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一章 暗算  
   
第一章 暗算

早晨,青云山上微涼的風輕輕吹著,將一山的薄霧都徐徐翻轉,如輕紗飄蕩在茂密林間。祖師祠堂之外的三叉路口,鬼厲、鬼先生與掃地老者三角而立,在微妙的氣氛中對峙著。

那老者臉上的皺紋動了動,沙啞著聲音緩緩道:‘二位並非這青云山上的人,為何私自到此青云重地,不知有什麼事情麼?’

鬼厲默然無聲,眼神在那老者身上打量了片刻。鬼先生就站在他身側六尺之外,以他們二人的道行,放眼天下也未必怕了誰了,只是在他二人之間,卻很明顯的誰也不信任對方。

不過此時此刻,鬼先生隱藏在黑紗之後的眼眸,卻一直盯著那位掃地老人,目光炯炯有神,似乎有另外一種奇異的感覺。

那老者感覺到了什麼,顫巍巍轉過身來,看向鬼先生,道:‘這位高人,你一直盯著老朽,莫非有什麼話要說麼?’

鬼先生忽然笑了一聲,道:‘你不過是個看守青云山祖師祠堂的老人,何必多管閑事,眼下這位年輕人……’他一指鬼厲,道:‘他久聞青云山幻月洞府的名聲,想要進去見識一下,不知老丈放不放行?’

鬼厲站在遠處,忽地冷冷哼了一聲,道:‘上山之前,你我早就商量好了,由我進入幻月洞府吸引青云門的注意,你趁機潛入青云山祖師祠堂,將青云門列代祖師靈位全部毀去,給青云門一個好看,怎的到了此處,你還不進去麼?’

鬼先生一窒,向鬼厲望去,只見鬼厲面色肅然,面上表情嚴肅而認真,要說沒這回事都很難讓人相信。鬼先生看了他半晌,似苦笑了一聲,微微搖頭。

那老者看了看鬼厲,又看了看鬼先生,面色漸漸冷淡下來,眼中銳光也逐漸明亮,淡淡道:‘看來不管怎樣,二位都是對青云不懷好意了。只是青云重地,老朽看守多年,二位想要在此肆虐,便先跨過老朽的身體好了。’

他這般淡然說著,面對著前方這兩個神秘而陌生的人物,慢慢站直了身體。

清晨後山密林之間,悠遠傳來的清脆鳥鳴聲音,突然似停頓而消失了,只有滿山的薄霧依舊飄蕩著,纏綿在他們周圍。

人生數十載的光陰,似也在這靜默中悄悄流淌過去,變作了眼角的細紋。

鬼先生忽然道:‘你的左手可還好麼?’

鬼厲與那老者同時一怔,鬼厲自是不明白鬼先生怎的突然冒出這句莫名其妙的話來,但那個老者卻很明顯的身體震動,一雙眼直盯著鬼先生,再也無法離開。

清晨里,薄霧中,那老者凝視許久,忽然長長地出了口氣,面上的驚愕表情漸漸消去,徐徐道:‘是你?’

鬼先生笑了笑,道:‘是我。’

他頓了一下,目光在老人的臉上打量著,就連聲音中忽然也帶了幾分感慨,道:‘這些年來,你怎麼老得這麼厲害?看你這個樣子,誰還認得你就是當年名動天下的青云門萬劍一!’

那老人耳中聽聞著「萬劍一’三字,身體忽地顫抖起來,就像是這三字如三把利刃,一刀一刀都刺在他的心間,就連被歲月深深刻痕的臉上,此刻竟也浮現出久不曾見的激動神色。

‘萬劍一,嘿嘿,萬劍一……’

他低聲念著這個名字,面上的神情複雜而帶著痛苦之意。

鬼厲在一旁皺起了眉頭,萬劍一這個名字,他在多年前還是青云門下弟子的時候也曾經聽說過,只是絕然沒有想到這個傳說已經去世多年的人物竟然還活在世上,更沒有料想到,那個令當今青云門諸長老首座之間紛爭不已,蒼松道人更因此背叛青云的絕世人物,竟然變做了如此一個不起眼的糟老頭。

冷風吹過,掠動著三人衣襟,在這一山薄霧如夢如幻的地方,往事仿佛也在這里回蕩。

直到,那個曾經的萬劍一,曾經睥睨世間,如今卻皺紋滿面的老人,慢慢抬起頭來。

‘噗’,一聲輕響,卻是從他手間發出。鬼厲和鬼先生同時望去,只見細細灰粉簌簌落下,萬劍一手中的那把殘破掃把,竟是在他心情激蕩之際,被大力壓成粉碎,散落一地。

山風吹來,將一地的粉末一點一點吹走,萬劍一凝望著片刻之前還在手間的東西,此刻卻消失無蹤。隨後,他抬頭凝望著鬼先生,一字一字道:‘當年若非是你,我已是殘廢之人,你對我有恩,我一直都記在心上的。’

