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一章 瘴氣  
   
第一章 瘴氣

風過死澤。

腳下水草飄動,水起漣漪,一眼望去,無邊無際,雖然沒有人煙生氣,卻另有一番動人景色。

噬魂發出淡淡的玄青色光芒,幽光流轉,停在半空。鬼厲身在其上,負手而立,凝望著前方。

這一天,是死澤中難得的一個好天氣,和煦陽光照下,往昔的陰晦之氣也散了許多,不過就在他的身前數十丈外,卻有一片濃濃灰色,如霧一般的巨大瘴氣,浩浩蕩蕩騰起,左右延伸,高難見頂,彼此糾結湧動,仿佛看不到邊界。

這里,便是世間最凶險地界之一的死澤內澤所在!

趴在他肩頭的猴子小灰,似也不安地低低叫了一聲。

鬼厲伸手輕輕拍了拍小灰,小灰安靜下來,一雙靈動的眼睛同時望著前方瘴氣。就在這時,身後忽地響起一聲呼嘯,一道亮光如電而來。

鬼厲身形一動,噬魂如知他心意,緩緩轉了過來。

那亮光在他身前戛然而止,禦空而來的是一個年輕男子,劍眉入鬢,目光亮而尖銳,一閃而至鬼厲身前,行了一禮,道:“副宗主,事情都安排好了。”

鬼厲也不問他什麼事情,想必是早就了然于胸,當下微微點頭,道:“好,那這里就交給你了。”說罷,他似乎又想起什麼,道:“燕回。”

那叫燕回的男子道:“什麼?”

鬼厲向他背後望了一眼,道:“你向來冷靜,我很放心,但殺生和尚脾氣暴烈,殺性過重,眼下死澤之內各方勢力齊至,更不可妄動,你要好好約束他。”

燕回微微一笑,道:“副宗主放心,殺生雖然目中無人,但向來不敢違逆你的命令,我也會約束他的。”

鬼厲看他一眼,點了點頭,正要轉身,燕回忽道:“副宗主,還有一件事。”

鬼厲看了看他,燕回沉吟片刻,催動腳下法寶,靠近鬼厲,同時壓低了聲音:“剛才才收到從總堂那里傳來的消息,四大聖使中的青龍和朱雀兩位前輩,在數日之前突然向死澤方向而來了。”

鬼厲面色微變,但隨即如常,沉默了一會道:“此事不必宣揚,你們也照舊行事,靜觀其變。”

燕回低首道:“是。”

說罷,他向鬼厲行了一禮,返身去了。

鬼厲看著燕回身影消失,緩緩轉過身來,目光又落在眼前那片巨大的瘴氣之上,半晌忽然道:“小灰,我們走吧!”

小灰趴在他的肩頭,猴爪伸起抓了抓腦袋,“吱吱”叫了兩聲。

鬼厲微微一笑,噬魂光芒亮起,一人一猴融在玄青光芒之中,凌空向前,沖進了那片巨大的瘴氣中。

甫入瘴氣之中,周圍光線瞬間盡數消失,原本還明亮的天空無影無蹤,四周只剩下灰茫茫的一片瘴氣,目光所及,竟不能遠觀至半丈之外。

幾乎就在鬼厲進入瘴氣的同時,噬魂玄青光芒大盛,從下翻騰而上,形成一個光圈,將鬼厲和小灰牢牢護住,周圍瘴氣翻湧不止,但不能侵入這個光圈半分。

從里面向外看去,隨著鬼厲凌空飛馳,周圍的瘴氣如云霧一般,從前頭分開又在身後凝聚,頭頂腳下,盡是這灰色瘴氣。

這一飛,竟是飛馳了許久,鬼厲臉色漸漸凝重。這劇毒無比的瘴氣之牆,便是死亡沼澤之內,內澤與外澤最明顯的分界,外澤雖然到處是無底深坑,但若是小心從事,也並無大礙,但到了這內澤,其他的不說,只這瘴氣便劇毒無比,凡人碰上別說吸上一口,便是屏住呼吸,但只要肌膚碰到這等劇毒之物,一時三刻毒氣也是侵襲進去,攻心而亡。

