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十一章 誅仙  
   
第十一章 誅仙

與前山那場驚天動地的大斗法、大搏殺不同,鬼厲與林驚羽這兩個童年好友的一戰,規模遠小于前者,但激烈的程度,卻彷彿還有過之而無不及。

任誰也不曾想到吧!曾經親如兄弟的男兒,終于是到了這種地步,兩個人的身影忽而分散,忽而沖撞,如狂風暴雨一般席卷了幻月洞府周圍地方,所有的樹木盡數倒下,或連根拔起,或當中斬斷,就連堅硬厚實的大地,也完全被這兩個人強悍之極的術法之力搞的變了模樣,坑坑窪窪,到處是深坑碎石。

若單論道行法力,鬼厲身懷數門真法,又修習三卷魔教經典《天書》,其道行法力之高,其實已絕非普通修道之人可比,直逼方今天下第一等的人物,縱然是林驚羽這等奇才,比他也頗為不如。

但此刻二人相斗,不知怎麼,竟然是旗鼓相當。若論情由,其實不外二者,第一便是林驚羽本身性子激烈,這十年來追隨祖師祠堂之中神秘老者修行,所學的正好乃是激發本身潛能之剛猛異術,配合他之本性和斬龍劍無往不回的氣勢,其戰力氣勢倒是比本身實際修行更高上了一籌。而此刻他憤恨滿胸,劍劍奪命,幾乎與百年前那位傳說中的萬劍一一般,勢不可當。

而鬼厲本身道行雖高,根基紮實,但卻有一個弱處,始終制約著他。當年他同時修行青云門道家“太極玄清道”真法和天音寺佛門“大梵般若”,彼此抵觸,以至進境緩慢,日後雖然僥幸學得天書總綱,能將這二者奇功真法貫通,道行大進,但其本身處,根基大法卻已換做了魔教經典之《天書》異術。

只是這《天書》異術玄妙艱深,更有一番壞處,雖然總綱皆在,但書中道法,三卷之內並不完全,每每修習到關鍵地方,便有斷裂處,如人行坦途,大道往來,忽而竟有絕壁懸崖隔于身前,不得前往,欲行別途,卻又更無去路。如此種種,實不在少數,這些年噬血珠戾氣反噬,鬼厲無力抵擋,也多半由此而來。以至鬼厲一身修行,竟是不能完全發揮了。

不過饒是如此,鬼厲一身數門真法,豈是等閑,《天書》異術雖然不全,但畢竟是開天辟地之奇術異法,種種神妙,非常人所能想像。

二人激斗許久,終于還是鬼厲漸漸占到上風,噬血珠紅芒血氣,如毒蛇吞吐,漸漸將斬龍劍碧光壓了下去。

林驚羽又驚又怒,雖然十年來鬼厲反出青云,投身魔教,與正道為敵,但一向並未與青云正面沖突。而林驚羽一向在祖師祠堂里修行,所以二人其間雖然在西南死亡沼澤中見過一次,但可以說一直都未交手。在林驚羽心中,鬼厲其實還多半是當初那個木訥的張小凡的印象。

從小到大,從草廟村到青云山上,林驚羽哪一點不比張小凡強,雖然在他心中,一向都把當初的張小凡當作兄弟一般,但不知不覺之中,以他從小那般驕傲性子,在許多事上是看不起張小凡的。而許多年來,事情也的確如他所想,張小凡沒他聰明,沒他英俊,上了青云山上,眾多師長也是搶著要收他為徒,卻無人理會張小凡。日後他二人分道揚鑣,他去了龍首峰,張小凡去了大竹峰,道行更是與他差了老遠。

這種種情況,在在都顯示張小凡實是比不上他的,只是後來到了青云山七脈會武那一次,張小凡不知怎麼走了好運,竟然擠進四強,而自己卻在當時遇上了師兄齊昊,敗下陣來,雖然心中有些郁悶,但想來眾人也知道當時原因,林驚羽心中也並未改變什麼想法。一直以來,他看張小凡如兄弟,張小凡有事被欺,他也凜然出頭,彷彿是在照看自己不成器的弟弟一般。

