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一章 複生  
   
第十一章 複生

黑暗在無邊漫沿,只有陰風呼嘯的聲音越發淒厲。巫妖行走在鎮魔古洞黑暗的甬道中,就像一個走向九幽的陰靈。

古老的洞穴越走越是寬闊,但周圍的黑暗也愈發深邃。走在這陰冷可怖的道路之上,巫妖甚至可以閉上了眼睛往前走去。

多少年來,他獨自一人在這里徘徊,而今,他終于要親手改變自己的命運。

也許,還有世間無數人的命運。

陰風咆哮,就在他的前方!

一點幽光,突然在他前面亮起,盡管那光亮如此幽暗,但在這一片漆黑中卻是特別的醒目。

巫妖停下了腳步。

那幽光在黑暗中輕輕閃爍,明滅不定,似召喚,似誘惑,似渴望,似譏笑……

風,吹動了他黑色的衣襟,就像過往無數歲月,他凝望著那個地方。

多少年前,他也一樣站在這里,可是那個時候,他的身旁還有兄弟,他的身前,還有一個雖然瘦弱卻彷彿可以遮擋天地的身影。

而如今,卻只有他一個孤單的身影。

“娘娘……”他微微垂下頭,口中低低地喚了這麼一句。

然後,他向前飄去,投向那個幽光,如飛蛾一般的決絕。

幽光大盛,古洞之中的陰風陡然猛烈起來。原本只有一點的光亮,從那處緩緩散開,將周圍慢慢照亮。

坑窪不平的地面上,到處掉落著腐朽的白骨,有人物的,也有猛獸的。巨大的洞壁,堅硬的岩石,在幽光照耀之下,卻顯現出了無數條密密麻麻、縱橫交錯的裂痕,像是被人生生撕扯開來一般,觸目驚心。

黑暗中,有個聲音,就在那個幽光的最深處,帶著冰冷寒意,輕輕回蕩。

“你回來了……”

尾音很長,回蕩在這個古洞岩壁之間。

巫妖沒有說話,他只站在那處光亮之中,佇立片刻,然後,從黑衣中伸出手臂,在他手上,赫然是鑲了骨玉的黑杖。

“吼!…….”

一聲咆哮,突然如驚雷乍響,在古洞之中沸騰起來。周圍的黑暗瞬間退卻,那片幽芒深處,轉眼間閃爍出刺目光芒,如惡魔無數的觸手,向著巫妖,向著那兩個聖器,呼喊狂嘯。

就連周圍古洞千萬年的石壁,此刻也開始不停動搖,大石小石紛紛落下。

呼嘯淒厲的陰風,此刻聽來,就像是渴望的、粗重喘息。

“……你還記得,娘娘的模樣麼?”巫妖看著就在自己身前那片張牙舞爪的刺目光芒,突然這麼靜靜說了一句。

強光之中,閃爍的光芒似突然凝固了一下。

巫妖一身的黑衣,在強烈的陰風中獵獵做響。

就連他的聲音,聽起來也這麼飄忽不定:“她的石像,還站在外邊的洞口上……”

那片光芒深處,卻沒有任何的聲音,只有伸縮不定的光線,將巫妖的身影照的忽明忽暗。

巫妖沒有再說什麼,緩緩飄了上去,飄進了光芒深處。

一處開闊的平地,赫然出現,這里與外邊決然不同,堅硬的石壁大都完好無損,而在地面之上,卻多有巨大骨骼,而且大都完好,細數之下,竟有十三具之多。

這十三具形狀各異、散發出騰騰妖氣的骨骼,距離不等地繞成一圈,俱都是面內背外,彷彿守衛著什麼一樣。黑森森空洞的眼洞之中,彷彿有冰冷的目光。

隨著巫妖的身影忽然出現,開始接近這個怪異的圈子,忽地,陰冷的風聲中出現了令人齒酸的“哢哢”聲音,這些白骨之上,赫然有幾具的頭顱竟然開始轉動,慢慢轉了過來,向著巫妖的方向望去。

