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九章 異樣  
   
第九章 異樣



落日夕陽,遠遠掛在天邊,在高大險峻、連綿起伏的一道道山脈背後,將殘余的溫暖灑向南疆大地。昏黃的光線落在靜默的大地上,荒野蕭蕭,一片肅殺。

離開了焚香谷的鬼厲和金瓶兒,站在十萬大山之前的荒原之上,面對那看去無窮無盡的高聳群山與廣闊大地,他們仿佛只是兩個毫不起眼的小小生靈,仰望著天地間巨大的存在,看著那天邊殘陽,一點一點落在無垠的群山後頭,天色緩緩黯淡。

談吐呼吸間,星辰流轉中,還有誰能勝的過時光?

離開焚香谷,是鬼厲的提議,只是當日偶然間聽到焚香谷云易嵐等三人的對話,已經知道了焚香谷或許還有異法或許可以喚醒“八凶玄火法陣”,正是大好機會,以鬼厲與金瓶兒本來的目的,也應該繼續潛藏下去仔細觀察才是。可是,鬼厲不知怎麼,一臉漠然之中,還是提出了離開焚香谷,而一向聰敏之極的金瓶兒竟似乎也沒有想到這一層,而是很爽快的答應了。

離開了焚香谷,一路下來,鬼厲與金瓶兒很少說話,也沒有對接下來如何追查討論過,但兩人似乎有些默契一般,不約而同的都向南而來,直到今日來到了傳說之中那恐怖之地“十萬大山”的前方,在殘陽黑山之下,蕭蕭荒野之中,兩人默默凝望那片山脈。

荒野上的風吹過,沒有絲毫的花草芬芳,有的只是遠方未知名處隱約的腥臭與嘶吼,在這個地方,就連身旁的風兒,也仿佛是凶厲的。

金瓶兒的發絲輕輕在風里拂動,微微仰頭,露出她光滑纖巧的下巴,還有一段白皙的脖子,眺望著遠山。黑色的山峰高處,籠罩著灰暗的濃霧,不停地翻湧滾動著,在這些山脈的背後,不知又是怎樣的世界?

別人或許在猜測,但金瓶兒那朦朧複雜的眼神中,卻仿佛有什麼東西在閃閃發光。

與身旁那個沉默的嬌媚女子不同,盡管鬼厲也沒有怎麼說話,但這一路下來,鬼厲心中所想的,卻如驚濤駭浪一般,起伏巨大。

首先便是血祭一事,在他心頭觸動極大,盡管這許多年來,他自己殺戮也是不少,甚至在魔教中贏的了所謂“血公子”的稱呼,但對于數日之前在焚香谷所聽聞到的,仿佛是他從小就根植于深心中某處的執著一般,他竟是下意識的覺得排斥與厭惡。而之後,他赫然從金瓶兒似不經意般的一句提醒中,醒悟到往日一直以來竟被自己所忽略的事:魔教之中,甚至就是鬼王,也有可能在做著某些類似于焚香谷將要做的事情......

取無數活人之血,生祭神明,這神明不用說,自然乃是凶神、惡神之屬;而血祭一事本身,根本就是大傷天和、慘無人道之事,而這些事,偏偏卻發生在自己身旁。

這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世間?

莫非這世間人人都瘋了麼?

還是終究是那個曾經偶遇的妖豔怪異少年說的:人,終究也不過是禽獸的一種而已,並無分別。

鬼厲深深吸氣,默然望向遠山。在從鬼先生那里聽到鬼王交付給他的命令之後,鬼厲早已經從命令中的那只惡獸“饕餮”身上,猜到了自己有過兩面之緣的那個怪異少年,赫然竟是給天下蒼生造成空前劫難的獸神。

只是,獸神欲殺盡了天下之人,卻為何對他網開一面,兩次都不過談笑分手而已,卻是鬼厲所不知道的了。

胸口處,還有隱約的溫暖,多少年來,這淡淡的溫暖一直陪伴的鬼厲,仿佛已經是他身體的一部分,甚至大部分的時間里,鬼厲都已經忽略了這份溫暖。只是,數日之前的焚香谷之行,又觸動了他深心中的某處,靜靜躺在他胸口的那塊玉訣,也許才是這次南疆之行的關鍵吧!

