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章 天狐  
   
第十章 天狐

火焰異獸仰首望著在半空中被金芒包圍著的小灰,半晌過後,忽地一聲咆哮,瞬間整個大殿之中溫度急升,幾如火海。

它在巨吼聲中,注意力明顯從鬼厲那邊轉移到了小灰身上,四肢用力踏地,猛然躍起,直向小灰撲去。其周身火焰熊熊燃燒,甚至連它身後那道不斷旋轉的神秘火焰圖騰光圈,也仿佛著了火一般明亮無比。

在這鋪天蓋地的火光壓迫之下,片刻間小灰身上發出的金色光芒被壓了下去,火焰瘋狂湧上,眼看就要將小灰吞沒。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一道身影擋在了小灰身前,正是鬼厲。只見他騰身飄起,浮在小灰身前,黑色的噬魂魔棒在他真法催持之下,整個都亮了起來,散發出道道玄青光彩,其中更夾雜著淡淡血絲。

片刻間那異獸巨大的頭顱已經撲到鬼厲身前,面對著如此強橫凶悍的怪物,鬼厲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到那張血盆大口里鋒銳的尖齒。

深深,呼吸!

漫天火花飛舞之中,一字佛家真言突然出現在鬼厲身前三尺地方,金光燦燦。片刻之後只見他臉上青氣一閃,就在異獸巨爪撲到真言的前一刻,真言之上的金光中同時泛起淡淡青色。

自青云門與天音寺創派以來,“大梵般若”與“太極玄清道”兩大真法第一次同時施展。

漫天火焰,如山如海!

異獸嘶吼咆哮,一掌擊下。巨大的火焰之力硬生生打在真言之上,刹那間從交合處迸發出無與倫比的光輝。如山般的火焰瞬間倒飛而回,身軀龐大的異獸竟被生生彈了回去,整座大殿之內被無形的力量震動的搖晃不止。

那火焰異獸落回地面,似也為之一驚,霍然抬頭,一雙燃燒火焰的巨目向前方那個人影看去。

真言金芒漸漸黯淡,隨即消散,緩緩消失在半空之中。鬼厲的身子落了下來,腳一觸地,不由得一個踉蹌,臉色刷的白了。

噬魂緩緩飛下,停在主人身前漂浮著,在對面那片火光之中,依然散發著幽幽的玄青光芒。

鬼厲的嘴角輕輕抽搐了一下,隨即忍住,但片刻之後又動了一下,終于肩頭一抖,哇的一聲噴了一口鮮血出來。鮮紅的血仿佛化作了紅色的霧氣,飄灑在他的身前。

就像多年前,那一場淒厲哀傷的雨!

點點、滴滴,鮮血包裹了那根黑色的棒子,曾經的“燒火棍”靜靜地吞噬著每一滴的鮮血,將之悄無聲息地吸進了棒身,不留一點痕跡。

噬血珠上,紅芒漸亮。

冰涼的感覺走遍鬼厲全身。

從剛才一直忍耐的暴戾終于再也壓制不住,鬼厲仰天長嘯,雙目赤紅,瞬間腦海中萬千念頭轉過,無盡的鮮血尸骨如夢魘一般襲來,纏繞著他。顫抖的雙手慢慢用勁握緊,仿佛再也忍耐不住全身那因血腥而沸騰的血液!

在他對面,那只異獸身後的火焰圖騰上的八大凶神,也隱隱閃光,似乎對他身上那股血腥殺戮氣息起了呼應一般。

此刻的鬼厲,仿佛已經化身為殘忍的凶獸,與前方的火焰異獸彼此對峙。大殿之中一片熾熱,連空氣似乎也在燃燒。

“吼!”

忽然,那只火焰異獸低吼了一聲,竟似第一次有了些許不安。

半空中的小灰在鬼厲身前落了下來。

額頭上的那只眼睛金光閃閃,從小灰身上無數個地方同時響起了“卡卡卡卡”骨節劇烈顫抖敲打的聲音。然後,就在鬼厲與那只火焰異獸的注視之下,小灰開始了異變。

原本瘦小的身軀上突然鼓起無數粗大結實的肌肉,在骨節卡卡作響的聲音里,小灰的身子緩緩變大。在人眼都能看的如此清晰的時刻,一只原本不到半人高的猴子,在迅速增加的肌肉和骨骼中急速變大,轉眼間竟然已經超過了鬼厲的身子。

一塊一塊的肌肉在小灰的手臂、胸膛和腹部鼓起,腦袋變大,口中甚至出現了長而鋒利的獠牙,白生生散發著寒光,突在巨口外邊。原本是用來摘食水果的手掌,竟也生出了鋒銳的利爪。

