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二章 幻月  
   
第二章 幻月

‘前輩,前輩,你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

林驚羽沖到萬劍一的身旁,跪了下來,雙手顫抖著想要扶起他,可是入手之處一片綿軟,一股惡寒從心中泛起,林驚羽像是置身無底冰窖,他觸手的地方,這個老者竟然沒有一處的骨頭是完整的。

‘是誰,是誰?’林驚羽的聲音瞬間嘶啞了下來,牙齒深深咬著嘴唇,轉眼流出血來,甚至連他的眼睛都在憤怒與絕望中迸裂。

‘前輩,前輩……’

他低聲叫喊著,哽咽著,終于哭了出來。他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還會哭的,就在這個渾身蒼涼無力的老者身前,十幾年前的絕望仿佛又一次籠罩了他。

萬劍一無力地看著這個年輕人,他如此的傷心絕望,以至于不可能虛偽裝飾,也許,總歸還是有人真心對我的吧,萬劍一心中這麼想著。

他的手指動了動,然後,像是受到神明垂憐的模樣,他竟然顫巍巍抬起了手掌。

林驚羽身子大震,一把抓住他的手,急道:‘前輩,前輩,你有什麼話要說麼,是誰害的你這樣,我、我一定給你報仇,誰,是誰?’

萬劍一臉色越來越是蒼白,連呼吸都慢慢低了下去,可是不知怎麼,他的眼神中卻更加的明亮,握在林驚羽手中的手掌,手指輕輕晃動著……

林驚羽怔了一下,低頭看去,手心中,那根蒼老無力的手指,沾著鮮血,輕輕而潦草地勾畫著筆畫:‘小……心……’

忽然,林驚羽的背後,那片薄霧之中,黑影閃了出來,鬼先生目光炯炯,凝望著這邊。林驚羽此刻背對著鬼先生,而且全神貫注地盯著萬劍一的手指,絲毫也沒有感覺到。但萬劍一卻看到了,他的目光與鬼先生的視線在半空中無聲地相觸,像是掠過了百年光陰。

那一分曾經的滄桑……

萬劍一忽然笑了一笑,帶著鮮血的笑意,對著鬼先生,然後,他搖了搖頭。

林驚羽等待了許久,卻不見萬劍一繼續寫下去,愕然抬頭,卻只見萬劍一頭彎向一旁,竟然是已經斷氣了。林驚羽身子大震,雙手顫抖,不可置信地望著那失去生命的臉龐,半晌之後,他大叫一聲:‘前輩……’

痛楚哭聲,從他撲在那老人的身上傳來。

鬼先生悄無聲息地站在他的身後,凝視著萬劍一那張蒼老的臉,許久之後,悄悄退了回去,消失在薄霧之中,遠遠的風中,傳來一聲幽幽的歎息。

狼嚎山下,隨風送來,尖利凶惡的嘶吼聲從遠方密密不斷的響起。

青云山頭,人頭聳動,正道中人彙聚于通天峰上,站在最前頭的道玄真人、普泓上人以及云易嵐等諸人,臉色俱都沉重,眉頭緊皺,向著青云山下的方向眺望著。

淡淡腥氣,在風中隱約可以聞到,讓人不禁聯想到山腳之下那無數殘忍凶惡的獸妖。誰也不知道,這一場浩劫之後,到底會是什麼結果?

玉清殿外的廣場上,人頭聳動,卻是一片寂靜,人人俱都是面色凝重。

也就是在這個寂靜時刻,忽地,遠方處一聲沖天而起的長嘯,似狼嚎,如鬼哭,尖銳破空,遠遠逼來。

聽著那聲音響起的地方,似還在山腳之下,但尖嘯聲入云而至,一時間人人變色。這尖嘯聲音嫋嫋回蕩,在白云險峰間轉了幾轉,這才又緩緩低了下去。但就在它堪堪收聲的那一刻,猛的山腳之下,萬獸齊吼,那無數吼聲沖天而起,彙聚一塊似排山倒海一般,直將天地都變了顏色,隆隆傳來。

云氣轟然散去,山峰陡止,一團黑氣從山腳升起,越來越大,越來越密,凝聚在通天峰對面天空,直到遮擋住了日光。黑色的云彩,漸漸飄蕩在這個仙境一般的地方。

不知是誰第一個呼喊出來,山頂的眾人眼尖的都望了過去,只見在那黑云深處,那獵獵風中,有一個身著顯眼絲綢衣衫的少年負手而立,面無表情,漠然注視著這一山的人們。

在天地眼中,人又是什麼樣的事物呢?

