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六章 赤焰  
   
第六章 赤焰

那個天空中的少年,面無表情,目光掃過腳下的戰場,就算是看到那些曾經守護他的巨大妖獸一一倒下的時候,他似乎也沒有什麼動容,就像是早就看透了這些生死一般。

狂風吹過,他的身影從黑云深處慢慢降了下來,萬獸嘶吼的聲音越發震耳欲聾,甚至就在他的身旁,那漆黑的云氣之中也有細細的電芒如靈蛇一般竄動著。

云海之上,前一刻還在奮力厮殺的人們和野獸都靜止了下來,不由自主地望著天空中那個詭異的少年,他有些妖異的臉上,瞳孔中彷彿有兩點光。

終于,獸神停在了半空之中,就在無數獸妖的上方。在他身後的惡獸饕餮怒目圓睜,向著正道通天峰這里的方向,狠狠嚎叫了一聲。

“吼啊……”幾乎就在同時,隨著饕餮一聲吼叫,萬獸跟著大聲嘶吼起來,那聲浪突如其來卻似排山倒海,一時間但見得風云變色、沙飛石走,許多正道中人竟情不自禁退後了幾步。饕餮的身軀在這一片嘶吼聲中,猛然漲大起來,轉眼間已經成為一只巨獸,圍繞著獸神。而就在他們左右,異樣的情況也發生了。

半空之中的黑云突然像是受到了某種巨大引力,從四面八方急速湧來,彙聚在獸神少年的上方,然後逐漸形成一個巨大無比的黑色風柱,急促旋轉,發出尖銳破空之聲,從天空緩緩降落。

那風柱之粗大匪夷所思,粗粗看去竟有種能夠吞噬整座通天峰的感覺。此際,天幕低垂,狂風凜冽,正是一派凶戾景象,如世之末日,即在眼前,不由得令人有絕望之感。

正道中人紛紛變色,如此神通妖法,當真是前所未見、聞所未聞。雖然眾人早就料想這獸神定非等閑之輩,但也絕沒有料想到此妖孽竟有如此神通。而傳說中當年能夠將他收服鎮壓在鎮魔古洞中千年萬年的那位前輩高人,真不知是何方神聖了。

眼看著巨大風柱緩緩落下,漸漸露出了那漆黑而可怖的樣子,無形的吸力慢慢開始籠罩云海之上的所有人,不少正道弟子已經開始暗中運功抵禦,任誰也知道,若是被這妖法吸了進去,只怕就是有九條性命也難以活轉過來了。

玉清殿外,道玄真人等三人面色嚴峻。普泓上人看著那巨大風柱良久,低聲道:“這等妖法,當真乃是老衲平生僅見。道玄師兄,底下那些弟子只怕未必能抵擋這等妖術,不如我們……”

道玄真人緩緩點頭,道:“上人說的甚是,正主已經出來了,我們也該……”

就在他話音未落之際,突然,那巨大風柱一改原先緩慢下落的趨勢,陡然間加快速度落了下來,直沖云海。與此同時,無數獸妖嘶吼之聲更烈,直透云霄,淒厲之極。正道中人無不變色,面對著這前所未見的詭異妖術,一時間人人都不知如何應付。

眼看那風柱就快要落到云海之上,正道弟子之中有數個膽大之人,終于是忍耐不住,大聲呼喊之下,首先祭出法寶向那暴風打去,旁邊的老到前輩一經發覺,立刻大聲喝止,但這等混亂情況之下,終究還是有幾個人沖了出去。

那數件仙劍法寶閃爍寶光,光芒耀眼地沖入了風柱之中,片刻之間即沒入其中,但卻如泥牛入海,半點聲息也未得見,緊接著彷彿受了什麼驚動,那風柱中突然響起一陣轟鳴,數道灰黑色的粗大旋風如有形一般,直直向那幾位弟子沖了過來。

正道眾人大驚,紛紛抵禦,不料那幾道旋風根本如有靈氣一般,其他人抵禦的時候,它猶如無形之質穿越而過,偏偏到那數人面前,黑色旋風突然又露出了猙獰面目,淒厲風聲之中,那數道旋風轉眼纏住那幾個弟子,“嗖”的一聲又縮了回去,速度之快,眾人竟不及反應,眼睜睜看著那幾個弟子在眾人護佑之下,被生生扯進了詭異的巨大風柱之中。

幽遠處,隱隱傳來了慘呼聲音,那風柱之中,陡然間血紅光芒閃動,片刻之後,便再無消息。

正道眾人一時噤若寒蟬,面面相覷。

光芒乍起,從天落下三道毫光,落在正道眾人的身前,閃爍過後,露出了道玄真人、普泓上人與云易嵐的身影,三個人皆面色凝重。

道玄真人一揮手,急道:“眾弟子退下,諸長老等留下此地。”

