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七章 秘密  
   
第七章 秘密

面對著鬼厲,鬼先生雖然依舊沒有從那具棺材中現身出來,但明顯的他慎重了許多,半空中那點幽冥鬼火無聲燃燒,漸漸明亮變大,映得周圍的人臉都變做了綠色。

鬼厲凝視著那點幽綠光團,面無表情,忽地踏上一步。幾乎就在鬼厲身形動的那一刻,幽冥鬼火似受到什麼刺激一般,突然光芒大盛,但這一次卻並沒有再分作五份變化做那五星模樣的法陣,而是一團幽綠霍然昇高,帶起一陣狂風,吹得這間陰宅之中灰塵落落而下。周一仙等三人在後面猝不及防,紛紛揉眼。

就在這越來越是緊張的時刻,半空中鬼氣森森,眼看似就要發動某個神秘詭異的術法。鬼厲面對這個一向神秘的鬼先生也不敢大意,全神戒備,忽然間他雙眉一揚,整個身子霍然拔起飛上半空,幾乎就在同時,這間陰宅地底深處竟然傳出轟然巨響,整間屋子突然劇烈搖晃,如地動山搖的感覺一般。

一只巨大而呈現慘白色的白骨巨臂,突破地面石板轟然而出,重重砸在鬼厲原先站立的地方,原本鋪在地面的青磚石板片刻間被打的粉碎,碎屑橫飛。 整個房間此刻瞬間都籠罩在一片鬼嚎聲中,鬼厲飛身半空之中,那只白骨巨臂似乎受了某種神秘力量的催持,向上沖起,直向鬼厲撲去。

鬼厲眉頭緊皺,但並無慌亂神色,眼中倒映著沖來的那個白骨巨臂白色的影子,眼看就要砸在自己身上的時刻,他身子在半空中一晃,向右飄出,在間不容發之間躲了過去,白骨巨臂重重砸下,落到地上,登時又是一陣沙飛石走。

此刻房屋中鬼氣森森,狂風凜冽,周一仙等三人皆緊緊背靠牆壁,有心要離開此地,卻又不敢隨便動彈,否則說不定就在這一片混亂之中被白骨誤傷。不過還好,似乎鬼先生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鬼厲身上,他們三人躲在那塊供桌旁邊的角落里,白骨並沒有過來傷害他們。只是三人在沙石紛亂之中,看著陰宅屋子中,原先並不如何寬敞的地方,此刻突然多了一只巨大白骨手臂,追逐著鬼厲身影,似乎已經顯得有些擁擠了。

但是似乎這樣還不夠,就在周一仙心里嘀咕的時刻,地底深處又有一聲沉悶呼喊,那聲音中隱隱帶著幾分煩亂與凶悍,如被禁錮長久的凶魂終于有了透氣的機會而一吐心中悶氣。

陰宅大震,土翻石裂,白骨閃動之際,赫然又是一只同樣巨大的白骨巨臂從地底伸出,狠狠向鬼厲撞去。鬼厲在兩只白骨手臂間身影擺動閃躲,一雙眼睛緊緊凝視,但到目前為止,他都未還手。

屋子之中,片刻間顯得更加擁擠不堪了。

白骨森森,凌空亂舞,詭異莫測而令人驚怖的景象就在這陰宅之中悄悄上演,盡管鬼先生和鬼厲二人斗法激烈,但他們二人似乎都有默契,法力施展的范圍都局限在這間陰宅之中,鬼先生鬼道異術並未溢于屋外,而鬼厲也一直都是在屋中騰挪。

陰宅上空,那點幽冥鬼火冷冷燃燒,綠光幽幽照下,白骨飛舞中,鬼厲的身影似乎也漸漸帶著幾分怪異的陰森之氣,但不管怎樣,直到目前為止,鬼先生仍然拿鬼厲沒有辦法。棺材之中,鬼先生的聲音冷冷哼了一聲。

突然,半空中幽冥鬼火陡然大亮,兩只巨大而飛舞追逐的白骨巨臂猛然一頓,隨後似有一聲悲鳴,“卡卡卡卡”刺耳聲音響起,兩只白骨巨臂竟然是從上到下出現了無數龜裂,片刻間化作無數小片,邊緣鋒利之極,如漫天骨雨,又似噬人蜂群,鋪天蓋地向鬼厲撲來。