從云易嵐與上官策的對話中,清清楚楚地說明了焚香谷正是因為失去了這塊萬火之精,所以才在失去了積蓄數百年的火山靈氣之後,再也無法啟動八凶玄火法陣。而擁有了這塊玄火鑒,是否就可以找到那神秘法陣的秘密呢?

鬼厲默默無言,望著遠方殘陽,最後一點余光,終于也悄悄消失。

黑色的山峰高處,隨著最後一縷陽光的消散,那曾經濃郁的黑霧,似乎突然像受到了什麼刺激一般,開始迅速消散、變薄。

站在一旁的金瓶兒微微一笑,轉過頭來,道:“可以了,我們走罷。”

鬼厲向她看了一眼,道:“十萬大山這里的毒霧變化,往日從來不曾有人傳說過,你是如何發現的?”

金瓶兒嫣然一笑,眼中嬌媚無限,似挑逗,似狡詰,道:“這個麼......我就是不告訴你,你能怎麼樣?”

鬼厲一怔,只見幽幽漸暗的天色之下,深深群山里,身前的這個女子突然像是在黯淡世間散發出妖豔美麗的光芒一般,耀眼奪目,有了她在,竟是意外的,有著另外一份異樣的溫暖。

至少,遠方那片黑暗中,不必一個人走。

鬼厲嘴角動了動,卻是轉過了頭,淡淡道:“走罷。”

說完,當先行去,背後的金瓶兒望著他的身影,微微笑著,眼光閃爍,輕輕跟了上去。

一前一後兩個身影,還有趴在肩頭的那只猴子,不時傳來的“吱吱”叫聲,慢慢都溶入到了黑暗之中,消失不見。

※※※

青云山、通天峰、玉清殿。

遠離南疆千萬里之外,剛剛挽救了天下蒼生的這個仙家聖地,獸妖浩劫帶來的混亂如同十年前那場正魔大戰後一樣,迅速而妥帖的被處理掉了,通天峰上大部分地方都恢複了原來安靜縹緲的景色,只除了少數損毀巨大的建築,還需要慢慢整修,但是沒有人懷疑,它們都會快速的回複到原來的樣子。

通天峰上所有巨大的建築中,最重要也是最巨大的,自然非主殿“玉清殿”莫屬了。相比于其他建築殿堂,玉清殿在那場浩劫中所受的損壞,幾乎都可以忽略不計,看來真是青云門曆代祖師有靈,庇護有方。

而此時此刻,正當鬼厲與金瓶兒將要進入神秘詭異的十萬大山之中,去追查戰敗逃亡的獸神的時候,青云山通天峰上神聖的玉清殿里,卻是爆發出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爭吵。

青云門除了長門通天峰以外的六脈首座,在獸妖浩劫之後,少見的再度在玉清殿上集會,但最重要的,卻是他們此番前來,並非是掌教真人道玄所召喚前來的,而是眾人自行前來。大殿之上,招待眾位首座的,竟然也不是道玄真人,而是面色微顯尷尬的蕭逸才。

六脈首座之中,龍首峰首座齊昊與朝陽峰首座楚譽宏二人,在輩分上都是第二代弟子,與蕭逸才同輩,自然也不好像另外四位師叔那樣說話直接,大部分時間里,他們兩人都是沉默不語的。但是其他四脈:大竹峰、小竹峰、風回峰、落霞峰首座,說出的話可就不那麼客氣了。

大竹峰首座田不易的嗓門在四位首座中是最大的,只見他端坐在紫檀木椅上,冷冷地對蕭逸才道:“蕭師侄,今日我們六人來到這里,到現在已經有兩個時辰了,怎麼掌門師兄還不出來見見我們,難道在他眼中,我們幾個老家伙已經不堪到了這種地步麼?”

蕭逸才臉色尷尬之極,滿臉都是苦笑神色,陪笑道:“您這是哪里話,田師叔,您老在我們青云門中一向德高望重,師尊對您也是一向看重的,這是大家都知道的......”

田不易不等他說完,哼了一聲,冷笑道:“原來掌門師兄這麼看重我,將我涼在這里兩個時辰也不管麼?”

