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六章 偶遇  
   
第六章 偶遇

把剛出鍋還冒著熱氣的菜肴放在桌子上,何老板退回了櫃台後面,重新打開賬本,裝作算帳的模樣,只是眼睛微微轉動,在字里行間不時悄悄向小店里的那些客人望去。

周一仙、小環和野狗道人三人,此刻都已經坐到了三眼灰毛猴子小灰的那張桌子上,至于新點的菜,自然也送到了這張桌子,只是他們都毫無胃口就是了。倒是小灰頗為開心,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很是開心的模樣。

周一仙等三人的眼睛,此刻都沒有望著小灰,而是默默望著桌子一邊,正仆著的那個男子。

小環沉默半晌,慢慢伸手,推了推那個男子,低聲叫道:“鬼……厲。”

那個男子身子被她推的動了一下,卻沒有什麼反應。旁邊周一仙與野狗對望一眼,面面相覷。

那男子身材模樣,自然就是他們往日見到的那個鬼厲,只是這曾經令無數人聞風喪膽的人物,此刻竟變得如此落魄,他們一下子還反應不過來。

小環轉過頭來,愕然道:“他怎麼變做了這個模樣?”

周一仙瞪目聳肩,道:“這話你別問我們兩個人。”他停頓了一下,忽地眉頭一皺,轉頭對著仍趴坐在桌上的小灰,露出笑容,道:“小猴子,你主人怎麼了啊?”

小灰三只眼睛一起轉動,向這位道骨仙風的老人看了一眼,沒有其他反應,只有身後一條尾巴豎了起來,在身後擺動幾下,片刻之後,忽地“嗤”地從口中啐了一聲,大模大樣地轉過頭去喝了一口酒,渾沒把這看去如神仙一般的老頭放在眼中。

周一仙大丟面子,登時臉上掛不住了,怒道:“死猴子,居然敢給我臉色看,反了你了。若是惹怒了你家仙人,待我用仙法將你收了壓在青云山下,鎮封了一千八百年的,看你怕不……”

話音未落,周一仙只聽見一聲呼嘯,眼前一黑,似有一物當面沖來,眼看躲閃不及,旁邊小環也驚呼一聲,幸好從旁伸過一只手,迅速無比地將周一仙推了一把,將老頭推倒在地。

周一仙猝不及防,只摔了個四腳朝天,登時將仙人模樣摔的七七八八,大是狼狽,不過總算也因此而躲過了當面丟來的那件事物。這時那東西砸了個空,飛出一段距離,“嘟”的一聲悶響,砸到小店牆壁掉了下來,卻是個燒雞的骨頭。

眾人包括正站在遠處看熱鬧的何老板一起轉頭望去,只見三眼猴子手中抓著一只雞腿啃得不亦樂乎,只不知道這骨頭是它用手仍出來的,還是直接用嘴吐出來的?

周一仙只恨得牙癢癢的,但他閱曆畢竟非同小可,知道這猴子乃是不世出的靈物,而且看這模樣,似乎脾氣居然頗為暴躁,還是不惹為妙,再說這背後還有個以嗜血聞名的主人鬼厲,萬一那家伙清醒過來,更是麻煩。

當下罵罵咧咧爬了起來,怪眼一翻,卻是沖著野狗道人怒道:“你這厮存心要我死是不是,干嘛用那麼大力推你家仙人?”

野狗啞然,若是依他以前的脾氣,自然早就罵了回去,只是如今狗一般的眼睛轉了轉,居然將頭轉了開去,不理周一仙了。

周一仙吃了個閉門羹,更是惱火,正要再說什麼,小環已在旁邊嗔了一句:“爺爺!”

