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八章 鮮血  
   
第八章 鮮血

鬼厲凝視金瓶兒許久,眉頭微微皺起,但並沒有說話,而金瓶兒在鬼厲隱約凌厲的目光之下,卻仿佛行若無事,根本就不覺得自己此時此刻的言辭有多大的不妥一般,笑盈盈地望著鬼厲。

玄火壇中,一時間安靜了下來。趴在鬼厲肩頭的猴子小灰似乎有些不喜歡這樣的氣氛,動了動身子,“吱吱”叫了兩聲,從主人肩上跳下落在地上,腦袋向四周張望了一下,便自顧自向旁邊走了開去,慢慢走到了玄火壇中央那個刻著無數紅色凶神的圖案中。

鬼厲緩緩收回目光,看了看正在饒有興趣趴在地上對那些凶神圖案做鬼臉的小灰,徐徐道:“如此說來,你知道很多了?”

金瓶兒微微一笑,那笑意暖暖如春風一般,輕輕掠過這冰冷的殿堂,道:“我一個小小弱女子,哪里能知道什麼東西,只不過過往曾有幸到過幾處地方,又蒙鬼王宗主看重,這才來相助于你。”

她抿嘴一笑,道:“你可不要多想啊!”

鬼厲皺眉不語,更不去理會金瓶兒嬌媚話語聲中隱約的那層擾動人心的媚意,尋思片刻之後,他似乎也突然忘了金瓶兒為什麼會突然出現在這里,也忘了籠罩在金瓶兒甚至還是鬼王之間神秘的那絲詭異,只淡淡道:“既然如此,我便要向你請教了。”

金瓶兒眼中精光一閃,但面上笑顏依舊嫵媚,道:“公子請說吧。”

鬼厲道:“看來你是比我先到這里了,如你所言,傳說要鎮封獸神,非得此處的‘八凶玄火法陣’不可,只是我才智愚鈍,參透不了,不知金姑娘有何領悟麼?”

金瓶兒搖了搖頭,面上似乎露出一絲苦笑,道:“不瞞你說,其實我已在玄火壇這里三日了,但卻是一無所得,除了地上刻的這些亂七八糟的圖像外,我什麼都沒發現。”

鬼厲目光不期然向腳下那片暗紅色的圖案看去,與金瓶兒不同,包括小灰在內,他是親身經曆過這玄火壇中那詭異法陣的威力的,當日那排山倒海一般的威勢,還有那頭可怖的赤焰巨獸,都絕非可以輕易遺忘的記憶。或許也正是因為如此吧,小灰才這麼感興趣地撲在地面之上,這里抓抓,那里動動,似乎也在找尋著什麼?

莫非當日那一場驚天動地的異變之後,火山熔岩沖天而出,竟然將這里的法陣損毀了麼?

鬼厲心中掠過這樣的念頭,但卻沒有表露出來,沉吟片刻之後,他重新看向金瓶兒,道:“金姑娘,不管如何,這里乃是我們所知唯一一處有‘八凶玄火法陣’的地界,既然鎮封獸神少不了它,那麼我們不妨就在這里多呆一些日子,或許還有一點希望也未可知。”

金瓶兒嫣然一笑,風情無限,道:“好啊。”

鬼厲看了她一眼,隨即收回目光,重新在這些地面法陣圖刻之前坐了下來,不多時,一陣幽香飄來,衣裳輕浮處,卻是金瓶兒在他身旁不遠的地方也坐了下來,而兩個人之間的距離,卻似乎近了一些。

鬼厲眉頭一皺,欲言又止,也不去多看身旁那天下美色,只凝神向這片圖刻望去,只是不知怎麼,在他心中,卻又突然泛起另外一個念頭:

當日小白說要到南疆尋找‘八凶玄火法陣’的法訣,但久久沒有她的消息,不知她現在怎麼樣了;而全天下似乎只有這一個地方有八凶玄火法陣的線索,可是小白顯然又不在這里,那麼,她現在又會在什麼地方呢?

她還好嗎......

