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章 末路  
   
第十章 末路

夜色如墨,冰冷肅殺。

忽地,一道光芒在黑暗中劃過,迅疾無比的從遠處飛近,但遠遠看去,那光芒似乎隱約顫抖,有不穩跡象。

地面之上,孟驥正來回焦急走動,在他身後的是長生堂殘存弟子,粗粗看去,大致還有五六十人,一個個面帶驚懼神色,望向來路。

直到他們看到了那道光束。

普通弟子頓時騷動,有不少人歡呼起來,孟驥卻是看著那道飛來的人影,焦慮面色更加重了幾分。

那光芒掠到近處,停了下來,玉陽子飄落在地,頓時眾人“門主、門主”叫成一片,不料還不等眾人擁上,玉陽子臉色一白,“哇”的一聲,噴出了一大口鮮血,染紅了身前衣襟。

眾人無不失色。

孟驥搶上,扶住玉陽子,觸手冰涼,只覺得玉陽子全身一片冰冷,大異尋常,且衣物之下,身子竟然還在微微顫抖,忍不住大驚失色。

玉陽子感覺到孟驥的驚駭,目光又向左右一掃,只見門下這些弟子臉上亦有驚恐之色,知道如今這些人已經是驚弓之鳥,軍心大亂,若是自己也撐不住的話,立刻便是樹倒猢猻散的局面。

當下他強振精神,壓下胸口翻騰不已的氣血,朗聲道:“你們不必慌張,剛才是我自行用功逼出體內淤血,並無大礙。”

平日里玉陽子在長生堂門人心中,便和神人一般,如今這般一說,倒也有幾分效果,許多門眾面上神色稍緩,顯然安心了許多。

只是玉陽子話雖如此,面色卻實在太差,白的如紙一般,而且左邊身子一片血跡,連袖子也無影無蹤,狼狽之極。也還好現在正是深夜,夜色濃重,否則若在白日,百多道目光刷刷看來,立刻就看出他現在早已經是強弩之末。

孟驥眉頭緊皺,隨即回頭向長生堂門人喝道:“門主並無大礙,你們先到一旁休息,待天亮之後,再做打算!”

眾人依言逐漸散開,待長生堂門人走的遠些,孟驥突然感覺手邊玉陽子的身子猛地一沉,連忙扶住,向玉陽子望去,一顆心險些就跳了出來。

只見玉陽子面上沒有一絲血色,重重喘息,若不是自己扶著,險些就要支撐不住。

孟驥連忙扶著玉陽子坐了下來,玉陽子打坐地上,緩緩吐納呼吸,過了半晌,喘息聲才漸漸平和,面色也好看了些。

其間孟驥一直站在玉陽子身旁,面上神情又是緊張、又是擔憂,同時不住的四處張望。

周圍夜色深深,除了附近有長生堂弟子生的小火堆,到處都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夜色猙獰,仿佛也窺視著長生堂這個風雨飄搖的落難派系。

玉陽子緩緩睜開眼睛。

孟驥立刻低聲道:“門主,你沒事罷?”

玉陽子苦笑一聲,在他眼里,自然不能把孟驥與那些普通門眾相提並論,微微歎息道:“我剛才被正道那些小崽子圍攻,大耗元氣,後來居然還有個女子施展青云門的‘神劍禦雷真訣’……”

孟驥面色大變,吃驚道:“這些人中竟然還有如此高手?”

玉陽子恨恨道:“何止,我交手數人,至少有三四個道行資質都高的出奇,弄到最後,我只能施展‘血咒’,這才強行沖出!”

孟驥臉上神色一變再變,血咒乃是長生堂有名的真法魔咒,能在瞬間增強道行,但事後反噬之力卻是極為可怕,道行大損自不必說,只怕還折損了人之陽壽。

怔了片刻,孟驥才回過神來來,對玉陽子道:“門主,那如今我們做何打算?”

