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章 黑衣人  
   
第三章 黑衣人

狂風暴雨,依舊沒有止歇的樣子。

在黑暗中,星星點點的亮光掃過,那是青云弟子手中的法寶,借助著法寶微光,在風雨之中搜索著。此處已經是接近青云山後山外圍的地方,密林森森,古樹叢生,植物茂密之極,加上天氣極壞,天際電閃雷鳴,雷聲隆隆,不時就有一道裂空閃電從天際打了下來,落在林中,往往就生生劈開了一棵樹木,委實令人驚心動魄。

當此天地之威面前,功力稍差一點的青云弟子,都忍不住為之心悸,戰戰兢兢。而在一片黑暗之中,那點點光亮,看去似乎就如顫抖的螢火蟲一般,飛舞不止,只照亮了身邊小小地方。

‘轟隆……’

天際黑云上,又是一聲驚雷炸響,地面上的人們只覺得耳中嗡嗡而鳴,不禁駭然失色。搜索鬼厲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個時辰了,但依然沒有找到任何鬼厲的蹤跡,許多人心中都開始嘀咕,該不是被這個妖人給跑了罷?

其實想來也不無道理,鬼厲身為魔教鬼王宗副宗主,一身道行自是出神入化,雖然看著兩個時辰之前似乎被誅仙古劍所傷,但誰又知道他傷的到底有多重呢?只要不是重傷到垂死的地步,想必鬼厲也必定有能力悄悄潛走吧!

這種想法在許多青云弟子的腦海中暗自回蕩,只是師長在背後催促責罵,終究不敢放棄,只得繼續搜尋。殊不知,就在他們前方不遠的黑暗深處,鬼厲正是受了重創幾至垂死的重傷,無力逃走,正抱著最後一絲僥幸匍匐在地面泥濘之中。

黑暗微光里,忽有人大聲喝道:‘停下,所有人都停下!’

此人聲音在黑暗中遠遠傳了出去,就連天際驚雷,也不能壓過他的聲音,顯然是個道行極深的前輩。鬼厲一動不動趴在地面,任憑雨水打在身體之上,聽到這個聲音卻感覺竟有幾分熟悉,卻一時想不起此人是誰?

不過顯然周圍的青云弟子對此人極為信服和尊敬,幾乎就在他呼喝聲傳出的同時,聽到的青云弟子立刻都停住了腳步,站在原地,不再說話。風雨之中,原本喧鬧嘈雜的搜索突然迅速靜了下來,隱隱只有樹林叢中,不知是誰的喘息聲音。

風雨愈急!

似有人在細細傾聽什麼。

鬼厲只覺得一股寒意陡然間浸入了心肺之間,全身冰涼,竟有種毛骨悚然的異樣感覺。仿佛這異樣的安靜,竟比剛才那大聲呼喊搜索時,更令人畏懼。

過了片刻,忽然有個聲音輕聲道:‘父親,怎麼了,莫非你聽到什麼東西了?’

鬼厲心頭一震,這個聲音他卻是十分熟悉,那是他曾經的好友──曾書書,片刻之後他便知道了此刻指揮這一帶的那個長老是誰了,正是風回峰首座曾叔常,也就是曾書書的父親,而向這一帶搜尋的青云弟子,多半也是風回峰的弟子了。

曾叔常享名已久,果然並非尋常人物,在這風雨嘈雜之中,竟仍能聽到鬼厲發出的一點異聲,只是此刻在他面前這片陰暗叢林,伸手不見五指,除了風雨更無一點消息了。便是連他自己,也不禁有些懷疑剛才聽到的那一聲輕微之極的異聲,是不是自己聽錯了,又或是這許多人一起搜尋,驚動了什麼動物跑開所致。

沉吟片刻之後,曾叔常在黑暗中皺了皺眉,一揮手,道:‘眾弟子分開,排做一行,相隔不可超過三尺,向前慢慢搜索過去,不能漏下一點空隙。’

鬼厲心頭一驚,如此細密搜索,他幾乎根本沒有機會逃生,正在他心驚時候,只聽曾書書的聲音微含焦慮,道:‘父親,這林子如此之大,你在這里派眾弟子如此密集搜尋,那其他地方豈不是搜索不到?’