蕭逸才窒了一下,苦笑道:“田師叔,弟子剛才已經說過了,師尊他老人家的確是在十天之前進入幻月洞府閉關,閉門不出,眼下通天峰上事務,暫且由弟子代為掌管。”

坐在下首的四位長老首座同時冷哼一聲,顯然都不相信蕭逸才的話。坐在一旁的小竹峰水月大師冷冷道:“蕭師侄,這十日之中,我雖然在小竹峰,可是數次都聽說掌門師兄在通天峰上行徑古怪,更有甚者,數日之前的某日深夜,竟有人傳聞掌門師兄狀若瘋狂,在玉清殿殿頂對天長嘯,可有此事?”

蕭逸才立刻搖頭,道:“決無此事,決無此事,水月師叔一定是聽錯了,師尊他老人家乃是得道高人,天下正道領袖,仙風道骨,如何會做此狂悖不堪之事?”

四位長老首座對望了一眼,都看出其他人對蕭逸才的話語大是懷疑。坐在風回峰首座身旁,接任天云道人為落霞峰首座的天日道長,看起來清庸消瘦,身披一件道袍,眉頭緊皺地道:“蕭師侄,非是我們幾個做師叔的為難你這個師侄,實在是掌門師兄乃是我青云門一門重心所在,他若出事,只怕動搖我青云根本,正是如此,我們才一定要上來向你詢問,你可不要往心里去。”

此刻六脈首座分坐下首,正中原本屬于道玄真人的主座,自然是沒有人坐的,蕭逸才身份輩分都低于幾位師叔,只得站在一旁,此刻也是苦笑一聲,道:“諸位師叔,弟子無論如何也不敢心里記恨,但、但師尊他老人家的確是閉關去了,並有嚴令吩咐不可打擾,並非逸才故意阻擾諸位師叔面見師尊。”

田不易怒哼一聲,道:“你不要再胡說了,這些日子以來,整個青云門都傳遍了,堂堂掌門行徑古怪之極,整日在通天峰上時而癲狂,時而茫然,若是掌門師兄他老人家身體有恙,我們做師弟的無論如何也要想法子為他治病,至少也要探望一下;若是安然無恙,又怎會不肯出來見我們。”說到這里,他陡然提高了聲音,怒道:“蕭逸才,你老實說,掌門師兄他到底怎麼樣了?”

蕭逸才身子一震,似是被田不易高聲嚇了一跳,但他臉上卻仍然還是微微苦笑,默然不語。

一直坐在旁邊沒有怎麼說話的風回峰首座曾叔常看了蕭逸才一眼,眉頭緊皺,沉吟了片刻,道:“這樣吧,蕭師侄,我們幾個老頭子也知道你向來敬重師父,不敢違逆,我們也不為難你。如今只要你將我們帶到掌門師兄閉關的地方去,我們幾個自行向掌門師兄請安,你看如何?”

蕭逸才愣了一下,沒有說話,臉上卻現出思索神色,曾叔常回過頭來,向身後諸人看了一眼,田不易、水月大師等人都緩緩點了點頭。曾叔常咳嗽一聲,慢慢站了起來,聲調平和,道:“蕭師侄,其實我們也只不過是關心掌門師兄而已,對師兄他老人家,我們幾個向來都是極為敬重的,此事青云門上下盡人皆知。只要看到了掌門師兄,知道他身體無恙,我們自然就放心了不是。對了,聽說掌門師兄近日閉關,按照青云門舊制,不外乎玉清殿關室、祖師祠堂與幻月洞府三地,卻不知道他......”

曾叔常話說到最後,聲音慢慢變緩,眼光卻向蕭逸才望去,蕭逸才臉色變了幾變,半晌之後,向曾叔常眾人微微低頭,道:“師尊他老人家近年來因為青云多遭變故,所以常常自責,也時常在祖師祠堂那里祭祀曆代祖師。”

曾叔常眉頭一皺,點了點頭,更不多說什麼,當先向玉清殿後堂走去,田不易、水月大師和天日道人也跟隨其後,齊昊與楚譽宏緩緩站起,走過蕭逸才身邊時,齊昊面上也是微帶苦笑,伸手輕輕拍了拍蕭逸才的肩膀,蕭逸才歎了口氣,搖頭不語。