終于,當這只蛻變得可怕之極的猴子變成了一只和火焰異獸幾乎相等高大的凶獸之後,它緩緩睜開眼睛,那在第三只眼睛下的雙眼。

鮮紅而噬血的目光,夾雜在一片金光中,奪目而出。

原本廣闊的祭壇大殿,此刻突然多了兩只如此巨大的怪獸,登時擁擠不堪。小灰眼中滿是凶光,瞪著對面那只火焰異獸,口中不停咆哮著。

火焰異獸巨頭緩緩轉動,一雙眼中能看到的只是火焰,絲毫沒有什麼表情神色。但可以看出它面對著這只突然蛻變過來的巨大凶猴,也有幾分忌憚之意。

忽地,小灰咆哮一聲,閃爍著金光的第三只眼突然金芒大亮,一束金光疾射而出,那火焰異獸低吼一聲,讓了開去。

金光打在地面之上,轟隆一聲,頓時將堅硬的赤紅岩石擊出一個大坑。

還不等火焰異獸反應過來,一直站在小灰背後的鬼厲已經騰身而起,瞬間周身一片異芒籠罩,身前的噬魂魔棒颼的一聲向火焰異獸沖了過去。

幾乎就在同時,小灰也跟著向火焰異獸撲去。

火焰異獸眼中的火焰瞬間熾熱之極……

突然,被殺戮血腥灌滿心田的鬼厲正全力要攻擊對面那只異獸的時候,右臂之上的玄火鑒像是猛然蘇醒一般,迸發出一股濃烈無比的純陽,遠遠超過了以往任何時候,向著充斥在鬼厲身體經脈中的噬血珠暴戾之氣沖去。

鬼厲身子大震,一張臉幾乎立刻慘白。飛躍在半空中的身子就像是被巨力轟然擊中,只覺得全身在一刹那間似有千萬尖刀利刃同時刺進身體血肉之中。那一股純陽之力在身體里,仿佛被噬血珠的陰涼暴戾之氣刺激了一般,不可思議地迅速轉為炙熱之極的焚炎,布滿了他身體里的每一條經脈,與噬血珠的陰冰之氣爭斗不休。

他的整個身體瞬間崩潰,整個人無力地從高空掉了下來,重重摔在地上。而飛到一半的噬魂失去了主人的催持,立刻如有靈性一般,倒飛了回來,“砰”的一聲掉在他的身上。

“吱吼……”小灰三只眼睛同時都望了過來,口中大聲怒吼,顯然無法想像鬼厲為何突然如此。

但幾乎就在同時,對面的那只火焰異獸開始行動。一直盤旋在火焰異獸身後的火焰圖騰光圈之上,八個凶神中的一個突然閃亮,隨著火焰異獸一聲大吼,奮然撲來。那凶神光像竟如活物一般,張牙舞爪跟在它的身旁一起沖來。

小灰怒吼咆哮,巨大的身軀突然撲上。兩只龐大的怪獸在半空之中轟然對撞,再重重落到地上,整座大殿登時顫動不止。

燃燒的火焰如排山倒海般瞬間燒了過來,小灰強壯的身上登時數處著火,但它似乎根本無視這些火焰痛楚,一爪抓下,重重打在火焰異獸的腦袋之上,但幾乎就在同時,它小腹亦被對手狠狠的重擊。

兩只巨獸同時負痛咆哮,片刻之後又糾纏厮打在一起,巨大的身軀化作可怖的火山,每一次的重擊都騰起漫天血雨。

鬼厲無力地躺在地面,被突如其來的巨大痛楚折磨的無法動彈,眼前一片血紅顏色,可是不知怎麼,此刻他腦海之中卻突然清醒了過來。

所有的打斗聲音一下子都遠離開了,那些燃燒火焰的熾熱光芒仿佛也遠在天邊,身體之中無比的痛楚密密侵蝕著每一寸肌膚。他的眼睛在血光中分明看到半空中那被詭異之力操縱的凶神光像向自己猙獰撲來。

可是他,竟沒有了絲毫恐懼!

一刹那,那是多長的時間?

生死的邊緣,你會想起什麼?

是多年前那一場竹山瀟瀟夜雨?還是落下無盡深淵時身旁蒼白的身影?

恍惚間原來看到從前,初見面的那淡淡笑顏……

他慢慢合上了眼睛。

要死了麼?那就死去了吧!

這一生,真是過得很疲倦啊!

下一刻,無邊的黑暗帶著沉沉的凶意,籠罩了他。

“砰!”