直到今日決裂,生死相搏,林驚羽卻愕然發現,原來這個一直在自己之下的人,不知不覺間竟然已經有勝過自己的模樣了。

一股無名憤怒之火,從心中霍然燃起,林驚羽英俊的臉上,突然有些猙獰了。他這般驕傲性子,唯一的壞處便是太過愛走極端,一時之間,他竟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碧光乍起,如驕龍狂嘯,憤而反噬。

激斗中,但見得二人盤旋的紫氣光柱因為天機印已破,更比剛才粗大了數倍不止,騰騰紫色,已將二人都籠罩起來。林驚羽身處劣勢,卻突然反攻,劍勢若排山倒海一般湧來。鬼厲吃了一驚,眼看著林驚羽身隨劍走,劍劍飛馳,威力雖然極大,卻已是置自身安危于不顧,直如拚命的打法。

鬼厲眉頭緊皺,此刻距離二人開始交戰已有一段時間了,或許是因為此地乃青云山聖地,更有誅仙古劍引發的紫色氣柱緣故,最初開始,鬼厲心中激發的戾氣,非但沒有像往常一般控制心神,反而由著本身精純功法,緩緩消退了下去,鬼厲心頭也漸漸回複清明。

只是頭頂天空,便是那誅仙劍陣,十年來他無日無夜不想到此物,當真是刻骨銘心,碧瑤的身影更是在他眼前不斷晃動,又是傷神傷心。而眼前此人,神志清明之後,鬼厲又想起了多年情誼,而此刻他這番憤怒,多半也是由自己引起,想起剛才在祖師祠堂里的那位老人,鬼厲心頭多少有些慚愧,由此,竟漸漸沒了相斗之心。

長歎一聲,心煩意亂之下,鬼厲再也無心纏斗,只覺得此時此地,實在是痛苦不堪,便欲離開,心中更有一番痛楚思念,恨不得轉眼就回到狐岐山中,見見碧瑤模樣,對她訴說一番。

便在此時,前方林驚羽已然是一劍憑空,銳嘯而來,碧芒如電,刺破長空。鬼厲面色一沉,連退三步,噬魂魔棒當頭劈下,正劈在斬龍劍劍刃之上。

林驚羽身體大震,只覺得一股怪異絕倫的血腥戾氣從那個燒火棍模樣的黑棒上傳了過來,同時有古怪吸附之力,竟然牽動了一身精血,就要向外湧動,幾乎不能自己。

林驚羽大驚失色,料知乃是鬼厲手中之至邪大凶法寶,但他性子剛烈,竟是怡然不懼,不退反進,斬龍劍若劍底游龍,反騰而起,不顧自身胸口大開,逕直攻向了鬼厲面門。

鬼厲目光閃動,此刻他若出手,雖然自身不免重傷,但卻有十成把握擊殺林驚羽,只是看著那張熟悉臉龐,鬼厲心頭忽地如閃電般掠過當初二人一起玩耍的身影,隨後,還有碧瑤的面容。

這個世上,還有多少人是我可珍惜的,還活在人間的呢?

彷彿是自嘲,他這般微微苦笑著問自己,收回噬魂魔棒,將這個千鈞一發的危機,騰空而起,躲了過去。只是他的苦笑容顏看在林驚羽的眼中,卻如同譏笑一般,更令他怒火萬丈。

就在這個時候,身在半空的鬼厲忽然身子一震,向遠處望去,只見一個白色身影,迅若閃電般飄了過來,待看清了這里場中情況,那人竟也似身子大震,一張絕美臉上,呈現出驚喜交集、悲喜難明的神情,甚至連聲音,也有些微微顫抖。

“你……當真是你……”

正是陸雪琪。

在她雪白面頰之上,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生平第一次的,在人前悄悄滑落了兩滴珠淚。

那個男子,愕然看著自己,在半空中緩緩落下,那麼熟悉的面容,多少年來刻骨銘心的思念?

當初以為他終究已經死去時候,卻又是怎樣的傷懷與痛楚?若不是此刻還有外人,簡直就想撲進他的懷中,好好痛哭一場。

誰願意孤苦一生?

