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一章 偶遇  
   
第一章 偶遇

浩劫是從那一年的春夏時分開始的,千百年後,世間人依然記得很清楚,那一段恐怖而瘋狂的日子。

南疆極南處,十萬大山之中,突然蜂擁出無數怪獸異族,數目不計其數,個個嗜血成性,亦不分男女老少,見人就殺,更有許多惡獸貪食人肉,所過之處,慘不忍睹。

這場浩劫從靠近十萬大山的南疆地區爆發,迅速即蔓延至整個南疆,南疆五族苗、壯、土、黎、高山奮起抵抗。

但面對著無數怪獸異族,尤其在無數凶惡的怪獸異族中還有十幾個妖力巫法特別高強的奇異妖獸,五族的抵抗無異于螳臂當車,轉眼即為之擊潰,南疆生靈塗炭,屍橫遍野。

此事隨即震動天下,傳遍世間,中土百姓一日數驚,惶惶不可終日,一些靠近南疆地區的中土百姓紛紛拖家帶口,往北方逃去,只希望能離這場浩劫越遠越好。

天下間修道之士無不震駭,就連一向明爭暗斗的正魔二道,這時也暫時都停下手來,暗暗注視著南方的動靜,並開始盤算自己的對策。

位在南方的正道大派焚香谷,因為谷主云易嵐正好帶領絕大多數弟子前往青云山拜訪道玄真人,居然僥倖逃過此劫。

傳聞事發之後,身在青云山的云易嵐谷主聽聞南疆百姓之慘狀,捶胸頓足痛不欲生,自言若自己在,絕不容妖孽作怪荼毒百姓。言下傷心自責極深,已有自盡以謝天下之心,幸好左右弟子拉住,又有青云門諸長老首座好言相勸,云谷主這才冷靜下來,誓言定要盡焚香谷全谷之力,為南疆百姓報此血海深仇!

未幾,云易嵐在青云山昭告天下修道中人,說明今日之浩劫實乃一獸妖所掀,此妖妖法高強,生性凶殘,非天下共擊之不可抵擋,有鑒于此,焚香谷與青云門一脈共同向天下修真之士號召,舉天下之力而誅此獠!

隔日,收到消息的天音寺正式做出反應,贊同青云、焚香之號召,不日即派人前來會盟。

正道心急火燎地籌措商量,並派遣了數批優秀弟子向南查探這些怪獸異族的底細,畢竟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

而平日氣焰囂張的魔教三大派閥鬼王宗、萬毒門和合歡派卻都一下子安靜了下來,似乎在彼此觀望,並不急于有什麼動作。也就是在這等風雨欲來的情況下,中土暫時陷入了一片異樣的平靜中。

這怪異的平靜在夏至到來的前一天,終于被打破了,將南疆蹂躪到不成樣子的怪獸異族,終于殺入中土。

不過最初開始,民間百姓的死傷卻並不甚大,因為早在一個月前,靠近南方一帶的百姓就早已經跑得乾乾淨淨。 只是這些怪獸的數目似乎越來越多,也更加迅速地蔓延開來,眼看著就要逼入中土腹地,那時,就是全天下蒼生淪入悲慘之地的時候了。

說不清楚是驚人的消息還是真假難辨的謠言,但震動人心的消息卻的的確確是一個接著一個傳來,昨日說一個村莊被血洗,今天則是傳聞整座大城化為廢墟,在驚恐與害怕中度過的每一天無論對誰來說,都是那麼難受與驚慌。

只是,對于心喪若死的人來說,就算整個世間的人都死光了,彷彿也是事不關己。鬼厲與周一仙、小環還有野狗一行人待在一起,算來已經有一個多月了,連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一直跟著他們,也許是早就覺得沒有地方可去,也就任其自然了罷。

一行人中,周一仙是最反對鬼厲跟在身邊的人,平白多了一個傢伙吃白食不說,偏偏他還不會像野狗道人一樣搬搬行李什麼的做些雜活,整日里不是喝酒就是睡覺,反過來還時常要人去照顧于他。

