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九章 黃鳥  
   
第九章 黃鳥

樹干抖動的更加厲害了,即使是這棵不可思議的參天奇樹,在黑水玄蛇那龐大的身軀之下,竟仿佛也在戰栗一般。

似乎是從亙古行來的惡獸,黑水玄蛇用巨大的蛇軀纏在樹干之上,所過之處,枝葉狼藉,那些藤蔓異花更是紛紛枯萎碎裂。它搖頭擺尾地前行著,在它前方的那些人類,此刻就像是螻蟻一般,不值一提。

陸雪琪臉色微微顯得蒼白,走上一步,眼睛仍然盯著越來越近的那只上古巨獸,向身邊的曾書書低聲道:“怎麼回事?”

曾書書額上見汗,道:“剛才我們在下面時候,突然就遇見了這只可怕的畜生,我們這點道行,自然只有跑的份。不過那時看它似乎也不在意我們,只是在尋找什麼,很快就離開了,沒想到它居然、居然會爬了上來。”

眾人面面相覷,雖說在場眾人都是修道有成的人,遠非世間凡人可比,但人力終歸有時而盡,尤其是在這只恐怖之極的巨獸面前,任何的抵擋都是可笑的。

在黑水玄蛇越來越近的關頭,金瓶兒忽然道:“糟了,這畜生只怕也是為了這天帝寶庫里的東西而來的。”

眾人一時變色。

鬼厲微微皺眉,面無表情,心中卻突然想到自己剛進死澤內澤那道瘴氣之牆時,在瘴氣之中曾經突遇一只大到不可思議的巨獸,因為瘴氣的緣故而沒有看清楚,只是自己從那時開始,就對周圍特有的腥氣隱隱有熟悉感覺,如今看來,當日遇見的,竟然也就是這只黑水玄蛇。

看著黑水玄蛇不斷前進,巨大的黑色身軀將樹干壓的顫抖不已,幾乎讓人擔心這樹干會不會被它壓垮了。而在半空之中,那顆碩大的蛇頭,在獠牙之下,鮮紅分岔的舌頭不停地在空氣中伸縮著,向著遠處那個天帝寶庫的方向,輕聲嘶吼,仿佛很是興奮的樣子。

此刻,誰都已經看了出來,這只巨獸的目的,果然就是他們身後,那天帝寶庫中的東西。

鬼厲回頭,向天帝寶庫看去,只見厚實的石門依然紋絲不動,原先只照在石門前花海里的陽光,此刻也已經移到了門上,“天帝寶庫”四個古篆大字,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法相眼看著巨大的蛇軀像小山一樣越來越近,輕歎一聲,迅速轉過身來對其他人道:“這黑水玄蛇乃是上古魔獸,非人力可以力敵,我們絕非它的對手,還是不要強撐了,快走吧。”

這道理其實誰都知道,曾書書林驚羽等人都點了點頭,那邊金瓶兒哼了一聲,顯然也是老大的不情願,不過看她神色,還是准備離開了。

場中眾人紛紛馭起法寶,准備四散而走,鬼厲手邊也慢慢亮起了玄青色的光芒,回頭正要招呼仍躲在石門附近的小灰,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天帝寶庫的石門之上,傳來了沉悶的轟鳴聲。

此刻,正是天際的陽光,照在了“天帝寶庫”四字古篆中“天”字的最上一橫上。

“吼!”

幾乎就在同時,黑水玄蛇突然加快了速度,嘴里嘶吼著迅速爬了上來,眾人一時驚駭,金瓶兒、曾書書、林驚羽、法相等人首先飛起。

空氣之中,腥氣撲鼻,也不知哪里吹來的烈風,吹面如刀。

鬼厲忽然和身回撲,向著天帝寶庫飛去,此刻已在半空的法相等人都是大吃一驚,再往後一看,只見黑水玄蛇似勃然大怒,巨目圓睜,口中仿佛還有絲絲黑氣噴出,巨大蛇軀不停扭動,轉眼間眼看就到了天帝寶庫的面前。

在人類面前巨大的天帝寶庫石門,此刻看來,也只不過相當于黑水玄蛇的蛇頭大小罷了。

鬼厲人在半空,只覺得身後突然暗了下來,那片如山的黑暗排山倒海一般向自己沖來,不用回頭,他也知道黑水玄蛇巨大的蛇軀就在自己身後了。

他化身做一道青芒,在這巨獸的身前,如電飛馳,向著那道石門。

前方,猴子小灰突然尖叫!

