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七章 恐怖  
   
第七章 恐怖

堅硬的地面,在熾熱的火焰燃燒之下,甚至開始有了融化的跡象。熊熊烈焰,從赤焰魔獸的巨口不不斷噴射而出,簡直有毀滅一切的氣勢,將這個巨大的石室空間,變成了一個恐怖的火海。 鬼厲的身影,從一開始就消失在了火光之中,再也沒有出現過。 噴吐出一波如山火焰之後,赤焰魔獸那燃燒的雙眼向著那火海深處狠狠注視著。似乎在找尋什麼,暫時停頓了下來,熾熱的火焰依舊在地面上燃燒著,周圍的空氣似乎也在沸騰。 然而,鬼厲與他戶頭的那只猴子小灰,卻同時消失不見了。 難道他已化為灰燼? 片刻之後,答案出現了。火海上空,竟凌空出現了鬼厲身影,剛才那瞬息之間,鬼厲幾如妖魅一般,竟閃身到了赤焰魔獸的上空,完全閃開了那可怕的烈焰。 此刻,在他的手中,重新現出那閃爍著青色光芒的噬魂魔棒,在一片火光中,他的臉色凜然而從容。 猴子小灰在他的肩頭,對著下方那只巨大的魔獸,忽地齜牙,咆哮了一聲,顯然對著這個老對手,它也有些激動起來,縱然是猴子,但在鬼厲身邊如此之久,那血液之中,多多少少也有那麼一些噬血珠剛烈凶戾的氣息嗎。 赤焰魔獸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吼叫,聲音遠遠回蕩了出去,仿佛雷鳴一般,隨即,那巨大的身軀霍然騰空而起,瞬間周圍的氣息幾乎都被灼熱的烈焰蒸發殆盡,只剩下了酷熱。那閃爍著凶戾火光的巨體,轟然而至。 這一次,鬼厲卻沒有閃避,看著那比自己身軀大了無數倍的上古魔獸,他的眼眶中似掠過奇異光芒。而在赤焰魔獸撲來的身軀背後,那的八凶神像游光圈,依然追隨在它身後,緩緩轉動,明亮不定,如一只神秘的眼睛,冷冷注視著這一場搏斗。 噬魂魔棒頂端,噬血珠表面上暗紅色的血絲在片刻之間,一絲絲全數亮起,迎著那飛撲而來的火軀,鬼厲非但沒有後退,這一次竟當面迎上。 赤焰魔獸似乎也未曾想到這婆婆的人類竟然與自己當面對抗,反是身軀微微一窒,但隨即火焰更甚,咆哮巨吼聲中,一口咬下。 巨大的火花如天妹落雨,紛紛而下,但落到鬼厲周身三尺時候,竟遇到無形屏障,盡數被彈了開去。與此同時,鬼厲依然掠至赤焰魔獸的向前,那一雙燃燒著熾熱火焰的巨目,幾乎就在他的身前。 鬼厲在重重烈焰包圍之中,身旁的小灰發出了一聲尖嘯,噬魂魔棒向前,對著赤焰魔獸的頭顱,刺了過去。 那青色的光芒,瞬間大盛,如火光中迸發的燦爛蓮花,隨即,那蓮花深處,竟似又開出鮮血般豔麗無匹的紅…… 鮮紅! 噬血珠在熱烈的空氣中,仿佛也在微微顫抖,灌注其中的力量,有多少年未曾如此強大,那青色的氣息,在珠體深處急速旋轉,仿佛咆哮著渴望殺戮。 那分明是一片火海,但周圍的溫度卻在瞬間冷卻,冰冷的氣息從天而降,籠罩了赤焰魔獸。第一次,這只古老的守護神獸在驚愕之中本能地感到畏懼,但更強大的本能,卻促使它發出更凶惡的咆哮,再次向鬼厲咬下。 那巨頭撲下之際,熊熊烈焰轟隆而落,便在這個時候,鬼厲將噬魂魔棒深深刺進了赤焰魔獸那嘶吼的口中。 巨大的身軀,在半空中停頓了下來,周圍的空氣依舊??熾熱,但一股冰寒,卻仿佛是從人心深處,就那般散發出來。不知何時開始,小灰還是趴在鬼厲的肩頭,身軀也沒有變化,但那三只眼睛之中,仿佛受到了什麼刺激,已經變成了紅色,看去刺眼至極。 而此刻看著赤焰魔獸在鬼厲噬魂一擊之下,長勢瞬間閃現,小灰更是面露猙獰之相,向著那赤焰魔獸,跨出獠牙,獰笑了一聲。 