鬼厲如今道行雖然大成,遠非當年青云山上那個小弟子,但對這等毒物依然不敢掉以輕心。死澤之內,處處殺機,尤以此內澤,更是亙古蠻荒之地,凶險難測,當下提起十二分小心,謹慎前行。

只是這瘴氣之牆竟然奇厚無比,又飛了一會兒,竟然還在其中,周圍更是一片灰茫茫。鬼厲暗暗心驚,按他自己心算,這些時候至少已飛出百丈左右,這蠻荒惡地,瘴氣亙古不散,就算有什麼異寶在這其中出世,只怕千萬年也無人能知,更不用說拿得到了。

他心中如此思量,但噬魂光芒卻是越來越盛,而周圍灰色瘴氣,翻湧不止,仿佛速度也隱隱有些加快。

忽地,鬼厲心頭突然一跳,前方瘴氣深處,赫然閃過一道藍色光芒,卻一閃即散。那顏色淡淡,卻不知怎麼,竟有幾分熟悉。

幾乎就在同時,周圍原本靜靜翻湧的瘴氣速度猛然加快,如開了鍋的沸水一般,陡然沸騰。

上下左右,灰色的瘴氣開始瘋狂旋轉,無數或大或小的瘴氣漩渦突地出現在前方,隱隱有吸扯之力,從四面八方向鬼厲襲來。鬼厲肩頭的小灰一動也不敢動,口中輕輕“吱吱”叫著,緊緊抓著鬼厲的衣服。

鬼厲面沉如水,但眉頭已深深皺起,忽地哼了一聲,全身繃緊,噬魂青光之中,霍地騰起一道金色光芒,與青光交相輝映,頓時將周圍瘴氣又生生逼退了幾分,也就在同時,噬魂破空而起,仿佛根本無視前頭危險,往前方最大的一個瘴氣漩渦之中,生生沖了進去。

身影甫一入那個巨大的瘴氣漩渦之中,鬼厲登時覺得周圍拉扯之力劇增,狂風呼嘯,從四面八方紛紛湧來,盡是劇毒瘴氣,鬼厲臉色一白,竟被這巨大自然之力生生拔起,直飛上天。

片刻間,凜冽風聲,嗦嗦不絕,翻騰云氣,如暴怒風神怒吼。鬼厲人在半空,深深呼吸,陡然間雙手齊出,左手結印,右手法訣,面上金青二氣同起,片刻間一閃再閃,迅速化二為一,若是正道高人在此,此刻只怕是驚愕的說不出話來。

青云門的“太極玄清道”與天音寺的“大梵般若”,竟然已經在這個青年身上,完美地合二為一!

燦爛的金青光彩之中,噬魂頓時穩定下來,不再隨風飄蕩,硬生生停在這風暴之中,鬼厲凝神觀察,但周圍風暴越來越烈,云氣蒸騰怒湧,眼前視線所及,到處都是灰色一片。

鬼厲沉吟片刻,終究知道此乃大凶之地,實在不可久留,當下驅動噬魂,往這劇烈旋轉的風暴邊緣強沖而去,在瞬間耳目劇烈轟鳴、天旋地轉之後,終于沖出了這個隱藏在外表平靜的瘴氣之中的暴風眼。

他這一沖之力非同小可,離開那瘴氣漩渦之後,兀自往前生生沖出了老遠,只是被剛才那麼一鬧,天旋地轉的,而此刻周圍瘴氣雖然漸漸平靜,但鬼厲眉頭卻皺了起來,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沒有走錯方向。

他正沉吟時,忽地肩頭小灰突然尖聲高叫示警,鬼厲一驚,也不及細看,幾乎是下意識地生生將身子從半空中向旁移開三尺。

“吼!”

