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章 斷劍  
   
第三章 斷劍

中土,河陽城外廢棄義莊。 這個神秘人物一舉擊破周一仙施展的法術,以深不可測的道行震懾全場,甚至連周一仙看家的逃命之術也被他看穿,而在言談舉止之間,此人竟絲毫沒有否認和青云們那神秘的聯系,加上他高到不可思議的太極玄清道修行,這個神秘人物的來曆,簡直是無法想象。 然而,隨著這個人黑暗的身影逐漸靠近,身上那股詭異凶戾之氣籠罩而來,周一仙、小環和野狗道人已經沒有多余的念頭去考慮這些事了。破除周一仙的法術之後,那人隱藏在陰影之後的身子似乎突然受到了什麼刺激,開始緩緩喘息起來,呼吸聲慢慢變的沉重。 周一仙眉頭緊緊皺著,盯著那個人,眼中意外的沒有多少驚懼,反而疑惑之色更多些。以這個神秘人剛才表現出來的道行之高,自然是決不可能才動手幾下便氣喘籲籲,顯然,此人體內似有隱疾,又活是什麼怪異症狀,竟連他這等高深道行的人物也難以控制。 只是雖然如此,但外表看去,那神秘人飛彈沒有任何衰弱下去的跡象,相反,隨著凶戾之氣不斷的高漲,太極玄青道那股純正溫和的氣息消沉下去,籠罩而來的殺氣和威壓,卻是有過之而無不及。這個時候,任誰面對著那一雙黑氣之後漸漸亮起閃著凶狠紅眼神的眼睛,都會明白接下來這個神秘人物要做什麼了! 周一仙一咬牙,似下了決心,猛然一拉,要將野狗道人和小環拉在自己身後,伸手處,野狗刀刃被拉了過來,但小環那里,卻是拉了個空。 周一仙吃了一驚,還未等他回頭看去,卻只見人影閃過,小環竟是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前,面對著那個神秘人。周一先愕然,卻只聽小環疾道: “爺爺,你們快走,我來擋住他。” 周一陷怒道:“你懂得什麼,此人道行非同小可,快…” 他回來二字尚未出口,只見小環已然動手,面對那個神秘人,這看去秀麗清蠢的少女雙手猛然揚起,一本黑色無字封皮的書從她手間隱隱閃過,片刻之後,當初鬼先生贈送給她的那七枚“血玉骨片”便出現在了她的手上。 一股黑暗氣息,無形卻似有質,徒然間憑空散發出來,降臨在這個廢墟庭院之中,周一仙愕然止步,就連眼前逼近的那個神秘人,也輕輕的“夷”了一聲,停了下來。 與那神秘人身上凶戾氣息截然不同,但同樣蘊涵著詭異黑暗氣息的森森鬼氣,從四面八放湧了過來,此處原本是一處義莊,陰氣本來就極重,次番小環施展了詭異的鬼道異術,登時鬼嘯連連,陰風慘慘,直如萬鬼呼嘯,讓人心頭直參的慌。 七枚血玉骨片,緩緩從小環手心飄了起來,如無形只手草空,在小環身前半空排列出一個三角形狀,每一片之上那些似血汙一般的地方,都緩緩泛起了暗紅色的光芒,如七只慢慢睜開的眼睛,盯著那個神秘人。 滿院子的陰風之中,那個神秘人的一山也呼呼直響,但他似乎根本不受著陰靈鬼魅之惑,那雙隱藏在黑氣陰影之後的眼睛微微眯了起來,突然寒聲說了一句:“鬼道之術!“ 小環眉頭微微皺著,原本秀美的臉龐此刻顯得微微發白,不知道是因為第一次施展這等異術不熟練呢,還是女孩兒家天生就對鬼魅陰靈這些事物有些反感懼怕,但不管怎樣,這第一次被她施展兒出的鬼道法術,經由鬼道異寶”血玉骨片“的催化,已冉成形,在小環身體附近逐漸凝聚了一層深邃黑氣,並且在小環手臂翻轉之間,渾然成形,卻是一個玉小環星星格格不入的巨大黑色骷髏頭,看去詭異至極。 周一仙怒道:“你懂得什麼,此人道行非同小可,快…” 而七片血玉骨片此刻也隨之緩慢升空,鑲入了那個黑色所化的骷髏兩之眼眶之中,瞬間,那骷髏如獲新生,一道黑色如利箭一般急速無比從它口中激射出來,向那神秘人射去。 破空之升,如吟鏑尖嘯,轉眼即道了那神秘人身前,神秘人身形一轉,看似緩慢,卻是在間不容發之際將這道凶戾的鬼氣之箭躲了過去,那鬼箭破空而去,激蕩之聲猶似尚在耳邊。 