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九章 訣別  
   
第九章 訣別

七里峒,苗族祭壇。

新的一天,彷佛連照在祭壇平台上的陽光,感覺起來似也有一種嶄新的味道。鬼厲和小白站在半山上祭壇前的平台上,望著山下那片被戰火蹂躪過的土地。

到處可見的殘垣斷壁間,苗人百姓進進出出,從高處看下去,他們就像為了自己家園忙碌的螞蟻。

小白歎了口氣,轉頭對站在身旁的鬼厲道:「你可想好了,十萬大山里的怪物,可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

鬼厲神色不變,道:「我死都不怕了,還怕什麼?」

小白聳了聳肩膀,微微苦笑搖頭,正在這時,旁邊一陣「吱吱」怪叫,二人轉頭去看,卻是小灰跑了過來,只是跑的姿勢有些古怪。

片刻之後,二人目光不期然同時落到猴子的雙手上,小灰一手一個,兩邊都拎著一個大大的袋子,正是苗人用來盛酒的大酒袋。

鬼厲怔了半晌,慢慢轉頭向小白看去,小白苦笑道:「你莫要看我,我也不知道。」

小灰很快跑到近處,看它神情,與主人和小白心思重重的樣子截然不同,顯然大是興奮,直笑的合不攏嘴,隱隱酒香,從它手中那兩個大酒袋中散發出來。那兩個酒袋鼓脹脹的,看來是裝滿了苗族烈酒,與前幾天斗酒時只殘留了一小袋大不一樣。

昨日在鬼厲、小白與大巫師細細商談的時候,猴子小灰待在那陰森森的祭壇中實在無聊,猴性活潑,如何能夠忍耐得住,便悄悄溜了出來。而鬼厲那時候心思重重,又驚又喜,竟然也沒發覺小灰溜走。

小灰不知不覺想起那日喝的美酒,酒癮大動,便溜到山下七里峒去了。激戰過後,苗人家園破碎,正是忙亂時候,再加上小灰看去不過是一只灰毛猴子,如何會有人注意,幾番搜索之下,趁著混亂,居然被猴子在廢墟中找到了兩大袋還未開封的烈酒。

昨天一個晚上,也不知道小灰把這兩大袋酒藏在什麼隱秘地方了,今日一早,看到就要動身離開的時候,猴子這才跑出去將這兩大袋酒拖了回來,顯然打算這一路上好好品嘗了。

只是此刻看到主人鬼厲和小白臉色都有些古怪,小灰有些疑惑,猴目睜開看這二人,過了片刻之後,小白掩嘴輕笑,對鬼厲道:「算了,你答應了苗人這麼一件大事,就算拿……呃,拿他們兩袋酒,也不算什麼!」

話未說完,她自己倒先笑了起來,鬼厲搖頭,慢慢轉過身去,只剩下小灰瞪著猴眼,看看小白,又看看鬼厲,放下一只酒袋,空出一只手抓了抓腦袋,頗有些迷惑的樣子。

祭壇深處,苗族族長圖麻骨與大巫師相對而坐,周圍更無他人。

圖麻骨沉默許久,大巫師也沒有說話,空氣中飄蕩著一股令人窒息的氣氛。終于,圖麻骨臉色變化,似乎終于忍不住,道:「大巫師,你傷的這麼重,為何一定還要跟這兩個中土人走?」

大巫師輕輕歎息一聲,道:「我剛才不是對你說過了。」

圖麻骨恨恨道:「黎族搶了我們聖器,我們豁出性命也要奪了回來,何必再去求外人相助?」

大巫師搖頭道:「你錯了。」

圖麻骨一怔,道:「什麼?」

大巫師沉默了片刻,低聲道:「若真是黎族搶了我們聖器,我也不用如此擔心,怕只怕……唉!」

圖麻骨不解,道:「大巫師,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大巫師道:「你還記得我們苗族代代相傳的那個獸妖傳說麼?」

圖麻骨臉色大變,驚道:「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

大巫師苦笑一聲,道:「本來就是真的,當年玲瓏娘娘犧牲自己將獸妖封在鎮魔洞中,遺命後人絕不可讓五件獸妖聖器同時回歸鎮魔洞。但時至今日,五件聖器已然全部丟失,只怕真的就是獸妖複生之徵兆了。」

