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五章 魔獸  
   
第五章 魔獸

“好吧,”獸神淡淡一笑,轉過了身子,臉上的倦容似乎又深了一些,道,“你到這里是所為何事,是為了殺我吧!” 鬼厲搖了搖頭。 獸神倒是微微怔了一下,隨即失笑道:“想不到竟還有人不想殺我的,我倒是沒有料到。這數月來,用你們這些人類的話說,我荼毒天下,浩劫蒼生,本是罪該萬死的人,你卻怎會不想殺我?” 鬼曆默然,看著獸神,獸神也望著他,兩個男人之間,那團火焰正靜靜燃燒,同時倒影在他們的眼眸之中。 “我應該想殺你嗎?” “不應該嗎?” 沉默了很久,很久。。。 “或許吧,”鬼厲的臉上,忽然出現很複雜的神情,有那麼幾分追憶,幾分痛楚,還有幾分隱約的迷茫,面對著這個世間最凶惡的魔頭妖孽,他卻似乎竟能完全放開了心懷,全然沒有在其他人面前的那種漠然自閉。 “換了是在十年之前,我定然全心全意要為了天下蒼生除害,縱然知道我力有不怠,但終究也不能後退半步。可是現在。。。。。。” 獸神盯著他,追問道:“可是?” 鬼曆臉上的迷茫之色更重,緩緩道:“我只是突然覺得,這天下蒼生,與我又有何干系?我畢生心願,原只是想好好平凡過一輩子罷了,我不要學道,不要修仙,甚至連長生不老我也不想要的。” 獸神臉上的神情,忽然也變了,他的眼神從隱隱的譏笑變成了莊重,甚至其中竟帶了幾分與鬼厲隱隱相似的迷茫,仿佛是什麼,出動了他身心里的某處。 他忽然道:“那你究竟想要什麼?”[愛我吾愛文學網 鬼厲漠然一笑,慢慢抬頭仰望上空,只是那里確是這古老洞穴里深沉的黑暗,沒有一絲光亮,他道:“我不知道,有時候我也曾想過,或許能夠回到十年之前,我在大竹峰上的日子?又或許,我夢想干脆回到兒時,什麼都不懂的時候,只是,”他低低苦笑一聲,道,“這中間是是非非,恩恩怨怨,我又怎能割舍望卻?” 獸神沉默了片刻,道:“你後悔了嗎?” 鬼曆沒有立刻回答,過了一會兒,他重新看向獸神,望著火焰光芒背後那雙眼睛,搖了搖頭。 獸神冷笑一聲,道:“以你說來,你半生坎坷,傷心往事頗多,但此番我問你,你卻又不後悔,這又怎麼說?” 鬼厲道:“我半生坎坷,卻多不由我。我欲平凡度日,卻卷入佛道之爭;我欲安心修行,卻成了妖魔邪道;我願真心對人,卻不料種錯情根,待我明白了真心待我是誰的時候。。。。。。” 他的臉,慢慢現出淒涼之色,終究也沒有再說下去,半響之後,他才低聲道:“後悔?我怎麼能後悔,我後悔又有什麼用。。。。。。” 獸神默默的看著站在那里的那個男子。十年歲月,似乎並沒有在他容顏上刻畫出多少歲月痕跡,只是他站在那里的身影,卻顯得那股疲憊。獸神甚至忍不住開始凝思,那個十年之前的少年,他卻又是怎樣的一種生活。 兩個男人之間,陷入了沉默,仿佛他們都不知不覺陷入了對往事的追憶之中。 每一個人的一生,過往的往事,又有多少值得我們追憶的呢? 十年?百年?千年。。。。。。 還是終究要在時光中慢慢消磨,默默逝去? 獸神默然想著,臉上的疲倦之色更重了,他的眼神,慢慢的移到那個古老洞穴的洞口方向,隔著無盡的黑暗,在遙遠地方,還有個人影孤獨佇立在那里吧? 這樣的一生,卻又是怎樣的一生? 他忽然想鬼厲問道:“你說,活著是為了什麼?” “活著是為了什麼?。。。。。。”鬼厲低低默誦了一便,默然半響,抬頭道,“我不知道,只是我這一生,仿佛都是為了別人活著的。” 