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九章 異獸  
   
第九章 異獸

玄火壇。

雖然是木門,但入手感覺依然沉重,在鬼厲用力之下,玄火壇上這扇沉重厚實的門,發出“吱呀”一聲悶響,緩緩向里推開了。

門里,一道淡淡的紅光照了出來,周圍的空氣仿佛又升高了幾分,燥熱之極。

鬼厲皺了皺眉,額頭已經微微見汗,心中不期然想起剛才在一旁所聽到的,那個名叫上官的老者居然在這種炎熱之地已然鎮守了近百年,真不知道他是怎麼過的。

玄火壇中,看去並不光亮,除了不知哪里照來的一絲紅光,似乎更多的還是幽暗,與周圍這等酷熱並不匹配。鬼厲站在門口,沉吟了片刻,終于還是抬腳走了進去。

伴隨著又一聲“吱呀”聲,木門輕輕合上了。

鬼厲深深吸氣,鎮定心神,開始向四周打量。和在外面看到這個祭壇時所猜測的一樣,這里面果然是一個極大的殿堂,高達五丈的空間,整個殿堂呈現圓形,牆壁也和在外面看到的一樣,都是那種赤紅岩石所造,沒有任何的雕刻裝飾,樸實無華,但在這種巨大空間的背景下,竟有了一種說不出的壯觀威勢,讓人覺得,只有這種平實,才是建築真正的至高境界。

很快的,鬼厲就發現整個大殿里散發著的那種紅色光亮,都源自大殿中央。越接近大殿中央,周圍就越是光亮,遠遠望去,在那道紅光的映襯下,大殿之中仿佛是一團熾熱火焰正在燃燒一般。

鬼厲盯著那團“火焰”,紅光輕輕照來,倒映在他眼中,也照著趴在他肩頭的小灰。

一人一猴的眼眸里,同時像是被什麼染紅了一般,隱隱有紅色的火焰燃燒。

小灰的尾巴輕輕擺動了一下,似也有些不安,低低叫了一聲。

鬼厲邁步,向大殿中央的那團“火焰”,向那紅光深處緩緩走去。

隨著越來越接近那團“火焰”,周圍的空氣越發熱了,此時此刻,幾乎和置身地底熔岩旁差不多。在鬼厲的腦海里,不知怎麼,突然想起已經遺忘許久的一件往事──火龍洞下,比現在更加酷熱的岩漿之湖,那一對投湖自盡的狐妖……

這念頭一閃而過,在離大殿中央還有不到一丈的地方,他忽然停住了腳步。小灰轉過頭看了看主人。

只見鬼厲皺起了眉,目光已從那團火焰上收了回來,望向地面。

赤紅石塊堆砌而成的平整地板之上,赫然出現了圖案。

就在鬼厲的腳下,石塊之上出現了指頭粗細的刻痕,向兩邊延伸開去,但看去彎彎曲曲,絕不平整。而在鬼厲身前一尺地方,同樣是這種指頭粗細的刻痕,在堅硬的赤紅石塊上筆走龍蛇,組成了一幅一尺大小的圖案。

那是一個神祇!

一個鬼厲之前從未見過、從未聽聞的神祇。

蒼勁的刻痕在地面上緩緩延伸著,邊角處隨處可以見到被歲月磨礪的痕跡,顯示著這些圖案存在的久遠年月,透露著一絲蒼涼。

神祇的頭頂沒有頭發,卻有如羊角一般微微彎曲的犄角,面孔眉目與人差不多,只是在那一雙陰森森空洞的眼孔之下,口中分明是尖利的獠牙。雕刻者甚至在獠牙的旁邊刻出了幾個微小細孔,猶如正在滴下的鮮血,更增添了幾分凶惡與猙獰。

而這個神祇的身子,便與人大大不同,如虎豹一樣強健的軀干上赫然有著四只手臂,一手握刀、一手握盾;剩下的兩只手,一只緊緊抓住了一個痛苦扭曲的人體,那人仿佛正對天嘶喊;而另一只手輕輕托舉著一物,兀自鮮血淋漓,竟是人的心髒。

原本古拙蒼涼的刻痕到了這里,突然變得憤怒奔放,那力道,那深心里的憎恨,就像一下子爆發出來一般。鬼厲竟然如此真切而不可思議地感受到那一股瘋狂,在這刻痕中騰騰而起。

平緩的刻痕瞬間激烈,從軀干飛瀉而下,在這凶惡神祇的下身融為一體,化作熊熊燃燒的火焰。紅光閃爍照耀,這神祇嘴角似也有一絲獰笑,仿佛就要破地而出的複活一般!

