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七章 追蹤  
   
第七章 追蹤

焚香谷。

天香居。

這里是焚香谷深處一個安靜的地方,緊緊靠著山脈而建。三面被高聳的圍牆包住,只有正門虛掩,讓人看不清楚里面的情景。

盡管焚香谷這幾日發生了如此巨大的變動,但在此附近,依舊沒有焚香谷弟子出沒,因為此處正是焚香谷谷主云易嵐的居所,也是他的閉關之地。

自從云易嵐開始閉關之後,此處就禁止一切焚香谷弟子進入,當然,在外圍焚香谷弟子自然是防守的如銅牆鐵壁一般。而能夠進入天香居的,除了一直被云易嵐深深倚重的上官策之外,只有他的親傳弟子李洵可以出入此處,面見恩師。

至于其他包括長老一輩的如呂順等人,一樣是被禁止出入的。

甚至就是在焚香谷玄火壇被人潛入,放走鎮壓三百年之久的九尾天狐、甚至傳說中焚香谷的鎮谷之寶玄火鑒都有可能出現的情況下,云易嵐竟然也不曾出關,只是通過讓上官策主持大局。

他在那個小院之中,究竟閉的是什麼關?

這個疑問,不時縈繞在許多焚香谷弟子心頭。

天色漸漸亮了起來,上官策在清晨微帶濕潤的空氣中,輕輕推開了這扇門,走了進去,然後將門關上。

出現在眼前的,是他早已熟悉一個小院,幾株菩提樹,在晨風中輕輕搖晃樹枝,除了中間一條小道,周圍都是青青綠草。除此之外,更無一物。

天下正道三大巨派之一的領袖人物,住處卻似乎簡單到了簡樸的地步。

小道盡頭,有一間白瓦灰牆的兩進小屋,靠山而建,桐木做成的門漆成紫色,一樣是虛掩著。

上官策走了過去,將門推開,再關上。

周圍頓時安靜下來,彷彿塵世的紛擾都被他舉手之間,關在了屋外。

房間里,並沒有人,只擺著幾件簡單傢俱,桌椅之上,似還有薄薄灰塵。

上官策定了定神,徑直走到里屋,來到一個櫃子旁邊,拉開左邊的抽屜,把手伸進去似乎轉動了什麼,片刻之後,低低的聲音從他身後響起。

整面牆壁,緩緩向右邊退去,露出了堅硬的山壁岩石,和中間開鑿出來的僅容一人行走的暗道。

上官策沒有猶豫,走了進去,他身影消失在暗道里面不久,這扇門又緩緩合上,再也看不到一絲痕跡。

暗道之中,每隔不遠就鑲有鵝卵石大小會發出光芒的石子,藉以照明。而他在行走之中,也不曾有什麼氣悶感覺,自然是這里另有通風渠道。

這條暗道並不長,他很快就走到了目的地,一個與剛才外面里屋差不多大的石室。石室中空無一物,卻有一面屏風,橫在中間,擋住了他的目光。

忽然,從屏風後面,傳出一個蒼老之極的聲音:“是上官師弟嗎?”

上官策向前走了兩步,在距離屏風還有四、五步的地方停了下來,恭聲道:“正是,師兄,你的身子還好嗎?”

那聲音看來就是名動天下的焚香谷谷主云易嵐了,只不知道為何,往日與青云門道玄真人、天音寺普泓大師齊名的這位正道巨擘,此刻的聲音聽起來,幾乎就像是一個精氣渙散、中氣不足的垂死老頭。

只聽他似低低笑了一聲,淡淡道:“我的身子?還好的起來麼,就這樣罷,慢慢等死就是了。”

上官策臉上神色一動,表情大是複雜,正要開口說些什麼,卻被云易嵐那有氣無力的聲音截斷:“事情怎麼樣了?”

上官策沉吟片刻,道:“大概查出來了,出事那晚暗中挑動魚人的,是魔教合歡派的金瓶兒,想來她是因為在死澤之中,合歡派門下被魚人所殺,所以辣手報複。”

云易嵐在屏風後面沉默了片刻,聲音忽地沉了下來,道:“那她對我們暗中謀劃的大事,可有察覺?”

