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七章 傳說  
   
第七章 傳說

七里峒,苗人祭壇。

昨晚的一場大戰,似乎並未影響到這里寂靜的氣氛,在那個年輕巫師的帶領下,鬼厲和小白默然無聲地走在祭壇之中。趴在鬼厲肩頭的小灰,此刻似乎也安靜了許多,彷彿這周圍沉穆的氣氛,讓牠也老實下來。

穿過長長的甬道,來到祭壇深處那個石屋之前,年輕的巫師微微點頭,也不與他們說什麼話,轉身就走,片刻之後就沒入了黑暗之中。

周圍,只剩下了他們二人。鬼厲與小白對望了一眼,鬼厲淡淡道:“我們進去吧!”

小白點頭答應,兩人一起走了進去。

這個屋子中依然很是昏暗,前方深處依然燃燒著一堆火焰,火焰前頭,依然還背對著他們坐著一個佝僂的身影。

這一個熟悉的場面里,恍惚間,昨晚的事情彷彿不真實起來,也許只是一場夢吧……

一陣輕微的咳嗽,在那個老人身上響起,火光照耀下的他的背影,劇烈地顫抖,打碎了這里的寂靜,讓人們重新回到現實中來。

“你們來了,”大巫師在咳嗽停止之後,用變得有些沙啞的聲音,慢慢地道:“過來吧!”

鬼厲和小白走到他的身後,安靜的坐下,在這個瘦弱的老人面前,不知怎麼,兩人都有些不知該說什麼話好的感覺。

大巫師似乎輕輕歎息一聲,道:“剛才我的那些族人對你們無禮了,不要見怪。”

鬼厲微微點頭,道:“不敢。”

大巫師又咳嗽了兩聲,卻沉默了下來,沒有再說什麼了。鬼厲與小白只得耐心等待,不料這一等,就是半天,那個大巫師居然像是睡著一般,一動不動,一點反應也沒有。

鬼厲心中越來越是焦急,一來不知道這個大巫師到底心里在想什麼,二來昨晚一場突如其來的動亂,讓他幾乎痛悔一生,若是萬一因為自己而誤了碧瑤,真是百死不贖了。

此刻等待良久,見大巫師似乎仍然沒有開口說話的樣子,旁邊小白還有耐心,一點也不著急,小灰卻已經老大不耐煩。猴性貪玩,此刻早受不了這里肅穆的氣氛,東抓一把,西溜一下,悄悄從鬼厲身上滑了下來。

鬼厲心中焦灼,委實不願再耽擱下去,當下開口道:“前輩,我向您請求的那件……”

一個“事”字還未出口,大巫師忽然插口截道:“年輕人,我來說個故事給你聽吧!”

鬼厲一怔,向旁邊小白看了一眼,卻見她也是皺了一下眉頭,眼中大是迷惑,顯然也不知道這老傢伙在想什麼。 只是此刻畢竟有求于人,鬼厲只得在心里歎息一聲,忍住了心里迫不及待的焦灼,耐著性子道:“前輩,您請說吧!”

大巫師帶著沙啞的聲音,在這個黑暗的祭壇深處,幽幽的響起了,彷彿過了千百年的時光,在此刻又悄悄回轉……

“我們南疆地處神州浩土的南方,從來不及中土繁華,但卻自有獨特淵源……”

鬼厲默默點頭,南疆這里的獨特風俗,的確與中土不同。

“現在天下人都知道,我們南疆這里,一共有五族並立,一同住在這片土地之上。但實際上,在許久許久之前,苗、黎、壯、土、高山五族,其實乃是同一支古族,名叫”巫族“的。”

鬼厲與小白都是一怔,這些事情不要說是鬼厲從未聽說過,就是小白都沒有印象。

大巫師的背影,被熊熊燃燒的火焰折射出微微扭曲的影子,倒映在地面之上,在他的聲音里,同時還夾著火焰中木柴迸裂的“劈啪”

聲音,幽幽的,帶著過往時光的滄桑。

“族中傳說,上古時候,古巫族經營南疆邊陲,勢力強大,族中代出巫力高深的異人,其中更以每一代侍奉巫神的巫女娘娘,巫法最為強大。”

