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六章 鬼道  
   
第六章 鬼道

夜色深深。

已經進了鬼門關卻又被僥幸拉回來的野狗道人,此刻身上的幾處傷口都已經被包紮好了。看他樣子仍然還是一臉虛弱,但躺在地面之上,呼吸微弱卻平緩,暫時已經沒有性命之憂了。

而救了野狗道人的小環,此刻也一樣是昏睡不醒,但她只是耗力過度,並無大礙,這一點在在場另兩個清醒的人心中都明白,倒也沒有太多擔心。

對于周一仙來說,他此刻所關心的,或者說有所戒備的,反而是剛剛出手救了小環的這個神秘男子。此刻,他已經認出了這個神秘黑衣人他並不陌生,在不久之前他也曾經見過,就是在青云山腳下的河陽城內,那個義莊之中的神秘男子,不想今日竟然又遇見了此人。

周一仙坐在孫女小環身邊,目光不時飄向那個負手而立的黑色身影。以他的閱曆眼光,自然是知道這個人在鬼道這旁門異術之上的修行非同小可,只是當日似乎是敵非友,不想今日黑衣人竟然會出手相救小環。上次相遇時幸好有鬼厲援手,周一仙三人方才逃脫,此時這般情況,雖然這黑衣人來意不明,但自己這邊三人性命,卻真是握在他一念之間了。

周一仙在這里心中暗自尋思,那黑衣人,也就是一路暗中追蹤鬼厲南下的鬼先生,看似成竹在胸站在一旁,殊不知心內也頗為躊躇。此番出手救人,實在是大違他平日作風,只是他所修行的鬼道之術,從來都是世人眼中詭異惡毒之邪術,在道、佛、魔三大真法派系與南疆巫法之外,獨樹一幟。然而,按世俗來說,便是向來名聲極差的魔教,其實也是看不起鬼道的,多少年來,鬼道中人幾乎都是在一種黑暗中悄然延續,鬼先生能得到魔教鬼王宗宗主鬼王禮遇,卻是一個異數,也是另有原因的。

也正是因為如此,起源神秘莫測的鬼道雖然延續至今,但人丁單薄之極,誰也說不清楚什麼時候便斷了香火。想想也是,正常人的話,只怕根本沒有多少人會想到修行這種整日里與陰森鬼界打交道的詭異術法。

鬼先生修行多年,道行之高放眼天下,都是一等一的人物,在鬼道一脈之中,更是無人可及。他向來心性剛硬,這也是修行鬼道異術的結果,不料這一夜突然看到小環以年幼之齡,竟然施展出鬼道之中極高深的收魂奇術,這一驚非同小可,一來震驚于小環這看去年輕秀美的女子,在鬼道一脈之上,看去竟似乎有不可思議的極高天賦;而來更震驚的是,這收魂奇術雖然乃是鬼道密法,但卻早已失傳多年,便是他這個鬼道異術的大宗師、大行家,也是不知道的,但小環竟然使了出來,如何不讓他驚心動魄?

當小環強行收魂時候,雖然鬼先生不懂收魂奇術,但他于鬼道上是何等造詣,本身眼光更是獨到,一眼便看出小環雖天賦異稟,但畢竟太過強求,果然不過一會兒,小環雖然出乎他意料之外的竟然能夠在無數幽魂中抓到野狗道人的魂魄,但已然激怒無數冤魂戾氣,被鬼氣反噬。眼看就要喪命的時候,不知怎麼,鬼先生竟是無法坐視不理,終于還是出手相救。

他雖然不會收魂奇術,但對付這些普通幽魂,卻是綽綽有余,一旦出手,立刻便催持法陣護住小環,也讓小環這收魂異術大功告成。然而事過之後,他卻有些猶豫起來,不知接下來如何才好。

場中的氣氛,一時便是這麼尷尬,直到良久之後,小環身子一動,卻是好不容易醒了過來,口中輕輕叫了一聲:“爺爺。”然後睜開了眼睛。

周一仙大喜,連忙將小環扶起,小環臉色疲憊,身體無力,但看去並無大礙,定了定神之後,她立刻轉頭去看野狗道人,只見野狗躺在地上,傷勢雖重但呼吸平緩,顯然已是當真活轉了過來,小環這才露出笑容。

她目光轉回,這才發現周圍多了一個黑衣人,不禁怔了一下,隨即她也認了出來,此人依稀便是當日在河陽城中的那個神秘黑衣人,不禁身子一縮,驚道:“爺爺,他,他怎麼也在這里?”