他輕輕揮手,目光卻似穿過了這座山脈。

山腳下,萬獸吼叫,腥風陣陣,慘呼聲,終于傳來……

像是感覺到了什麼,鬼厲身子停頓了一下,微微皺眉轉過身來,向著通天峰的前山方向眺望,只見那里天際黑云沉沉,狂風呼嘯,雖然不是很遠的距離,但與自己所在的後山卻是完全兩樣的天氣。

暖暖日光,從天際灑落,正落在他衣襟之上。

鬼厲慢慢收回了眼光,下意識地向肩頭看去,只是卻沒有看到小灰。這一次進入幻月洞府,他特意沒有帶著小灰前來,其間危險不言自明,他也並無把握。剛才與那個神秘老人的一戰,雖然鬼先生出手相助,但鬼厲心中卻是對那老人有種說不出的感覺。青云門數千年的曆史,果然是藏龍臥虎的地方。

曾幾何時,自己不也是這里的一部分麼?

他漠然地抿緊了嘴,重新抬步向前走去。

小徑兩旁與剛才一樣,到處都是茂密的樹林,松柏常青,草木繁密,只有這條山間小徑曲曲折折向前蜿蜒而去,通向著未知的神秘。

樹林深處,還隱隱有清脆的鳥鳴聲傳來,似乎前山的那一幕浩劫對這一山之隔的地方沒有絲毫的影響,到處都是平靜的氣息,就連空氣之中,也泛著清冷的味道。

鬼厲心中原本有的那麼一絲緊張,在如此靜謐的環境中,很快就平服了下來,以至于當他第一次抬頭望見‘幻月洞府’那四個字的時候,面對著聞名天下的地界,他臉上卻沒有一絲異樣表情,就像是看到了一個普普通通的山洞。

而實際上,在他面前的,似乎也正是個普普通通的山洞而已。

比常人高出一半的洞口,寬七尺左右,出現在一個平緩的山坡上,旁邊都是綠色的藤蔓與荊棘,甚至有幾枝垂下了洞口,山風吹來,藤蔓也在輕輕搖動。而就在那綠色藤蔓之下,洞口上方的石頭上刻著四字:

幻月洞府。

除了這四個字本身的意思,這周圍的一切甚至包括這些字跡,都顯得如此的普通,難道這里,就是兩千年來青云門的根本麼?

那一卷造就了無數英才俊傑,包括青云子和青葉祖師的無名古卷,就是安靜的躺在這里麼?

還有那一柄名動天下的古劍!

鬼厲靜靜的望著那四個字,曆經歲月風霜的字跡仿佛也在沉默的凝望著他。

他沒有說話,沒有歎息,下一刻,他邁步走了進去,就像是,一腳踩進了過往歲月……

沒有想像中的幽深綿長,出現在眼前的竟然只是一個樸實無華的石室,一眼就可以看清了洞中所有的擺設景物。幾塊石頭堆在牆角,牆壁角落微微濕潤的地方有隱約的青苔,唯一和洞外不同的是,這里特別的清靜,走進了山洞,似乎突然一切都安靜了下來,像是與外面隔絕開了。

從周圍收回了目光,鬼厲的視線最終落到了正對著洞門口的石壁之上。平整的石壁之中,鑲嵌著一塊石板太極圖案,這便是這個山洞之中唯一能與青云門有關系的事物了。

鬼厲深深吸氣,走了上去,在太極圖案前停了下來。太極圖上斑痕曆曆,有許多處都有破損跡象,顯然是歲月久遠的事物。鬼厲默默望著此物,腦海中慢慢回蕩起鬼先生在不久之前所說的話語。

下一刻,他輕輕把手放在了太極圖案上,淡淡青光,從他手掌之間散發出來。鬼厲面無表情地望著手中的光芒,感覺著從身體經脈間流淌的熟悉的太極玄清道的氣息,那曾是他屬于這座山脈的氣息!