周一仙近年來,倒是對這個牙尖嘴利的孫女最為害怕,當下呐呐住口,但嘴里仍是低聲咕噥著什麼,顯然很不甘願。

小環不去理他,轉過頭望著小灰,露出笑容,道:“小灰,還記得我麼,我給過你冰糖葫蘆吃的哦。”

小灰眼睛望著小環,三只眼一起眨呀眨的,忽地點了點頭,咧嘴笑了起來,而且居然連尾巴也擺了兩下,不知道是不是多年前在青云山大竹峰跟那只黃狗“大黃”學的。

小環噗哧一笑,道:“想不到你還記得我,過來罷。”說著伸手向猴子招手。

小灰眼珠轉了轉,伸手到腦袋上,看樣子似乎是微微有些困惑,習慣性地想抓抓腦袋,不料雙手中一手拿著酒壺,一手抓著雞腿,都不得空,索性干脆直接用雞腿在毛茸茸的頭上蹭了幾下,留下了幾點油漬。

小環掩嘴輕笑,小灰望著她的笑容,也咧嘴笑了笑,然後慢慢移了過來,來到小環身前桌上,蹲了下來。

旁邊周一仙、野狗還有遠處的何老板都看直了眼睛。

小環細細打量了一下猴子,從懷中拿出一塊絲巾,皺眉道:“把手上的東西丟掉啦。”

三眼猴子怔了一下,“吱吱”叫了兩聲,顯然不是很願意,小環輕輕拍了它腦袋一下,道:“快!”

小灰撇了撇嘴,將手中雞腿放回盤子里,還多看了一眼,然後剛要放下酒壺,卻忽然又拿到嘴邊喝了一大口,這才放回桌上。

小環搖頭失笑,道:“怎麼變得這麼饞了。”說著伸手將小灰兩只猴手都拉到身前,用絲巾將猴子手上的油漬細細擦去,小灰居然也就這麼一動不動,任由小環擺布。

說來也怪,除了主人鬼厲之外,三眼靈猴似乎只對其他少數幾個女子有些許好感,至于像周一仙、野狗之流,似乎它從來就看不順眼。

擦拭完畢,小環將絲巾放到一旁,目光向酒氣沖天仆著的鬼厲看了一眼,對小灰道:“他怎麼變成這樣了?”

小灰伸手抓了抓頭,“吱吱吱吱”開始叫喚起來,同時手臂揮舞,無奈在場眾人大眼瞪小眼,很明顯沒人聽的明白。小灰似乎也意識到了這一點,停了下來。

忽然,猴子伸手一指小環,險些戳到了小環臉上,小環嚇了一跳,旁邊野狗道人身子欲動,以為這猴子野性難訓,不料卻被他身邊的周一仙一把拉住。

野狗一怔,向周一仙看去,周一仙低聲道:“看看再說。”

只見小灰此刻指了指小環,然後身子忽地就在桌子上翻了個跟斗,跳到桌子中間,口中“吱吱”亂叫,對著小環比劃著,接著雙手從上到下沿著身體做曲線狀。

小環愕然,旁邊周一仙卻皺起眉頭,道:“女人?”

小灰連連點頭,接著一指那個仆倒的鬼厲,隨即雙手捧心狀,口中“吱吱呀呀”叫喚了幾聲,忽地身子向後一倒,整個猴身直挺挺向後倒了下去。

小環突然叫了一聲:“小心!”

話音未落,只見小灰表演的太過投入,忘了這只是張不大的桌子,自己剛才蹦蹦跳跳不知不覺已到了桌子邊緣,這一倒下去,只聽“撲通”一聲,登時掉到了桌子底下。

小環又好笑又擔心,連忙要起身查看,但“唆”的一聲,猴子已然從地上重新竄了上來,雙手及地,咧嘴對著小環笑著。

小環看三眼猴子似乎沒受什麼傷,這才放心,伸手摸了摸它的腦袋,小灰眼睛眨呀眨的,望著小環。

小環沉吟片刻,又看了看鬼厲的身影,轉頭向周一仙道:“爺爺,他這個是……”

周一仙皺眉道:“難道是他被一個女子所傷?以他如今的道行和鬼王宗的勢力,放眼天下,可沒幾個女人能做到這一點了。是青云門的水月,要不就是魔教合歡派的三妙?……”

一直坐在一旁的野狗道人突然開口道:“我看不像。”

周一仙怒道:“你說什麼,居然敢說老夫,呃,本仙人說的不對。”

野狗道人卻不看他,一張狗臉上浮現著奇怪的表情,望著那個仆倒的身影,慢慢道:“以我所知,他不是那種把勝敗看得很重的男人,再說了,他身上也沒有什麼傷……”

周一仙哼了一聲,大是不以為然,譏諷道:“那是你道行和人家差的太遠,若是如你一般只會幾手三腳貓的道行,打一場敗一場,自然對勝敗看的很輕,天天說道:勝敗乃兵家常事……”

野狗道人大怒,正欲反駁,小環在旁邊瞪了他們這兩個人一眼,提高聲音道:“好了,別說了!”

