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一章 魚怪  
   
第一章 魚怪

死亡沼澤,巨樹之巔。

陸雪琪、法相、林驚羽和曾書書四人,緩緩落在了一片狼藉的巨大樹干之上,只見周圍遍布裂痕,殘枝無數,縱然隔了許久,依然令人對剛才那兩只上古巨獸的厮斗聳然動容。

但此時此刻,他們的注意力顯然都更集中在面前這幾個人身上。

法相微微皺眉,沉吟不語。眼前這幾個人,當年在東海流波山和青云山一戰時,他都曾經見過,顯然就是鬼王宗宗主鬼王和他的兩個得力手下青龍、幽姬,再加上如今早已今非昔比的鬼厲,可以說實力遠勝己方。

可惜上樹之後,在那分岔口上,與青云門蕭逸才、焚香谷李洵、燕虹等人分道尋找,否則雖然未必能敵的過這四人,但終歸有一戰之力。

不過想是這樣想,鬼王宗那邊卻似乎沒有立刻動手的意思。

鬼王朝法相四人那里瞄了兩眼,便淡淡地向鬼厲問道:“你倒說說,我們要如何處置這幾個人?”

鬼厲沒有立刻回答,而是向鬼王看去。只見鬼王面色和藹,看似平和,但眼光中隱隱有些銳芒閃動。片刻之後,他淡淡道:“既然宗主你來到此處,自然一切事務,均由宗主決斷。”

站在旁邊的青龍微微皺眉,幽姬面上的黑紗似乎也輕輕晃動,向鬼厲望去。

鬼王臉色沒有什麼變化,嘴邊依然掛著一絲笑容,緩緩道:“當日在你前來這死澤之時,我便說過此處一切事情由你作主。我和青龍、幽姬到此,不過是為了擒拿這只黃鳥而已。這四個正道中人,還是你說了算吧!你想怎樣,便是怎樣。”

“呸!”

突然,一聲不屑之極的冷哼聲從前頭傳來。

眾人向前看去,卻是林驚羽面色如霜,冷冷道:“妖魔邪道,有種就上來決一生死,何必在那里如婦人嚼舌一般,可笑!”

此言一出,青龍的面色首先就沉了下來,倒是鬼王遠遠看了看林驚羽,卻不生氣,反而笑了笑,轉頭對鬼厲道:“此人就是林驚羽吧!是你那個童年好友?”

鬼厲心中一震。時至今日,林驚羽的名聲並不如何響亮,但鬼王不知為何,竟能一眼認了出來。他看著鬼王那微微笑意,心中卻是突然一寒。

鬼王看著他,淡淡地道:“你說吧!怎麼做?”

鬼厲迎著他的目光,坦然對望,道:“此間之事大都完成,這些人又非舉足輕重的角色,不必理會了。宗主你眼下還是先將黃鳥收拾好,才是當務之急。”

鬼王看著他,沒有說話,場中一時安靜下來。

青龍眼中閃過一絲憂色,在他旁邊的幽姬因為黑紗蒙面,看不出什麼表情,但想來也不是很輕松的樣子。幽姬的目光透過黑紗,在鬼厲和鬼王身上轉了轉,隨即向遠處瞄了一眼,忽地一怔。只見遠處那四個正道人中,陸雪琪默默站在最後,面色冰冷,但一雙目光,卻遠遠地望在鬼厲身上。

那片冰霜容顏之下,竟似乎有著不為人知的淡淡關懷。

幽姬忽地伸手悄悄推了青龍一下。

青龍正有些擔心,忽有所感,回頭向幽姬看去,只見幽姬黑紗輕晃,向鬼王身影方向動了動。他與幽姬同列當年鬼王宗四大聖使,如何不知她的想法,只是此刻心中卻不無顧慮。

沉吟片刻之後,青龍終于還是輕輕走到鬼王身後,低聲道:“宗主,鬼厲說的也不無道理,眼下黃鳥已經降服,我們還是先安置好它再說,否則死澤之內,萬毒、合歡兩派人馬均在,遲恐生變。”

鬼王回過頭來看了看青龍,緩緩點頭,道:“你說的甚是。”隨即眼中隱隱精光閃動,對鬼厲道:“既然如此,這里就交給你了。”