誰願意孤單度日?

若不是情到深處難自禁,又怎會柔腸百轉冷如霜!

鬼厲也有些呆了,張開口似要說些什麼,卻什麼話也沒有說出口來。不料便在這時,身後的林驚羽卻並沒有停手,斬龍劍如風如火,大喝聲中,依然席卷而來。

鬼厲陡然驚醒,翻身迎敵,已是失卻先機,眼看碧芒耀眼,就要沖到跟前,鬼厲面上戾氣大盛,噬血珠瞬間紅了起來。

便在這千鈞一發的關頭,突然,彷彿曾幾何時的記憶,幽幽又醒了過來。

一只白皙手掌,從身旁伸了過來,將鬼厲的手腕握住。

鬼厲身子一顫,突然間,身上的力氣竟似乎是全部消失了,一股從最深處就要迸發出來的激情湧上心頭,腦海深處嗡嗡作響,驟然回頭,一聲“碧瑤”就要呼喊出口。

只是他愕然而止,擋在他面前的,白衣飄飄,正是陸雪琪。

“嗆啷……”

如鳳鳴九霄,清脆悅耳,天琊神劍如秋水流淌,出鞘而來,一劍將勢不可擋的斬龍劍擋了開去,陸雪琪更是自己擋在了鬼厲身前。

那張清秀豔麗的臉龐之上,柔情無限,卻又哪里管的著,這世間所有?

林驚羽怒喝道:“陸師妹,你瘋了麼?”

陸雪琪身子一震,似從夢中驚醒一般,然後,她默默轉頭,望著鬼厲,眼光中迷離而柔美,輕輕一笑,她慢慢放開了鬼厲的手。

“瘋了啊……”陸雪琪幽幽地笑著,眼中似只有鬼厲的模樣,低聲道:“我許久之前,想必就已經瘋了吧!”

鬼厲默然,面上戾氣消散,只有痛楚之意,掠過臉龐,默然垂頭。

林驚羽為之愕然,場中,一時寂靜下來。

便在此刻,忽然天際之上,傳來了驚天動地的一聲巨響,山脈頓時劇烈震動,以他們三人如此道行,竟也立足不穩。

三人都是吃了一驚,抬頭仰望天際,只見青云之上,那一場曠世浩劫,終于已經到了最後時刻。

※※※

熾烈白光,耀眼奪目,再沒有人能看清楚那團光暈之中的人影。人們只是看到,天空中耀目的光芒照亮了整個蒼穹,甚至連天邊旭日終于也失去了顏色。

而整個天際之上,曾經氣象萬千的誅仙劍陣,此刻只剩下了唯一的一柄主劍,但那隱含的威勢,更勝過了漫天劍影。越來越是熾烈的白光從道玄真人那團光輝中激射到主劍之上,整個主劍的顏色由七彩轉為單一,由單白轉為純白,光輝萬丈,彷彿是一柄就要破天而去的狂劍。

狂風處,獸神凌立云霄之上,望著前方那柄根本不應該在人間出現的神劍,猙獰的臉上多了一絲茫然。

在萬千人期待的目光中,在萬千人彷彿狂歡一般的歡呼聲中,巨大的熾烈神劍,緩緩催動,掉轉過頭,對著獸神。只片刻工夫,獸神周圍的黑氣便被這天生敵對般的白光逼退了數丈。

白光深處,彷彿有人深深喘息,聲音嘶啞,如猛獸低吼,困獸咆哮。

獸神緊緊盯著前方那柄神劍和那團白光,良久之後,忽地放聲大笑,他聲音本就嘶啞難聽,此刻縱聲而笑,更是刺耳,聽者無不側目。

只見獸神大笑,神態瘋狂,似乎在他心目之中,有什麼世間最可笑之事一般,不過終究他也只是狂笑而已,沒有多說一字。

天際之上,狂風越來越是淒烈,誅仙神劍的威勢亦越來越大,不知從何時開始,彷彿是某個聲音從天界地府傳來,低低唱頌著神秘咒語,開始回蕩在天地之間。

那團熾烈白光,忽地騰空升起,竟是落在了那柄光芒萬丈的誅仙主劍劍柄之上,幾乎與此同時,誅仙劍陣已然發動,如破天之勢,那柄狂劍呼嘯襲來,看似緩慢,但天上地下,竟彷彿更無一處地方可躲了。

遇神殺神,遇仙誅仙!