周一仙等三人面目失色,小環更是驚喊出聲,小小陰宅之中,兩只巨臂已然是躲避困難之極,此番化作漫天碎小骨雨,密密麻麻,如何能夠躲的過去。

鬼厲面冷如霜,盯著這漫天骨片,眼看骨片就要沖到跟前,他忽然從半空高速落下,直撲地面,身形之快,幾如閃電一般。半空中那無數骨片生生一窒,如有靈性一般,在空中發出尖銳之聲,生生停住去勢,在半空中折了個彎,臨空追下。

鬼厲轉眼就落到地面,但不等他身子落穩,鬼厲伸手在地面一拍,整個身子竟然是貼地飛了出去,而那個方向,正是鬼先生所在的那具棺材。

半空中那團冥火一震,閃電般砸了下來,而背後無數骨片更是呼嘯如風地追逐而上,狂風吹動,整間屋子都在抖動不已,鬼厲衣衫在風中被吹得獵獵作響,但就在這前有堵截後有追兵的時刻,他突然將手中的法寶噬魂黑棒丟了出去,那力道之大,更有詭異法力催持其中,黑棒頂端的噬血珠暗紅流轉,點點絲絲血絲都一一亮了起來,正是妖力鼎盛的景象。

只是,噬魂飛去的方向,竟是是周一仙等三人所在的那個角落,周一仙、小環與野狗道人還沒有反應過來,只看見一道黑光突然沖到面前,還未近身周圍已然一片怪異之極的冰涼氣息,隱隱更有股莫名妖力如惡魔一般臨空牽動體內精血,似要迸體而出的感覺。

轉眼間,噬魂飛至跟前,咄的一聲,生生插進了周一仙腦袋旁邊的牆壁上,幾乎完全陷了進去。

周一仙大驚失色,連喝罵鬼厲都忘了,瞬間只覺得一股冰涼從頭傳到了腳下,就在耳朵旁邊的那根黑棍似乎有無形手臂一般,要把自己牽扯過去。他心中驚懼,勉力將身子移開,這才大口喘氣。

而這個時候,原來漫天飛舞的骨片和那團幽冥鬼火正如山崩海嘯之勢,卻突然間硬生生停頓下來,凝在半空之中,片刻之後,那牆壁里赫然竟發出一聲微帶痛楚的輕哼,一個人形土塊忽地從牆壁上完完整整飛了出來,向鬼厲撲去,而原來的無數骨片卻如失卻靈力一般,紛紛落到了地上,只有那團幽冥鬼火,反而似更亮了幾分,重新飛到那土塊上方。

鬼厲一聲輕嘯,右手一招,噬魂黑棒飛了回來,從背後刺入土塊,瞬間土崩瓦解,一道黑色人影卻閃身而出,輕飄飄如鬼魅一般,飄落于屋子深處的那具神秘棺材之上,看去正是鬼先生的身影。

噬魂慢慢落下,回到鬼厲手中,鬼厲注目鬼先生,並沒有動手,而鬼先生也緩緩轉身,看著鬼厲,忽然道:“你怎麼看出我隱身之處的?”

鬼厲默然,沒有回答,只是冷冷看著他,鬼先生黑紗輕動,點了點頭,道:“好,你我將來未必便是朋友,你不肯說也是當然,只是今日還未完,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傳聞中身兼三大派閥真法的人物,到底道行如何?”

鬼厲瞳孔微微收縮,剛才雖然他出其不意用噬魂攻入鬼先生暗中隱身之處,算是占了上風,但他面上神色卻絲毫也未輕松。他以有意算無意,噬魂刺入土塊,但鬼先生竟當真如鬼魅一般,空空蕩蕩,完全看不出噬血珠妖力對他的影響,此人神秘莫測,實在是鬼厲生平僅見。

眼看著二人對峙,似乎又將有一番激烈斗法,周一仙驚魂稍定,連忙一拉小環和野狗道人,兩人驚醒,知道此地有這麼兩個道法詭異之極的人互相比斗,實在是危險之極,當下忙不迭從已經殘破不堪的牆壁上找了個破洞鑽了出去,臨走之前,小環似又記起什麼,順便手一伸,將周行云的靈位也拿了過去。