※※※

青云山後山的祖師祠堂,仍然是隱匿在幽深樹林之中,只在翠綠的綠葉樹梢間隙,透露出一點點的飛簷。也許真的是青云門曆代祖師庇護吧,十年來青云門經曆的兩場驚心動魄的大劫難,竟然都沒有損毀到這里。

和往昔一樣,遠遠看去,灰暗的祠堂里隱隱有香火光點閃動,給人以深不可測的感覺。

一眾人很快從玉清殿走到了後山,來到了祖師祠堂前的那個三叉路口。忽然,走在稍後的齊昊“咦”了一聲,口氣有幾分驚訝,緊走了幾步上前,眾人隨他眼光看去,只見逐漸顯露出來的祖師祠堂前,卻有一個年輕人安靜地站在那里,一動不動,但眼睛卻是看向祠堂深處,背對著齊昊眾人的。

齊昊皺了皺眉,喊了一聲:“是林師弟麼?”

那年輕人身影一震,回過頭來,正是林驚羽。

林驚羽陡然間看到齊昊,臉上也是掠過一陣喜色,但隨即看到齊昊身後跟著許多人,而且其中盡是青云門各脈首座,不由得為之一怔,臉上現出驚訝神色來。

“齊師兄,你怎麼來了......還有諸位師叔師兄,怎麼都來這里了?”

齊昊走近林驚羽,微笑道:“剛才一路過來,我就在想不知道能不能在這里見到你,我們兄弟兩個,又是許多日子沒見面了啊。”

林驚羽顯然看見齊昊也是頗為高興,展顏笑道:“是啊,我也很想念師兄。對了,”他看了看其他人,低聲向齊昊問道:“師兄,你和這幾位首座師叔師兄一起來此,是為何事?”

齊昊向林驚羽背後的祖師祠堂里看了一眼,皺了皺眉,道:“林師弟,那個......嗯,掌教師伯,他可在這祖師祠堂里面麼?”不知為何,齊昊說話的時候,卻並沒有刻意的壓低聲音,反而似乎是讓身後的人都聽見一般。

林驚羽臉上的笑容也慢慢消失,顯然他也發現事情有些異樣,但面對一向德高望重的諸位師叔師兄,他還是老老實實地道:“掌教真人就在祠堂里面。”

齊昊身後傳來一陣輕輕騷動,很快又平靜了下去,隨後,曾叔常平淡而略帶些蒼老的聲音道:“掌門師兄他在里面做什麼,閉關麼?”

林驚羽似被嚇了一跳,道:“閉關,閉什麼關?”

齊昊面色一變,田不易更是面色變化之下,向前踏出了一步,但隨即被曾叔常攔了下來。曾叔常向田不易使了個顏色,搖了搖頭,隨即看了齊昊一眼,齊昊會意,皺眉向林驚羽問道:“林師弟,這個、你最近一直都是在通天峰上麼?”

林驚羽點了點頭,道:“不錯。”

齊昊沉吟了一下,似乎在斟酌語句,然後慢慢地道:“你在這通天峰上,有沒有見到......唔,或者是聽說什麼異樣的事情呢?”

林驚羽想了想,目光掃過在場眾人的臉龐,眼睛逐漸亮了起來,但他面色卻沒有怎麼變化,還是老實回答道:“回稟師兄,我雖然一直都在通天峰上,但是這段日子以來,我幾乎都在這祖師祠堂之中為前輩守靈服喪,所以外面有什麼事,我都沒有聽說。”他頓了頓,看著齊昊,道:“師兄,難道發生了什麼事嗎?”

齊昊窒了下,苦笑搖頭,道:“沒有,也沒發生什麼事。對了,你怎麼會大白天的站在這里,你不是要在祠堂里面守靈的麼?”

林驚羽向祖師祠堂那黑暗深處看了一眼,道:“是掌教真人叫我站在這里的啊,每次他來,都讓我一個人站在外面,然後他獨自進入那個祠堂的。”

此言一出,曾叔常等人都是微微變色,齊昊也皺起了眉頭,道:“那掌教師伯他現在還在里面?”

林驚羽點頭道:“是,他就在祠堂里面。”

齊昊點了點頭,向後退了幾步,不再開口。

曾叔常、田不易等人相互對望一眼,卻是一時無人行動,片刻之後,田不易哼了一聲,大步走了出來,來到祖師祠堂門口,卻沒有走上台階,在石階下朗聲道:“道玄師兄,我是田不易,其他還有水月、天日和曾叔常以及另外兩脈的首座師侄,一起來看你了。你可在麼?”

