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九章 黃雀  
   
第九章 黃雀

事出突然,黑暗中陡然生變,那些長生堂門人一時都驚了一下,沒有立刻反應過來。

便在這電光石火的片刻間,早有准備的正道中人紛紛現身,各自馭起法寶,直殺過去。以有心殺無心,自然是占了大大的便宜,而且在這里的正道弟子,無一不是各大門派的出色傳人,修行道行或許比不上玉陽子這等人物,但對付普通門眾,卻是遠遠勝過。

這片刻間如虎入羊群,正魔二道向來仇視,下手時也斷然不會留情,只見著夜色中各色光芒亂閃,慘呼尖叫聲不絕于耳,血腥之氣頓時泛起,飄蕩在這個沼澤之中。

在各色光芒的最前端,閃耀的一道碧綠的耀眼寒光,正是青云門龍首峰弟子林驚羽的斬龍劍。

這個在之前從未曾顯山露水的年輕人,此刻卻突然如此的耀眼奪目,斬龍劍轟然銳響,碧綠豪光沖天而起,包裹著它的主人,竟然是毫無顧忌地沖進了長生堂人群之中。

那是夜色里最燦爛的一道光芒,他眼神冷冷,瞳孔深處卻似有狂熱,仿佛渴望著前方寒芒下迸發的鮮血。

當先的數個長生堂門眾,在碧綠光芒掠過之後,化作了血雨飛灑。

眾人大嘩,紛紛圍上,但林驚羽竟似根本不顧身後襲來的敵人,只目望前方,直沖向人最多的地方,縱橫沖殺,銳不可當,所過之處,血肉橫飛。

片刻後其他的正道弟子也跟了上來,各出法寶,與長生堂門人厮殺在一處。

蕭逸才亂戰之中,仍為林驚羽所震動,高聲叫道:“林師弟,小心……”

只是林驚羽竟仿佛根本聽不到別人警告一般,此時此刻的他,赫然已經和當年龍首峰學藝的那個少年完全兩樣,手持斬龍劍,身做屠魔光!

不知有多少個長生堂門人將他團團圍住,然而,他竟不曾回頭一望。斬龍劍在夜色里閃爍著揮舞,無數的鮮血在他面前騰起又灑落,淋濕了他的衣衫。

到了後來,無數的長生堂門人在他身後追趕,而在他身前的,卻幾無敢抵擋之人,人人落荒而逃,不敢面對這狂魔一般的人。

直到,黑暗深處發出一陣“嗚嗚”刺耳的聲音,白光閃過,一件圓形事物急促旋轉著從天而降,當頭向林驚羽頭頂打下。

林驚羽大叫一聲,正飛舞殺敵的斬龍劍瞬間飛回,他一把抓住,直刺向天,瞬間碧光大盛,騰空而起,不料半空中那圓盤事物卻更是厲害,黑光白芒交替出現,竟然就在一片碧綠豪光之中,硬生生壓了下來。

林驚羽首次變色,知道長生堂中終于出現高手,這半空中不明法寶看去雖不起眼,卻將斬龍劍銳利無匹的劍芒視若無睹,帶著沉沉壓力,迅疾壓了下來。

林驚羽臉色隨著那圓盤壓力瞬間便明白了幾分,霍地大吼一聲,整個人倒飛出去,只差了片刻,那圓盤轟隆打下,將他原來站立之地生生打出了一丈方圓的大坑出來,力道之狠,顯然這人也是憤恨之極。

林驚羽身子倒縱而出,身後青云門人看到,紛紛上來接應。但他剛才肆無忌憚沖進長生堂人群之中,周圍俱是敵人,還未等他落地站穩身子,便感身子劇痛,片刻間竟然已經有三、四把利刃砍進了他的身子。

鮮血泉噴,鮮豔如花,染紅了他的衣衫。林驚羽眼角抽搐,但竟無絲毫退縮畏懼之色,斬龍劍光芒在自身鮮血飛灑之中,卻是更加耀眼奪目,環身飛旋,頓時慘叫聲起,三、四個長生堂弟子踉蹌而退,斷臂吐血,眼看是不活了。

眾人看著這年輕人勇悍如此,一時為之側目。

片刻後正道眾人紛紛殺來,長生堂門眾不敢戀戰,向後退去。而在剛才擊退林驚羽的地方,玉陽子緩緩現身出來,臉上神色猙獰,哪里還有半分平日里的神仙姿態?