巨大的力量將鬼厲的身體從地面直接擊上了半空,向後飛去,凶神化作的光像獰笑著依附在他的身上,“嘶”的一聲撕開了他的衣服,張開血盆大口,就要向他的脖子咬去。

正在與火焰異獸搏斗的小灰聽到聲音,回頭望來,刹那間雙目圓睜,眼角迸裂,鮮血流淌下來,橫在臉上,血淋淋幾乎如九幽惡鬼一般,發出了一聲淒厲尖嘯。

也不知哪里來的一股力量,只見小灰雙眼中紅芒如要滴出血來,大吼聲中,竟然生生將火焰異獸甩了開去。但幾乎就在同時,火焰異獸的利爪在它的腹部抓開了巨大傷口,鮮血如怒濤般噴了出來。

但小灰竟不往身上看上一眼,向著鬼厲的方向,全力回撲。

那個被猙獰凶神糾纏的男子啊!

此刻倒映在它紅如鮮血的眼眸之中……

原來咫尺的距離,會不會就是天涯?

……

風聲呼嘯。

凶意陣陣。

凶神的利齒一口咬在了鬼厲的脖子之上。還在數丈之外的小灰,發出了絕望的嗚咽與咆哮。

一道淡淡的紅光,突然從鬼厲破爛的衣衫里透露出來。不知怎麼,那個凶神光像突然全身僵住,一動不動。

玄火鑒!

那個被碧綠玉環包在中間的古老火焰圖騰,此刻緩緩亮起,散發出一道紅光,照射在凶神光像身上。

幾乎沒有任何反抗,“嘶”的一聲,剛剛還猙獰凶惡的凶神光像,竟被玄火鑒如長鯨吸水般吸了進去,轉眼消失不見。

片刻之後小灰撲到了鬼厲身旁,但還不等它仔細查看鬼厲傷勢,身後風聲大作,那只火焰異獸再度撲了上來。

小灰腹部的傷口處,鮮血如泉水一般湧出,可以明顯看出它的行動已經有些吃力,但下意識的,小灰仍然擋在已經失去意識的鬼厲身前。

只是,那只火焰異獸突然停住了身子,巨大的頭顱緩緩轉動,火焰一般燃燒的雙眼落到了綁在鬼厲右臂的玄火鑒上。

古老的火焰圖騰,閃爍著迷離的紅光,仿佛在訴說著什麼。

小灰警惕地注視著火焰異獸。

但這只異獸卻似乎突然變得很是古怪,似乎不能置信一般,看了看玄火鑒,又看了看鬼厲和小灰,巨大的頭顱轉動著,竟似有些煩躁,不停地發出低沉咆哮。

片刻之後,像是終于無法抗拒什麼一樣,火焰異獸突然兩只前腿彎曲下來,身子仆下,碩大的腦袋向著那枚玄火鑒緩緩點了三次頭,隨後一聲低沉的咆哮,整個身體上的火焰突然黯淡下來,所有的火焰一一消失,最後,連這只巨獸的身體也慢慢消散在這個空間之中。而半空之中那道八個凶神圖案的火焰圖騰,失去了火焰異獸之後,也緩緩消失。

整個大殿,突然安靜了下來。

所有的火焰凶光都消失了,大殿重新又籠罩在從那口火山井中散發出的一片淡淡的紅光之中,只有頭頂之上,剛才火焰異獸出現的地方,露出了一個通往第二層的圓洞。

小灰低低叫了一聲,慢慢坐在地上,坐在鬼厲身旁,默默地看著主人,然後,又看了看自己肚子上巨大的傷口。

它沉默地等待著。

痛楚漸漸褪去,生命的本能將他從黑暗中拉了出來。

鬼厲緩緩的睜開眼睛。

巨大的痛楚就像無形的烈火,剛剛在他身體里的每一寸肌膚上焚燒過,沒有留下痕跡,卻已讓他筋疲力盡。

他深深呼吸,觸手是冰涼的感覺,“燒火棍”還在他的手邊,陪伴著他。

燒火棍……

他忽地低聲苦笑,身邊傳來了“吱吱”的叫聲。鬼厲轉頭看去,小灰正趴在他的身旁,看著自己。剛才還巨大的身軀此刻已經變了回來,重又是依偎在他手旁的小猴子。只是它腹部被鮮血浸染得變了顏色的傷口,還有在它額頭上此刻閃爍著淡淡金光的第三只眼,在在都在提醒著他剛才發生的事。