仿佛是久遠沉眠的人終于醒來,石室中的平靜突然被一聲幽遠的輕響而打破,就像是整座洞府輕輕歎息了一聲,有什麼東西開始轉動,然後,太極圖上同樣亮起了青色的光芒,與此同時,太極圖案開始轉動。

從左往右轉了正好一周之後,石壁之中突然有一聲‘卡’的聲音,一切都停頓了下來。鬼厲收回了手臂,安靜地等待著。

片刻的寂靜轉眼消失,山洞中響起沉悶而隆隆的聲音,就在太極圖案的右邊,原本完整一塊的石壁突然出現了一個圓環形狀的裂縫,隨即緩慢旋轉著向旁邊分開,露出了一個秘密的洞口。只是這個洞口處卻盤旋著一股灰白水霧模樣的怪異事物,看過去如霧氣,又似水波,旋轉不停,里面朦朧不清,一點都看不真切。

鬼厲看著那水霧,鬼先生終究還是沒有騙他。但是就在這神秘水霧之內,誰又知道是什麼呢?

他沒有猶豫,甚至似乎是沒有多想的樣子,大踏步的走了進去。

水霧吞沒了他,那個身影很快消失,而兩道石壁這一次卻是悄無聲息的回轉回來,輕輕合上,再也不露一點痕跡。

恍惚中,朦朧中,那深深蒼穹的深處,有道閃電掠過,赫然刺破長夜的黑暗,化作無比巨大的光劍從天而降,如此耀眼奪目,讓人無法正視,直刺入深心之中。

然後,漆黑的蒼穹中升起一輪閃爍著怪異銀光的奇異之月,高懸在遠空天際。

那一瞬間,腦海中竟是一片空白,什麼都忘卻了,只有目光依然向前凝望著,那一道白光的背後。

仿佛是低沉幽怨的聲音,有人在輕輕哭泣,但隨即有個熟悉的聲音笑了出來,有個幼小的聲音‘哇’的一聲,終于開始啼哭。

不知怎麼,他屏住了呼吸!

莫名的緊張,心跳卻如此的快速,耳邊仿佛有風,卻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仿佛只是一雙眼睛在探索著張望著,終于看到……

那一個小小村莊,還有村後的一間殘破草廟。

‘生了嗎?’一個男人的聲音在焦急地問著。

‘生了啊!母子平安,是個男孩啊!’穩婆的聲音中帶著笑意,大聲地說著:‘恭喜!’

‘呵呵,呵呵……’老實的男人憨厚的笑著,淳樸的感情中帶著一些安慰和一些慶幸。下一刻,他看到了那個啼哭的男孩,那個依偎在父母懷抱中的孩子。

‘取什麼名字好呢?他爹!’母親有些虛弱,但臉上終究還是幸福的笑容。

父親想了想,道:‘我們都是大字不認一個,要我說村里面最有學問的就是村東頭教書的林先生了,村里有小孩什麼的,名字不都是他取的麼,不如我們就去拜托他取一個吧?’

母親點了點頭,父親就出去了。過了不久,他從屋外走了進來,面上帶著笑意,拿著一張字條,道:‘林先生說了,像我們這樣的人家,最要緊的就是平安守本分,好好過一輩子就是了,所以他給取了三字,寫在這上面了。’

母親歡喜地道:‘哦,有學問的人就是不一樣,他給我們兒子取了什麼名字?’