而要說到白食,鬼厲也不過是喝一點酒而已,周一仙現在最大的眼中釘反而是跟在鬼厲身邊的那只三眼猴子,小灰非但食量大得驚人,酒量也遠非鬼厲這個一喝就醉的人可以相比,一大袋烈酒下肚,猴子的臉連紅也不紅,若不是小環無論如何也堅持要帶上這一人一猴,周一仙早就有多遠跑多遠了。

至于野狗道人,自從那一夜突起殺心想要暗算鬼厲,卻被小灰發現阻止,到最後反而是被鬼厲所饒,從那以後,野狗道人就更加的沉默寡言,時常數日里也不說一句話。

不過這幾日中,不管是嘮叨抱怨的周一仙還是小環,包括沉默的野狗道人在內,都漸漸發現了鬼厲似乎有些變化,雖然叫他們明白的說出來也很難,但是鬼厲的確是漸漸清醒了,最明顯的表現就是他酒醉的時候開始減少起來,有的時候居然整晚也沒喝酒,但他的行為卻一樣很是古怪──鬼厲經常和小灰坐在一起,面向北方的方向,怔怔出神,似乎是在想什麼心事一樣。

南方那場浩劫的消息,隨著向北逃難的百姓湧向北方,漸漸也傳播開來,周一仙等人也知道了這件事。

眾人之中,周一仙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先是一怔,隨即沉思良久,搖了搖頭,然後便整日歎氣,說道要逃去哪里才好呢?

至于其他人倒沒有像他這麼擔心,鬼厲和野狗道人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小環則似乎沒把那聽起來還比較遙遠的危機放在心上,對她來說,平日里與小灰嬉鬧,偶爾照顧鬼厲和他說話,日子也過得有滋有味。

不過這一行人在周一仙的堅持之下,終于還是向北而行,按照周一仙的說法,離南方越遠,起碼人過日子也輕松一些。但是隨著一路之上從南方而來的難民越來越多,消息里的形勢也似越發糟糕。從十萬大山里出來的怪獸異族勢如破竹,一路狂噬,已經漸漸逼入中土腹地了。

前幾日,眾多消息其中甚至有個消息說,怪獸異族已經殺到了他們身後數百里的一座城池,嚇得周一仙和小環等人連忙趕路,雖然不久之後便得知這消息是個謠言,但人心之害怕恐懼,由此可見。

這一日夜深,一行人露宿野外,在一個小山頭上生起火堆,圍坐在火堆旁邊,只有鬼厲坐在遠處。

小灰從黑暗中跳了出來,手上抱了好些野果,也不知是從哪里摘的,兩三下跳上鬼厲肩膀,坐定之後,放口大吃。

周一仙向那邊看了一眼,沉吟了一會,看了看旁邊的小環和野狗道人,道:“我有一件事,要對你們說說。 ”

小環有些奇怪,看了周一仙一眼,道:“爺爺,什麼事?”

周一仙剛想開口,忽地坐在鬼厲肩頭的小灰似乎發現了什麼,大聲“吱吱”地叫了起來。眾人都是一驚,不知何事,紛紛站了起來,走到小灰身後,順著牠手足舞動的方向看去。只見昏暗的光線之下,小山下方的古道上,走來一群人,男女老幼都有,個個看去疲憊不堪,但依然步履蹣跚地向前走著。

周一仙看了半晌,歎了口氣,道:“是從南方來的逃難的人。”

眾人默然,沒有人說話,周一仙沉默片刻,道:“其實我想說的就是這個,眼下不知道南方那里到底怎麼回事,但突然出來許多怪獸蠻族見人就殺,這個是不會錯的了。這幾日我們都看到許多人紛紛向北邊逃去,我看我們也要再加快行程,往北邊跑了。”

小環皺了皺眉,道:“爺爺,往北邊走是對的,反正我們也一向到處漂泊,不過北方那麼大,聽說那些怪獸異族行動特別快,你有沒有個好地方可以躲藏啊?”