曾叔常淡淡道:‘我自有道理,你不必多言,快去。’

曾書書在黑暗中怔了一下,不敢再多言,只得轉身前行。黑暗中,一時間竟無人說話,但見得光亮點點,在風雨中緩緩前行,漸漸變做一條長蛇,慢慢推進。

不知怎麼,這片樹林中的氣氛突然變得有些詭異,剛才那陣喧嘩時候,人人激動,反而無人畏懼,此刻這般寂靜,卻不知怎麼讓人心中有點發毛的感覺。

因為道行法寶緣故,青云弟子手中的那些法寶微光普遍不能照射很遠,亮度也頗為有限,只是他們彼此相連,緩緩推進,很快的,距離鬼厲隱身地方,不過只有兩丈距離了。

‘等等!’

突然,曾叔常高聲喝了一句,數十個分布在附近的青云山風回峰弟子同時停住腳步,曾書書吃了一驚,走到父親身旁,借助著法寶微光,曾叔常面上竟赫然滿是凝重之色。

‘怎麼了,父親?’

曾叔常目光深邃,直視前方黑暗深處,但目光所想,並非鬼厲隱身之地,相反,反是望向平行前端遙遠而幽深的密林深處。

那最深的黑暗里,仿佛什麼都沒有,又仿佛充盈著無數妖影鬼魅,在風雨間嘶吼狂舞。

‘有些不妥……’微光之下,曾叔常面上的皺紋仿佛突然變得深刻起來,眼中竟有些疑懼,但他畢竟不是凡人,多年修行之下心志堅定,冷哼一聲之後,已是下了決定。

‘錚’,一聲輕嘯,眾人為之一驚,曾叔常竟然是祭出了隨身仙劍,劍芒呈現銀白,在黑暗風雨中吞吐閃爍,明亮耀眼,與周圍那些青云弟子截然不同。

但見他沉默片刻,大聲道:‘我走前面,你們不變,依然按剛才所說,成一行搜索,但需跟在我身後一丈之處,不可靠近。’

眾人此刻多少都知道事情有些詭異不對,但有曾叔常在,眾人心中也算是有了主心骨,當下只見曾叔常面容凝重,持劍走在了隊伍前方,而周圍眾人依舊如故,只是與前面曾叔常保持了一丈距離,不敢靠近。

這個奇怪的隊伍,就這般繼續緩緩前行著。

奇異的氣息,仿佛在這個風雨之夜的密林中,輕輕地喘息著……

‘嗚……嗚……’

似風雨呼嘯,又似野獸咆哮,可是猛然驚心處,卻發現仿佛自己心跳。

那心,竟似跳的越來越快了!

曾叔常一張老臉倒映著仙劍上的毫光,越發沉重,前方樹林深處,隱隱傳來神秘的敵意,雖然感覺上有些模糊,似乎連是否是敵人也無法確定,但他心中這一波一波襲來的詭異心悸,仍然令他無法輕視。

那種感覺,許久不曾有了,還記得上一次的時候,卻仿佛已經是百年之前,他和田不易等幾個人,一起跟隨著長門萬劍一師兄沖入蠻荒,直搗魔教老巢時的場景罷?時光悠悠,原來轉眼間已經過了這麼久了……

卻不知,英年早逝的萬師兄現在可投胎了沒有?

這般古怪的念頭突然在他腦海中冒了出來,連他自己也不禁有些意外與好笑。他深深吸氣,振作了一下精神,不知怎麼,今天真的有些不同往日啊!

‘轟隆!’

又是一記驚雷,猛然炸響,天地之威,一時震動天地,仿佛腳下大地,竟也隨之顫抖了幾下。幾乎就在同時,蒼穹之上一道閃電撕裂長空,破云而出,降落人間。

如天之利刃,斬向人間!