這時場中激斗漸漸停息,長生堂門人逐漸歸到玉陽子身後,正道這些年輕弟子也站到了一起,蕭逸才、法相、李洵等人站在最前端,旁邊小竹峰文敏走過來,幫助林驚羽包紮傷口止血,同時口中低聲道:“你這個少年人,怎麼這般不把自己性命當回事?”

林驚羽與文敏也只是當初在通天峰上有數面之緣,此刻卻得她突然照顧,不禁一怔。這十年間,他在青云門通天峰祖師祠堂里師從那個神秘老人學藝,憑藉著自身資質和堅忍毅力,終于大成,今日出手,果然震動全場,人人刮目相看。

但在這位陌生的師姐問了一句之後,林驚羽卻一時不知怎麼回答,說不出話來。文敏向來心地甚好,見林驚羽半邊身子流血,又趁時下難得空隙,便出手幫他包紮,只是情勢緊急,也是隨便包了一下,然後低聲道:“等一會還有激戰,你自己小心。”

林驚羽心頭一暖,點了點頭,低聲道:“多謝師姐。”

文敏笑了笑,走到一邊,站在陸雪琪的身旁,陸雪琪轉眼向林驚羽這里看來,面上毫無表情,只是眼中卻似有光芒掠過。

前方長生堂處,玉陽子面色冷峻,唯一剩下的右手緊緊握住法寶“陰陽鏡”,直握的手上青筋也冒了出來。

這一次突襲正道,不料反被這些正道小輩擺了一道。他粗粗這麼看了一眼過去,只一會工夫,長生堂已經是損失了三分之一的人手,而正道弟子那邊,卻幾乎沒有什麼損傷,林驚羽被砍了數刀,倒似乎是受傷最重的一個。

李洵此刻望著前方魔教長生堂門眾,目光閃耀,忽地低聲道:“蕭師兄果然神機妙算,在下佩服!”

蕭逸才微微一笑,道:“不過碰巧而已,日後還有諸多借重李師兄的地方,還望李師兄不吝賜教。”

李洵此刻顯然已經不敢再小看蕭逸才,遂點頭道:“不敢。”

法相的目光卻向後在受傷的林驚羽身上停頓了片刻,似乎有意過去慰問一下,但終于還是忍住了。自從青云門與天音寺眾人彙合之後,雙方相處的都還不錯,但青云門中唯獨林驚羽一人,始終對著天音寺眾僧人冷淡之極,究其原因,眾人心里自然明白。只是當年傷疤,誰也不願舊事重提,所以一直以來,倒是天音寺眾僧人一直有意無意地躲避著林驚羽。

但此刻見到林驚羽受傷,法相仍然有些關心,轉頭對蕭逸才低聲道:“蕭師兄,你門下林驚羽師弟的傷勢沒什麼大礙罷?”

蕭逸才早看到文敏過去替林驚羽包紮傷口,此刻向文敏處望了一眼,文敏會意,微微搖頭,蕭逸才這才放下心來,對法相道:“林師弟沒什麼大礙,法相師兄不必擔憂。”

法相低首合十,輕頌佛號。

蕭逸才深吸一口氣,望向前方,朗聲道:“玉陽子前輩,怎麼說你也是前輩高人,長生堂名列魔教四大派閥,怎麼用此下三濫的手段,也不怕天下人笑話嗎?”

玉陽子大怒,道:“你們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不也一樣埋伏我們,居然還在這里大言不慚?”

蕭逸才臉色變都不變,正氣凜然道:“我等後生晚輩,又是出門在外,自然要小心防備奸邪小人暗中加害,不料這一等居然等到的是……嘿嘿,嘿嘿!”