灰色云層之中,一條黑色而巨大的事物轟然而過,從剛才他所站立的地方掃了過去,一股腥氣劇烈撲鼻,竟然連噬魂光圈也無法全部抵擋,隱隱透了進來。

片刻之後,這詭異絕倫的東西又消失在瘴氣之中。

鬼厲怔住了,他的心忽然間劇烈跳動,這在瞬間出現的巨大之物,卻仿佛給了他當頭一棒。下一刻,他不顧小灰吱吱尖叫,竟然不顧巨險,追了上去。

只是那怪物一閃即沒,身軀固然大的不可思議,但速度竟也不慢,再加上這濃濃瘴氣之牆,視線所及不過半丈,片刻後就再也找不到那怪物的影子。

鬼厲皺眉,緩緩停了下來,正凝神,忽然就在前方,一聲驚呼,隨即四下呼喊之聲大作,竟是有數人在前,想必那怪物經過那里,頓時將所有人驚散。

鬼厲精神一震,合身飛上,只見面前云氣開合翻滾,忽然間前頭一聲怒喝,聲音清冷:“妖孽!”

話音未落,一道凌厲藍光霍然從旁而至,當胸刺來,如橫貫天際的彩虹,瞬間將周圍瘴氣竟也照的藍燦燦一片。

鬼厲大吃一驚,這人劍道凶猛,一往無前,下手絕不留情,只這一劍道行之高,便已不可小覷。危急時候,他身子前行之勢不減反快,瞬間如電,直飛沖天,要擺脫這身後之劍,再做還擊。

不料云霧中那人端的是非同小可,此刻他們二人相隔瘴氣,彼此無法看清身影,但就憑著劍上感應,那藍光如有靈性一般,風馳電掣地追來,如附骨一般,二者距離竟不稍減。

片刻間這附近瘴氣頓時翻湧開去,鬼厲化做幽幽青光,背後一道藍色光芒,雙方上天入地,移形換位,如電如光,在這層層毒氣之中,追逐不休,所過之處,云霧蒸騰。

追逐之中,鬼厲眉頭緊鎖,身後之人道行極高,急切間也看不清她用何法寶,但那股殺氣之烈,卻是明白無誤,決然不是同道之人,多半便是與自己誓不兩立的正道人物。

正道門下,是哪一個厲害人物?

他心頭甫動,但手邊已然開始反擊,否則若是這般一直追逐下去,後面那人自然無妨,他自己卻如沒頭蒼蠅一般亂闖,誰知道還會碰上什麼怪事?

只見青光陡然大盛,鬼厲身子突然飆起,半空折返,噬魂幽幽,橫在胸口。身後那道藍色劍芒,似乎亦感覺到了什麼,劍芒大漲,勢道更厲,當胸而來。

鬼厲一把抓住身前噬魂,黑色棒身上面那顆青色珠子頓時光芒大放,尤其是光芒之下,一條條一絲絲血色的紅絲也似乎同時都亮了起來,紅色的血液暗暗流轉,紅光青芒,幽幽暗暗,迎著那道藍色劍芒,當頭迎上。

“轟隆!”

鬼厲身子大震,整個人不由自主往後逼退了一丈,但身前的那道藍色劍芒也是大震倒飛,云霧之中似有人哼了一聲,顯然也不好過。

鬼厲這些年來日夜修行魔道天書,加之“噬血珠”就在身旁,性子中暴戾之氣早重,此刻更無二話,逕直飛前,噬魂破空而去。

不料噬魂才一出手,只見前端云氣霍然分開,敵人竟然也是剛強至極,甫一穩下,立刻強攻。鬼厲厲嘯一聲,驅動法寶,頓時與那道藍色劍芒斗在一起。

此刻噬魂與那道藍光已飛斗在一起,但云霧翻湧,鬼厲肉眼已難看清法寶模樣,全靠自身與噬魂感應操縱。

這一場突如其來的厮斗對雙方來說,俱是凶險之極,雙方都是道行極高之人物,一個不好,不死在對方手下,只消受傷分神,被這周圍劇毒瘴氣所侵,也是有死無生的局面。

前頭那人顯然也沒料到會碰上這樣一個人物,雖人在云霧之中,看不清她的神情模樣,但看著劍勢,竟然也是不肯稍讓半分。

只在這電光石火的片刻間,噬魂與那道藍色劍芒在瘴氣之中劇烈碰撞,隆隆巨響,以這兩件法寶為中心,瘴氣翻滾,隱隱然又成了一個巨大漩渦。

即使隔了老遠,但噬魂乃是鬼厲血煉之物,彼此感應仍如血肉相連一般,鬼厲只覺得噬魂之上那股冰涼感覺漸漸沸騰起來,仿佛這法寶本身亦有靈性一般興奮起來,這感覺當真詭異,自從他道法大成之後,便再無出現。

只是,在久遠之前,當他還是懵懂少年時,這感覺,他卻曾經感覺到的……

他心頭忽地一驚!

