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二章 夜飲  
   
第二章 夜飲

狐岐山,寒冰石室。

鬼厲默默注視著安詳地躺在寒冰石台上的碧瑤,在嫋嫋白色輕煙中沉眠的女子,嘴角似乎永遠都帶著那麼一絲笑意。她此刻可還有感覺麼,可還知道有個人守護在她的身邊麼?

還是說,在她心中,本就沒有後悔過,所以如此安詳地睡著?

對于這些,鬼厲心里自問過無數次,答案他從來都不知道,也不敢去想,只是每多想一次,他仿佛就多受了一分煎熬。不過自己的身體現在是越來越差了,雖然因為修習了三卷天書真法,這些日子來他漸漸領悟佛、道、魔三家真法其中似亦有融合為一之處,道行日進,但噬血珠妖力似乎每天都在他體內那麼游蕩著,如揮之不去的幽靈,等待著最後的時機與他同歸于盡。

那份冰涼的感覺,鬼厲早就已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從少年直到此刻,都一直與自己相伴得這份感覺啊!就算是死,因為也會這樣感覺著冰涼而死吧!

他心里這麼苦笑了一下,最後看了一眼碧瑤,這是他獨自一人守著碧瑤的第三天。

“你好好歇息一會,我很快就會回來看你的。”鬼厲輕輕地道,“你別害怕,你爹和我現在只是暫時離開的。就算是死了,我也要在死前再回來看你一眼的。”

他望著碧瑤,輕輕笑了笑,然後轉身走出了這間寒冰石室。輕煙飄蕩,在他身後如輕紗。

“轟隆!”

沉重的石門在身後緩緩合上,早就守候在一旁的小灰嗖的一聲跳到他的肩膀之上。鬼厲伸手輕輕摸了摸小灰的腦袋,點了點頭便一路向外走去。一路上他或伸手到牆邊牆角,或轉過許多彎路撥弄機關,一路走來,狐岐山鬼王宗總堂之中層層機關盡數都被啟動,光是沉重的石門就落下了不止十道。

狐岐山山腹之中,此刻到處都是機關響動的聲音,但人影卻只有鬼厲一個,其他的人早就在三日之前,追隨著鬼王前往蠻荒聖殿了。此刻的狐岐山,清冷而寂寥,鬼厲一路走出山腹,陽光照在身上帶來一絲絲暖意的時候,竟也忍不住身子為之一震。

“轟隆隆隆……”最後的一道石門緩緩合上,將這個巨大的山腹遮蓋起來,其中還夾雜著隱約的“啪嗒”聲音,鬼厲聽在耳中,知道那乃是機關反扣的聲音,日後若是來人不知道如何開啟此處機關,單想從外面強攻進去,面對這上萬斤的巨岩,那非得要如神仙一般的道行才行了。

暖暖的陽光照在身上,趴在鬼厲肩頭的小灰雙臂伸起,伸了個懶腰,嘴里還打著哈欠。鬼厲轉頭向它看了一眼,微微笑道:“怎麼了,看你一副無聊的昏昏欲睡的樣子?”

小灰“吱吱”叫了兩聲,猴臉之上翻著白眼,然後手腳舞動,一直向山外指去。鬼厲笑了笑,道:“你無聊了啊,唔,說起來這四處荒涼,連樹也沒幾棵,也難怪你覺得難受。”

小灰立刻拼命點頭,從鬼厲肩頭跳了下來,嘴里吱吱叫著,手舞足蹈。鬼厲深深呼吸,回頭看看了狐岐山此刻已經與山勢融為一體,根本看不出痕跡的洞府門口,點了點頭,道:“好吧,反正我們也要等一個月後再進去看望碧瑤,趁這段時間,我們就在周圍散散心好了。”

小灰大喜,在地上蹦蹦跳跳,咧著嘴大笑。鬼厲被它感染,心情不禁也好了許多,笑罵道:“好了,還不上來,不然你就自己呆在這里好了。”

小灰腦袋一縮,“嗖”的一聲竄了回來,幾下就爬上了鬼厲肩頭,呵呵笑著。鬼厲搖了搖頭,嘴角也有一絲微笑,手邊翻動,熟悉的冰涼感覺重新泛了起來,鬼厲似乎想到了什麼,猶豫了一下。小灰有些奇怪鬼厲為何還不飛走,吱吱叫了兩聲,鬼厲回頭向它看了一眼,然後淡淡一笑,輕聲道:“人生寂寞,何苦還想那麼多?”

