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章 神劍  
   
第十章 神劍

半空中,道玄真人眉頭緊鎖,面對著前方那個彷彿是從九幽地府出來的惡鬼一般形狀的獸神,非但是他,便是腳下所有的正道中人,一個個也是目瞪口呆。

那在半空之中的怪物,周身漆黑如墨,龐大的身軀上肌肉虯起,更不知有多少只粗壯手臂從身體上延伸出來,粗粗看去,只怕更不下數百只,加上因為巫法而變形的頭顱臉龐,更是猙獰可怖,當真是開天辟地以來從未得見的妖獸了。

靜默過後,人群中一陣此起彼伏的騷動和喧嘩,驚心動魄之余,更多的人都有那麼一種果不其然的感覺,似這等南疆蠻族,果然便是窮凶極惡之類,眼前這等人不像人、鬼不似鬼、非妖非魔的怪物,哪里是世間自然造化之物?

半空之中,道玄真人深深吸氣,緩緩將誅仙古劍橫于胸前。耀眼奪目的白色光芒不斷地從誅仙古劍上閃爍出來,非但包裹了古劍本身,連道玄真人持劍的整個右臂也被籠罩其中。外面看去,此刻天際漫天劍影,誅仙劍陣威風凜凜,道玄真人更如神仙一般,但不知怎麼,在他仙風道骨的外表之下,臉色也開始微微蒼白起來。

“妖孽,”道玄真人的話聲如黃鍾大鼓,語調沉沉,隆隆傳開,比之往日,更多了幾分煞氣,“你還不醒悟過來,束手待擒麼?”

獸神化身的那個千手怪物,顯然沒有將道玄真人的話放在心上,而且自變形之後,他的聲音也一改適才平和的語調,變得沙啞難聽,彷彿是破砂紙磨礪鋼刃一般,冷笑道:“束手待擒?嘿嘿,待我先將你活剝了,再將腳下這些廢物一個個剖腹挖心,送他們與你一起到地府相會如何?”

道玄真人雙眉間煞氣閃動,更不多話,劍訣引處,頓時滿天劍氣舞動,誅仙劍陣已然再次發動。那怪物雖然口氣狂妄,但對著這千年僅見的不世出劍陣,自也是不敢大意,凝神相對。

但聽得金鼓鏗鏘之聲乍起,由遠及近,轟然而作,七道彩色異芒從古劍誅仙上飛馳而起,直射入天上劍陣之中,登時漫天異光閃爍,劍影縱橫,轉眼已經再度凝結成七個巨大單色劍陣,如前一般,對著那獸神化身的怪物。

獸神口中發出低沉吼叫,巨大的身軀表面黑氣流轉,幾如墨水一般,數百只怪手或張或合,面對著即將而來的風暴。

道玄真人一聲長嘯,如山鷹沖天而起,直上云霄,嘯聲處,白光暴漲,誅仙搖曳,龐大的誅仙劍陣轟然而動,無數枝單色氣劍緩緩掉轉過頭,對准了獸神。

片刻之後,甯靜多時的天空里,再度響起了那麼一聲“嗖”的破空之聲,緊接著頓時鋪天蓋地而來的,盡是破空銳嘯之聲,無數誅仙氣劍前赴後繼劃過天際,帶著無比煞氣與殺意,沖向獸神,轉眼之間,第一波紫色氣劍方陣已然沖到跟前。

獸神龐大的身軀,眼看著就要成為這無數氣劍的活靶子,然而,便是在腳下無數青云山上正道弟子正要歡呼之前,獸神身軀之上的數百只怪手長臂,赫然飛舞起來,每一只手臂上都集聚著濃郁黑氣,看去幾乎就像是個巨大的黑色云團,迎空而起。

瞬間,數百枝氣劍刺下,而獸神那幾百只怪手竟如鬼魅一般,在半空中迅速舞動,面對著這些看去幾乎是無堅不摧的誅仙氣劍,這些黑手絲毫不懼,轉眼之間,第一波紫色氣劍或捉或打,或纏或卸,竟是將所有的氣劍都接了下來。在黑氣之中,那些氣劍很快就失去了本身色彩,迅速消散而去了。

無數人為之啞然,千年以來,這是第一個能夠當面對著誅仙劍陣而正面對撼的人物!

