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章 足跡  
   
第三章 足跡



黑色山峰。

踏上那座山峰之後,一股濃烈的異味就始終在空氣中飄蕩著,有點嗆人,帶著些硫磺的味道。鬼厲和金瓶兒都是修行深厚的人,對這等異味還能忍受,但隨著他們逐漸深入這座山峰,漸漸強烈起來的陰風,卻漸漸有些讓他們皺眉了。

那是帶著透骨冰涼的風,不知怎麼,吹拂過臉上的時候,雖然風力並不是如何之大,但陰慘慘卻著實令人從心底發寒。加上從前方山峰深處不知哪里發出的幽幽尖嘯聲,此起彼伏,忽高忽低,似猿猴夜啼,又是猛鬼慘笑,聽在耳中也是磣的慌。

猴子小灰趴在鬼厲肩頭,啃完了最後一個野果,隨手將果核一扔,三只眼睛張開,四下張望,似乎對它而言,倒是一點不受這些異象的影響。

金瓶兒眉頭越皺越緊,忽然道:“好像有點不對。”

鬼厲一怔,停下了腳步,道:“怎麼了?”

金瓶兒遲疑了一下,道:“我前次跟蹤過來此處,並未有這些滿山遍野的鬼哭狼嚎和陰風陣陣,只是後來到了鎮魔古洞那里,似乎才有一些。怎的過了一些時日,這里卻和幽冥鬼獄一般了?”

鬼厲向遠處看了看,淡淡道:“也許這里乃是獸妖巢穴,戾氣太重,本該如此。當日你過來時他才剛剛複生,當然沒有近日氣象了。”

金瓶兒想了想,也只有這麼解釋了。當日在青云山頭,獸神與誅仙劍陣血戰一場,重創于誅仙古劍之下,任誰都看得出那一劍之威乃是何等之大。不過就算是在誅仙劍陣之下,獸神仍然可以遁逃而走,他這份修行,卻已經是足以震駭天下了。

金瓶兒眼波流動,忽然道:“你說,萬一我們果然在鎮魔古洞中找到獸神,雖然他已經負傷了,但我們二人,真的對付得了他麼?”

鬼厲搖了搖頭,道:“我怎知道?”

金瓶兒看著他,忽然笑道:“看你的樣子,只怕是沒幾分把握吧!既然如此,你還跟我來這里做什麼?”

她望著鬼厲,似笑非笑道:“你可別忘了,狐岐山中,可還有個碧瑤等著你去救她呢!若你死在這里,豈不是太對不起她了麼?”

鬼厲哼了一聲,向前走去,道:“此事是她父親令我所做的,我負碧瑤太多,多少總是要做一些事情的。倒是你,”他冷冷一笑,道:“如果你萬一不幸死在此處,只怕才是死不瞑目吧?”

金瓶兒嬌媚一笑,對著他的背影笑道:“哎呀!你這個人可真是好生見外,只要我們一起死了,莫說是這獸妖巢穴,便是豬圈牛欄,那也是好的。”

鬼厲在前頭嘿嘿冷笑兩聲,顯然對金瓶兒這等話語半分也不相信,更不用說有絲毫感動的表現了,只是徑直走去。倒是他肩頭的猴子轉過頭來,對著金瓶兒,居然難得之極的裂開嘴笑了笑,看去似乎心情不錯。

與鬼厲以前交往的幾個女子不同,小灰對金瓶兒並不像當日和小白、小環兩個女子一般的親熱,數日下來,這般咧嘴開心的笑,倒還是第一次。

金瓶兒多少有些意外,但總不是壞事,倒也有些高興,笑意盎然正要走上前去逗逗猴子,不料猴子裂著嘴剛笑了片刻,忽地嘴巴一張,卻是吐了個黑乎乎的東西出來,速度極快,直向金瓶兒站立處飛來。

金瓶兒嚇了一跳,不過她畢竟不是常人,並不慌亂,腳下微旋用力,身子硬生生向旁邊讓開了幾分,將那個怪異東西讓了過去。

只聽噗的一聲低響,那東西掉在了地上,居然沒有彈起來,而是直接砸進了地上。金瓶兒回頭一看,卻是一個野果果核,不知小灰什麼時候嘴巴里還剩下一個的,嘖嘖嘗著滋味,此刻卻拿來戲耍她。

