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九章 寂寞  
   
第九章 寂寞

低沉的嘶吼聲從四面八方傳來,遠在青云山兩百里之外的平原之上,越來越多的南疆怪異猛獸出現聚集,不斷的有些怪獸向天長嘯怒吼。夾雜在獸群之中還有六、七只身形尤其巨大,遠遠超過了周圍普通猛獸的妖獸,正站在獸群中轉首低吼,周圍的獸妖對它們似乎也特別的畏懼。

煙雨蒙蒙,天空中烏云越來越厚,漸漸開始在天際邊緣的云層里,有些許亮光閃過,片刻之後,終于有隆隆雷聲傳來。

黑壓壓的天地世間,說不出的滄桑歲月。

天際閃電掠過,映出了一道矯健影子,剛剛從河陽城頭歸來的巨大鳥妖從天而降,憑藉著閃電余光,獸妖們都看到大鳥的爪子上抓著兩個人,一時間,遠近數百頭的獸妖都大聲咆哮起來,聲勢之盛,令人毛骨悚然。

巨大的翅膀在風雨中飛舞飄蕩,大鳥在獸群的上空盤旋一會,忽地雙爪一松,兩個人影如石頭一般落了下來,只是看過去人影在半空之中雖然翻滾,但並沒有手舞足蹈一般的掙紮,而是十分僵硬的模樣,想來多半是在半路之中,這兩個可憐的人已經經受不住巨鳥獸妖的大力,生生死于這兩只巨爪之下了。

地面的獸妖吼聲瞬間高漲,切齒聲此起彼伏,片刻間至少有數十道猛獸身軀躍起撲去,淒涼雨色之中,只隱約望見幾點血色,終于又消失不見。

天空中盤旋的巨鳥尖嘯兩聲,再度飛翔片刻,然後似發現什麼一樣,雙翅一收,從天而降,向密密麻麻的獸群深處落去。它巨大的身軀堪堪就要落地的時候,忽地寬大的翅膀再度展開,發出“呼”的一聲,強大的勁風將身下附近的數只猛獸都吹倒在地,“嗚嗚”直叫。

一陣強風吹來,巨鳥就這麼在獸群上面飄翔過去,一路之上有無數獸妖敬畏的低頭閃避,間中遇到同樣強大的那幾只巨大妖獸,彼此也似互相瞪眼,毫不示弱。巨鳥一路飄翔,身軀也時上時下,或從獸妖頭頂掠過,或飛躍樹木枝頭,有時候遇見一只大的可怖到不可思議的如巨像般的妖獸時,它也直接從巨像妖獸身下穿了過去。

風雨飄搖,天際雷電交加,巨鳥在風雨中的身影恍如浮萍飄蕩,終于,它再度發出一聲尖嘯,從半空中落了下來。

那是獸妖群中的最深處,黑壓壓的一片一片怪異猛獸之中,在天際閃電光亮之下,赫然亮出了一把油布傘,青色傘面上畫著幾枝桃花,在風雨中輕輕飄蕩。

巨鳥在這支雨傘邊落了下來,這才看得清楚,原來這支傘的傘柄上另外綁上了一根木棒,加長了長度,然後插在一塊岩石之間,而在傘下此刻正坐著一個身著華麗絲綢衣衫的少年,手中拿著酒壺酒杯,正自斟自飲。在那少年身旁的,顯得有些困倦的惡獸饕餮趴在岩石之上,此刻看到巨鳥落下,饕餮也只不過眼睛微微睜開了一下,看了一眼,又閉上了。

周圍的獸群發出不安的嘶吼,巨鳥落到地上,口中呱呱叫了兩聲,巨大雙翅一揮,登時將原來地方的十幾只獸妖扇了出去,一時驚吼怒叫聲此起彼伏,不過卻沒有見哪一只獸妖敢上來挑戰的。巨鳥向周圍左右橫了一眼,樣子倨傲,似乎對這些獸妖不屑一顧,隨即轉過頭來,面對那個少年,而片刻之間,它似乎又顯得特別恭謹。