這蕭逸才年紀遠小于玉陽子,但口舌銳利,幾句話就把玉陽子說的七竅生煙,大吼一聲,當先撲來,後邊長生堂門眾見門主出手,也跟著紛紛殺出。蕭逸才等道行出眾的幾個,將玉陽子攔了下來,其他人又是殺成一片。

本來以玉陽子的修行氣度,也沒這麼容易就被蕭逸才所激,只是眼見長生堂僅存的一點實力此刻又白白損耗了許多,心痛憤怒之極;偏偏蕭逸才罵人不帶髒字,句句諷刺,縱然旁邊的孟驥還保持著一點清醒,剛想勸阻,玉陽子已然沖了出去。

玉陽子能在長生堂門主之位上坐上百年之久,自然是有其真才實料,就算是十年前在青云一戰斷去一條左臂,道行大損,不過單憑蕭逸才一人,也斷然不是他的對手。

只是這種單挑的事情自然不會發生。蕭逸才當中,法相在左,李洵在右,這三個當今正道年輕一代中最出色的三人截住了玉陽子,斗在一處。

玉陽子奮起神威,單手獨臂,以一敵三。手中陰陽鏡法寶奇幻莫測,忽黑忽白,玄光陣陣,蕭逸才等人攻來的法寶奇光不是被這寶鏡擋開,便是被玉陽子一牽一扯的拉到一邊,根本不能近身。

更有甚者,陰陽鏡白色一面翻轉過來時刻,竟然會將三人法寶反震回去,反攻主人。三人一開始不曾料到這法寶竟然有此神妙功用,險些都吃了大虧,李洵左臂上更是被自己的法寶“九陽尺”擦了一下,差一點就變作與面前玉陽子相同的獨臂之人。

這一下三人都不敢大意,仔細應對。玉陽子以一敵三,對著正道中這三個出色人才,竟然還穩占上風,一身道行當真了得。

只是玉陽子自己雖然厲害,但手下門人道行卻與他差的太遠,面對著這一群資質、法寶無不是個中翹楚的正道弟子,雖然人數眾多,卻反而漸漸落于下風。

除了天音寺那些僧人下手較輕,青云門與魔教仇深如海,門下弟子下手俱都凶狠,而焚香谷也不輸青云門幾分。

玉陽子被這三人纏住,雖然占了上風,卻一時脫身不得,激斗中放眼向四周望去,只見除了孟驥等少數幾人苦苦支撐,其他普通門眾,已然漸漸軍無斗志,傷亡過半。

孟驥一招逼退面前一個焚香谷弟子,面露焦慮之色,向玉陽子大聲叫道:“門主!”

玉陽子咬牙切齒,憤恨之極,但終于知道大勢已去,再拼下去,長生堂最後一點底子也要耗在這里了,只得大喝道:“諸人先退,我來斷後!”

此言一出,長生堂弟子紛紛向背後黑暗中逃去,正道這里蕭逸才等人何等機警,同時發力,諸法寶奇光閃爍,頓時紛紛向玉陽子撲去。

玉陽子大吼一聲,也不躲避,陰陽鏡半空急轉,竟是急沖而上,“當”地擋飛了法相馭起的“輪回珠”,瞬間從黑變白,蕭逸才身子一震,只見著半空中飛舞的七星劍突然失去控制,倒攻回來,劍勢凌厲,一時手忙腳亂,法訣連施,這才重新控制住七星劍。

只這片刻工夫,玉陽子又已經將李洵攻來的九陽尺扯到一旁,正道三人的攻勢為之一窒,玉陽子卻並未趁機逃走,而是身形騰起,落在人群之中。

正道其他弟子正在追殺奔走潰逃的長生堂弟子,不防玉陽子突然殺到,“騰騰”幾聲,頓時在他手下重傷了數人,更有幾個被陰陽鏡大力擊中,飛了出去,落在黑暗之中,突然驚叫,片刻後便悄無聲息,只怕是落在了此處的無底深坑之中,就此隕命。