眾人為之駭然,眾弟子心動神馳,有些竟不能自持,忽有一人光顧著仰望蒼穹,腳下一絆,竟是跌了一跤,氣急之下,差點怒罵出來。不料他回頭觀望時候,赫然只見在天際電光照耀之下,自己面前的竟是一個泥濘不堪的身軀,一動不動地撲在地下。

‘啊!……’聲音淒厲,陡然響起,‘這,這里……’

‘咯!’一聲悶響,那個弟子的呼喊聲突然中斷,但就是這片刻工夫,已然驚動了所有人,瞬間都轉身撲了過來。

一道黑影從地面上飛騰而起,但還不等他站穩,身子已經是晃了幾晃,幾乎就要跌倒。頃刻間十數道法寶已經夾帶著風雨打了過來。

鬼厲心頭冰涼,但終究不願就此束手待斃,咬牙向前飛奔,不料才走幾步,胸口一陣劇痛,竟是堅持不住,一頭栽了下去。

而身後眾人群中一陣歡呼,當先數個青云弟子已然趕了上來,伸手就向鬼厲抓去。

便在這個時候,突然間,密林深處的黑暗似乎陡然膨脹,如異獸無聲厲嘯,黑暗深處赫然有光芒一閃而過。

曾叔常在一旁雙眼瞬間放大,即刻撲前,同時厲聲喝道:‘眾弟子退下,快!’

眾青云弟子還沒反應過來,只見曾叔常已獨身一人撲進了前方黑暗深處,本來曾叔常手中仙劍光芒耀眼,但他蹂身而進那團黑暗之中後,竟然再也看不到他的仙劍光芒,只聽見怒喝聲呼、嘯聲不停傳來。

正在青云弟子們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從前方黑暗中激射出一道詭異身影,向著鬼厲倒地的地方,同時也是青云弟子這里飛了過來。借助著那點點微光,只見這個身影全身黑影包裹,只露出一雙眼睛,精芒閃爍。

青云弟子紛紛大聲叱喝,拔劍沖上,不料此人道行極高,也不見他伸手施展法寶,卻是近身逕直空手向最靠近的一個青云弟子抓去。

那青云弟子雖驚不亂,手中仙劍法寶一劍斬下,那黑衣人一聲不吭,視若無睹,抓勢不變,在眾人眼前,硬生生將那仙劍抓在了手中。眾人大驚,還不及反應過來,只見那人用勁一抖,與他交手的青云弟子已經飛了出去,而那柄仙劍居然是被此人搶奪了過去。

此人道行之高,竟是強悍之極。前方黑暗之中,曾叔常怒喝連連,卻似乎被人纏住,無法分身前來相救,這詭異之夜,竟不可思議的有許多神秘高手埋伏此處。

雖然來敵道行極高,但這些青云弟子俱是出身名門,並非尋常門派弟子,驚駭之下,卻無一人跑走,反而紛紛馭起法寶,撲上前來。

那黑衣人似乎有些焦急與不耐煩,手中加勁,那把搶奪而來的仙劍頓時光芒大盛,遠過于剛才在那個年輕弟子手中的光景,但只見光華閃動,風聲厲嘯,竟是在半空中轟然斬下,一道宏大光環,直直向眾人劈了下去。眾青云弟子紛紛呐喊,叫聲一片,俱都退步迎敵。不料那人聲勢雖大,卻不過乃虛張聲勢,一招逼退眾人幾步,更不纏斗,直接抱起了無力垂在地上,不知是不是已然昏過去的鬼厲,向後方黑暗處疾飛而去。

青云眾人又驚又怒,驚的是這個橫里殺出的神秘人道行如此之高,怒的是到手的鬼厲竟又被搶了去。鬼厲乃青云門心腹大患,又因為和青云門向來淵源,青云門上下早就有心除去此人,此番半路被劫,哪里忍的下這口氣,當下紛紛追了上去。

才追了一般,忽聽一聲呼嘯,亮芒閃起,從黑暗中激射而來,眾人眼中,仿佛這劍芒都似向自己射來一般,連忙頓住身子迎敵。只有曾書書趕到飛起,一劍撥去,但覺得手心大震,不由自主退了一步,但是來劍也被他打的改了方向,直沖上天,須臾之後倒墜下來,噗的一聲倒插在泥濘之中,正是那柄被搶去的仙劍,兀自嗡嗡作響。

