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九章 妖獸  
   
第九章 妖獸

說時遲那時快,那鋪天蓋地的劍雨已然沖到獸神跟前,勁風吹面生疼。便在這電光石火之際,獸神之身影忽然隱去,竟是消失在團團黑氣之中,反是他身下惡靈巨獸黑氣大盛,轟然躍起,全身骨骼卡卡作響,黑氣籠罩之下,更是可怖之極。

那惡靈巨獸仰天嘶吼,吐氣開聲,刹那間風云變色,腳下大地是沙飛石走,幾乎不能立人。風云之中,黑氣騰騰,與那惡靈妖物融為一體,瞬間卻又膨脹了三倍不止,從惡靈獸身白骨之上化出了數十道突出的黑氣,如觸手一般凌空飛舞。

這時天空誅仙劍雨已然飛至,千年劍陣豈是等閑,外圍黑氣湧了上去,未到跟前,瞬間便被劍氣破的一干二淨,連痕跡也不留,硬生生又沖了下去,直向那猙獰之極的惡獸撲去。

那惡靈吼聲不絕,怪嘯連連,眼看這批銳不可當的劍雨就要打在這巨大惡靈的身上,忽地,那數十道如活物觸手一般的黑氣陡然飛起,迎了上去,黑氣遮云蔽日,擋住了氣劍去路。

誅仙劍氣轉眼間沖了下去,與這些道怪異黑氣觸手戰在一起,只是這些黑氣所成之觸手,絕不似適才外圍黑氣一般不堪一擊,又不似最初獸神所馭如盾牌一般的剛硬,百余枝誅仙氣劍沖了下來,這些觸手竟如活物一般,將之團團纏住,去勢漸緩不說,便是劍上光輝,竟也是慢慢消磨了去,逐漸黯淡無光了。

不過誅仙之劍畢竟不是凡物,雖然乃是無形之氣所化,為了化解這些氣劍,周圍的黑氣觸手依然可以明顯看出被仙氣銳芒所傷,蒸騰不少,只是從那惡靈身上,黑氣卻似源源不絕地湧了出來,轉眼間就將前頭補足。不消一會,這百余枝驚天動地一般的誅仙氣劍,竟然都被化解于無形了。

青云山通天峰上,一片鴉雀無聲,如死寂一般。

半空之中,道玄真人面色更是凝重,卻並無畏懼之色,仙風道骨般的身影聳立在云端,手持著燦爛閃耀的誅仙古劍,如上古仙神模樣。

但見他冷冷一笑,右手持劍刺天,緩緩揮動,伴隨著古劍誅仙劍上光芒閃爍耀眼,天空中隱隱開始傳來雷鳴之聲,整個天幕之上,隆隆轟鳴,氣勢萬千的誅仙劍陣一起轉動,尤其是那柄七彩主劍更是光芒大盛,不可目視。

白光之中,從古劍誅仙之上,突然騰起一道紫氣沖上天際,直入誅仙劍陣之中,瞬間方圓十丈之內紫色氣劍攏聚而來;緊接著,其他六色光輝逐一騰起,耀目閃爍,飛入天際,瞬間在誅仙劍陣之中形成七星方位,各是巨大單色劍陣,威風凜凜。

風云呼嘯,狂風獵獵。

那無聲處忽的一聲驚雷,轟然而鳴,如萬千人心頭震動,天際劍芒流轉,彩光耀耀,無數彩色氣劍劃過天際,銳嘯而下。

如天之怒潮,奔騰而來,紫氣當先,一眼望去不見邊際,比之剛才威勢不知更大了多少。而在紫色身後,每隔十丈距離,便有一色劍氣彙聚飛來,奔騰呼嘯,洶湧澎湃,已非人力所能想像的了。

