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六章 巨樹  
   
第六章 巨樹

天色漸漸亮起來了。

雨歇風止,清晨的第一絲光亮,透過天空中濃濃的云層和死澤中飄蕩的霧氣,灑了下來。

森林中,到處都是一片寂靜,但緩緩的,隨著那絲光亮,漸漸的開始喧鬧起來。不知名的地方,響起了第一聲的鳥鳴。頓時,隨著枝葉間隙灑下的一道道光輝,整個森林像是從夜的沉眠中蘇醒過來一般,或遠或近,到處是清晨里的歡叫聲,迎接著這新的一天。

此刻的森林間,到處都飄蕩著薄如白紗的霧氣,人走在其中,臉上便隱隱有濕潤的感覺。再加上林間特別清新的空氣,吸入身體,真有心胸開闊的味道。

鬼厲深深的吸了一口這早晨的空氣,面無表情地向前望著,連趴在他肩頭的小灰,也長伸了一個懶腰。

前方數十丈外的地方,就在昨晚那道金色光柱的方向,霧氣突然變得濃厚起來,迷迷茫茫,讓人看不真切。只是這霧氣卻又和內澤邊緣上的瘴氣不同,顏色並非灰色,已然是純白模樣。遠遠望去,只見霧氣在林間輕輕飄蕩,一絲一縷,層層疊疊。

那里,也許就是異寶的所在!

鬼厲緩緩轉頭,向旁邊看去,陸雪琪正站在離他兩丈開外的地方,一身白衣如雪,默默凝視著前方這片霧氣。

他們,終究還是沒有動手。

整整一個晚上,在初見面那一刻的詫異與隱隱的激動過後,他們二人之間,便是長久的沉默。

兩人之間不過三尺的距離,卻仿佛是比當年“死靈淵”還要巨大的鴻溝,深深的刻在他們中間,更刻在他們的心里。

即使是在那道燦爛輝煌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的時候,他們轉身眺望,被天空中金色光芒照亮的臉龐上,在這個異鄉陌生的地方,悄悄望去,也多了幾分冰涼的感覺。

前塵往事,終究是變了……

陸雪琪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轉過頭來,迎著鬼厲的眼光,她的眼睛清澈如水,也許在明眸深處,還有淡淡的漣漪,可是此刻,誰都已經看不到了。

她望著面前那個男子,他就站在林間自己的身旁,此刻這般細細的看去,終于發現,他再也不是當初的那個少年了!

曾經如此熟悉的面容上,多了的是滄桑和沉靜,少了的是天真與笑容。

她微微低下了頭,目光如水,停留在手邊握著的天玡神劍之上,仿佛在想著什麼,片刻之後,她聲音輕輕而飄忽,忽然道:“你回來吧!”

她沒有抬頭,沒有動作,甚至連臉色表情也沒有變化一絲一毫,只有她握著天玡的手,修長而白皙的手指,漸漸收緊。

“……張師弟!”她輕輕的、輕輕的道。

你回來吧……

這四個字,是飄蕩在晨風中的話語,圍繞著他,然後如石子,一顆一顆的沖入他的心田。

鬼厲深深呼吸,閉上了眼睛。袖袍里冰涼的噬魂,在他的手邊,如最忠實的朋友,從不曾舍他而去!

許久。

他睜開眼睛的時候,有淡淡的微笑,緩緩地道:“這個名字,我不用很久了。”

陸雪琪的嘴角動了動,慢慢抬起頭來,但終究什麼話也沒有說,沉默了。

他們一直這樣站著,但中間的距離,此刻仿佛又遠了幾分。清晨的光灑在那個絕美女子的容顏之上,緩緩的散發出動人心魄的美麗,林間縹緲的薄霧,也似乎被她吸引,圍繞著她輕輕飄舞。

那一瞬間,她的容顏,似乎也有些模糊了。

陸雪琪轉過身,邁開腳步,沒有再說什麼,向著那片迷霧深處走去,離開了身後的那個男子。

只是,就在她的身影在迷霧中漸漸模糊的時候,忽然聽到身後那個男子的聲音,緩緩的傳來:“你會殺我嗎?”