玉陽子面色凝重,沉默片刻,恨聲道:“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待天亮之後,我們立刻向死澤深處走,進‘內澤’尋找寶物!”

孟驥面色大變,忍不住道:“門主……”

玉陽子手一揮,將孟驥的話頭擋住,道:“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但如今我們撤出死澤,遲早也要死在其他三大派閥之手,還不如就此一搏!”

孟驥怔怔望著玉陽子,見他蒼白面色中凶狠之色卻更加濃重,料到已經勸不回來,只得慢慢站起身,仰首望天,在心里輕歎一聲。

這個位在神州浩土西南的巨大死亡沼澤,方圓幾達八千里,連綿不絕,自古人煙罕見。而其中又分作兩層地界:一是外澤,便是如今眾人所在地方,屬死澤外圍,占去死澤十之七八土地,其中無底泥坑密布,毒蟲極多,但對于修道之士來說,卻並不放在心上,只要小心不踏錯,也並無大礙。

而在死澤的最深處,卻還有處神秘所在,便是有一片終年被劇毒沼氣圍繞的地方,從來也無人得知其內模樣,便是偶爾有修道高人進去探險,竟也是從此毫無生息,故正邪兩道一般都不願貿然而入。

而這些日子以來,無數人在死澤之內搜索寶物,但到現在也沒有什麼消息,玉陽子心中早就料到,只怕這寶物便在那最凶險不測的內澤之中。換了平日,玉陽子也許還要顧慮重重,至少也要仔細准備多日,但如今形勢逼人,他自己又像是賭急了的賭徒一般,再也顧不上其他了。

※※※

夜風吹過。

忙累拼斗了一天的長生堂門人大多困倦睡去了,地上火堆的火焰,也漸漸熄滅,玉陽子仍舊低首打坐,剛才還站在身邊的孟驥,此刻大概也到門徒那邊去了。

忽地,玉陽子猛然睜開雙眼,目光凶狠,卻又似乎竟然帶著一絲畏懼,向四周望去。

夜色深深,黑暗彌漫。

他全身的肌肉忽地繃緊,然後,慢慢站了起來。

唯一的一只手,抓緊了陰陽鏡。

風寒透骨,吹在他身體之上,仿佛冷到了心間。

黑暗深處,漸漸響起了腳步聲音。

“啪、啪、啪……”

“沙、沙、沙……”

“嘩、嘩、嘩……”

仿佛帶著各自不同的節奏,同時的,從三個方向,輕微卻整齊的腳步聲音,向著長生堂彙聚過來。

玉陽子臉上第一次出現了一絲絕望,突地大喝道:“畜生,給我滾出來!”

這大喝聲音,雄渾中卻隱隱中氣不足,但仍然在這沼澤上遠遠傳蕩開去,頓時將遠處長生堂門人從睡夢中驚醒,驚叫聲中,慌忙爬起,迅速彙聚到一起。

玉陽子面色陰晴不定,一顆心不住往下沉去,回首左右,忽地一怔,大聲道:“孟驥呢,他到哪去了?”

長生堂眾人面面相覷,半晌竟無一人回答,顯然都不知道。

玉陽子氣往上沖,腦中一陣眩暈,險些一口鮮血又噴了出來。

便在這個時候,忽地黑暗中傳來一個平和的男子聲音,和聲道:“玉陽子師叔,莫非你是要找這個人麼?”

“嗚”的一聲,從長生堂正前方黑暗里飛出一物,劃過一道弧線,落在玉陽子和眾長生堂門人面前,滾了幾滾。

旁邊早有人打過火把,火光照亮下,突然驚呼,這竟是剛才還站在這里與眾人說話的孟驥的首級。只見他雙目圓睜,眼中卻有驚駭神色,只怕是死不瞑目。

玉陽子深深吸了口氣,目光從自己最後一個得力手下的首級上移了開去,盯著前方,冷冷道:“秦無炎?”