金瓶兒被一只猴子戲弄,心頭微怒,俏臉也白了幾分,橫眼看去,卻只見那灰毛猴子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轉過身子反坐在鬼厲肩頭,面對著金瓶兒,雙手抱在胸口交叉,兩只腳蕩來蕩去,三眼望天,滿臉盡是一副驕橫之色,大有傳說中的流氓氣概,就連長長的尾巴也在身後晃來晃去,一副我就是欺負你了,我是流氓我怕誰的模樣。

金瓶兒不看還好,一看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緊走幾步追上鬼厲,怒道:“你這只猴子怎麼這麼沒教養,隨便拿果核吐人你知道麼?”

鬼厲慢慢轉過頭來,看著金瓶兒,面上神色有些奇怪,半晌道:“你是在罵它麼?”說著指了指小灰。

金瓶兒點頭。

小灰登時怒了,一下子從鬼厲肩頭跳了起來,吱吱亂叫,三眼圓睜,雙手緊握成拳,不住比劃,看樣子是怒火中燒,要和告狀的金瓶兒打一場,氣勢逼人。

金瓶兒倒沒想到這只灰毛猴子居然通人性到了這種地步,怔了一下,退後了一步,隨後不去理它,向鬼厲大聲道:“我便是在罵它,這畜生也實在太可惡了,你養了它就要把它教好……”

“你啊!”突然,鬼厲少有的大聲開口,沖著小灰喝了一句,同時也把金瓶兒的話給打斷了。

小灰嚇了一跳,停頓了下來,金瓶兒也是吃了一驚,看著鬼厲。

只見鬼厲皺著雙眉,面色嚴肅,對著小灰喝道:“我早跟你說了,要多多讀書,知書才能達理,你就是不聽。上次教你的那本《神魔志異》,你為什麼不學?回頭給我抄它三百篇再來見我!”

小灰三只眼睛一起瞪大,眨呀眨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腦袋,又抓了抓,再摸了摸,顯然有些發呆。

不過另一邊金瓶兒也沒好到哪去,吃了一驚之後,忍不住冷笑道:“你在說什麼鬼話,這猴子就算再通人性,也從來沒聽說過會讀書寫字的!”

鬼厲轉過頭看了她一眼,“哦”了一聲,似這才醒悟,淡淡道:“既然如此,連你也這麼說的話,這猴子沒有教養就不是我的錯了。天生萬物,奈何猴子不能讀書,奈何,奈何?”

他望著金瓶兒,毫無誠意地歎息了一聲,更不多話,回頭又向前走去了。

金瓶兒為之氣結,臉色都白了。

前頭猴子小灰撲通一聲,從鬼厲肩頭掉了下來,摔在了地上,卻不見它有什麼疼痛樣子,反而大聲尖叫,手舞足蹈,狂笑不已,時而捧腹,時而捶地,更有四肢朝天,尾巴揮舞的,總之笑的要多猖狂就有多猖狂。

金瓶兒越看越怒,正要發作,小灰卻突然跳了起來,“吱吱吱”沖著金瓶兒怪叫,做了個大大的鬼臉,隨即四肢著地,嗖嗖兩下竄了回去,幾下跳上了鬼厲肩頭,這才重新趴了下來,在那里得意洋洋的回頭看著金瓶兒,又是一個鬼臉。

金瓶兒怒上加怒,連身子都似乎有些發抖起來,貝齒一咬,就抬起手欲向前揮去,暖暖陽光之下,她手掌邊緣泛起了淡紫色的光芒,詭異之極。

只是那手掌抬到一半,卻是停頓在了半空,前方那個男人的身影下,似乎手邊也散發出淡淡的青色光輝。

金瓶兒瞳孔收縮。

半晌,她忽然一頓足,隨即放下手,閉上眼睛,深深呼吸。胸膛起伏了幾次之後,她的臉色已回複了平時模樣。而前方鬼厲手邊的青輝,也緩緩消失,至于他的身影,也已經在灰毛三眼猴子刺耳的怪笑聲中,慢慢走的遠了。

