隨即緩緩道:“該說的都說了,就這樣吧!”

說著,他轉過身子便欲走開,秦無炎忽然道:“鬼厲兄,這不人不獸的怪物突然現身此處,頗有蹊蹺,你難道沒有什麼想法嗎?”

鬼厲停住了腳步,沒有說話,卻是金瓶兒望了秦無炎一眼,道:“怎麼,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

秦無炎怔了一下,隨即微微搖頭,再看金瓶兒和鬼厲臉色,兩人似乎也不知道這半人半魚的怪物是何來曆。正在這時,忽然旁邊一人走出,朗聲道:“這怪物的來曆我知道。”

鬼厲等三人同時吃了一驚,轉眼看去,卻是周一仙,連小環也吃了一驚,道:“爺爺,你知道?”

周一仙面上兀自還有一點汙泥粘在額頭,但此刻氣度卻是大非尋常,負手而立,面色倨傲,道:“你爺爺一生浪跡天涯,走的橋比你走的路還多,你當我白活的嗎?這怪物名叫‘魚人’,其實也不算是妖物,而是南疆十萬大山、六十三種異族之一的魚人族。”

鬼厲等人都是一怔,南疆十萬大山這自然是誰都知道的,但南疆荒野之地,居然還有六十三異族所在,卻是聞所未聞,但看周一仙神色,卻並非隨口胡謅。

金瓶兒皺眉道:“那就奇怪了,南疆離此死澤不下萬里,這魚人跑到這里,卻是所為何事?”

這一問卻把剛才還得意洋洋的周一仙問倒了,抓了抓腦袋,只得道:“那我就不知道了。”

在場眾人沉默了片刻,見再想也沒有結果,鬼厲當先轉身,走了開去,猴子小灰趴在他肩膀之上,忽地回頭,向小環揮了揮手,咧嘴而笑。

小環亦投以微笑。

野狗看了看小環,隨即跟了上去,但還沒走幾步,忽聽小環在背後叫道:“道長,前面頗多凶險,你要小心啊!”

金瓶兒一怔,向小環望去,卻見小環微微而笑,臉色卻也沒什麼變化,倒是前頭野狗道人走的飛快,也不知道是聽到了還是裝做沒聽到,頭也不回,快步跟上鬼厲去了。

秦無炎向鬼厲走的方向望了一眼,走到金瓶兒身邊,微笑道:“金仙子的‘紫芒刃’名動天下,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金瓶兒淡淡一笑,道:“秦公子取笑了,我怎麼比得上你,隨便略施小毒,便將這池塘變作毒池,五十年間也寸草不生了。”

秦無炎目光一凝,面色仿佛也冷了些,看了金瓶兒一會,才緩緩道:“在下這‘浮萍’小毒,研制不過半年,原是雕蟲小技,不入高人法眼,向來不曾施展,金仙子居然得知,實在令在下佩服,佩服!”

金瓶兒迎著他的目光,半分退讓的意思也沒有,道:“秦公子過獎了。”

秦無炎又看了看她,眼中閃過一道寒芒,隨即臉上又浮起一道微笑,點了點頭,道:“如此,在下就先告辭了,所約之事……”

金瓶兒打斷了他,道:“你放心,那件事我知道怎麼辦!”

秦無炎微微一笑,道:“好。”說著向小環點了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轉身也走了去,很快就消失在遠方薄霧之中。

待到秦無炎身影消失,金瓶兒仍然沉默了片刻,忽然長長出了口氣。

小環站在她的身後,幾乎同時感覺到原來金瓶兒的身體一直是緊繃著的,直到此刻才放松下來。

“姐姐,你沒事吧?”小環有些擔憂。

金瓶兒微微搖頭,看了小環一眼,柔聲道:“剛才我沒及時趕來,你沒受傷吧?”

小環笑了笑,搖頭道:“我沒事,倒是剛才下雨的時候,淋了一下,不過幸好有……哎呀!”

金瓶兒一怔,道:“怎麼?”

小環跺腳道:“我忘記把雨傘還給那位道人了。”

金瓶兒聳了聳肩膀,道:“那就先留著吧!以後有機會見到再還就是了。”

小環默默點頭,金瓶兒向遠處望了一眼,忽然似有感觸,低聲對小環道:“小環,以後你要小心那兩個人。”

小環不解,道:“什麼?”

金瓶兒目光閃動,似有寒芒,淡淡道:“剛才那兩個男子,俱是辣手無情的人物,你往後看到他們,最好立刻離開,千萬不可接近他們!”

小環默然,緩緩點頭,但心間不知怎麼,忽地一陣惘然,隱隱又想起了多年前,那一個被周一仙騙去銀兩的青云少年。

上篇:第六章 死澤     下篇:第八章 螳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