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章 不願  
   
第十章 不願

森林中漸漸安靜了下來,片刻前還凶狠吠叫的妖獸,不知怎麼都遠遠散去,速度之快,著實讓青龍吃了一驚。只是在他心中,金瓶兒看到這個奇怪少年時的反應,卻更加令他捉摸不透?

那個少年的目光緩緩落在他們二人的身上,仔細打量了一番,似輕輕皺眉,道:“你們是中土人罷?”

這少年說的,竟是柔和好聽而且十分純正的中土語言,青龍心中怔了一下,反問道:“你是誰?”

那少年微微一笑,露出了白皙的兩排牙齒,看去竟有幾分天真意思,與周圍一片血腥的場面格格不入,只聽他微笑道:“我是誰?這個問題問的好啊,”他徐徐道,“我是誰呢?”

青龍哼了一聲,壓低聲音道:“我是鬼王宗青龍,此人是誰?”

金瓶兒吃了一驚,顯然她也知道青龍的名頭,本來魔教三大派閥向來內斗激烈,金瓶兒作為合歡派新一代的傑出弟子,雖然沒見過青龍,但這個鬼王宗中舉足輕重的人物的資料,卻早已經爛熟于胸。

當下微微點頭,算是打過招呼,本來以他們立場,算起來當是敵非友,只是此刻在這南疆異地,妖獸橫行,二人都不自禁將對方當作了戰友。

金瓶兒向前方那個少年望了一眼,低聲道:“小心,他就是獸妖,周圍所有的妖獸都是他的手下,道行很高。”她頓了一下,又輕聲接了一句,“道法也很是古怪。”

青龍眉頭皺起,正欲多問幾句,但身後方向卻突然傳來一聲嘶吼,隨即樹木倒地聲音不絕于耳,二人連忙轉頭望去,只見方才那只白骨蛇妖一路橫沖直撞撲了過來,只是在它身旁卻不見了其他小妖,想來也和其他妖獸一樣,被獸妖的出現震懾,不敢接近此處。

青龍不料白骨蛇妖這麼快就追了上來,眼看那蛇妖轉眼就到了面前,伴隨著一股腥風撲面而來,白影閃動,蛇妖巨大的蛇軀橫掃了過來。

生長多年的大樹在這等妖物面前,幾乎就像小草一般被橫掃而過,轟轟聲中紛紛被連根拔起,向著這邊飛來。

青龍和金瓶兒同時躍起,他二人都不是普通人物,俱是一眼便看出面前這只白骨妖蛇並非普通妖物,其內妖氣充盈,顯然道行不低。但更重要的卻是在前方那個神秘少年,從始至終都未出手,他二人卻無論如何也看不透其深淺。

青龍倒還罷了,只是心中暗暗忌憚,但那個金瓶兒卻似乎知道的比青龍多些,緊張之極,就算面對白骨蛇妖時候,一半的心思似乎還是放在背後的。

金瓶兒這般模樣,自然逃不過經驗豐富的青龍眼睛。他二人此刻也不與白骨妖蛇直接纏斗,而是靠著身法機靈,在白骨蛇妖附近追逐飛騰,偶爾趁空狙擊白骨蛇妖一下,那蛇妖軀體卻似乎極是堅韌,尋常法寶道法竟是傷不了它。

而一直追不上青龍和金瓶兒,那白骨蛇妖怒吼連連,巨大的身體不斷扭曲,速度竟然也是越來越快,並無絲毫笨重模樣,漸漸的快追上了他們二人。

青龍心下駭然,這一只白骨蛇妖已然如此難纏,身後那個被金瓶兒稱做獸妖的少年是這些妖物的首領,豈不更是可怕。此番念頭轉動,他心中便萌生去意,趁著飛掠過金瓶兒身邊時候,急道:“快走!”