獸神怔了一下,自言自語道:“為了別人而活,那我呢,我又是為了誰而活?” 鬼曆略感意外,顯然沒有想到獸神會說出這樣的話來,隨即,他卻又皺了皺眉,顯然回想起剛才自己的言辭,感覺有些意外,怎會這般說出話來。 定了定神之後,鬼厲的臉上重新恢複了平靜,似乎剛才那一瞬間閃過的軟弱,已經消失不見,從來不曾在他身上存在過一樣。他深深的看著獸神,道:“我今日來此,並非為了殺你。” 獸神似乎仍然有些心不在焉,想著些什麼,口中淡淡的應了一句,道:“哦,那你來這里是為了何事?” 鬼厲一指他身邊趴在地上的饕餮,道:“我是為它而來的。” 鬼厲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一絲驚訝,而地上的饕餮卻是立刻做出了反應。登時瞪大了銅鈴般的巨目,張開血盆大口,向著鬼厲這里咆哮了一聲,並慢慢站了起來,殺氣騰騰。而三眼靈猴小灰似乎有些困惑,慢慢的離開了饕餮身邊,跑回到鬼厲腳下,抬頭看了看鬼厲,似乎對主人的話有些不解,不過片刻之後,他還是爬上了鬼厲的肩頭,只是三只眼睛卻不時地向饕餮那里看去。 獸神哼了一聲,道,“這倒怪了,你來這里不是為了殺我,卻是為了這只饕餮?你要它做什麼?” 鬼厲淡淡道:“不是我要他,是另外一個人想要它,而那個人的話,只要不過分,我都要幫他。” 獸神看了他片刻,忽然笑了起來,道:“你是欠人的情,是吧?” 鬼厲默然片刻,道:“我的確欠了人情,很多很多,多到我一輩子都還不了,不過這與你無關了。”他抬眼,肅容,向前緩緩踏出了腳步。看他的身影慢慢接近,獸神的瞳孔似微微收縮了一下。 火盆中的火焰倒映在鬼厲臉上,舞動得光影在黑暗與光明交界處顫抖,那個男人平靜的道:“我無意與你為敵,不過看來這也是難免的了。” 獸神仰首發出“哈”的一聲冷笑,道:“你以為你的道行,你能勝過我?” 鬼厲沒有說話。 也沒有停下。 低沉的腳步在空曠的空間中回蕩,沒有風,可是不知為何,這個巨大石室中唯一的火焰突然開始擺動,光芒漸漸強烈起來。 黑暗處如幽冥,沉默而深不可測,不知道有多少惡魔妖靈,在那片黑暗凝視著這片光亮的人們。 鬼厲向著火光之中的獸神走去。 忽的,那團火焰陡然抬升,綻放出耀眼光芒,整個火焰體積也足足比剛才平靜燃燒的時候大了數倍之多。熊熊烈焰之中,竟似乎傳來了一聲如龍吟一般的聲音,遠遠回蕩了出去。 隨著這聲龍吟,似乎整座巨大的石室空間都為之顫抖起來,那龍吟之聲從低到高,從黑暗深處回蕩傳來的回音竟也不曾有減弱的趨勢,反而越拔越高,幾成尖利嘯聲,到了最後,已是山呼海嘯一般震耳欲聾。 鬼厲停下了腳步,因為面前的那團烈焰已經從火盆之中霍然騰起,擋在它的面前,而在那片熾熱的烈焰之中,隱隱,竟似有一雙猙獰的眼睛若隱若現,注視著他。 獸神的身影已經消失在火光之後,但他平靜的聲音卻從火焰里清晰的傳了出來,道:“這是南疆古老傳承的一座法陣,名喚八凶玄火法陣,你若能破了他而不死,要做什麼,我也隨你了。” 他的話音剛落,幾乎是在同時,一記怒吼從火焰最耀眼處迸發而出,那火焰劇烈顫抖變化,周圍五尺之內的土地盡數為之腳劽,可想而知這火盆附近的熾烈程度。 強烈的熱風從前方吹湧過來,鬼厲的衣服都為之向後飄揚,但他的臉色似乎卻不受任何影響,甚至連爬在他肩頭的猴子小灰,對這這熾炎也是三目注視,卻並無畏懼與痛苦之色。 只是,他們的神情是嚴肅的,任誰也知道,這只是開始而已。 