一道黑影砸了下來,巨大的風聲如此凌厲,還未碰到身子,竟然已將鬼厲的身形硬生生吹的偏了。

鬼厲心中大驚,但他如今早非當年在死靈淵下的那個少年,瞬間意隨念動,如背後長了眼睛一般,禦著噬魂從砸下的黑水玄蛇的蛇軀里,間不容發的躲了過去。

此刻,天帝寶庫石門上的聲音漸漸高昂,伴隨著一聲轟鳴,在陽光的照射下,本來完整一塊的巨大石門,突然從中間裂開一條縫隙,然後緩緩向旁邊移開。

金色的、耀眼奪目的光芒,從那個縫隙之中,轟然湧出,即使是在白日,竟也是這般的燦爛不可逼視,連天際冉冉升起的太陽,此刻似乎也變得黯淡無光。

仿佛有什麼東西,在天帝寶庫之中咆哮著,在金色的光芒之中轟鳴著!

黑水玄蛇整個巨大身軀突然繃的筆直,發出了一聲震天動地的嘶吼,更不理會其他東西,巨大的蛇頭直接向天帝寶庫的石門沖去。

而在它和石門中間,飛馳著的那道青色光芒,卻似乎比它早了一步,眼看就要進入天帝寶庫……

如果,沒有那一柄亮若秋水的天琊神劍的話。

一道藍色光幕,竟不知何時趕到鬼厲頭上,凝聚成巨大光劍,向他劈下。鬼厲眼中紅芒大盛,眼看石門就在身前,但這璀璨劍芒若不抵擋,只怕當場就要被斬成兩段,迫不得已,青芒逆轉,迎天而上,藍青光芒,在背後張牙舞爪趕來的黑色陰影中,劇烈撞擊,瞬間無形之氣浪向四周飛馳而出,連此刻飛在半空的金瓶兒等人也不禁為之變色。

盡管威勢巨大,但對于黑水玄蛇和天帝寶庫里那奇異金光來說,卻是絲毫不受影響。金光依舊耀眼奪目,越來越盛,黑水玄蛇也一樣沖了過來,這一男一女,在兩邊劇烈變化動蕩的凶險境界中,卻依然苦苦支撐,誰都不肯稍微退讓。

直到,各自法寶的光芒都蓋過了他們本身,兩人的面色也越來越是蒼白,但最主要的,在這個電光火石的片刻間,巨大的黑色陰影,沖到了跟前。

人類的修道法寶,激發自本身的力量,在黑水玄蛇激動的一撞之力下,煙消云散。

陸雪琪和鬼厲同時向前飛了出去,鬼厲只覺得胸口氣血動蕩,腦海中嗡嗡作響,全身經脈被黑水玄蛇那股大力震的幾乎要完全翻轉過來一般,一口鮮血卡在胸口,若不是此刻體內天音寺的“大梵般若”護住心脈,同時急促運轉,將外來之力層層擋消,只怕當場就得噴出血來。

但饒是如此,他依然覺得周身劇痛,全身骨頭不知斷了多少,人在空中,他忽地強行轉過頭去,看向陸雪琪。

那個清冷女子,此刻卻似乎更是糟糕,一身如雪白衣,在胸口位置,血跡斑斑,蒼白的臉頰唇邊,鮮血不斷溢出,看來是當場就吐血了。

青云門道法固然神妙無方,但在堅定心脈保護自身這方面,卻還是佛門的大梵般若更勝一籌。

停留在半空中的正道眾人只看的目瞪口呆,這事情只發生在須臾之間,還不等他們反應過來,陸雪琪已然將鬼厲攔下,片刻後二人又同時被黑水玄蛇撞飛,看他們身形,只怕都是受了重創。

陸雪琪乃青云弟子,自不用說,鬼厲乃是當初的張小凡,與在場眾人更是淵源極深,這一番劇變,正道諸人反應過來,立刻都紛紛飛下,雖然不能擋住黑水玄蛇這上古魔獸,但總希望能對二人加以援手。

同時,金瓶兒也從另一側悄悄飛下,不過在黑水玄蛇的陰影之下,她一雙妙目,卻只是盯著天帝寶庫石門里的燦爛金光,明眸里閃閃發亮。

遠方,初生的太陽又高了一些。

陽光照下,從天帝寶庫那個“天”字一橫上又向上移了一點。

忽地,原本開了一半大約三尺來寬的石門,突然停止了繼續繼續移動,片刻之後,竟然反而開始合攏,而里面的金色光芒,也漸漸黯淡下去。

鬼厲周身欲裂,但與陸雪琪二人都還保持著清醒,只是黑水玄蛇這一撞之力實在太大,他在倉促之間竟無法控制己身,眼看著就要撞向堅硬厚實的石門之上,以此刻速度,縱然他有佛道魔三家真法護身,只怕還是要撞的粉身碎骨。

更可怕的是,那道石門,正在低沉的悶響中漸漸合攏……

遠處,仿佛是在半空之中,傳來了林驚羽等人的驚呼!

