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七章 決戰  
   
第七章 決戰

看去被重創的惡靈妖物,模樣似乎有些狼狽,半邊身子陰白,半邊身子卻變做了焦黑,看去頗為古怪,甚至還有幾分滑稽。只是在遠處那些正道弟子的譏笑聲中,這巨大可怖的妖物慢慢抬頭,忽地發出一聲怒吼,碩大的頭顱張開大嘴,一股黑氣如旋風一般從其中噴出,直向半空之中的那三位沖去。

道玄真人等人是何等修行,自然不會著了道,身形拔高數丈,同時身體周遭俱有青、金、紅三色毫光亮起護體。不過饒是如此,那股黑氣在這云海之上、勁風之中,居然凝而不散,隔了老遠還能聞到怪異的一股異臭,顯然劇毒無比。

與此同時,站在巨大妖物頭顱之上的獸神面無表情地揮動雙手,姿態詭異,動作古樸,彷彿是上古未開化之時,那些久遠先民敬天時候的動作。隨著他的動作,彷彿無形中有詭異之力,滾滾而來,天空中的黑云再次集聚起來,濃濃如墨,風云間更見有閃電異芒竄動,在層層黑暗之中照亮了幾分。

地面上的人們一時震懾,不知其又施展什麼妖術,只是自從這獸神出場以來,所施展怪異巫術盡是場面浩大,震動人心,眾人心中竟都是暗生畏懼了。

而半空之中,道玄真人眉頭緊皺,忽然揮了揮手,下令讓所有的長老都向後退去。

黑云低垂,壓的很低很低,終于有人發現不對勁之處,驚叫起來,隨即,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之中,那漫天黑云層層疊疊,越來越低,終于是從九天之高,落下了凡世人間,就在這云海之上,將獸神與那個巨大惡靈的身軀吞沒進去。

黑云垂地的范圍看去赫然有幾十丈方圓,正道中人紛紛後撤,而那些停留在云海之上的獸妖有極多被籠罩其中。道玄真人三人落下云頭,凌空停住在那黑云之外十丈地方,面色凝重之極,緊緊盯著那片滾滾湧動的黑色云團。

云海廣場之上,此刻再度陷入了一片詭異的寂靜之中,只是,這種沉默終究無法保持太久。那團黑云滾動的速度越來越快,即使站在遠處的人,此刻也感覺到了其中洶湧澎湃的妖力。

終于,那團巨大的黑氣,面對著道玄真人的方向,緩緩開了一個小口。

沒有一點的光亮,彷彿就是永琲熄繚t,那個漆黑的小洞冷冷面對著前方,周圍的云氣突然開始瘋狂旋轉起來,向著這個小洞盤旋湧去。而這個小洞無止境地吞噬著所有湧來的黑氣,慢慢開始擴大,從一寸變做一尺,從一尺變為一丈,短短時間之中,一個最恐怖惡獸猙獰的面目就出現在三位正道領袖的面前。

那最深沉的黑暗深處,一聲狂妄而淒厲的嘶吼,轟然而出!

瞬間,所有的黑云一起震動飛舞,整座巨大的通天峰為之撼動,那個恐怖的身影已全身化作了血色,從那個深深黑暗之洞中飛撲而出,如巨獸嘯天,向著道玄真人等人撲來。

所有人一起變色!

站在風云頂端的那個獸神少年,仰天長嘯,全身衣衫在狂風之中瘋狂抖動,與之相伴的,他腳下的巨大惡靈嘶吼狂怒之聲,遠遠勝過了他,如山一般壓了下來,聲勢之大,世無其匹!