在這幾乎令人心跳停滯的可怖時候,巫妖卻似乎毫不在意這些恐怖的骷髏,他的目光,從始至終,都只望著一處。

那是這十三具白骨圍成的圈子正中。

一具真人大小的白骨,安靜地躺在一座僅三寸高的白玉石台之上,與周圍那些骷髏不一樣的是,這具人形骨骼身上還蓋著絲綢,也不知經曆多少歲月時光,在幽光照耀之下,那絲綢的顏色竟仍然是鮮豔無比。

而這周圍所有的光亮幽芒,甚至連呼嘯的陰風,都是從這具白骨之上發出的。

巫妖慢慢飄近了這具白骨。

光芒流轉,詭異的光線時長時短,彷彿冥冥之中,有雙眼眸正注視著他。

周圍,所有的十三具白骨突然全部發出“哢哢”聲音,幾乎像是一齊複活一般,頭顱轉動,深邃的眼洞紛紛盯著巫妖的身影。

下一刻,那一張絲綢騰空而起,飄在半空。

彷彿有一聲沈默低吼,刹那間耀眼的光芒從絲綢之下照耀而出,如勢不可擋的離弦之箭,向著四面八方呼嘯而去。

“嗚!”的一聲,巫妖甚至感覺到那光線帶著澎湃洶湧的妖力,從自己耳邊沖了過去。

劇烈的風聲,夾雜著陰森的冷笑,在這個古洞之中開始回響。

那十三具骷髏,突然一起仰首,向天呼嘯!

這一片詭異氣氛之下,巫妖緩緩在白骨面前落了下來。白光中,那具真人大小的骨骼上非常清楚的有五處斷裂地方,分別是在右手、左腳踝、喉骨、頭骨,還有就是他的整個脊椎沒有了。

此刻,映著骨骼發出的光芒,他的右手處放著一顆白珠,左腳踝處是一面玉碟,而喉嚨斷裂的地方,擺放著一只圓環。

巫妖緩緩的將鑲在黑杖之上的骨玉,一點一點地拔了出來,然後,將他輕輕放到白骨的頭顱之上。那里的前額正中,正好有一個破裂的小洞,骨玉不偏不倚,剛好放了進去。

黑暗中,像是有個什麼聲音,遠遠的呼喚了一聲。

巫妖身子忽然顫抖了一下,整個人搖了搖,光芒倒映在他的眼中,就像是兩團燃燒的白色火焰。

那火焰燃燒的,是誰的靈魂與軀體?

他彷彿輕輕叫了一聲,可是誰都沒有聽清,他口里說的是什麼。下一刻,他將那柄黑杖,放在了白骨的中間,脊骨的地方。

突然,一切都靜止了。

呼嘯的陰風停止了,耀眼的白光消失了,黑暗如無邊的大海洶湧的波濤無聲地沖上淹沒了一切!

是誰,在黑暗中默默等待?

那最深的黑暗,還是幻想的曙光?

一切都平靜了下來,就像亙古也不曾改變的荒涼寂靜,白骨們停止了呼喊,沈默了下去。

一個聲音,在黑暗與寂靜的最深處,悄悄的,響起!

“砰!”

“砰!”

“砰砰!”

……

那是心跳的聲音,洋溢著嶄新的活力,周圍依舊是一片漆黑,但如魔幻一般的心跳聲音卻漸漸放大,慢慢的,開始流淌著潺潺水聲。

不,不是水聲,那是奔流的血脈,從心髒呼嘯而出,帶著無盡歡喜與不可阻擋的氣勢,在黑暗中狂舞。

長眠了無數歲月,無盡的冰冷過後,再一次的溫暖!

是誰,在黑暗中悄悄喘息?

那奔騰的聲音越來越是猛烈,像是禁錮的靈魂凝聚了千萬年怨恨的呼喊,每一滴重生的血液,都帶著瘋狂與桀驁!

慢慢的,周圍的異響開始響起,堅固的石壁再一次的動搖,那些黑暗中的白骨再次呐喊,迎接著重生的妖魔。

只有巫妖,他的身影隱沒在黑暗之中,感覺著身前無形卻正在狂舞的妖魔,感覺著那複生的靈魂與流淌的血脈。

那感覺,幾乎要將他吞沒了……

“砰!”