周一仙和野狗這才同時住口,但仍怒沖沖對望一眼。

小環想了想,隨即點了點頭,似做了什麼決定,然後對蹲在自己面前的猴子道:“小灰,你們先跟我們一起走吧。”

“什麼?”

小灰還沒反應,周一仙和野狗道人卻先喊了出來,聲音之大,連遠處的何老板都被嚇了一跳。

小環看了他們一眼,道:“怎麼了?”

野狗道人一時有些結巴,呐呐道:“他、他仇家太多,只怕會有麻煩的。”

小環道:“我都不怕,你怕什麼?”

野狗道人默然,但他旁邊的周一仙卻不干了,對著小環怒道:“我們又不是開善堂的,你干嘛整天收留別人?”

小環瞪了爺爺一眼,道:“他不是別人,他在死澤里救過我的命!而且,”她忽地大有深意地笑了一聲,道,“爺爺,十幾年前你騙了人家踩狗屎運的事,你還記得麼?”

野狗道人一怔,周一仙卻是老臉一紅,怒道:“十幾年的舊帳你翻出來做甚?”

小環哼了一聲,淡淡道:“你記得就好,反正我不能看著不管。”說罷也不理會爺爺,轉過頭去照看鬼厲。

將這個男子身子輕輕翻轉過來的時候,一股酒氣迎面而來,小環皺了皺眉,卻只見那張熟悉的臉上,雙眼緊閉,眉頭卻皺在了一起,不知是不是就算在酒醉時候,他也在傷心的。

小環默默看著這張男子的臉,心頭忽地掠過了那日在死澤之外,這男子走到她算命的攤位前,低聲說的那麼一句:

“你長大了……”

周一仙自然不知道孫女此刻心中突然有些胡思亂想,但他卻很清楚自己只怕要多了一個大大的麻煩,如此之下,心情哪里會好,恨恨轉頭,瞪了鬼厲一眼,大聲道:“老板,算帳。”

何老板連忙跑了過來,陪笑道:“客官,您不多坐會了?”

周一仙沒好氣地道:“多坐?本仙人坐了一會就惹了大麻煩,在多坐還給麻煩煩死了!”

何老板忍住笑,道:“謝謝客官,四錢銀子。”

周一仙嘴里咕噥著,才從懷里拿出銀子,忽地旁邊小灰竄了過來,卻把身後背著的那個大酒袋拿到身前,對著何老板不停揮動,口中“吱吱”叫個不停。

周一仙、小環等都是一怔,不知道這只猴子在搞什麼鬼,倒是何老板與這猴子相處三日,多少知道一點,此刻眉頭皺起微一沉吟,突然道:“你是不是要往這酒袋里加酒?”

小灰大喜,拼命點頭,咧嘴而笑。

周一仙等人愕然,過了半晌,小環咳嗽一聲,干笑道:“掌櫃的,你就幫它加……加點酒罷。”

何老板大為高興,連忙應了一聲,回身拿酒去了。

說起來這大酒袋委實極大,隨著酒水灌入,酒袋漸漸鼓起,但那個何老板倒了兩壇子的酒進去,竟然還沒有倒滿,小灰在一旁眉開眼笑,周一仙卻是忍無可忍,再也顧不得仙人身份,跳起來怒道:“夠了、夠了……”

“呼!”一道黑影當面飛來,周一仙這時有了經驗,一聽聲音連忙躲開,果然是小灰直接就丟了個菜盤過來,“砰”的一聲砸到地上四分五裂。

周一仙還待再說,“呼呼呼”桌上的盤子接二連三被小灰丟來,他左閃右避,也顧不得再說什麼,只是那何老板卻見一個個盤子清脆的碎裂聲,登時心痛不已,再看酒袋其實也剩下不多,連忙道:“算了,算了,剩下的一點酒水算我奉送、奉送。猴子老爺你就別丟盤子了,這位、呃,這位仙人你就算兩壇子的酒錢好了。”