金瓶兒顯然也不願在這里久留,馬上點頭,同時手一指天空。

青龍會意,幾乎是在同時,兩人發出一聲輕叱,青龍手上一道清光夾雜在金瓶兒紫芒之中,從側面打中了白骨蛇妖的骨椎。饒是白骨蛇妖骨骼堅厚,也被這兩大高手打的向後倒去,蛇軀柔軟,幾番搖動便將這股大力消了去,但終究已經是被壓下無法追趕。

青龍趁此空隙,輕嘯一聲,騰空而起,但就在身子飛起的那一刻,他心念忽地一動,眼角余光向旁望去,果然不見金瓶兒身子向上飛起。

“吼啊……”

就在青龍心中一陣驚疑時刻,眼前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黑了下來,一片黑幕突然出現在他剛剛飛出樹枝的頭上,排山倒海般的大力直撲下來。

青龍便在那千鈞一發之際,險險有了戒備,右手上“乾坤清光戒”清光大盛,瞬間成一光團將全身護住,同時身體硬生生向旁邊橫移開去。

只是雖然如此,那片黑幕下撲之勢卻是快的匪夷所思,“砰”的一聲大響,青龍護身的光圈還是被大力擊中,登時飛了出去,也就是在同一時候,青龍清楚地看到金瓶兒化作一道紫光,從被自己引開的那片黑幕之後飛上了天去,遠遠的,還聽到她傳來柔媚笑聲:

“多謝大叔了,日後有緣,小女子當當面拜謝!”

青龍強忍住胸口翻湧氣血,嘴角露出一絲苦笑,自己一生縱橫,老來居然讓這麼一個小姑娘給算計了一次。

只是這個時候,他哪里還顧得上金瓶兒,半空中伸手在一棵大樹樹干上一抓,“嘶”的一聲手掌便深深陷入木頭之中,身體隨即順勢轉了一圈,落了下來。

而下一刻,白骨蛇妖已經追到他的身後,虎視耽耽,卻沒有立刻沖上,一顆巨大蛇頭上蛇信吞吐,嘶嘶作響。至于前方那片黑幕,此刻落到地上,嗖的一聲又不見了,速度之快,簡直罕見罕聞。

倒是那個妖豔少年,不知什麼時候又如鬼魅一般出現在青龍身前一丈遠的地方,負手而立。

青龍落到地上,長出了一口氣,他被阻截了下來,此刻卻反而並不急于逃跑了,只是微微皺著眉頭,向著那少年望了幾眼,突然道:“剛才天空妖物,可是傳說中之‘饕餮’?”

那少年眉眼一抬,嘴角卻露出一絲笑容,點頭道:“想不到你倒有幾分眼光,不錯,正是饕餮。”

“吼啊!”

隨著少年話語,這一次響起的怪聲卻是輕細低沉,從少年身後發出,片刻之後,一個猙獰之極的怪頭從少年身影後,緩緩探了出來。

說不清楚這個怪頭究竟是像什麼動物,但粗若銅鈴一般大小的四只眼睛,上下兩對分列臉側,六只鋒利獠牙從大口中露在外頭,並有口涎從其上不停滴下。灰黑色的皮膚上,滿是一粒粒粗硬的疙瘩,便是人間傳說最凶惡的鬼魂,只怕也沒有這只怪獸如此丑陋猙獰。

青龍倒吸了一口涼氣!

饕餮的脖子似乎十分的長,那只怪頭從少年身後伸出許多,轉了過來,居然饒到了少年身前肩頭地方,而那少年在這般凶惡異獸的身前,面上神色卻從容自若。

青龍鎮定心神,緩緩道:“想不到這世上竟然還有這等凶獸存在!”

那少年笑了笑,伸出手去,竟然摸了摸饕餮的腦袋,那饕餮看似凶惡無比,但在少年手掌之下,卻只是低聲吟吼,還用頭去蹭少年的手,若不是長像太過凶惡,幾乎就像一只小狗一般。

那少年看了一眼青龍,忽然道:“剛才那個女子是你同伴罷,她明知饕餮隱在半空,卻故意讓你做餌,將饕餮引下來後自己逃走,你此刻心中一定十分惱怒罷?”

青龍心中暗自戒備,但口中卻笑道:“被她擺了一道,乃是我自己無能,怪不得人!”