鬼厲忽然微笑,向著小灰,慢慢坐了起來,伸出手去輕輕撫摸它的腦袋。小灰咧嘴而笑,吱吱叫了兩聲,用手抓了抓腦袋。

大殿中紅色的光線輕輕流轉,照著他們的身影。

鬼厲暗查周身,只覺得身體疲累,但體內經脈在那一場不可思議的內斗之後,似乎並無大礙。只是想不通一向溫和純正的玄火鑒為何突然變得如此狂暴,想來想去,似乎和自己身處的這座玄火祭壇,以及剛才那座奇異的凶神法陣有些關系。

鬼厲整理了一下身上撕破的衣服,隨後扯下一塊布,將小灰抱了過來,仔細地將它肚子上的傷口包紮了一下。小灰低頭,三只眼睛眨呀眨的,看著自己肚子上突然多了一圈像是腰帶似的東西,吱吱叫了兩聲,似乎很好奇的樣子,手在上邊摸個不停。

此刻鬼厲體力漸漸恢複,抱著小灰站了起來,向四周望去。只見周圍大殿中傷痕累累,劇斗的痕跡隨處可見,但不知怎麼痕跡多在地面之上,牆上卻並無多少。而在腳下的那一圈凶神石刻,此刻又恢複了平靜,栩栩如生的待在那里。

他站著沉吟了片刻,一時也搞不清楚自己在這個玄火壇里已經待了多久,但顯然此刻那個鎮守此處的上官老者還沒有回來,想來他也是因為知道玄火壇有火焰異獸的守護才敢大膽離開吧!

隨後,他的目光落到了頭頂之上那個通往第二層的圓洞。

大殿上的紅光也有些許飄了上去,但從下面看去,只能看到洞口一小塊的地方,旁邊似乎也是一片黑暗。

鬼厲向那片黑暗看了看,忽地對小灰道:“我們上去看看吧!好不好?”

小灰在他懷里咧嘴而笑。

鬼厲輕輕摸了摸它的腦袋,隨後將小灰放到自己肩頭,然後深深吸氣,整個人慢慢飄了起來,離開地面,向那個洞口飛去。

他升的很慢,十分小心,誰也不知道這個神秘莫測的祭壇里究竟是不是還有什麼怪物守護。但是周圍一片寂靜,直到他飄上了第二層祭壇,也沒有受到什麼攻擊。

第二層祭壇里除了上來的那個圓洞有淡淡紅光外,周圍都是漆黑一片,但在黑暗深處,還有一個散發著微光的事物。

鬼厲向那里走了過去。

那是一塊半人多高的石台,呈圓柱形狀,整塊石頭與周圍的赤紅岩石截然不同,散發著淡淡涼意的同時,從石柱之上發出的微光竟然是不停變幻著顏色,時而微紅、時而淡紫、時而鵝黃、時而青綠,煞是好看。

而在石台的平面之上,有一道圓環狀的凹痕,旁邊刻著三字──

玄火鑒!

鬼厲的目光,不期然落到了右臂,有些殘破的衣衫中間,隱隱露出了玄火鑒那古拙的火焰圖騰。

他輕輕將這寶物解下,凝視了片刻,然後將它放到那道凹痕之中,竟然是天衣無縫。

片刻之後,突然從頭頂傳來沉悶的聲音。鬼厲與小灰同時抬頭,只見頭頂的石板,在低沉的聲音中緩緩退開而現出了一個石洞。

幾乎就在同時,周圍的氣溫不可思議地突然下降,從本來的酷熱瞬間變得寒冷如冰。襯著那微弱的紅光,甚至可以看到從通往第三層的那個圓洞中飄下的絲絲寒冷白氣。

至熱至冷之氣,竟然會同時存在在這個玄火祭壇之中!

鬼厲嘴角露出了淡淡笑容,從石台上將玄火鑒拿了回來,放到懷里,更不多說什麼,再度向最高的那一層飛去。

周圍的空氣越來越冷,下方那個火山口的熱氣似乎根本無法影響這里,以致于當鬼厲踏上第三層的地面之後,竟發覺腳下結的是厚厚的冰塊。

這里沒有任何發光的東西,但在鬼厲的眼睛慢慢適應了周圍之後,便發現一道道幽幽的淡藍色微光,從各個角落輕輕散發出來。

那是不知凝結了多少歲月的堅冰,仿佛在輕輕訴說著什麼。

他慢慢向前走去,腳步踏在冰塊之上的聲音悠悠傳蕩開去,打破了這里仿佛亙古的沉默。

忽然,一個低沉而微帶驚訝,柔和而有一絲蒼涼之意的女子聲音,在黑暗深處幽幽響起:“你不是上官策?”

