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一章 噬血  
   
第一章 噬血

青云山,通天峰。

幻月洞府前,鬼厲、陸雪琪與林驚羽三人相對而立,本來就十分微妙的氣氛,突然間仿佛僵硬了一般,三個人的所有注意力,瞬間都凝結在了場中那柄倒插在地上的古劍之上。

誅仙!

名動天下的古劍,牽扯了無盡往事,決定了多少人一生命運的傳說之劍,此刻就那麼靜靜地插在地面上,看去平凡而不起眼,仿佛已和這片山川大地融為一體。

只是,那劍刃之上的名字,竟如此的刺眼而不可一世,雖靜默卻桀驁不遜,凜然注目著周圍諸人,令它身邊的人,不能順暢呼吸。

也不知過了多久,像是才從不可思議的震撼中蘇醒過來,三人同時長出了一口氣,但幾乎是在同時,他們之間的氣氛已經悄悄發生了變化。

林驚羽本能的身子一動,欲上前去,但在他看了看周圍那兩人之後,卻是皺了皺眉頭,緩緩的重新站穩了身體。

陸雪琪的表情先是愕然,隨即眼中似閃過一道極亮的光芒,面對這柄在青云甚至是在天下間都有著無上地位的古劍,她也微微地皺了皺眉。隨後,她卻下意識地看了一眼身旁的鬼厲,看著他的面色神情,她悄悄的,與鬼厲拉開了一段距離。

鬼厲沉默著,仿佛面無表情,但一雙眼眸之中,卻如焰火一般似在燃燒。

那柄劍,十年來日日夜夜都出現在噩夢中的古劍,赫然就在眼前,古樸的劍刃此刻在山野的微風中似閃爍著淡樸的光,倒映在了他的眼中,就像是,刺進了他的胸膛。

那一個,在半空中輕輕墜落的婉約無力的綠色身影啊……

‘啊!……’

他仿佛是從胸膛中迸發出狂怒的嘶吼,撕扯著心肺,向著誅仙古劍沖了過去,玄青色光芒閃爍而起,噬魂在他的身前呼嘯疾進,像是體會著主人的心緒。

只是猛然間,有碧色劍芒從旁殺出,林驚羽手持斬龍劍,已然擋在了他的身前,怒漲的碧綠劍芒將尖嘯而來的玄青黑氣硬生生擋了下來。

一聲悶響,兩件法寶已在半空之中相撞而回,林驚羽正欲喝止,突然之間,但覺得自己雖然處在白日之下,但周身伴隨著鬼厲那件詭異法寶,陡然間天地昏然一暗,四周轟然鬼嘯,身軀如被千絲萬縷無形之絲索生生縛住一般,甚至就在眼前,竟不由自主的有諸般九幽地府之恐怖幻象。

而眼前的鬼厲,不知何時雙眸已經重新變得血紅,殺氣大盛,身形更如鬼魅一般。

林驚羽瞠目大喝,在黑氣叢中碧光暴漲,硬生生從上破空而躍起,幾乎是在同時,鬼厲身影瞬間已到了他所立足之地,黑氣轟然散開如妖異之翅,旋又聚合如鬼手,將鬼厲身影淹沒,從四面八方如怒濤滾滾,向那誅仙古劍湧去。

林驚羽在半空中一時被逼退,阻擋不及,心中大急,正欲怒喝,忽見誅仙古劍之前,黑氣深處,一道亮如秋水的光芒,如霜雪一般綻放出來,清音錚然,遠遠的回蕩開去,在黑氣叢中,盛放如花,一劍直刺了出來。

天琊!

那似雪如霜的白光,劃過半空,所過之處,黑氣頹然散去,直刺向最深沉的前方,擋住了去路。

陸雪琪現身擋在誅仙古劍之前,面無表情,一張清豔的容顏之上,臉色卻白的似沒有了一絲血色。

黑氣深處,兩點如鬼火一般的光點直視著陸雪琪,鬼嘯森森,狂怒而不可抑止。

似什麼,在前方,如野獸一般咆哮喘息,那般的陌生?

黑氣暴漲,從地面陡然高漲至凌空數丈之高,而黑氣之中,那兩點凶狠的鬼火也頓時消失不見。陸雪琪嘴角輕輕抽動了一下,面上仍蒼白而沒有表情,只有一雙眼眸中光芒閃動不停,如千山萬水,都在瞬間走過,千萬心緒,片刻也沖上心頭。

只是,她手中天琊,仍是不肯放棄,背後那柄古劍,突然間像是變做了萬丈深淵,讓她竟不能退卻分毫!

