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八章 八荒火龍  
   
第八章 八荒火龍

鎮魔古洞,洞口。 玲瓏巫女神像之前,黑木默然佇立,而凶靈黑虎似乎也沉默著,站在他的身後。陸雪琪等人已經進去很久了,更不用說之前鬼厲等人,而這麼長的時間里,誰也不知道那個古老洞穴之中,到底發生了什麼? 只是,他們兩個兄弟,似乎都沒有表現出關心的樣子,在他們眼中,似乎只有那一尊玲瓏巫女的神像。 突然,在這一片靜默之中,腳下的大地竟然開始微微顫抖起來,隱隱的轟鳴雷聲,竟是從那鎮魔古洞之中傳了出來。黑木身子一震,轉身與黑虎對視一眼,但還不等他們想個明白,更大的異變,已經發生。 原本黑沉沉的天空蒼穹,籠罩在焦黑山峰上空的黑云層中,突然射出了一道金色光芒,如利劍一般,從天而降,刺穿了沉沉黑暗。緊接著,厚厚黑色云層的邊緣,都開始透射出淡淡的金色光芒,如同替這黑云鑲嵌上了一層金色的光邊。 隆隆雷聲,千萬年來,重新在這座被詛咒的山峰上空響起,云層開始瘋狂地湧動,似乎有某種神秘莫測的力量,在不斷地蘇醒,讓天地也為之動容。 黑木與黑虎怔怔望著這天地異變,忽然間,黑木一轉身,遲疑了片刻,聲音似乎有些顫抖,低聲道:“陰風……,也消失了。” 黑虎巨大的身軀,凝視著那洞穴深處,深深黑暗里,再也沒有了陰寒刺骨的陰風,取而代之的,是熾熱翻滾的熱浪。 “怎麼回事,里面出了什麼事?”黑木的聲音隱隱有幾分激動,但是被黑布籠罩的面容,看不清楚他的表情,只見他死死盯著那個鎮魔古洞。 與他相反,黑虎面對這些異變,表情卻十分的複雜奇怪,似乎有說不出的歡喜,可是那白色煙霧構成的臉上,竟然還流露著一絲哀傷。 “是火龍,八荒火龍!”他淡淡地,低聲道。 “什麼?” 黑木不能置信地急轉過身,盯著黑虎,道:“你說什麼,八荒火龍,這世上出了娘娘之外,如今怎麼可能還會有人能夠召喚八荒火龍?” 黑虎目光蒼茫,慢慢轉到那尊石像之上,半晌之後,道:“本來是沒有人的,因為那召喚的咒文與萬火之精玄火鑒,都早已失落了,可是,”他笑了笑,然後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黑木,道,“可是,這世上還有一個人曾經領悟了巫女娘娘她全部的巫法咒文,而娘娘生前唯一布下尚存並能召喚八荒火龍的八凶玄火法陣,又恰好就在這里。” 黑幕怔了一下,沒有說話,半晌之後,頹然搖頭道:“原來他……竟然還有這一手。可是八荒火龍乃毀滅萬物之凶物,他召喚這只神獸,難道忘了當年娘娘是用這火龍將他生生焚滅的嗎?” 黑虎淡淡冷笑了一聲,道:“誰知道,我只記得娘娘當初走的時候,彌留之際親口對我說過的一句話。” 黑木一震,道:“什麼?” 黑虎臉上現出濃濃的恨意,霍然轉身,看著那異變越來越是明顯,震動越來越大的鎮魔古洞,冷笑道:“娘娘交待過,日後無論在過多少年,一旦火龍複生,在此降臨,便是這一場冤孽結束之時!” 黑木喃喃念了一遍:“冤孽結束之時……”忽地,他臉色一變,道,“難道娘娘他早已預料到了?” 