“所謂巫女娘娘,就是從古巫族之中每代選出一位天賦靈力至高的處女,在祭壇之中侍奉巫神,鑽研巫法,並統領全部巫族族人。這種日子,一直過了許多年,許多年……”

鬼厲與小白都微微抬頭,他們俱是聰明人物,此刻都知道大巫師說的關鍵之處,就要出來了。而此刻的小灰,卻不知道悄悄在黑暗中摸到哪里去了。

“但是,就在古巫族第十一代巫女娘娘繼位的第三年,南疆邊陲的十萬大山之中,突然發生了異變。”大巫師的聲音,依舊沙啞,但他的聲調,卻悄悄高了起來,彷彿他內心隱約的激動,正慢慢流露出來。

“在十萬大山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個號稱”獸神“的怪物,沒有人知道那個怪物的來曆,好像他就是這樣憑空出現在險峻凶惡的十萬大山中一般。”

“一開始,誰也沒有注意到那個怪物的存在,但漸漸的,巫族的先人們感覺到了異變。十萬大山連綿起伏的山脈雖然險峻,但森林茂盛,動物繁多,巫族中高明的獵手一直都可以進入打獵。 但從那個時候開始,十萬大山之中,突然誕生了惡毒的瘴氣,人吸入一口,即全身潰爛而死。更詭異的是,原本正常的野獸,竟也紛紛發生了怪異的變化,有些變做獸頭人形的怪物,凶殘之極,見人就殺,死而分屍而食,令人毛骨悚然,巫族之中,一時人心惶惶。”

鬼厲與小白不由得又互相看了一眼,大巫師所說種種,果然大是詭異,聞所未聞。

大巫師停頓了一會,彷彿也沉浸在那段湮沒在古遠曆史之中的往事,過了一會兒,才緩緩繼續道:“那時,巫女娘娘召集了族中眾巫師領袖商議,最後派遣了由三位巫師帶領一隊精悍戰士的隊伍,前去十萬大山里查看,到底發生了什麼怪事,讓山中突生毒瘴,動物異變。

但就在這支隊伍進山之後的第十天,竟然只有領頭的巫力最高強的一位巫師逃了回來,而且全身潰爛,在巫女娘娘全力救治下依然無效,最後只是在彌留之際,說出了”獸妖“二字,就這般死去了!”

“獸妖……”鬼厲和小白,都在心中緩緩念了一句這個名字。

“從這個時候開始,巫族先人們終于知道,十萬大山之中出了一個怪物。後來多方查探,在付出許多勇士性命之後,才漸漸知道這個怪物乃是突然出現在十萬大山之中,有著不可思議的詭異奇能,在他妖法之下,原本森林茂盛的山脈變做了荒山,清澈的河流滿是毒液,到處都是劇毒的瘴氣。而森林中原來的各種動物,也被他用妖法變做怪物,變成了種種如熊人、虎人、豹人、狼人等等妖物,凶殘食人,可怖之極……”

鬼厲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截道:“其中可有一種魚人?”

大巫師背影一震,沉默片刻,似乎在回想什麼,然後緩緩點頭,道:“不錯,族中傳說十萬大山里那些凶殘蠻族,的確有這麼一支魚人。怎麼,難道你……”

鬼厲沉吟片刻,終于還是道:“不錯,我曾經在西方大沼澤中見過這麼一個魚頭人身的怪物。”

大巫師的身軀大震,終于忍耐不住,霍地轉過頭來,火光照著他的皺紋,彷彿歲月刻下的深深年輪,而他的聲音,此刻竟已是嘶啞: “你、你竟然真的看到了這些怪物?”

鬼厲沉默卻肯定的,點了點頭。

大巫師的臉色刷的白了,呐呐地道:“出現了,終于出現了,天意啊!天意啊……但他們為什麼會在西方出現呢?十萬大山的入口,不是有修道的焚香谷守著麼……”

他蒼老的臉龐上,時而恐懼,時而迷惑,表情變化不停,竟然像是出神了。

鬼厲伸出手,輕輕拍了拍老人的肩膀。

大巫師身子一震,像是突然驚醒一般,看了看鬼厲,神情漸漸鎮定下來,隨即再一次轉過頭去,面對火焰。

“我,還是繼續說吧!反正若是天意,我們凡人也是無能為力。”

