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四章 巫妖  
   
第四章 巫妖

天際燃燒的火焰云彩漸漸黯淡下去,阿合台隱身在黑云之中,迅速無比地遠離七里峒。

半個時辰之後,在他確定不會有外族人跟蹤過來時,他才緩緩落下云頭,回到地面,落在一個山谷之中。

此刻的黎族與苗族可以說是兩敗俱傷,但阿合台卻似乎並不急于去找黎族殘余的族人。他仔細打量著手中黑杖,一股神秘的巫力隱隱在黑色的杖身中游蕩著,讓這個黎族之人的體內熱血,漸漸回蕩起來。

他甚至可以想像得到,將來自己手持骨玉黑杖號令南疆的場面,往昔風光無限的大巫師,就是明日的自己。至于此刻驚慌的族人,倒不必太過擔心,反正那個族長一心複仇,便讓他好好去廝殺吧,不然以這個粗人個性,只怕還是自己掌握黎族的障礙。

阿合台冷冷一笑,將骨玉黑杖緊緊握在胸口,此時此刻,他再也無所畏懼。甚至連傳遞給他力量的那個魔王,他都不放在眼中了。盡管此刻他自問還遠非那個魔王的對手,但他與大巫師一樣都知道那個神秘魔王的來曆和處境,沒有彙集南疆五族五個聖器,那魔王就休想從十萬大山里的“鎮魔洞”中複活重生。

一想到連那個恐怖到全南疆都發抖的魔王也被自己玩弄于指掌之間,阿合台簡直興奮得無法自己,再也忍耐不住,放聲大笑出來。

這聲音回蕩在夜空之中,回蕩在山谷之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在他笑得歡暢時刻,忽地一陣細細掌聲,從山谷另一側的黑暗之中響了起來,同時有個聲音,低沉而幽細,傳了過來:“好厲害,好厲害!”

阿合台身子一震,迅速轉身看去,卻只見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仔細,大聲喝道:“是誰,站出來!”

黑暗之中,忽地亮起兩團赤色火焰,其大如斗,隨即有一陣低低的喘息聲音,似巨獸低聲咆哮,在黑暗中傳出。

阿合台臉色大變。

只是那兩團赤火卻沒有移動,在黑暗中只是瞪著阿合台。反是在這赤火前頭,從黑暗中緩緩現出一個黑衣人。

只見此人幾乎像是從黑暗中流出來的一般,全身從頭到腳都是黑衣籠罩,只空出兩只眼睛,空洞洞的好生駭人。而看他身體僵硬,竟不是走出來,而是離地二尺,凌空飄出來的。

阿合台眼中瞳孔收縮,臉上神色更是緊張,如見到惡鬼一般。

那黑衣人緩緩道:“阿合台,你果然沒有辜負獸神大人的期望,將骨玉與黑杖全部搶過來了。”

阿合台下意識的,將骨玉黑杖抓的更緊,這動作被那黑衣人看在眼中,而在他身後,那兩團黑暗中赤火處,似又發出一聲憤怒的咆哮。

黑衣人微微抬手,身後黑暗中的異物這才平靜了一些,然後他緩緩道:“阿合台,看你樣子,似乎不想遵守當初對獸神大人的諾言,把這兩件聖器交給我們啊!”

阿合台臉上神色變幻,陰晴不定,顯然那個“獸神”在他心中也是極其恐怖的存在,但幾番內心激斗下來,終于還是貪念占了上風。

“呸!”阿合台露出惡狠狠的表情,冷笑道:“我現在有黑杖、骨玉,這可是當初將獸妖都打的幾乎魂飛魄散的聖器,你要不怕死,就來試試!”

黑衣人沉默了片刻,緩緩道:“如此說來,你果然是要背叛獸神大人了。”

阿合台一舉骨玉黑杖,只覺得體內巫力充盈激蕩,真有天下盡在掌握的感覺,不由得狂笑道:“那又怎樣,你別以為我不知道,沒有南疆五族聖器齊聚,獸妖根本無法在鎮魔洞中複活。若沒有他,就算是你還有你身後那條惡龍,在我聖器面前,又算什麼?哈哈哈哈哈…

…”

黑衣人身後的兩團赤火,發出了“嗷嗷嗷”的低聲咆哮,顯然極是憤怒,黑衣人卻很冷靜,冷冷地望著阿合台,道:“你莫忘了,這五族聖器,究竟是什麼來曆?你們這些南疆蠻人,最多不過發揮出它們三成巫力而已。若非如此,就算你有獸神大人傳法于你,你又怎麼可能從苗族那個老不死的大巫師手里搶過來。”他聲音漸漸低沉,語意更是透著冰冷,道:“我最後警告你一次,不要與獸神大人作對!”