鬼厲深深、深深的吸氣,幾乎是下意識的,他在腦海中將這位雕刻者與建造這座祭壇的人合二為一。想不到世間竟有如此巨匠,竟有如此鬼斧神工的天才!

一幅圖刻,便仿佛奪盡了世間造化!

那刻痕還在地面上延伸,鬼厲不由自主地向旁邊走去,逐漸發現了第二個神像、第三個神像,最後,在圍著中央那團紅光火焰繞行一圈之後,他總共發現了地面上篆刻著的八個神祇圖像。無一相同,但鬼厲幾乎可以肯定,這地面上所刻的完全都是凶神。

在這些圖像之中,人完全成了這些神祇的祭品,就像是食物一般。整座大殿之內,此刻一片肅殺,似乎隨著這些圖像的發現,冥冥中有什麼凶物低低咆哮。

而在這些凶神圖像的外圍,還有著一道刻痕將他們全部包裹其中,卻又並非是一個完整的圓形,時而向內彎曲,時而向外翻騰,鬼厲一時也看不明白。

此刻,他又回到了第一個凶神圖案的面前,在深深看了一眼這個凶惡神祇之後,他抬起了頭,眼前再度出現了那團燃燒的“火焰”。

忽然,他腦海中“嗡”的一聲,似乎有什麼翻湧起來,一股渴望,一股噬血的渴望,如此熟悉地湧上心頭。幾乎就在同時,周圍那些凶神圖像突然像是活過來了一般,隱約在他眼前晃動著。

隱藏在手邊的噬魂,透過衣袍袖子,漸漸開始亮了起來。

鬼厲的呼吸慢慢變得有些沉重,忽地,他重重一甩頭,強自鎮定心神,然後慢慢向中央那團火焰走了過去。

只是,他卻忘了看看趴在他肩頭的猴子小灰。

那一雙猴眼之中,此時金色的異芒再度出現,但在金色的背後,卻有更多的紅色光芒,帶著和鬼厲眼中一般的瘋狂噬血之色,漸漸明亮耀眼,充斥了它的眼睛。

一丈的距離並不很遠,鬼厲很快就接近了大殿中央的紅光光源之處。

此刻他已經發現,剛才看見的那八尊神祇石刻,俱是圍繞著這個光源,而且神像頭部都朝向此處。這時周圍的溫度早已經是熾熱無比,若是尋常人在此,只怕連呼吸都已經無法繼續。

鬼厲強自壓下心頭一波一波往上沖的噬血沖動,透過紅光,向那光源看去。

一個像是石井一般的東西,上細下粗,出現在大殿中央。高三尺,直徑不過二尺,和地面石塊一樣,都是用那種赤紅色的岩石所築。

但在平整的井面之上,卻有一塊晶瑩剔透如水晶一般的白色透明奇石,看去似乎是一個圓狀,仔細一看卻發現其上卻是有無數切面,大小不等,璀璨無比的光芒流轉覆蓋其上。

而從井中不停射出的紅光,經過這塊水晶一般的奇石之後,光芒被層層折射,看去似乎有絲絲血脈在其中流淌。而這些光線在奇石的上方三尺空間凝聚成了一團紅色光團,正是剛才鬼厲遠遠望見的仿佛燃燒一般的火焰,而整個大殿里的光源也正從這里而來。

望著這神秘且神奇的奇景,鬼厲緩緩接近那口井,靠近了那塊看去透明的璀璨奇石,向下望去。

似曾相識的情景,印入了他的眼簾。熾熱的岩漿在下面奔騰咆哮著,就像暴怒的海洋潮汐,不停的湧上又退下,濺起的岩漿打在堅硬的岩壁之上,絲絲作響。

這座玄火祭壇,竟然是建在一座仿佛就要噴發的火山口之上。

鬼厲心中一陣煩躁,不由自主地握緊了拳頭,就連呼吸也變得沉重起來。自從接近地面上這些凶神石刻之後,仿佛是被這些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圖像引發了深心中的暴戾,又或者這些神祇根本就是凶殘的邪神。他心中的噬血殺意越來越盛,但奇怪的是,他的神志竟然能夠保持清醒,渾不似往常整個人幾乎都陷入瘋狂一般。

只是他人雖清醒,被身體里這股強烈的暴戾之氣折磨所帶來的痛苦卻更加厲害。若是有人站在附近,便能看到鬼厲此刻的眼眸之中,紅芒大盛,幾如惡鬼。

就在鬼厲強自支撐的時候,在他肩頭的小灰卻突然吱吱叫了兩聲,竟然跳了下來,直往那塊奇石上落下。

鬼厲大吃一驚,這塊奇石之中隱隱有血色紅光流轉,縱然是他修習魔教天書多年,也感覺其中邪力非同小可,當下急忙伸手出去攔截,口中急道:“小灰,小心!”