他們三人相繼離開屋子,鬼厲和鬼先生自然都是清清楚楚,但鬼厲沒有反應,鬼先生大敵當前,似乎此刻也顧不上他們。就在他們堪堪離開之後,陰宅之中突然又是風聲大作,沙飛石走,周一仙等三人站在牆壁破洞之外,依舊被那劇烈狂風大力推開了數尺之遠。

周一仙拉著小環退的遠遠的,足足離開了有三丈之遠,這才回頭遙望那間屋子,只是這麼遠看過去,卻已經感覺不到那間屋子里還有兩個高人正在激烈斗法,似乎他們始終都是把法力控制在那間屋子范圍之內的。而遠遠望去,那間屋子中此番異光閃動,除了一開始就有的幽綠光芒,這時已經開始不時閃爍起金色、紅色、慘白、青光等等眾多怪異光芒,若不是鬼氣森森殺氣濃烈,倒是覺得頗為繽紛好看。

小環凝視那間屋子,輕聲對似乎正准備跑路的周一仙道:“爺爺,我們就這麼走了,不大好吧?”

周一仙和走在旁邊的野狗道人都是一怔,轉過頭來看著小環,周一仙皺眉道:“傻丫頭,你在想什麼呢!那兩個傢伙都是殺人如麻的大魔頭,我們能逃得性命就不錯了,還留在這里干什麼?”

小環遲疑了一下,道:“可是、可是他畢竟是為了救我們,才…

…”

野狗道人看著她,沒有說話,周一仙不耐煩地道:“我說你怎麼這麼糊塗呢!鬼厲道行高的很,有什麼好怕的,再說他們狗咬狗,唔,不對,一個叫鬼厲,一個叫鬼先生,應該說是鬼打鬼才是。他們鬼打鬼關我們什麼事了,快走,快走!”

說著,拉住小環的手就走,小環遲疑了片刻,但終究還是被周一仙拉著走了,野狗道人回頭向那間異光閃爍的陰宅看了一眼,之間亂光閃動,隱隱還有劇烈風聲呼嘯,他眼中神色複雜,默然無語,停了片刻,轉身向周一仙等人追了上去。

陰宅之中,此刻已經過了小半盞茶時間,原本就凌亂不堪的屋子此番更是一片狼藉,到處都是碎石殘壁,連原本破敗的地面此刻也像是地震過一次然後被牛拉犁耕田一般,土塊凹凸不平,石塊突兀,幾無可立足之處。

而鬼厲和鬼先生二人此刻都飄在半空之中,暫時停了下來,彼此凝視,似乎都有微微喘息之聲,只有鬼厲肩頭的小灰,似乎有些不耐煩的樣子,百無聊賴地張嘴打了個哈欠,伸了伸懶腰。

鬼先生忽然道:“想不到你道行進境竟是如此之快,才這十年工夫,竟然可以將道、佛、魔三教真法融合為一,真是不簡單。”

鬼厲看著這個神秘的黑衣人,冷然道:“我也沒想到,你竟然不是出身魔教,而是南疆巫術鬼道中人。”

說到此處,他雙眼陡然現出暗色紅光,盯著鬼先生,聲音也變做冰冷,道:“你既然深諳鬼道,那為碧瑤還魂之術,你……”

不待他說完,鬼先生已然截道:“你錯了,我雖然知曉一點鬼道異術,但還魂之法乃是南疆黑巫一族的密術,我並不知曉,否則以我和鬼王交情,我早就將碧瑤小姐救過來了。”

鬼厲冷冷看著他,眼中紅光閃爍不定,似乎正在思量鬼先生的話能不能信。倒是鬼先生沉默了片刻,忽然道:“既然今晚你執意要保那三人,看在我們都是鬼王宗的面上,我就放過他們一次。你我在此相斗,並無多大意思,不如就此罷手了吧!”