一柄古劍,或是一個沉默而古老,養育她的門派?

她舉劍向天,幽然刺去,那劍光似雪,卻帶著一絲淒涼。

黑氣森森,鬼嘯乍起,半空之中,正在天琊刺去的方向,黑影乍現,鬼厲從黑氣深處現身而出,但在他身前,噬魂飛起,瞬間,原本鋪天蓋地的黑氣彌漫而下,通體玄黑的噬魂尖嘯不已,棍端詭異的一道道血紅細絲,已經全數亮起。

一只蒼白的手,從半空伸出,抓緊了噬魂,從天而下,風煙頓狂,無數黑氣在噬魂前端凝聚成柱,當空打了下去。

向著陸雪琪,也向著她身後,那柄沉默的古劍。

只是,她終究,還是沒有退開……

劍華如雪,向著黑氣當面灑去,還未觸到,周遭的亂石沙塵,都已被大力卷起,如風暴一般旋轉飛舞。陸雪琪站在那漩渦中心,容顏漸漸模糊。

天琊與噬魂,半空中飛舞閃耀的兩件法寶,都似在輕輕顫動,仿佛多年之前的那一場爭斗,又回到眼前。

只是光陰終是短暫,如心緒轉眼而過,劇烈的轟鳴聲,終于還是響徹在青云上幻月洞府之前。

風煙悄悄散去,塵土落下,還有幾塊小石子在地上孤獨地轉動,不由自主地向遠處輕輕滾去,最後滾入了草叢深處,再也看不見了。

陸雪琪還是站在原地,身軀沒有從原來的地方移動半分。在她身後,誅仙古劍似還散發著古樸的光芒,凝望著那個女子的背影。

不知怎麼,這個絕世的女子,此刻看去的眼神與臉色,竟是那樣的疲倦,像是剛才那一劍,已耗盡了她的心力與體力。

她幽幽低著頭,眼光漠然,望著不知名處。不知道多少時候,她才緩緩抬頭,看往自己的前方。

那個男子!

那個如同瘋子一般的男子!

那個沉默如鐵的男子……

那樣一雙眼眸,默默地注視著她,沒有殺氣,沒有憤怒,也沒有愛惜和溫柔。

陸雪琪身子突然不為人知的顫抖了一下,那般輕微,甚至連她都差點以為是自己的錯覺,只是隨之而來的,那胸口突然令她幾乎彎腰倒地的痛楚,似世間最鋒銳的鋼針,從深心中對穿而過。

她的蒼白如雪的臉,突然紅了,身軀輕輕搖晃,在眉頭微微皺起那一刻,在她似還要咬牙堅忍的那個時候,卻忽然閉上了眼,彎下了腰。

天琊‘嘶’的一聲輕鳴,倒插在地下,陸雪琪扶著劍柄,吐出了一小口鮮血,倒濺在秋水般的劍刃之上。

血,漸漸地凝結成珠,依附在天琊光滑的劍刃上,微微顫抖,然後,悄然滑落。

不知哪里吹來的風,在幻月洞府之前的空地上,晃晃悠悠地掠過了,風中還帶著幾聲輕哨聲。

黑氣散盡,鬼厲漠然站在那里,噬魂閃耀著玄青光芒,從天空中落了下來,他伸手接住。

便在鬼厲轉眼向陸雪琪看去的時候,林驚羽已然收身回轉,閃現在陸雪琪身旁,將那柄誅仙古劍,擋在了身後。

鬼厲的目光冷冷看著林驚羽,然後又轉到陸雪琪的臉上,這兩個如今對他而言幾乎是世間最重要的人,在他眼中,卻也和陌生人無異了。

人世間,一世光陰,卻又有幾許人兒,可以相伴終老,一生不變?

他咬牙,露齒,微笑卻孤傲,決絕而桀驁,奮然向前踏步行去。那柄古劍,就在前方,縱然是無底深淵,他也要向它沖去!十年光陰,十年的錐心痛楚,怎能一朝舍棄?

林驚羽面上有憤怒之色,手中斬龍劍碧光再起,便在這個時候,忽然陸雪琪站直了身子,雖然看去她的臉色更是越發蒼白,但她的話音卻仿佛依舊與當年一般清脆動人。

‘站住!’

鬼厲身子頓了一下,停下了腳步,然後向陸雪琪深深看了一眼,凜然道:‘你讓開!’

