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一章 神秘人  
   
第一章 神秘人

中土,河陽誠外,荒棄義莊。 荒野之上,一眼看去,地址大致是比較平坦的,除了向北眺望,原出有那麼一座巍峨聳立的青云山脈之外,其余的方向連起伏的丘陵都比較少見。遠近雜亂的生長著許多樹林,或大或小分布在這片原野之上,義莊周圍,只有那幾棵稀稀疏疏的樹木佇立著。 天色正是最黑的時候,加上天際云層很厚,遮住了月亮,只有邊緣幾顆小星星散發著微弱的光芒,照耀在著片荒涼的土地上。這一晚起了風,不是特別的大,但吹過樹梢枝頭,樹枝搖曳,黑影山東,發出‘沙沙’的低沉聲音,聽在耳中,吹在身上,卻特別冷。 周一仙和小環、野狗道人三人緊緊站在一起,注視著前方那個神秘人物。從周一陷發現那人開始,過了好一會兒,可是那人卻似乎如僵尸一樣,一動也不動的站在那里,只是他堵住了門口,周一仙三人卻是出不去了。 小環定了定神,壓低了聲音,輕聲對周一仙道:“爺爺,你當真看清楚了,他穿的乃是青云門的道袍。” 野狗道人也轉過頭來,留意聽著,周一仙目光向那個木然而立的身影看了一眼,然後確定地點頭道:“不會錯了,你們看他袖口那個劍形標志,確是青云門的。” 小環嘀咕道:“青云門不都是名門正派嗎,哪里會半夜三更跑到這種鬼地方來嚇人的?” 野狗道人也點了點頭,顯然縱是一向對正道沒有好感的他,也不大相信青云門下弟子會干這種事情。周一仙白了他們二人一眼,咳嗽了一聲,不管怎樣,雖然剛發現那個人影時有些震駭,但時間稍久,那個詭異人影雖然依舊神秘,但並未做出傷害他們或是敵對摸樣的事來,周一仙膽子也不由的大了一些。 他慢慢走上一步,干笑了兩聲,道:“著位……這個……先生,請恕我們冒犯了,我們並不知曉此處乃是你的居所……” “爺爺!”小環在背後叫了聲,打斷了周一仙的話,口氣中微帶惱火,而前頭那個人影突然間身子居然動了一下,似乎對周一仙的話有所反應。 周一仙眉頭一皺,但立刻反應了過來,此處乃是一坐義莊,自己說此處是此人的居所,豈非就是當面罵人是死人活鬼嗎……周一仙背後忍不住涼了一下,連忙賠笑道:“這個,這個……老朽是說,我等三人乃是深夜散步,誤入此地,並無他意,先生不要在意。我們什麼都沒看見,什麼都沒看見,我們這就走,這就走。” 說罷,他牛頭向小環和野狗道人使了個眼色,三人硬著頭皮,慢慢向旁靠去,想從這如鬼魅一般的人影身邊走過。不料才走幾步,三人只覺得眼前一花,那個黑色的人影赫然竟又是擋在了他們前面,而且距離更近,小環甚至隱隱聞到了那人身上一股血腥氣息。 眼看著頭頂上月黑風高,眼前黑壓壓的一片陰影就這般掠了過來,周一仙、野狗道人為之變色,小環更是面色發白,“啊”的一聲叫了出來,向後跳了幾步,巴不得離那黑影越遠越好。 小環一聲叫喚,雖然是自己害怕下意識叫出來的,本來嘛,女兒家,總對這些事物有些厭惡的,但聽在旁邊人耳中,卻是另一回事了。周一仙與野狗道人都是嚇了一跳,周一仙連忙回頭看去,野狗道人卻是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一聲虎吼……恩,更像是一聲犬嗷,跳將出來,當在了小環和周一仙的面前,同時手中光環閃過,已是將自己那獸牙法寶祭了出來。 黑暗夜色之中,那淡黃色的光環雖微弱,但看來居然還有幾分暖意。 小環看了野狗道人如此,自己反倒也嚇了一跳,不明所以,就在著殺那之間,那個真面一直籠罩在陰影之中的人影忽然晃動了。 