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八章 詭林  
   
第八章 詭林

大巫師沉默了片刻,道:“是的。”

鬼厲沉默了下來。

大巫師慢慢道:“這聖器關系到南疆無數百姓的生死,我只希望你能幫我們南疆百姓一把。”

鬼厲的眼角抽搐了一下,道:“南疆五族,人口無數,你何必求助一個外人?”

大巫師搖頭,聲音蒼涼,道:“五族自從分裂之後,巫法日漸衰微,如今更是已經找不到一個像樣的人才,能夠擔當這個使命了。你求我為你那位朋友招魂之事,我答應你了,只是你說的情況,與過往南疆這里的情況並不一樣,我也沒有把握,不過我盡力就是,明日一早,我就陪你們前往中土吧!”

鬼厲與小白都是一怔,沒想到大巫師心情如此急迫。鬼厲為了碧瑤,連死都不怕,如何會在乎冒險去搶奪什麼傳說中的聖器?只是他心中雖然歡喜,卻還看得出大巫師身負重傷,當下道:“前輩,你昨晚斗法……不要先休息幾日麼?”

大巫師低低歎息一聲,道:“我已經沒有多少日子了,在那之前,就為你盡一次力吧,只希望你能看在我這個垂死老人的分上,為南疆無數百姓,伸一把手。”

鬼厲默然,其實他又何嘗看不出大巫師身體虛弱,但卻也沒想到竟然到了這個地步。而在一旁的小白卻忽然道:“大巫師,你剛才說過,一定要五件聖器一起回到古洞之中,那個獸妖才能複活,是麼?”

大巫師點頭道:“不錯。”

小白道:“既然如此,就算苗族之中丟失了一件聖器,還有其他四件,你也不用太過著急……”

“兩件,是兩件!”大巫師突然插口道,說完之後,一陣劇烈的咳嗽又從他的口中發出。

小白怔了一下,道:“什麼?”

大巫師待咳嗽好不容易平歇下來,歎了口氣,道:“我族聖器黑杖之上,還鑲有另外一件聖器骨玉,那是兩百年前,我們苗族從黎族手中搶奪過來的。”

小白口中“啊”了一聲,面色有些古怪,就沒有說話了。

大巫師沉默片刻,道:“其實,在兩百年前,我們已經發覺到事情不對,從暗中得到的消息,壯、土、高山這三族的聖器,竟然在這幾百年間,突然莫名其妙的、非常詭異的陸續丟失,當時只有我們苗族和黎族還有聖器在手。當時來說,五族之中,只有我們苗族祭壇里的巫法還尚有一點威力,所以就從黎族手中搶過了聖器骨玉,保管在我們祭壇之中,以期萬全,不料到了最後,還是……”

鬼厲與小白都沒有說話,搶人聖物這種事情,畢竟不是很光彩的。

大巫師自也知道這個,也不願在這上面多說,當下轉頭看向鬼厲,道:“所以如今的情勢,實在已經是非常危急,五件聖器全部丟失,說不定就是那個獸妖搞的鬼。而且昨晚那個黎族妖人所用的法術,也根本就是以前獸妖的黑火妖術,我、我、我實在是擔心……”話音未落,他已然咳嗽起來,將聲音撕扯的聲嘶力竭。

鬼厲深深呼吸,慢慢道:“我答應你了。”

大巫師大喜,連連點頭,道:“多、多謝你了。”

小白坐在一旁,忽然道:“大巫師,當年那位巫女娘娘叫做什麼名字,我實在是很佩服她!”

大巫師臉色變了變,歎了口氣,慢慢坐直身子,臉上也浮現出崇敬神情,緩緩道:

“那位娘娘,名叫”玲瓏“!”

不見天日的昏暗,彼此糾纏的高大黑色樹木,森林中隨處可見的人獸殘骨,還有那森森白骨間閃動的磷光,這些,就是如今金瓶兒所面對的一切。

自從她追蹤巫妖,進入十萬大山這個神秘陰森的世界,在跋涉過兩重險峻山脈之後,進入到了一片廣大的黑森林中,而呈現在她面前的,就是這個場景。

這是她在黑森林中的第三天了。

前方似乎永無止境的黑暗,像是凝固一般靜止不動,金瓶兒嫵媚的臉上,不禁也有些淡淡的焦灼。她走動一步,腳下卻發出一聲輕響,向下看去,一個白森森的人類骷髏頭骨,在地面上滾動到一旁,也不知道他究竟死在這里多少歲月了?