方今天下,更無一物有這番氣勢了。

風卷殘云,盡數飛散,沒有人會知道,此刻面對著這柄誅仙狂劍的獸神的心里,究竟在想著什麼?

只是,他竟沒有絲毫懼色,更無一絲一毫退避之意,迎著風,迎著光,獸神巨大的身軀奮然躍起,竟是向著誅仙狂劍當面飛去。

天地似也靜默,洪荒都在屏息,人們目瞪口呆地望著青天之上,黑白二色橫貫天空,轟然相撞!

沒有人能形容當時的景象,天為之崩,地為之裂,青云山山脈一日之內三次震動,這一次最是厲害,巨大的山峰絕壁間,出現了無數條龜裂縫隙,無數巨石紛紛脫落山體,掉落下來。通天峰上的碧水寒潭之內,更是水波動蕩,原本平滑的水面不斷憑空沖起幾丈之高的水柱。

而在青云山頭,正道中人和殘余的獸妖們,個個都是噤若寒蟬,尤其是那些似獸非獸的獸妖,此刻更是嚇的厲害,狂躁不安,瘋狂咆哮。

然而,這一切比起天上那驚天動地的景象,彷彿都不算什麼了,也不會有人在意。

巨大的誅仙主劍橫貫天際,隆隆刺下。所過之處,只見空氣中絲絲銳響,一路上所有事物,盡數是灰飛煙滅,不留一點痕跡。在狂劍劍刃的外圍,更可看見白光外沿呈現出暗暗紅色,不知是空氣太烈摩擦的,還是這柄狂劍本身太過激烈了。

那一劍轟然而下,獸神仰天長嘯,全部手臂俱合到胸前,怪目圓睜,在誅仙主劍刺下的那一刻,赫然間黑氣大盛,怪手伸縮,天際中一聲驚雷轟隆,他竟是硬生生將這柄直能開天一般的神劍抓住了。

瞬間,天上地下,盡數駭然。

然而,只見白光騰起,萬丈光輝,巨大的誅仙主劍發出隆隆雷聲,從數十只如鐵箍一般的黑手間,赫然硬生生、緩緩插了下去!

一寸,一寸,又是一寸。

黑手一只接著一只,緩緩的被熾烈的白色光芒吞沒而消散了。那柄狂劍此刻看去,便如無上惡神,張牙舞爪,奪人性命,帶著無盡殺意,一點一點地向著獸神胸膛插了下去。

黑氣閃爍,厲嘯沖天而起,黑色的血液噴灑而出,誅仙劍終于插進了獸神的胸膛,並且已然一分一分的插了進去,熾烈的白光激烈閃爍著,如天際閃電亂竄,打在獸神肌膚之上。

皮膚血肉,都悄悄褪去,巨大的身軀,彷彿也開始虛無飄渺,就要被這驚天之力破為虛空。獸神眼中光芒越來越弱,終是不敵這等絕世神劍。

只見他身形在誅仙劍下,越來越小,但不知怎麼,彷彿是力量對撞消耗一般,隨著獸神身軀漸漸變小,原本龐大的誅仙主劍,也開始縮小下來,只有那團光輝,還是那麼明亮耀眼。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著,直到獸神終于重新變做了常人身形大小,黑氣籠罩片刻之後,轟然散去,眾人看的真切,他竟是重新變回了那個少年模樣,只是此刻模樣慘白,頭發瘋亂,顯然是敗局已定。

而更為重要的是,幾乎是在黑氣散去的同時,誅仙主劍也消散開了,但那團光輝卻凝結在獸神面前,閃爍不停,終于彙聚到二人中間,幻化出那柄似石非石、似玉非玉的誅仙古劍出來,正插在獸神胸膛之中,橫貫而出。