夜色之中,只見玉陽子一人縱橫睥睨,在人群中左沖右殺,掩護長生堂弟子逃走,所到之處,陰陽鏡黑白光芒面前,正道弟子紛紛退避,當真威武不可一世。

而在遠方,佇立在黑暗之中的幾個若隱若現的身影,也正全神貫注地注視著場中的形勢,尤其是死死盯著正大發神威的玉陽子。

有了玉陽子這一陣沖殺,長生堂弟子壓力頓時大松,轉眼間便撤走大半,留下了一地尸首,玉陽子看在眼中,又是一陣心痛。

但就在這個時候,正道中蕭逸才等人已然追了上來,此刻更是加上了青云門宋大仁、曾書書、文敏,天音寺法善,焚香谷燕虹等人,一共八人,法寶齊出,將玉陽子團團圍住夾攻。

玉陽子厲嘯一聲,殺的興起,性子中凶悍之處一一都發揮了出來,竟不見有一絲畏懼之色。陰陽鏡翻轉飛舞,左遮右擋,牽引反攻,與那八人殺在一處,從地面殺到半空,又從半空殺回地面。

只是畢竟正道這里人多勢眾,且道行皆為不低,玉陽子神通再大,終究寡不敵眾,陰陽鏡勢頭便被漸漸壓了下去。

正道這里八人飛起縱躍,配合亦漸漸默契,雖說如此八人圍攻一人,不大好看,但只要在心里加上一句“此乃魔教萬惡之大魔頭”,自然心安理得,招招奪命,向著那要害處而去。

但玉陽子數百年苦修道行,豈是等閑,置身于刀光劍影之下,他雖然漸漸無反手之力,四周壓力也越來越大,但任憑蕭逸才等人如何狂攻,竟也攻不進他陰陽鏡那黑白兩色玄光之內。

而且他身子移動,隱隱然帶動戰團,向旁邊游走,若不是蕭逸才實在機靈,猛然記起剛才有同門弟子隕命,大聲喊了出來:“小心陷入沼澤!”

這才提醒眾人,片刻後便發現果然不知不覺已被玉陽子暗中帶到無底深坑旁邊,一不小心便會有人陷了下去,當真是險之又險。

玉陽子在亂戰之中,仍有這份定力眼光,這份閱曆經驗,自然並非這些小輩可以相比。

無奈如今縱然他經驗再多,修行絕高,面對著這一群道行高、資質好、法寶亦出類拔萃,其中又有如此眼光鎮定的年輕高手,也是無可奈何。

蕭逸才為首的八人同時發力,瞬間無數奇光異芒紛紛打向玉陽子手中陰陽寶鏡。玉陽子全身大震,只覺得重重壓力,如排山倒海,一波又是一波。對手發力之後可以略為休息,他卻只能不停抵擋,無法回力,擋了十數次之後,終于抵禦不住,只得向後退去,逐漸遠離了無底深坑。

離開無底深坑之後,正道中人頓時放下心來,更加放開手腳圍攻玉陽子。

玉陽子漸漸吃力,眼角余光向四周瞄去,只見這片刻工夫,場中長生堂弟子已經撤走大部,孟驥等少數幾人正向自己這里趕來接應,但旁邊卻有更多的正道弟子圍了過來。

玉陽子心中一寒,知道若被這二三十人合圍起來,自己道行再高也要喪命在此,當下一格擋開曾書書正面攻來的軒轅劍,大喝道:“你們快走!”

孟驥等人一呆,隨即反身而逃。玉陽子不欲戀戰,手中陰陽鏡一閃再閃,忽地白光大盛,豪光耀眼,瞬間攻到他身邊五道法寶,竟然一起被他反震回去,回攻主人。

正道那里不料他竟然還有如此本領,頓時一陣混亂,陣勢也開了個小口子。

玉陽子何等閱曆,立刻身化奇光,如電一般向那里沖去。

他身形甫動,下一刻便已到了那個口子旁邊,眼看就要沖了出去,蕭逸才等人在他身後較遠,追趕不及。

但就在此刻,碧光頓起,燦爛奪目,斬龍劍凶然而至,當面劈下,看這勢頭,真要將玉陽子劈成兩片。

玉陽子猝不及防,但在這生死關頭,他竟仍然硬生生將身子向右移了三分,那碧光直劈而下,從他身側轟然斬落,衣袖飄飄,被這碧光絞為碎末。

玉陽子左臂早斷,這時反而占了便宜,否則這劇痛之下,他能否保持鎮定還屬未知,但左邊身子一陣火辣辣疼痛,只怕還是被這斬龍凶劍碧芒所傷。他身子不停,右手已然翻轉,陰陽鏡頓時黑光閃耀,橫擊出去,只聽得悶哼一聲,林驚羽踉蹌而退,身上剛才包紮的傷口盡數迸裂,鮮血再度噴出!