他的聲音中,彷彿又多了一分蒼涼:“在知道了獸妖這個怪物之後,巫族的人就再也沒有過上一天的安穩日子,而且隨著時日漸深,那個獸妖手下的種種怪物,竟然開始漸漸到十萬大山之外來了。就這樣,各地不斷地傳出族人被害的消息,而且人數越來越多,實在是到了人心惶惶的地步,到了最後,普通的巫族百姓甚至開始拋棄家園,不顧一切地向北方遷移,眼看再這麼下去,整個巫族就要毀了。”

“那一代的巫女娘娘,本來是想再多打聽一些這個怪物的消息,然後再商議如何除去這個妖物的。但那時巫族之中群情激憤,情勢也實在是到了最危急的時刻,她終于決定要召集全巫族中所有的巫師和勇士,一起前去討伐這個蓋世妖物,與他決一死戰,來拯救巫族。”

“不料,就在巫女娘娘做出這個決定的當天晚上,獸妖竟然率領他的無數妖魔手下,從十萬大山之中突然殺出,直接殺向古巫族祭壇所在之地。巫族祭壇,乃是巫族族人祭祀巫神的場所,向來是族中命脈,神聖不可侵犯。那個晚上,可以說舉凡巫族中人,不管男人女子,甚至大一點的孩童,全部都沖上戰場,與那些凶惡妖魔死戰!”

大巫師的聲音,說到這里,輕輕停了下來,而鬼厲和小白,卻各自屏住了呼吸。遠古時候的那一場血腥廝殺,彷彿在周圍的這片黑暗中,在大巫師蒼涼滄桑的話語里,再一次的,悄悄浮現。

“那一場惡戰,絕非我們可以想像,我苗族先人們代代流傳下來的,也只不過是描繪那一場戰爭的只鱗片爪而已。總而言之,在鮮血染紅了全部腳下所踏的土地之後,在無數巫族戰士用身體與妖魔同歸于盡之後,獸妖卻終于還是帶著一些妖魔,沖進了巫女娘娘最後把守的巫神祭壇。而在祭壇外邊,依然還在廝殺著……”

“只是,偉大的巫神此刻終于開始護佑他的子民,而那一代的巫女娘娘,更是曆代之中公認的巫法最強之人。在驚天動地的一場斗法之後,獸妖和他那幾個強悍的手下妖魔終于被巫女娘娘以祭壇之中上古巫神傳下的”八凶玄火法陣“所困……”

“什麼?”鬼厲和小白突然同時失聲道。

大巫師奇怪地回頭看了他們一眼,道:“”八凶玄火法陣“,怎麼了?”

鬼厲與小白對望一眼,沉默片刻,道:“這名字頗為古怪。”

大巫師歎了口氣,道:“這法陣乃是上古巫神傳下,用萬火之精的異寶”玄火鑒“發動,威力至強,當年就算是妖法通天的獸妖,也被這法陣生生困在其中。巫族百姓士氣大震,而那那些妖物則軍心大亂,終于被漸漸擊退。”

“只是雖然”八凶玄火法陣“法力無邊,但獸妖妖力委實非同小可,竟然能在那八荒火龍的日夜焚燒之下,雖然重傷在身,但依然活了下來,與巫女娘娘對峙不歇。當時整個祭壇之中,因為這法陣本身法力太強,其他族中巫師俱無法靠近幫忙,只有巫女娘娘一個人以本身巫力獨自支撐這偌大法陣,就這般三日三夜之後,在全巫族百姓幾乎都要為之瘋狂的時候,那獸妖竟破陣而出了。”

“不過獸妖雖然逃出,但已然被這法陣燒的是奄奄一息,再也不敢多待片刻,直接飛回了十萬大山中的老巢。而當眾人沖到祭壇之中時,巫女娘娘也已經精疲力盡,累的幾乎油盡燈枯了。只是那巫女娘娘,實在是令人崇仰的人物,只不過休息一日,元氣大傷的她卻決定獨自一人進入十萬大山,要將那獸妖除去。因為若是等那獸妖回複過來,只怕巫族的末日就真正到了。”

小白輕輕歎息一聲,道:“這位巫女娘娘,當真乃是女中豪傑,菩薩心腸,如此舍己為人!”