她的身影,消失在白色的迷霧中了,沒有人可以再看到她的眼睛,她的表情,她的身體。

讓人沉默的這個清晨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從迷霧中傳來她飄忽的聲音:“我會的。所以你能殺我的時候,也盡管下手吧……”

天色大亮了,可是走在迷霧之中的感覺,卻依然是昏暗的。這一片地方的霧氣,遠遠比其他的地方更加濃厚,視線也不能看的太遠。

鬼厲走在林間,已經發覺此處除了霧氣之外,雖然也是森林,但和外頭的卻是大大不同。除了一棵棵高大的樹木依然聳立在霧氣之中,地面之上卻很少有外面森林里那些茂密的灌木荊棘,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此處霧氣太盛,見不到陽光的緣故。

但最讓人驚訝的,便是曾經遍布在死澤森林里的無數毒蟲猛獸和奇花異草,突然間也消失不見。鬼厲在這片林間走了至少半個時辰,連一只毒蟲都未見到。

這里,似乎根本就沒有動物存在,一派死氣沉沉。

鬼厲皺了皺眉,繼續向前走去。肩頭的小灰此刻也安靜了許多,手緊緊抓著他的衣衫,但一雙機靈的眼睛依舊滴溜溜打轉,不斷向四周張望。因為少了荊棘灌木,還有那些煩人的毒蟲異獸,在地面行走著便顯得輕松了許多。自從進入內澤以來,這還是第一次。

陸雪琪比他先進了這片霧氣之中,鬼厲在霧氣之外,故意等了許久,這才進入,此刻,已經根本不知道陸雪琪身在何方了?

只是,他這般在林間走著走著,一邊小心注意著周圍可能出現的異動,心頭卻老是不自期的掠過那個白衣女子的身影。

“你回來吧……”鬼厲對著自己,用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輕輕的念著這四個字。

青云山,大竹峰,守靜堂,小院,竹林……

他嘴角輕動,浮現出一個微帶苦澀的笑容,道:“我已經回不去了,對不對,小灰?”

“吱吱!”猴子小灰輕輕叫了兩聲,也不知道牠是什麼意思。

鬼厲伸手,摸了摸小灰,片刻之後,忽地振作精神,灑然一笑,邁開大步,向著迷霧深處走去。

這一走,又是小半個時辰,林子中的樹木越來越是粗大,到後面幾乎到處都是二人合抱以上的巨樹。鬼厲注視周圍,暗暗心驚。

這十年來,他受當年青云山一戰的刺激,再加上身邊法寶噬血珠和噬魂潛移默化的影響,除了潛心修行,性子漸漸暴戾噬殺之外,還師從鬼王學了其他學問。而這一代的鬼王,實是個不世出的人才,道行奇高不說,胸中更是博覽群書,胸羅萬象。

因為碧瑤的關系,鬼王幾乎對他視如己出,傾心相授,在他有意的栽培之下,如今的鬼厲非但道法修行,就連見識閱曆,也遠非當年那個無知的青云門小弟子可以相提並論的。

他此刻觀察這林間棵棵巨木,其實倒也並非都是什麼罕見罕聞的奇樹,其中便有橡樹、楓樹、槐樹等等,換了是在死澤之外的普通山間,也在所多有。但奇就奇在這里的各種樹木特別的巨大,尋常的只要有他們的一半大小,便已經令人驚愕了,更何況這麼多樹全部聚集在一起。

更奇怪的,還是這些巨樹所在之處,本應該是生機盎然,但這片濃霧之下,如今非但看不到一只動物,連剛進來時還偶爾見到的荊棘灌木,也全部不見了。甚至地面之上,除了偶爾露出地面的巨樹樹根,就是結實而微黃的泥土,竟然連青草也沒有。

冷冷霧氣之下,是一片肅殺之意。

鬼厲深深皺眉,沉吟許久,環顧四周,只見棵棵巨樹參天,筆直高聳,自己在林間漫步,仿佛是陷入了一個巨大的迷宮。

他忽地袖袍一揮,整個人騰身而起,不願在這詭異的地方多待下去,馭起噬魂,在玄青色的光芒之中,向前飛去。

這一來速度自然快了許多,不過顧慮到異寶所在可能就在這附近,鬼厲並沒有飛到樹林之上,而是僅僅離地六尺,一邊快速飛行,一邊仔細搜索著地面。

時間悄悄過去,樹林里依然是一片寂靜,只有他破空之聲,回蕩在林間。樹林中的樹木,隨著鬼厲的漸漸深入,軀干越來越是巨大,此刻映入他眼睛的,多半已經是不可思議的粗到要六、七個粗壯漢子才能合抱的古木,不想也能知道,這里的樹木,怕不是都有了數百年乃至上千年的壽命!

在一片越來越是濃厚的詭異氣氛之中,鬼厲的身形,忽然停了下來。

此刻已經天亮許久了,但這里的迷霧,卻似乎根本沒有散去的跡象,仿佛從亙古以來,這層層迷霧就和這片森林共存一般。

就在這個森林的最深處,鬼厲凌空而立,站在半空,向前望去。

在他的面前,赫然聳立著一道牆!

木牆!

