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二章 逃亡  
   
第二章 逃亡

誅仙古劍沒有動彈,在那個瞬間,仿佛誰都屏住了呼吸,可是場面卻安靜的可怕。

沒有聲響,沒有轟鳴,鬼厲看去勢若千鈞砸下的噬魂魔棒,打在誅仙古劍之上後,卻突然間像是落入棉花堆中一般,悄無聲息了。

怒喝聲起,林子盡頭身影躍動,青云門眾長老身形逐一現出,如風馳電掣般飛了過來,但只望見場中那柄誅仙古劍竟握在鬼厲手中,登時人人臉色大變。片刻之後,周圍青云門的人越來越多,在這等混亂時候,誰也顧不上原先那些禁令,紛紛都沖進了這個原本青云門的禁地了。

其中就有小竹峰文敏與大竹峰等人,他們一看到鬼厲在場,也是臉色大變。文敏等小竹峰諸女子隨即看到陸雪琪無力地倒在一旁,連忙趕了過去,將陸雪琪扶起。

像是被眾青云門人驚擾,觸動了什麼,在萬眾注目下的那柄誅仙古劍,雖然還握在鬼厲手中,但不知怎麼,它的劍刃本身,卻發生了變化。

原本古樸而略顯有些粗糙的、非石非玉的劍刃之上,在那道裂開的細痕口上,因為剛才鬼厲猛力的一擊,此刻看去,赫然又擴大了幾分。只是此刻從那道細痕口內,開始隱隱泛起幽幽的紅色光芒,仿佛就是剛才吸噬進去的那些鮮血,變得活了過來,在劍刃深處,開始緩緩鼓蕩。

一如原本平靜的大海,漸起波瀾,醞釀著無可匹敵的風暴,籠罩天地!

沉默,沉默……誰都看到了誅仙古劍的變化,卻誰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幻月洞府前悄無聲息,所有人都屏息以待。

也不知,是誰的心跳在悄悄悸動?

鬼厲覺得口有些干渴,下意識地想松開誅仙,可是下一刻,他已發現,自己周身的氣力似乎在瞬間完全消失了,一種曾經熟悉卻遙遠的感覺,在體內重新泛起,而這個感覺,本是他的敵人所恐懼的。

鬼厲體內精血緩緩沸騰鼓蕩,竟開始有向外奔流的趨勢,而去向正是他手中緊握的誅仙古劍。

鬼厲似乎明白了什麼,竭力想要松開誅仙古劍,但手中無力,而誅仙古劍此刻仿佛就如一個蘇醒的惡魔,緊緊抓住了他,不肯放他而去。便是他右手上的噬魂魔棒,此刻竟也緊緊吸附在了誅仙古劍的劍刃之上。

誅仙古劍劍刃上那道細痕之中,紅光漸漸從淡轉濃,與此同時,就像是鮮血流過血管一般的詭異,從那個細痕處,細微的血色開始擴散,從細痕的兩邊,向著劍刃的兩段迅速流淌過去。古樸的劍刃慢慢的,被血紅色所掩蓋。

所有人都怔住了,包括那些見多識廣的長老。此刻,誰都知道有些不對勁,可是沒有人知道到底出了什麼事,又應該怎麼辦才好?

而那柄誅仙古劍,仿佛根本無視人們的種種擔心,一直進行著自己的蛻化,幽幽的血色,終于染紅了全部的劍刃,一柄原本古樸的古劍,此刻已經變做怪異而詭秘的血紅之劍。劍光幽紅,緩緩流轉,幾如重生的惡魔之眸,緩緩醒來,注視著周圍事物。

場中氣氛像是凝固了一般,直到,那個握著誅仙的男子,突然爆發出一聲痛楚到撕心裂肺般的嘶吼。

‘啊!……’

那聲音淒厲之極,眾人幾乎都被嚇了一跳,注意力頓時都集中到了鬼厲身上。

鬼厲面色慘白,全身顫抖不止,臉上、手上沒有被衣物遮蓋的手足皮膚,竟然開始明顯而迅速地萎縮下去,漸漸變得枯干。

而與此同時,誅仙古劍上響起了怪異的輕嘯聲音,紅芒越來越亮,有眼尖的人已然看到,從鬼厲握著誅仙古劍的左手上,隱隱有紅絲被誅仙古劍吸入了劍刃之中。

這場面詭異之極,哪里還有一分半點青云門光明正大的正道氣派,在場之人盡皆愕然,卻沒有人動了一動。

除了陸雪琪。

那個女子原本無力地靠在師姐文敏的懷里,但此刻不知怎麼,突然掙紮起來,竟似欲向鬼厲和那柄誅仙古劍撲去。文敏大驚,連忙拉住,陸雪琪掙紮了幾下,身體終究無力垂下,縱然面上焦急萬分,張口欲呼喊什麼,只是她向周圍望了望,卻頹然閉上了嘴,倚靠在一臉關心的文敏師姐懷里,眼光深深,卻望向那個男子。