金瓶兒歎了口氣,用腳輕撥,將骷髏掃在一邊。

盡管在進入十萬大山前就有了心理准備,但金瓶兒仍然沒有料到這里竟是如此的詭異和險惡。到處都是劇毒的瘴氣不說,稍不小心就可能死于非命。一路之上,她著實遇到了不少聞所未聞的怪獸,說是怪獸,其實也不妥當,這些東西多半像是從某些種猛獸變異過來的,諸如虎豹合身、豬熊一體等等,但看著又不似以前見到的魚人那種較為聰明的異族。

不過這些怪獸雖然凶惡,也只是相對常人而言,對出身魔教合歡派的金瓶兒來說,還不難對付,所以一路上她還算輕松,只是這里無處不在的毒物瘴氣,卻令她每日里提心吊膽,一刻都不敢放松。

而她遠遠追蹤的巫妖,看來也沒有想到會有人追蹤他前來十萬大山之中,所以到現在為止,金瓶兒還沒有把他跟丟,只是巫妖身邊那條惡龍,卻實在令金瓶兒頭疼。無論她如何隱匿身形,但稍一接近巫妖,那感覺敏銳之極的惡龍幾乎都會有警惕之意,幾番下來,金瓶兒便再也不敢接近巫妖了。

如今,金瓶兒憑藉著合歡派中秘傳的追蹤之術,遠遠追著巫妖,而自從他們先後進入黑森林中之後,三日間巫妖竟然從來也沒有休息過,一直以同樣的速度在林中穿梭行進著。

金瓶兒道行頗深,三日不休對她來說,也還撐的住,但無論如何也會感覺稍有睏倦,而前方那個巫妖幾乎不似人一般,一直以這般相同速度行走著。

黑森林中閃爍的磷火,像是黑暗中明滅不定的幽光,又似冥冥中沉默的眼眸,注視著這個闖入的女子。

忽地,黑暗中一聲咆哮,一只豬頭熊身的怪獸突然從旁邊沖了出來,撲向金瓶兒,金瓶兒眉頭一皺,身體飛起,素手在半空刷地揮下,一道燦爛紫芒在黑暗中一閃再閃。

紫芒刃!

怪獸沖過金瓶兒剛才站立的地方,又沖出好幾步遠,忽地發出一聲怪異長嚎,整個身子同時發出輕微的一聲悶響,“砰”的一聲,鮮血四濺,這只怪獸從身子中間分為兩片,倒在地上抽搐兩下之後,就此靜止不動。

流出的鮮血,在黑森林中磷火微光的照耀下,漸漸滲入土地,化為深深顏色。

還不等金瓶兒落下地來,前方黑暗之中,忽地爆發出無數野獸嘶吼,瞬間原本的平靜被打破,如百獸嘯天,黑暗中此起彼伏,片刻間從那些閃爍的磷火背後,逐漸出現了一雙雙、一對對或大或小的閃動著凶光的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光。

金瓶兒深深呼吸,臉色似也白了幾分。

隨著一聲長長嚎叫,突然如巨川轟然而下,奔騰的腳步刺破黑暗的寂靜呼嘯而來,逐漸蔓延,將金瓶兒包圍在中間。

“吼……”

那一個瞬間,無數的怪獸從黑暗中沖出,撲向那個單薄的身體。

金瓶兒身影飄動,在鋪天蓋地而來的獸群中左躲右閃,同時手間紫芒閃爍,每一次的揮舞,都有怪獸嚎叫著死去。只是這突然而來的獸群怪獸實在太多,片刻之間就將偌大一點地方擠的水泄不通,金瓶兒幾乎連落腳的地方都沒有,到了最後,她已經是在各種奇異野獸的背上飛舞騰挪。

不過一會工夫,死在金瓶兒紫芒刃下的怪獸已經超過了二十頭,但金瓶兒腳下褲腿,也被怪獸撕裂了幾道口子出來。而遠方黑暗中,似乎還有無窮無盡的怪獸正湧出來,真不知道這個黑森林中到底哪來的這麼多的怪獸。