金瓶兒定了定神,心下仍有幾分微怒,但同時不知怎麼,面上卻有幾分微熱。她向來顛倒眾生,以玩弄人心為長事,怎知今日竟被一只猴子給戲耍如此了……

她哼了一聲,將這些事撇開不想,正欲前行,忽地她眉頭一皺,似乎又想起了什麼,轉過身子慢慢走了回來。不多時,她已經走到了小灰剛才挑釁吐出的那只果核落地之處。

果核乃是這里普通的山間野果果核,並無奇怪之處,但此時的那個果核,竟然是整個陷入了地上,只露出幾分硬殼在外面。而這座焦黑怪異的山峰上,並不像十萬大山其他處,有松軟的泥土,到處都是堅硬的岩石。

小灰一吐之力,竟是將果核擊入了硬石之中。

金瓶兒眉頭緩緩皺起,慢慢站起身子,向著鬼厲身影消失的方向看去,從那個方向吹來的陰風陣陣,風中似乎依然還有猴子小灰刺耳的怪笑聲音。

低低的,彷彿是她輕聲自語:“怎麼連這只猴子,竟也有這等道行,精進的如此之快,這個人究竟是……”

廣袤的黑色森林,又迎來了新的拜訪者。只不過這一次的客人,人數上遠比以前來的多。多達十數人的隊伍,穿行在叢林之中,在枝葉繁茂的巨樹和藤蔓叢生的荊棘中前行著。

只是,這一段路程,除了竟沒有預料中的猛獸襲擊外,走得有些出乎意料的順暢。

走在隊伍最前面的幾個人,都不是尋常人物,陸雪琪眉頭微微皺起,沒有說話,但曾書書卻已經忍不住對李洵說道:“李師兄,這、這里似乎有些不對勁啊!”

李洵停下了腳步,向著周圍看了一眼,隨即看向了曾書書,沉吟片刻,回頭對焚香谷眾弟子大聲道:“大家先在這里休息一會,待會我們繼續趕路。”

眾人轟然答應,顯然走這麼一段路,對誰也不是一件輕松的事。

安頓好其他人,李洵、曾書書走到稍前一點的地方,同時靠近陸雪琪,陸雪琪眉頭皺了皺,卻是退了一步。

李洵面色一沉,曾書書何等機靈,立刻開口打岔了過去,道:“李師兄,你也發現了吧?”

李洵點了點頭,目光落到三人所站的腳下,茂密的荊棘叢中,雖然模糊,但依稀可見荊棘被折斷後,有人踩踏過的模糊印子。

“有人在我們之前,而且肯定不是很久以前,也從這片森林里走過。”他肯定地道,同時面上浮現出掩飾不住的一絲憂色。

曾書書沉吟道:“會不會是李師兄你的同門……”

李洵搖頭道:“不可能的,焚香谷只有我們這一隊深入十萬大山,谷中年輕一代的精英,大都在此了,不會再有其他人進來的。”

曾書書皺了皺眉頭,道:“那就奇怪了,按照當日云谷主說的,這個消息本來不該外泄才是啊!難道是其他門派也知道了這個消息,進入了十萬大山?”

李洵遲疑了一下,還是搖了搖頭,道:“我覺得應該不是,首先此事的確還在保密,只有我們兩派知曉,”他輕輕咳嗽一聲,壓低了聲音,道:“獸神才是浩劫罪魁,若是其他人落井下石,揀了便宜,我們兩派在青云山頭血戰的,豈非是……”

曾書書一伸手,滿面笑容,拍了拍李洵肩膀,笑道:“李師兄所言正合我意,果然是英雄所見略同啊!呵呵,呵呵呵……”

他這里二人相視而笑,旁邊卻忽然傳來一聲冷哼,乃是出自陸雪琪之口,兩人都是一怔,轉眼看去。

曾書書低聲問道:“陸師姐,你怎麼了,莫非我們說錯話了麼?”

陸雪琪冷冷看了他一眼,轉過了頭去,口中冷笑道:“面目可憎!”

曾書書一呆,一時弄不清楚陸雪琪這句話的意思,不知她是罵自己還是李洵,亦或乾脆是兩個都罵。他轉頭看向李洵,二人面面相覷,一時都覺尷尬,不知該說什麼才好。

片刻之後,畢竟曾書書臉皮更厚,打了個哈哈,裝作什麼都沒聽過一般,對李洵道:“李師兄,既然消息並未外泄,又不是你們焚香谷其他弟子,那這里竟有這樣的痕跡,只怕是其中大有古怪了啊!”