轉眼之間,軒轅的溫度繼續下降,赤焰魔獸身上的高溫也隨之退卻,仿佛帶著一絲難以形容的畏懼眼神,赤焰魔獸那燃燒著火焰的雙眼中竟閃爍著恐懼。 凌空虛立的鬼厲,緩緩抬頭,從他手中的噬魂魔棒之上,紅色的火光充斥了整根法寶,似乎正一點一滴毫不留情地將赤焰魔獸的精華,盡數吸來。 鬼厲面上似微微有痛楚之色,臉上也呈現出一層赤黃之光,但在閃現三次之後,隨即被一層金色的光輝所掩蓋。 赤焰魔獸再也無法支撐巨軀,從半空中頹然摔下,剛剛在片刻之前還不可一世的怪物,此刻竟然已變成了這般軟弱景象,若不是親眼所見,幾乎難以置信。石室里的火焰在迅速地消散著,溫度也下降得極快,取而代之那高溫的,是從鬼厲身上散發出來的極冰寒,且帶著一絲邪惡氣息的味道。 赤焰魔獸倒在了地上,身上原本熊熊的火焰此刻已然所剩不多。遠遠看去,這只守護魔獸似乎已經失去了絕大部分的力量,在充滿恨意地注視著緩緩落下的鬼厲之後,赤焰魔獸終于發出了一聲怒吼,然後,巨大的身軀緩緩消散在空氣之中。 只是它的身軀雖然消散,但半空之中那個神秘的八凶神像光圈,卻沒有消失,而且似乎根本沒有受到剛才那一場斗法的影響,已經明亮不定,緩緩自轉著,慢慢後退,最後,停留在了重新現出身影,依然坐在地上的獸神身前,那一座古老火盆之上。 火盆中,火焰靜靜燃燒著。 在一片被鬼厲那噬血珠妖力籠罩而來的冰寒氣息中,這是惟一的火焰與光明所在,它似乎完全不受鬼厲妖力的影響。 鬼厲重新落到了地上,但他的臉上,卻完全沒有勝利的喜悅,望著那片依舊燃燒的火焰,他的瞳孔似乎還在微微收縮。 那神秘的光圈,緩緩轉動著,八個凶惡猙獰的神像,依次亮起,暗淡又明亮,仿佛在神秘地訴說什麼! 光圈之下,是獸神那帶著深深疲倦卻依然微笑的臉龐。 “啪,啪,啪……” 獸神輕輕拍掌,溫和地笑了,道:“厲害,厲害,想不到你竟有如此道行,和這等厲害的法寶,我雖然早料到你道行不低,但卻也沒想到竟高到了這等地步。”他低低歎息了一聲,仿佛有些自嘲,道,“我好像總是錯了,不是嗎?” 鬼厲望著他,緩緩道:“這次出現的赤焰魔獸,雖然聲勢驚人,但威力卻實比不上當日在焚香谷玄火壇里的那一次。” 獸神看著鬼厲,沒有說話,但眼神之中,卻慢慢有了贊許之意,點了點頭。 鬼厲淡淡道:“這赤焰魔獸,分明正是這巫族傳下的八凶玄火法陣的護陣靈獸,所以只要這法陣所在,尚能啟動,便能召喚出這一等一的魔獸。只是赤焰魔獸乃是被拘禁在陣法之內的魂獸,陣法所含玄火之力越大,它的威力便也越大。” 他看了一眼獸神身前的那只火盆,道:“這只火盆,可是傳說中能聚天地離火精華的‘聚火盆’?” 獸神笑了一下,道:“不錯,正是聚火盆。” 鬼厲點了點頭,淡然道:“有這聚火盆在,你便能以其中離火之力驅動玄火,啟動法陣,召喚赤焰魔獸,但這法寶雖然神奇,卻未必比得上在焚香谷玄火壇中地下,那熾熱熔岩上千年的充實火力,持續不斷地供給法陣,所以你此番召出的赤焰魔獸,雖然看去威勢很大,但只不過是空有軀殼罷了。” “哈哈,好,好,”獸神大笑,撫掌道,“好一句空有軀殼,說得好,可惜這世間能說這一句的,除了你,卻不知還有何人?” 鬼厲深深看了他一眼,道:“至少,將你打成重傷的那個人,有資格這麼說話。” 獸神面容忽地一斂,面色沉了下來,目光也變得陰冷,向鬼厲看去,鬼厲直視他的眼眸視線,坦然相對,卻也感覺到一陣攝人氣勢,從那個看去病弱的身體上散發出來。 獸神看著鬼厲,慢慢地開口,道:“我聽說,那個打傷我的人,似乎跟你也有幾分過節嗎?” 鬼厲臉色登時也為之一變。 