陸雪琪面上有淒涼之色,道:‘你聽我一句,走吧!永遠都不要再回來。’

林驚羽眉頭一皺,向陸雪琪看了一眼,欲言又止。

鬼厲聽了,卻並沒有領陸雪琪心意的意思,冷笑道:‘你們讓我毀了誅仙,我立刻就走。’

陸雪琪疲倦地搖了搖頭,低聲道:‘我不能讓你那麼做,前山的人馬上就要過來了,你現在走還來得及。’

鬼厲和林驚羽同時一怔,凝神細聽,果然聽見遠處隱隱傳來一陣細微人聲喧嘩,似乎人數還是不少,正在爭論呼喊什麼一樣。

其實仔細想來,這也並不奇怪。誅仙古劍在青云門是何等神器,重要性無與倫比,前山戰場上青云門遍尋不到,自然就向後山搜尋過來。不要說是後山,就是要把整個青云山倒翻過來,為了誅仙古劍,只怕青云門這些徒子徒孫也是願意的。

耳聽著那遠處喧嘩聲漸漸變大,聽的越來越是清楚,顯然人群正向著這里搜索過來。鬼厲面色漸冷,忽地冷哼一聲,身形一動,竟是不顧一切,向著陸雪琪和林驚羽此處飛身而來。

陸雪琪面色慘然,但還不等她有動作,林驚羽已然拔身而起,斬龍劍‘嗚’的一聲在半空中如裂帛般一劍刺去,劍芒大盛,幾如游龍一般張牙舞爪,向鬼厲撲去。

鬼厲面色陰冷,身形如鬼魅,左手一揮,噬魂魔棒重新飛出,卻是根本不顧斬龍劍之威,直接打向林驚羽頭顱。林驚羽倒是為之一怔,這種打法剛烈勇猛,卻反而更似林驚羽往日作風,不想鬼厲卻反過來用在了他的身上。只是面對這等凌厲攻勢,林驚羽性子深處的好強驕傲一點一滴都被激發了出來,一聲大喝,他果然也是不顧噬魂魔棒,斬龍劍去勢有增無減,看著就打算是和鬼厲賭上一把,看誰的膽子更大了!

二人一交手即是以生死相搏,旁邊的陸雪琪看在眼中,也忍不住身體一震,注目看去,眼中不由自主的有一絲擔憂。

就在場中二人眼看要同歸于盡的時候,鬼厲身子突然在原地晃了幾晃,竟如黑煙一般四處散了開去,幾如幻象。林驚羽收勢不住,一劍刺空人往前飛,心中已大呼不妙,慌亂間回頭張望,卻只見黑色身影如魅,幽靈般現身身後,飛向陸雪琪。

這等異術,自然不是青云門、天音寺道法所有,魔教之中亦不曾得見,而是鬼厲在閱讀三卷《天書》之後,從中慢慢體悟到的詭異術法,不得為世人所見。今日一試,果然大獲成功,連林驚羽這等人物,也被瞞了過去。便是陸雪琪眼中,也忍不住有幾分驚疑之色。

只是不知怎麼,施展了《天書》異術的鬼厲,此刻周身上下似乎和剛才完全都不一樣了,倒不是如常人想像的那般盡是妖氣森森的鬼魅黑氣,他面上青、金、紅、赤數氣輪番湧現,隱隱有痛楚之容,但身形快捷如風,竟似乎比適才道行更進了一層般。

陸雪琪心下驚疑,卻隱隱有幾分明白。與林驚羽不同,當年在西方大沼澤神樹之上,‘天帝寶庫’之中,她與鬼厲同時看到了那神秘的《天書》第三卷,以她這等的天賦資質,比起鬼厲那是有過之而無不及,早已將《天書》牢牢記在心間。

《天書》雖然詭異莫測,但字里行間盡皆是不世出的深奧妙理,修道中人對此天生的癡迷,這些年來若說她沒有用心鑽研,那也是騙人的鬼話。只是這等異術畢竟不可與外人道,她也並未告訴他人,而且她所看到的不過是《天書》第三卷,前後斷裂,尤其少了《天書》總綱的第一卷,更是令她無從著手,晦澀難明。這些年來,憑借她自己的天賦聰穎,強行領悟,多多少少對本身修行有些助益,卻也並不明顯,不過也是因為如此,青云門那些長老方才沒有發覺,否則道玄真人、田不易、水月大師等人都是何等人物,如何會注意不到陸雪琪道行修行中的怪異。

此時此刻,陸雪琪將鬼厲怪異身法看在眼中,眉頭微皺,但見鬼厲騙過林驚羽之後,身子又如無形之物般在半空中由道道黑煙凝結,迅速化出他本身模樣,速度卻是一分不減,逕直向陸雪琪飛了過來。

陸雪琪牙關一咬,突然間身體向旁連退三步,竟是將緊靠在自己身後的誅仙古劍讓了出來,出現在鬼厲面前。這個舉動鬼厲和身在遠處的林驚羽都吃了一驚,不同的是鬼厲臉上泛起一絲喜色,林驚羽卻已怒聲叫道:‘陸師妹,你做什麼?’