李洵皺眉,顯然也是苦于思索不得,正欲開口說話,忽然前邊剛轉過身子去的陸雪琪,冷冷的又說了一句:“獸神!”

曾書書與李洵身子都是一震,面上露出愕然神色。

過了一會,曾書書慢慢點頭,雖然有些遲疑,但還是道:“這個……陸師姐說的雖然比較……異想天開,但細想下來,還真是大有可能啊!”

李洵面上神情卻與曾書書不大一樣,欲言又止,猶豫了一會,搖了搖頭道:“算了,我們繼續走下去再看看吧,在這里胡亂猜測也沒用。”

說著,他向二人又道:“你們也歇息一下,我回去看看那些師弟們。”

曾書書點了點頭,道:“李師兄請便吧!”

李洵又囑咐了兩句小心一類的話,轉身向後走去。

待李洵走的遠了,曾書書這才轉過頭,向著陸雪琪的背影,忽地微笑道:“陸師姐,剛才你莫非是在罵我麼?”

陸雪琪冷哼一聲,既不承認卻也不否認,看那意思,倒是默認的意思多一些。

曾書書苦笑一聲,沉吟片刻,緩緩走到陸雪琪身旁,卻是壓低了聲音,道:“陸師姐,我有件事要問你一下。”

陸雪琪看了他一眼,微怔了一下,只見曾書書此刻面色居然十分嚴肅正經,與平常大為不同,當下道:“什麼?”

曾書書深吸了一口氣,看了看四周,隨後低聲道:“陸師姐,你老實跟我說,本門的誅仙古劍,當真是損毀了麼?”

陸雪琪面色刷的一白,眼中精光一閃,盯著曾書書,就連她手中的天琊神劍,那秋水般的淡藍光輝,也似發出無形的嗡嗡之聲,瞬間伸展,然後緩緩又收了回去。

曾書書面色微變,只感覺面前這個白衣女子前一刻似冰,這一刻卻似乎瞬間成了尖銳之極可怖的針,情不自禁退了一步,低聲苦笑道:“陸師姐,不用這樣吧!”

陸雪琪冷冷盯著他,道:“你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曾書書微微一笑,道:“怎麼說我也是青云弟子,這種事怎麼可能不關心呢?文敏師姐她臨時回山,只怕就是為了向諸位師長回報此事吧?”

陸雪琪沒有說話,只是冷冷看著他。

曾書書點了點頭,道:“好了好了,陸師姐,你看,我並非惡意,只是此間有些事大是可疑,一路上少有機會,正好現在與你說一說。”

陸雪琪看了他一眼,道:“什麼事?”

曾書書咳嗽一聲,低聲道:“你覺得焚香谷谷主云易嵐是個什麼樣的人?”

陸雪琪眉頭一皺,道:“你什麼意思?”

曾書書微微一笑,道:“這麼說吧,你覺得云谷主他是不是一個頭腦簡單的人呢?要不或者是一個疾惡如仇,以天下正道為己任,對同為正道的青云弟子就一點沒有防備的人呢?”

陸雪琪哼了一聲,沒有說話,但臉上不屑之意溢于言表,顯然對曾書書這些問題完全是否定的意思。

曾書書也不生氣,看來早就知道了陸雪琪會有這種反應,接著又道:“既然我們都知道云谷主他不是這種古道熱腸或者頭腦簡單的人,那他當日在山河殿上貿然向我們三人問出了誅仙損毀這句話,不是很奇怪麼?”

陸雪琪深吸了一口氣,一言不發看著曾書書。

曾書書有些尷尬,道:“好吧!我知道背後這麼說一位德高望重的長輩,的確有些不妥,不過你看,這些事細想起來,真的有些奇怪……”

“沒有什麼不妥的。”陸雪琪清冷聲音截然道,似乎根本懶得管曾書書微微張大的嘴巴,冷冷道:“說便說了,有什麼好顧忌的,從青云山到現在,我看他也不是什麼好人!”