人群之中一陣騷動,但隨即大部分年輕一代的弟子都退了回去,這些人中大部分都是三大派閥的弟子,自然知道輕重,便是在這等風云變幻的危急關頭,卻也大都能保持鎮定,形勢並未有多少混亂。

很快的,場中只剩下了三位高人和十來位長老前輩,剛才的那一場大戰,僅存不多的諸位長老又已經死了幾位。

道玄真人面上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隨即不再多看,轉過頭來盯著面前那個生平僅見的大敵。

巨大的黑色風柱在無形的詭異之力操縱之下,從天而降,在狂風黑氣之中,獸神少年冷漠的眼光似穿透了世間殺戮,冷冷看來,與道玄真人嚴峻的眼神隔空相望。

道玄真人心頭微微一震,前方遠處的那個獸神雖然身形似人,但一雙眼眸之中的眼光不知怎的,竟沒有絲毫人之情愫,那冷冷目光之間,直似將世間萬物都看作毫無靈性的畜生,殺伐之意異樣濃烈,當真便如窮凶極惡的野獸一般。

也就在這個時候,那風柱從天而降,終于落到了云海之上,瞬間堅硬之極的白玉石板在風柱落下之地發出低沉悶響,片刻間只見無數裂縫龜裂開去,轟然而開,無數沙石巨岩竟然被震得逆飛而上。而在風柱之中,絲絲作響,如惡鬼低吼,又似陰靈厲嘯,彷彿是聽到了什麼詭異召喚,突然間原來被正道費勁全力才除去的那六具巨大妖獸的尸骨,竟然又動了起來。

正道中人一起變色!

此際,但見得天地無光,一片淒厲景象,鬼氣森森滾滾而來,那六具巨大尸骨,紛紛踉蹌而動,雖然不甚靈動,但卻被古怪之力紛紛吸引,拖著巨大的身軀,在地上刮出深深痕溝,被吸進了巨大風柱之中。

一只,又是一只,直到最後白骨妖蛇的巨大骨架被完全吸進了黑色風柱,消失無蹤。隨即,彷彿是九幽地府之中的一聲厲嘯,一股戾氣從那狂風之中從天而起。風云之上的獸神面無表情,踏在身軀變大的饕餮身上,如風馳電掣一般沖入了風柱之中。

血腥之氣,濃濃傳來,甚至連腳下的無數獸妖此刻都安靜了下來,大都趴在地上,大氣也不敢出,更有些弱小的,埋頭顫抖,竟是驚嚇的不能自己。

忽而,狂風止,風云靜,天地也悄無聲息。然後,眾人與無數妖獸一般屏住自己的呼吸,目瞪口呆地望著那風云散去,裸露出來的世間怪物。

云海之上,赫然聳立著一只嶄新而無法想像的怪物,身軀之高之大,竟比原來的那六只巨大妖獸還要更高大上三倍,眾人與普通的那些獸妖在這只怪物面前,直如螻蟻一般微不足道。

從這只怪物身上不停地散發出血腥味道,甚至就是在它身上,也在不停地滲出血水,到處可以看見的都是的白森森的骨骼,巨大的骨架看去,讓人很快明白過來,這就是將剛才那六只巨大妖獸的尸體重新拼湊起來的恐怖惡靈。

而站在這巨大怪物的頭顱之上的,便是那個獸神少年,他的臉色現在看去微微蒼白,但眼光之中,濃烈殺意卻彷彿越發肆虐。

巨大猙獰的白骨頭顱,緩慢地搖動著,同時發出怪異的“卡卡”聲音,看去空洞的兩個眼眶里,卻彷彿另有一種無形凶光,惡狠狠地盯著面前那一些人。

腥臭惡氣,撲面而來。

這只重生的惡靈,似乎全身上下都開始躁動不安起來,低低的咆哮著。

而除此之外,偌大的云海之上,竟沒有絲毫聲音。無數人都在屏息眺望。

在人群之前的道玄真人,一身墨綠的道袍迎風飄動,面容肅然。無數人在驚愕過後,或遠或近的都有人悄悄向他看去,只是在那張道骨仙風的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誰也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是什麼?