望著這幾乎是毀天滅地一般的景象,無人不變色,手心出汗。

夾雜在巨大雷鳴和漫天尖嘯聲中的古拙歌聲,漸漸隱沒,便是那些許擂鼓怪聲,也早已不見。但那巨大惡靈,面對這可怖劍雨怒濤,卻是悍然不退,但見黑氣升騰之中,它更是厲聲長嘯,如挑釁蒼天,桀驁之極。

轉眼間劍芒撲身,數十道黑氣觸手頓時湧上,饒是此番劍氣與適才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但南蠻古老巫術,竟是有神鬼不測之奇功,黑氣觸手越戰越勇,雖是轉眼間被無數氣劍刺的是千洞萬孔,但仿佛無休無止的黑氣轉眼間便補了上去,最大的范圍竟反而擴張開去,遠達數十丈之多。

只是當先這一波紫色氣劍沖進黑氣之中,硬生生已將黑氣壓了下去,但不過片刻,黑氣已然反噬,升騰起來,逐一將氣劍吞沒下去。饒是如此,還不等黑氣回複原狀,第二波氣劍方陣已然沖到跟前。

萬千氣象,銳芒無限,蒼穹中但見那劍芒如雨如蝗,密密麻麻,而隨著道玄真人真法催動,誅仙古劍越發閃爍異芒,半空中七彩主劍更不斷分離出越來越多的單色氣劍,且分離速度越來越快,一波又一波組成驚心動魄的巨大劍陣,轟然劈下那團團黑氣之中。

在誅仙劍陣這如怒濤一般的悍然攻擊之下,黑氣無複最初囂張模樣,逐漸從開始數十丈的范圍,漸漸被壓迫小去,而對著這一波強過一波,幾乎無止境一般的令人絕望的洶湧劍芒,黑氣也逐漸不支。巨大的惡靈妖物仍然咆哮不已,但周身黑氣已然漸漸薄弱,每一波的劍雨都更比前一波接近了它的本身,黑氣漸漸單薄,所成的怪異觸手也逐漸無力,抵擋著那漫天劍雨也越來越是吃力。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在長時間的靜默之後,腳下人群爆發出了如潮水一般的歡呼之聲。

最後的六只黑氣觸手,在勉強抵住了一波青色劍氣之後,終于消散開去,化于無形,半空之中,只剩下了那只巨大惡靈。

天地肅穆,劍氣縱橫!

幽幽古歌,茫茫荒野!

如驚雷,如閃電,無限劍芒從天而降,從四面八方撲去,將半空之中的巨大惡靈刺穿。

巨大的白色骨骼瞬間迸裂,無數的黑色血液揮灑開去,惡靈妖物猛然抬頭,向蒼穹發出一聲撕心裂肺之長嘯。

風消云散。

劍雨漸止。

萬千雙目光注視之中,惡靈巨大的身軀,每一寸肌膚骨骼,都似在輕輕顫抖,定眼望去,閃耀著的無數小劍,插進了每一處地方,從頭到尾,從上到下,竟沒有一處完整之地。

通天峰上人們倒吸了一口涼氣,不知怎麼,背上隱隱有刺芒一般的感覺。

只是,那只惡靈竟似仍未死去,插滿了誅仙各色氣劍的巨大頭顱,緩緩轉動過來,看了看自己千瘡百孔的身體,又慢慢的低下頭去。它的聲音不知怎麼,不再淒厲凶惡,此刻顯得十分低沉,似有幾分不舍,更有幾分痛楚。

巨口張合,它眼中掠過了兩道紅芒,如火焰一般,奮力燃燒,卻終于是隨即破滅消散。

下一刻,半空之中,從惡靈巨大的身體之上突然迸發出來一聲巨響,響徹天地,無數氣劍倒飛而起,就連天穹之上的誅仙劍陣,也是一陣紊亂。

隨後,那曾經不可一世的巨大惡靈,像是突然變得脆弱無比,狂風吹過,堅不可摧的骨骼身軀,如沙石一般,細細垮了下來,白骨成沙,血肉為石,隨風散去。

人們默然凝望天際,當此勝利在望之時,卻未見有人歡呼了,仿佛是有一層怪異感覺,籠罩在所有人的心頭。

天空之中,那曾經巨大的身軀眼看就要完全隨風散去,忽的一聲驚呼從腳下傳來,隨即眾人紛紛驚叫而出。只見在那怪獸軀干之內,雖然血肉骨骼盡數化去,但其中仍有一團黑氣凝而不散,在空中緩緩轉動,片刻之後,那惡靈軀體終于完全毀去,而那團黑氣也緩緩散開,露出其中景象。