那人的手徑直向前伸了過來,一股詭異的氣息隨之而起,卻斷非當今青云門光明正大的道法。野狗道人心中知道此人高深莫測,但身後卻是有一個女子站著,無論如何都不能退後,當下一聲怒喝,獸牙法寶登時光芒大盛,迎者那人打去。 義莊庭院之中,黑暗竟似乎在瞬間被野狗道人逼退了開去,在他臉上,有那麼一瞬間,眼看著那個人影似乎竟沒有抵擋的摸樣,竟也有些嵯峨,更帶了幾分欣喜。 下一刻,野狗道人的獸牙法寶赫然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那個人影的胸口,那個看起來神秘至極厲害至極的人物,竟然摸樣躲閃過野狗道人這一記重擊。 野狗道人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旁邊的周一仙和小環也是怔了一下,只見那放獸牙法寶黃光耀耀,大有勝者的氣概,只是片刻之後,三人隨即發現了不對。 被也夠刀刃全力一擊切正中胸口的那個人,竟似乎連身影也沒有晃動幾下,野狗道人雖然道行上遠遠不能與鬼厲等人物相提並論,但好歹也是修行了多年的魔教人物,這一擊之力也是非同小可,尋常人只怕被打的氣血翻滾,不死也去了半跳命了。 而這個詭異人物,竟似乎毫無感覺,緊接著,片刻之後,那人似乎低低哼了一聲,野狗道人忽地一聲驚呼,也不見那人如何動作的,那只伸出來的手瞬間便回到了身前,將野狗道人的獸牙法寶抓在了手中。 自己的法寶被人掌握,這對修道中人乃是極危險的事,野狗道人如何不又急又怒,呼喝一聲,全力催發法力,欲將法寶召了回來,不料那獸牙躺在那人手中,也不見他如何用力,竟是對主人的法力毫無反應了。 那人的頭顱低下,看了看手中之物,然後第一次開口,聲音沙啞,幾乎難以聽清,但卻帶著名下不削的口氣,冷然道:“妖魔小道,也敢在此放肆!” 野狗道人驚怒交集,正欲再度催持法寶,忽然間聽到身後周一仙急道:“退後,快退後……” 野狗道人一驚,本能的退了幾步,剛想向周一仙問話,只見那人手掌突然一緊,那只獸牙法寶幾乎是應聲發出了“咔咔”如碎骨一般的刺耳聲響,野狗道人束然,但只見那黃光爆漲卻又立刻消散,“咔咔”聲中,如一之猛獸最後呻吟,痛苦掙紮不過,“轟”的一聲,野狗道人的獸牙法寶,竟是被那人硬生生的以赤手空拳壓的粉碎,碎片如刀,向外激射而出,“咄咄”之聲,瞬間不絕于耳,盡數打在了野狗道人適才站立之處。 野狗道人又是信筒又是驚懼,一時竟說不出話來,那詭異人物的臉知道現在荏苒被一團神秘陰影籠罩著三人看不清楚他的臉龐。只聽他的聲音低沉沙啞,慢慢仰頭看天,但臉上黑氣陰影竟然依然不退,說不出的詭異,這摧毀獸牙之後,他仿佛竟有種宣泄感覺一般,渙渙冷笑了起來,聽在耳中,襯著這詭異義莊,漫天呼嘯的陰風,周一仙等人都有毛骨悚然的感覺。 周一仙心中正自忐忑不安,忽地目光一凝,向那古怪之人手臂看去,只見原來捏碎獸牙的那只手上,不知何時已經泛起一層淡淡的請光色,而那青色卻與此人周身氣息截然不同,純正溫和,竟是至精至純道家真法的境界 周一仙愕然抬頭,踏上一步,一時竟忘了顧慮,也不理會小環和野狗道人有些驚訝的拉阻,道:“閣下究竟是誰?身著青云門道袍,有修煉有不低于上青境界的太極玄青道,究竟是哪位青云門大師,竟是在這種時候做這等荒謬之事?” 青色光芒一閃而收,那人緩緩向周一仙看來,透過他面上那層迷離詭異的黑氣,周一仙竟是感覺全身一陣冰冷,只聽那人沙啞著聲音,冷冷道:“你知道的可真不少啊!” 