只是,風云變幻之中,並沒有留給人們更多的時間去想這些多余的事情,如長河怒濤,波瀾洶湧,天空中那柄巨大的彩色主劍不斷分離出越來越多的小氣劍,而更多的氣劍在古劍誅仙和道玄真人的操縱下,化作無盡劍雨紛紛落下,每一柄氣劍都帶著誅仙煞氣,凜凜生威,一波一波,如雷轟,如電閃,撲向獸神。

獸神仰天咆哮不止,巨大的聲音回蕩在云霄之際,此刻的他彷彿正面對著天上神靈,與天相抗。怪異絕倫的千手百臂,揮舞在風云之中,黑氣翻湧,層層疊疊,應對著漫天銳嘯之聲!

一波,又是一波,千百枝千萬枝氣劍彷彿無休無止,轟然而下,但獸神巨大的身軀看去,也彷彿是惡魔化身,根本不會有疲倦的那一刻,這兩個方今世上道法登峰造極的人物,便在這青云山頭瘋狂對撞著。

只是,人力終究有時而盡……

一波,又是一波!

一直到了第四十九波方陣氣劍轟然而下的時候,已經是整整七色劍陣輪番轟炸了七次。站在風云頂端的道玄真人面色煞白,連他持著古劍誅仙的右手,包裹在白光之中,竟隱隱也有些顫抖起來。

而前方,獸神的模樣更是狼狽,經曆這狂風暴雨一般的瘋狂劍陣洗禮,原本威風凜凜的百余只怪手臂,已經硬生生被毀去了半數之上,而周身原本濃郁的黑氣,此刻看去也稀薄了許多。只是當他接下最後一波氣劍之後,面上猙獰之色反而更濃,戰意不減卻是更加高昂,一聲嘶啞怪笑,如惡鬼低吼,爆發出來。

此刻,人群之中一片鴉雀無聲,人人失色,面色蒼白,剛才那一場驚心動魄、登峰造極的一場斗法,直看的人人是目眩眼花,難以自禁,只是萬萬料想不到,便是這不世出的誅仙劍陣,竟似還奈何不了眼前這個絕世妖獸,難道,這一場浩劫當真是躲不過去了麼?

獸神仰天大笑,巨大的身軀忽然不可思議地騰空而起,向著道玄真人撲去,頓時,天上地下,一片驚呼之聲。唯有道玄真人,驚而不亂,深吸一口氣,口中輕喝一聲,腳下坐騎水麒麟早通靈性,頓時向後退去。

不料這獸神身軀雖極大,但速度卻快如閃電,轉眼已撲到了眼前,登時但見黑氣湧動,不知多少只巨大手臂抓了過來。

眼看在這危急關頭,道玄真人誅仙古劍霍然倒懸,一張原本蒼白的臉龐上瞬間漲紅卻回複蒼白,如此急速反覆三次,古劍誅仙異芒暴漲,如長鯨吸水一般,瞬間將天際無數氣劍吸了下來,橫在道玄真人面前,凝做一組彩色劍壁。

獸神面色大變,但收手已是不及,但聽得蒼天之上“仆仆仆”、“咯卡卡”之聲轟然而作,一時之間黑氣散亂,不知有多少怪手灰飛煙滅了。

眼看著道玄真人由危轉安,更反而重創獸神,青云山頭無數弟子心情也是由大驚到大喜,歡呼雀躍。不料還不等他們歡呼聲止,便望見那璀璨劍壁之中,剿滅了無數黑氣怪手,卻仍有那一只最最粗壯的黑色手臂,黑氣尤其濃重,強行穿過進去,一掌打在了道玄真人的胸口之上。

道玄真人如受雷擊,身形大震,連帶著腳下水麒麟一起仰天長嘯,一人一獸盡數向後飛去,直飛了十數丈地方,方才停了下來。而腳下人看的明白,這後退途中,道玄真人一身墨綠道袍瞬間粉碎,口中更噴出殷紅鮮血,點點滴滴,似都落在了古劍誅仙之上,在白光之中點綴了暗紅光點,然後才漸漸消失不見。