圖麻骨臉上神情變幻,他身為苗族族長,自然知道那個傳說的分量,但過了半晌,他還是忍不住道:「大巫師,如此情況下,你更不能離開這里才對,萬一……有你在,我們族人也安心一點。」

大巫師默默搖頭,道:「我這條老命,最多不過再有三十日的陽壽了。」

圖麻骨身子一震。

大巫師歎息道:「其實我又何嘗願意離開,我這一去,只怕就是要客死異鄉。但如今南疆五族各自分裂,人才俱都凋零,萬一我所料不錯,只怕無人可以應付危局。那個中土年輕人雖然歲數不大,但身懷異術,身邊那根黑棒,煞氣之重,邪氣之大,實乃我生平僅見。不過最重要的,卻是……」

他意味深長地望了一眼圖麻骨,壓低了聲音,低聲道:「最重要的,卻是號稱萬火之精的『玄火鑒』,就在他的身上。」

圖麻骨大驚,道:「什麼,這東西不是在焚香……」

大巫師以目示之,圖麻骨會意,住口不言,但眼中驚訝之色,卻是有增無減。

大巫師緩緩道:「當日他第一次與我見面時候,我身後犬神石像即有異兆,聖火更有警示,而兩件獸妖聖器黑杖和骨玉俱都不安,若非當年鎮壓獸妖之無上聖物『玄火鑒』,更無他物。至于這聖物怎麼會從焚香谷中流失出來,我就不知道了。」

圖麻骨沉默不語。

大巫師頓了一下,又繼續道:「其後我在說話間,故意將玄火鑒的來曆說出,那二人果然吃驚愕然。特別是說到『八凶玄火法陣』時候,他二人更是臉色大變,想來他們必然與這法寶法陣有緊密關系。」

圖麻骨長長的出了口氣,顯然這些話都是他原先決然沒有想到的。

大巫師淡淡道:「你也知道,我們苗族曆代流傳下來的傳說,只有這玄火鑒和八凶玄火法陣才能鎮壓獸妖,如今先不說玄火鑒不在我們手上,就是我們從那年輕人手中搶了過來,只怕也無人可以驅動,而且還有那詭異莫測的八凶玄火法陣,更加無人知曉。所以,在這等情勢下,那年輕人實已是我們南疆眾生的唯一指望,我就算客死他鄉,也是要跟他前去,只希望在臨死之前,能救他那朋友一命,盼他看在這點情分上,他日相助我苗族上下。」

圖麻骨嘴唇微微顫抖,年老的臉龐上皺紋深深,不知不覺間,悄悄滲出了一點淚珠。他對著大巫師,慢慢伏下了身子,把頭貼在冰冷的地面。

大巫師笑了笑,神色也有幾分淒涼,道:「我走之後,你們也不必掛念了,若那年輕人有心,想來會將我的尸骨送回故鄉。這里的事,就全靠你了。」

圖麻骨沒有抬頭,低著聲音,微帶哽咽,道:「大巫師,你放心就是。」

大巫師悠悠道:「我這一去,也就是個死,其實也算不了什麼。但你在南疆,來日波凶浪急,其他四族不知天高地厚,看我苗族失勢,只怕難免落井下石;而十萬大山之中,獸妖隨時可能複活,浩劫將臨,你肩負重擔,自己也要多保重。」