這一個若有若無的念頭,就在這接下來數日之中,不時在鬼厲的腦海之中閃過。

※※※

只是看來當日那一場沖天而起的岩漿噴發,所造成的破壞還出乎鬼厲意料之外的大,盡管地面上的那些凶神石刻看上去還算完好,但顯然已經沒有了當初所蘊含其中的那股靈氣,或者說是擁有強大力量的那股戾氣,如今剩下的,不過是一幅幅呆板的石刻圖像而已。

鬼厲與金瓶兒一起在玄火壇中暗自揣摩參悟了整整七日,仍然一無所得。其間不時有焚香谷弟子進來查看,其中有幾次甚至是上官策親自帶人過來例行巡查,但今時今日的鬼厲,包括金瓶兒,都已經道行精進,只隱身于玄火壇上方陰暗之處,便輕輕松松躲過了這些搜查。

只是始終不得法陣要領,卻是實在令人頭疼的一件事。

這一日,兩人又是對著這些僵硬呆板的石刻坐了一個上午,忽地,金瓶兒伸了個懶腰,纖細腰身看去竟如妖魅蛇身一般,自有股勾人魂魄的味道。無奈此刻唯一在她身邊的那個男子,卻依然目不轉睛地望著地上的石刻,苦苦思索,絲毫也沒有注意到金瓶兒曼妙身姿的表演。

金瓶兒輕輕哼了一聲,瞪了鬼厲一眼,眼中仿佛有一絲複雜的情緒掠過,但也只是一閃而過而已。片刻之後,只聽她歎了口氣,道:“你看出了什麼了麼?”

鬼厲身子一動,這才緩緩回過神來,轉頭向金瓶兒看了一眼,搖了搖頭,道:“你呢?”

金瓶兒苦笑了一聲,沒有回答,但鬼厲卻已是明白了。

金瓶兒皺眉道:“我們已經在這里看這些鬼東西七天了。這七日之中,我們竭盡所能,但不要說激活這個法陣,便是觸動一些石刻也有所不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鬼厲沉吟了片刻,抬頭向上方那片黑暗處看了一眼,道:“當日我是在這里救人時候,觸動了這殿堂之中的機關,這八凶玄火法陣便立時觸發。但......”他目光向著殿堂中央那里瞄了一眼,語調中有一些奇怪的味道,說道,“但那個機關,現在卻已經不見了。”

金瓶兒順著他眼光望去,果然望見殿堂中央處有個凸起的小石台,但那里石頭焦黑,凝固成一團難看模樣,哪里是什麼巧奪天工的機關樣子。

事實上,鬼厲一到此處看到這個場景,便知道當日自己第一次來到這里,所看到那個奇石機關已經是毀了,而他上次前來看到地面上那些凶神石刻時,心中所沖盈共鳴的種種暴戾氣息,此番卻也是絲毫都感覺不到了。

這一片曾經可怖的石刻,看去已然成了死氣沉沉的死物。

兩個人一時都陷入了沉默之中,不知該說什麼才好,半晌之後,金瓶兒似乎想到了什麼,抬頭剛欲開口說話,忽地臉色一變,而鬼厲的眉頭也已經皺了起來,忽地轉身,眨眼間就掠到了正在一旁玩耍的小灰身旁,將猴子一把抱起,隨即身形飄起,片刻之後,已經消失在玄火壇殿堂上方的黑暗之中。

金瓶兒妙目看著他的身影三下兩下消失在黑暗里,微微一笑,隨即也飄浮了上去,同樣消失在黑暗之中。

片刻之後,“吱呀”一聲,沉悶的聲音回蕩在玄火壇殿堂之中。

門,被打開了......