周一仙瞪了她一眼,道:“你沒聽這些日子里的人傳言麼?那些怪獸之中頗有些本領的,有的鼻子靈,有的聽力好,不管你躲在樹上、藏入地窖,甚至跑到深山里去,都會被找了出來吃掉。碰到這種天殺的怪物,我去哪里找可以躲藏的地方?”

小環面色一苦,道:“那我們怎麼辦,難道遲早都要被那些妖怪吃掉麼?”

周一仙哼了一聲,道:“胡說,我周大仙人神機妙算,怎會死在這些畜生口中。我早就盤算過了,此刻放眼天下,只有一個地方最是安全。”

小環一驚,旁邊野狗道人甚至鬼厲的身子都動了動,向周一仙看了過來,周一仙不覺有些得意起來,“嘿嘿”笑了兩聲。小環又驚又喜,道:“爺爺,居然有這種地方麼,快說!”

周一仙咳嗽兩聲,然後鄭重其事地道:“青云山。”

野狗道人臉色一變,鬼厲則把頭轉了過去,只有小環有些詫異,道:“我知道青云山乃是青云門所在,修道之士頗多,但畢竟只是一派之力,遇上了那些怪獸異族,光自保就不錯了,哪里還顧得上我們?”

周一仙哈哈一笑,道:“這你就不知道了罷,雖然還沒消息過來,但我料定焚香谷和天音寺諸派必定在青云會盟,因為云易嵐那個老傢伙此刻就在青云,再加上十年前青云之戰中,青云門的”誅仙劍陣 “……”

鬼厲在一旁聽到這四個字,身子猛的一抖。

周一仙卻沒有注意他,繼續興高采烈地道:“青云門的誅仙劍陣出盡風頭,人人都知道那劍陣實有驚天動地的神通,所以若是在青云會盟,起碼多了一層安全。我看天下正道之士,只怕在數日之間,多半都會前去青云,共同對抗這曠古未有的大劫數,我們若是到了青云,自然也就是到了最安全的地方了。有那麼多修道高人,總不會看著我們老百姓死了不管吧!”說罷,他心中越想越是得意,忍不住笑了出來。

一聲冷哼,卻突然在他笑聲中發出,周一仙一怔,與小環、野狗道人一起看去,只見鬼厲慢慢從陰影處站了起來,卻不轉身,冷冷地道:“只怕你那些正道高人不但看你死了不管,還會在背後踢你一腳的。”

周一仙被他當面嘲諷,面子上有些掛不住,怒道:“呸,反正你是個歪魔邪道,去了也是被人趕出來……”

小環忽地大聲叫道:“爺爺!”

周一仙看了小環一眼,知道話說的重了,悻悻住口,小環轉身向鬼厲看去,有些猶豫,但終于還是道:“你、你別聽我爺爺說的,他就是這樣口無遮攔……”

周一仙大怒,插口道:“你竟然敢說你自己的爺爺口無遮攔!”

小環不去理會他,還是對著鬼厲道:“但是現在情況真的不好,你還是跟我們一起去罷,畢竟那里會比其他地方安全一些……”

不待小環說完,鬼厲淡淡道:“不用了,天下之大,我自有去處。”

說罷身子一動,向前走去。

小環吃了一驚,臉上浮現出焦急神色,急道:“張……你,你要去哪里?”

鬼厲沒有回答,身影向前由慢漸快,趴在他肩頭的小灰轉過頭來,望著站在小山頭上怔怔眺望的小環,咧嘴一笑,舉手搖動。

小環看著那個迅速變小消失的身影,也不知為了什麼,忽地沒來由地覺得心里突然空蕩蕩的,鼻子一酸,險些就要流下淚來。

“嘶!”