粗糙的樹木紋理,堅硬而帶著微微裂痕,從迷霧深處突然伸出,高達三丈的一道木牆,如虯龍一般強健有力橫在巨木林中,深深紮入泥土。

鬼厲冷冷地看著,一動不動,仔仔細細地打量著這道木牆,眼角開始微微抽搐。隨後,他慢慢的移動身形,靠了上去,用手輕輕撫摸著它。

觸碰的那一刻,傳來的是溫和而粗糙的感覺,鬼厲心中隱隱想到了什麼,但卻是不敢相信。他收回手,身子慢慢順著這道木牆向前飄去。

白色的霧氣在面前漸漸散開,又在身後慢慢凝結,面前的這道木牆越來越高,也越來越是粗大,漸漸變成了圓形形狀,而高度也在緩緩上升。

終于,在高度幾達六丈的時候,到了這道木牆的終點,鬼厲的身子停了下來。

他深深呼吸,卻依然無法鎮定自己的心神,在不可抑止的心跳之中,眼前的一切,穿過了迷霧,終于呈現在他的眼前。

這道巨大的木牆,在迷霧的盡頭,和諧地融入到一個更巨大的物體之中。

天空里,突然從迷霧中照下了一縷陽光,隨即又消失不見,被霧氣遮擋。

鬼厲終于肯定了剛才心中不可思議的猜想。

那道巨大的木牆,是一段樹根……

迷霧層層,飄蕩不定,他因為太過驚訝而微微喘息,然後霍然抬頭,那目光如穿越迷霧的光線,奔灑而去,直沖向上。

仿佛是無聲處的一道閃電,一聲轟鳴,整個森林中也為之震顫,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是完全超越想像的一棵巨樹,那樹干在這迷霧中竟然粗大得看不到邊際,被粗糙的樹皮包裹著的樹干,如巨大的山丘巍峨聳立,直沖向天,沒入了迷霧之中,就像鑽進了云霄!

鬼厲如一只螻蟻,在這棵巨樹之前顯得微不足道。

一棵連樹根竟然也高達六丈的巨樹,會是什麼樣的情景?

鬼厲緩緩收回了目光,此刻,肩頭的小灰低低的叫了一聲,似乎也有些不安。鬼厲微微把頭偏了過去,忽地一笑,淡淡道:“天下之大,無奇不有,我們果然是井底之蛙。小灰,我們走吧!讓我們好好看一看這棵樹!”

腳下,噬魂所散發出的玄青色光芒忽地亮了起來,片刻之後,半傾向上,鬼厲一聲輕嘯,隨著那破空之聲,一人一猴直沖上天,沒入了層層迷霧之中。

疾風撲面,因為速度飛快而顯得有些凌厲。在這片迷霧之中,倒有幾分像剛進入內澤時,在瘴氣之牆中的情形,不過畢竟不同,一來沒有毒氣,二來也看的遠些。只是這層層迷霧,居然凝聚到極高處,鬼厲順著面前這棵不可思議的巨大樹木往上飛翔,到現在飛了小半個時辰,這迷霧居然還未消散,真懷疑該不會就這麼和天上的云層互相連接在一起了。

同時,鬼厲也注意到身前的那棵巨樹的樹干之上,也漸漸有了變化。在地面的時候,自然就是這巨樹的底部,也是粗大到無法想像,而在樹身之上,除了粗糙的樹皮,就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了。

但在飛了這許久之後,這棵巨樹之上已經開始漸漸出現了分枝,而最引人注目的,卻是從剛才開始出現的,纏繞在樹干之上,類似藤蔓的一種奇異植物,縱橫交錯,葉片碩大,在枝葉頂端卻盛開著五顏六色的花朵,有紅有黃,有橙有紫,煞是好看,迎風飄來的,仿佛還有隱隱的香味。

但直到此刻,他竟然仍無法完全看清這棵巨樹的樹干,究竟有多粗?

造化之奇,實在匪夷所思,面前的這一棵奇樹,只怕當真有了千萬年樹齡,才如此巨大!

“嘶!”

一聲破空銳響,玄青色的光芒閃動,從迷霧之中沖了出來。腳下的霧氣也隨著他的身影,向上飄動了些許,然後再輕輕落下,仿佛海浪輕輕平息。

鬼厲終于沖出了這片迷霧!

天地,豁然開闊!

天空蔚藍,萬里無云,碧空如洗,而腳下白霧茫茫,纏繞在面前這棵巨樹周圍,越是接近巨樹的地方,霧氣就越加濃厚。

此刻,鬼厲已經身在高空之上,也終于看清了面前這棵巨樹。

即使是在如此之高的地方,這棵巨樹呈現在他面前的樹干竟然仍是粗達百丈,而聯想到從地面飛到現在的距離,在面前的簡直就不是樹,而是一座巍峨聳立的高山!