父親用粗糙的手把字條拿到母親的身邊,用手環抱著母親和那個安靜酣睡的孩子,壓低了聲音,仿佛對著這三個字有著無比的敬重和寵愛,悄悄地道:

‘張,小,凡……’

‘轟隆!’

蒼穹中竟有一道驚雷響起,天空中竟落下雨來,他全身突然發抖,狠狠喘息!

屋外有雨,天際如墨,遠處的青云山赫然猙獰,那漫天席地的淒風苦雨之中,父親與母親相擁一起,平和的臉上都是笑意,望著那懷中的孩子……

他想大聲呼喊卻無法作聲,千言萬語在腦海中回蕩急旋,卻終究只化作了兩個字:

‘爹、娘!’

漫天雨絲,都似落在了他的臉上,冰涼刺骨。

天際的幻月閃爍著幽幽光芒。

‘砰!’

從天空中飛來一顆石塊,像是穿過了身體,落在了身後,天空中不知什麼時候變得晴朗,有一群孩子奔跑在村子之中,大聲的歡笑玩耍著。

那個看去平凡的男孩在前頭拚命跑著,一個比他大一些的男孩帶著一群小孩在背後追逐,口中還大聲叫喊著:‘張小凡,有種你就站住!’

前頭那孩子‘呸’了一聲,邊跑邊道:‘你當我白癡啊!’反而跑得更快了。

一路追跑,這些小孩逐漸跑近了村子東頭的那間破舊草廟。從外看去,這座小草廟破舊不堪,也不知經曆了多少人世風雨。

張小凡第一個沖了進去,身後的那群孩子也隨之跑了進去,那一座破敗的小草廟里,仿佛還有孩子們的聲音傳了出來。

他怔怔地望著,腦海中忽然又是一片空白,仿佛有一絲莫名的恐懼,從深心中早已湮沒的地方絲絲縷縷地散發出來,布滿了整個心頭。

一步,又是一步,他悄無聲息地接近那座草廟,接近了那個仿佛久遠以前就已經消失的噩夢。

大一點的模樣清秀的男孩騎在張小凡的身上,面有得意顏色,笑道:‘被我抓住了,這下你沒話說了吧?’

張小凡怪眼一翻,道:‘不算不算,你暗算了我,怎麼能算?’

那男孩一愣,奇道:‘我什麼時候暗算你了?’

張小凡道:‘好你個林驚羽,你敢說這個門板不是你放在這兒的?’

那叫林驚羽的小孩大聲道:‘哪有此事!’

張小凡一抿嘴,頭一歪,一副堅決不投降、不屈服的樣子。

林驚羽氣從心頭起,一手扼住他的脖子,怒道:‘說好了抓住就認輸的,你服不服?’

張小凡理也不理。

林驚羽臉色通紅,手上用力,大聲道:‘服不服?’

張小凡氣管被他扼住,呼吸逐漸困難,慢慢的臉也開始漲紅,但他小小年紀,性子竟是極強,硬是一聲不吭。

林驚羽卻是越來越怒,手上力氣越來越大,口中一疊聲道:‘服不服,服不服,服不服?’

服不服……服不服……這聲音突然在他腦海中如翻山倒海一般的回蕩開去,曾經多年的心酸,就這麼在一疊聲的呼喊中,湧上了心頭。

然後,像是曾經期待,又像是毫無准備──那一只從歲月中悄悄伸出的手掌,枯槁而滿是皺紋,那麼的熟悉,那麼的親切,卻又曾幾何時,竟是那麼的震動心魄,帶著無邊的恨意!

老和尚,微笑著,依然是曾經慈悲親切的笑容,站在了面前。片刻之間,他的世界完全都空白了,其他所有的一切,村莊、小孩、爭執,突然都消失了,只有那一個慈悲而平和的老和尚,微笑的望著自己,像是在幽幽歲月之中從未褪色的畫面。

他全身顫抖,深心處一陣難以言明的悲憤就這麼湧上心頭,忍不住仰天長嘯。

天空中,什麼時候又變黑了呢?

有風雨,悄悄落!

上篇:第一章 暗算     下篇:第三章 激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