只不過這片刻工夫,在道玄真人、普泓上人和云易嵐這三位天下一等一的修道高人眼中,已經看出了這惡靈全身浴血,猙獰可怖,但最關鍵的是其妖力高漲,剛才云易嵐的純火之焰所造成的傷害早就無影無蹤,反而有過之而無不及。而此刻黑云散去,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這等妖物背後,黑云之中,那堆積如山的獸妖尸骨盡皆如乾枯之葉,委頓于地。

此刻,巨大的身影張牙舞爪,遮蓋過整個天幕,陰影瞬間籠罩在三位高人的頭上,道玄真人面色肅然,正要有所動作,忽聽身邊普泓上人低聲頌佛,道:“兩位道兄,請稍往後退。”

說罷,普泓上人身形向前漂移兩步,面對著天空中撲下的那個巨大無比的陰影,遠遠看去,普泓上人直如螻蟻一般渺小。

一道金色光芒,忽然從他手間散發開去,在這漫天黑云戾氣的世間,直如一點燦爛陽光那般的耀眼!

那位得道高僧,面上隱隱透著慈悲之色,雙手合十,卻是從掌尖之處,金光霍然綻放,從小變大,瞬間璀璨,放射出萬道金光,直沖云霄。金光之中,一件圓盤金輪模樣的法寶緩緩祭起,金光燦爛,通體金黃,一尺直徑見方,邊緣一圈鏤刻著諸羅漢金身法相,圍繞著中間處正是佛祖單掌合十,慈悲普度眾生真身法相。

遠處,無數人幾乎是在同一時刻,驚呼而出!

“‘大悲金輪’……!”

這件佛門至寶甫出,金光登時更加燦爛無比,以普泓上人一人之力,這片金色光幕比之剛才正道百位弟子所做光幕竟似毫無遜色。而在金色的光幕之中,各種各樣的佛門真言時隱時現,所照亮之處,盡是莊嚴肅穆慈悲之氣,與前方那股戾氣形成了鮮明對比。

只是,雖然面對著這不世出的佛門異寶,但從黑云深處騰躍而出,滿含殺戮之意的那只惡靈異獸,在獸神的驅馳之下,依然不見有絲毫退縮之意,依舊從天而降,轟然撲下,一頭撞進了金光之中。

出乎意料之外的,那道巨大的陰影與燦爛無比的金光撞在一起的時候,竟沒有絲毫聲音,沒有任何預想中的驚天動地的景象,漫天金光忽而回轉,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而原本漫天席地的黑氣突然變小,逐漸收縮,但依然飛射向前,到最後,那個惡靈的巨大身影被壓做只有原來的十之一二不到。

然而,那依然存在的飛射黑氣卻更加濃黑,戾氣不減反增,隱隱的咆哮嘶吼聲中,這黑色之箭劃天而過,沖破無數金色屏障,沖到了普泓上人的面前。

森森冷氣,猙獰面容,彷彿就在眼前,那最深的黑暗之中!

普泓上人閉目合十,口中低低頌念佛咒,輕而快,似歌非歌,似語非語。那輪在半空中緩緩轉動,散發出萬道金光的“大悲金輪”,從頭頂落了下來,落在了普泓面前,佛祖真身與諸羅漢法相,一起面對著這亙古一見的暴戾妖物。

金光中,衪們的臉色似慈悲,似肅殺,慈悲做憐憫天下萬物,肅殺為伏魔凶狠殺戮,誰又知道,哪一面才是佛之真容?

低低梵唱,從小變大,瞬間響徹天地!

燦爛的金光噴射而出,直令人無法目視,如漫天的佛焰燃燒一切,將所有前方的黑色盡數吞沒,生生在半空之中升起了一個巨大金色光團。此等壯觀場面,當真是舉世罕見,云海之上眾人盡皆震動,為佛家無匹之大法力所震撼。

然而,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之時,那似乎已經被無匹無對的大佛之力震懾之下的詭異黑色,赫然又從金色光芒之中頑強閃現出來,在一片燦爛輝煌之中,就像是一根細細的黑色之針,刺在了大悲金輪之上。