金瓶兒一抿嘴,知道不能與這些凶物糾纏,右足伸下在一只虎頭豹身的怪獸背上一點,整個人騰空而起,向上飛去。

本來按金瓶兒的意思,是不願意飛出黑森林之上的,一來如此不免暴露目標,而且森林上方似乎還有毒瘴的存在;二來也是更重要的,就是飛離黑森林後,再要追蹤前方的巫妖,不免難上加難。

只是這個時候,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她的身子直直飛起,地面上那些怪獸雖然凶惡,但看來還沒有會飛天的,無數怪獸擠在地面咆哮怒吼,猙獰之極,委實可怖。

就在金瓶兒將要飛到高大樹木頂端的時候,忽的一聲異響,原本糾纏在一起密密麻麻的黑色樹木,突然全部活過來了一般,黑影幢幢間,無數道黑色陰影從上往下直撲下來,其間更夾雜著濃重腥氣,只怕還有劇毒。

金瓶兒雖驚不亂,身子在半空中硬生生為之一頓,紫芒閃處,在頭頂登時出現了一片紫色光環,片刻之後,那些黑色陰影凌空打下,碰到這紫色光芒,只聽得迸裂之聲不絕于耳,瞬間有十幾道黑影碎裂開去,四散分飛,遠遠看著,正是黑色的樹枝,只是在半空之中飛濺的還有腥臭之極的黑汁。

金瓶兒雖然將這從天而降的怪樹擋了一擋,但身子卻仍是被打了下去,地面無數怪獸登時興奮起來,紛紛咆哮嘶吼,有不少更是奮力跳了起來,向金瓶兒落下的身子撲去。

金瓶兒臉色蒼白,素手連揮,紫芒大盛,刹那間從頭頂移到身下,在她身子落地之前,令人毛骨悚然的“咄咄”聲音已經不住響起,紫芒范圍之內,十幾頭怪獸軀體轟然而碎,鮮血四濺,連金瓶兒身上也染紅了一大片。

只是這血腥氣味,卻彷彿更刺激了周圍那些怪獸,轉眼間就有無數其他怪獸又撲了上來。金瓶兒額頭已然見汗,更不遲疑,紫芒刃揮舞間擋住一批怪獸,身子用力飄起,全力向前方沖去。

此時此刻,金瓶兒處境實是險到了極點,下有無數凶惡猛獸追擊,上有無窮無盡的怪樹攔截,她上下不得,只得全力在樹林中間向前飛去。

黑森林中,此刻早已到處都是怪物的嘶吼聲音,遠遠回蕩,黑風呼嘯,一派人間地獄。

躲開了跳到半空撲來的野獸利爪,金瓶兒一刀將整整一株擋住去路的黑樹從中砍斷,從中飛過。 而前方出現的,竟是更多的怪獸和無窮無盡彷彿妖魔一般的黑樹……

就這般搏斗著向前奔逃,也不知過了多久,就在金瓶兒感覺已經漸漸力不從心的時刻,忽地原本一片昏暗的前方,竟然透露出一絲光亮。

金瓶兒大喜過望,精神大震,紫芒刃光芒爆起,將一頭從地面撲上的巨大灰狼一刀劈了下去,整個人全力向那里飛去。

陰影舞動,如妖魔咆哮,無數道黑樹從半空上壓了下來,金瓶兒被紫芒簇擁包圍,一路上見獸殺獸,遇樹砍樹,直殺的是血肉橫飛,鬼哭狼嚎,硬生生被她從這詭異莫測的黑森林中,直殺了一條通道出來。在她身後,到處是殘枝獸屍,鮮血黑汁,漫天飛濺。

當她沖出那片黑森林的時候,這個原本嫵媚動人的女子,竟然全身上下盡是血汙,如血人一般,說不出的猙獰可怖。

只是,當她看清周圍的環境時,喘著粗氣的她,臉色卻更是為之一變。她所處身的,赫然是一個懸崖,只是黑森林裸露在外的一塊巨大岩石,在岩石之下,云霧飄蕩,天際光亮照過,彷彿有奇異的彩光流動。

金瓶兒只看了一眼,便知道那些彩色云霧正是最毒的瘴氣,中人立死。而此刻,她背後的黑色森林之中,無數怪獸的吼叫聲音再度響起,就在她的身後。

金瓶兒牙關一咬,握著紫芒刃的手又緊了緊,刷地回身,卻只覺得頭上嗡的一聲轟鳴,幾乎站立不住,連身子也搖晃了幾下。這些日子以來,她本就沒有怎麼好好歇息,今日更是對著無數凶惡異獸和妖樹,縱是鐵人也要吃力萬分。