小灰這才住手,周一仙停住身子,大口喘氣,口中咒罵,卻不敢再靠近那只脾氣暴躁的三眼猴子。

小環笑了笑,從那邊轉回目光,重新回到鬼厲身上,卻不曾注意到身旁很久沒有作聲的野狗道人,此刻也從旁盯著鬼厲,眼中漸漸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

青云山,通天峰。

玉清殿大殿前方石階下方,碧水寒潭之中,青云門鎮山靈獸水麒麟在水中愜意地翻了個身子,水波翻滾,被它巨大的身子向四周壓的滾滾流去,掀起層層波濤,煞是壯觀好看。

焚香谷特派弟子李洵在石階上向碧水寒潭里注目一會,轉頭微笑道:“早就聽說青云門鎮山靈獸水麒麟乃是千年靈獸,如今一見,果然不同凡響。”

“李師兄過獎了。”一聲清朗笑聲,發自陪在李洵身旁,如今青云門通天峰長門一脈最出名的弟子蕭逸才口中,只見他也向水麒麟望了幾眼,笑道,“說起來靈尊還是當年我派青葉祖師收服之靈獸,遙想當年祖師風范,真叫我等後輩弟子敬慕不已。”

李洵點頭微笑,他出身正道名門,眼高于頂,但對于當年那個驚才絕豔的青葉祖師,卻也一樣是欽佩不已。

蕭逸才伸手做勢,向山頂方向道:“李師兄請。”

李洵謙讓片刻,與蕭逸才同時走去。

蕭逸才邊走邊道:“不知道李師兄此次來訪,有什麼要事麼?”

李洵笑道:“倒也沒什麼事情,不過是家師有一封信,要我呈遞給道玄真人。”

蕭逸才一怔,動容道:“怎麼,難道貴谷主云老前輩已經出關了麼,我前一陣子還聽剛從南疆回來的陸雪琪陸師妹言道,云老前輩仍在閉關呢?”

李洵微微一笑,道:“不瞞蕭師兄,家師乃是數日前剛剛出關的。聽他老人家言道,與中土道玄真人、普泓上人等故友多年不見,十分關懷,頗有心前來拜訪啊!”

蕭逸才臉色微變,隨即大笑道:“如此可再好不過了,云老前輩仙駕光臨,真是我中土正派許久未有之大事了。”

李洵轉目看去,蕭逸才與之對望,二人注目良久,忽地同時大笑出來,狀極歡悅。

蕭逸才一把拉住李洵的手,笑道:“走走走,家師今日正好就在玉清殿上與諸位師叔聊天,讓我領路,替李師兄引見。”

李洵笑道:“如此有勞蕭師兄了。”說著說了幾步,他像是突然想起什麼一般,對蕭逸才道:“對了,蕭師兄,有一事我還要請問。”

蕭逸才笑道:“李師兄但說無妨。”

李洵道:“之前青云門派遣陸雪琪師妹到南疆探望家師……”

蕭逸才臉色微變,隨即恢複正常,但這表情仍落在李洵眼中,李洵心中一動,口中卻仍繼續道:“當日分別時候,似乎見陸師妹身負輕傷,說來她也算是為了幫忙我焚香谷所致,在下心中十分不安,不知道她近日身體可好?”

蕭逸才想了想,道:“多謝李師兄掛念,陸師妹身體無恙,正好,今日水月師叔也帶著門下弟子文敏和陸雪琪兩位師妹過來了,呆會你便可以見到她了。”

李洵臉上忍不住掠過一絲喜色,點頭應了一聲。

蕭逸才看了看他的神情,沒有說話。二人向上走去,路上話題卻也轉了開去,都聊些無關緊要的東西,過不許久,二人已走到石階之上,來到通天峰玉清殿前。

一座規模宏大、氣勢恢弘的巨大建築,出現在李洵面前。李洵注目許久,歎息道:“我本以為焚香谷中山河殿、玄火壇已是世間絕唱,今日一見,方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蕭逸才大笑道:“李師兄客氣了,來,這邊請!”

李洵呵呵一笑,隨蕭逸才走了過去,來到玉清殿前,深深呼吸,整肅衣衫,隨即大步走了進去。

上篇:第五章 頹廢     下篇:第七章 殺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