鬼先生淡淡道:‘你我當初一見如故,在西北蠻荒還有那普智和尚……’

一直站在一旁默不作聲的鬼厲忽地身子一震,眼中精光大盛。

鬼先生和那萬劍一此刻卻都沒有注意到旁邊鬼厲的神情變化,繼續道:‘我們三人雖然門閥不同,卻總歸是相交一場。如今普智過世多年,你也早就斷了消息,不料今日居然還能相見,也不枉我來這青云山一趟了。’言下感慨之意,卻是不勝唏噓。

萬劍一臉上原本緊繃的表情,此刻也漸漸松弛下來,歎了口氣,道:‘不錯,我也沒有想過,居然還能再見故人……站住!’

他話說了一半,聲音忽然急促,斷喝一聲,卻是鬼厲在一旁默然轉身,不願再聽這兩個人牽扯往事,正欲向幻月洞府走去。

萬劍一冷哼一聲,也不見身子如何晃動,只一抬手,原本干枯的手掌忽地像是變大變長了千百倍,從背後如巨爪一般抓了下去。

鬼厲腳步一窒,也不回頭,手腕震處,卻是在頭頂閃動,凌空畫出一圓形圖案,片刻間光芒大盛,正是太極圖,青光耀耀。萬劍一巨爪被青光擎住,瞬間被反震回去,但只這片刻工夫,萬劍一原本干枯的身子已經擋在了鬼厲的身前,只是他的臉上重新浮現出驚愕表情,道:‘太極玄清道?你究竟是什麼人?’

鬼先生的聲音在身後幽幽傳來,道:‘他可是當今魔教鬼王宗的大人物哦!’

鬼厲眉頭一皺,但還是沒有說話。

萬劍一打量了他幾眼,點了點頭,道:‘原來你就是十年前那個被青云門逐出山門,投靠魔教的張小凡麼?’

鬼厲面冷如霜,寒聲道:‘讓開。’

萬劍一沒有絲毫讓開的意思,但上下打量了鬼厲片刻之後,卻忽然歎息了一聲,道:‘田師弟竟然能夠教出你這樣一位弟子,當真是了不起。’

鬼厲面上神色一動,但隨即哼了一聲,面上更浮現出幾分倨傲神情,如視這當年鼎鼎大名的萬劍一無物一般,逕直抬腳走去。萬劍一站直身子,負手而立,卻也沒有退避的意思。

眼看二人越來越近,萬劍一忽地眉頭一皺,身子拔地而起,幾乎是在同時,他原本腳下土地一聲悶響,瞬間龜裂開去,閃爍著幽冷青黑玄光的噬魂赫然從他腳下土地激射而出,直追而去。

萬劍一人在半空,身子搖擺,忽地大喝一聲,震動左右,竟然是凌空赤手空拳向飛來的噬魂抓了過去。噬魂頂端的噬血珠片刻間紅芒大盛,一絲絲一縷縷暗紅血絲全部亮了起來,夾雜在黑光之中,更無遲疑,直沖而去。

黑氣翻滾,紅芒暗閃,瞬間周圍似乎都暗了下來,但萬劍一赫然沖下,所有的幽厲氣息似乎對他都不起作用。鬼厲面色一變,這等人物道行,可以說他也是第一次見到。

眼看萬劍一就要將這世間凶物抓在手中,但就在這片刻工夫,忽地在黑氣紅光之中,噬魂頂端噬血珠表面之上,突然從珠子深處浮現出一個怪異圖案,從小變大,從暗變亮,瞬間從黑氣玄光中脫穎而出,金光燦爛,正是一佛家真言‘卍’字,一股渾厚純和之力,其中卻又夾雜著一分詭異,生生將萬劍一的手掌反震回去。

萬劍一與鬼厲同時後退,半空中的法寶噬魂也飛回了鬼厲手中。

萬劍一人停頓在半空之中,臉色微微蒼白,盯著鬼厲,一字一字道:‘大梵般若!’

鬼厲面無表情,但心中震動,眼前此人道行之高,當真是深不可測,這十幾年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夠空手抵禦噬魂妖力的人物。

他這里心中震撼,卻不知前方萬劍一也是吃驚不小。萬劍一本身當年就是個驚才絕豔的絕世人物,道行遠勝于同門中人,除了一個道玄真人能與他相提並論之外,更不把其他人物放在眼中。後來雖然累遭不幸,命運坎坷,但今日面對這個小輩,他心中那股與生俱來的傲氣卻依然如故。

只是與鬼厲此番交手,卻是讓他吃驚不小,噬血珠妖力詭異凶狠,雖然外表無恙,但已然牽動他一身精血激蕩。而之後鬼厲所施展之佛門真法大梵般若,更是與道家魔教真法融為一體,渾然無隙,連他這等修為也無計可施,被逼了回去,不由得心中震動不已。