“呱呱,呱呱呱……”對著傘下的那個少年,巨鳥呱呱叫了一陣,那少年似乎聽的懂鳥語,緩緩點頭。巨鳥又叫了幾聲,便站在原地,片刻之後伸出鳥喙向自己身上的羽毛清理了一下,漫天雨水,早就淋濕了它的全身,這般清理幾下之後,它很快放棄了努力,抬頭向夜幕天空望了望,慢慢將腦袋縮到翅膀之中,躲避風雨。

雨越來越大了,那少年一杯接著一杯,從來沒有停頓過,只有偶爾出神,怔怔望著遠方片刻,然後默然低頭,又再度喝酒。只是無論喝了多少烈酒,他的臉上從來沒有絲毫酒意。

終于,那壺酒喝完了,在風雨之中從手中輕輕滑落,落在滿是泥漿的地上。那少年慢慢站起,周圍的獸妖一陣聳動,顯露出極其畏懼的神色。只是那少年眼中,這無數猛獸似乎都如無物一般,沒有絲毫放在心上。他的眼中,此刻只默默望著天際,黑云沉沉,風雨蕭蕭。

饕餮低低叫了一聲,在他身邊站了起來。

那少年默然,轉過身輕輕拍著饕餮腦袋,許久方道:“你也覺得寂寞麼,饕餮?……”

饕餮低吼,卻終究沒有人知道它的意思,那少年仰首看天,許久許久,再不發一言。

青云山頭,通天峰上,已經下了一夜的大雨依然在不停地下著,以正道三大派閥為首的正道中人正會聚于玉清殿上商議,爭論之聲不時響起。而位居上首主位上的三大高人青云門道玄真人、天音寺普泓上人和焚香谷云易嵐也正低聲商議著什麼,三人俱都是眉頭緊鎖,顯然心事重重,為眼前這場獸妖浩劫而憂心忡忡。

忽地,玉清殿外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眾人一怔,只見青云門下長門弟子蕭逸才快步走進玉清殿中,略一停頓,向周圍諸位正道中人點頭示意,然後快步徑直向道玄真人走去,在他耳邊低聲說話。

眾人紛紛注視在這二人身上,都看出蕭逸才臉上神情嚴峻,大非尋常,而隨著他的話,道玄真人原本就嚴肅的臉上更沒有了一絲笑容,剩下的都是肅然,漸漸的,眾人的心也都提了起來,隱約感覺到了那莫名的壓力彷彿也漸漸降臨到這個地方。

道玄真人聽完蕭逸才的話之後,看了他一眼,低聲又追問了一句,蕭逸才默默點頭,神色肯定。道玄真人長出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蕭逸才默然轉身,站在了道玄真人身後。

旁邊的普泓上人和云易嵐此刻也看了過來,普泓上人念佛道:“阿彌陀佛,道玄掌門,莫非是有獸妖的消息麼?”

道玄真人點了點頭,站了起來,場下正道中人人群里一陣聳動。

道玄真人定了定神,臉上的表情漸漸浮現出堅毅神色,朗聲道:“諸位道友,剛剛接到了消息,大隊獸妖已經出現在青云山二百里外的荒野之上,不日就會到來,而山下河陽城外,也已經開始零星發現獸妖蹤跡了。”

此話一出,登時引起眾人騷動,一時之間,驚慌、畏懼、震怒、歎息等等種種神情俱出現在眾人面上,壓在眾人心頭多日的這場浩劫,終于走到了跟前。

道玄真人看著眾人神情,雙手一壓,眾人的吵鬧聲慢慢低了下去,待周圍安靜下來,道玄真人朗聲道:“諸位,如今大劫就在眼前,天下蒼生命數就看我等與這群妖孽一戰,在座諸位俱都是心懷正道的得道高人,為天下蒼生計,來日一戰,你我當竭盡全力,正所謂天心自在,想必天無絕人之路,這些妖物雖然暫時猖獗,但必定不可長久。”

人群之中,靜默了一會,紛紛有人開口道:“真人說的是。”

“真人放心,有這麼多高人在此,我們一道拚命,想必勝過那獸妖也並非難事!”