佛門至寶金輪之上,原本慈悲的佛祖面容在片刻之間,突然詭異地閃過一道黑色,幾乎是在同時,漫天莊嚴的梵唱突然停頓,喧鬧的天地頓時怪異的靜止下來。

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都聚集在那片金光之中的兩道身影之上。

普泓上人的臉上,閃過一絲痛苦神色,而那縷黑氣如獲新生,從原來細絲模樣快速變大,漸漸成形,現出獸神身影。

黑氣漸漸高漲起來,正道眾人一起變色。遠遠看去,獸神臉上依舊沒有什麼表情,就連眼神也依舊冷漠。此刻金輪之上,佛祖神像面容之上開始出現詭異黑色,越來越重,而原本慈悲平和的神像容顏竟也變得暴戾起來,越來越是猙獰。

普泓上人臉色大變,面色一沉,低吼一聲,一身僧袍無風自鼓,身形在瞬間膨脹了起來。彷彿是受到了刺激,漫天金光陡然回轉,發出絲絲尖銳嘯聲,急速倒回普泓上人身前,迅速凝成一金色光球,如手掌大小,金芒竄動,幾如天上之日,隔了老遠也能感覺到其中的佛力洶湧。

天空之中,又再度響起了莊嚴的梵唱之音。

金色光球閃爍了耀目的光輝,緩緩向前推進,在這等莊嚴肅穆的佛家法力催持之下,大悲金輪之上的佛像容顏黑氣漸漸消去,開始回複正常。而獸神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面色微變。

眼看著金色光球終于與大悲金輪碰觸在一起,陡然間,金光內斂,整個法寶金輪之上竟似乎變得透明起來,如一道霞光終于綻放,恍如流動一般的佛力從其中像是醞釀多時的火山,閃爍著無數金光耀眼的諸佛真言,噴射而出。

刹那間,整座天空頓成一片金色海洋,金芒漫天席地一般湧來,再也看不到其他的色彩。在這等輝煌至極的光海之中,彷彿再也沒有什麼妖魔可以幸存下來。

除了,那隱約中的一只手指!

被無邊佛光吞沒的世界中,那金光深處,竟還有一縷黑氣,細若煙塵,輕飄飄地飛揚而上,時隱時現,似有似無,盤旋至大悲金輪之前,輕輕的在佛祖容顏之上,在和藹慈悲的臉上眉間,點了上去。

那一點,如滄海中一粟,如須彌中芥子,與漫天佛光相比,那麼的微不足道。可是,普泓上人的臉色刷的就變了,整張臉就那麼刷的一下黯淡下去,如死灰一般。

于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那片輝煌之中,忽地天地動搖,佛光動蕩,那位看去幾如仙人一般的僧人,“哇”的一聲噴出一大口鮮血出來,染紅了身前法寶金輪。

狂風悄悄止歇了,紛亂的天地安靜下來,金光在搖曳飄零中輕輕消散。普泓上人嘴唇微微顫抖,身子似也踉蹌了一下,向後退去,後邊法相等人早就沖上,將他攙扶住。

普泓上人微微苦笑一聲,向著前方那片虛空,合十道:“施主法力高強,當真是老衲生平僅見,佩服,佩服!”

青云山通天峰上,無數的正道弟子嘩然一片。

半空之中,金光退散,黑氣重生,如從虛空躍出,一聲厲嘯,那只巨大的惡靈妖獸赫然重新現身,真不知道如此巨大的身軀,剛才在那般激烈的斗法之中,為何竟無法看到它的影子,而現在竟又這般活生生重生過來?

而在它頭顱之上,那個此際天下正道無不側目驚駭的人物,面色越發的蒼白,冷漠的臉上也第一次隱約有些疲倦之意,只有他的眼神之中依舊冷漠如常。不過當他的目光看到普泓上人的身影的時候,終究還是微微動容,冷冷地哼了一聲。

“中土修真之術,果然亦有不凡之處。”

普泓上人微微搖頭,本有意開口勸說幾句,但看對方模樣,料知說也無用,當下在法相等人攙扶之下,退了下去。

正道三大領袖之中,此際竟然已有兩位在這個來曆神秘詭異的妖人手下吃了虧,一時之間,通天峰頭是人人變色。而獸妖那里,則是萬獸齊吼,聲勢氣焰高漲。

便是在這個時候,一聲咆哮,從眾人身後沖天而起,通天峰玉清殿下,寒冰潭水之中,突現巨大漩渦,水勢急速旋轉,越轉越急,那如龍吟似虎嘯一般的吼聲也越來越響,竟然硬生生將前頭那些無數獸妖的聲音壓了下去。