鬼厲心中冷笑一聲,如今他早已並非當初的無知少年,剛才那場驚心動魄的斗法,若是他道行不夠或者一個不小心,早就死了無數次了,那時候可絕不會有人說什麼同是鬼王宗中的話了。只是鬼先生實在是神秘莫測的人物,鬼厲雖然並不怕他,但剛才一場斗法,卻也知曉此人道法詭異,實是極難對付的人物,也不願貿然相逼,當下點了點頭,淡然道:“如此也好。”

鬼先生緩緩落下,此時陰宅之中一片狼藉,原有的棺材大都四分五裂,只有那具在陰地上的棺材竟然完好無損,鬼先生落到其上,沉默了片刻,道:“你此番前來青云山,意欲何為?”

鬼厲冷冷道:“你又所為何事?”

鬼先生淡淡道:“天下大亂,正是亂世之中,獸妖肆虐,此番正道與獸妖在青云一戰不可避免,如此盛況,我怎可不來看看?”

鬼厲看著他,道:“如你所說,正道與獸妖誰可取勝?”

鬼先生忽然眼中異光一閃,似乎想到了什麼,道:“獸妖實力之強,出乎天下所有人意料之外,尤其是為首的那個獸神,至今無人見過他出手,更不知曉他道行究竟如何,但能統禦這無數妖力高強的獸妖,想必此人必定乃是驚天動地的絕世人物。此番大戰,只怕獸妖勝算占了七成。”

鬼厲瞳孔微微收縮,沉默許久,道:“那正道三成,莫非都在誅仙劍陣之上?”

鬼先生微微一笑,道:“正是。青云門誅仙劍陣實乃異數,千年之下,仍為世間第一等的超凡道術法陣,正道此番想要獲勝,只怕希望都在這劍陣之上,否則也不會有這麼許多正道人物,其他地方不去,偏偏都到了青云山來。”

鬼厲默默仰首,臉上神情複雜,似乎想起了什麼往事,臉上隱隱有幾分痛楚。

鬼先生將他神情看在眼中,忽然道:“你雖然早年出身青云,但有一些青云隱秘,只怕你還不知道罷?”

鬼厲神色一動,轉目注視鬼先生,似乎要將此人看的透徹,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一字一字道:“請教!”

鬼先生看了鬼厲一眼,語意平靜,但眼中神色卻似大有深意,道:“青云山誅仙劍陣威力超凡入聖,足可斬妖除魔,千年來一直為青云門鎮山之寶。傳說此劍陣脫胎于青云門祖師青云子得到的那冊無名古卷,到了千年前絕世奇才青葉出世,在”幻月洞府“閉關一十三年,白發出關,親手將其創立,聚青云七脈山峰之靈力為陣,化天地萬物殺氣為劍,遂無敵于天下。”

他話音頓了一下,然後聲音似乎有些飄忽,但一雙眼睛卻緊緊盯著鬼厲,慢慢道:“而此驚世駭俗的絕世陣法,卻是離不開一柄神兵的。”

鬼厲凜然道:“古劍”誅仙“?”

鬼先生點頭道:“正是!古劍誅仙究竟從何而來,向來神秘莫測,至今只怕連青云山那些人也說不清楚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誅仙古劍第一次現于人間,乃是青葉在幻月洞府閉關十三年出關之後,手中正是提著此劍。而一向以來,這把神兵從來也不是青云掌門貼身保管,而是放置在青云山後山幻月洞府之中的。”

鬼先生停了下來,陰宅之中,暫時陷入了一片沉默。鬼厲深深看著他,徐徐道:“你怎麼知道的這麼多?”

鬼先生搖了搖手,道:“你不用管我,但我對你所言的確乃是事實。所以青云門誅仙劍陣的秘密,只怕多半就是在那個只有青云掌門才能進去的幻月洞府之中的。”他笑了笑,道:“你可明白?”

鬼厲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盯著此人,半晌之後,冷冷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鬼先生負手而立,緩緩道:“總之,你記住我並非你的敵人,也就是了。”

鬼厲看了此人片刻,忽然回頭,慢慢飄了出去,當他身影快要消失的時候,遠遠的似乎傳來他的聲音,但又似風聲,聽不真切。

鬼先生獨立在黑暗中,一動不動,那點幽冥鬼火慢慢暗了下來,終于完全熄滅,這間陰宅重新陷入了寂靜。

只是過了一會,黑暗中的人影處,有低低的冷笑聲音傳出。

上篇:第六章 鬼道     下篇:第八章 掙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