赫然,竟是一個少年人形,正是突然失去蹤影的獸神。不過此刻的獸神看去已經不複剛才的瀟灑自若,而是顯得十分狼狽,特別是身上原本華麗的一套絲綢衣裳,此刻不知怎麼也變得千瘡百孔,被天空中勁風一吹,紛紛化作了飛灰。

片刻之間,他便是赤身裸體,但在他臉上,並未有任何驚懼失望的神色,相反,他一雙眼眸凝望著前方那片氣象萬千的茫茫劍陣,忽地竟是微笑了一下,舒展身體,整個人立在半空,撫掌道:‘了不起,了不起!’

道玄真人臉色為之一變,顯然也沒有料想到獸神竟是如此難敵,面對剛才如此這般陣勢,竟仍能抵擋下來,而一眼看去,此人不過是臉色更加蒼白些,疲倦之色更濃郁些,周身看去,便連一處的傷口也沒有。

腳下,此刻突然一陣喧嘩,卻是青云山許多女弟子此刻方醒悟過來,粉面通紅,不敢再看天空。反是天際之上,獸神雖然赤身裸體,卻是毫不在乎,仿佛天地初開便是如此一般,行若無事,只是緊緊望著道玄真人手中的那柄古劍誅仙。

道玄真人冷笑一聲,道:‘你若此刻降服,答應自廢道行,在這青云後山幻月洞府之中重新修行向善,我便可饒你一命。否則,誅仙劍下,可不留你這等凶人性命!’

說罷,他手持誅仙古劍,輕輕一揮,登時漫天劍芒如受感應,一起晃動起來,威勢凜凜。但就在此刻,道玄真人忽地面上掠過一絲痛苦之色,雖然一閃即過,但已然落在了獸神眼中。

獸神凌空虛立,眼中異芒炯炯,嘴角卻是露出一絲微笑,淡淡道:‘這樣一柄凶戾無上的神劍,又加上這下面青山靈氣,你居然能夠支撐到現在也未見頹勢,果然非常人可比。’

道玄真人眉頭一皺,沉聲道:‘你此話是何意思?’

獸神笑而不答,只搖頭道:‘古劍凶靈,必定乃是天地戾氣所生,與我本出同源,我如何不知?你強行馭劍與我而戰,勝負未知,卻多半為劍氣所乘,這般損人害己之事,你並非凡夫俗子,何必要我多說?嘿嘿,’獸神說到此處,冷笑兩聲,又道:‘我勸你早早棄劍才是,否則將來劍靈反噬,你下場只怕要比我更慘千倍萬倍。’

道玄真人凝望獸神半晌,忽地搖頭大笑,眼中盡是不屑之意,道:‘妖魔外道,哪里懂得我道家仁心之意!更何況我道家真法,無上神劍,又豈是你所妄言能明乎?’

他一聲清嘯,振臂處,漫天劍氣顫動,凜然道:‘妖孽,受死吧!’

獸神冷笑,眼中如火焰一般光芒閃動,奮然道:‘好,今日便讓你見識一下我南疆巫術的厲害!’