但見得在寒冰潭內,水柱如催,轟然而起,成筆直一條向天飛起,直沖到數十丈之高處,水柱凝而不散,如狂花綻放,青云山鎮山神獸靈尊水麒麟的巨大身軀現身而出。

通天峰上的青云弟子先是驚愕,隨即狂喜而大聲呼喊,精神大振。水麒麟在萬眾注目之下,仰首對著青天長嘯一聲,搖首擺尾,離開水柱向前飛去,落下云頭。

沖天而起的水柱這才轟然落下,頓時轟隆隆如山洪一般,將寒冰潭周遭濺了透濕冰涼,來不及躲閃的正道弟子到處躲藏,一時頗有幾分狼狽。

但是大多數的人,此刻哪里還顧得上那麼許多,目光盡皆看向青天之上。水麒麟怒目圓睜,咆哮不止,在半空中虛空而立,而一道墨綠身影,緩緩落下,就在水麒麟的身上,面對著前方,那一個此刻看去幾乎是不敗的獸神。

道玄真人!

獸神冷漠的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變化,目光與道玄真人隔空對峙。倒是他腳下的巨大惡靈妖物對著水麒麟,同樣的厲聲咆哮,而水麒麟對著這等妖物,顯然沒有絲毫好感,模樣更是凶惡,滿口獠牙露出,吼聲連連。

吼聲之中,水麒麟猛一抬頭,淡淡青光閃過,從口中吐出一把似石非石模樣的長劍,凌空飛起,道玄真人伸出右手,一把接住。

那個瞬間,突然,整座青云山都靜止了下來,而片刻之後,震天一般的呼喊如潮水一般迸發出來。

誅仙古劍!

傳說中不可一世、無堅不摧的誅仙古劍,正道之中降妖伏魔之無上仙器,終于在十年之後,再度重現人間。

一束光,從那把傳說中的古劍上,如輕柔的水悄悄流淌,傳到了道玄真人的身上。在人群中無數的歡聲呼喊中,道玄真人的身子剛剛握住劍柄的那一刻,身子不知怎的,卻是微微顫抖了一下,然後,他再一次的用力、沉穩、重重地,將誅仙古劍抓在了手中。

“天賜神劍,誅殺邪魔!”

道玄真人面目如常,神色平和,只是他手持誅仙,舉劍平指前方獸神,就這般淡淡地說著,在無數人的眼中,已如不可褻瀆的仙人一般。

誅仙劍下,無數人一起為之歡呼。而在仙劍之前,獸神看著那柄古劍良久,又仔細地看了看道玄真人,忽地冷漠的臉上起了變化,他竟是不可思議地搖頭大笑起來,笑聲響亮,回蕩在這個天地之間,其中偶爾還夾雜著幾聲低低的咳嗽之音。

“好劍,好劍!”獸神竟是擊掌贊歎,然而口氣之中,有著幾分譏諷之意,道:“似這般凶戾無上之劍,連我亦畏懼幾分,不料竟然在你等手上出現,當真是……哈哈哈哈哈……”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像是看到什麼平生最可笑的事情一般,不可抑止地大笑出來,讓全部的人都莫名其妙。

望著那個猖狂的身影,道玄真人面容不變,也不說話分辯,只是深深吸氣,雙目微閉隨即睜開,目射精光,瞬間,一道耀眼光芒從誅仙古劍之上,綻放出來。

水麒麟仰天長嘯!

獸神的笑聲戛然而止,面露凝重之色,面對著前方。

而腳下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誰都知道,這兩個人之間的斗法,已經是最後的決戰了。

這一場浩劫的最後結果,終將到來!

上篇:第六章 赤焰     下篇:第八章 巫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