一個年輕人慢慢走了出來,面色微微蒼白,但面上卻有溫和的笑容,微笑道:“師叔果然眼光過人,小侄站在暗處,您竟然也能認得出來,佩服,佩服!”

玉陽子面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冷然道:“算你狠,不過你們萬毒門如此對待聖教同門,你那個老毒物師父,難道不怕死後被天煞明王打入地府麼?”

“啊!”秦無炎以手按胸,做驚嚇狀,但面上神色微笑平和,哪有一絲恐懼模樣,轉頭對另一側道:“金仙子,這麼大的罪名,我們萬毒門可不敢一肩擔下,你還不出來麼?”

玉陽子面色大變,霍地轉頭,只見左側黑暗之中,果然緩緩走出了一個風姿綽約的女子,眉目間盡是風情,在這黑暗的夜色里,她這一走出來,登時仿佛亮堂了幾分。

“金瓶兒!”

玉陽子聽起來仿佛是咬牙切齒的念出了這三個字。

金瓶兒嫣然一笑,道:“玉陽子師叔,許久不見,您老一向可好?”

這句問候當真是比最惡毒的咒罵還要刻毒幾分,玉陽子死死盯著她,寒聲道:“我長生堂向來與合歡派井水不犯河水,你為何要和萬毒門這些家伙一起落井下石?”

金瓶兒微微一笑,道:“您老可當真健忘啊,數日之前,你得知我來到死澤,擔心我們合歡派跟你搶奪寶物,便命人殺了萬毒門門下弟子,搶來獨門毒藥‘黑蟾散’,又用此毒在大王村村北害死我合歡派弟子四人,可有此事?”

玉陽子面色一變,失聲道:“你怎麼……”說了一半,他立刻收聲。

金瓶兒淡淡道:“師叔你深謀遠慮,要挑撥我們合歡派與萬毒門爭斗,果然高明,只是多虧秦無炎秦師兄講道理,細心調查,終于查出真相,否則我們還真要被您害了一道呢!”

秦無炎在一旁微笑道:“仙子哪里話,能為仙子效勞,是在下榮幸。”

玉陽子心思急轉,眼下局勢危機四伏,這兩個人雖然年輕,但這些年來名聲轟傳天下,絕非易與之輩,而且他們身後人影重重,雖然不曾現身,卻只怕是萬毒門、合歡派大隊人馬暗中埋伏,若如此,自己只怕今晚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玉陽子正自急轉年頭,忽然聽背後弟子一陣聳動,似望見什麼可怖東西,連忙回身,這一看,登時面無血色,只見背後唯一的退路上,黑暗之中,面色漠然的鬼厲緩緩走了出來。

此時此刻,玉陽子心念轉動,已然明白,終于絕望,慘笑道:“原來你們三家早就約定好了,一起對付我長生堂,可笑我還想挑撥你們,螳螂捕蟬,你們黃雀在後啊!”

秦無炎微微一笑,忽地朗聲道:“眾位長生堂弟子,你們也看見了,今晚長生堂氣數已盡,若識相的,便快快走到我們這邊,還可留得性命。”

隨著他的話語,在秦無炎、金瓶兒和鬼厲身後,人影浮動,黑暗中無數手持法寶利刃的人湧了出來,將以玉陽子為首的一眾人等,團團圍住。

夜風輕拂,英雄末路!

※※※

長生堂門眾個個面面相覷,此時任誰也看了出來,再拼斗下去只能是死路一條,被魔教三大門閥圍攻,自己又是山窮水盡的時候,哪里還有生機。

玉陽子心中喊糟,果然不過片刻,便有人大喊道:“我降了,我降了……”說著跑了出來,向秦無炎那里跑去。

有人帶了頭,頓時眾人聳動,片刻間幾乎所有人都跑了出去,畢竟無人甘願等死,玉陽子又驚又怒,連聲喝止,但在這生死關頭,誰還顧得上他,長生堂門人越跑越多,局面失控,已然無法制止。