門口腳步聲響動,聽起來似乎人數不少,但其中隱隱傳來一個有威嚴的聲音,說了幾句話之後,頓時便安靜了下來。隨即,從那扇打開的門外,走進來了三人。

當先一人,赫然竟是焚香谷谷主云易嵐,跟在他身後半個身位右側的,是他的師弟上官策,而最後一人,距離前方兩人有數步距離的,乃是云易嵐的得意弟子李洵。

在三人走進玄火壇後,走在最後的李洵回身將厚重的房門關上,原本的光亮立刻就被隔在了屋外,只有那絲昏暗在這里緩緩閃動著。

※※※

失去了曾經的陣法靈力,原先冰寒的玄火壇上方三層,現在早已失去了那種苦寒,所殘留下來的,只是巨大而堅硬岩塊的冷漠而已。黑暗之中,鬼厲和金瓶兒悄無聲息地通過那個漆黑的洞口,在黑暗中向著下方看去。

仿佛也知道這一次並不比之前,一向好動的小灰似也安靜了許多,老老實實的趴在主人的身旁。

云易嵐與上官策緩步走到了玄火壇中央,站在了曾經的八凶玄火法陣之上,遠遠望去,他的臉龐仿佛也籠罩在陰影之中。

下方的三人站在那里,沉默了許久,也沒有說話,氣氛隱隱有些怪異。而在他們頭頂之上,鬼厲似有所覺,向金瓶兒那里看了一眼,卻正好望見金瓶兒也向自己看來。兩人都看出了對方眼中那絲微微迷惑之意。

云易嵐看去似乎陰沉著臉,也許他的心情本來就應該如此,換了是誰,看到自己經營多年的基業變成了這樣一副模樣,只怕都是心情糟糕。只是他的臉色第一眼看去似乎沒有表情,看的時間稍久,竟給人的是隱約千變萬化的感覺,但你仔細觀察,卻又會發現,他的臉色其實從來都沒有變化過,改變的,只不過是你的心意而已。

至少,當日在青云山那段日子內,天下人是不會看到他這副表情的。

良久,云易嵐飄移不定的目光始終在玄火壇地上上那些詭異的紅色石刻上移動的,從一端看到另一頭,從一副看到另一副,之後,他緩緩走到石刻圖像中央那塊燒的焦黑凸起的小石台上,伸出手掌,輕輕撫摸著石頭。

“已經多久了?”云易嵐突然開口,聲音低沉地問了這麼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上官策就站在他的身邊,看他表情並沒有因為云易嵐這突如其來的問題而顯露出驚訝之意,顯然似乎對有些事情了然于心,只是他卻沒有回答的意思,而是很奇怪的,轉頭向站在兩人身後三步之外的李洵看了一眼。

李洵的頭微微低垂下來,神情恭謹,雙目微閉,一聲不吭。

沒有回頭,但云易嵐卻似乎知道身後的一切事情,淡淡地道:“洵兒不是外人,將來他也要接掌焚香谷,這些事就不要瞞著他了。”

上官策身子微微一震,隨即平複了下來,沉默了片刻,道:“從准備妥當開始正式召喚算起,到今日已經是整整三十天了,‘赤焰明尊’一直沒有回應。”

云易嵐的臉色沒有絲毫變化,頂多只是眼光中閃動了幾下,但給人的感覺卻仿佛瞬間又陰沉了幾分。而在玄火壇的上方,鬼厲心中卻是一動,倒並非是他驚訝于焚香谷也苦于無法修複這詭異法陣,而是上官策適才所言提到了所謂“赤焰明尊”,卻是觸動他記憶深處的某個地方,幾乎是下意識的,他感覺到上官策所指的是什麼事物——

那只全身被火焰包裹,熾烈狂野的巨獸,莫非才是這傳說中曆史悠久來曆詭異的八凶玄火法陣的關鍵所在?

玄火壇中的氣氛有些怪異,云易嵐臉色不好看,沒有說話,只是在大廳中來回踱步,似乎在思考什麼問題,而上官策也只是看著師兄的身影,沒有說話,至于站在一旁的李洵,似乎也只是保持了謙恭的姿態,一言不發。

隨著時間的流逝,云易嵐雙眉漸漸皺起,眼中隱現厲芒,仿佛是什麼事情在他心頭激烈爭斗一般,但終于,他猛然頓住腳步,長吸了一口氣轉頭向身後的上官策與李洵處望來。

上官策向云易嵐看了一眼,低聲叫了一聲,道:“師兄?”

云易嵐似是心意已決,便沒有再行猶豫,冷然道:“上官師弟,玄火壇中這個法陣有多重要,我就不用多說了,無論如何,一定要恢複,否則的話,我們也沒有其他辦法來對付他!”