一聲巨響,巨大的力量將堅硬的地面硬生生砸開了一個大坑,金瓶兒倒飛出去,險險躲過了這從背後偷襲而來的一擊,面色忍不住煞白。

剛才的這個石像女子幾乎像是有魔力一般,將她的精神魂魄盡數都吸引過去,竟完全忘了身外之事,只是當頭頂風聲乍起,多年辛苦修煉的一點本能讓她突然驚醒,幾乎是在間不容發之際沖了出去,這才僥幸撿了一條性命回來。

金瓶兒喘息未定,忽地身後風聲淩烈,那個凶靈已然如附骨之錐般跟了上來,明明身體只是由無形的白氣組成,但偌大的巨劍大盾在他手中,竟若小兒玩具一般舉重若輕。

金瓶兒知道厲害,不敢硬接,身子一閃,整個人急忙向後躲去,這兩劍之下,凶靈便已將金瓶兒從鎮魔古洞洞口趕到了數丈之外。

甫一落地,金瓶兒右手翻處,紫芒頓起,法寶紫芒刃已然祭出握在手心,對著這個凶悍鬼物,她可無論如何不敢掉以輕心。

只是她雖然凝神戒備,但那個凶靈將她驅到鎮魔古洞三丈之外後,便沒有再行追上,他無形的身體,依然飄蕩在那個石像女子的身邊。

“你是誰,膽敢來到這妖魔之地,還膽敢褻瀆巫女娘娘神像?”那個凶靈瞪著銅鈴巨目,冷冷地道。

金瓶兒暗中松了口氣,定了定神,朗聲道:“你誤會了,我並非有意冒犯這位……娘娘神像,只是初見之下,見她實在太過美麗,不由自主的就用手去觸摸石像。”

那凶靈哼了一聲,臉色稍和,顯然他多半也知道這個石像確有神奇異能,但說話聲音卻仍是一般冰冷,道:“看你年紀輕輕,又是初犯,我不與你計較。此處乃是妖魔鬼魅之地,不是你來的地方,你快快走罷!”

金瓶兒眉頭一皺,按她心意,跟蹤了巫妖這麼久,多半最重要的秘密就在這鎮魔古洞之中,不料洞口竟有這麼一個道行高深的凶靈鎮守,著實麻煩。只是若要強闖進去,多半驚動里面的巫妖或什麼怪物不說,光眼前這一個凶靈就不好解決。

她這里正苦惱思量,那里凶靈見這女子目光在自己和娘娘神像上掃來掃去,同時不時向自己身後黑暗的洞穴深處張望,顯然是想打這個洞穴的主意,不由得勃然變色。

“呔!”那凶靈怒喝一聲,道:“小丫頭,我勸你莫要自找苦吃,這洞穴之中乃是絕世妖物,你進去了也是自尋死路。而且我鎮守古洞,決然不會讓外人進去的,你早早死了這條心罷!”

金瓶兒哼了一聲,哪里肯這麼容易死心,道:“剛才那個黑衣人,不是照樣進去了麼?”

凶靈一怔,雙眼中精光大盛,道:“原來你是跟蹤那個人過來的麼?”

金瓶兒察言觀色,心中隱約對這兩個人的關系有些猜測,但口中仍接著道:“當然了,那個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呃,我不是說你,你莫生氣!”險些說漏了嘴的金瓶兒連忙對著大怒的凶靈補了一句,然後道, “那個黑衣人搶了南疆苗族的聖器黑杖,對了,上面還有黎族的聖器骨玉,剛剛才進去,我也是想看看他究竟要干什……”

她“麼”字還未說出口,那個臉色已然大變的凶靈突然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大吼,生生將金瓶兒的話逼了回去,同時震的她花容失色。

“你說什麼,他身上有黑杖和骨玉?”凶靈整個身子都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金瓶兒有些愕然,道:“是啊。”