黑虎沒有理會他,對他來說,在這熾熱之風越來越烈,天際風云翻滾,金芒亂閃,天地亂象紛呈的時刻,他的眼中,只有那尊石像。 他慢慢移到石像前,臉上所有的表情都消失了,低聲道:“娘娘,娘娘……我終于等到了這一天,您別著急,在等一會兒,等一切都結束的時候,黑虎就來找你,從此永遠侍奉在你的身旁。” 黑木木然地望著這位前世的兄長,然後,他仰天眺望。 那天,還給他的,卻是一個當頭雷鳴! “轟隆!” 風云更急了,大地震顫得越發強烈。 鎮魔古洞甬道之中,曾書書後退半步,避開了一道閃爍沖來的白色光體,躲在一旁,但同時心中卻是暗暗叫苦。自從李洵等人不知怎麼就突然在這鎮魔古洞之中惹到了一個白衣女子,偏偏這個看去比金瓶兒還妖媚幾分入骨幾分的女子,道行卻是高得不可思議,李洵等焚香谷弟子一擁而上,卻被她用一個古怪之極的道術盡數給當了回來,而此刻全部的人都被這個女子施展的一個法術給困住了。 那是與小白困住金瓶兒所施展的一模一樣的法術,神秘的白色光球向著人群沖去,焚香谷弟子們用各自的法寶將只擊飛,卻不料這法寶竟然越打越多,剛開始還沒什麼,但過了一會兒之後,這洞窟之中已然到處都是白色光輝的籠罩范圍之內。焚香谷弟子眾多,見機應變之能由不如金瓶兒遠甚,那白色的光體幾乎是一轉眼間就衍生出了無數個出來,紛紛在半空之中橫沖直撞,將這些最開始還想將小白捉住好好責罰的焚香谷弟子,打得是叫苦不迭。[愛我吾愛文學網 眼看著焚香谷弟子陷入困境,曾書書總無法袖手旁觀,只得加入戰局,無奈白衣女子道行奇高,曾書書也無法追到她,相反很快也被許多白色的光球包圍住了。不過曾書書畢竟機靈過人,才幾個回合,登時便知道其中有異,連忙大聲提醒旁邊焚香谷弟子不可亂斬這些白色光球,眾人這才醒悟過來。 只是雖然如此,這白色光體已經漫天都是,將這些正道弟子圍了個嚴嚴實實,東一個射來西一個撞,人人手忙腳亂。 小白慢慢從天而降,落到地上,看著前方白光閃爍,焚香谷眾人狼狽不堪的樣子,冷笑了一聲,出了一口長氣。她雖然得道千年,但決然不是什麼慈悲為懷,虛懷若谷的仙家人物了,被焚香谷在玄火壇中禁錮了數百年,這一口惡氣當日雖然輕輕放過,但不找焚香谷的人麻煩,已經是焚香谷弟子燒高香了,如今居然送上門來,偏巧她正與鬼厲一席談話之後,心情正壞,可謂撞到槍口之上。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忽然,春風得意的小白心中竟是一凜,一股從未有過的心悸感覺,從內心深處猛然冒起,心口更是不由自主地猛跳了幾下。 一股古老而狂暴的力量,在前方,在這個鎮魔古洞的深處,緩緩升起,仿佛沉眠了千年萬年,終于第一次蘇醒。而只不過著蘇醒的開始,竟然以讓天地為之變色。 隆隆雷聲,從大地深處緩緩傳來,劇烈的震顫,隨即從遠方如波濤一般湧來,大地開始劇烈的顫抖,這一次,無數巨大的石塊都開始紛紛落下,似乎根本無法承受著巨大的力量重生一般。 所有的人,大驚失色,倉皇之中,曾書書用盡全力,大聲招呼李洵,喊道:“李師兄,這里太過危險,我們還是先出去為妙!” 李洵臉色蒼白,一劍擊飛一枚沖來的白色光球,只是心亂之下用力稍大,那光球被他擊飛數尺遠後,卻又分成一模一樣的光球,重新在半空之中積蓄力量,眼看又要重新沖來。