冷風颼颼,從場中吹過,薄霧輕輕飄蕩,已經開始有散去的模樣。

萬劍一看了鬼厲半晌,點了點頭,道:‘果然是江山代有人才出,想不到老夫殘生之年,還能遇到你這等人物,也算是天不負我。’

鬼厲皺了皺眉,不是很明白萬劍一話里意思。只是鬼先生站在後頭,卻是低聲地歎息了一聲,似乎也在感歎曾經的老友多年之後,那股心間的桀驁志氣依然未變。但也就是在他歎息時候,他一雙眼眸中異光閃爍,緊緊盯在了萬劍一的身上。

鬼厲冷冷道:‘讓開。’

萬劍一看著他,那個年輕人在自己面前冷漠倨傲,那神情神色,忽然間竟如此熟悉。他忽地笑了出來,神情間有那麼一分酸楚,但隨即被一股豪情占據,長笑道:‘好,好,好,果然是年輕男兒。世間人物本就該不放眼中!只是你要過去,就用自己的真本事吧!’

鬼厲一聲長嘯,更不多話,縱身而上。萬劍一瞳孔收縮,忽地後退,身子飛到密林邊緣,右手抓住一根一人合抱大小的松樹,一聲大喝,刹那間周遭震動,隆隆聲中,巨大的松樹竟被他硬生生連根拔起,如巨臂橫在半空。

萬劍一此刻手擎巨樹,傲立半空,哪里還有絲毫曾經的猥瑣佝僂模樣?看他意氣風發,面上神色激動,眉目皆張,正是當年不可一世的模樣。

‘來,’萬劍一大喝一聲,如驚雷響過,‘你有噬血珠,便看看我這青云巨樹如何?’

他身子晃動,刹那間巨樹舞動,‘嗚嗚’聲響,轉眼間迅疾無比,漫天皆是樹影,鋪天蓋地沖來,風聲勁急,再也聽不到其他聲息。

鬼厲臉色大變,在樹影中翻騰,那巨樹風暴如洶湧澎湃的巨浪,又似永無止境的潮水,一波壓過一波,一浪高過一浪,追逐在青天之下,一山薄霧也似為之震顫。

風過林梢,便化作狂風,在半空中轉為漩渦,吞噬著世間萬物,鬼厲便置身在那漩渦中心,周圍幢幢皆是樹影,勁風刮面如刀,仿佛一不小心處,便要被這銳利之物切割的粉身碎骨。

萬劍一狂笑不止,仿佛又回到了曾經縱橫天下的歲月,臉上表情更是興奮,全神貫注在鬼厲身上。鬼厲在風暴之中,忽地一咬牙,眼看前方樹影如山壓來,這一次卻不躲閃,右手一抬,噬魂閃爍著幽紅暗光飛出,在千萬樹影中‘噗’的一聲,准確無誤地釘在樹身之上,片刻間妖力狂舞,道道紅光從噬血珠上騰起,從樹干上纏繞過去,所過之處,樹干迸裂,碎屑橫飛。

片刻間,巨樹樹干已被這妖力噬去三分之一,但萬劍一臉上神色卻不驚反笑,長笑一聲,左手橫空切下,樹干被那無形勁風掠過,登時如豆腐一般被生生切斷開去。被紅芒籠罩的前頭樹干,轉眼間似發出一聲呻吟,化作粉末,散落風中。

但前頭的萬劍一將殘余樹干擎起,如擎天一般,威武而不可一世。漫天樹影轉眼消失,風暴止歇,勁風停頓,世間萬物瞬間停頓呼吸,都在凝望著那個飛揚在半空的身影!

他從天而降,大喝聲中,舉木轟下。

勁風尖嘯,刺耳而來,三丈方圓地上,‘轟然’一聲,瞬間沙石盡數向外飛去,只有鬼厲一人衣襟激蕩,面容蒼白,死死盯著天空落下的巨樹。

那怪嘯之聲如雷震耳,轉眼即至,鬼厲牙關緊咬,忽地雙手舞動,太極圖疾轉不止,在頭頂霍然升上,擋在如驚雷一般的樹干之前。

兩股大力轟然在半空相撞,就連他們周圍的土地山峰也似為之震動,鬼厲站立的腳下土地,腳已陷入了土中。

樹干前頭被太極玄清道大力逼迫,盡數迸裂,木屑亂飛,轉眼又化作粉末,四散無蹤。但之後的樹干赫然硬生生逼了下去,從青光閃爍的太極圖案上一分一分刺下。鬼厲臉色又白了一分,噬魂妖芒更盛,佛家真言再度出現,就在太極圖案下方,金光閃動,赫然又布下了一層。

勁風呼嘯,場中幾乎令人無法呼吸,狂風肆虐,那兩個男人在青山密林中忘我相搏,誰也不見其容,唯獨那黑影隱隱閃動。

萬劍一臉上神色激昂,看去連深深的皺紋此刻都已經消失不見,仿佛多年之前的年輕歲月時光都在這個時候,回到了他的身上。

那曾經激動不已、笑傲天下的光陰啊!