但小灰畢竟是突然跳下,鬼厲反應稍遲,這一抓竟抓了個空。只見小灰在半空中身體舒展,惟有雙眼中與鬼厲一般紅芒閃爍。說時遲那時快,轉眼小灰已經落到了那塊奇石之上,發出“砰”的一聲輕響。

瞬間,從火山井中透過奇石層層折射照出的紅光,被小灰擋在身下,幾乎就在同時,半空中的那團紅光凝成的幾如火焰一般的紅色光團,因為失去了光源,頓時消失。

突然,整個世界仿佛都安靜了下來。

只在一轉眼間,整個祭壇大殿里完全失去了光亮,黑暗籠罩了所有的地方。

鬼厲屏住了呼吸,怔怔地望著小灰。

它趴在那塊奇石之上,似乎暫時還沒有什麼事。井中折射出的紅光,此刻被它擋在身下,映在它的肚皮之上,纖毫畢現。

紅芒流轉如鮮血一般,在它身體上微微閃動。小灰身體中慢慢地開始發出聲音,就像是骨頭與關節敲擊的刺耳聲音。

卡卡、卡卡……

鬼厲往前踏上了一步,凝視著小灰,心中隱隱有一絲不好的預感。

小灰緩緩轉過頭來,它一雙眼睛赫然已經完全變做了紅色,在黑暗中如此耀眼奪目!

下一刻,異變已然陡生!

大殿之中,那被黑暗籠罩的深處,忽然有一聲蒼涼的呼嘯,浩浩蕩蕩傳來。圍繞在他們周圍地面上的那些凶神石刻,同時發出紅色光芒,一個接著一個亮了起來。

當第八個凶神石刻也亮起來的時候,大殿中回蕩著的蒼涼呼嘯已經轉成淒厲,充斥了整個空間。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這個嚴嚴實實的大殿之上竟然開始有風不停旋轉。

鬼厲一把將小灰抱起,貼在自己身旁。幾乎就在同時,一聲轟隆巨響,所有的石刻大放光芒,瞬間那紅光竟似成為有形之物,從那些凶神石刻之上騰騰而起,同時保持著石刻本來模樣,變做了一個紅光凝聚而成的平面升到半空。

一個接一個的凶神化作紅色的光凝聚在半空之上,鬼厲此刻也終于看出了圍繞在凶神石刻外圍的那條彎曲不直的石刻。

那是一個巨大的火焰圖騰,將所有的凶神包裹其中,隨著越來越急的狂風,這詭異的光圈慢慢升高,片刻後已經高過了鬼厲頭頂,停在他和小灰的上方。

鬼厲仰頭望著,手心中不知不覺已經出了冷汗。

一個個模樣猙獰的凶神此刻都像複活過來一般,在巨大火焰狀的血紅色光圈里仰天大笑。此時此刻,大殿里的黑暗早已被驅逐一空,所有的地方都被這個耀眼之極的光圈所照亮。

紅色光圈開始慢慢旋轉,速度漸漸加快,連帶著大殿上的風速也越來越急促。鬼厲處在這如暴風一般的中心,身上的衣裳獵獵作響,臉色也漸漸蒼白。

只是他依然沒有什麼動作。

空氣中詭異的氣氛越來越重,急促尖銳的風聲中似乎開始夾雜著神秘凶狠的獰笑,就像傳說中九幽的惡鬼來到人世。

那紅色的光圈終于升到了穹頂,在樸實無華的石板下越轉越快,紅色的光芒如雨紛紛撒下,像地獄里飄灑的血雨。

“轟!”

急促旋轉到幾乎目不暇接的地步之後,突然,紅色的光圈戛然而止,毫無先兆的就這般突然停下。下一刻,在這團血紅色火焰的上方,巨大的石板如被召喚移開,以火焰圖騰為中心向四周退去。

血色紅光中,兩團熾熱的目光亮了起來。

“吼……”

低沉的咆哮從上空的紅光中傳來,刹那間整座大殿似乎都在顫抖,所有的神祇此刻一起呐喊!