陸雪琪充耳不聞,眼中掠過一道精光,仿佛還猶豫了一下,但終于還是一聲輕喝,天琊神劍迎風刺出,但劍芒所指,卻是鬼厲相反方向,在誅仙古劍右前方三尺之空白地下。

‘噗!’

一聲輕響,天琊神劍看似刺了一個空,但不知怎麼,陸雪琪身子卻震了一震,而劍鋒處,在片刻寂靜過後,赫然濺起了鮮血,灑向半空。而一旁正疾飛向誅仙的那個鬼厲,在半空中發出‘呀’的一聲厲嘯,居然再度化作一陣黑煙,四散飄去。

便在這令人驚愕的電光石火之間,在那鮮血迸濺如花,陸雪琪面色蒼白有些恍惚時候,一聲咆哮猛然傳來,鬼厲黑色身影轟然凌空閃現,天琊神劍正插在他的肩上,但看去他仿佛根本感覺不到痛楚,狠狠撲來,噬魂魔棒前端的噬血珠血紅一片,一股噬血妖力鋪天蓋地而來,將陸雪琪籠罩其中。

陸雪琪花容失色,覺得周身精血頃刻間如滾燙之水沸騰洶湧,幾乎就要破體而出,腦海中嗡嗡作響,劇痛難忍,腳下一軟,再也支持不住,坐了下去。

鬼厲一聲長嘯,聲音淒烈,在噬血珠閃耀在陸雪琪那絕美面容前的一刻,生生擰了回來,同時左手揮動,將陸雪琪掃了出去。陸雪琪飛出的同時,天琊神劍也隨之而去,拔劍而起的那一刻,鬼厲肩頭的鮮血又是如泉湧一般流了出來。而陸雪琪人在半空,噬血珠妖力卻依然洶湧如潮,鼓蕩不休,她胸口劇痛,哇的一聲也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場中,鬼厲落下身形,眼中再無他物,只有那柄誅仙古劍。此刻他渾身浴血,半邊身子都被鮮血迅速染紅,但他恍若不覺,面上似有詭異切齒之痛,直直盯著誅仙古劍。

古樸的誅仙古劍安靜地倒插在他的面前,非石非玉的劍刃甚至不能倒映他的臉容。只有那一道淡淡細細的裂痕,仿佛如新。

鬼厲仰天大笑,狀若癡狂,十年來歲月瞬間一一閃過,更不多言,左手猛然伸出握向劍柄,右手招回噬魂魔棒緊緊抓在手中,惡狠狠向著誅仙劍刃,向著那道細痕打了下去。

林驚羽在後面大聲怒吼,拚命追來,但已然是來不及了,陸雪琪此時剛剛落下,腦海中兀自一片混亂,遠方,那群人喧嘩聲陡然大了起來,似乎發現了什麼,都迅速向幻月洞府這里趕來了。

只是,在那片刻的時光中,誰又能做到什麼呢?

就像是,誰也終究無法,挽留上片刻光陰!

那閃爍著玄青黑光的噬魂在半空中呼嘯而下,它的主人此刻血流如注,順著他的左手淌下,一滴滴落在了誅仙之上,劃過了誅仙那看似有些粗糙的劍刃,慢慢隱去,卻不曾有絲毫落到地上。

隱隱的,在那個瞬間,鬼厲心頭動了動,像是有什麼怪異而熟悉的場景觸動了他的心懷,如閃電般掠過他的腦海。

片刻之後,他猛然醒悟。

是血!

他的眼角余光在那個瞬間,赫然看到自己的血液,在流淌到誅仙古劍的劍刃之上,尤其是流淌到那道裂縫之時,慢慢消失不見,迅速而悄無聲息地融入了誅仙古劍之中。

誅仙!誅仙!誅仙!

誅仙竟然與噬血珠一樣,竟能吸噬活物的精血!

他愕然而不能自持,但是手上砸下的噬魂魔棒,早已超越了他腦海中念頭的速度,硬生生打在了誅仙古劍之上!

上篇:第十一章 誅仙     下篇:第二章 逃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