但不容他喘息,前方那個黑色骷髏口中經是接二連三又噴出黑色凶厲鬼箭出來,破空尖嘯陣陣,直向那個神秘人物射來,且方向也微有不同,上下左右皆有,竟是絲毫不留余地了。 站在小環身後的周一仙與野狗都變了臉色,所不同的是野狗道人是又驚又喜,不曾想到小環道數竟然如此厲害;而周一仙臉色表情卻複雜的多,臉上沒有幾分信息,更多的卻是擔心和疑慮。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周一仙忽地臉上神情一動,退後了一步,卻是向這個院子的另一個方向看了過去,那里並非小環與神秘人物斗法的地方,相反,是所有人都沒有主要到的,他們剛剛探察過了的一個地方——義莊的那個廢屋。 那里陰影深深,不過與此刻的庭院之中的鬼氣森森相比,那里似乎反而更顯得好些,剛才周一仙與野狗道人在門口向里面張望,里頭自然是早已荒廢了,什麼都沒有,只有殘留的破瓦碎爍,還有就是看得讓人不舒服的幾具破舊棺木。 但就是這些,卻突然讓周一仙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甚至連激斗中的小環他竟也一時沒有注意了。 那間廢物中,卻又是什麼事物出現了呢? 周一仙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那里。 庭院之中,小環的鬼道異術聲勢逼人,竟然一時場面上完全壓倒了那個神秘人物,眼看著她召喚出來的那個黑色骷髏不停的發出凶厲至極的鬼箭,一支支的破空射區,雖然沒有一支能夠射中那個神秘人,但也逼得那個神秘人不停閃躲,這陰森詭異的鬼道之力,似乎連那個道行高深莫測的神秘人也不願意直接其峰。 于是這般過了半響,雖然小環身外籠罩的那個黑色骷髏凝而不散,並且目光之中的紅光一樣亮堂,但是那個神秘人卻有了變化,似乎已經看出了什麼,冷笑一聲,忽地在漫天鬼箭如雨中,欺身飛起,直向小環沖來。 所有得鬼箭似乎一時都失去了准頭,從他身邊滑了開去,咄咄之聲尖嘯不決于耳,卻是都向旁邊飛去了。周圍野狗道人等臉上都是失色,小環野是臉色一白,眼看那黑色身影就要飛近身子,她雙手猛然一合,並于胸口,頓時在她法術催持下,黑色骷髏呼嘯一聲,竟是突然變小了一半左右,但同時也擋在了小環身前,那七片閃爍紅光的血玉骨片急速旋轉著,黑色骷髏雙眼中,瞬間灑出一片紅色光幕,截住了那神秘人的來路。 神秘人冷哼一聲,似乎以他的道行,竟然也對著片紅色光幕有著幾分忌諱,硬生生的頓住了身子,停了下來,反觀小環,雖然暫時脫離危險,但緊接著不知威嚇,整個人身子一顫,似乎突然間元氣大傷,臉上竟也閃過一道黑色,片刻之後,她手間術法與身前那個黑色骷髏,全都開始顫抖了起來。 就連她朝空射出的鬼剪,也立刻受到了影響,從剛才尖嘯激射,勢不可擋的氣勢,變成了軟弱無力的樣子,而先前小環作法灑下的那片紅色光幕,終于也是在小環吃力的神情中,漸漸抖動,終于消散了,意外的,那個神秘人在小環出現頹勢以後,沒有再度攻擊,反而站住了身子,看著對面那個漸漸衰弱的少女,眼中閃爍過一陣寒光。 野狗道人大急,不知道小環前一刻看去還好好的大占優勢,怎的突然就似乎元氣大傷地敗了下來,連忙賞錢扶住了遙遙欲墜的小環,入手處,他頓時大吃一驚,小環的身子冰冷至極不說,那寒意中更有一股詭異莫測的鬼力妖氣,咝咝的散發出來,直欲擇人而噬。 幸好這個感覺很快就隨著小環無力坐倒而消散。野狗道人野不敢怠慢,扶著小環慢慢坐下,周一仙默默走到小環身旁,仔細看看她面容,搖頭歎息了一聲,沒有說話。 小環此刻看去衰弱至極,似乎連話也說不出來了,半空中那個黑色骷髏漸漸變淡,終于也消散了去,只留下了變回平淡無奇的七個血玉骨片,從半空中微微凝了一下,隨即凋落了下來,落在了小環身前石板之上,發出了幾聲清脆的聲響。 