上官策身子忽地微微一頓,只這片刻間,那個屏風後面的聲音突然充滿了威嚴。

“以我看來,還沒有。”

“那就好,”云易嵐明顯松了一口氣,道:“否則事情泄露出去,多年心血,不免功虧一簣。”

上官策點頭道:“師兄放心就是。”

云易嵐頓了一下,道:“那個潛入玄火壇放走九尾天狐妖孽的人,查出來了沒有?”

上官策道:“昨晚李洵師侄與柯如晦在天水寨附近追蹤到金瓶兒,聽他今早回來訴說,魔教鬼王宗的鬼厲也現身那里,出手暗算,並導致柯如晦被襲而死。幸虧昨晚前來南疆代表道玄真人探問師兄的青云門陸雪琪半路路過,施以援手,這才得以擺脫二妖人夾攻。”

“鬼厲?”云易嵐的聲音停了一下,道:“莫非就是十年前那個叛出青云的張小凡?”

上官策點頭道:“正是那人,當年青云山一戰轟動天下,張小凡叛出青云,短短十年間道行突飛猛進,如今已是鬼王手下的第一號大將了。”

云易嵐哼了一聲,道:“道玄老傢伙年紀大了,腦袋也有些糊塗,有這般人才卻不能用。”

上官策笑了笑,隨即道:“李洵師侄回來說道,他懷疑那晚潛入玄火壇內搞亂的人就是鬼厲,而要救出九尾天狐,沒有我們焚香谷秘傳的咒術,就只有用萬火之精的玄火鑒才能解開玄火煉的禁錮。 以他看來,只怕玄火鑒就在鬼厲身上。”

云易嵐沉默了一會,忽地道:“你怎麼看?”

上官策隔著屏風,臉色變了變,片刻之後恭聲道:“我也認為大有可能。”

云易嵐的聲音,從屏風後面悠悠傳來,道:“當年我與道玄老道見面時候,他自詡名門正派,向來抱著甯放過、不殺錯的念頭,並以此向我誇讚,你還記得嗎?”

上官策一怔,不知道云易嵐為何突然提起這久遠之事,但也只得點頭道:“不錯,那時我也在師兄身邊,記得清清楚楚,道玄真人的確是如此說的。”

云易嵐淡淡一笑,道:“可是我看十年之前,青云山通天峰上,他用誅仙古劍劈向那個叫做張小凡的弟子時候,又是什麼心情呢?只怕早已是甯殺錯、不可放過了吧!”

上官策默然無言。

云易嵐低低笑了一聲,隨即道:“你去吧!此間事情,還是由你主持好了。”

上官策猶豫了一下,還是開口問道:“那鬼厲那邊……”

云易嵐的聲音清清楚楚地從屏風後面傳來。

“甯殺錯,不放過!”

上官策臉上肌肉一動,隨即點頭,道:“是。”

說罷,轉身而去。

不久之後,他的身影就消失在暗道之中,片刻後低沉的機關聲響起,顯然是他開了暗門出去了。

寂靜的石室中,云易嵐的笑聲忽然響了起來,帶著一絲蒼涼,又似有一絲嘲諷之意:“你把什麼念頭,都推在洵兒身上,說是他推想的,以為我不知道嗎?三百年前你失職丟了玄火鑒,可是三百年後,師弟啊!你還是沒什麼長進呀!”

“呵呵,呵呵……”

蒼涼而蕭索的笑聲,在生冷的石室中,緩緩回蕩著。

離開了天香居,上官策走出了那扇門,不知怎麼,以他這等的修行,也不由自主地松了口氣。

他定了定神,沉吟片刻,便向外面走去,一路上熟悉的七轉八折,來到了一處看去頗為雄偉的殿堂面前,牌匾上掛著三字:

山河殿。

這名字配著這座高大雄偉的殿堂,倒真有幾分睥睨天下的味道,也不知道是不是當初焚香谷先人建造這一座殿堂用來會見客人的時候,心里也想著有朝一日,冠絕天下的滋味。

上官策在心中這般想著,慢慢走了進去。

殿里面有人坐著,除去一旁站立的焚香谷弟子外,這里的客人主要都是前來問候的正道中人,大致有十幾人不等,李洵正與他們坐在一起相陪。

而在上官策的眼中,其中最重要的,其實也莫過于坐在最上頭的兩個人。

陸雪琪。

法相。

這兩個當今兩大名門巨派的出色弟子,出來自是代表了他們身後的門派,所以年紀上雖然不如其他一些老人,但位次卻反而在前。

法相依然是月白僧袍,一臉和藹微笑,與李洵微笑談話,應對得體。 而李洵與法相也算是相識許久,見面倒也有幾分歡喜,言談頗歡,只是談笑之間,他的目光卻不時向坐在法相身邊的陸雪琪身上瞄去一眼。