天上地下,瞬間死寂。

天際的誅仙劍陣,彷彿也受到了影響,一陣搖曳晃動,滿天劍影動蕩不止,但最後終于還是靜止了下來。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真法受損,原本鋪天蓋地的誅仙劍陣,此刻的籠罩范圍已經小了一半以上。

不祥的預感,似也籠罩在每一個人的心頭。

抹去嘴角的血跡,道玄真人看了看手心,殷紅血痕流淌在手掌之上。他注視著手上許久,又緩緩抬頭向前望去,此刻劍氣黑云盡皆消散,前方獸神亦正虎視耽耽注目于他,不過看去,獸神雖然傷到了自己,但他本身的情況也好不到哪去。

原本還剩一半左右的怪手,在瞬間再度遭受重創,又被誅仙劍氣消去了大半,如今看去,不過還剩數十只而已,不過這剩下的,卻都是最為雄壯之臂,與普通怪手截然不同。而獸神本身,原本黑氣籠罩的臉龐,此刻似也隱隱有些發白,但他臉上戰意,卻如同最凶猛的野獸一般,遇挫更強,一點都沒有放棄的意思。

道玄真人嘴角抽搐了一下,似乎是在苦笑,只是這微微動作,彷彿也牽動了傷勢,身子竟是搖晃了幾下,惹來腳下無數人驚叫出來。不過幸好他也只是搖晃幾下,便站穩了身子,只是此刻他的虛弱,顯而易見。

獸神在前方“卡卡”冷笑,低沉的聲音道:“如何,似你們這些無知人類,縱然有這等無上神物相助,還不是一般下場,你還是趁早自戮了吧!”

道玄真人默然抬頭,仰天蒼穹,誅仙古劍的異光倒映著他的臉龐,忽然有種異樣的神采。

“青云門列代祖師……”道玄真人忽然開口,但說出的話,語調低沉而微微沉痛,道:“弟子道玄不肖,無力降服異道妖魔,累及蒼生,浩劫將臨。為天下蒼生計,弟子迫不得已,要違了祖師禁制,還望祖師庇佑,除妖降魔,日後縱然弟子萬劫不複,也願一身擔當。”

他話聲輕微,並無多少人可以聽見,眾人但見他念念有詞,面色卻彷彿有些沉痛,一時都迷惑起來,不知道玄真人在做什麼。只是片刻之後,忽只見半空之中,道玄真人睜目鎖眉,凜然生威,左手劍訣忽地一引,逕直向胸前誅仙古劍上劃去。

白光閃耀,忽地紅芒閃動,只見道玄真人左手插進白光之中,再出來時已是鮮血飛灑,但他面上雖然蒼白卻無一絲痛苦之色,左手疾劃,虛空中快速之極地劃了一個怪異圖樣,而他手指滴落的血滴竟也並非向下掉落,而是隨著他揮舞手勢,凝結半空,生生將這個圖案顯了出來。

一個鮮紅的,血的太極圖案!

殷紅血液,在太極圖上迅速開始流淌,越來越是明亮,幾如紅玉一般,而太極圖本身也開始迅速轉動起來。道玄真人面色越來越是蒼白,同時他手邊在白色光芒包裹之下的古劍誅仙更是開始微微顫動起來,彷彿這柄傳說中的神劍之中,似乎有什麼事物被驚動起來,渴望著什麼!