那少年多看了他一眼,點頭道:“既然如此,你就死罷。”

聲音未落,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但一直在青龍背後虎視耽耽的白骨妖蛇突然像得到命令一樣,巨口猛張,一口噬了下來。

青龍一直凝神戒備,雖然白骨妖蛇突起發難,他卻並不著慌,不退反進,直接就沖向白骨妖蛇,倒把那只蛇妖嚇了一跳。

就趁著那蛇妖一怔神間,青龍已沖到蛇妖身下,身子閃動,躲開了憤怒蛇妖噴下的毒氣,腳一蹬蛇妖白骨,硬生生將妖蛇巨大身軀往前踹開了三尺,同時借力沖天而起,並且手中清光亮起,在饕餮方向瞬間布下六道光牆。

這兩獸一人之中,他最忌憚的,卻還是那個一直沒有出手的少年。

白骨妖蛇怒吼連連,卻已是追趕不及,眼看青龍就要飛上青天,得脫陷阱,忽地腳上一緊,沖天而起的身子竟然被一只手抓住,片刻之後,身下低沉笑聲傳來,那只手上傳來一股大力,青龍只覺得體內忽地如熱火焚身,身子劇震,竟是身不由己被這只手甩了出去。

半空之中,只見他身子飄蕩,伴隨這樹枝破裂折斷聲音,青龍的身子被再次甩進了森林。

林中,又再一次響起了無數妖獸的嘶吼聲音。

半空中,那少年微微閉眼,仰首望天,有風吹過,吹動他鮮豔的絲綢衣衫獵獵舞動。

遠處,仿佛也似有猛獸嘶吼……

※※※

青云山,通天峰,玉清殿上。

青云門自掌門道玄真人以下,各脈首座齊聚殿上,另有多位長老也站在首座身後,少有的站立在玉清殿門口,看他們的模樣,竟然像是在等候某人。

不論是誰,能夠得到青云門這般禮遇,實在已經是天下第一等的人物了。

除了青云門的人,李洵也站在下首,安靜恭謹地站著,只是眼中隱隱有激動神色,目光不時向另一邊看去。

那里,一身白衣的陸雪琪正站在面色漠然的水月大師身後。

過不多久,遠遠的青云山頭悠揚的鍾鼎之聲傳來,連響五聲,在座諸人紛紛向殿外看去,遠遠的,一個聲音傳來進來:

“焚香谷谷主,云易嵐云老先生拜山……”

幾乎就在那聲音落下同時,一個火焰一般的身影,出現在了玉清殿門口。

“呵呵,道玄師兄在哪里,可想死小弟了!”

一身紅衣、滿面笑容的云易嵐,大踏步走了進來,身後跟隨著上官策、呂順等人一眾焚香谷長老弟子,人數望去,竟有將近大幾十人之多。

青云門人群中發出了一陣細微的驚疑聲音,但片刻之後,眾人的眼光卻都集中到了云易嵐的面容之上。這位享譽天下正道多年的人物,當年也曾是叱咤風云的角色,在場的年紀稍大的青云門中長老,多半都有見過此人,但此刻眾人眼中,卻都只有驚愕之意。

這個面容依稀相似卻分明只有壯年模樣的男子,當真便是那個數十年前就已經白了須發的云易嵐麼?

道玄真人仔仔細細打量了云易嵐幾眼,走上前來,含笑道:“云施主,你我多年不見,不料閣下道法已然大進,竟然已從‘焚香玉冊’上領悟了‘玉陽境界’,開焚香谷八百年之先河,可喜可賀!”

云易嵐原本笑容可拘的臉上,表情突然一僵,片刻後眼中掠過一絲驚異,但臉色已經回複自然,道:“道玄師兄真是好眼力,佩服,佩服!”

道玄真人笑道:“哪里,哪里,該當是我佩服你才對。”

云易嵐以目視之,道玄真人含笑對望,片刻後二人相望大笑。旁邊李洵走了上來,跪倒行禮道:“師父,弟子在這里等候許久了。”

云易嵐點了點頭,笑道:“起來罷,你在這里呆了這幾日,可領略了青云山這份人間仙境的奧妙?”