然而,這分明實實在在就是一棵樹。

而且,它依然向上伸展,那巨大樹干之上除了同樣令人驚愕的粗大分枝之外,依然筆直地伸向天空。

鬼厲抬頭,遠遠眺望,那青天的深處,仿佛有淡淡的陰影。

他忽地笑了,向著青天。

哪一個男兒,面對此時此景,能不心生豪情呢?

他飛身而上,破空而去!

速度越來越快,任憑著疾風刮面如刀。

越往上飛,巨樹的樹干也就漸漸縮小,到了後來,已經變成了只有數十丈大小,盡管如此,也依然是驚世駭俗。此時此刻,已經漸漸有了云氣,不時飄蕩在樹身之旁。

這棵巨樹,似乎就像是上古傳說之中,那一座登天的階梯,直上青天!

又向上飛了五丈左右,鬼厲的身子,終于停了下來,在他的面前,一直筆直的樹干,在這里突然分開了巨大的兩枝,向左右伸展開去。

鬼厲沉吟了片刻,緩緩飛了過去,落腳在這棵巨樹的分岔地方。說是分岔,其實以這棵巨樹之龐大,這里站著數十個人也不嫌擁擠。等鬼厲剛剛落到樹上,“吱”的一聲,小灰卻當先跳了下來,猴頭舉目四望,隨即小心地在這樹干之上東摸摸西碰碰,顯然大是好奇,這輩子頭一次見到如此巨大的樹木,縱然是一只猴子,也是驚訝不已。

鬼厲微微一笑,也不去管小灰,這一路疾飛上來,心中著實震動,在這之前,根本無法想像世間竟有如此巨大之樹木,而此時此刻,在最初的驚愕過後,他已經想到,莫非那件異寶,竟然就在這棵不可思議的巨樹之上嗎?

分岔的兩枝,大小相若,幾乎都有數十丈之粗,凌空橫去,猶如兩只巨龍橫躍在半空之中。從這里開始,枝葉漸漸繁茂,而且看著延伸距離竟然頗長,站在這分岔口,竟然兩邊都望不到邊。

鬼厲默默思索了一會,便下了決心,回頭叫了一聲:“小灰。”

猴子小灰正在這樹干之上蹦來跳去,似乎根本不怕此處離地面如此之高,有時還跑到樹干邊緣,探頭探腦的向下望去,猴膽居然頗大。此番聽得主人呼喊,“吱吱”叫了兩聲,興高采烈地跳了回來,躍上鬼厲肩頭。

鬼厲微微一笑,道:“我們走吧!”

小灰眼睛滴溜溜打轉,頻頻點頭不已,看來猴子好奇心也是頗為厲害,咧著嘴笑個不停,很是興奮的樣子。

鬼厲向左右張望了一下,沉吟片刻,隨即更不遲疑,重新馭起噬魂,在一片光彩耀目的玄青光芒中,向著左邊樹枝飛去。

這一飛又是許久,但見雖然是在高空之上,這棵巨樹的巨枝上依然有無數巨大葉片,繁茂之極。但不知為何,卻沒有見到有什麼果實花朵,倒是從底下樹干開始就一直纏繞著這棵巨樹的無名藤蔓,鮮花盛開,花枝招展。

隨著鬼厲不斷飛行,這一側的樹枝漸漸也小了下來,但不知為何,那些藤蔓卻越來越是粗大,而那些盛開的花朵也越來越多,到後來簡直隨地都是,目不暇接,空氣中飄蕩著莫名的香氣。

忽地,鬼厲一直飛馳的身子,硬生生頓在半空,來的如此之急,隱隱發出了一聲銳響。

眼前的樹干,突然被無數藤蔓所完全遮蓋,鮮花爭奇斗豔,自上而下如花海一般,凝聚成一面牆,而在花海之中,赫然聳立著一座石門,高五丈,寬三丈,硬生生的嵌入樹干之中,周圍被無數藤蔓鮮花所淹沒,只留出中間厚實的巨石,上邊刻著古篆體的四個大字。

“天帝寶庫!”

隱隱約約的,有什麼黃鍾大呂般的聲音,回蕩在青天之際,震動心魄。

鬼厲的目光,隨即收了回來,落到石門之前,花海之中,那一個白色身影身上。

似乎也聽到了身後的動靜,那個白衣女子緩緩轉過身來,無數的美麗花朵在青天之下,突然間一起歡笑一般,襯著她絕世容顏,驕傲盛開!

花海之中,她便是最亮麗清豔的那一抹顏色。

鬼厲人在半空,一時心中百感交集,竟是怔住了。

上篇:第五章 異兆     下篇:第七章 故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