上官策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但在遠離這三人的頭頂黑暗處,鬼厲與金瓶兒同時為之一震。

他?

他是誰?

焚香谷想用這個詭異的法陣去對付的人,是誰?

靜謐的玄火壇中,此刻流淌著的,仿佛都是無形的陰暗氣息。只是,接下來云易嵐所說的話,卻讓周圍的若有若無的陰暗,變做了冷酷寒冰:

“當日熔岩迸發,對法陣損毀太大,我焚香谷一門在此吸蓄數百年的靈氣已然耗盡,加上又失去了陣法之鑰‘玄火鑒’,所以才無法召喚赤焰明尊重啟法陣。本來若是那個人沒有出現,這自然也不打緊,我們從頭吸蓄就是,但眼下,卻是要著急用這法陣的時候。”云易嵐冷冷哼了一聲,眉間緩緩現出三道深深紋理,殺伐之意隱約可見,聲音也越來越是冷漠。

上官策同樣也是眉頭深鎖,但面上卻有一絲驚喜之色,訝道:“怎麼,莫非師兄已經有什麼另外方法可行麼?”

云易嵐眼角似輕輕抽搐了一下,道:“玄火壇里的這個法陣,乃是本門祖師根據‘焚香玉冊’之上傳下的記載布置而成,而在玉冊的最後,還有一位祖師記下了一句批錄之語,便是對照眼下出現失去玄火鑒且玄火陣無法啟動的困窘狀況,所做的冒險之法,或許可行。”

上官策與身後的李洵面上都是一怔,隨即大喜,“焚香玉冊”乃是焚香谷無上至寶,向來只有焚香谷谷主才能保管參悟,云易嵐如此說來,想必竟是真有一位驚才絕豔的祖師曾留下奇思妙法了。

上官策喜道:“師兄,那位祖師所言是何妙法?”

云易嵐將他們二人興奮之情看在眼中,面上卻沒有絲毫歡悅之色,相反,陰沉之意反而更濃,沉默了片刻之後,他緩緩道:“那位祖師在‘焚香玉冊’最後寫道:玄火陣承天地戾氣而生,赤焰獸凶殘暴戾,陣法圖刻所承之靈,亦是八荒凶神,以此推考南疆古籍,當以活人之血祭之,則戾氣盛而諸神歸位,凶獸現而火陣成矣。”

上官策與李洵臉色大變,面面相覷,一時竟都是說不出話來。

半晌之後,上官策才從驚疑不定的情緒中勉強平複過來,澀聲道:“這、這當真是本門祖師所寫的麼?”

云易嵐哼了一聲,道:“上官師弟,難道你懷疑本座假托祖師之名行此惡事麼?”

上官策臉色又是一變,連忙道:“不敢,只是,只是這活人之血生祭之事,分明乃是魔道異術,如何、如何能在我派玉冊之上出現.......”

云易嵐徑直截斷了上官策的話,冷冷道:“你說的不錯,這位祖師雖然寫下這些話,但從來也未曾有人嘗試過這個法子。”

上官策望著云易嵐向他看來的目光,忽地感覺全身都寒了下去,竟是忍不住退了一步,眼角余光瞄到站在身後的李洵,赫然發現他的臉色竟也是如土一般,說不出的難看。

“師兄,難道你......”上官策似乎從來沒有說話說的如此艱難過,“難道你打算用這個法子麼?”

云易嵐眉頭一揚,不怒而威,冷笑道:“不用這個法子那怎麼辦?我們辛辛苦苦經營數百年,眼看大事將成,卻出了這許多岔子,如今更是連最重要的法陣也毀了。難道你要我看著過往無數心血競付東流麼?”

上官策似乎還是有些猶豫,爭辯道:“師兄,大事自然要緊,這個法子也實在太過......”

云易嵐冷冷打斷了他的話,道:“上官師弟,你這麼堅持,莫非是心中還尚存一絲身為正道的領悟麼?這許多年來,為了這份大業,你所做的事也並非如何正道的罷?”