李洵站起身子,恭聲道:“青云山果然名不虛傳,弟子大開眼界,此外也要多謝道玄師伯和……”他頓了一下,朗聲道,“和小竹峰的陸雪琪陸師妹,帶著我領略了這片仙家勝景。”

青云門人群中登時“嗡”的一聲,議論開去,在座的除了長老首座,年輕一代弟子也有許多,無數目光登時就向那個冰霜女子望去。

陸雪琪嘴角動了動,但面色漠然,終于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

道玄真人笑了笑,拉住云易嵐的手道:“云谷主有此佳徒,後繼有人,來,請上座吧。”

云易嵐欠身道:“真人請。”

二人相視一笑,同步走上,道玄真人與云易嵐同坐主位,兩側各是本門中人。

一陣寒暄客套過後,道玄真人笑道:“焚香谷乃天下正道巨派,天下人無不敬仰,云谷主此番竟然大駕光臨,實在令青云門蓬蓽生輝。”

云易嵐連連搖頭,道:“真人太過獎了,太過獎了,”說著,他面色忽地一整,肅容道:“其實,在下這次前來拜山,實在是有兩件大事,要向青云門諸位相求。”

道玄真人連忙道:“云谷主太客氣了,有話請說。”

云易嵐咳嗽一聲,道:“不瞞諸位,這第一件事,就是一件關系到這數百年來天下罕見之大浩劫啊!”

青云門眾人登時紛紛動容,坐在道玄真人下首的田不易眉頭皺起,道:“云谷主此話何解?”

云易嵐歎息一聲,道:“諸位有所不知,就在一個月前,本谷世代鎮守的南疆十萬大山之中,有一個絕世妖魔已然複生了。”

道玄真人怔了一下,道:“絕世妖魔?”

云易嵐點頭道:“不錯,正是一個絕世妖魔,諸位遠在中土,並不知曉其中底細,但我焚香谷一脈世代鎮守南疆,所以所知甚詳。這妖魔自號‘獸神’,乃遠古妖孽,不知其何所來,只知當年為禍世間,屠戮生靈無數……”

坐在田不易身邊、風回峰的首座曾叔常皺眉道:“難道以云谷主的通天道行,再加上焚香谷上下實力,竟然不能對付這只妖魔麼?”

云易嵐面色黯然,道:“諸位見笑,非是敝谷怕事,不敢擔當,實在是在下深知此事非同小可,絕非焚香谷一家能擋,所以才冒昧前來,請真人看在天下蒼生的分上,登高一呼,天下共擊之,如此方可有取勝希望。否則大事去矣,世間生靈不免死傷無數?”

青云門人面面相覷,說來也是,本來好好的,焚香谷突然跳出來說出了一只絕世妖魔,非要全天下修道人一起抵擋才能有希望,如何讓人能接受的了?不過道玄真人畢竟乃是得道之士,沉吟許久,決然道:

“如果事情果然如云谷主所言,便是天下蒼生的一場前所未見的浩劫。我等修道中人,又一向自詡正道,絕不能置之不理。既然如此,我青云門就與焚香谷共同攜手,抗擊此妖魔,稍後我當再發書給天音寺普泓上人,請他也來青云山相商。”

云易嵐長出了一口氣,撫掌道:“如此甚好,小弟這才放下了一顆心啊。”

道玄真人笑了笑,道:“云谷主說笑了。對了,不知那第二件大事,又是什麼,莫非又是一場浩劫?”

云易嵐眼光一閃,向著道玄真人深深看了一眼,遂道:“非也,這第二件事,卻是一場好事了。”

道玄真人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云易嵐微笑道:“在下此來所為第二件事,便是要為弟子李洵,向貴派陸雪琪陸姑娘求婚的。”

此言一出,站在水月大師身後的陸雪琪身子一震,霍地抬起頭來,而青云門中登時也如炸開鍋一般,一時嘩然,這個反應,簡直比剛才聽到有絕世妖魔天大浩劫還有驚訝的厲害!

無數道目光,瞬間望到陸雪琪那驚愕的臉上,片刻後,又被道玄真人吸引了過去。

青云門掌門人,道玄真人沉吟片刻,朗聲說道:“李洵這孩子我這幾日看了,的確是人中龍鳳,前途不可限量啊。”

云易嵐笑道:“真人過獎,不過我倒的確是打算將來將谷主一位傳給這個不成器的弟子,而大敵當前之際,我們有這麼一件喜事,更顯我們精誠合作,同時也振奮天下英雄士氣,不知真人以為如何?”