她心中大吃一驚,電光石火間不自禁地掠過“難道我竟然要死在這里”這個念頭,不由得也有些暗自後悔,不該在發現巫妖和上官策之間神秘的關系後,冒險追了進來。只是下一刻,她突然發現,那些怪物雖然還在嘶吼咆哮,甚至站在她的位置,隱約還可以看到有怪獸在黑暗的森林中撲騰跳躍,憤怒之極,但不知為了什麼,那些怪獸竟然一只都沒有走出黑森林來。

也許,牠們本是不存在這個世間的異物,所以只能在那片詭異森林中生活吧……

這個發現,讓金瓶兒終于松了一口氣,而且在光亮之下,那些黑色的妖樹似乎也凝固了一般,再也沒有對她有什麼攻擊動作。

站在岩石之上,感覺到身後懸崖間吹來了帶著隱約臭氣的山風,金瓶兒身子一軟,險險就坐了下來。

風吹動了她的衣裳,這才發現周身遍布著肮髒的獸血,無論如何,金瓶兒終究是個女子,這個發現讓她一陣噁心,連忙低頭整理。

突然,黑森林之中,一聲巨吼轟然而起,瞬間將無數咆哮的怪獸聲音都壓了下去。還不等金瓶兒抬頭查看,一片巨大的黑影從黑森林中奮然躍出,向她撲來。

金瓶兒只覺得整個天空突然暗了下來,自己被那個黑影籠罩其中,驚叫一聲,下意識地將紫芒刃擋在頭頂。紫芒刃紫光才剛剛泛起,黑影已然撲到,一股大力如排山倒海般湧來,金瓶兒的身子整個被打的飛了出去,人在半空,已經看到她口中噴出鮮血。

只見她身子在空中翻騰,幾下之後,已經飛出了腳下岩塊,落了下去,山風呼嘯,轉眼間就看不見她的影子。

“吼!”

帶著低低的吼叫,那黑影落到地上,赫然是巫妖身旁的那條惡龍,此刻只見牠張著血盆大口,一雙凶目掃射四方,而黑森林中那些怪獸似乎極為懼怕這只惡龍,這時再也沒有什麼動靜發出,竟然是全部都悄悄跑了。

黑影晃動,一身黑衣的巫妖從黑森林中緩緩飄了出來,越過惡龍的身邊,來到懸崖邊上,體形碩大的惡龍緩緩跟在他的身邊。

巫妖探身,向懸崖下邊望去,只見那片彩色狀云霧中隱隱蕩起波紋,顯然有什麼東西落了下去,他回過頭,微微點頭,輕輕拍了拍惡龍的身體。

惡龍低吼。

巫妖發出冷冷笑聲,頭也不回,飄進了黑森林中,惡龍剛要跟上去,忽地又停住腳步,向懸崖方向看了一眼,但那里一片寂靜,什麼都沒有發生。

惡龍一雙凶眼目光炯炯,停了一會,終于掉轉腦袋,跟著主人方向跑了過去。黑森林中“嗦嗦”聲音響起,隨即漸漸低沉,直到消失。

山風吹過,卷起了地上細微塵土,掩蓋去殘存的一點血跡,彷彿這里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

許久之後,忽的一聲低響,懸崖邊紫芒閃過,一道人影從岩石下方翻了上來,正是金瓶兒。

她人一落地,立刻大口喘氣,原本雪白如玉的臉龐,嘴角上掛著殷紅血絲,顯然受創不輕。 右手邊,紫芒漸漸收縮,回到她的衣袖里邊。而她的目光,卻向自己左手望去,不知什麼時候,她左手邊突然多了一把形狀奇怪的刀,刀背做鋸齒形狀,刀形古拙,粗短的刀身泛著森冷光芒,清晰可見地刻著兩個字──

殺生!

金瓶兒緩緩抬頭,向巫妖和惡龍離去的方向望了一眼,黑森林中,一片沉靜。 她凝望許久,彷彿思考著什麼,半晌過後,她的目光又回到手上那柄奇怪的刀上。

她的眼中,似有奇異的光芒悄悄轉動,山風吹過,隱約聽到她輕輕的自言自語聲音。

“殺生和尚麼……”

上篇:第七章 傳說     下篇:第九章 訣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