鬼厲默默點頭,道:“你放心好了。”

鬼王又看了看他,忽地一笑,轉身行去。他身後的青龍對著鬼厲笑了笑,隨即跟了上去。

幽姬緩緩跟上,經過鬼厲身邊時候,鬼厲看了看她,輕輕點了點頭。

幽姬黑紗微微晃動,卻也沒說什麼話,就這般走了過去。

在鬼王一眾人身影消失之後,鬼厲緩緩轉身,向法相等人望去。

法相咳嗽一聲,踏上一步,道:“張師弟……”

鬼厲冷冷道:“我叫鬼厲。”

法相一窒,在他背後的林驚羽眉頭皺起,沉聲道:“小凡,你何必如此?我知你心地本善,只是當年被奸人所害,這才誤入魔道……”

法相聽到這里,頗感刺耳,但卻也只是微微苦笑,一聲不吭。

只聽林驚羽繼續道:“……只要你肯回頭,我相信以道玄掌門的胸襟氣度,必定會容你重回青云的。”

鬼厲淡淡道:“我為什麼要回頭?”

林驚羽身子一震,一雙眼緊緊盯著面前這個曾經的童年好友,只見他站在那里,用一種說不出的冰冷感覺,道:“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這條路我走的好好的,不用你們來救我。”

陸雪琪站在最後,身子仿佛也輕輕抖了一下。曾書書站在她的身邊,將她的神色看在眼里,微微皺了皺眉,但沒有說話。

林驚羽面有憤怒之色,踏上一步,正想再說什麼,卻被法相攔住了。

法相看了看林驚羽,對著他輕輕搖頭,低聲道:“他入魔已深,你不可操之過急,否則適得其反!”

林驚羽原本對法相攔了上來,現出了一臉的怒意,但聽他這麼一說,終究知道如他所言。又轉頭看了看鬼厲,心頭一軟,想起當年兩小無猜一起玩樂的時光,終于還是咬了咬牙,退了回去。

法相沉吟片刻,對鬼厲道:“鬼厲施主,不管你承認與否,我們總是有一段淵源。如今天帝寶庫已毀,看來也並無什麼絕世寶物,那麼我們就此別過吧!”

鬼厲哼了一聲,看了法相一眼,隨後又向其他人望去,看了看林驚羽,看了看曾書書,最後目光落在了陸雪琪的臉上。

那個清冷女子站在最後,面色如霜,眼光似水,深邃不可見底,也不知道她的深心處到底在想著什麼?

鬼厲收回目光不再多言,轉身就走。

沒走多久,隱隱聽到身後有人追了上來,鬼厲眉頭一皺,轉身看去,忽地一怔,卻是曾書書追了上來,看後面法相等人臉色,似乎也有些愕然。

曾書書跑到他的身前,背對法相等人,向鬼厲凝望片刻,忽地笑了出來,微笑道:“你該不會殺我吧?”

鬼厲望著他,看著他的笑容,似乎和當年在青云山通天峰上相遇時,一點都沒有變化,還是那麼的開朗。片刻之後,他的目光終于慢慢緩和了下來,但聲音還是平淡如止水,道:“什麼事?”

曾書書嘴里“嘖嘖”兩聲,聳了聳肩膀,道:“反正我還是把你當朋友的,至于你怎麼想,我就沒辦法了。”說到這里,他頓了一下,忽地眼睛連眨了幾下,低聲道:“大哥,讓我抱抱這只三眼靈猴好不好?”

鬼厲一怔,心中登時浮現出當年曾書書纏著自己要小灰的情景,心中不由的一陣莫名溫暖。其實他自小在青云山長大,對青云山大竹峰上一草一木都有極深的感情,更何況曾書書這個為數不多的朋友。

曾書書見鬼厲沒有說話,但似乎並未有不屑或反對之意,心里一陣高興。他頭腦向來聰明無比,對鬼厲這個入了魔道的朋友,心中也依然看的極重。只是他深知張小凡的性子堅忍倔強,為了當年一個承諾便甯死也要守護,可想而知,為了此事,他當年所受重創之大。

所以這些年來,為了拉這位好友脫離魔道,曾書書不知暗地里獨自想了多少辦法,最後也只能得出一點──宜緩不宜急。

此刻曾書書的目光落到趴在鬼厲肩頭的小灰,登時兩眼放光,開顏笑道:“小灰,是我啊!還認得我嗎?”