第一塊血色的凶神圖案,緩緩在烈焰上空現身出來,那猙獰的面目與怪異的姿勢,果然與當初在焚香谷玄火壇中看到的圖案一模一樣。鬼厲盯著那幅圖像,臉上慢慢出現了複雜的神情。 一幅接著一幅,依次亮起,血紅色的光芒在烈焰的周圍漸漸連成一塊,成為了一個圓環形狀,環繞著中心那團熊熊燃燒的火焰。 最後的血紅光芒,在火焰下方合攏的時候,突然,整個紅色光環瞬間大放光芒,紅光暴漲,就連其中的火焰似乎也被壓制了下去,一股凶厲至極的厲氣,憑空將降臨這個空間。那團火焰深出,那一雙若有若無的眼眸,也在瞬間放大。 “吼!” 震天一聲怒吼,霎那間整座石室一起晃動,熾熱的光焰如妖魔狂舞不休,瘋狂擺動,那火焰深出,凶惡的巨獸披著一身烈火,咆哮著睥睨世間,現身出來。 赤焰魔獸! 曾經在焚香谷玄火壇中守護這座古老巫族傳下的八凶玄火法陣的魔獸,再度現身,而第二次面對它的鬼厲與小灰,忍不住也微微變色,小灰齜牙咧嘴,趴在鬼厲肩頭,對這那只魔獸,憤然怒吼了一聲。 赤焰魔獸巨大的身軀從八凶玄火法陣巨大的光環之中不斷出現,先是巨大的頭顱,然後是肩膀,前腳,慢慢的,身子與後肢也緩緩現身,隨著它的到來,整座石室之中的溫度更是狂升不止,鬼厲的衣服甚至都開始出現了焦黃的趨勢。 終于,最後一部分燃燒著烈火的身軀都出現了,赤焰魔獸這個龐然大物渾身被烈火包圍著,站在鬼厲與小灰面前,鬼厲甚至只有這只凶惡魔獸的半只腳高,而在這只魔獸身後,那八面凶神圖像組成的詭異光環時而明亮時而閃爍,跟隨在赤焰魔獸的身後。 仿佛是惡魔,在前方獰笑! 凶厲的氣息,從四面八方湧來,熟悉的感覺似乎又開始在血液之中沸騰,甚至還依稀記得,上一次在焚香谷玄火壇那里,那一場慘烈的劇斗。 鬼厲沒有動,他只是深深注視著眼前那不可一世的魔獸。 張牙舞爪的赤焰魔獸緩緩回過頭來,一股熾熱的熱浪湧過,那雙仿佛是在燃燒著的雙眸,看到了鬼厲,還有他肩頭的三眼靈猴小灰。 赤焰魔獸巨大的頭顱停住了一下,片刻之後,它突然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大嘶吼之聲! 那吼聲滿含著憤怒、怨毒與強烈的複仇之願! 熾熱的火焰,瞬間如爆裂開來一般,從赤色的光芒幾乎轉為純白,無數的火鈁升上半空,開成熊熊的火球,不停地急速旋轉,恐怖的頭顱,霍然張開巨口,咆哮聲中,一口咬下。 頭未及地,這周圍地面已然盡數龜裂,無窮無盡的烈焰如烈日落入人間,狂怒著撲下,將鬼厲的身影瞬間淹沒。 那瞬間轟然而起的火焰,如一場人生狂歡之後的高潮,燦爛盛放! 而火焰背後,那雙疲倦的眼眸里,卻漠然而看不到人生的半分悲喜了。 周圍是一片黑暗,四下寂靜,陸雪琪等到人已經在這個古老的洞穴中行走了很久了,雖然他們一路提高警惕戒備,卻沒有遇到任何的襲擊困攏。 黑暗之中,被柔和的淡藍色光輝所籠罩的美麗身影,陸雪琪清冷的面容從黑暗中凝望過去,仿佛更似清麗得難以形容,在黑暗的襯托下,似乎還多了一絲絲神秘幽冷的氣息。 便仿佛那傳說中在黑暗里悄悄綻放的黑百合,生長千年,綻放只有一刻。 身後不時注視又移開的視線目光,揮之不去,只是陸雪琪卻似乎對此已然是毫無感覺了。她明亮的眼眸里,只是凝望而卻步著前方,雖然那里只有不盡的黑暗,但在黑暗深處,卻仿佛有她希望看到的東西。 她向前走去,不曾回頭。 黑暗在她身前悄悄退避,然後又在她身後緩緩合攏,那樣一個柔和的身影,在黑暗中顯得這般顯得奪目,甚至掩蓋了她身後那些人的光芒,看去,仿佛是在獨行。 