小灰眼睛眨巴了兩下,顯然不大明白鬼厲突然冒出的這兩句話,鬼厲卻也沒有再多說什麼,一翻手,青光泛起,噬魂魔棒祭出,載著他們一人一猴,直上青天,離開了狐岐山。

※※※

離狐岐山最近而有人煙的地方,是東北方向二百里外的一個小鎮,叫做“三福鎮”。三福鎮人口並不多,但周邊還有幾個村莊,也勉強算是熱鬧了。過往時候,鬼王宗為了保密,一般采購糧食酒水等日常用品時,都是不到三福鎮,而是去了更遠的城鎮購買,以防正道或是魔教其他派系發現總堂所在。不過鬼王宗弟子回山之前,有許多人都有到三福鎮上歇息一下。

往日鬼厲帶著小灰也有經過三福鎮,雖然次數不多,但小灰聰明無比,居然記得牢牢的,此刻剛出狐岐山,小灰就在鬼厲肩頭手臂拼命揮舞,一直指著三福鎮方向,顯然是想去三福鎮上喝酒吃東西。鬼厲搖了搖頭,卻也沒說什麼,轉了個方向就向三福鎮飛過去了。

二百里的距離,對禦空飛行的修道中人來說,並沒有多遠。青天白云之間,但只見一道隱隱透著幾分黑氣的青光閃爍飛翔,劃空而過。

小灰在肩頭不安分地趴著,不時歪著腦袋,長長的猴子尾巴也蕩過來晃過去,不知道心里是不是想著等會將要享受的美味。鬼厲一邊操縱著噬魂,一邊向腳下望去,狐岐山一帶自然不用多說,一片荒涼禿山,出了狐岐山脈之後,地勢較為平坦,但荒野寂寂,同樣是沒有人煙,從高處看下去,遠遠的只有一條蒼涼古道在荒野上孤獨延伸,也不知道通往何處?

鬼厲忽然歎了口氣,但也沒有說什麼,只是小灰有些奇怪,多看了主人兩眼。

向著東北方向不到半個時辰的飛行之後,他們已經飛到了三福鎮上頭,遠遠的只見下方屋子連綿,一座連著一座,小灰看著已然興奮起來,口中吱吱叫著,向下指點。鬼厲微笑道:“好啦,我們這就下去。”

青光閃動,在空氣中發出“嘶嘶”銳響,從天而降,落到了三福鎮的街道之上。但甫一落地,鬼厲的眉頭卻已經皺了起來。小灰從他肩頭跳了下來,伸手抓了抓腦袋,四下張望,顯然也有些困惑不解。片刻之後,似乎它也感覺到了什麼,三只眼睛中同時都亮了起來,口中吱吱叫著,面上神情有些緊張。

眼前的這座三福鎮,看去仿佛已經成了一座空空如也的空鎮,周圍的房屋大部分還保留完好,只好少數幾處看出被損毀的地方,但整個城鎮的人們卻完全都消失不見了。死一般的冷寂,籠罩在這個小鎮之上。

鬼厲哼了一聲,心里多少明白了幾分,不用說,這里變做這個樣子,多半是獸妖浩劫的緣故。鎮上的人們要麼是早一步向北方逃去,如果逃得慢了,多半也難以避免成為獸妖口中食物的命運。好好的一座小鎮,變做了這等模樣。而想過去,此刻的神州浩土之上,又不知還有多少城鎮是這個樣子?

遠處有風吹來,在街道上吹起些許風沙,在這般暖和的日子里,吹在這小鎮上的風卻似乎也是冷的。小灰似乎還是有點不安,靠近了鬼厲,同時向四周看著,鬼厲俯身下來,將小灰抱起,低低說了一句:“沒事的。”

小灰眼睛眨了眨,似乎和鬼厲在一起,也安靜了下來。鬼厲深深呼吸,抬腳緩緩向前走去,小灰爬到他的肩膀上,不再吵鬧,靜靜地向四周張望著。

小鎮上除了風聲,一點聲音都沒有,鬼厲信步走去,街道走完了一半,只見各家各戶有的門窗緊閉,有的卻房門洞開,不知道是不是被獸妖闖了進去。只不過一路上並沒有看到人的尸首,看來這里的百姓還是事先得到了消息,所以多半都向北方逃走了。