小灰懶洋洋地趴在鬼厲肩上,不知怎麼,猴臉上紅撲撲的,倒有幾分像是常人喝多了醉酒的模樣。它在曾書書連著叫了幾聲之後,才有氣無力地睜開猴眼,向曾書書看了一眼,嘴里老大不耐煩地“吱吱”叫了兩聲,又把眼睛閉上了。

曾書書卻一點也不生氣,看他模樣倒似乎喜愛之極,“垂涎三尺”這四字,分明就寫在他的額頭之上。

鬼厲看了看曾書書那種表情,竟仿佛十年來也不曾有絲毫變化,忽地歎息一聲,道:“算了吧!它今天也累了,日後若有緣再見,到時再說就是了。”

曾書書戀戀不舍地看了看小灰,點了點頭,隨即目光移到鬼厲臉上。

鬼厲淡淡道:“日後若是正魔對立,你我對敵,你盡管下手就是。至于……”他抬眼看了看曾書書,半晌,緩緩道:“你我道不同,必定為敵,但我心中,仍當你是朋友的。”

曾書書大喜,笑逐顏開,用力點頭,伸出手正想要大力拍拍鬼厲的肩膀,忽又覺得不妥,便收了回來。隨即眼珠一轉,忽地似想到什麼,嘴角露出一絲竊笑,伸手到懷中拿出一物,卻是一本頗為破舊的藍色封面書籍,封面上並無字跡,也不知道這是本什麼書?

鬼厲皺起眉頭,不知怎麼,看著這書似乎有幾分眼熟,但一時卻想不起來在哪里見過。

曾書書悄悄將此書塞到鬼厲手里,輕聲笑道:“大家兄弟一場,十年後初見,送你一份小禮。”

鬼厲看著曾書書的模樣,笑容中七分歡喜,卻還有三分莫名其妙的猥瑣之意,皺眉向手中書望去,隨手翻開一看……

“啊!”

縱然以如今鬼厲之沉著定力,卻仍是身子抖了一下,急忙將此書合上。這書中內容,赫然是許多文字圖畫,圖畫中盡是赤裸男女,卻是十年之前,他們還年少時候,在通天峰上曾書書想要用來換小灰的那本春宮書。

“你……”鬼厲一時啞然,說不出話來。

曾書書瞪了他一眼,道:“你如果不想我們兩個都身敗名裂,就別大聲說話。”

鬼厲瞪著他,心中一陣莫名其妙的混亂,本來該覺得這人實在胡鬧,但不知怎麼,這看似無聊無趣的動作,卻忽然讓他和面前的曾書書一下子親近了許多,往日的時光,仿佛又回來了一樣。

曾書書對著他笑了笑,轉身走了回去。他此番急中生智,卻實是大有深意,要想把這位朋友從魔道之中拉回來,非得讓他先認自己這個朋友不可。如今他干冒被眾人恥笑大險做這無聊之事,果然令鬼厲無話可說,想必日後再見面時,二人關系必定比現在要好了許多。

想到此處,他臉上不由得露出笑意。

法相待他走回,看他面露微笑,道:“曾師兄,什麼事這麼高興啊?”

曾書書心情大好,沖著法相做個鬼臉,道:“佛曰:不可說,不可說!”

法相笑了笑,向遠處的鬼厲看了一眼,只見那人站在那里,手中拿著一本藍皮厚書,面色似乎有些複雜,也不知在想些什麼。當下搖了搖頭,對其他人道:“此間事情已了,我們也走吧!有什麼事以後再說。”

曾書書當先點頭,隨後林驚羽和陸雪琪也默默點頭贊同。

他們四人化作四色毫光,騰空而起,在半空中盤旋了一圈,隨即遠去。

鬼厲站在巨大樹干之上,忽然心里有些空蕩蕩的感覺,似乎失去了什麼東西一般。他的目光隨即落到手中這一本書上,然後舉起了手,看似要將此書扔出去,但忽地苦笑了一聲,終于還是將這書收了回來,放到懷里。

隨後,他深深呼吸,再長出了一口氣,振作精神,道:“小灰,我們出去吧!”