道玄真人的身影,從光芒中緩緩出現,只是他的面頰更不複當初道骨仙風的模樣,反而變得突兀凶戾,眼中更是一片血紅。

獸神大口喘息著,不斷咳嗽,嘴唇輕輕有些顫抖,低頭看了看胸口。

誅仙劍正插在他的心口,從中間流淌出的鮮血,卻不是紅色的。

他慘然而笑,長歎一聲,道:“了不起……了……不起!……”

忽地,聲音才落,他雙手一合,此刻他身軀已回複常人模樣,手臂也直如常人,但這一合之下,將誅仙古劍夾在手掌當中,登時但見黑氣洶湧,直湧入古劍誅仙劍刃之中。

“卡!”

一聲低微到幾乎無法聽見的聲音,赫然從誅仙古劍的劍刃之上傳來,道玄真人面色大變,連忙看去,只見古劍之上,清晰地現出了一條裂縫,橫在誅仙劍上。

道玄真人這一驚非同小可,大吼一聲,使勁全身力氣,拔劍而出。幾乎是在同時,在誅仙古劍抽離獸神胸膛的那一刻,彷彿是劇痛襲心,獸神亦是大吼一聲,聲音淒烈,整個人騰空而起,向後飛了出去。

道玄真人此刻但覺得腦海之中氣血翻湧如驚濤駭浪,一股殺戮戾氣翻來覆去如欲沖破胸膛一般,但他到底修行深厚,知道無論如何也不能放虎歸山,更何況他強開天機印,地脈靈氣太盛,已然令誅仙古劍負擔過甚,剛才更被那妖獸臨死一擊,留下裂痕。

當下他強提一口氣,正要追趕,忽地覺得誅仙劍劍上猛然傳來一股巨力,直沖入腦海之中,瞬間沖破他苦修數百年之經脈氣穴,轟然而鳴。一時之間,他身軀震顫,七竅轉眼之間流出血來,身子搖晃兩下,大叫一聲,手中誅仙古劍一松,竟從云端栽倒下來。

這一幕驚心動魄的場面直把底下人看的是眼花繚亂,目瞪口呆,忽然間卻見大變乍起,獸神重創而逃,道玄真人卻忽然昏了過去,眾人頓時亂做一團。

一時間,有人去追獸神的,有人撲過去搶救道玄真人的,還有的年輕弟子從震駭之中醒悟過來,突然發現通天峰上還有無數獸妖正發呆一般,立時殺了過去,而獸妖如何甘心束手就擒,一時間通天峰頭,又是殺聲一片。

而在這一片混亂之中,忽地有人驚叫出來,聲音急切而慌亂,彷彿看到了生平最可怕的東西:“誅仙……誅仙劍呢?誅仙劍落到哪里去了?……”

刹那間,通天峰上,又是大大騷亂,無數人如沒頭蒼蠅一般,亂作一團。

※※※

後山地界。

幻月洞府之內的紫色氣柱緩緩消散,只剩下一點瑞氣還殘留不去。剛才天際那一幕驚心動魄,三人都看的呆了。

此刻,他們才回過神來。

林驚羽深深呼吸,定了定神,向陸雪琪冷冷道:“陸師妹,你意欲何為?難道你也要叛出師門麼?”

陸雪琪愕然,張口欲說什麼,卻又轉頭看了看鬼厲,終究沒有說出什麼來。

鬼厲深深看了她一眼,二人目光對望,彷彿都看到了對方深心……

鬼厲笑了笑,轉過頭去,面對著林驚羽,重新站在了陸雪琪的身前。

陸雪琪從背後望著那個背影,眼中光芒閃爍,複雜難明。

林驚羽冷冷一笑,便要動手。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間只聽天空中一聲銳嘯,呼嘯而來。

三人都是一驚,向後一讓,便只見一物從天而降,似緩實快,“噗”的一聲落在地上,原本堅硬之極的石板如豆腐一般,被它深深插了進去。

這是一柄長劍,劍質怪異,似石非石,樣式古樸,只在有著一道細細裂縫的劍刃之上,清晰地雕刻著兩個字── 誅仙!

上篇:第十章 神劍     下篇:第一章 噬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