原來,輾轉反側、千思萬念、痛斷心腸之後,竟是眼睜睜看著他在自己眼前,這麼悲慘的死去麼?

她淚流滿面!

終于是再也管不了,那周身之外其他人的目光了。

誅仙古劍之上的紅光已經越來越盛,而與之相反的,鬼厲的情況卻越來越是難看,現在任誰也看了出來,在誅仙古劍的‘神威’之下,這個妖魔邪道,正道的心腹大患已經到了垂死的邊緣,也許,這也是神劍通靈,施法除妖罷!

許多人的心中,悄悄這麼想著,卻全然不願去想,這個想法到底合不合情理!

鬼厲自然不會想到也沒那個工夫去想其他人心中此刻的念頭,此時此刻,他正掙紮于鬼門關前,誅仙古劍上的吸噬之力越來越大,甚至對他來說,已經大過了當年他年少時候,在大竹峰後山遇見噬血珠時的情況。只不過此刻他修為道行早已非當年那個少年可比,這才苦苦支撐到了現在。然而,他也明白,自己是再也支撐不了多久了。

誅仙古劍上詭異的吸噬之力與當年噬血珠的妖力頗為類似,但又有不同之處,與噬血珠相比,此刻變做魔劍的誅仙之力更大,而且與當年噬血珠吸噬鮮血不同,誅仙古劍在吸噬血氣的同時,對鬼厲體內修行多年的真元之氣,同樣也吸噬了過去。

在鬼厲此刻的眼中,眼前的誅仙古劍散發著血紅色光芒,隱隱似一個惡魔張開血盆大口獰笑著,馬上就要將他吞噬進去。

就這樣,完結了一生麼?

在即將陷入昏迷的前一刻,他腦海中閃過這個念頭。

一股暖氣,轟然而起,從他心口迸發而出,乃純陽氣息,直散入經脈之中。他全身一震,腦海中片刻清醒,一聲大吼,竭盡一生修行,提勁貫出,腦海中如電閃雷鳴,天書三卷轉眼閃過,面上青、金、紅三氣同時騰起,雖然不甚亮,卻重獲生機。

大梵般若橫亙心脈,佛門真法固守,縱誅仙古劍也是為之頓了一頓。便趁這片刻喘息,太極玄清道為路,鬼厲右手瞬間粗大了一倍,暗紅光芒疾馳而過,從手臂轉眼注入噬魂魔棒之中。

然而就在鬼厲欲反撲逃生之際,誅仙古劍那股吸噬妖力已再度攻破大梵般若,頃刻間鬼厲周身麻痹,再也動彈不得,而腦海之中的那絲清明,又再一次黯淡了下去。

此刻,在旁人看來,鬼厲的臉色枯干,已與死人相差不遠了。宋大仁等往日與張小凡有些交情的人,紛紛都轉過頭去,不忍再看。

便在這個時候,看似大局已定了,鬼厲手中的那支噬魂魔棒卻突然亮了起來,玄青光芒緩緩鼓蕩,如沉眠中緩緩醒來,頂端的那枚噬血珠,道道妖異紅色血絲,再度亮起,而珠子深處,竟是前所未有的,在玄青光芒與血絲之下,泛起了金色的佛門真言。

佛、道、魔三門真法,竟在此時此刻,赫然真正在鬼厲臨死時刻奮力一擊中,融為一體。

噬血珠越來越亮,怪異卻絢爛的光芒閃爍不停,隨後,整支噬魂魔棒都亮了起來,像是在呼喊什麼,片刻之後,從噬魂和誅仙古劍的接口處,再度發出了一聲悶響。

人們這個時候才重新注意到,原來除了鬼厲的左手,他右手握著的噬魂也是一直接在誅仙之上,沒有掉落下來。

噬血珠上的異光越來越亮,三色異芒搖轉,低沉如久遠古時魔神低吟般的聲音,緩緩散發了出來。

‘嗚……嗚……嗚……’