周一仙扶著小環站了起來,低聲道:“我也不知道他怎麼突然來到此處,不過剛才你施法緊要關頭,卻是他出手相救,這才讓你和野狗轉危為安。”

小環聽周一仙這麼一說,登時也想了起來,自己施法到最後關頭,畢竟修行不夠而被幽魂反噬,眼看要落得一個萬鬼噬心的下場時候,手中陣法卻突然法力大盛,將身畔所有幽魂都驅趕而去,如此大法方成,看來竟都是這神秘黑衣人所救的。

想到此處,小環向鬼先生處慢慢點了點頭,道:“多謝這位前輩了。”

鬼先生似乎對小環的謝意視若無睹,只是突然寒聲反問道:“小姑娘,我有幾件事,要問你一下,希望你如實答我。”

小環一怔,同時感覺周一仙扶著她身子的手輕輕扯了她一下,不覺猶豫片刻,終于還是道:“前輩有什麼話,盡管問吧?”

鬼先生點了點頭,道:“鬼道之術向來秘而不宣,你從哪里修習了這種鬼道術法?”

小環呆了一下,道:“鬼道,什麼鬼道?”

身後周一仙暗自歎氣,前方那鬼先生卻是吃了一驚,但看小環臉上驚訝神色,竟不似做偽,她似乎真的不知道這乃是所謂鬼道術法。沉默片刻之後,鬼先生道:“你剛才所施展的收魂術法,其實便是鬼道中極精深的妙法奇術,你不知道麼?”

小環怔怔搖頭,道:“我、我不知曉的啊。”

鬼先生立刻追問道:“那你是從何人處修習了這收魂術?”

小環搖頭道:“沒人教我。”

鬼先生為之一怔,只聽小環接著道:“這個收魂術是我小時候調皮,在爺爺舊宅之中胡亂玩耍,失足掉進一口枯井,從井壁上發現記載這些術法的。我當時年紀還小,胡亂學了,這麼多年來也只用過一次而已。怎麼,前輩你對這個法術很感興趣麼?”

鬼先生默然無語,良久之後,卻是長歎了一聲,聽他聲音中頗為蒼涼,卻是一股蕭索之意。

小環與周一仙對望一眼,都不知這黑衣人為何突然變得心緒低沉起來,但過了片刻,忽聽鬼先生在前邊沙啞著聲音叫了一聲:“小姑娘,你叫什麼名字?”

周一仙眉頭一皺,小環卻已經答了出來,道:“我叫小環。”

鬼先生點了點頭,道:“我有些話想單獨與你說一下,你可以走過來麼?”

周一仙眉頭大皺,顯然不願意小環和這個一身鬼氣森森的家伙待在一起,倒是小環沒想那麼許多,念及此人剛才畢竟救了自己一命,便點頭道:“好啊。”說罷,也不顧周一仙暗中阻止,走了過去。

鬼先生看著小環走到跟前,緩緩點頭,似乎對這個年輕女子頗為贊許,待小環走近,他慢慢地,似乎在說話的時候心里也在仔細斟酌著什麼,低聲道:“你可願意修行這鬼道法術麼?”

小環一怔,一時說不出話來,但看鬼先生黑紗蒙面的後面,一雙眼睛目光炯炯,顯然並非開玩笑,不覺有些猶豫遲疑起來。

鬼先生何等的閱曆,仔細看小環的臉色表情,便將她心思猜了八九,當下也不逼她,只道:“剛才你施法時候,面對無數幽魂,你心中是何感覺?”

小環臉上一紅,隨即又有些發白,低聲道:“我、我有些害怕。”

鬼先生淡淡道:“你害怕也不是什麼丟人的事,世人無知,多畏懼鬼怪精魂,卻不知鬼魂之說,只是人死之後往生之前的一種罷了。人所懼怕之處,多半乃自心魔而已。”

他一指小環,道:“拿你來說,剛才施法時你心有畏懼,雖然仍能施法,但眼前必然有無數幻象,種種猙獰凶暴畫面罷?”

小環連連點頭,道:“是。”

鬼先生哼了一聲,道:“其實所謂鬼道,最要緊處便是控制心魔,你處之泰然,一切幽魂精怪便不能動你心志。而且你仔細想去,那些幽魂之所以發怒反噬,看去十分可惡強暴,殊不知他們正如這世間無數人一般,看到一旦有活命逃生、回返陽壽的機會,如何能不為之瘋狂?”

他負手冷笑道:“世間之人,指摘鬼物凶厲,卻不知自己也是一樣,豈不可笑?”

小環面上若有所思,緩緩點頭。

鬼先生又道:“我知道你心思,厭惡鬼道名聲,但你剛才卻是用鬼道異術,救了那只野狗一命,可見鬼道也並非一無是處。我今日是看你于鬼道一途上竟有百年難見之異稟,實在不忍錯過,所以有心教你,”說到這里,他淡淡一笑,道,“至于將來如何,便是你發現我行為多惡,要殺了我,也無所謂的。我們鬼道中人,對這些俗禮本就看的狗屁不通一樣。”

小環嚇了一跳,退開一步。

鬼先生沉默了片刻,目光又在小環面上看了看,只見小環面上十分猶豫,清秀容顏中不時皺起眉頭。鬼先生也不多話,伸手從懷中拿出一本半指寬厚的黑色無字封皮書卷丟給小環,小環下意識接住,愕然向他看去。

鬼先生淡淡道:“這書中所記的,乃是我半生修行鬼道的一些領悟,其中諸多法門煉器之法,我自信天下更無相提並論之人。你學也好,不學也好,盡在你自己了。”說罷,他轉過身子,就欲離開。

小環看著他的背影,下意識喊了一聲,道:“前輩,等等。”

鬼先生身子一頓,停了下來,道:“怎麼?”