阿合台心中不知怎麼,突然咯登一下,甚至連他自己也感覺的到,身體在微微顫抖。但片刻之後,他再一次握緊了骨玉黑杖。

“去死吧!”他雙目圓睜,揮動黑杖,瞬間一道黑火從黑杖中奔騰而出,疾沖向黑衣人。所過之處,一片焦黑。

黑衣人冷冷哼了一聲,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黑火火焰突然在他身前三尺處被無形力量阻擋下來。但看阿合台的神情,卻並未有任何吃驚神色,顯然剛才只不過是他試探一下而已。

相反,經過剛才這一擊,他已經證實了心中長久以來的猜想,果然骨玉黑杖這些聖器能夠將獸妖傳給他的巫法十倍地發揮出來,若是平常,他要祭出這樣一道黑火,非得運功半天不可,可如今竟然一揮而就。

想到此處,阿合台更是得意萬分,如何還會將面前這黑衣人放在眼中,再度狂笑起來。

黑衣人看著對面阿合台的張狂樣子,也沒有什麼生氣舉動,只淡淡道:“獸神大人果然明見,知道你這人心機險惡,一旦得手之後,必定背叛。”

阿合台獰笑道:“那又怎樣,鎮魔洞里從獸妖以下,的確有無數巫力高強的妖魔鬼怪,但除了你這巫妖,還有誰能出得來?如今憑你這微弱的道行,難道還想從我手中奪取聖器麼?”

黑衣人看著阿合台那張狂嘴臉,忽地發出一聲訕笑,也不多說,伸手到懷中拿出了一件事物。

這東西一旦離開巫妖的懷中,立刻散發出淡淡光暈,遠遠看去,是個閃爍著黑光的珠子,在這個漆黑的夜里,若不認真細看,還真看不清楚。

阿合台看了那珠子幾眼,不由得有些緊張起來,雖然他口中不怕這神秘黑衣人,但巫妖巫力雖不如何高強,卻向來是獸妖座下最重要的得力助手之一,誰也不知道他究竟有什麼神秘異術。

正在他暗中思量是否要立刻攻上,不讓這黑衣人搞古怪的時候,那黑衣人手掌一合,卻做出了更加古怪的動作。

他手掌握起,只聽劈啪一聲,竟然是生生將這個黑色的珠子捏碎了,片刻之後,碎屑如沙,從他掌心紛紛滑落下來。

阿合台被他動作嚇了一跳,凝神戒備,巫妖放毒之術,他以前也有耳聞。只是山風吹過,那碎屑紛紛隨風而去,而且風吹的方向根本與他相反,他又等了片刻,卻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阿合台哈哈大笑,道:“你要搞什麼古怪,任你如何,又能奈何得了我麼……”

話音未落,他的聲音卻突然硬生生戛然而止,像是突然被什麼堵在喉嚨里面。

幾乎就在同時,突然,一道火光在黑夜中亮了起來,照亮了周圍,煞是明亮。而這個火光的源頭,竟然是從阿合台身上射出來的。

片刻之間,只聽“噗噗噗……”連聲悶響,阿合台的身體,從里向外,赫然噴射出十幾道光線,一眼看去,幾乎就像是身體同時被開了十幾個空洞一般,既滑稽,又可怖。

阿合台口中再也說不出一個字來,張大了嘴,慢慢抬起了頭,臉上一副恐懼和不可思議的表情。

黑衣人冷漠地飄在他的前方,緩緩道:“獸神大人早就料到你不可靠,當初傳給你黑火時候,故意將這”黑火精珠“留下,只要將這黑火精珠毀去,黑火之力必然反噬主人,叫你死在獸神大人傳給你的法力之下!”

阿合台眼中充滿恐懼和悔恨,張大了嘴巴,卻只發出嘶啞的喘息,片刻之後,“噗噗噗”悶響連續發出,黑火轟的一聲從體內呼嘯而出,將他整個身軀吞沒,熊熊燃燒。

不一會工夫,這個野心勃勃的男子已經化為灰燼。

只有骨玉黑杖,依舊安靜的躺在灰燼之中。

黑衣人飄了過來,伸手一招,骨玉黑杖被凌空吸到他的手中,他冷笑一聲,正要離去,忽地頭一轉,望向山谷的另一側暗處,沉聲道:“是誰?”