一道紅氣,晶瑩剔透,首先從誅仙古劍那道劍痕之上,被生生吸了出來,融入到噬魂魔棒之中,在噬血珠內翻滾著,似乎還在反抗,但很快就可以看出,它被噬血珠內的奇異氣息所壓制收服,緩緩轉化做了淡淡紅色,一小半被噬魂同化,多半卻是通過噬魂魔棒,重新輸入了鬼厲體內。

這怪異的變化一經開始就再也沒有停止下來,從誅仙古劍中不停地吸噬著紅氣,隨著吸噬的紅氣越來越多,得到增強的噬魂光芒越來越盛,而重新得到補充的鬼厲面色也漸漸回複,面容肌膚之上也漸漸從枯干恢複原狀,更奇異的顯露出一種隱隱溫潤之色。

誅仙古劍之上的紅芒從極盛時的紅光耀眼,此刻卻似乎對噬血珠的吸噬妖力無計可施,慢慢黯淡了下來,而噬魂魔棒則越發光亮。周圍青云門眾人也不是瞎子,此刻多半人都看出情況不對,現在分明是鬼厲這個妖人不知道暗中又施展了什麼妖術,誅仙古劍竟然有些抵擋不住的樣子。

一陣騷動喧嘩過後,人群之中,忽地數人叱喝聲起,同時有幾道法寶異光向鬼厲打了過來。鬼厲此刻全心全意正與誅仙古劍對抗,哪里還顧得上周圍動靜,竟是一點反應也沒有,片刻之後,這幾道法寶全數結結實實打在了鬼厲背上。

鬼厲身軀大震,氣血翻湧,喉嚨一甜又是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正吐在誅仙古劍之上。誅仙古劍本來已經沉默下去,陡然間這鮮血一噴,赫然紅光一閃,竟又有強盛之勢。鬼厲感同身受,身後重創還顧不上,體內卻已感覺到誅仙古劍那怪異之極的吸噬之力突然又盛。

他心中如電閃雷鳴,明白此刻當真就是生死一線,若讓誅仙重新得勢,自己只怕再無機會,就要落得個被吸噬干枯的下場了。念及此處,他狂吼一聲,再也不顧一切,用盡全身力氣,一生修為,以剛剛領悟三門真法一體之神通,奮力擊去。

周遭眾人也不見鬼厲有何動作,只看他硬生生受了數人法寶之擊,口噴鮮血,誅仙古劍紅光一陣搖曳,眼看似乎就要亮起的那一刻,鬼厲與誅仙之間突然迸發出一聲巨大轟鳴銳響,間中伴隨著數聲骨裂斷折之聲,鬼厲整個人竟是被巨大莫名之力生生打了出去,如離弦之箭,劃過眾人頭頂,遠遠落入遠方樹林之中。

青云門眾人一時震駭莫名,竟都怔在原地,半晌之後,突然有人醒悟過來,喝道:‘快追,絕不能讓那個妖人跑了!’

一語提醒眾人,登時無數人向著鬼厲落下的方向追蹤而去。在場人都看得明明白白,鬼厲分明是在和誅仙古劍的斗法中受到重創,此刻正是追殺此人的大好時機。

眼看著周圍人紛紛騰空而起追蹤而去,只有大竹峰、小竹峰眾人木然呆在原地,宋大仁等人是不追不是,追又不忍,而文敏等人那邊卻是一陣驚呼,原來陸雪琪已然昏了過去。

在小竹峰諸女子手忙腳亂救護陸雪琪的時候,突然,在混亂之極的喧嘩聲中,一聲極細小的聲響傳了出來。

這聲音雖然細小,但不知怎麼,竟如細針般鋒銳,刺進了在場每一個青云門弟子的心間。那是類似于什麼事物悄悄斷裂的聲音,從他們身旁的,誅仙古劍上傳來。

所有人的臉上突然都失去了血色,仿佛那一聲輕響,竟是這世間末日的回音。他們緩緩轉頭,似乎這個動作要耗費他們全部的力氣。

在所有人目光的注視下,那柄傳說中的誅仙古劍,安靜地倒插在地面石板上的誅仙古劍,從古樸的劍刃上那道已經擴大的細痕之中,再一次的,發出了一聲細細小小的碎裂聲。

裂痕慢慢的變大,緩慢卻勢不可擋的向四周延伸,在古樸而曾經神聖的劍刃上蔓延,直到,誅仙古劍再一次的發出呻吟。

啪!