那太極圖越轉越快,緩緩升起,到了道玄真人面前三尺地方,道玄真人此刻面色已然蒼白之極,彷彿全身的真元氣力都被這個太極圖給吸了過去,但他仍用盡最後氣力,提起古劍誅仙,忽地猛力刺去,一劍貫穿這血的太極圖案,同時,他口中大喝── “天!……機!……印!……”

他每喝一字,朗朗乾坤之中,並無風云的青天之上,赫然伴之以一聲驚雷,驚天動地,一股凜然大力,從天而降,無形卻似有質,貫頂而入。狂風起處,他身軀之上,“砰、砰、砰”如爆炸一般,伴著他喝聲連響三聲,上身衣衫瞬間爆開,化為灰飛。

而在他腳下,蒼茫大地之上,巨大青云山脈隆隆作響,大地開始微微顫抖,青云山高聳入云的七座山峰,無一例外,通天、龍首、朝陽、落霞、風回、大竹、小竹七脈,青山深谷,雄壁巨岩之中,竟是透出金色光芒,越來越強,越來越亮,逐漸彙聚成形,金光燦爛,彷彿是從山脈靈峰之深處投射而出,又似這許多山脈,本身竟有生命,在這金光耀眼之中,巨大的山峰緩緩呼吸。

而在搖曳炫目的金色異光中,終于彙聚而成了七種各異的巨大金色圖案,在大地山峰之上,遙遙對著天際之上的那柄古劍誅仙。

光耀天際!

輝煌燦爛!

即使是獸神也為之駭然!

誅仙古劍顫動的越來越是厲害,而它所貫穿的那個鮮血凝成的太極圖已經急速旋轉的無法看清。

道玄真人面上金青閃動,忽地綻目大喝一聲。

“破!”

一字“破”音出口,瞬間但見得漫天劍影搖曳劇晃,天際茫茫,盡數黯淡下來,狂風走石,山搖地動,怪石紛紛隕落,原本莊嚴恢弘的七脈金色圖案,彷彿被什麼巨力生生撕扯,開始漸漸散了開去。

而幾乎是在同時,古劍誅仙上的光芒越發強烈,白光耀眼,甚至已經將道玄真人整個人身影都包裹了進去。就在這地動山搖驚心動魄的場景中,原本從七脈山峰上升起的七色異光,忽然消失了。與此同時,漫天劍影也忽然都漸漸淡了去,只剩下誅仙劍陣中那柄七彩主劍,反而越發光芒耀眼。

“轟隆!”

一聲驚雷,響徹天地,大地震動的更加厲害,七脈山峰上那些金色的光圈已經到了最後的時刻,終于,完全消散不見。

隆隆雷聲,彷彿如潮水一般在天際回蕩湧動,而腳下大地,卻突然安靜了下來,不再震動,不再分裂。隨後,幾乎是在同一時刻,比之前更強烈十倍以上的各色異光,隆隆而起,沖天而上,再度彙聚到古劍誅仙之上。

熾烈的光輝瞬間如爆炸一般照耀天地,射向四面八方,不可思議的光芒籠罩了整個天地,古老的誅仙劍陣上方,只剩下了碩大的彩色主劍,但此時此刻,從古劍誅仙上反射而出的道道恢宏巨光,一點一點的,在萬千人驚愕駭然的目光中,那七彩的誅仙主劍,從流光異彩,漸漸融合,漸漸成了一柄單一顏色,熾烈白光的巨劍,光芒萬丈,輝耀世間。

刹那間,無數人從驚駭中驚醒過來,望著天際那不可思議的景象,所有的人都沉醉其中,瘋狂的歡呼聲此起彼伏,充盈在青云山頭。

每一個人都從絕望中忽然複蘇,轉眼間彷彿都充滿了自信,原來這世間果然還是邪不壓正的,全然也不管這一場斗法仍然並未結束,勝負尚未可知。

只是,在這般瘋狂的人群之中,人人都仰望天空,也就沒有人會注意到,在瘋亂之中,有一個白色身影,悄悄離開了人群,迅速無比的向後山飄去。

風拂面頰,彷彿有一絲冰冷,但卻如何掩蓋的住,深心中那團熊熊燃燒的熾烈火焰?

陸雪琪雪白臉上,隱隱有淡淡紅暈,緊緊咬著嘴唇,一雙眼眸深處,早已是到了那深深後山深處!

天邊處,風云正急!

卻有誰還在乎?

幽幽古歌,低低心語,都隨著那白衣飄飄,隨風遠去,奔向那未知遠方。

上篇:第九章 妖獸     下篇:第十一章 誅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