小灰這一次連眼睛也沒睜開,模模糊糊地叫了兩聲:“吱吱,吱吱。”也不知道算不算是回答。

鬼厲微微一笑,右手一揮,馭起噬魂法寶,化作青光,如電飛去,離開了這棵巨樹。

鬼厲飛馳在死澤上空,騰云駕霧一般,穿越了迷霧瘴氣。他從內澤出來,在半空中稍稍辨認方向,隨即向鬼王宗在外澤布置的人馬所在處飛了過去。

他這般飛行速度自然是極快的,但死澤著實廣大,飛了小半個時辰,眼前望見的仍到處都是茫茫草海,翠綠一片。雖然不知道這下面有多少死亡陷阱,但在半空看去,倒也景色如畫,讓人精神一振。

只是快飛到鬼王宗人馬所在地之時,鬼厲突然皺起眉頭,空氣中竟是隱隱有著一股熟悉的血腥味道,隨風飄散開來。

鬼厲臉色一變,輕嘯一聲,頓時腳下青光更盛,從高空中沖了下去。

青光銳芒從天而降,帶著激烈勁風,從青綠草叢池塘上飛過。無形之風將草海池水吹向兩旁,在水上蕩起陣陣漣漪。

很快的,鬼厲望見了鬼王宗人馬聚集所在,只見許多人仍然聚集在此,看來至少大部分人還安然無事,這才放心了一半。

這時,鬼王宗弟子也發現了鬼厲從天而降,紛紛站起。

鬼厲落了下來,站在地上,但第一反應卻是眉頭鎖的更緊了。這里的血腥氣息竟然濃烈之極,看來剛才在高空聞到的血腥味,就是這里散發出去的。

旁邊一眾鬼王宗弟子都低頭肅立,鬼厲這些年來雖沒有濫殺人命,但他修行魔道,性子大變,身上往往不由自主地散發出冷酷之意,在鬼王宗里除了宗主鬼王,其他普通弟子最敬畏的人,反而是他這個後起之秀。

此時有一人從人群中越眾而出,是個年輕男子,劍眉星目,頗為英俊,正是燕回。

只見他走上前,向鬼厲行了一禮,道:“副宗主,您回來了。”

鬼厲點了點頭,道:“這里怎麼了?”

燕回欲言又止,以目示意鬼厲,鬼厲會意,向前走去。燕回向周圍看了一眼,大聲道:“副宗主回來了,大家堅守崗位,不必驚慌。”

眾人齊聲相應,隨即散去。

燕回快步跟上鬼厲,低聲道:“您跟我來。”

說罷,大步向右側偏僻處走去。二人走了一會,來到一處草叢茂盛所在,野草足有半人多高,雖然四下無人,但空氣中的血腥味,卻是越發重了。

鬼厲向燕回看去,燕回臉色也微微有些蒼白,低聲道:“您自己看吧!”說著,走到那片草叢之前,伸手撥開野草。

鬼厲緩步上前,向那草叢里看去,瞬間臉色大變。只見這草叢外表看去與周圍無異,但中間盡數被人血染作鮮紅之色,血腥之氣撲鼻而來,聞之欲吐。在濃密草叢之下,竟然堆放著十三具人的尸骨,死狀慘不忍睹,幾乎每個人身體都碎裂成了好幾塊。

饒是這些年來鬼厲身在魔教之中,見慣了腥風血雨,但這等殘酷手段,卻也是第一次見到。

他閉上眼睛,定了定神,隨即面色回複了冷靜,慢慢的走上前去,在這些尸骨前仔細查看。

燕回跟在他的身後,低聲道:“這些弟子都是昨晚安排在這里警戒的,此處離我們大隊人馬所在處最遠,是我們布署最遠的眼線,這些人也相當精干。不料昨晚一夜之間,毫無聲息的就被人全數屠戮。”

鬼厲面色陰沉,目光漸冷,緩緩道:“凶手是誰?有頭緒了嗎?”