兩個男人對望著,都沒有再說話,但這個石室之間的氣息,卻仿佛已降到了冰點。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他們二人似乎同時若有所覺,獸神微微抬眼,鬼厲卻是轉過身子,向這個石室的入口處,望著。 那一眼,在黑暗中如驚鴻掠過,在心間劃下了痕跡…… 赤焰魔獸已然消失,整座巨大的石室中,重新又是陷入了黑暗,只有獸神向前那個火盆里,還有一團火焰靜靜燃燒,照亮著附近小小地方,發散著些許光亮和溫暖。就連在火盆上方緩緩轉動的八凶神像光圈,也並沒有多麼耀眼。 可是,就在那個瞬間,在那黑暗的深處,一個身影,被淡藍色溫柔的光輝輕輕籠罩著,靜靜佇立在那里。熟悉的容顏,映入眼簾,一個怔然的片刻,就像已過了千年萬年。 怔怔地,看著她。 一步,一步,緩緩走近。 陸雪琪的手,在黑暗微光里,顯得很是蒼白,不知是不是因為太過用力抓著天琊的緣故。但是她的容顏之上,卻仿佛沒有絲毫激動的情緒,一如當初初見面是,那個冷若冰霜的女子。 她慢慢地,走近。 走到他的身旁,站下。 沒有說話,沒有言語,她的眼眸之中,此刻只剩下那團火焰倒映的光影。那一刻,又是過了多久的光陰?” 獸神默默地看著這一男一女有些奇怪的舉動,卻什麼也沒有說,也什麼都沒有做,在他那永遠也看不清的眼睛中,閃爍的複雜神情,卻又有誰能夠明白呢。 和他,並肩站著。 陸雪琪的眼,從走過來之後,就再也沒有看過鬼厲,半晌之後,在靜默已久微微有些怪異的氣氛中,只聽見她低低地,平靜地,卻仿佛那平靜之中更有著一份說不出的情懷,道:“原來......當真是你......” 鬼厲沒有說話,他注視著面對面前這個女子那婉約而美麗秀氣的絕美容顏,良久之後,他所做的,卻只有一件事而已。 他向著她,慢慢—— 微笑。 然後,他站到她的身旁,並肩站著,深深呼吸,那一般從胸膛深處回蕩的火焰,仿佛溫暖了整個深心。 陸雪琪似感覺到了什麼,徐徐地,她的臉竟有些蒼白中隱隱的紅,可是,她卻沒有任何遮掩,她只是——在冰霜一樣的容顏上,向著前方,向著那團熱烈的火焰,倒映在她眼中的火焰,微微笑了。 那樣,溫暖的笑容! 兩個身影,並肩站著,看著獸神,面對著這方今世上不可一世的魔頭。 獸神的眼中,卻有痛楚一般的神色掠過,慢慢低下了頭。 火焰靜靜地燃燒著,石室里的景象,似乎在火光中顯得有些朦朦朧朧了,三個人的身影,佇立了許久。 考慮到,獸神重新抬起了頭,目光在陸雪琪身上停留了片刻之後,落在了鬼厲身上,忽然道:“你答應我一件事,行嗎?” 鬼厲一怔,不曾想他竟然會說出這樣話來,一時不知如何回答,只得道:“什麼?” 獸神的臉上有著很深很深的倦意,淡淡地道:“你們兩個無論是什麼目的,反正都要與我一戰,若是死于我手,自然沒什麼好說的,若是我敗了,也不怪你們,只希望你出了這個古洞之後,替我做一件事。” 鬼厲道:“你說。”[愛我吾愛文學網 獸神默然了片刻,道:“你記得洞口有一尊石像嗎?” 鬼厲臉上掠過一絲奇怪的神情,緩緩點頭,道:“是。” 獸神聲音變得低沉,幽幽道:“若是你有機會出去,便替我采一束她當年最喜歡的百合,放在她面前。” “百合……我知道了。”鬼厲慢慢點頭,只是他的口氣之中,似乎多了幾分異樣的情緒,陸雪琪感覺到了,卻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看了他一眼。 獸神搖了搖頭,似乎自嘲般笑了一下,然後對著鬼厲,微笑道:“不過你們呢,若是你們留在了這里,再也沒有機會出去的話,你又會有什麼心願呢?”