“正是,正是……”

一時之間似乎受到激勵,眾人的神情慢慢開始輕松和高興起來,畢竟不管怎麼說,此處還有三大門派,還有這些高人。往更遠處的說,這座青云山上,還有那傳說中無堅不摧、戰無不勝的誅仙劍陣,看著道玄真人自信滿滿的神情,那又有什麼好擔心的呢?

道玄真人在無數正道中人的注視下,徐徐微笑,與眾人說了幾句,便和普泓上人、云易嵐以及蕭逸才等走回了玉清殿內堂。

一旦避開了眾人視線,道玄真人的臉色登時沉重起來,而普泓上人與云易嵐的臉色也不輕松,一眾人走到內堂僻靜的房間內,蕭逸才跟在最後,關上了門。

道玄真人轉身對蕭逸才道:“逸才,你把詳細情況說一下。”

蕭逸才點頭道:“是。弟子巡視山下河陽城,一日之間連連得到回報,尤其是在河陽城頭,弟子親眼看到了一只巨大鳥妖出現,看那模樣外貌,與這些日子傳聞中獸妖之中有十三妖獸之一的‘修羅鳥’極為相似。”

道玄真人與其他兩位高人對視一眼,面色俱都沉重,蕭逸才肅容道:“此外,在周圍地界暗中探查的其余同門師弟紛紛回報,俱有發現零星獸妖蹤跡,其中尤以西南方二百里處最為密集,但在二百里之外查探的幾位師弟,弟子等候許久,但一直都沒有他們的消息了。”

蕭逸才說到這里,臉色漸漸黯然,道玄真人沉著臉,而旁邊的云易嵐歎息一聲,普泓上人則低聲念佛。

道玄真人沉思片刻,點了點頭,對蕭逸才道:“看來是不會錯了,獸妖的確是來了,逸才,”他看著這個最心愛的弟子,道:“你再下山一趟,通知分布在各處查探的弟子們全部收縮回來,范圍大概守在青云山周圍百里之內,切記叮囑他們,不可擅自越界查探,更不可妄自與獸妖動手,以免發生意外。”

蕭逸才點了點頭,似又想起什麼,道:“師父,那河陽城里那些百姓怎麼辦?”

道玄真人沉默片刻,又轉頭看了看普泓上人和云易嵐,普泓上人合十低頭,云易嵐淡淡道:“事到如今,一切以掌門真人為首,請掌門真人決斷就是。”

道玄真人微微頜首,算是表達了謝意,然後沉吟片刻,對蕭逸才道:“此事的確棘手,但河陽城太過危險,而我們現在又實在無法下山守衛百姓。你即刻下山到河陽城中去,帶領在河陽城里的所有青云弟子,告訴河陽城里的百姓盡快向北而去,至少要越過青云山脈。那些獸妖此刻最大的目標是我們青云山上的正道,並非那些百姓,如此或可保暫時安全。”

蕭逸才怔了一下,但看著道玄真人面無表情的臉龐,終究還是默然點頭,低聲道:“是,那弟子這就去了。”

道玄真人道:“還有一事,你盡快通知青云其他六脈首座,立刻到通天峰來一次,我要立刻見他們,有事商議。”

蕭逸才點頭道:“事,弟子立刻就去。”

道玄真人歎息一聲,道:“一路小心,去吧!”

蕭逸才點了點頭,退了出去。

“幻月洞府?”周一仙吃了一驚,眉頭皺了起來,臉上少有的出現了凝重的神色,遲疑了一下,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鬼厲淡淡道:“你不是向來見多識廣麼,我突然這個山洞很感興趣,便向你問問了,你對這個幻月洞府知道多少?”