那神秘人看了看小環,忽然道:“這"血魂’之術她修行了多久?” 周一仙慢慢走道小環身前,擋住了他看向小環的視線,神秘人向他看去,周一仙淡淡道:“不過一個月而已吧” 那神秘人沉默了片刻,眼中那兩點紅光何時,緩緩又黯淡了許多,隨著那兩點光的弱變,他整個人似乎看起來又多了幾分人味,身上那股凶厲之氣也淡得多了。 周一仙眉頭一皺,他走南闖北見識閱曆,方言天下都沒幾個能與他相提並論,自然也看出了這神秘人身上得怪異之處,眼中漸漸露出思索之色,隨即似乎又想道了甚麼。忽然又向那間廢氣屋子方向,看了一眼。 冷冷夜風之中,那棟荒廢多年的屋子孤零零聳立著,破敗淒涼,當真是一點異處都沒有,只是周一仙看著它的表情,卻大是古怪,隱隱中還有幾分期待。 那神秘人沉默了一會兒,聲音還是那般平淡,但看向周一仙身後的視線里,已經多了幾分意外的贊賞,道:“好天資啊,只可惜卻用到了鬼道小術之上。” 周一仙眼看著他,道:“這位尊駕,我們並無冒犯于你,今晚誤入此地,也並無他意,更不想與你起什麼沖突。如果沒有其他事,請尊駕還是讓我們走吧。” 神秘人目光慢慢收了回來,看著周一仙,冷笑了一聲,道:“誤入此地,你們說得到輕松,誰知道你們不是......” 話說了一半,突然,那人身子卻是微微一抖,竟是把話中斷了,周一仙一震,隨即清清楚楚看到,那面黑色籠罩之後的面龐上,眼眶中,亮點紅色的光亮,竟又是緩緩亮了起來。 凶戾之氣重新泛起,無形的籠罩過來,威壓一切,比之剛才竟有過之無不及。 周一仙臉色大變,猛然退後一步,一把將無力的小環拉了起來,對驚愕的野狗道人疾道:“快,快分開跑,逃得一個是一個……” 野狗道人似乎也明白了什麼,但還不等他開口說話,前方黑暗猛然一凝,陰風大盛,一個巨大的陰影霍然從天空徑直而下,竟是將他們三人完全籠罩其中,更無去路可走了。 野狗道人大吼一聲,整個人撲了上去,將小環壓在身下,用自己身體擋住那片黑影,周一仙怔了下,老臉上複雜神情一變再變,但須臾之間,那片威勢無比的黑暗如天幕落入人間,沉重威勢不可阻擋,轟然罩了下來,如萬丈泰山壓頂一般,眼看就要將三人壓作齏粉。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際,生死關頭,那個廢屋忽的閃起一道赤色亮光,似有人在黑暗之中猛的怒吼一聲,這光亮瞬間暴漲,仿佛被壓抑許久的憤怒,轉眼間刺破黑暗,變做光芒無比耀眼的巨大光柱,硬生生從廢屋黑暗深處迸發出來。 隨即而來的是如雷鳴一般的轟鳴之聲,整座廢屋瞬間被一股大力震得四分五裂,無數碎土瓦礫在巨大的轟鳴聲中被激射上天際,赤光耀耀,如火焰熊熊,一個人影化身巨龍,劃過黑暗虛空,以雷霆萬鈞之氣勢轟然而至,向那個神秘人射去。 眼看就要將周一仙、小環、野狗道人三人壓得分身碎骨的詭異陰影突然如長鯨吸水一般收了回去,巨大的壓力猛然間消失,周一仙等三人都不由自主感覺到天旋地轉,腦海之中暈個不停。 而遠處,迎著那個激射而來的光亮人影,這個神秘人物似也十分憤怒,雙目之中血色之色更重,猛然間雙手齊出,擋在身前,瞬間形成一道土牆,生生擋住那道熊熊赤光。 只是雙方全力激斗之下,赤光于黑影交界之處,如光影竟也白熱化,不斷發出咝咝怪異嘯聲,遠遠看去,那周圍景物都開始汽化,滾滾熱浪開始翻滾,一點一點向上空飄蕩上去。 而此刻,他們兩個神秘任務的身影竟然已經看不清楚了。 這樣一個平靜夜晚,這樣一個荒廢義莊,竟然有如此高深道行的任務,在這里座決生死的斗法! 忽地,那光亮的最深處,迸發出一聲巨響,如天際驚雷猛然炸響,瞬間一股巨大的勁風撲面而來,四面沙塵滾滾,所有的物體都被激射而出,甚至周一仙等三人的身體也不由自主向外翻騰飄了出去。 那驚雷之中,竟似乎還有一個聲音怒吼,如雷霆一般:“你還不回頭!” 