便在這時,忽地一陣冷風吹過,街道左邊一扇搖搖欲墜的房門“砰”的一聲掉了下來,砸在地上,發出了響亮的聲音,在空寂的街道上回響著。鬼厲和小灰同時都轉頭看去,只見房門背後,一只手臂無力地落在木板上,一動不動,同時空氣中隱隱有股血腥味道。

鬼厲向那個方向默默看了一會,然後轉過頭繼續向前走去,小灰趴在鬼厲肩頭,卻不時回頭向那只手臂張望著。

以前鬼厲也來過三福鎮幾次,所以對這里的情況也算略知一二。他緩緩走著,沉默了許久,然後開口道:“前面我記得有家酒館,我們去那里吧,也許還能給你找點吃的。”

小灰吱吱叫了兩聲。

腳步踏在街道上的聲音,此刻聽來似乎特別的響,冷風從背後一陣又一陣的吹來,很快的,順著街道,他們來到了那件酒館前方。酒館的招牌已經從門欖上掉了下來,翻蓋在門口,蒙上了一層灰塵。鬼厲看了這個不知道名字的木匾一眼,踏了上去,在上面留下了一個腳印。

忽然,小灰發出低低的叫聲,盯著這個酒館里面,鬼厲的身子也突然停了下來。片刻之後,從酒館之中傳出了一聲低沉的吼叫。

是獸妖麼?這是鬼厲的第一個反應,只是這個吼叫聲音,聽起來卻似乎有幾分熟悉。

“吼啊……”

小灰忽地發出一聲尖叫,向酒館里竄了進去,鬼厲吃了一驚,不知道小灰為何突然激動起來,但向來小灰與他親密之極,可以說是他唯一的伙伴,不管如何他也不能讓小灰獨自一人去面對酒館中的神秘事物。眼看小灰轉眼就要沒入酒館,鬼厲臉色一變,身影晃動,已經追了進去。

下一刻,他出現在了酒館之中,當他看清楚了酒館之中的事物之後,卻不禁為之一怔。

酒館之中四下凌亂,鍋碗瓢盆丟的到處都是,碎片成堆,原先的桌椅也雜亂擺放著,少數還完好的,桌面椅上也看得出有厚厚的塵土。但就是在這樣一間破敗的酒館中,在酒館中間的一張還算完好的桌子上,擺放了一壺酒和幾個酒杯,旁邊坐著的卻是一個身著鮮豔絲綢服裝的少年,而在他和鬼厲之間的空地上,一只怪獸和小灰對峙著,模樣猙獰可怕,吼聲低沉中略帶一絲驚愕,正是惡獸“饕餮”。

竟是那日在荒山野嶺深林之中,與鬼厲相遇的神秘少年。

饕餮伸著長長的脖子,瞪著四只銅鈴大的巨眼,盯著小灰,但小灰的表情卻沒有剛開始的那麼緊張,反而有幾分高興的樣子,口中吱吱叫了兩聲,咧嘴而笑,慢慢走上前去,卻是想用手去摸饕餮的腦袋。

饕餮低吼一聲,顯然對小灰這個動作有些不適應,小灰頓了一下,三只眼睛眨了眨,繞著饕餮惡獸的身體走了兩圈,從左邊走到右邊,又從右邊走到左邊。饕餮長長的脖子轉動,跟著小灰的身子轉來轉去,口中不時還發出幾聲低吼,但聽起來敵意已經越來越小,顯然對這只三眼靈猴,饕餮居然也有幾分好感,只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難得碰見一只和它一樣貪吃的家伙,所以才如此另眼相看……

這時那個少年也看到了鬼厲,坐著並沒有動,但神情上似也怔了一下,顯然也沒有想到居然還會和鬼厲在這里相見。不過他很快恢複了正常,微微一笑,沖鬼厲點了點頭。鬼厲心中吃驚的程度並不比那個少年小,而且此刻心中對這個神秘少年的身份更加的疑惑,能夠在這樣一個死寂小鎮的酒館中出現,此人的來曆不問可知,大是詭異。