破空之聲輕響,鬼厲身影從夜空劃空而過。天空中烏云沉沉,見不到一絲星光亮點,似乎連這天幕也受了那一場南方浩劫的影響,顯得陰陰暗暗,不給人一點希望。

離開了周一仙等人,鬼厲獨自向南飛行了一段時間,只是在這夜空之中,烏云之下,但見得四面八方盡是陰沉黑暗之地,天幕下荒野連山,清冷寂寥,人在空中竟也是空空蕩蕩,不知往何處去才好。

趴在肩頭的小灰,忽然又叫了兩聲,鬼厲看了牠一眼,只見三只眼睛在眼前,小灰咧嘴笑著,對牠來說,似乎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快樂的。鬼厲難得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和憐愛,輕輕摸了摸猴子的頭,身形一沉,向地上落去。

落腳地方是個有著茂密森林的荒野高山,看著草木繁茂,灌木密集,林間竟難有容腳踏下的地方,想來在這荒郊野嶺,也從未有人來過此山此林。鬼厲面色淡淡,落在林中,身未落下,右手一抖,噬魂魔棒從袖中飛出,在腳下盤旋一圈,也沒有聽見什麼異響,轉眼之間,這方圓六尺的地方里,所有的樹木、灌木、荊棘突然全部枯萎了下去,轉眼變作枯枝。

而隨著噬魂飛回手中,鬼厲清晰的感覺到一縷縷細細的冰涼氣息在黑色的棒身中游走。小灰歡喜地叫了一聲,從他肩上跳了下來,往林子深處跑去。鬼厲抬頭看了小灰的背影一眼,自從去了南疆一趟,特別是小灰變身之後,牠的食量就開始急遽變大,老是想著吃東西。

夜色深沉,夜風從原野上吹來,在這片山林上頭吹過,樹林發出波濤一樣的聲音,無數陰影一起搖動。鬼厲緩緩在地上坐了下來,慢慢閉上眼睛,周圍的樹影在他臉上掠過,黑暗中,他如沉默的陰靈。

不知過了多久,遠處隱約傳來一聲低吼,隨即消失無蹤,鬼厲微微皺眉,睜開眼睛,但身子並未移動,果然片刻之後,附近灌木叢中一陣抖動,卻是猴子小灰跑回來了。

尖利煩人的荊棘對小灰來說,似乎根本就不放在眼中,許多時候牠都是直接踩了過去,跑到近處,鬼厲看清了牠,只見小灰一只手放在胸口,果然是抱著幾個野果,但另一只手卻拖在身後,好似拉扯什麼東西一樣。

鬼厲不由得有些奇怪,向牠身後看了一眼,倒是吃了一驚。只見陰影之中,小灰竟然是拖著一只動物模樣的東西跑了回來,看那個子還不小,比小灰大了許多,但小灰拖起來卻十分輕松。片刻之後,小灰已然跑到了近處,呵呵一笑,首先將野果放下,隨即手一揮,“砰”

的一聲悶響,一大塊的東西摔在面前。

那是一只成年的野豬,個頭極大,只怕站起來比小灰還要高,但此刻見野豬頭上破了一個洞,身上流血,已然是死了。鬼厲向那傷口看了看,見傷口猶新,怔了一下對小灰道:“你捉來的?”

小灰咧嘴一笑,同時指了指野豬,又指了指鬼厲。

鬼厲歎了口氣,笑了一下道:“我不餓。”

小灰抓了抓頭,三只眼睛一起眨了眨,隨即指了指野豬,又指了指自己。鬼厲倒是被牠逗的忍不住笑了一下,一時心中沉重之意去了不少,微笑道:“好罷,我幫你。”

小灰登時喜笑顏開,顯然知道鬼厲的手藝非同小可,正是自己的最愛。鬼厲一挽袖子,並指如刀,在野豬肚皮上輕輕一劃,登時將堅韌的豬皮劃了開去,只見他動作熟練,兩三下將野豬剝皮去骨,又飛起找了個有泉水的地方將豬肉洗淨回來,支起木架生起火,開始烤豬了。

火光漸盛,小灰和鬼厲的臉都被火焰照得有些紅暈,小灰這時早就把幾個野果吃的乾乾淨淨,此刻眼睛就盯著火焰上頭漸漸冒出香氣的烤豬。 鬼厲從腰間慢慢拿出自制的各種調料往肉上加了點,又找出香油小瓶,開始往豬肉上輕輕滴灑。香油順著豬肉緩緩流動,受到下邊火焰炙烤,慢慢滲入了肉里。 很快的,豬肉表面開始變成淡淡的金黃色,豬肉本身滲出透明的油滴,誘人的香味隨即飄散開去。