此刻面前已無正道弟子擋路,玉陽子心中一喜,正欲發力,同時心中詛咒,今日受盡這些正道小輩屈辱,來日必當百倍報複。

死澤之上,忽的一聲驚雷炸響!

眾人側目!

一道璀璨藍光,橫亙天際,天空烏云如墨急促旋轉,如猙獰漩渦,陸雪琪人立半空,狂風凜冽,她的絕世容顏,如冰如霜!

遠遠的黑暗中,仿佛也有人身子微微一震。

那美麗女子,凌空而立,懸空連行七步,口中頌咒,瞬間天際電芒亂閃,如巨大光蛇穿梭云間。

玉陽子臉色大變,但還不等他有何反應,陸雪琪的“神劍禦雷真訣”已然發動,只見天際巨大電芒轟然落下,擊在天涯劍尖,藍光大盛,片刻間照亮了烏云沉沉的半個天空。

此時此刻,陸雪琪再無當年與張小凡比試之時的那分吃力,只見那漫天電芒,倒映在她深深瞳孔之中,仿佛又回到了過往歲月!

巨大光柱,折射而下,未到地面,旁邊正道弟子已然紛紛退避,玉陽子身旁數丈之內,狂風呼嘯,樹木水草赫然連根拔起,威勢驚人!

玉陽子長嘯一聲,全身衣衫盡數鼓起,陰陽鏡懸浮而起,放射出黑白二色奇光,瞬間融于一體,顯然玉陽子激斗之後,也已經出盡全力,拚死抵擋!

“轟……”

巨大的光柱轟然打在玉陽子的陰陽鏡上,片刻之間竟將玉陽子身子壓入地底一分,玉陽子面上痛苦神色更是一閃而過,但天空中陸雪琪的身子也是突然大震,面色也白了幾分。

但是場中那道巨大光柱竟未退減,源源不絕從天涯神劍之上射出,電芒亂閃,激烈打下,玉陽子獨臂支撐,面色越來越是難看,若不是神劍禦雷真訣威力太大,正道弟子插不上手,否則此刻千刀萬劍一起落下,轉眼間就讓玉陽子變做肉醬。

玉陽子眼中滿是怨毒之意,片刻後面上肌肉一陣扭曲,狠命一咬,咬破口舌,一口鮮血噴在陰陽鏡上,不知為何陰陽鏡頓時光芒大盛,竟然硬生生將陸雪琪那巨大光柱頂了回去。

蕭逸才等人眼見不對,紛紛撲上,玉陽子厲嘯一聲,飛身而起,陰陽鏡在身後疾掃,被他本身精血激發的陰陽鏡靈光勢道洶湧,蕭逸才等人不敢硬接,紛紛退避。

玉陽子此招雖然厲害,但看的出在這劇烈激斗之後,又用此凶戾奇術,已然是元氣大傷,連腳步也踉蹌了幾下。但此人實在了得,便在這等情況下,仍舊強提一口氣,飛身而去,終于消失在黑暗之中。

李洵等人還要追趕,蕭逸才瞬間權衡利弊,大聲阻止,道:“窮寇莫追!死澤這里危機四伏,我等又不熟悉,小心為上!”

李洵心中雖有不甘,但今晚蕭逸才料事如神,心中也著實對他有些佩服,便終于是停住了身子。

這一夜,這一戰,終于是以魔教長生堂的慘敗而告終。

只是正魔兩道火並,正道這里也有些損失,不過比起長生堂來,那就是好的太多了。

上篇:第八章 螳螂     下篇:第十章 末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