大巫師淡淡道:“我們南疆這里,不信菩薩的。”

小白笑了笑,沒有說話。

大巫師繼續道:“當時巫族族人之中,沒有一個人同意巫女娘娘的做法,誰都知道,她這一去,只怕就再也回不來了。但巫女娘娘心志堅定,終于還是去了,只是隨行的,還有七位巫族之中最勇敢的戰士。他們一行八人,就這般進入了凶惡之極的十萬大山。”

“他們一路之上,披荊斬棘,不知斬殺了多少怪物,終于在第六日來到了獸妖居住的古洞之前。巫女娘娘此時此刻,卻做出了出人意料的決定,她讓其他七人,都在洞外等候,只她一人進入古洞之中。

七位勇士自然不肯,但巫女娘娘意志堅定之極,而且直言他們進去也于事無補,反而還會拖累于她,最後,七位勇士也只得答應下來。”

“巫女娘娘進入古洞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消息,七位勇士在古洞之外等候了整整兩天兩夜,終于有兩人忍耐不住,要沖進古洞尋找巫女娘娘,但其他五人卻認為應當繼續等候,聽從巫女娘娘的命令。

七位勇士之間,就這樣自己爭吵起來,最後,那兩位勇士還是進了古洞,而他們,也從此再沒有任何消息。”

“就這樣,一直到了第五天,就在剩下的五位勇士也漸漸失去信心的時候,巫女娘娘竟然奇跡般的從古洞之中踉踉蹌蹌地走了出來,那個時候的娘娘,整個人已經完全失血了一般,臉色白的嚇人。但五位勇士大喜之下,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些。巫女娘娘將五位勇士召到身邊,給了每一個人一件閃閃發光,充盈著詭異巫力的器物,並對他們說這五件聖器,就是她除去獸妖之後,用他的身體煉化而成。但獸妖乃是得天地間至凶戾氣所化的蓋世妖物,身體雖滅,魂魄不散。”

“五位勇士大驚失色,巫女娘娘又道,只要這五件聖器不回到這個古洞之中,獸妖就永遠不能複生!說完之後,她身體連連顫抖,忽地七竅都流出血來。五位勇士大驚,巫女娘娘用盡最後力氣,叮囑他們,要巫族上下,永遠守護這五件聖器,絕不能讓獸妖複生,否則,就是巫族和世間末日。而她自己,就要永生守在這古洞之外,用自己的魂魄鎮住一切妖孽,將他們鎖在古洞之中。勉強說完這些之後,巫女娘娘再也支撐不住,就此站立而逝,而片刻之後,她的身體竟然面向古洞深處,化做了石像!”

大巫師的聲音,慢慢低沉下去了。

火光中,所有人的臉色都有些奇怪,說不出的一股神情,許久,小白長長出了一口氣,道:“好一位娘娘啊!不過大巫師你說這個故事給我們聽,卻又是為了什麼?”

大巫師的背影,像是被無形的重擔壓彎了一樣,分外蒼涼。他並沒有回答小白的問題,反而自顧自的,又說了下去:“五位勇士痛哭悲傷之後,回到了巫族之中,雖然巫女娘娘不幸而死,但獸妖這個巫族前所未有的大敵,卻終于還是被鎮壓在了那個古洞之中,巫族百姓悲傷之余,卻也有幾分歡喜慶幸。只是,就在這個時候,因為除妖歸來而聲望高漲的五位勇士,卻因為爭奪巫族之中領袖位置,而彼此內斗起來。”

“最可惜的就是,巫族中每一代的巫女娘娘都是上一代巫女娘娘指定的,而這一代的娘娘卻沒有留下任何指令,而五位勇士在那個時候,也全部都忘了問這個問題。 就這樣,一向繁榮強盛的巫族在五位勇士的爭吵之下逐漸分裂,而百姓也各自擁護他們其中一人,最後,就這樣漸漸分裂成如今南疆的苗、黎、壯、土、高山五族,而那五件關鍵的聖器,也由五族各自掌管。”

在這個古老卻驚心動魄的故事終于告一段落的時候,鬼厲深深吸氣,望著大巫師的背影,緩緩道:“前輩,你說了這麼多的話,莫非是要我幫忙把苗族的聖器找回來?”

上篇:第六章 追蹤     下篇:第八章 詭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