玉陽子怒氣盈胸,目露凶光,大吼一聲,躍到人群之中,隨手一抓抓住一個長生堂門人,便要以殺立威,眾人見狀,一聲呐喊,反而跑得更快了,只有手中那個倒黴鬼,嚇得身子都軟了下來。

玉陽子面容猙獰,眼看著數百年長生堂基業毀于一旦,幾乎氣炸了胸,手上用力就要將那門人掐死,卻見那人驚恐至極,幾乎連哀號也發不出來了。

玉陽子望著他,忽地又回頭看看離開自己奔跑的門人,突然間心灰意懶,手上一松,那門人掉在了地上。

那人拾了一條命回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連忙連滾帶爬地跑了開去,離這人越遠越好。

片刻後,場中竟然只剩下玉陽子孤零零的一個人。

鬼厲、秦無炎、金瓶兒一起向前走去。

場中突然安靜了下來,玉陽子身影蕭索,眼光橫掃,從秦無炎看到金瓶兒又看到鬼厲,嘴唇動了動,忽然道:“罷了,罷了。”

鬼厲等三人走到離玉陽子還有一丈遠的地方,停了下來,三人成圈,將玉陽子圍在中間。

金瓶兒首先開口,微笑道:“怎麼了,玉陽子師叔,你還有什麼話要說麼?”

玉陽子眼中怨毒之色閃過,但面上漠然,片刻之後緩緩道:“如今我山窮水盡,長生堂之名,就到今日為止了。”

秦無炎拊掌道:“師叔果然好眼力!”

玉陽子身子一抖,他何等人物,今日卻要受這些晚輩屈辱,實在是生不如死,但他居然也忍了下來,緩緩道:“既然我已無路可走,也罷,我也降了你們,憑我這一身道行,對你們還算是有點用處吧?”

此言一出,秦無炎與金瓶兒頓時動容,玉陽子一身道行,幾不在鬼王、毒神之下,尤其今晚他曾經一人對抗正道多達十位最出色人物,在遠處暗中窺探的魔教眾人無不動容。

若不是眼看著長生堂與正道先行火並了一場,要除去長生堂,只怕還沒有這麼簡單。而若是得到了玉陽子此人效力,不用說絕對是第一強援,日後魔教內斗之中,自然占了大大的便宜。

想到此處,秦無炎與金瓶兒都是野心勃勃之人,忍不住都是面上有猶豫之色。

便在這時,一直沉默的鬼厲忽然道:“你道行這麼高,野心這麼大,又比我們輩分高,若是你到了我們鬼王宗,只怕日後反而是你凌駕我的頭上,這種事,你肯麼?”

他話語淡淡,但目光尖銳,冷冷掃過玉陽子,玉陽子心中一寒,秦無炎與金瓶兒都是何等聰明人物,轉眼間已然想通了這個關節,面上立刻都浮現出了微笑。

但在玉陽子眼里,卻與鬼怪無異。

“師叔果然聰明頭頂,此時此刻還有這等絕妙法子,佩服,佩服!”金瓶兒巧笑嫣然,但在這笑容的同時,她的右手邊,紫色的光芒卻漸漸亮了起來。

同樣的,幾乎同一時刻,鬼厲的噬魂與秦無炎,都向著玉陽子前進了一步。

夜風蕭蕭,透骨冰涼。

玉陽子環顧四周,心中忽地憤恨難平,一聲長嘯,蹂身而起,做最後掙紮,絕不肯束手待斃!