仿佛隱隱有什麼東西,在他心間翻騰了一下。

噬魂與那道藍色劍芒最後劇烈碰撞了一次,飛了回來,此刻周圍的氣旋越來越大,鬼厲與那人的斗法已經到了最激烈的時刻,二人隔在瘴氣之中,僅僅依靠彼此靈覺,一方面要防備對方攻擊,一方面還要抵禦周圍劇毒瘴氣,在這等凶險之地,顯然戰斗越快結束越好!

周圍氣旋劇烈動蕩,同時又衍生出無數小的瘴氣漩渦,但鬼厲目光卻緊緊盯著前方,那片濃濃瘴氣之後,隱現藍光,他甚至感覺的到那人殺意濃濃的目光。

忽地,一聲清嘯,藍色劍芒破空銳嘯,瞬間刺破云層,成一巨大光柱,當頭劈下,鬼厲竟不做任何閃避,逕直飛起,硬生生突入藍光之中,直撲那人所在。

云霧中那人怒喝一聲,藍光大盛,瞬間所有光彩倒收回去那云層,片刻後凝固成一柄光彩萬丈的天藍仙劍,勢不可擋地沖來,幾乎就在同時,噬魂青光大起,瞬間竟將周圍一丈的瘴氣逼退,迎了上去。

生死一擊,就在此刻!

那人手握劍柄,鬼厲緊握噬魂,對沖而上。

兩道厲芒,瞬間將周圍瘴氣生生逼散!

仿佛屏住呼吸,等待決出生死的那一刻……

白皙的手,握著劍柄;風吹動的衣襟,獵獵飛舞;她如九天的仙子,絕世的容顏,在這云開霧散的一刻,出現在另一端。

陸雪琪!

許多年後,再相見的那一刻……

是什麼樣的目光,在彼此凝望,

哪怕,只有片刻的時光。

突然間,整個世界仿佛突然靜止,灰色的瘴氣被無上的法寶逼退,緩緩現出了那個男子的身影。

那個深深鏤刻在幽幽心間的男子,就在前方。

她全身不動,只有心,微微一顫。

兩件法寶如電,如光,如三生七世糾纏的宿世冤家,生生逼近,是恨,是愛,便要在這瞬間分出你死,我活?

那一刻,便在眼前!

那一刻,就在呼吸之間!

是什麼,比這電光更快;是什麼,在心頭悄悄縈繞?

是心意嗎……

光芒大放的噬魂突然微微一偏,讓了開去,鬼厲陡然間胸口大開,肩頭的小灰尖叫起來。

藍光點點如星,噴湧而來!

卻不曾感覺疼痛。藍光從他的身邊間不容隙的劃過,仿佛冥冥中,有著什麼感應一般,“天玡神劍”也向另一側微微偏去。

這一個瞬間,實在是大大凶險,鬼厲與陸雪琪誰慢了一手,或是遲疑片刻,就可以立刻將對方斬殺于法寶之下。

只是,他們竟然都莫名放棄了。

錯身而過的那個瞬間,他仍深深望去。

那個美麗女子深深眼眸之中,原來倒映著的,是他的影子……

片刻之後,因為二人准備生死一搏的力道太大,他們各自向著不同方向,身不由己的飛了出去,遠遠分開!

空氣中,衣襟上,隱約的,是不是有她幽幽的香氣?

天空突然一亮,鬼厲回過神來,只見腳下一片無邊無際的茂密森林,自己正落了下去。而天空低沉,暗云流動,竟然不知何時,已經突破了那層厚的不可思議的瘴氣,終于到了凶險無比的內澤之中。

他在半空中穩住身形,緩緩落下,忽然轉過頭去,只見那道巨大無匹的瘴氣之牆,依然如亙古以來就沒有變化一般,聳立在那里,更不用說,那個女子如今會在哪里?

上篇:第十章 末路     下篇:第二章 奇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