他仰天長嘯,如龍吟嘯日,那勁風撲面的感覺,就像是全身的熱血都在燃燒!

他大笑著沖下,全身的道行都在那樹干上迸發出去,一生的全部修行就如火焰一般,轟然而出。

佛家真言瞬間散去!

層層重壓如排山倒海一般壓下,鬼厲嘴角流出血絲,面色蒼白中突然又湧現出潮紅,忽地一口鮮血噴出,灑落在噬魂之上。

滴滴鮮血,悄無聲息地融化其中,冰冷的氣息,從深心回蕩開去。

他雙眼赫然變做血紅!

就在這千鈞一發的時刻,忽地,漫天呼嘯的勁風停止了,神驚鬼愁的殺意消失了,那個半空中如天神一般威武的身影,突然間開始搖晃起來,漸漸無力。

一道黑影,從萬劍一的身後迅疾無比的掠開了去,而鬼厲蓄勢已久的真法瞬間失去壓制,立刻迸發開來,青光金芒,暗紅妖力,三大真法融為一體的大力瞬間逆天而上,結結實實打在了萬劍一的胸口,刹那間,碎骨之聲如落珠一般劈劈啪啪響個不停。萬劍一停頓在半空,並沒有飛出去,只是他的身子忽地就這麼軟了下去,從胸口開始,全身的肌肉似乎都失去了支持,開始了不可挽回的萎縮。

鬼厲怔住了,下一刻,他竟是不由自主地抱住了萬劍一的身子,入手間,那個蒼老的身體重新告訴了他,這是一個如此蒼老的老人。而在翻轉的時候,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在萬劍一的背後清楚地印著一個黑色的掌印。

鬼厲抱著萬劍一落到地上,他和喘息著的萬劍一同時轉頭看去,那個在將散未散的薄霧間站立的黑影,赫然正是鬼先生。

鬼厲眼中異芒如妖火,熊熊燃燒,冷然道:‘你做什麼?’

鬼先生卻沒有理他,而是看著萬劍一,那個此刻垂死的老人,也在凝視著他,只是,他眼中的神情卻複雜的多。

鬼先生面上的黑紗輕輕飄動著,不知道是不是也有著心神激蕩,只是他的聲音,依舊還是那麼的平淡:‘這麼多年了,你還是這個樣子麼?對朋友總是這麼相信,一點也不提防麼?’

萬劍一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什麼,可是口一張開,卻是噴出了滿口的鮮血。他的臉色在迅速的蒼白下去,仿佛生命也在悄悄離他而去。

然後,他卻是輕輕笑了一下,在鮮血與苦澀中,淡淡的微笑了一下,轉過頭,看著鬼厲。

那目光,此刻不知怎麼,卻有幾分柔和。

鬼厲深深呼吸,忽然間眼眶竟是一熱,這前一刻還在生死相搏的老人,此刻卻令他不敢正眼相看。他默默放下了老人,站了起來,低聲道:‘你手中若有斬龍劍,我絕不是你的對手的。’

萬劍一看著這個年輕人,他雙手緊緊握著,身子似也在微微顫抖。然後,鬼厲轉過了身,盯著鬼先生。鬼先生沒有回避他的眼光,甚至連鬼厲眼中不加以絲毫掩飾的鄙夷厭惡的眼神,他似乎也毫不在意。

鬼厲默默盯著他看了一會,然後再不言語,掉轉過頭,向著幻月洞府的那條山路走了進去,很快身影就消失不見了。

場中,只剩下了兩個人。

鬼先生慢慢走到了萬劍一的身旁。無力的老人躺在地上,慢慢抬眼,看著他,從嘴角邊仍然不斷湧出了鮮血。

就在這個時候,忽地,從遠處響起一陣腳步聲音,卻是有人從山下走來,穿行于薄霧之中,眼看就要走到這里。

鬼先生臉色一變,黑影晃動,瞬間消失在薄霧之中。

片刻之後,林驚羽的身影從薄霧中閃現出來,來到場中,看清了這一切。

原本淡淡的笑意瞬間凝固,不可置信的表情占據了他的眼神,那個十年來與他朝夕相處的老人渾身是血,衰弱地躺在地上。

‘啊!……’

林驚羽沖了過去,帶著一絲絕望,而全然沒有發現,在他身後,有一條黑影閃過。

上篇:第十章 隱者     下篇:第二章 幻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