巨大的身軀帶著不可思議的高溫,全身上下如燃燒的火焰,一只巨獸從上方直撲而下。

鬼厲眼中的瞳孔瞬間收縮,腳下用力,噬魂青光大盛,整個人向後飄了出去,躲過了這一個如怒雷般的下撲之勢。

那被熊熊燃燒的火焰所包圍的巨獸,憤怒嘶吼,緩緩轉過頭來,盯著鬼厲。

不知怎麼,鬼厲突然覺得口中發干。

與那些奇怪的凶神石刻一樣,他也從來沒有見過,甚至在書中也從沒看到有記載過面前這種火焰異獸。巨大的身子高達數丈,四腳粗壯,末端更有尖銳之極的利爪,在地面上稍一移動,就在堅硬的赤紅岩石上留下深深的抓痕。

在它碩大的頭顱之上,有一張滿是利齒的血盆大口,一雙大眼之中簡直看不到眼睛,而是兩團正在燃燒的火焰。而且,這只異獸巨大身軀的表面之上,赫然到處都是熊熊燃燒的熾熱之火,仿佛火焰就是它身體的一部分。還沒等它接近,遠遠的就已經被那股炙熱之氣給噴的無法忍受。

而在半空中那道紅光凝成的巨大火焰圖騰,此刻竟似也被什麼莫名力量所操控一般落了下來,直立在這只異獸身後,緩緩旋轉。在它上面的所有邪神,似乎也與這只火焰異獸一樣,凶狠地盯著這打擾神靈的一人一猴。

小灰被鬼厲摟在懷里,但眼睛卻死死地盯著那只異獸,眼眸中的紅芒不弱反盛。

“吼!”

那火焰異獸又是一聲大吼,再次撲了過來。鬼厲這次卻沒有逃避,事實上這只異獸體積太大,原本寬敞的大殿被它這麼一站,也沒剩下多少地方。

只見噬魂如被一只無形的手操縱一般,飄到了鬼厲身前。鬼厲面色陰沉,將小灰往肩頭一放,隨即雙手在噬魂棒之後凌空急劃,噬魂前方的噬血珠上頓時現出一道八卦圖案,瞬間放大,迎著那只火焰異獸而去。

片刻之後,那只異獸在半空中與鬼厲祭起的八卦符撞在一起。

此刻若是青云門中有人在此,想必定然會大聲叫好,這正是正宗的青云門不世密法“太極玄清道”。

道家真法,威力自然不同凡響,火焰異獸看似威力無匹的撲勢,竟被它生生擋了下來,巨大的身軀也落在了地上。

但幾乎就在同時,一股強大力量反彈回來,鬼厲全身大震。這火焰異獸一撲之力,竟然比一般修真高手更厲害數倍不止。

那火焰異獸雖被阻止,但只見它巨頭猛抬,雙目中火焰熊熊,分明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反而倒似怒氣更盛,一聲巨吼又撲了過來。在它背後的巨大火焰圖騰,也緩緩旋轉著跟了上來。

鬼厲眉頭緊皺,正待出手,忽然肩頭一輕,猴子小灰竟然是躍了起來,離開他的身子,直向那火焰異獸撲去。

鬼厲這一驚非同小可,失聲道:“小灰,不可……”

那火焰異獸突然看到一物撲來,吃了一驚,低吼一聲,剛剛躍起的身子又暫時停頓下來,要把這東西看個清楚再說。

只見在紅光照耀之下,一雙猴眼中已經完全鮮紅的猴子小灰躍在了半空。

當它那與火焰異獸相比幾乎是微不足道的身體躍到最高處的時候,突然凌空停住了。

就像瞬間時間完全靜止了的感覺,那猴子停滯在半空之中的同時,剛才還充斥著火焰異獸巨大嘶吼聲的大殿里也隨之突然安靜。

卡登!

一聲清脆的聲音緩緩傳蕩開去。無數道紅色光芒之中,一道金色的光輝升騰而起。

小灰全身舒展,雙目緊閉,全身上下竟緩緩散發出淡淡金色光芒,看去宛如神佛。它雙眉之間、額頭之上,那一道暗色的痕跡突然開始蠕動,片刻之後,小灰忽地抬頭,雙手緊握,向天長嘯。

站在後方正欲撲上的鬼厲,突然也停下了腳步,怔怔地望著半空中正在蛻變的小灰。

那雙眉之間的暗痕蠕動的越來越是激烈,突然,小灰再度尖嘯,伴隨著一聲仿佛撕裂的聲音,冥冥中的一聲呐喊,暗痕裂了開去,一道燦爛的金光從其中照耀而出。

第三只眼!

三眼靈猴!

傳說中萬物之靈的絕世奇獸,就在這火焰般的大殿之中,轟然蛻變而出!

上篇:第八章 暗殺     下篇:第十章 天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