周一仙哼了一聲,面色凝重,不往向那人身上打量,面上的迷惑之色越來越重,沉聲道:“閣下的確乃是青云門下,也決然不會是普通弟子,但你究竟是何人,是何緣故在此作怪?” 那人冷笑一聲,卻不作答,周一仙忽有所覺,回頭一看,卻是小環輕輕拉他袖子,低聲道:“爺爺,他這個人一聲鬼氣,我感覺得到,這義莊四下竟無一個游蕩陰玲,只怕都是被此人嚇跑了。若非如此,我也早能知曉此處不對勁了。像這樣的人,怎會是青云門的人?” 周一仙臉上陰晴不定,面色複雜,顯然心里思緒也很混亂,面對這個神秘人物卻又和青云門有千絲萬蔞的聯系,他似乎看起來竟沒有通常那樣害怕的表現,而且想的有些出神。 那個詭異人物此刻的注意力慢慢都集中在了周一仙身上,上上下下大量了周一仙幾眼,忽地冷小一聲,寒聲道:“管你是什麼人,膽敢違逆于我,都要死!” 一言才落,他的手已是抬了起來,周一仙眼看那手心中青光瞬間亮起,老臉失色,臉話也來不及說,忽地雙手齊揮,舉到胸口。只見他左右食指、中指雙指之間赫然各出現了一張換色符紙,上面彎彎曲曲、扭扭歪歪畫著奇異的符咒,引風微微飛揚。 只見那神秘人物手心中青光逐漸明亮,並對准了周一仙等人,周一仙更不遲疑,忽地口中喃喃念咒,不退反進,踏上一步,邁步之間,隨著他口中咒語聲聲,那兩張黃色符紙竟是自行燃燒了起來,兩團小小火眼,在這黑夜之中,霍然出現,顯得特別明亮。 這奇怪舉動似乎另對面那神秘人也有些遲疑,又或是觸動了什麼記憶,竟讓他的動作微微停頓了一下,依稀聽見他驚訝地“咦”了一聲。 符紙焚燒,周一仙白須飄揚,忽地他大喝一聲,雙手一甩,兩團火眼飄出手指,竟是凝在半空之中,緊接著,“轟”的一聲大項,兩團小小火眼竟是營風大漲,變做一團數尺之巨的熊熊烈火,擋在了周一仙與那神秘人的中間。 “吼啊”半空中一聲吼叫,熊熊火眼之中,跳出一只白額巨虎,虎虎生威,張開血盆大口發出一聲聲震四野的虎嘯,轟然躍起,向那黑影人撲了過去。 神秘人冷哼一聲,竟也不稍做退讓,右手青光一閃,直劈而下,任那巨虎來勢如何凶惡,這一掌竟是直劈在了巨虎額頭之上,青光瞬間侵蝕而去,那白虎似還要掙紮,張牙舞爪,但片刻之後,在發出了最後一記不甘的怒吼之後,巨虎通體突然透出了請色的光芒,隨即一陣搖晃,這巨大的身軀竟然化為烏有,變成了幾朵殘焰,在半空中閃爍兩下,消失在無形之中。 只是這白額巨虎並非結束,幾乎是在巨虎消失的同時,那團巨大的列焰之中,竟又幻生出了一只赤鬃雄師,獅喉之中,再度向神秘人撲來。不過那神秘人顯然道行高強至極,幾乎連正眼也不看一眼,又是同樣一劈下,那雄獅的下場便與白額虎一般了。 只是周一仙此翻施展的異術卻當真詭異的很,雖然幻化的巨獸擋不了敵人一擊,但那團團火焰之中,竟不知能有多少法力幻化的奇異猛獸,在巨呼雄師之後,那團火焰幻化的猛獸竟越來越多,而且速度也越來越快,種種猛獸如:野豬、豹子、河馬、巨象、玲鹿、山貓,等等,層出不窮,切身軀雄偉俱大異平常,凶猛至極。 不過此番棉隊的那個神秘任務,卻似乎當真有神鬼不測之神功道行,棉隊著這接踵而至、目不暇接的無數怪物,他竟是連大氣也不揣一口,只是看似隨意的揮舞手臂,掌峰過處,再厲害凶猛的猛獸也化為無形。 激斗之中,那神秘人忽地冷哼一聲,似有察覺,猛然間將掌劈改為橫掃,頓時青光大盛,一股亮色如輪,直碾壓了過去。氣勢雄渾,一路披靡,那團熊熊燃燒的火焰遇到這股青色光柱,抵擋了兩下,終究被徑直刺穿,透了過去。 半空之中,似乎頓時有萬獸齊聲憤怒後腳,但隨即絕耳,火焰消失,火光搖曳中,只有兩團將要燃燒盡的黃色符紙,慢慢從半空中飄落下來。 