他聲音嘹亮,中氣十足,登時在這林間傳了開去,隱約望去,似乎那祠堂深處昏暗地方,連那點點香火都猛然亮了一亮,才又緩緩恢複了正常。

片刻之後,那黑暗之中傳出了一個聲音,冷冷道:“什麼事?”

田不易與其他諸位長老首座都是一震,這聲音中陰冷之氣極重,隱隱還有幾分戾氣,哪里有絲毫當初道玄真人清越正氣的味道,但他們數人,都是與道玄真人相識超過數百年的人物,這話聲只一入耳,他們便分辨了出來,這的的確確就是道玄真人的聲音。

這位曾經統領天下正道的道家仙人,難道真的發生了什麼不測在他的身上了麼?

一念及此,田不易等人的面色都變了。

田不易咳嗽了一聲,深深吸了口氣,重新朗聲道:“師兄,我們幾人聽說你近日身體抱恙,所以特地前來探望,還請師兄容我們進入拜見一下。”

道玄真人的聲音沉默了片刻,再出現的時候,卻伴隨著一聲冷笑,寒意刺骨:“見我?見我需要六脈首座一起過來麼,我看你們是意圖逼宮,窺視我這個掌教真人的位置罷!”

此言一出,幾如憑空驚雷,震的是人人變色,便是田不易,也是不由自主地後退了幾步,一臉愕然與驚訝,轉頭望去,卻只見就算往日一向從容冷漠的水月等人,臉上也是不能置信的表情。

曾叔常眼中盡是擔憂之意,踏上一步,朗聲道:“掌門師兄,你這個話是從何說起,我們這些做師弟師妹的,數百年來,從未有過這個心思,從前沒有,現在沒有,將來更不會有。近日我等前來,只是關心師兄身體似乎無恙,決無二心,師兄萬萬不可想錯了。”

道玄真人聲音忽然拔高,冷笑道:“曾叔常,六脈首座之中,向來以你心機最深,當日你早就對龍首峰蒼松所謀有所察覺,卻一直隱忍不言,莫非以為我不知道嗎?”

曾叔常臉色大變,田不易、水月大師還有天日道人等人也是愕然轉身,向曾叔常看去。

水月大師盯著曾叔常,半晌道:“此事當真?”

曾叔常面做苦笑,搖頭道:“這、這又是從何說起?”

水月大師還待追問,忽然那祖師祠堂里無數昏暗香火無風自亮,黑暗中看不清楚,但不知怎麼,卻讓人感覺那黑暗深處,有某種異樣的事物咆哮了一聲。

幾乎就在同時,道玄真人的話聲再度傳來,但他所指的對象,已經從曾叔常的身上轉移至水月大師:“水月,你又在裝了什麼樣子,你以為你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便當真正氣凜然了麼?”他聲音怪異,隱隱有幾分淒厲,夾雜著幾分沙啞,赫然道,“當年萬劍一落到困守祖師祠堂,掃地終老,最後更死于邪魔外道之手,在在都是由你所起,都是拜你所賜的啊!哈哈哈哈哈......”

說到最後,道玄真人的聲音竟仿佛是無法自控一般狂笑起來,更無一絲半點的仙風道骨模樣,然而,此時此刻,卻是再也無人去關注他了,田不易、曾叔常等眾人盡皆失色,愕然望向臉色慘白的水月,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此番短短幾句言辭,卻委實太過驚心動魄,齊昊等後輩弟子只看的聽的是目瞪口呆,而水月大師此刻則是全身發抖,但不知怎麼,她眼中竟發出了從未為人所見的近乎狂熱的灼熱目光,踏前幾步,仿佛再也不管其他,大聲向那個祠堂之中喊道:“你、你說什麼?難道、難道萬師兄他、他還活著......”

一語驚醒眾人,田不易等幾乎同時反應過來,一個個神情激動,跟著向祠堂深處問了出來。

而道玄真人的狂妄笑聲,卻是越來越癲狂一般,回蕩在青云山祖師祠堂的上空,久久不曾散去。

上篇:第八章 鮮血     下篇:第十章 泄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