忽地她突然停下了腳步。 身後眾人隨即也停了下來,李洵警惕地向四周看了一眼,走了上來,正欲開口詢問,忽地怔了一下,只見陸雪琪臉上現出複雜的神情,其中似乎極為戒備。 便在此時,前方原本一直沉寂的黑暗,突然有了異變,一陣若有若無的輕輕悸動,仿佛在黑暗中陡然出現,然後慢慢開始翻滾,變大,強烈。 黑暗中,竟似乎有什麼緩緩凝聚,似呼嘯,似怒吼,但一切竟都無聲。 從遠方不知名處,一陣強烈的震動,伴隨著低沉的呼嘯之聲,隆隆從遠方向這里傳來,隨即迅速變大,似這座洞窟深處,竟有不可一世的巨大靈獸,仰天長嘯! 周圍原本沉寂的黑暗,此刻竟如被點燃一樣,開始逐漸沸騰,黑暗深處,不知有多少呼嘯之聲四面八方湧來,一時人人變色。 李洵退後幾步,疾喝道:“圍成一圈,小心戒備。” 焚香谷眾人都是久經戰陣的老手,雖亂不驚,紛紛靠在一起,警惕地望著前方。 周圍石壁開始慢慢的顫抖起來,似乎有某種巨大的力量開始緩緩散發出來,甚至連腳下的土地也有微微顫抖的趨勢,前方黑暗之中,詭異的騷動更加強烈,仿佛呼喚著什麼。 就在這幾乎是山崩地裂一般的大變狀況之下,陸雪琪的身影不知為何,卻沒有後退半步,遠離身後那些嚴陣以待的同伴,她獨自佇立在黑暗面前,淡藍色的光輝前頭,黑暗仿佛猙獰的面對著她,要將她隨時吞沒。 毫無征兆的,一股熱浪,從黑暗深處猛然沖出,如排山倒海的巨濤在這古老洞穴中轟然湧過,陸雪琪全身衣裳與秀發瞬間同時飄起,只是她的身影,卻沒有半分動搖。 熱浪吹在臉上的感覺,隱隱帶著幾分瘋狂,更難以想象,這洞穴深處,那力量的源頭,此刻是怎樣的情景。陸雪琪沒有說話,只是在這狂風中,凝視著前方猖狂而舞的黑暗。 熱風正狂! 她卻忽然抬頭。 那風吹得她臉色如霜,只是那眼眸之中,竟仿佛有更加火熱的眼神正燃燒著身心。 那黑暗深處,那黑暗的遠方。。。。。。 她霍然一聲長嘯,身形竟是在這地動山搖,熱風狂湧之中,逆風而行,欲向著黑暗深處射去。 身後李洵,曾書書等人駭然變色,不解其意,李洵剛欲呼喊,卻只見那淡藍色光輝身影,如利箭離弦,竟沒有絲毫的停頓猶豫,轉眼已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他啞然收聲,半響說不出話來。 曾書書慢慢走到他的身邊,拍了拍他的肩膀,李洵沒有回頭看他。 熱浪漸漸減弱了,周圍那陣劇烈的晃動也逐漸穩定了下來,一切都緩緩恢複了原狀,若不是周圍掉落的碎石瓦礫,幾乎讓人錯覺,這只是黑暗之中的一場夢幻而已。 只是,那個已然消失的美麗身影,卻明白無誤地說明,這詭異的洞穴里,危機四伏。 李洵沉默片刻,鎮定了一下心神,剛欲說話,忽然身旁一個年輕焚香谷弟子叫了起來:“有人,是誰在那兒?” 其余眾人都是一驚,連忙向前看去,果然黑暗中人影一閃,竟是走出一個人來,看去身形苗條,走路時帶著一絲嫵媚,乃是一個美貌女子。 眾人都為之一怔,一瞬間都以為是陸雪琪去而複返,李洵還險些大喜之余喚了出來,但話到嘴邊,忽然他臉上笑容轉為僵硬,慢慢變得鐵青,眼中竟有仇恨之意,同時還有幾分不可思議的冷笑,道:“原來是你。。。。。。” 那女子聽到人聲,似也吃了一驚,抬頭看去,臉色又是一變。 這女子容貌秀麗,嬌媚入股,卻正是金瓶兒。

上篇:第四章 心機     下篇:第六章 追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