“呃……”曾書書又是吃驚又是好笑,一時竟說不出話來了。他做夢也沒想到,一向循規蹈矩的陸雪琪居然比自己更出格,徑直就將蔑視某位德高望重的前輩的話說了出來。不過回頭想想,這位清麗無雙的絕色女子,與那位德高望重的前輩還有他的門下弟子之間,似乎還真是有不少的過節啊!

看著陸雪琪的臉色,曾書書不知怎麼脖子後面有些發涼,直覺上暗想,難道無意中捅了馬蜂窩?當下咳嗽一聲,連忙岔開話題,道:“這個,呃,唔,我們先不管他的人品了,我是說,這件事上,云谷主至少有幾個大異平常的地方……”

“他是如何知道誅仙古劍損毀的消息的,這是其一。”陸雪琪截話道,面上神情不變,但眼神之中卻透出一絲亮光,如耀眼的水晶一般,“其二,他知道之後,為什麼要告訴我們。他明明知道這個消息從他口中說出來,我們必然要回報給青云門諸位師長,那麼焚香谷與青云門之間,豈非立刻就要生變?”

曾書書連連點頭,道:“我就知道以陸師姐之聰慧,絕不能發現不了這其中緊要干系。”頓了一下,他繼續道:“照此細想,則云谷主不外乎兩種情況,第一,青云門有給他通風報信的奸細,這個連我這樣的青云弟子都瞞得嚴嚴實實的消息,他竟然知道了,可見這奸細身分地位不可小覷。但他這麼一說,豈非是有可能反而暴露了那奸細身分?”

陸雪琪哼了一聲,道:“第二,他告訴我們這些話的目的又是什麼?是提醒青云門,他已經知道了這個秘密,還是警告諸位師長,焚香谷已經不再懼怕青云門了?”

曾書書深深看了陸雪琪一眼,歎了口氣,道:“我心中所想,原來你也早想到了,枉我還想提醒你的。不過想想也對,當日你讓文敏師姐臨時轉回青云,就是將這些事稟告諸位長輩吧!”

陸雪琪默然,點了點頭。

曾書書嘴角動了動,忽的一聲長歎,聲音中竟是十分感慨。

陸雪琪微怔,道:“你怎麼了?”

曾書書苦笑了一聲,道:“我、我是為本門那柄誅仙古劍而歎的,老實說,這幾日我雖然想到這里,但心中卻還是萬分不情願是真的,甯可自己猜錯了。”

陸雪琪沒有說話,只默默轉過了頭,望著前方。密林深處,幽幽暗暗,前途竟是沒有半分光亮。

曾書書長出了一口氣,搖了搖頭,道:“算了,反正再想也沒有什麼法子了,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倒要看看,那位云谷主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陸雪琪沒有回答,目光不經意間轉到剛才發現的那個模糊痕跡上。

曾書書在一旁低聲說道:“其實你說的獸神雖然也有可能,但我總覺得應該不是他。”

陸雪琪道:“那你以為是什麼人?”

曾書書沉吟片刻,低聲道:“如果那個李洵說的都是真的,果然不是他們焚香谷其他弟子的話,我只怕這些痕跡,多半乃是魔教那邊的余孽留下的。”

陸雪琪身子一震,轉過頭來,一向清冷的美麗容顏上第一次動容,道:“你為何如此說?”

曾書書指著那個痕跡,道:“你看,這個痕跡雖然模糊,但顯然乃是人類經過此地留下的痕跡。焚香谷既然沒來過,那麼天下正道之中更沒有其他門派比他們更熟悉十萬大山了,也很難想像會追查到此處。但是魔教就不同了,當年正邪大戰之後,魔教被正道逐出中土,似這等窮山惡水的地方,只怕他們也會來過。所以說是他們,我覺得大有可能。”

“你說呢!陸師姐?”曾書書轉頭問道,但看著陸雪琪的面色,卻是不由自主的一怔。

那美麗女子,怔怔看著那個腳印痕跡,面色微微顯得有些蒼白,卻意外的有隱隱腮紅,從肌膚深處幽幽透出著。在這荒僻幽冷的古老森林中,她幽幽而立,竟彷彿是陷入了一場異樣的夢境之中,再也聽不到旁邊人的話了。

上篇:第二章 決定     下篇:第四章 舊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