言語方落,黑氣已生,從他赤裸的肌膚之中,突然間閃過黑色氣息,片刻間原本白皙的肌膚已經完全如漆黑墨跡一般,而肌膚之下,竟開始抖動起來,無數小小凸起如有生命一般,開始抖動不停。

遙遠未知之地,四面八方空曠荒野,忽地傳來了低沉之極的‘咚咚’怪聲,如人之心跳,怪異絕倫。而遙望天際,在誅仙劍陣光芒萬丈之外,天空突然黯淡了下來,黑云從四面八方急速湧來,迅速集聚在獸神身旁。

道玄真人面色凝重,全身戒備,盯著前方怪異的變化。

只見在黑氣縈繞之中,仿佛從冥冥九幽傳來的低沉怪聲越來越快,越來越密,讓人不自禁的覺得自己的心跳竟然也隨之加快,越來越快,到最後竟似要迸裂開去,少數道行較低的正道弟子竟然已是抵擋不住,只得跌坐在地,運功苦苦抵擋。

而半空之中,隨著黑氣越來越濃,忽地,一聲低沉咆哮,如惡獸低吼,又似異蟲破繭而出,眾人看的分明,那獸神漆黑一片的身體上,從左臂處皮膚迸裂,在皮膚底層不斷跳動的無數小凸起中,緩緩伸出了另外一只事物,有手有指,竟是另外一只手臂模樣,而且這新生手臂,骨骼強壯,遠遠大過本身手臂,令人根本無法想像這究竟是如何從原來手臂之中伸展出來的。

然而這不過是剛剛開始,隨著一聲聲低沉爆裂聲音,獸神的身體仿佛每一處地方都爆裂開來,又從其中新生出各種各樣新的巨大的軀干肢體。而過不多久,在這些新生的肢體之上,竟又是爆裂開去,重新生出新的更加巨大的肢體來。

通天峰上的人們駭然變色,面面相覷,如此怪異絕倫的妖術,非但見所未見,簡直聞所未聞。中土千萬年之下,無數典籍之中,亦從來沒有人有記載過這等驚心動魄的異術。

便是此刻的道玄真人,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愕然地望著前方那個原本普通少年形狀的獸神,此刻卻仿佛不斷膨脹起來,到了他終于停下不再分裂的時候,聳立在道玄真人面前,面對著誅仙劍陣的,已經是一個高達十丈,千手百頭的怪物了。

通天峰後山,幻月洞府地界。

此刻從洞府之中升騰而起的紫色氣柱依然如故,沒有任何衰竭的跡象,遠遠看去,那氣柱如實體一般,瑞氣蒸騰,莊嚴肅穆。

而此刻天際之上,大半個天空中已經布滿了誅仙劍陣的氣劍,縱然是這里隔了老遠的地方,鬼厲和林驚羽二人也可以感覺的到天際之上那奔騰洶湧的古劍誅仙之力。

按捺住手中微微顫動的斬龍劍,林驚羽從天空中收回目光,心中震撼于古劍誅仙的威力,同時心緒也有了微微的變化。就在剛才,他和鬼厲二人幾乎已經到了動手決生死的邊緣,忽地這誅仙劍陣發動起來,氣象萬千,當即震住了二人。兩人竟是不約而同都停了下來。

而說起來,只怕那個站在自己前方的人,此刻的心境更是複雜吧?林驚羽不知怎麼,心中閃過這個念頭,轉頭向鬼厲望去。

那一個,看去似已曆盡了滄桑的男子,默默仰望天空,那輝煌的、震撼人心的萬千氣象。

天地悄悄靜默了,遠處不知是哪里的風聲,可是吹送而來的,竟仿佛是多年之前的聲音,還有在腦海深心處,十年來回蕩了無數次,每想一次便傷心一次的畫面。

‘叮……叮……鈴……’

幽幽的,如風鈴在微風中輕輕搖晃的聲音,是誰的笑顏在鈴聲中回眸,曾經的淡綠身影和帶著暖意的溫柔身軀,那一點點的余溫,天知道可溫暖了這些年來,他多少淒清冷漠的夜晚?

最深的冰寒,從心中冷冷泛起,湧上了心頭,寒了心,冷了身軀,從手指直到深心,像是再也感覺不到一絲的痛楚,卻又忽然發覺,原來是光陰已化作了利刃,無時無刻不在割傷著。

卻不見血!