火光輕動,照亮了猴子和人的臉龐,也照亮了周圍小小的空地樹木。高高的樹林倒影晃動著,彷彿有風呼嘯。 鬼厲望著面前燃燒的火焰,漸漸出了神,而小灰則一副垂涎欲滴的樣子看著烤豬,摸耳捉腮,不時跑到旁邊折些木枝加入火中。

寂靜的空氣中,瀰漫著奇異而誘人的香味。

樹林深處,忽地傳來一聲低低地吼叫:“吼啊!”

那吼聲低沉而有力,似乎離得很遠,但仍然清晰地傳了過來,一股肅殺之意迅速瀰漫開去。鬼厲猛的從沉思中驚醒,眉頭緩緩皺了起來,身子沒動,但目光漸漸深沉,望向吼聲響起的那個方向。小灰則颼的一下跳上了鬼厲肩頭,面上也沒有什麼懼怕神色,同樣回頭看去。

火焰中“劈啪”響了一聲,一根樹枝爆裂開來,野豬的香味更濃了。

三尺之外,便是黑暗的樹林,林上的風似乎突然大了起來,呼呼作響,那一聲低吼響過之後就再無聲息,但那股冷冷肅殺之意卻幾乎以有形之質向這里迅速靠了過來。

鬼厲的眼中瞳孔微微收縮,眉頭皺得更緊。

“劈啪!”另一根小樹枝,終于也爆裂開去。

突然,正在呼嘯的風失去了聲音,整個樹林瞬間彷彿靜止一般,再也沒有任何聲響,黑暗中的前方,茂密的樹林和纏在一起的荊棘,突然向兩旁倒了下去,現出了一條狹窄但容一個人走路的通道。

一個身著鮮豔絲綢衣衫的少年,面容英俊的幾乎是帶些妖豔的感覺,從黑暗中一步一步走了出來。一片夜色之中,他竟是如此的顯眼,彷彿周圍就是因為他而發亮起來。鬼厲沒有起身,沒有動作,依然坐在地上,目光直視這個少年。

那個少年看了看鬼厲,隨即目光落在小灰身上,微微一怔,“咦”

了一聲,道:“三眼靈猴!”

鬼厲沒有說話,小灰卻忽然“吱吱”叫了起來,很是惱怒的樣子。

幾乎是在小灰叫嚷的同時,剛才那個低沉的吼聲再一次地響了起來,所不同的是,這一次的吼聲是直接從少年的背後響起的。

“吼啊……”隨著這低沉而有力的吼聲,那個神色自若的少年身後,從他的肩膀處緩緩昇起一個猙獰之極的怪頭,四只眼睛,上下兩對分列臉側,粗若銅鈴。嘴巴極大,幾乎和臉一樣寬闊,張口之間,可見滿口都是利齒,尤其是伸在口外的六支鋒利獠牙,更是可怖之極,在場中火焰的微光下,隱約可見點滴口涎從牙縫間滴落,落在怪獸灰黑色滿是硬皮疙瘩的皮膚之上。

鬼厲的臉色終于變了變,緩緩站了起來,冷冷道:“饕餮?”

那少年還未回答,眼光還在鬼厲身上打量,忽地似有所覺,轉眼向饕餮(註一)看去,不由得一怔,只見這只惡獸一向凶狠的目光此刻更增添了十分貪婪,但目標卻不是鬼厲與小灰,竟是地上正在燒烤的野豬。

空氣中到處飄散著烤肉誘人的香味。

少年忽地笑了笑,對鬼厲道:“你的手藝不錯啊!我說怎麼今晚饕餮躁動不安,想不到是被你吸引過來了。”

鬼厲淡淡道:“饕餮雖是上古惡獸,凶猛迅疾,但向來貪吃,一只烤豬算不了什麼。 ”

少年搖了搖頭,道:“不然,我這只饕餮可是與眾不同,一般美食早就不放在眼中了,想不到居然被你這看似粗糙的燒烤給饞成這樣。”