黑暗中,沉默了許久,才慢慢走出一個人影,灰衣白鬚,臉上皺紋橫生,赫然正是焚香谷的上官策。

此刻,他望著那黑衣人,又看了看黑衣人身後充滿敵意的那兩團赤火,最後,他的目光落到黑衣人手中的骨玉黑杖之上。

他的樣子,像是突然之間,老了三十歲。

黑衣人顯然也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地方遇見上官策,而看他的模樣,居然和上官策還是舊識。 只見黑衣人在最初的錯愕之後,沉默了片刻,才慢慢道:“我們有八十年沒見過面了吧,老友?”

上官策臉上的皺紋看去如刀刻一般的深:“你們,”他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道:“終于還是忍不住要出來了麼?”

黑衣人一身的黑衣在夜風中飄蕩起來,但他的身影卻在半空中紋絲不動,一如他的聲音,悠悠道:“獸神大人,已經等的不耐煩了。”

上官策緩緩道:“當初我和云易嵐云師兄,都在獸妖大人面前當面說過……”

黑衣人忽然截道:“你那位谷主師兄說的話,你自己信不信?”

上官策忽然不說話了。

黑衣人淡淡一笑,道:“老友,你我各為其主,將來前途凶險,你多保重吧!”

說罷,他將手中黑杖往懷里一摟,整個人向後退去,轉眼之間,消失在黑暗之中。

上官策的眼角抽搐,身形一動,似乎想做些什麼,但對面黑暗之中,那兩團赤火忽地熾烈,咆哮聲猛的大了起來。

黑衣人的聲音,在黑暗中遠遠傳來:“老友,你道行高深,遠勝于我。但我有惡龍,再加上黑杖骨玉,你攔不下我的。你我多年交情,還是留一分情面吧!”

上官策的身形,硬生生頓了下來。片刻之後,那兩團赤火也在黑暗中漸漸消失。

天地之間,只剩下他一人站在著淒冷山谷中,半晌之後,傳出了他悠悠的一聲長歎。

夜色,更深了。

七里峒中,原本繁榮美好的土地,此刻已然被火海淹沒,到處都是哭泣聲音。苗族敬若神明的大巫師重傷,生死難測,黎族寄予厚望的阿合台突然消失,七里峒中又突然來了許多外族之人,其中還突然出現了一個如惡鬼一般的人物。

在此情況之下,黎、苗兩族俱無戰心,黎族漸漸退出了七里峒,而苗族也無心追趕,紛紛救助家園的傷員,同時無數人帶著敵視的目光,望著依然還在七里峒中那些外族之人。

而那些人的注意力,卻根本不曾注意到周圍苗族,他們的眼中,此刻只有在半空中激斗的那紅藍光線。

中土正魔兩道,新一代傑出的年輕修道高手,在這個異鄉陌生的山谷之中,隱約有著一絲淒涼的地方,彼此生死相搏。

陸雪琪的天琊藍光越來越盛,漫天席地,呼嘯而來,彷彿她素手揮動之間,天在轉,地在動,風聲激烈,群鬼辟易,竟有無可阻擋之威。

在她劍光之下,隱隱望見那堅決而憔悴的臉龐,沒有一絲表情,而下手之間,更無絲毫留情了。

劍劍風聲,破空銳響,遮蓋了天地,從四面八方瘋狂湧來又消去。

鬼厲狂笑著,在劍雨中馳騁飛越,噬血珠更似有靈一般,興奮的紅芒萬丈,如惡鬼嘯天,張牙舞爪而戰。

那一劍如霜雪,飄飄而下,有人長嘯,逆天而上。

天琊噬血,

噬血天琊!

不可一世令風云變幻的無情法寶之後,緊接著的,是誰的、怎樣的目光?

陸雪琪不知道,那層層陣陣如波濤如巨浪如鬼哭如魔嘯的噬血紅芒,轟然而至,惡毒的妖力讓她全身精血幾乎都要為之外瀉。

天琊如雪,化做開天巨劍,轟然斬下,將如山紅芒劈為兩半。巨大妖力反挫,陸雪琪白衣飄飄,被反震上天,只是看她的身形,在風中翩然而行,利劍揮舞,絲絲銳響,刹那間風云彙集,盡數在她周圍。

那秀發正飄動,撫過白皙臉畔,本是玉容顏色。

深深呼吸。

她連行七步,在云端如仙子飄舞,還不待她開口念咒,天空已然風卷殘云,化作漩渦,劇烈顫抖。

“九天玄刹,化為神雷。煌煌天威,以劍引之!”