他目光從鬼厲身上又緩緩落在陸雪琪臉上,微微笑著,眼中仿佛還閃爍著異樣的光芒,道:“你呢,你也有什麼心願要講嗎?” 鬼厲沉默,陸雪琪也沒有說話,過了片刻,陸雪琪悄悄向鬼厲看去,只見他的臉上,卻是隱約複雜的神情,帶著幾分痛苦。 她深深呼吸,忽然道:“我沒有更大的心願了!” 這一句話,她雖然口氣平淡,便說得卻是斬釘截鐵,更不給自己半分回旋余地了。 或許,她也真的不想,再也不想,給自己什麼余地了吧! 鬼厲的身子,震了一震。 然後,他看向身旁的那個女子。 深深凝望。 不曾言語。 獸神看著陸雪琪,眼中的卻是越來越亮,忽然間,他雙手一拍,雖然身子還有幾分搖晃,但他依舊還是站了起來。鮮豔的絲綢衣襟在他身邊席卷過去,饕餮也站了起來,在主人身邊低聲嘶吼。 “好,好,說得好!” 獸神對著陸雪琪,眼中慢慢散發出的,竟是一種莫名的狂熱,“就是這樣,就是這樣,這世間女子,???????? 他仰天長笑,狀若癲狂,在笑聲末了,卻猶如哀嚎,帶著一點嗚咽,隨著他的身軀晃動,一股莫名的氣氛緩緩升騰,原本深表而緩緩自轉閃爍的八凶神像光圈,突然轉速開始迅速加快,同時八個神像同時亮了起來。 那仿佛來自遠古神魔的古老凶戾氣息,與前番赤焰魔獸截然不同的惡魔咆哮,瞬間彌漫開去,那個古老火盆中的火急在妖力催持之下,再一次地,緩緩變大。 而這一次,那團燃燒的火焰,竟然緩緩離開了火盆,猶如鑲嵌在那個神秘的八凶神像光圈之中的身體,與八凶神像一起升到了半空,熊熊燃燒。 “你說得對,我召喚出來的赤焰魔獸的確因為玄火之力不足而不如玄火壇的那座法陣,”在光圈之後,獸神蒼白的臉上湧現出紅色的光潤,似乎因為這絕世妖力的降臨,他也為之複蘇,“但是這里的法陣,卻是當年玲瓏親自布下,遠勝過玄火壇的那處遺跡的法陣,這奧秘之處,就讓你們看看吧。” 他淒厲的長笑聲中,整個身軀飄浮到半空,緩緩融入了那團越來越盛的火焰之中,終于消失不見,地面之上,饕餮大聲咆哮著。 下一刻,那八面凶神的神像之上,陡然間,所有神像的眼睛如充血一般,都起了紅色的光芒,如惡魔重新醒來,刹那之間,漫天神魔一起狂呼,尖銳嘯聲鋪天蓋地,震耳欲聾。 那團火焰越燒越烈,火焰深處,開始不停發出隆隆如雷鳴一般聲響,焰心漸漸轉為純白之色,即使隔了老遠,以鬼厲與陸雪琪之道行修行,竟也感到難以忍受的酷熱。 而在漫天魔嘯之中,回蕩著神秘的咒語之聲,那咒語晦澀而悠長,古老而艱深,仿佛遠古的先民,膜拜著神明,用盡全身心的信仰靈力,召喚著那夢寐中的神明。 巨焰,焚燒! 那咒語突如疾風驟雨,撕裂人心,在聲聲如敲打心靈的咒語聲中,突然,一股巨大而銳不可當的威勢,從那巨大的火焰深處猛然散發出來,那威力竟是如此巨大,鬼厲與陸雪琪竟不能抗拒抵擋,被迫向後倒飛了出去。 是什麼可怕的咒文,又是召喚來了何等恐怖的靈物,竟有如此的威力? 一時之間,鬼厲與陸雪琪齊齊為之變色,這哪里是人力可以抵擋的力量? 那火焰瘋狂地焚燒,烈焰在半空中如妖魔狂舞,迎接著這火焰深處的恐怖到來。最熾熱的地方,幾乎是純白的焰心,忽然,在劇烈的閃動之中,似某種生物,緩緩喘息,睜開了眼睛。 瞬間,周圍古老堅硬的岩壁紛紛碎裂,地面上現出無數條巨大的裂縫,並從裂縫深處,更透出了赤紅色的光芒,仿佛腳下,就是恐怖的火山熔岩,那將噴發。 而那喘息之聲,猶如一聲龍吟,在這個空間中—— 回蕩!

上篇:第六章 追逐     下篇:第八章 八荒火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