凶靈仰天長嘯,悲憤之極,霍然轉身,看他模樣,簡直就是不顧一切地正打算沖進鎮魔古洞,找到那個巫妖同歸于盡一般。

但就在這個時候,金瓶兒與凶靈同時都是一怔。

彷彿永不停歇的、從鎮魔古洞中吹出的陰風,突然停止了。

天地間,像是一下子少了什麼一樣,特別的寂靜。

凶靈瞬間面如死灰。

他的嘴張大了,彷彿要說什麼,又像要使勁全身力氣呐喊,可是,卻什麼聲音都發不出來。

然後,他緩緩轉身,向那個石像女子望去,忽地,他的身形又是大震,巨大的身軀一軟,竟然是在石像女子面前,跪了下來,放聲大哭。

金瓶兒嚇了一跳,她出身魔教,生平詭異之事也不知道見過了多少,但道行如此之高的一個凶靈突然在前方大聲悲泣,實在是生平僅見。只是看那凶靈傷心之極,偌大的身子,竟是不停顫動,雖然只是由白氣組成,只是那悲傷情緒,竟彷彿都活生生的呈現眼前。

金瓶兒悄悄移了過去,那凶靈竟不曾注意到她。待她移到那個石像女子附近,正打算趁這個機會悄悄潛入鎮魔古洞時候,忽地,她的身子一震,目光望到了那個石像女子,竟也是怔住了。

冰冷的石像上,那個婉約美麗的女子。

兩行清淚,悄悄從石像的眼睛中滑落。

原來,千百年的時光,還是抹不去深深的一縷傷懷麼……

金瓶兒愕然站在凶靈背後,望著這座傷心的石像!

身後石洞之中,遠遠的一聲低吟,像是什麼東西,從長眠中醒來,發出了第一句的聲音。

陰風再起,聲更淒厲!

就連頭頂的天空、天色,也這般黯淡了下來。

一道閃電,刺穿黑云。

一道驚雷,炸響天際。

雷電轟鳴,轉眼間撕裂天空。無數的黑云如沸騰起來,從十萬大山的天空洶湧湧來,聚集在鎮魔古洞的上方。

瓢潑大雨,轟然而下,夾雜著巨大的冰雹,將地面上打的坑坑窪窪。

金瓶兒嚇了一跳,左閃右避,在風雨中飄蕩。那凶靈卻是霍然抬頭,望向天空,一切的風雨冰霜對他似乎都毫無作用,但他的眼神中,卻充滿了絕望。

“啊!……”

他仰天大呼。

就在這絕望的呼嘯聲中,鎮魔古洞里異嘯響起,從遠及近,越來越快,越來越響,到最後已然震耳欲聾。金瓶兒只覺得腦海中轟鳴一片,竟似要裂開一般,忍不住為之變色,連忙向遠處掠去。

而那個凶靈,猛然轉身,將自己巨大的身軀堵在鎮魔古洞洞口,舉起盾牌,橫起巨劍,怒目橫眉,竟無絲毫懼色,淩然而立。

那嘯聲越來越是響亮,轉眼間已然沖到古洞洞口。

天際巨雷轟然炸響,天地呼嘯,彷彿整個十萬大山的所有山脈大地一起晃動。

風雨里,凶靈看去就像一個搖擺而無力的小船。

那片深深黑暗,如張牙舞爪的魔獸一般,從古洞之中向他撲來。

凶靈怒嘯,迎面沖上!

巨劍倒映著天際劃過的閃電,斬向黑暗,黑氣瞬間被從中切開,卻又立刻從兩旁撲上,以無比迅速的速度淹沒了他的身軀。

凶靈大呼,遠遠的,金瓶兒依然聽到那個聲音: “娘娘……”

下一刻,凶靈消失了,黑氣如山,在鎮魔古洞的洞口拚命聚集,向著天際,向著大地。

一抹紅光在黑暗中突然閃過。

一個身影,是被一張鮮豔無比的絲綢所包裹的男子,背對著金瓶兒的方向,從黑氣中緩緩落下,站在了那個石像女子的身前。

在他身後,黑氣中厲嘯連連,陰影搖動,彷彿有無數妖魔狂喜呼嘯一樣。

只有他的背影,卻顯得有些異樣。

站在石像前方,風雨中他默默佇立。

緩緩的,伸出手去,輕輕撫摸,那冰冷的石像。

低低的聲音,在風雨中悄悄回蕩,穿越了千萬年歲月光陰,穿過了無數的風雨雪霜。

“玲瓏……”

上篇:第十章 凶靈     下篇:第一章 煞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