古老的咒語,再一次神秘的回響在天際,那個白色身影倒映在誰的眼中,如狂舞的百合!

十年光陰,在這個風雨飄搖的異鄉,在這個天地變色,風云聚會的地方,一一浮現。

巨大而深邃的黑暗漩渦,在天際急速旋轉,電芒竄動,風聲呼嘯。 陸雪琪凌空而立,白衣飄飄。

青云門無上奇術“神劍禦雷真訣”在她手中這般施展,端的是氣象萬千,威力無比。此時此刻,便是比起當初流波山一戰之中的田不易,氣勢上竟也不弱分毫。

周圍的正道中人無不驚歎,但這番情景,落在鬼厲的眼中,卻不為人知地為之一震。

那云彩深處,天琊劍下,在無盡藍光盡數綻放的時刻,陸雪琪的身影之中,竟隱隱有一絲淡淡金色,帶了一分莊嚴,也有一分詭異。

這並非青云門的道法!

激烈的風聲越來越急,這念頭在鬼厲腦海之中一閃而逝,在他心底眼中,在他猖狂的笑聲背後,又剩什麼?

冷冷目光,從天空望下,紅芒背後,那一個桀驁邪惡的身影。

陸雪琪明眸如霜,一聲長嘯,漫天電芒轟然齊鳴,遠遠傳蕩開去,似撕扯天地一般。

云端深處,無數的電芒迅速彙集,轟隆雷鳴之聲,在天際炸個不停。片刻之間,黑暗漩渦深處,巨大電芒彙聚而成,沖天而下,落在天琊神劍之上。

那耀眼無比的光亮,就彷彿在她的手上。

“好劍術!”

鬼厲放聲大笑,笑聲淒烈,在紅芒中轟然傳上,直如撕心裂肺一般。

那一個高高在上的白色身影,絕世風姿,終究是這般高不可攀…



噬血珠綻放出無盡光芒,此刻,紅、青、黑三色異芒俱都被鬼厲邪力操縱的淋淋盡致,妖氣森森,向著天際鬼哭呼嘯,令人毛骨悚然。

陸雪琪的面色更冷,眼中最後的猶豫,終于斷了。

電芒長嘯,漫天神佛,一起吟唱!

遠方,忽有人驚叫。

全神貫注戒備著天空那記不世出的奇術的鬼厲,忽地背後銳嘯聲起,他心中一驚,電光石火間強移身子,“噗”的一聲,一把平鋒玉尺,卻如無堅不摧的神兵一般,從他的右肩直貫而出。

鬼厲大吼一聲,霍地轉過頭來,只見李洵手握玉尺,滿臉憤恨神情。

“啊……”

他仰天長嘯,噬血魔棒帶著無盡紅芒,瞬間倒劈而下,李洵目光一縮,卻無絲毫懼色,右手用力處,“嘶……”的一聲將玉尺抽出,帶出如泉噴鮮血。

紅芒砸下,李洵奮力一抗,焚香谷道法果然非同小可,再加上鬼厲重傷在身,紅芒不穩,這般近距離的情況之下,仍被李洵擋了下來。

只是噬血珠乃是何等大凶之物,更是與鬼厲血脈相連的血煉邪寶,片刻間無盡邪力從玉尺之上攻了過去,李洵握住玉尺的右手,在這般匪夷所思的鬼力之下,直接以看得見的速度枯萎下去。

李洵大駭,奮力一掙,但鬼厲此刻已近瘋狂,霍地伸手抓來,五指成爪,生生抓在他的右手之上。

李洵感到劇痛,連冷汗都冒了出來,正危急關頭,旁邊傳來低低一聲佛號,夾著一聲歎息。

一道柔和金光湧來,莊嚴祥和,正是天音寺的“大梵般若”!

佛門奇術,與噬血珠妖力相剋,無孔不入、凶惡無比的噬血珠異力,被他生生推開了一尺。

只趁著這片刻工夫,法相一把拉住李洵,向後迅速退了出去,只是在他眼中,滿是慈悲無奈的眼色,直望著那個在風中飄搖的男子身影。

天際巨大的電芒白光,在這一刻從天落下,威力無比、准確之極地擊中了鬼厲!

上篇:第三章 傷心     下篇:第五章 心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