上官策把這情形都看在眼中,這時眾人看到他走進殿堂,都一一站了起來。上官策含笑回禮,走到上座,目光不期然也向陸雪琪和法相看了一眼。

這兩人同時向他行了一禮,陸雪琪依舊默然,法相則是微笑道: “多年不見,上官師叔身體康健如昔,真是難得。”

上官策搖頭呵呵笑道:“老了,老了,已經是不中用了。”說罷伸手請眾人坐下。

他心中轉過念頭,這些年來,法相在天音寺和天下正道間的名聲如日中天,各方無不認定他就是下一任天音寺主持接班人,所以此番他代表天音寺普泓大師前來,並不出人意料。

但青云山方面,似乎是聽說長門弟子蕭逸才方是被道玄真人最看重的年輕弟子,當然陸雪琪這些年來風頭也十分耀眼強勁,加上她絕世美貌,為天下修道中人所津津樂道。

上官策心中念頭轉動,暗中猜測青云門派出陸雪琪來,莫非有什麼其他用意,但面上自然不會表露出來,一切如常,微笑著對眾人道:“諸位,在下上官策,在這里十分感謝諸位同道關心鄙谷,前些日子火山爆發,的確乃是天地正常變化,託各位的福,鄙谷還沒有什麼損害。”

法相微笑道:“阿彌陀佛,如此最好不過。不過聽說此番流言,焚香谷谷主云易嵐云老前輩似有不測,我恩師普泓大師向來與云老前輩交好,便讓我替他老人家前來問候一聲。”

他此言一出,倒是說出了在座大多數人的心中念頭,畢竟此間焚香谷動作古怪,尤其是出了這麼大的事情,谷主云易嵐卻始終沒有露面,著實令人奇怪。

一時眾人紛紛附和,都把目光聚集到上官策身上。

上官策笑道:“其實不瞞各位說,我剛才就是從谷主的居所”天香居“過來的。”

眾人“啊”“哦”之聲頓時發出,響成一片,上官策待眾人稍稍平靜,站起身來,向諸人一拱手,笑道:“諸位關懷美意,我已向谷主逐一稟報,云谷主心中感激萬分。只是云師兄他的確是閉關正在要緊時候,不方面出來見客,失禮地方,還請諸位千萬見諒。”

說罷,他微笑抱拳,在他身旁的李洵也站了起來,與他一道行禮。

眾人面面相覷,過了片刻,法相站起,面帶微笑,道:“既然上官施主都這麼說了,想必云老前輩必定安康,我們也就放心了。此間實在是打擾了。”

上官策與李洵同時道:“哪里,哪里。”

法相向身邊的陸雪琪看了一眼,卻見身邊這女子面無表情,幾如寒冰一般,特別是臉色看去,幾乎蒼白的像是透明一般,隱隱有一絲蕭索。

法相心里苦笑了一下,知道陸雪琪無論如何也不會主動說話,當下只得把陸雪琪的份也替她說了,道:“云前輩身體康健,那就最好不過了。另外剛才李洵師兄說此次似有魔教妖人趁亂搞鬼,不知道可有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嗎?”

上官策沉吟了一下,道:“魔教妖人詭計多端,最愛落井下石,趁著天災時候暗中對鄙谷下手,實在可恨。只是幸好我們防守嚴密,將他們逐出谷去,雖然說此事不能善罷甘休,但怎奈如今我們一時找不到他們所在。焚香谷派出去諸多弟子,時至今日,除了一些小人物,便只有昨晚李洵師侄和陸雪琪陸姑娘追蹤到了魔教合歡派的金瓶兒,可惜又讓她給跑掉。如今也不知道該如何追查了?”