那麼輕輕脆脆的一聲,半截劍刃連著劍柄,掉落在了地上,而另一半劍刃,依舊倒插在土地里面。

刹那間,所有的人都呆住了,都沒有了呼吸,腦海之中全數空白……

誅仙!

誅仙古劍!

斷了……

朗朗乾坤,青天白日,突然間天際一聲巨雷,轟然而做,轉眼間但只見四方風云滾滾而來,天地迅速變色,黑云低垂,聚集在青云山頭。

狂風大起,沙飛石走,伴隨著風雨突至,雷電轟鳴,天地咆哮,狂風暴雨,一時竟是瓢潑而下。

這蒼穹天地,仿佛也在痛哭一般!

是夜,天地慟哭,神劍夭折!

冰冷的雨水打在臉上,如刀子一般生疼,寒意森森,全身都似凍僵了一樣。鬼厲在林子之中,忍不住低低哼了一聲。

瓢潑大雨,已經下了整整一個時辰,卻絲毫沒有任何減弱的趨勢,雖然時辰還在白日,但此刻天際黑云低垂,籠罩青云,竟如深夜一般,伸手不見五指。

也幸好如此,鬼厲重傷之身,依靠這突如其來的狂風暴雨,才能暫時躲避開青云門的追殺。只是那一場與誅仙古劍的詭異對決,特別是最後一擊,誅仙古劍的反噬之力直是沛不可當,硬生生殺入他體內,將他胸口半數肋骨盡皆擊斷,此刻斷骨刺入心肺,饒是他修行深厚,卻畢竟還是肉體凡胎,每走一步,便痛的他直冒冷汗,口中絲絲作響。

此刻,鬼厲真想不顧一切,只是躺在地面之上好好昏睡過去,只是腦海內最後一絲清明不斷地告訴他,一定要走,以他和青云門的恩怨以及他現在一副殘破身軀,一旦被青云門弟子發現,只怕除死無他。

而對他來說,卻終究還有不能死去的理由!

所以他強忍著,緩緩掙紮著向前跑去,離得青云山遠一些,便更安全一分。

大雨如注,瘋狂倒向這個人世間,仿佛要用這蒼天之水,來洗滌人世丑惡。鬼厲大口喘息著,嘴邊每一次的呼吸,都在黑暗的雨夜里,吐出淡淡的白氣。寒意籠罩著他,身後遠處越來越接近的人聲喧嘩,帶著卻是殺意。

很明顯的,雖然鬼厲竭力向前逃去,但重傷之軀,遠遠沒有背後搜尋的人來的行進迅速。只是青云山密林深深,天色又暗無天日,這才暫時沒有被發現。只是,鬼厲心中明白,如此這般,終究是不免的。

他腳下一個踉蹌,似絆到了一根樹枝或是藤蔓模樣的事物,身形不穩,向前倒去,慌亂中他伸手亂抓,幸好抓到了身旁一棵小樹,這才好不容易穩住了身子,但是這番折騰,劇烈動彈之下,胸口劇痛深入骨髓,幾乎連氣也喘不上來了,更不用說邁步逃命。

背後的人聲陡然接近,仿佛在這大風大雨之中,仍有什麼人聽到了異聲,發令之下,有許多人的腳步聲向鬼厲方向搜索了過來。

鬼厲心頭一涼,但終究不願束手就擒,只是此刻縱然放腿逃命,也絕不能逃脫追捕,他一狠心,把雙眼一閉,整個人悄無聲息地滑到泥濘不堪的地面之上,臉面向下,埋入了泥漿之中。黑暗里,他仿佛就是一堆被這個狂風暴雨般世界所遺棄的一堆爛泥。

腳步聲,喧嘩聲,緩緩彙聚了過來,許多人都在紛紛喝罵,同時不停用手中事物猛力敲打著周邊樹木荊棘。勁風掠過,不知有多少人蜂擁而來。

鬼厲在黑暗中,撲在地下一動不動,心仿佛也停止了跳動,在黑暗里,靜靜等待著命運的宣判。

天地不仁,也許萬物皆為芻狗罷……

風雨正狂!

上篇:第一章 噬血     下篇:第三章 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