圖麻骨咬著牙,答應了一聲。

大巫師慢慢站起身,向周圍望了一眼,忽然又道:「若將來真的情勢危急,雖然這七里峒乃是我們苗族世代居住的地方,但也並非不可舍棄,只要人在,將來就有希望。」

圖麻骨面色又蒼白了幾分,慢慢道:「是。」

大巫師長歎一聲,緩緩向外走去。

當那個佝僂的身影,在圖麻骨的攙扶下,身後跟著鬼厲和小白,從山腰祭壇上走下來的時候,並沒有多少人注意到。

但隨著腳步聲,已不知道多久沒有出現在七里峒街道上的大巫師的身影,終于被苗人注意到了,隨著一聲聲帶著驚喜的呼喊,越來越多的苗人丟下手中的工作聚集過來。

大巫師微笑著,不住向周圍的苗人揮手,但卻始終沒有停下腳步,一直向著七里峒的出口走去。

終于,苗人漸漸感覺到了不對,人群之中,開始有人大聲用苗語呼喊,鬼厲與小白雖然聽不大懂,但想來也知道苗人呼喊的是什麼。

大巫師的臉色似也有些淒涼,布滿滄桑的臉上,笑容漸漸消失,取而代之的,分明是一種悲傷。

只是他依舊沉默。

只是揮手。

慢慢走遠。

圖麻骨也停下了腳步,站在人群前端,默默地凝望著那個佝僂的背影。

人群中驚呼哭叫聲音此刻已然響成一片,許多人驚慌失措,更多的人已經向著那個漸行漸遠的老人跪了下來。

走在大巫師身後的鬼厲,默默向那個老人看去,赫然發現,那個蒼老的臉龐上,不知何時,淚水橫流。

終于,走到了通往山谷外面的那條通道,背後的哭聲已經響徹整個山谷。

老人的身體開始微微顫抖,忽然,他猛的回過身來,再一次的,眺望這片土地,這片山谷,這片天空……

遠處的苗人驚呼著,許多人驚喜的從地上跳了起來。

然而,下一刻,大巫師緊緊閉上眼睛,像是要把這片土地上所有的一切都刻在心中一般,皺緊了眉,又一次轉過了身子。

山谷中,突然一片寂靜。

無數道目光,彷佛在身後無聲地呐喊!

大巫師面上肌肉輕輕抖動,慢慢的、慢慢的踏出腳步,消失在那條通道里。

七里峒中,一片沉寂。

許久之後,也不知道是誰第一個哭出聲來,片刻之間,整個山谷里一片悲泣之音。

十萬大山。

穿過黑森林,再翻過七座險惡山脈,就是一座終年黑氣環繞、陰風呼嘯的高山。而在這座光禿禿的、沒有一棵樹、一根草的高山之下,赫然有一個大洞。洞口高三丈,寬丈五,終年不停地有陰風從中呼嘯而出,更夾雜尖銳異響,彷佛是某個狂怒靈魂,在永不停歇地咆哮著。

洞口正中,端端正正地立著一座石像,如真人大小,看去正是個美麗女子,面向鎮魔洞深處,默默佇立。終年呼嘯陰冷的風,永不停歇地吹在石像之上,發出低沉的聲音,就像是狂風暴雨中,那一面脆弱的、遮擋風雨的木板。

只是,她卻彷佛永不退縮!

一身黑衣的巫妖,此刻就站在這座石像之前,默默地凝望。

他身邊的那條惡龍,似乎對這座石像也特別畏懼,下意識地遠離,東張西望一會,叫了一聲,放開四足,向高山之上跑了上去。不久之後,就消失在黑氣之中。

冰冷刺骨的陰風,拂動巫妖的黑色衣衫,在這片荒涼景色之中,這個人似乎也漸漸顯得虛無飄渺起來,帶著一絲不真實。

他就這麼一直望著,許久許久,久到了連金瓶兒都開始懷疑這個黑衣人究竟是不是也變做了石像。

從那座黑森林中僥幸逃生,同時意外地在那座懸崖巨岩下發現了一把深深插入岩縫的殺生刀,令金瓶兒隱約猜測,難道鬼王宗的大將殺生和尚竟然比自己更早就進入了這里?

只是殺生刀雖在,殺生和尚卻不見蹤影,人去法寶在,這危險可想而知,只怕殺生和尚多半已遭不測。十萬大山里,當真是步步殺機。

但金瓶兒沉吟過後,卻還是暗中追著巫妖腳步跟了上來。一路上她知道了巫妖身有異術,更加小心翼翼,絲毫不敢大意,更不敢隨意接近那個黑衣怪物和那條惡龍,加上巫妖多半以為這身後追蹤之人已死在黑森林中,居然也沒發覺身後的金瓶兒,就這樣讓金瓶兒一直跟蹤著來到了鎮魔古洞之前。

此刻金瓶兒伏在遠處一個小山包後,遠遠地望著那個黑色身影,忍不住開始懷疑這個黑衣人難道要在這個女人石像前站上一輩子麼?