義莊庭院之中,暫時回複了平靜,而在庭院的另一面,剛剛溜到牆角意欲偷跑的周一仙三人愕然回身,顯然明天想到敵人竟然能如此迅速地破了周一仙這個法術。 沒有幻術阻擋,還背身逃跑顯然是可笑愚蠢的想法,周一仙等三人身形窒了一下,都慢慢回過身來。而那個神秘人物緩緩欺身靠近,慢慢走了過來。黑色的身影帶著濃濃的殺氣,義莊之內,一片肅殺。 周一仙臉上眉頭緊鎖,顯然在顧慮著什麼,但看到那黑色人影越來越近,卻只覺得生死隱隱就在呼吸之間了。 小環臉色變換,忽地欲踏上應對,但沒等她走出去,已經被周一仙拉了回來,低聲喝到:“胡鬧。此人非同小可,不是你這種小孩能應付得了的。” 小環微感驚訝,愕然向周一仙看去,似乎從來也未曾見爺爺如此緊張慎重,這時,只聽那個靠近的黑硬停頓了一下,沙啞的聲音冷冷道:“你剛才所用的幻術,可是……” 話說到一半,周一仙卻突然不顧一切一樣,雙臂猛然揮起,此番徒然出現在他手掌上的,赫然竟是多達八張的黃色符紙。 夜風吹過,八張符紙同時自燃,點點火焰,如在周一仙掌上狂舞,照得他眼神閃閃發亮。 “呔!五丁眾鬼,黃泉速回; 虛影形遁,乃命吾回!” 幾乎是在周一仙呼喝聲中,這義莊之內,突然狂風大做,砂石奔走,從四面八方竟是吹了進來。那神秘人身形頓住,似也有所意外,留神向四周觀看,周一仙咒聲出口,凌空中,“轟轟轟轟轟”5聲悶響于身旁,周一仙三人身影隱隱搖晃了一下,卻又靜止了下來。 狂風呼嘯,倒卷黃沙,紛紛向那個神秘人身上刮去,吹得他的衣服獵獵飛揚。但狂風之中,他臉上黑氣渾然不動,卻是有一聲冷笑,又是發了出來。 那人竟放棄了正在施法的周一仙三人,忽地倒退連走六步,一聲輕喝,左手卻是向著地下插去,但只見青色光環瞬間刺下,堅硬土地頓時炸開,不知怎麼,在青色搖曳耀耀閃爍之中,遠處周一仙三人的身影突然開始劇烈顫抖,而地底之下,也猛染發出一聲帶著痛楚的叫喚之聲: “哎呀!” 青芒一閃而收,義莊之內,狂風風蝕大減,砂石也漸漸平靜了下來,片刻之後,周一仙等三人站力的地方,地面上忽然一聲爆裂之聲,隨即只聽轟然作響,竟是生生的炸開了一個大洞,原來那三個站立的人影頓時消失,竟是不知何時三人已成了虛影。 而地面大洞之中,帶著幾分驚叫和痛楚,撲通普通踉踉蹌蹌的摔出了三個人硬,不是周一仙三人又是誰。只見三人面上多有塵土之色,周一仙面上更是青一塊紫一快,顯然吃了暗虧,但似乎他還沒來得及顧及這些,只抬頭向那神秘人看去,一臉愕然。 那詭異的神秘人物冷冷站在遠處,注視著他們,哼了一聲,沙啞的聲音道:“想不到你居然連‘五丁金甲’‘小鬼搬運’這些失傳已久的法術都會,單論這等異術,只怕天下更無人能超過你了。” 周一仙面色肅然,雖然看起來有些滑稽,但此刻卻沉聲道:“你怎麼看破的?” 那人淡淡道:“你不是說我是青云門的人嗎,這些江湖小術,當年正是青云門祖師的看家功夫,我就算不會,難道還看不出來嗎?” 周一仙慢慢站了起來,心中卻是心念山東,此番棉隊這個神秘人物,委實另他感覺有些應付不了,道行高深莫測不說,只怕放眼天下,也難找到可以和此人對抗的之人;更另人費解的是,此人竟似乎是青云門下,切在太極玄青道上修行之高,生平僅見,但偏偏此人身上戾氣之重,亦是前所未見,怎的會有這麼一個人物,卻又會在深夜于這義莊之內出現呢?

上篇:第十一章 天狐     下篇:第二章 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