鬼厲立刻停住了身子,片刻之後,他的眼睛緊緊盯著前方黑暗最深處,緩緩道:“我不是?”

那聲音沉默了一會,慢慢地道:“你是誰?”

鬼厲反問道:“你又是誰?”

周圍堅冰所散發出來的藍光似乎閃了一閃,那個女子聲音沉默了。片刻之後,兩團幽亮的微光,仿佛是無盡深邃的眼瞳,在黑暗最深處一閃、一閃,凝望著鬼厲和他肩頭的小灰。

最後,再落到了他手中的噬魂魔棒。

“你肩頭的那只猴子,是三眼靈猴吧?”

鬼厲心中一凜,沒有回答,倒是趴在他肩膀上的小灰呲牙向著黑暗深處叫了一聲,似乎是在示威。

那女子也不在意,慢慢地道:“你手上那件法寶,可是‘噬血珠’與鬼物‘攝魂’,以魔教‘血煉大法’熔煉而成的?”

鬼厲身子一震,眼瞳收縮。

那女子聲音仿佛輕輕低笑一聲,緩緩道:“攝魂與噬血珠俱是天下至凶至邪之物,尤其是噬血珠,內含暴戾邪力,侵人魂魄于無形。我看你道行雖然不低,但邪力已然深深入體,遲早要發狂而死的。”

鬼厲冷然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那女子卻不理他,自顧自地道:“你身邊那只猴子,雖然號稱是萬物之靈,而且此刻天眼已開,但我看它天眼中金光下隱有紅色凶芒,必定也是因為陪伴在你身邊,被噬血珠邪力所侵,假以時日也是一只屠戮生靈的凶獸,不如改名叫做‘三眼凶猴’罷了。”

鬼厲心頭大震,一時說不出話來。小灰身體的異狀他也漸漸有些發覺,但如今被這神秘女人如此清晰明了地說了出來,一時心中千頭萬緒,竟是有些茫然。

倒是小灰作憤怒狀,嘶聲大叫,對著黑暗中露出尖利牙齒。

那女子聲音忽地笑了一下,幽幽道:“你生氣了,嘿嘿,這又何必?我們都是天生靈物,你明白我,我也知曉你的,你又何必貪戀世間繁華人情?”

鬼厲收回心緒,鎮定心神,目光漸漸冰冷,手邊的噬魂也漸漸泛起玄青光芒,冷然道:“你再不現身,可莫怪我不客氣了!”

那女子聲音哼了一聲,道:“你不是焚香谷弟子,竟然能夠上到這玄火祭壇第三層,果然有些本事。上官老鬼已經死了嗎?不過就算他不在,你居然能夠闖過由‘赤焰獸’守持的‘八凶玄火法陣’……”

“不對!”

突然,那女子聲音一下子尖銳提高,似乎突然想到什麼,聲音里赫然多了一絲激動。

“不對,你就算道行再高,但除了上官老鬼,全天下只有……只有玄火鑒能夠開此祭壇三層。你,你身上有玄火鑒?”

話說到最後,仿佛映襯著她激動的聲音,瞬間鬼厲周圍附近的堅冰同時藍光都亮了起來。

鬼厲眉頭一皺,但還不等他反應過來,那一雙黑暗中的幽幽目光,已經落到了他懷中那露出一角的玄火鑒上。

古老的火焰圖騰,像是在緩緩燃燒。

“玄火鑒!”

一聲尖銳長嘯,那女子聲音瞬間高亢,夾雜著無數痛苦、驚訝、悲傷、絕望,和一絲蒼涼。

“為什麼,為什麼玄火鑒竟然會在你的身上?小六呢?小六呢……”

她尖聲長嘯,仿佛失去了理智。玄火祭壇神秘的第三層之上,黑暗深處,忽然間藍光爆發,無數道陰影在淡藍光芒下飛舞,在黑暗與光明的間隙游動不安。

一個身影,如從黑暗深淵飛出,又似從亙古蒼涼中走來,如妖魔一般巨大的影子,舞動在這個空間之中。

鬼厲怔住了,縱然他看到再凶惡可怖的東西,他也做好了心里准備。可是當他看清了面前的那個身影之後,他竟然還是怔住了。

久遠的回憶瞬間湧上心頭,充斥了他的腦海,甚至連小灰在他的肩頭對著前方高聲尖叫也充耳不聞。

那個身影的背後,仿佛如夢魘般飛舞著九條陰影。

他慢慢的,慢慢的,澀聲道:“九尾天狐!”

……

上篇:第九章 異獸     下篇:第一章 白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