這時的小灰已經靠近了饕餮,忽然開口而笑,伸手探了出去,在饕餮粗糙的頭上拍了一下。饕餮口中發出一聲低吼,四只眼睛瞪著小灰,模樣凶惡,但小灰卻似乎一點也沒有害怕的意思,反而覺得很是好玩的樣子,又用手拍了兩下,發出怪異而帶著一絲滑稽的“噗噗”聲音。

饕餮似乎有些拿猴子沒有辦法,打了個響鼻,似乎是像人無可奈何地哼了一聲一樣,趴了下來,不再去理會小灰。小灰卻似乎很喜歡這只怪模怪樣的怪獸,靠近饕餮在它身上這里動動,那里碰碰,大是親熱的樣子。

那個神秘少年從這兩只靈獸身上收回眼光,看向鬼厲,微笑道:“看來他們很不錯啊。”

鬼厲點了點頭,也微微笑了一下。

那少年一拍身旁椅子,道:“其實我們兩個也算是頗有緣分了吧,天大地大,居然在這里還能見面。兄台何不過來坐坐,我們喝上一杯,也好聊上幾句。”

鬼厲向正湊在一起的小灰和饕餮看了一眼,只見小灰此刻的注意力似乎都已經放在了饕餮身上,當下淡淡道:“也好。”說罷,慢步走了過去,卻沒有在那少年身邊,而是另外拿了一張椅子,在桌子的另一面坐了下來。

那少年英俊的臉上有一絲淡淡笑意,伸手拿過一個乾淨杯子,放到鬼厲面前,然後為他加滿了酒,微笑道:“兄台來此空無一人的荒僻小鎮之上,不知道所為何事?”

鬼厲不答,望著這個少年,沉聲道:“那麼你又是為了什麼?”

少年微微一笑,道:“我是路過此地,看到此處居然還能找到幾杯殘酒,便在此休息片刻,自斟自飲了。”

鬼厲轉頭向小灰看了一眼,道:“如果我說我也是帶著這只猴子,來這里找酒喝的,你信不信?”

那少年一怔,向小灰看了一眼,忽然大笑出來,撫掌道:“信,為何不信!來來來,你我對飲一杯,人生本就寂寞,難得還有一個有緣之人,在天涯海角荒僻角落,一起找酒喝。”

說罷,他一舉酒杯向鬼厲,然後一飲而盡。鬼厲深深看了他一眼,口中慢慢重複了那一句:“人生本就寂寞,嘿嘿,人生本就寂寞……”

他忽然也笑了出來,那笑容中滿是滄桑神色,舉起酒杯,一口飲下。一股火辣一樣的酒味,從喉間直下到腹中,這荒僻小鎮上的酒,竟然頗為厲害。

那少年笑道:“如何?”

鬼厲一抬眼,伸手將酒壺拿過,替二人加上了酒,道:“好酒!”

那少年笑意更濃,一拍桌子,大笑道:“好,果然是好酒。”笑聲中,這少年神情漸漸激昂,忽然大聲吟道:

“舊時意,滄桑過,

還記否,傷心人。

白發枯燈走天涯,

一朝寂寞換宿醉……”

吟到後來,他的聲音漸漸轉為蒼涼,臉上竟也有幾分落寞神色。吟罷,他低頭無言,鬼厲默默望著他,將自己面前酒杯中的酒,一口喝下。

※※※

入夜,寒風漸起,寂寥的小鎮上響起了“嗚嗚”的聲音,如遠方有人悄悄哭泣。

夜色深沉,黑暗如潮,將大地淹沒。猴子靠在饕餮身上睡著了,那只凶猛的惡獸此刻也懶洋洋地躺在地上。酒館中,一片黑暗,鬼厲和那個少年坐在黑暗之中,誰都沒有起身去找蠟燭照亮的意思。

也許在黑暗中,他們仿佛才更加覺得舒服一些罷。

一整天下來,他們就這麼面對面坐著,偶爾說上幾句無關緊要的話,偶爾喝上幾杯酒,更多的時候卻似又彼此勾起了心思,默然沉思,回想著一生往昔。

在這樣一個清冷的夜晚,天涯海角荒僻地方,兩個陌生的人卻似乎已經相識一生的樣子,淡然相處。

上篇:第一章 不孝     下篇:第三章 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