而這一耽擱,那個黑衣人已然如鬼魅一般,抱著鬼厲迅速沒入了前方黑暗之中,而黑暗里激烈纏斗的曾叔常,此刻也突然大吼一聲,暗處則有人悶哼一聲,血光乍現。

眾人大驚,也不知道到底是曾叔常受傷還是傷了敵手,師恩深重,此刻也不顧上那麼許多,紛紛向前撲去。只是他們才到半路,曾叔常身影已從暗處閃了出來,落在地上,攔住了他們,看他身形,雖然閃動無礙,腳下卻有幾分踉蹌,同時口中大口喘息,這片刻工夫的激斗,對他來說,竟是極大的消耗。

他喘息稍定,即刻低聲道:‘前頭敵手道行極高,而且人數不少,你們不可造次!’

曾書書等年輕弟子都是心中一寒,萬萬想不到在這個地方,竟會遇見如此情況。

曾叔常盯著前方那團黑暗,沉聲道:‘諸位是什麼人,為什麼要管我們青云門的事?以諸位道行,必定非無名之輩,何不見面說話!’

風狂雨急,電閃雷鳴,卻不知怎麼,密林深處的那團黑暗竟然濃郁如斯,如絲毫化不開的墨一般。

沒有人回答曾叔常的問話,只有風雨聲和眾青云弟子的喘息聲音,曾書書悄悄走上一步,低聲道:‘父親,他們是什麼來路?’

曾叔常微微搖頭,壓低聲音道:‘他們故意掩飾自己身分,施展的都不是本身道法,一時看不出來。’

說著皺了皺眉,提高聲音大聲喝道:‘諸位還不現身麼?’

這聲音在密林中遠遠回蕩了過去,但終究還是沒有人回答,曾叔常忽地變色,跺腳道:‘糟了,中計!’

說著,飛身撲上,仙劍毫光大放,這一次卻是直射四周,再無陰影籠罩,顯然那些人已全部退走,來如風,劫人即走,顯然是早有計謀,盤算好的。

曾叔常長歎一聲,落下身形,曾書書一邊指揮其他弟子繼續向周圍搜索,看能不能找到什麼線索,一邊低聲問曾叔常道:‘父親,怎麼了?’

曾叔常面上浮起一絲失望之色,隨之歎道:‘剛才交手雖然倉促,但我隱隱感覺,這些人所用的並非魔教道法,再說魔教中人若救鬼厲,也不用躲躲藏藏。可是,那又是什麼人物要救這個妖孽呢!而且人數不少,道行這麼高?’

說罷,他眉頭緊皺,深思不已。曾書書默然無語,回頭向前方望去,只見密林森森,前途一片黑暗,哪里看得到什麼東西?

卻不知道,劫走鬼厲的那些人,又是什麼人?可是不管怎麼樣,曾書書向前走去,悄悄這般對自己說道,總是比落在青云門手中好吧……

他這般想著,在這個風雨之夜,深深密林中,他腦海里仿佛又回憶起了十年之前,在青云山通天峰初次見到鬼厲時候的模樣。

許久,他在黑暗中歎息一聲,繼續向前走去。不管未來怎樣,現在總是要繼續前行的。

未知的密林另一端,黑暗深處,另有一個詭異的黑色身影遠遠眺望著曾叔常這一群人,正是鬼先生。

他此刻眼中目光似也驚疑不定,看去也十分迷惑,深思之下,仍不得其解。許久之後,他眼見這些青云弟子搜索范圍越來越大,但明眼人一看即知,這已經是放棄的前兆,如此搜索,這偌大密林,哪里還能找的到人?

果然,不過一會,曾叔常的聲音已經再度響了起來:‘罷了,你們都回來吧!’

青云眾弟子顯然是巴不得聽到這句話,紛紛都走了回去,鬼先生在遠處看著場中曾叔常點數眾人,隨即轉身,帶領眾弟子向青云山方向走去,逐漸消失在了這個密林之中。

他緩緩從黑暗處現身走出,目光卻飄向遠方,望著那群神秘黑衣人所去的方向,深深凝望。

風雨中,似有個聲音低低道:‘竟然還有人對他感興趣麼……’

上篇:第二章 逃亡     下篇:第四章 禪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