法相皺起眉頭,其他眾人也是說不出話來,而且魔教如今勢力大盛,金瓶兒更是天下間有名的辣手女子,一些道行低的正道之士,也未必就想惹她。

而焚香谷這里,卻因為種種緣由,其實也不願其他派系插手進來。

當下上官策向李洵使了個眼色,李洵會意,踏前一步,拱手道: “在下在這里多謝諸位好意,不過焚香谷竭盡全力,雖然耗費時日,也要追查此事,所以也就不要麻煩諸位了……”

“且慢!”

忽地,一聲冷冷話語,從他身邊傳來。

眾人都是一怔,回眼看去,竟是那一直沉默的冰霜女子陸雪琪。

這位在天下人眼中高高在上的清冷女子,面冷如霜,只是原本冷冷的目光中,此刻卻隱隱有著淡淡流轉的微光,也不知道她心里究竟在想著什麼?

“那些魔教妖人,”她的聲音,回蕩在眾人耳邊,“多半去了一處叫做”七里峒“的地方。”

其他人頓時議論之聲紛紛而起,只有李洵身子一震,望著陸雪琪的眼神中頓時多了異樣的神情。

“昨晚與那些魔教妖人斗法時,我與李洵師兄都聽到妖女金瓶兒對……”她的聲音說到這里,停頓了一下,隨即回複正常,道:“對魔教鬼王宗的鬼厲說道”七里峒“三字。”

上官策眉頭一皺,向李洵望了一眼,這個消息,李洵不知怎麼,竟沒有告訴自己。

大殿之上,一時眾人目光都落到焚香谷等人身上,上官策心念轉動,隨即微笑道:“想不到陸姑娘倒有線索,既然如此,鄙谷立刻就派人過去調查,至于諸位同道,其實倒也不必一定要去,畢竟此處乃是南疆,諸位又只是為了問候我們谷主而來。所以諸位心意,鄙谷心領了。”

眾人一片應諾。

李洵在眾人聲中,悄悄站在上官策身後,向陸雪琪望去。昨晚他追蹤金瓶兒,一來金瓶兒道行不低于他,二來金瓶兒向來詭詐,連番詭計,終于將他擺脫。待他氣惱之下,想起陸雪琪還在那個天水廢寨之中,與魔教鬼王宗的鬼厲對峙之時,便連忙趕回。

不料在半路之上,他就遇上了馭劍而回的陸雪琪,見面之後,他不由得大吃一驚,那時候的陸雪琪整個人似乎都像失了魂魄一般,面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一身白衣上更有點點殷紅,正是鮮血痕跡。

他驚慌之下,連聲呼喊,這才似乎將陸雪琪從奇怪的情緒中叫了回來,卻也只是默默看了他兩眼,就徑直回到了焚香谷中。

這個清冷女子,與那個曾經和她同門的那個鬼厲,在荒廢的天水山寨中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是激斗?是言談?

不知怎的,李洵心中一旦想到此處,心里便一陣莫名怒火湧上。

他面色隨著心意變化複雜,而這些,都沒有逃過上官策和法相的眼睛。

只是,這兩個人,卻也都一句話沒說,面帶微笑,言談正歡。

最後,決定其他問候的門派諸人回轉。而因為和焚香谷相交深厚,且這個消息還是陸雪琪提供,陸雪琪和法相二人,便留下來,與焚香谷派出的人一起前去七里峒,好好查看一番。

而幾乎就是在同時,鬼厲和小白帶著小灰,出現在了馬頭山前。

望著這一座形似馬頭的高山,小白嫣然一笑,道:“傳說這山上有一深洞,洞中有苗人信奉的犬神居住。這山腳有一條狹窄山道,僅容一人行走,走了進去,就是苗人聚居的七里峒了。”

鬼厲面無表情地向面前這座高山看了一眼,一句話也不說,默默向前走去。從昨晚開始直到現在,他連一句話也沒有說過。

小白站在後面,看著他的背影,嘴角卻露出一絲淡淡笑意,轉頭拍了拍趴在肩膀上的小灰,微笑道:“那我們走罷。 ”

小灰吱吱叫了兩聲,咧嘴而笑,忽地從她肩膀上跳下,三步兩步跑前,嗖的一聲竄上鬼厲的肩膀,坐了下來,回頭向小白招手。

小白微微搖頭輕笑,跟了上去。

上篇:第六章 深痕     下篇:第八章 七里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