上官策頓時為之一窒。

云易嵐目光尖銳,似要插進人心一般,盯著上官策,道:“還有,上官師弟,當日這玄火壇乃本門重地,正是由你看守,不料卻正是在你手中,造成了今日惡局,你可知道?”

上官策身子大震,猛然抬起頭來,卻只見云易嵐目光冰冷,幾如刀子一般在他前方向他望來,上官策面上神情激動,身軀微微顫抖,似有話要說,但不知怎麼,在云易嵐目光之下,他終于還是緩緩退縮了回去,半晌之後,他臉色頹敗,低聲道:“我知道了。”

云易嵐點了點頭,道:“既然如此,這件事就還是由你主持去辦罷,另外,洵兒,”他轉頭向李洵看去。

李洵此刻面色也是異樣,突然聽到師尊呼喚,身子竟然是一個激靈,連忙道:“弟子在。”

云易嵐看了他一眼,道:“你就跟著你上官師叔,好好學學,順便也幫幫他的忙。”

李洵面色白了一白,聲音不知怎麼突然沙啞了,但還是低聲道:“是。”

云易嵐最後看了看地上的石刻圖像,眉頭皺了一皺,一轉身更不回頭,向外走了出去,在厚重的門戶“吱呀”聲中,只留下上官策與李洵二人,面對面木然相對。

許久,沒有說一句話,這兩個人也緩緩走了出去。

玄火壇中再度陷入了寂靜。

※※※

半空中,響起了輕微的聲音,兩道人影從頂端處輕輕飄了下來。小灰“吱吱”叫了兩聲,在地上跳了兩下,又跑到一邊玩去了。剛開始的幾日,它似乎還對地上的那些石刻頗感興趣,但是幾天之後,始終如此之下,猴子也就不感興趣了。

鬼厲與金瓶兒落在地上站穩之後,一時之間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周圍的氣息依舊是隱隱有些冰冷的,仿佛剛才云易嵐身上散發出來的那股異樣氣息,仍然沒有消退。

半晌之後,金瓶兒忽然道:“你覺得剛才他們口中說的那個他,會是什麼人?”

鬼厲向她看了一眼,不答反問道:“你覺得呢?”

金瓶兒微微一笑,道:“我有九分的把握,他們說的就是獸神。只是聽他們剛才的話語,我卻沒有把握他們是否知道那個獸神的下落。”

鬼厲默然點頭,道:“還有一點,八凶玄火法陣就在這玄火壇中,聽他們的口氣似也要用這法陣對付獸神,難道他們料到獸神一定會到這玄火壇中麼,還是這法陣竟是可以移動的?”

金瓶兒蛾眉輕皺,顯然這其中關節有許多她也想不明白,一時陷入了沉思之中。

鬼厲目光緩緩轉動,落到地面上那些猙獰的凶神石刻上,看了半晌,忽然冷笑了一聲,道:“這便是所謂的正道麼,以活人之血祭祀惡神,嘿嘿,便是魔教之中,我也沒見過有這等事......”

他話還沒說完,突然只聽金瓶兒在旁清脆的笑聲響起,其中更隱隱有淡淡的怪異口氣,似冷笑,又似嘲諷,更仿佛還有一絲隱約深藏的畏懼,道:“你,又怎麼知道我們聖教之中,就沒有這種事了呢?”

鬼厲身子一震,轉頭向她看去,只見金瓶兒微笑佇立,卻已經將頭轉了開去,不再與他對望。鬼厲雙眉一皺,冷然道:“你這話是什麼意......”

突然,他話里最後那一個“思”字還未說出口,鬼厲的聲音竟是啞了下去,就在那刹那之間,不知怎麼,他赫然想起了當日大巫師施法救治碧瑤的時候,向鬼王要求以鮮血刻畫陣圖。

而鬼王,幾乎是在轉眼之間,便拿出了足夠分量的鮮血。

那一盆盆血淋淋的鮮血,卻又是從何而來的......

鬼厲木然站在那里,只覺得全身冰冷,竟是再也說不話來了。

上篇:第七章 驚現     下篇:第九章 異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