此刻果然如那少年所言,饕餮似乎對這只烤豬特別青睞,嘴齒之間口水狂流,順著牙縫流了下來,忽的一聲呼嘯,饕餮從少年肩上跳出,化作黑影,撲向火焰。不料灰影一閃,“吱吱”之聲憤怒響起,竟是小灰橫空而出,擋在烤豬之前。

饕餮“吼啊”一聲低吼,落下地來,現出真身,只見牠四足利爪,身軀看去至少比那野豬大了四倍,最奇怪的就是脖子極長,往上昇起,幾乎將身軀拔高一倍。

小灰與牠比起來簡直就是小得可憐,但不知為何,饕餮竟似乎對小灰有些忌憚,不敢大意,只是又舍不得前方美食,當下口中低聲咆哮,表情也漸漸變得猙獰起來。

鬼厲看了那兩只為了烤豬惱怒對峙的異獸,忽道:“這野豬還沒烤完,味道也不到火候,你們爭什麼爭?”

他這話說得莫名其妙,連那少年也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但那兩只對峙的異獸卻起了反應,饕餮四只眼睛瞪著小灰,小灰還以三只眼睛圓睜,兩只異獸七只眼睛瞪的一個比一個大,片刻之後,小灰對著饕餮“吱吱”叫了幾聲,露出牙齒,隨即向後跑了幾步,一屁股坐在鬼厲身旁,眼睛直盯著烤豬。

饕餮四只眼珠隨著小灰動作而晃動,當小灰坐下之後,這只惡獸 “吼啊吼啊”叫了兩聲,竟然不可思議地也慢慢走到火焰的另一頭,後腿收起,前腿輕擺,居然也在火焰前邊趴了下來,只是嘴里的口水,仍是不由自主地流了出來,看著可怖之余,卻還有幾分好笑。

那少年看著饕餮坐下,慢慢走了過來,也不在乎地上肮髒,就在饕餮身邊坐了下來,看著鬼厲,微微一笑,道:“閣下是哪位高人,想不到竟然有這般手段,讓饕餮都可以暫時壓下凶性?”

鬼厲也不看他,坐了下來,目光輕飄飄又回到火焰之中,道: “你我深山偶遇,何必知道姓名,區區一只烤豬,果腹而已。”

少年望著鬼厲看了一會,忽地大笑,笑聲嘹亮,驚起遠處夜鳥無數。

“說的好,說的好。”他輕輕擊腿,面有意外讚賞之色,道: “好一個不過果腹而已。說起來天下芸芸眾生,終日忙來忙去,豈不也只是為了果腹而已。如此說來,你說所謂之”人“,豈不是也和我這饕餮惡獸一般,並無分別了麼?”

鬼厲將烤豬輕輕翻轉,豬肉上的香油味道登時濃郁了起來,勾引得對面的饕餮一陣躁動,但不知是為了品嚐美味還是什麼,這只除了凶猛之外還以貪食著稱的異獸竟然忍了下去,而同時小灰狠狠瞪了牠一眼。

火焰靜靜燃燒,倒映在鬼厲的臉上,他緩緩道:“人還有不同。”

少年道:“什麼?”

鬼厲道:“愛恨情仇,人有感覺。”

少年大笑,道:“豈不知眾獸亦有感覺,你殺了這只野豬,當知野豬痛苦畏懼,如我殺你,你亦如豬。 眾生本是平等,何來人獸之分?”

鬼厲抬眼,看著少年,道:“有分別處。”

少年目光凌厲,道:“何分別處?”

鬼厲道:“我平生有大憾事,日夜鏤刻于心,生不如死,卻又不能不生。生則尚有期望,死則為背情怯弱之人。此等情仇,豬如何能有?”

少年一怔,眼中凌厲之色漸漸消退,隨即臉上出現的是異樣的神色。

註一:饕餮:《神魔志異。異獸篇》:神州極南有惡獸,四目黑皮,長頸四足,性凶悍,極貪吃。行進迅疾若風,為禍一方。

上篇:第十章 不願     下篇:第二章 相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