回答那個聲音的,是一聲冷笑,包含著無窮無盡的不屑與狂傲。 光影搖曳,然後最終緩緩黯淡消散而去,一個大坑,霍然在沙塵之間現出。兩人對峙站立坑中,一人是周一仙他們從未見過的,身形矮胖,滿面怒容,手持一柄赤色仙劍,凜然生威,只是不知是不是受了傷,此人的嘴角上已經有血絲痕跡,而另一人看衣衫服飾,正是剛才他們對敵的那個神秘人物,但此刻籠罩在身上的那層黑氣卻已經消散了開去,不知是不是因為和找個矮胖人物斗法太過激烈,無法保持的緣故。 遠遠看去,這神秘人物身著青云門道袍,面目卻是清庸,五絡長須,給人第一眼的印象,確實得道高人,卓爾不凡的樣子,只是此刻他雙目之中寒光閃閃,紅芒閃爍,卻是平添了幾分詭異。 那矮胖之人向周一仙等人處看了一眼,似乎看到他們三人暫時並無生命危險,這才露出放心一點的神色,隨即神情轉為嚴峻,盯著那個道人,半晌之後,冷笑寒聲道:“你以為就憑這個‘誅心鎖’道術,就可以將我困住嗎?” 那道人雙目之中紅芒閃爍,身上凶戾之氣強盛之極,幾如有形之物,不斷閃爍吞吐,陰森森地道:“我倒忘了,這個道術原是你那一脈祖師所創的,不過用在你身上,滋味不好受吧!” “呸,”那胖子喝道,“你墮入魔道,還敢妄言。誅心鎖早已被曆代祖師明令禁修,如今你無視祖訓,眼里還有青云門曆代祖師嗎?” 那道人冷笑一聲,道:“當日你與我大戰一場,祖師祠堂的毀壞,可不是我一人的功勞,你眼中可還有青云門曆代祖師嗎?” 那胖子一窒,但隨即更是惱怒,只是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只是狠狠瞪著道人。那道人打量了胖子幾眼,忽地冷笑道:“我看你還是不要逞強了吧,雖然你道行比我想的還要深厚,竟可以強破誅心鎖禁止,但你為了救那三人,耗費修行強行打通,此刻氣血回湧,全身氣脈一起震蕩,最多不過只剩了平日六成道行。嘿嘿……” 他陰惻惻寒聲冷笑,道:“當日你全盛時候,尚且不是我的對手,被我擒下禁錮在這廢棺之中,如今還敢與我為敵嗎?” 胖子卻沒有絲毫畏懼退縮之意,凜然道:“當年你與萬師兄絕代風華,蕩魔除妖,我追隨你們之後,便是為你們死了,也沒有絲毫悔意,但今日你已非當年之人,而我所為,卻正是你與萬師兄當年九死不悔所做之事。” 他一聲長嘯,面容上帶著幾分剛毅,卻還有幾分深深哀傷,喝道:“接劍!” 一言未落,人影如電,瞬間融入赤光熊熊,如巨龍騰空,猛撲而來。那道人雙眼中紅芒大盛,瞳孔卻微微收縮,眼看那赤色光柱省事之盛,竟似劃破長空,割裂天地,幾不可阻擋,只剩下同歸于盡這一條路了。 他卻忽然冷笑,右手揮舞處,突然一道冷光泛起,並沒有多少耀眼光芒,但就是在身前擋住了那道赤色光柱的去向。 而那道冷光與赤色光柱甫一接觸,陡然間閃耀光輝,看似無鋒遲鈍,竟然是硬生生切了進去,一陣光芒耀眼閃爍搖動。 那胖子忽然間一聲怒吼,隨即一聲痛呼,頓時赤色光芒倒折而回,轟然而散,胖子踉踉蹌蹌竟是被打飛了出去,落在地上更是站不住腳,連連向後退去,而一路倒退之中,他口中已然是鮮血噴了出來,顯然傷得很重,甚至連衣衫胸口都被血染紅了一大片。 而那個道人處,冷光一閃即收,定睛看去,他手上確實握著一把平淡無奇的古劍,那古劍形式古樸,材質更是奇怪,似石非石,最奇怪的地方是,這柄古劍竟是一柄斷劍,前頭兩尺地方,竟是折斷了。 那胖子口中鮮血流出,狠狠盯著那道人,嘶聲道:“你……你竟敢將誅仙劍也帶下青云山?” 那道人仰天狂笑,姿態狂妄之極。而遠處,周一仙三人越聽越驚,到了最後,更是驚得腦海中一片空白! 誅仙古劍! 那道人手中的斷劍,竟然是名動天下的仙家第一名劍——誅仙古劍嗎? 那麼這兩個道行高到恐怖的人,又會是什麼人物?

上篇:第二章 重逢     下篇:第四章 心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