鬼厲心頭,在那一個瞬間中,忽地一陣恍惚:隱隱約約的,仿佛有個水綠衣裳的女子,在青天之下,對著自己微微而笑。只是,她的笑容,不知怎麼,竟然有些模糊。

時光,在這個瞬間,似乎突然慢了下來。

他的身子在空中翻轉著,望見了身後趕來的猙獰面目的黑水玄蛇,望見了身前漸漸合攏中的堅硬石門,還有,望見了身邊,和自己一樣失去控制飄蕩在空中的白衣女子。

他突然很想問陸雪琪:為了什麼,她不惜冒失去性命的危險,也要阻止自己?

“吱吱,吱吱!”仿佛是突然響在耳邊的尖叫,猴子小灰的聲音驚醒了他,小灰不知何時跑到石門縫隙之前,急的蹦跳不停,大聲尖叫,而此刻,石門縫隙之間的距離,已經不到兩尺了。

眼看著,就要撞上了石門。

眼看著,就要走完這一生。

眼看著,青天白云,都向著自己壓了下來。

如果,放棄……

他咬著牙,用盡了最後一份力氣,將身子扭轉了幾分,在須臾之間,他眼角余光望見了前方,那條縫隙,正對著他。

也許,可以逃過鬼門關了吧?

他松了口氣,整個人都像要死去一般,沒有了一絲力氣。

風聲凜冽,他卻忽然感覺到,有人注視著他。

他抬起眼。

陸雪琪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清醒了過來,就在他身旁,看著她飛的方向,肯定是要撞到堅硬的石門之上的。可是,不知為什麼,這個清豔女子的臉龐之上,竟沒有絲毫的懼色。

在這個天旋地轉的瞬間,在這個生死就在須臾的關頭,她身不由己地飛向死亡,可是,她的臉上,竟沒有一絲的傷懷,沒有一絲的恐懼。

仿佛就像是夜晚的曇花,在殷紅的鮮血點綴著的她的身影,在遠方驚駭的驚呼聲中,在鬼厲,不,是在當年的張小凡面前,她忽然笑了。

蒼白的笑容里有從未出現的溫柔,在如此凜冽的風聲之中,她的唇輕輕開合,凝望著身邊的人。

有四個字,穿過了風聲,穿過了鮮血,更像是穿過了歲月時光,在十年間輕輕徘徊,然後,縈繞在他的耳邊,回蕩在他的深心。

“你,回來吧……”

※※※

她閉上了眼睛,身子仿佛也突然一沉,眼看著,要離他而去,就像是最後的力氣,也隨著那四個字說完而消失。

黑發飄起,在風中微微遮住了她白皙臉龐的一側,那女子隨風而飄,嘴角,卻似乎還有淡淡的笑容。

但是是什麼,回蕩在深心里如此熾烈的激蕩?像洶湧不休的洪水沖垮了所有阻礙,世間的所有縱然可以消失,可是此時此刻,那白色的身影,

怎可以放棄?

怎可以舍棄?

他的喉間有低低沙啞的吼叫,在莫名的淚光中他掙紮著,在激烈的凜冽風中他掙紮著,伸出手去,伸出手去,伸出手去……

緊緊,抓住!

就像是十年前,死靈淵旁,無數亂石如雨中,那白衣女子不顧一切向他而來,抓住了他的手一般。

緊緊,抓住……

在他最後的神志消失之前,他用盡全身力氣把那個女子向自己拉來。

前方,是只剩一尺的石門縫隙,而石門中的金光,此刻已經完全消失,只剩下了黑暗。

有淡淡的溫暖,在他的手心。

他閉上了眼睛,無邊無際的黑暗,就像是十年前一樣,淹沒了過來,吞沒了他們。

※※※

石門,轟然關上,在那最後一刻,猴子小灰也跟著主人竄了進去。

而緊接著,這道巨大的石門在巨響中再次合攏,中間的那道縫隙,竟然也不可思議的突然消失了。

“轟隆!”黑水玄蛇巨大的蛇頭砸在石門之上,這巨力如排山倒海,幾十丈粗細的巨樹樹干也劇烈顫抖,像是要斷裂一般。

黑水玄蛇像是看到了到嘴的美食又飛了去,陷入了不可抑制的狂怒之中,巨大的蛇頭開始瘋狂地撞擊石門,這力量之大,甚至連在遠方半空之中的諸人,也為之變色。

金瓶兒恨恨地飛身而起,離了那只黑水玄蛇遠遠地,心中暗自咒罵不止,剛才她趁著正道眾人不注意,暗中在另一側跟隨黑水玄蛇地陰影中接近天帝寶庫,本想視機進入,不料場面卻急轉直下,那天帝寶庫也不知怎的,突然又關上了。