從到達鎮魔洞到現在,巫妖已經一動不動地凝望著這個石像超過四個時辰了。

就在金瓶兒無聊的快要閉上眼睛睡著的時候,巫妖的身影終于動了動。金瓶兒精神為之一振,連忙仔細看去。

只見那個黑衣巫妖似乎經過了長久的沉思,或是掙紮,終于做出了決定的樣子,向著那個女人石像,默默地彎下了腰,恭恭敬敬地鞠了個躬。

遠遠的,金瓶兒望見那個巫妖,口中對著石像,低低的說了一句什麼話,只是相隔太遠,一點都聽不到。隨後,巫妖的身子慢慢轉了過去,向著鎮魔古洞深處飄去。

金瓶兒眉頭緊皺,心中謎團越來越大,那個古洞中顯然有什麼絕大秘密,很有可能就是上官策與這巫妖談話間所說的那個神秘人物所在。但在這荒僻之極、窮山惡水的地方,又怎麼會有這麼一個女子石像,還剛剛好就豎立在石洞門口正中呢?

而看巫妖對著這個石像神情,分明與這個石像關系密切,只怕還有說不清的往事。

就在金瓶兒眼看著巫妖就要消失在古洞之中,打算探出身子,悄悄潛過去仔細看看那座石像的時候,忽地,巫妖的身子突然停了下來。

金瓶兒吃了一驚,幾乎以為自己急切間竟然暴露了身形,不由得心中大悔,正著急時,發覺巫妖根本沒有回頭向自己這里望來,似乎不像是發現了自己的模樣。

她這才放下心,連忙藏好身子,方再次偷偷探出頭,向那個古洞方向望去。

這一望之下,她不禁看直了眼睛。

就在那個女子石像的前方,鎮魔古洞的洞口,忽地凌空生出一團白氣,與周圍黑氣陰風形成強烈對比。而巫妖也停下了身子,默默注視著這團白氣。

白氣越聚越多,漸漸凝聚成形,變做一個人形模樣,從金瓶兒這里看去,赫然是一個高大男子,右手持巨劍,左手握大盾。他的身體完全由白氣組成,在陰風中飄搖不定,但身體動作甚至臉上神情,竟然完全清晰可見。

金瓶兒愕然無語,半晌倒吸了一口涼氣,低聲自語道:「好一個陰靈!」

她乃是魔教出身,對這等鬼魅之事多少也知道幾分:古老相傳,人生老死,唯有魂魄不滅,一世壽終,便有魂魄離體,往投來生,生生世世,輪回不息。然而世間之中,卻有怨靈存在,以貪、嗔、癡三毒故,以畏、惡、怕恐懼故,眷戀塵世,回首前塵,不願往生,是為「陰靈」。

當年鬼厲還是青云門小弟子張小凡時候,與陸雪琪一起落入空桑山萬蝠古窟中的死靈淵下,在那無情海邊,便遇上了無數深淵之下的陰靈。只是那些陰靈俱是凡人魂魄,被當年煉血堂殺害而不能往生,常人遇見固然被害,但在修真之人眼中,卻並非什麼厲害妖孽,所以當年張小凡、陸雪琪道法未成,還能苦撐許久。

金瓶兒所望見的這個陰靈,卻絕非那些普通陰靈,而是傳說中最為罕見的「凶靈」。這類魂魄,生前多半就是修行高深的人物,死後卻因為某些極大至深的憤慨癡念,竟然舍棄往生,甘願守護某物,做個淒涼野鬼,飄蕩于陽世之間。

這等凶靈,本身道行已然頗高,再加上死後具有鬼力,更加凶厲,普通的修真之人根本不是對手,可以說乃是萬中無一的凶悍鬼物。只是修真中人,往往對往生看的比常人更重,鮮有舍棄往生的,所以凶靈才如此罕見,金瓶兒此番突然看見,倒還真是嚇了一跳。

不過看過去,那個黑衣的巫妖卻似乎沒有表現出什麼意外,面對著這個擋住他對路的凶靈,他只是慢慢抬頭看去。

凶靈由白氣組成的身體極為高大,幾乎擋住了整個鎮魔古洞的洞口,巫妖望著這個如戰神一般手持劍盾的凶靈,忽地歎息了一聲。

「你終于肯出來見我了?」他幽幽地道。

凶靈冷冷地注視著巫妖,他的白氣與巫妖的黑衣黑影,就像是兩個絕不妥協的極端。

「你這個背棄了娘娘的叛徒,有什麼資格敢說這話?」

巫妖身子似乎顫抖了一下,永遠深不可測的他竟然被這麼一句話刺的全身都劇痛一般。

他抬頭望著那張憤怒的臉龐,半晌,卻始終默默無語,慢慢低下了頭。

上篇:第八章 詭林     下篇:第十章 凶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