小環卻是窒了一下,半晌方道:“我、我還不知道前輩你的名號啊?”

鬼先生背對身子,一動不動,過了許久方淡淡道:“我傳你術法,又不是要你記住我,你好自為之罷。”

說罷,他起身又欲前行,小環面色一急,忽地大聲道:“這、這......你救我一命,又傳我道術,我總得、總得叫你一聲師父吧?”

鬼先生身子大震,仿佛身後那個年輕清秀的女子這一聲話,比五雷轟頂對他來說,還要來得激烈。只是他畢竟修行極深,很快恢複了平靜,慢慢轉過身來,黑紗蒙面,誰也看不到他的臉色,但從他閃閃發亮的一雙眼睛中,任誰也看得出,他此刻不平常的心情。

“你叫我師父?”

小環臉上一紅,反有些不好意思起來,呐呐道:“這個......這個是我自己想的,如果,如果前輩你不願意的話,我......”

鬼先生忽然截道:“好了,不要說了。”

小環一怔,抬頭望去,只見鬼先生深深向小環看了一眼,點了點頭,再次伸手到懷中取了一些事物,遞到小環跟前,道:“看在你喚了我一聲師父分上,這個就送予你了罷。”

小環低頭看去,只見是一疊七個黝黑三角片狀的東西,每個寸半大小,邊緣光滑,材質看不出來,似鐵非鐵。小環猶豫了一下,看了看鬼先生,見他眼色頗為緩和,便伸手接了過來。仔細看去,只見這些三角片在頂端有個小孔,孔中系著暗紅絲繩綁在一起。每一塊三角片上,正反兩面都有不一樣的暗紅色神秘圖案,有的似烈焰焚燒,有的似猛獸嘶吼,俱不相同。接到手中,只覺得觸手冰寒,同時暗含著一股淡淡血腥之氣。

身後周一仙眼尖,一眼便看出這些三角片正是剛才鬼先生救小環時所用之物。

鬼先生淡淡道:“這東西名喚‘血玉骨片’,乃是鬼道一門之中的至寶,有激發鬼道異法之奇效,原本五層的道行,有了這法寶,至少也能發揮到七層,天賦好一些的話,更能激發出十層功效。”

小環又驚又喜,連連點頭,周一仙卻是在遠處大搖其頭。

鬼先生凝視小環良久,忽地搖頭歎了口氣,低聲道:“我和你算上今晚,不過見過兩面而已,竟然......罷了,也是命數吧。他日你修行有成,若有機緣的話,”他仰首看天,道:“你幫我救一個人罷。”

小環一怔,道:“救人,誰啊?”

鬼先生默然搖頭,似苦笑了一聲,道:“將來再說好了。”

說著,他霍然轉身,似乎再也不想停留,黑色身影如鬼魅一般,瞬間射出,轉眼就消失在密林陰影之中。小環呼叫不及,剛張開口就看不見那個黑色身影了。不知怎麼,那個黑衣人竟給她一種淡淡親切的感覺,小環歎了口氣,將手中那串血玉骨片緊緊握在手心。

旁邊周一仙哼了一聲,走了上來,將小環手中的血玉骨片拿來仔細看了看,一面一面翻了過去,小環有些不解,道:“爺爺,怎麼了?”

周一仙冷笑道:“你拜的好師父,你知道這東西什麼做的麼?”

小環一怔,道:“是什麼東西?”

周一仙道:“這鬼物乃是用至陰之人之顱骨碎片煉化而成,其中不知還加了多少生人魂魄,才有這等功效。”

小環呆了一下,接過一看,卻怎麼也看不出來這是人骨,倒更像是玉石一類,不由得白了周一仙一眼,道:“爺爺,是不是真的啊,這哪里像人的骨頭了?”

周一仙登時氣壞了,道:“你找了那個像鬼不像人的家伙做師父,便不信我了麼?”

小環吐了吐舌頭,將血玉骨片收到懷里,笑道:“好了,爺爺,反正將來我用這東西只做好事,不做壞事,不就行了?”

周一仙哼了一聲,轉身走去,口中兀自道:“信你才怪。”

小環嘿嘿一笑,嬌媚無限,跟了上去。

上篇:第五章 收魂     下篇:第七章 驚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