燕回沒有馬上回答,而是道:“副宗主,您來這里看看。”

鬼厲看了他一眼,只見燕回跨過這些慘不忍睹的尸體,向草叢深處走去。在草叢更深的地方,還有一具尸骸,但這個人的尸體卻相對完好,只有一只左手不知哪里去了。

鬼厲眼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這個人他是認識的,名叫徐沖海,是他屬下道行頗高的一個人物,想不到也死在此處。

只見燕回走到徐沖海身邊,道:“您看。”

鬼厲走到近處,向地下看去,赫然見徐沖海頭顱旁邊,僅存的一只右手在泥地上劃出二字:

魚──怪。

那“魚”字還算清楚,但第二字“怪”字則已然繚亂,看來徐沖海已經是精疲力盡了。

“魚怪?”鬼厲皺起了眉頭。

燕回點了點頭,道:“我也不知這是何意,難道這附近有魚怪妖孽?但今日發現他們之後,我立刻在周圍搜查,卻根本沒發現有什麼魚怪蹤跡。”

鬼厲緩緩轉身,走出了這片草叢,燕回也跟了出來。空氣中難聞的氣味還是很重,但比起草叢里卻仿佛清新多了。

鬼厲深深呼吸了一下,忽然道:“殺生和尚呢!他怎麼不在此處?”

燕回沉默了一下,道:“他早上看到這片情景之後,暴跳如雷,後來他從徐沖海手勢之中,也不知怎麼看出了那些神秘魚怪是往南而去,便獨自一人追去,我苦勸他也不聽。而且……”

他說到一半,忽然停了下來。

鬼厲向他看了一眼,道:“怎麼?”

燕回面上閃過一絲恨意,道:“本來副宗主您嚴令在您回來之前,我們不能和合歡派及萬毒門發生沖突,但今早這等血案,我覺得怕是萬毒門或合歡派下的毒手,便偷偷帶人前去他們所在,想要一探究竟。如果真是他們所為,自然便當報仇。”

鬼厲淡淡道:“事發突然,你並沒有錯。那去了之後,結果如何?”

燕回猶豫了一下,道:“這個,倒是大出我意料之外。萬毒門的人馬,原來在前一日已不知為何突然全部撤出死澤,而合歡派那里……”他看了看鬼厲,低聲道:“好像也發生了和我們一樣的事情,死了二十多人。”

鬼厲臉色微變,道:“有這種事?”

燕回道:“不錯,我親自查探清楚,這才回來的。”

鬼厲沉默不語,站在那里,似乎陷入深思。

燕回一時不敢打擾,但過了許久,見鬼厲還是沒有說話,忍不住輕聲道:“副宗主,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鬼厲沒有直接回答燕回的話,反而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般,轉頭向他看來,道:“在我回來之前,鬼王宗主來過這里嗎?”

燕回臉色一變,隨即點頭,道:“是。”

鬼厲眼中淡淡光芒閃過,道:“他說什麼了?”

燕回道:“宗主是和青龍、朱雀二聖使一起來的,他老人家到這附近看了看情況,臉色很是難看,但最後只說了一句:‘此間一切事務,都由副宗主處理’之後,就帶著二位聖使走了。”

鬼厲面無表情,又是一陣沉默。燕回自然還不知道鬼王與鬼厲之間突然變得有些微妙的關系,只得在一旁注視著他。

片刻之後,鬼厲點頭道:“這件事你處理的很好。如今死澤的事已告一段落,從現在開始,你立刻帶領下屬離開此處,回轉狐岐山。”

燕回點了點頭,道:“那副宗主您呢?”

鬼厲轉過頭去,望著天邊悠悠白云,那里看去潔白無瑕,誰能想到在它下面,會有多少血腥事情發生呢?

他淡淡的道:“殺生和尚人雖然沖動了一些,但追蹤之術卻有獨到之處。這些魚怪來曆不明,又殺了我的手下,我自然要追查下去。”

燕回在背後微微低頭,道:“是。”

鬼厲點了點頭,道:“你去吧!”

說完,他目光漸漸向南望去,只見那里草海茫茫,風過死澤,也不知道隱藏著什麼秘密。

不期然的,他腦海之中突然浮現起數日之前,他和金瓶兒、秦無炎暗中會晤之時,突然襲擊小環的那個神秘魚頭怪人……

上篇:第十章 小灰     下篇:第二章 問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