周一仙看了鬼厲一眼,只見他臉上神情不動聲色,看不出他心里在想著什麼,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這時他們一行人依然還在河陽城中,不過此刻的河陽城里的氣氛卻已經由于昨晚那只巨大怪鳥妖獸的到來而截然不同,原本的擔憂終于變做了事實,人心惶惶的民眾在驚恐重壓之下,更多的人已經到了崩潰邊緣,街上不時看到呐呐說胡話大聲呼喊的人,行徑幾如瘋子。

周一仙收回目光,心中轉過念頭,徐徐道:“你、你該不會是想做什麼莫名其妙的事情罷?”

小環和野狗道人的目光都落在鬼厲身上,鬼厲肩頭的小灰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沖著他們一咧嘴,做了個鬼臉。鬼厲淡然道:“你以為我能做什麼?”

周一仙乾笑一聲,道:“其實我對幻月洞府所知也不多,這個洞府本來並不出名,只是因為千年前那位青葉祖師在里面閉關悟道,同時誅仙古劍出現其中,這才名滿天下,但這些年來一直都只作為古劍誅仙的收藏之地,而且向來只有青云掌門才能進入其中,所以這名聲也漸漸淡了下去。”

鬼厲道:“哦,還有麼?”

周一仙猶豫了一下,道:“我不管你要做什麼,不過那個地方,你最好還是不去為好。”

鬼厲眉頭一挑,道:“為什麼?”

周一仙歎了一口氣,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現在的身分,那幻月洞府乃是青云重地,萬一你上青云山被人發現……你可不要忘了,此刻的青云山上,正道中人何止萬千,萬一你身分暴露,只怕化作飛鳥也難以逃走的。”

鬼厲冷冷道:“那是我的事,你告訴我有關于那個幻月洞府的事情就可以了。”

周一仙搖了搖頭,低聲咕噥道:“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沒耐心……好吧!那個洞府取名幻月,乃是傳聞在明月之夜,洞前有奇石繽紛絢麗,如夢如幻,但更重要的,其實乃是洞府之中有天生異處,令人走入之後,如墮入幻夢之中,非心志堅定者便會深陷其中,不可自拔,一身修行道行毀于一旦。”

鬼厲怔了一下,道:“什麼,還有這種事?”

周一仙哼了一聲,上上下下打量了鬼厲一眼,道:“我勸你是不要癡心妄想了,你入那幻月洞府,只有死路一條。”

鬼厲冷笑一聲,道:“何以見得?”

周一仙道:“我知道你心中不服,也知道你性子堅韌,但我實話告訴你,”他臉色慢慢變得肅然,意外的竟有一種不怒而威的氣勢,沉聲道:“所謂心志堅定,並非你性子如何,以我看來,你一生風起云湧,波折如山,心中傷懷心事無數,若是墮入幻境之中,只怕難免引動心事,不可自拔。”

他頓了一下,似乎有點遲疑,但沉吟片刻之後,終究還是道:“還有,你身上法寶乃是大凶至邪之物,你體內血脈精魂更是早已和噬血珠等妖力合而為一,這等妖物在那等幻境之中,對你更是有害無益,所以我勸你一句,還是死了這個念頭罷。”

鬼厲望著周一仙,像是第一次發現此人一般,默然注視,周一仙卻也坦然相對,許久之後,鬼厲不發一眼,慢慢轉過身去。

就在此刻,河陽城中又是一陣騷動,大批的青云弟子出現在城頭街道之上,大聲對街上民眾說些什麼。周一仙等人錯愕,擠過去認真一聽,卻是青云弟子宣告眾人,獸妖即將到來,河陽城里已經極不安全,讓百姓向北而去,至少要過了青云山脈才行。

周一仙只聽的面有苦色,搖頭歎氣不止,轉過頭來對小環等人道:“唉,這下子可就糟了,不知道……咦,鬼厲那家伙呢?”

小環與野狗道人都是一怔,連忙轉身,卻只見身後空空如也,人群擁擠無數,卻又哪里還看得到鬼厲的身影。

人海茫茫,聲音嘈雜,站在人群之中的周一仙皺眉搖頭,在他身邊的小環默然無言,只是默默看著遠方,良久之後,輕輕歎息了一聲,那聲音之中,似還有幾分哀怨。

上篇:第八章 掙紮     下篇:第十章 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