不過自從這異變陡生之後,小白似乎心有旁顧,催發道術也慢了許多,這些光球的速度也慢了下來。 一直被逼迫得緊的李洵臉上青白相間,忽然一咬牙,大聲喝道:“都出去,我斷後。” 說罷,飛身而起,登時劍芒大盛,一時將大部分白色光體都擋了下來,焚香谷眾人向來對他敬重,聞言之後,再看看周圍情況,的確也並非久留之地,當下眾人紛紛向洞口方向奔逐。只是李洵卻似乎並沒有走的意思,曾書書飛掠過來,替他連著擋下了數枚白色光球的撞擊,大聲道:“李師兄,你怎麼不走?” 李洵臉上閃過一絲猶豫之色,道:“可是……陸師妹還在里面。” 曾書書眉頭一皺,怒道:“陸師妹她道行深厚,未必有事,你這般堅持,只怕誤人誤己。” 李洵臉色變了幾變,卻只見周圍震動更加強烈,落石趨勢經過這麼許久,非但沒有減弱的樣子,反而更有加劇之勢,他長歎一聲,終于還是向後飛掠而去。 曾書書向那洞穴深處看了一眼,也隨之而出去了。 那些人的對話,每一句都落在了小白耳中,只是對她來說,卻仿佛除了淡淡冷笑,什麼也沒有打動心弦,空洞中的白色光球運動速度越來越慢,在李洵和曾書書身影也迅速消失之後,失去了目標的白色光球逐漸在半空之中停頓下來,然後漸漸聚合,緩緩融合,逐漸重新結成了一個白色光球,向著小白飛來。 小白緩緩轉身,向著洞穴深處凝望著。 那股古老巨大的力量,仍然在不斷加強著,小白甚者可以清晰地感覺到,那一股蘊含著無比強大的毀滅之力。周邊的岩壁仍然在不斷顫抖中剝落下大大小小的石塊,在轟鳴聲中紛紛摔落在地上,只是在她身影三尺之內,並無一塊石頭能夠擊中她的身體。 白色光球飛回到了她的身旁,如一個小小的精靈,在她身邊飛舞旋轉著,似乎在揣摩主人的心意。 而主人茫然若失的臉上,有的卻只是擔憂與失落。 那深深黑暗之中,就在此刻,轟然崩發出一聲怒吼,如巨龍長嘯,龍吟對天。 那一股神秘的古老力量,終于完全蘇醒了! 巨大的石室,完全被強烈的火光所籠罩了,先前的黑暗被徹底驅逐出去,找不到一絲陰暗的地方。這光亮,遠遠超過了世間任何的光芒,甚至令人感覺,連天際烈日降臨,只怕也不過如此。 曾經不可一世的赤焰魔獸,如果與之相提並論,簡直如一點螢火而已。 在這恐怖的力量之中,最熾熱的地方,無疑就是那個仍然存在並且急速轉動,閃爍著詭異光環的八凶神像光圈了。那里,獸神曾經融入的火焰越來越白熱化,漫天神秘的咒文,也越來越急。 不停擴張又微微收縮起伏的焰心,仿佛一個孵化的赤焰之卵,孕育著某種可怕之物,而隨著周圍溫度的持續急速升高,那古老而神秘的所在,正一點一滴地凝聚著失去千萬年的力量,重新降臨到這個世界。 陸雪琪和鬼厲兩個人,已經被完全擠壓到了石室邊緣的牆壁之上,太過強大的烈焰之力,仿佛正在烘烤著他們的身心,榨取著他們身體里每一滴水分。 沒有汗水,因為每一滴汗水還未流出便已汽化,熊熊烈焰之中,倒映著他們通紅的臉龐。 陸雪琪忽然若有所覺,向身旁的鬼厲望去,那個男子,不知何時,握住了她的手掌。她沒有任何的驚愕訝然,即使是在這絕望的火海面對那未知的神秘力量。 手心里,指尖上,傳來了溫暖。 曾經熟悉過吧,十年前曾經這樣吧! 