巨大的惡靈妖物一聲低吼,突然間全身上下的白骨爆發出刺耳的聲音,巨大的身軀緩緩移動,向前走來,每走一步,腳下的土地彷彿都經受不住壓力,深深凹陷了下去,血腥氣息,四散飄來。

“轟,轟,轟……”這可怖的東西走的很是緩慢,但每一步,都似落在了正道中人的心底,無數人木然望著那堆可怖的白骨如山一般緩緩靠近,就是連蕭逸才這等人物,臉色也有些發白。

眼看那惡靈就要走到跟前,白骨如山,道玄真人沉聲開口,道:“諸位道兄,隨我來。”

話音剛落,只見為首三位正道領袖化身做三道毫光,率先飛起,隨即身後跟上了十幾道各色毫光,向著那惡靈飛去。而在巨大惡靈的頭顱之上,那個神秘少年面色漠然,一雙眼眸之中緩緩映著那些飛來的異芒。

天地之間,突然一片沉寂,像是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眼看著劃過天際從天而降的正道毫光,就要落下,獸神眼中的瞳孔突然收縮,也不見他有什麼動作,但他腳下的巨大恐怖妖物,猛的抬起巨大猙獰的頭顱,張開血盆大口,仰天長嘯,聲動四野,在它身後無數獸妖群眾頓時一片哀鳴之音。

隨著這聲厲嘯,巨大妖物身不離地,直接張開大口向著空中那幾道沖來的毫光咬去,遠遠看去,那張大口的猙獰模樣,便是一口也能將這些正道眾人全部吞下去。

只是,這十數人俱是正道高人中的高人,精英中的精英,便是放眼天下,正邪妖巫各道,也都是一等一的人物,修為之高深更是不容小覷。

果然,那妖物惡靈雖然凶狠,氣勢洶洶,但空中沖下的各道毫光同時分散開去,向著各個方向飛起,轉眼現出各長老真身,立在半空,一時之間人人叱喝,法寶異芒亮起,從不同地方向惡靈攻去。

而云端之上,道玄真人、普泓上人和云易嵐等三人現身高處。云易嵐首先出手,左手虛拂,但見得他手中火光乍現,如純陽之玉,凌空而生,如琥珀一般色澤,正是到了極致境界的焚香谷玄火奇術。

那火焰幾如凝固之物,看去小小模樣,在云易嵐手中燃燒,只見他手掌一翻,面容嚴峻,雙手做飛舞狀,如天邊流星梭然穿越,那一點純火之焰,離體而出,在半空之中似還緩緩轉動,似緩實急,向著那惡靈飛去。

此刻身邊的十幾位長老都已紛紛祭出法寶,向這恐怖妖物打去,巨大的白骨軀體之上,到處都被各道異芒不斷撞擊。只是這妖物被這些法力高深之極的人物的法寶打中,雖然身體震動,但原本常人要魂飛魄散的力道法力之下,它竟然行若無事,只不過厲嘯連連,顯然並不舒服,而且看去越來越是憤怒,凶狠吼叫。

此刻,半空之中,云易嵐發出的那道火焰散發著琥珀一般的光芒,模樣小卻凝而不散,向那個怪物飛去。不知怎麼,那巨大妖物雖然對周遭一眾人的法寶肆無忌憚,但對著這小小火焰,竟有幾分顧忌,身子似還縮了一下,無奈這身軀太過巨大,如何能夠躲避過去,不消片刻,這一點火焰就落在了惡靈白骨頭顱的嘴邊,在白森森的骨頭之上,碰了下去。

“嘶……”

在無數轟鳴雜亂的聲響中,那個不起眼的小小聲音,琥珀一般的小小火焰,在勢大如山也砍之不動的堅硬白骨之上,竟是硬生生燒了進去,在白骨上出現了一個焦黃顏色的深洞。而那點火焰也消失不見在深洞之中。

眾人愕然,屏息相望。

片刻之後,突然,巨大的轟鳴聲從白骨深處轟然炸響,像是噴薄而出的火山突然誕生在惡靈白骨的軀體深處,熾烈的熱浪瞬間傳散開去,原本白森森的骨頭赫然有半邊身子被烤成了枯黃顏色,一股赤焰粗達丈余,硬生生從白骨之中炸了出來,沖天而起。就連在遠處的青云弟子等人竟然感到了酷熱難耐,更不用說身在赤焰焚燒之下的那頭怪物了。

一時之間,正道中人歡聲雷動,正道三大領袖的手段,當真非常人能比。

如火山噴發,驕橫無比的熱焰漸漸散去,被劇烈火焰籠罩的怪異妖物慢慢現身出來,半邊身子都被烤做了焦黑顏色,雖然更是詭異可怖,但看去模樣卻是比剛才狼狽萬分,再無一絲凶戾模樣。

原本被這只怪物出場的可怖場面震住的正道中人個個都放下心來,長籲了一口氣。想想也對,有道玄真人等這些功參造化、如神仙一般的人物在,還怕什麼妖魔鬼怪麼?

只是,不知怎麼,與身後遠處那些興高采烈的年輕弟子相比,云端之上的三位正道巨擘,面色卻異樣的陰沉了下來。

上篇:第五章 塵緣     下篇:第七章 決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