‘碧瑤……’

他輕輕的念了一句,身子不知怎麼,開始輕輕發抖。在他眼眸之中,閃爍倒映著天空里那燦爛輝煌的萬千劍芒,幾不似人間景象。那無數道縱橫馳騁的劍光,每一道都那般瀟灑,都曆曆在目,提醒著往昔回憶。

那一個綠色身影,仿佛正站在他的身旁,就像十年之前一般,面對著所有人,絕不後退,不曾後悔!

‘呼啊……’

鬼厲仰天長嘯,雙眼圓睜,兩只手緊握成拳,發出低沉的‘咯咯’聲音。仿佛感應著主人憤怒情懷,噬魂緩緩飛了起來,通體玄黑的表面之上,一道道細若血管的暗紅條紋逐一亮了起來,倒映在鬼厲眼中,將他的雙眸漸漸染做了血紅顏色。

‘錚!’

清脆劍吟,驚動了他,鬼厲緩緩轉頭,一雙血紅眼中,看到了前方林驚羽冷笑而不屑的表情。

‘你果然已經無可救藥!’林驚羽決然道:‘我早該知道,你墮入魔道,便難以回頭,可惜我依然顧念舊情,望你回頭。也罷,今日就在這青云山上,我們做一了斷!’

鬼厲目視于他良久,忽而大笑,笑聲漸漸顯得瘋狂,滿是狂妄不屑之意。

林驚羽大怒,怒喝一聲,劍訣一引,登時碧光大漲,斬龍劍劍芒如化作青龍一般,騰空而起。刹那間幻月洞府前狂風吹起,林驚羽手持神劍飛身而起,白衣飄飄,英俊瀟灑,當真便如人中龍鳳,飄然出世。只是此刻他眼中殺氣之烈,卻仿佛堪比鬼厲。

他人在半空,斬龍劍便已一劍斬下,雖然隔了頗遠,但劍芒奔騰而來,如青龍般勢不可擋,在地面激射出深深溝痕,直沖向鬼厲。

鬼厲面上依舊是那般瘋狂的有些猙獰的神色,眼看著碧芒撲來,忽地身子竟如鬼魅一般,瞬間消失。

斬龍劍劍芒劈下,打在鬼厲原本站立之處,登時將地下堅硬石塊打的四分五裂,生生擊出了一個大坑出來。

下一刻,鬼厲詭異的身影突然現身在林驚羽身前一丈之處,噬魂魔棒轟然而出,紅光耀耀,飛嘯而來,勁風撲面,也是一般更無一點留手之意了。

林驚羽驚而不亂,身形陡然拔起,躲過了勢若千鈞的一擊,回身馭劍已經是沖了上去。鬼厲長笑一聲,更不躲閃,迎面而來,噬魂如閃電一般倒飛回他的手上,向著林驚羽沖去。

兩個童年玩伴,就這般彼此怒目而視,生死相搏。

如離弦之箭,凌空相撞!

瞬間,四周狂風驟起,以半空之中二人為中心,無形音波向外湧去,靠得近處的樹木紛紛是連根拔起,倒飛而起。

而在風暴中心,兩個人的臉上幾乎也是同時都閃過一絲痛苦顏色,其中鬼厲臉上更掠過了一絲隱隱的金色異芒。

這發生在通天峰後山的決斗,隨著風吹拂過崇山峻嶺,傳到遠方的時候,已經是輕不可聞,更何況此刻天上人間,世間萬物,又有誰還在乎他們呢?

天空中,還有更重要的一場斗法!

只是,在人群之中,不知為何,陸雪琪突然身子一震,面上竟是頗為怪異的有一道淡淡金色異光一閃而過。

她愕然回頭,身子竟有些僵硬,舉目遠眺,那遠方處,卻是遙遠的冷清的後山地方……

上篇:第八章 巫術     下篇:第十章 神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