金瓶兒來遲一步,大是氣惱,但又無法可施,而且此刻黑水玄蛇狂怒之下,注意力已經開始轉到天空中地諸人身上,金瓶兒一見這畜生抬頭似有異動,連忙又後退了數十丈。

果然,黑水玄蛇突然大張蛇口,向天空眾人噴出了一股黑色毒液,腥氣撲鼻,聞之欲吐,正道眾人紛紛躲避,一時倒有幾分狼狽,金瓶兒躲得快些,還算從容。但看著腳下黑水玄蛇狂怒嘶吼,隨即又拼命用頭撞擊天帝寶庫的石門,料想今日只怕是要無法再得什麼便宜,再等下去,那邊廂正道諸人反而對自己有些敵意,不如走為上策。

如此一想,金瓶兒便悄悄離開此處,向來路飛去,但沒飛多遠,她身子忽地一震,只見在來路之上,剛才黑水玄蛇經過之處,一片狼藉,但不知為何,卻有一片藤蔓的花圃,竟然完好無損,而在這片花圃范圍里,在陽光照射之下,似乎隱隱有暗紅色光芒悄悄閃動,排列雜亂,但細看之下,卻似乎又有玄奧。

金瓶兒眉頭微微皺起,仔細看了片刻,眼中忽地閃過一道精光,似乎看出了什麼門道,隨即向四周迅速看了一眼,同時冷笑一聲,低聲道:“連他們也都來了!”

她在半空中微微沉吟片刻,終于還是一甩頭,頭也不回地飛走了。

而在天帝寶庫之前,黑水玄蛇的狂怒依然不休,拼命撞擊著石門,天空中正道眾人本來還想偷偷下去查看一下能否救援陸雪琪二人,但稍一接近便會受到黑水玄蛇的攻擊,有幾次還險些傷在了這巨獸手中。

再接連幾次遇險之後,法相向其他人示意退的遠些,聚在一起,隨即低聲道:“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這寶庫中也不知道到底有什麼東西,讓這畜生如此癡迷不舍。有它守在這里,我們無論如何也沒辦法進入寶庫了。”

林驚羽面色嚴峻,死死盯著下方的黑水玄蛇,曾書書也是面有焦急之色,但縱然他機智聰明,此刻卻也無法可施。

就在眾人焦慮無比的時候,天地間似乎只剩下了黑水玄蛇瘋狂的嘶吼聲。也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天色暗了下來。

曾書書等人都是下了一跳,就在片刻之前,這里還是晴空萬里,怎麼會瞬間就變了天色,忍不住抬頭看去。

這一看,只看的他們目瞪口呆,只見九天之上,突然緩緩出現了一大片橙黃色彩,幾達數十丈方圓,籠罩在他們頭頂之上,竟然將陽光都遮擋住了。

隨後,天際仿佛傳來了一聲鳳鳴一般的清嘯之聲。

剛才還陷入瘋狂的黑水玄蛇突然停止了動作,巨大的蛇頭昂首觀望,隨即似做憤怒姿態,張開大口,露出獠牙,向著那片云彩咆哮。

那片云彩遮天蔽日一般落了下來,看去雖然沒有黑水玄蛇龐大,卻也與它相差無幾。

在遠處的眾人看的分明,這竟是一只周身橙黃羽毛的奇大之鳥,展翅而飛,盤旋空中,對著盤踞在樹干上的黑水玄蛇非但沒有畏懼之意,反而似有攻擊之意。

而黑水玄蛇面對這只奇鳥,竟然也收起了它不可一世的態度,盤起身子,蛇頭咝咝作響,嚴陣以待。

“這只,就是傳說中的九天靈鳥——黃鳥吧!”(注一)

法相望著遠處那兩只對峙著的巨獸,喃喃地道。

※※※

注一:此段典故取自《山海經·大荒南經·巫山黃鳥》:有巫山者,西有黃鳥。帝藥,八齋。黃鳥于巫山,司此玄蛇。

另注:帝即天帝,藥指神仙藥,即長生不死藥。玄蛇即黑水玄蛇。

上篇:第八章 玄蛇     下篇:第十章 小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