坐在一旁的田不易面上不屑,險些一聲冷哼就哼出來,幸好他妻子蘇茹眼明手快,一把將他拉住。

道玄真人目光移動,掃過青云門眾人,最後落在陸雪琪身上,陸雪琪緊皺眉頭,嘴唇微微抖動,似乎要說些什麼,但顧忌到場合不對,還是沒有大聲說出來。

道玄真人微微一笑,轉頭對云易嵐笑道:“云谷主此番好意,還當真出人意料啊!”

云易嵐抱拳,微笑道:“在下與小徒一片赤誠,還望真人成全。”

道玄真人伸手到胸口一撫長須,徐徐道:“天生妖魔,禍在眉睫,務須你我兩派並肩協力,才能拯救蒼生。而且這樁婚事,郎才女貌,我也十分中意……”

青云門中又是一陣嘩然,眾人都沒有想到,道玄真人竟然是同意這件婚事的。

只聽道玄真人接著轉頭對坐在一旁的水月大師微笑道:“水月師妹,雪琪是你的弟子,該當由你拿主意才是。”

陸雪琪臉色煞白,顯然也是被這件事給震動心神,這時聽到道玄真人的話,忍不住踏上一步,對水月大師叫了一聲:

“師父……”

水月大師緩緩抬眼,目光在陸雪琪那絕世面容上轉了轉,似乎想從那容貌中看出什麼一般,眼中神色複雜難明,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慢慢道:“琪兒,這樁婚事,我也十分贊同。李公子人中龍鳳,乃是良配。”

玉清殿上,突然一起安靜下來,包括田不易等人在內,一起都不可置信地望著水月大師。

陸雪琪的身子,忽地搖晃了一下。

而遠處的李洵,此刻早已經喜形于色。

“哈哈哈哈哈!”云易嵐的笑聲打破了這片沉默,“太好了,太好了,既然兩位長輩都同意此事,洵兒,你還不快快上前拜謝二位!”

李洵連忙跑上,跪拜下去。

云易嵐笑道:“今日此番佳話,他日必定能夠流傳千古,為天下傳頌……”

“且慢!”

忽地,一聲輕喝,竟在這大殿之上,在這個號稱天下正道巨擎之一的云易嵐話聲中,冷冷響起,打斷了云易嵐的話。

滿堂變色。

陸雪琪一身白衣若雪,面色蒼白,一只手緊緊握著天琊劍鞘,緩緩走了出來。

道玄真人臉色微變,向水月大師看去,水月大師卻只看著陸雪琪的身影,忽然低聲歎息一聲,閉上眼睛,一副不再理會的模樣。

道玄真人臉色又是一變,面色緩緩沉了下來,慢慢站起身子,道:“雪琪,你有什麼話說麼?”

玉清殿上,寂靜無聲。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著那個白衣女子。

她衣襟無風卻輕輕飄動起來,遠遠看去,連她的身影也隱約若浮萍,飄搖不定,單薄而不經風雨。

只是她的唇卻抿的那樣緊,蒼白的腮間隱隱有異樣的紅潮,那一雙開始輕輕發抖的肩膀,第一次令人感覺無助。

忽地,她霍然轉過身去,背對著這玉清殿上所有的人,向著那個高大雄偉的殿門之外,向著那片無垠的青天,向著青天之外的遠方,向著遠方未知的地方——

深深凝望!

那一眼是怎樣的情懷?

玉清殿上,有她低沉卻似斬釘截鐵、斷冰切雪般的聲音:

“我不願!”

※※※

遠方。

陌生山頭,匍匐在黑暗角落里的人影,忽地顫抖了一下。

山野間原本此起彼伏的蟲鳴聲音,突然斷絕。

那個人影慢慢掙紮著,在陰影中站立起來,仿佛感覺到什麼,怔怔向遠處張望。

一只猴子身影,從身邊跳了出來,三下兩下竄上他的肩頭。

許久之後,黑暗中傳來他的聲音:

“小灰,我的心怎麼突然跳的這麼快……”

上篇:第九章 劫數     下篇:第一章 偶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