那一場黑暗中緊握的手的過往! 鬼厲身子移動,離開了兩個人靠著的牆壁,擋在了陸雪琪的身前,淡青色的光芒,中間閃爍的是隱隱的金色光輝,從他手邊閃起,形成了一道光壁,擋在了身前。 頓時,酷熱之意減輕了許多,只是鬼厲的背部確實微微抖動了一下,然後,他深深吸氣。 忽然,那只在他掌心的手,用力握住了他,從他的身後,淡藍色的光輝泛起,起初,與那青色的光芒似還有些沖突,格格不入,但很快地,兩道光芒融為一體,結成了更強大的光壁,抵擋著那恐怖赤焰的火焰。 男人的肩膀,男人的背,默默地站在身前,陸雪琪緊緊握著手,嘴角邊,在那漫天火光之下,有淡淡的笑容。 突然,那冗長的咒文停止了,有那麼一刻,仿佛一切都瞬間凝固住了,所有的火焰,漫天的火焰,鬼厲與陸雪琪奮力抵抗的身影,還有那半空中旋轉不休的八凶神像。 最熾熱的火焰深處,緩緩裂了開去,從一道細縫,慢慢變大,從一個人大小左右的縫隙,變成了數倍之巨的空洞,在這漫天耀眼火光之中,那條裂縫里,竟依然是不可思議的最深沉的黑暗。 然後,似什麼東西,在那裂縫深處,冷冷的,向這外面的世界注視了一眼。 一股凶戾充斥著讓人發瘋一般的絕望,瞬間掠過了這石室里的每一個角落。 下一刻,如受到最瘋狂的刺激,全部的火焰瞬間迸發出最熱烈的光芒,龍吟越來越亮,如一場狂歡不止不休,那火焰深處,龍吟聲轟然而起,帶著恐怖,帶著絕望,那古老的神明靈物,從另一個世界降臨其中。 巨大的頭顱,慢慢伸了出來,如烈日一般耀眼而無法直視,那分明是沐浴在烈火之中的巨大古老火龍,每一處地方,都是火焰。 巨大的龍頭,仿佛就已經占據了所有的空間,鬼厲與陸雪琪目瞪口呆的望著這不可一世,幾乎超越這世間存在的生物,甚至忘了抵抗,只是憑借本能,兩人的法寶結壁勉力抵抗著那洶湧而來的火焰,只是,那令人窒息的威勢,卻仿佛已宣告了他們的命運。 八荒火龍! 南疆古老巫族傳說之中,毀滅世間萬物的可怕凶獸,八凶玄火法陣最終極的召喚靈物,終于在千萬年之後,重現于人世間。 巨大的龍首,在烈焰之中緩緩轉動著,並沒有立刻毀滅什麼的舉動,被烈焰包圍的它,從巨大的犄角到口中的獠牙,都呈現出一種在極高溫度中才能閃現的神秘的紅潤透明之色。 巨龍第一次深深的呼吸,便晃動了整座石室的劇烈顫動,仿佛這個空間,對它這樣強大的生物來說,不過是一個狹小的地方,甚至它連身子,到現在也仍未出來過。 在龍首的背後,那轉動的八凶神像光圈,似乎隱沒在八荒火龍耀眼的光芒之中了,若隱若現中,那巨大的光圈似乎也在微微顫抖著。 是因為這火龍那令人絕望的力量? 還是那附身其上悠久之前的回憶? 沒有人知道。 也沒有人會再去想那個了,因為此刻,似乎慢慢適應了剛剛蘇醒之後,那異樣感覺的巨大火龍,龍首之上,紅潤透明的巨大眼眶里,燃燒的烈焰緩緩升高,龍頭也隨之慢慢轉動過來。 片刻之後,這恐怖的龍頭,正對了這石室之中,那緊靠在角落里奮力抵擋的兩個人影。 “吼!......” 瞬間,巨大的轟鳴聲響徹了整個天地!

上篇:第七章 恐怖     下篇:第九章 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