※※※

遠處,正道這里才安頓下來,這一次蕭逸才特地還多派了幾個守夜的師弟,也可見他心思慎密。

旁邊僻靜處,陸雪琪安靜地坐在一旁,過不多時,文敏走了回來,在她身邊坐下,微微噘嘴,悄聲對她道:“那個宋大仁,真是個大傻瓜。”

陸雪琪目光一動,向遠處望去,只見遠處宋大仁坐在火堆旁邊,面色尷尬,不知道剛才和文敏說了什麼,不時偷偷向這里望來,似乎滿是著急神色,卻又不敢過來。

陸雪琪眼中也浮起一絲笑意,對文敏道:“師姐,你欺負人家都多少年了,難得出來一趟,還不對他好點。”

文敏哼了一聲,她與陸雪琪向來要好,在這個師妹面前從來什麼也不瞞她,輕哼了一聲,道:“那個人啊,就是老實過頭了。真不知道田不易田師叔是怎麼回事,當初聽說他從我們小竹峰把蘇茹師叔勾引……不,娶走的時候,那可是機靈透頂,怎麼教出來的徒弟,都這般笨的樣子……”

陸雪琪微微一笑,收回目光,過了一會,忽然低聲道:“你說的對,他們大竹峰的弟子,當初有許多老實人……”

說到後來,不知怎麼,聲音漸漸小了下去,文敏怔了一下,看了看陸雪琪,忽地也歎息一聲,輕輕拍她肩膀,道:“你不要多想了。”

陸雪琪沒有說話,只低頭不語。

這一夜,悄然度過。

天亮之後,蕭逸才將眾人聚集起來,商議道:“如今長生堂元氣大傷,我們暫無外敵。而且我們搜索這死澤多日,但關于那件異寶,卻一點消息也沒有,不知諸位師兄,可有什麼看法麼?”

法相沉吟不語,李洵卻看了看蕭逸才,道:“蕭師兄莫非是想進入那個凶險之極的內澤查探?”

蕭逸才略感意外,隨即點頭道:“不錯。我們既然到了此地,總不能半途而廢。”

法相皺眉,道:“蕭師兄說的雖然也有道理,但死澤深處,沼氣劇毒,聽聞其內還有更多不可思議的妖獸毒蟲,凶險之極。這麼多人一起前去,實在是太過危險。”

蕭逸才立刻點頭,緊接道:“不錯,法相師兄說的,也正是我所顧慮,所以我以為,不如讓大部分師弟在外澤繼續搜索,我們幾人,再加上幾位道行高的同門,進入內澤。二位以為如何?”

李洵沉吟半晌,點頭道:“也只好如此了。”

法相也默默點頭。

這下商議完畢,各自回去商議人選,過不多時,焚香谷是李洵、燕虹,天音寺則是法相、法善,至于青云門則人數稍多,除了蕭逸才外,陸雪琪和曾書書都在其列,而前晚風頭強勁的林驚羽,也在其極力要求之下,加之眾人對他刮目相看,最終也在其列。

如此八人,安排好各自門內之事後,由蕭逸才領頭,紛紛馭起法寶,向著內澤去了。

※※※

而在沼澤的另一側,望著前方平靜的沼澤,鬼厲等三人並排而立,身後是三排人馬,各自成群,卻又彼此對峙,隱隱有警惕之心。

秦無炎忽地歎息一聲,道:“玉陽子師叔一世英雄,如今化入這死澤之內,也算死得其所了罷?”

鬼厲默然,金瓶兒淡淡一笑,也不說話。

秦無炎也不在意,微笑道:“怎麼樣,接下來二位准備如何?”

金瓶兒看了他一眼,忽地轉身,邊走邊道:“大事已了,自然便該分道揚鑣!”

秦無炎看著她的背影,揚聲道:“哦,莫非仙子要回去複命麼?”

金瓶兒更不多話,淡然而笑,秦無炎隨即道:“那我便在內澤之中,恭候仙子了,到時候,可要請金仙子你手下留情啊!”

金瓶兒也不知道聽沒聽見,自顧自走的遠了,合歡派門下弟子,也隨即跟著她散去。

鬼厲看了秦無炎一眼,目光冷冷,隨即也轉過身子,走回到鬼王宗人群之中。秦無炎站在原地,微笑不語,但目光也漸漸冷了下來。

死亡沼澤之中,天色越見陰沉,陰云密布,仿佛一場更大的風暴,又要來臨。

上篇:第九章 黃雀     下篇:第一章 瘴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