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三章 心魔  
   
第三章 心魔

鬼王向饕餮走了上去,步伐穩重而平和,坐在鬼厲肩頭的小灰轉過頭來,看著鬼王的背影,「吱吱」叫了兩聲,突然安靜了下來。 趴在地上的饕餮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巨大的頭顱向一側動了一下,抬了起來,巨目也隨之張開,兩道凶光瞬間落到了走過來的鬼王身上,一陣低沉的吼聲,從牠的大口中隱隱傳蕩而出。 「吼……」 房間中原本平和甯靜的氣氛,突然變得莫名的緊張起來,饕餮頭顱及背後如鐵皮一樣堅硬的硬甲,一片一片緊繃了起來,大口緩緩張開,露出了可怕而尖銳的牙齒。 鬼王面對著這只可怖的異獸,但面上卻無絲毫懼色,反而是背對著鬼厲的眼神中,不停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其中更有掩飾不了的狂喜與渴望。 他面對著看去已然發怒的饕饕異獸,甚至連腳步都沒有停下。而在牠的身後,鬼厲望著牠的背影,眉頭已經微微皺起。 饕餮顯然是無法忍受遭到如此的挑釁,凶相畢露,巨日中已是漸漸轉做紅光,巨大的身軀緩緩站了起來,做出了攻擊的姿態。 而反觀鬼王,卻似乎根本無視這只異獸的反應,全部的精神祇是放在觀察饕饕周身的情況上。 終于,當鬼王接近了饕餮,一腳踏入與之三尺距離之內,饕餮果然再也忍耐不住,一聲狂吼,登時震的周圍石壁隱隱震蕩,巨大身軀霍然騰空而起,張牙舞爪,同鬼王撲了過去。 原本平靜的石室之中,狂風隨著那個巨大的身軀徒然刮起,原本擺放整齊的桌椅瞬間直被刮了出去,「砰砰砰」幾聲,砸到牆壁之上,斷裂成了幾塊。說時遲那時快,巨大的獸軀已然撲臨鬼王頭頂之上。 遠處,猴子小灰發出了幾聲叫喚,「吱吱,吱吱……」只是聽起來似乎並無擔心的意思,反倒有幾分幸災樂菑,似乎這只早通靈性的猴子對此誘身陷險境的鬼王並無好感,巴不得饕餮一掌就怕死了那個家伙。 不過鬼厲顯然看法與小灰並不一致,原本微皺的眉頭,此刻在眼中閃過幾絲不易察覺的疑惑之後,皺的更加緊了,似乎在他眼中,那個瞬間,看到了他不曾預料的東西。 饕餮巨大的身軀夾帶著狂風撲下,聲勢驚人,但只不過那麼片刻之間,彷佛幽靈鬼魅,鬼王的身軀突然從絕無可能之地,就那麼憑空消失了去。饕餮聲勢萬鈞的一記撲殺,只落得了一個撲空的結果。 下一刻,鬼王灰色的身影陡然出現,在一時驚愕的饕餮身後,伸出手掌,如閃電般抓住了饕餮後頸之上的皮肉,看他樣子,竟似想要以自己法力,將這人人畏懼的異獸,當作家常小貓小狗一般拎起來。 這一抓看似不快,然而饕餮偏偏躲不過去,一聲低吼咆哮,脖子上已然受制,只是饕餮畢竟乃是異獸,受制之下卻無絲毫屈服之意,反似愈發憤怒,大吼連聲,周身鐵皮登時全數繃緊,看去整個身軀竟是漲大了三分之多。鬼王臉色一變,同時感覺自己右手手中竟是一陣刺痛,以魔教真法灌注保護的手心,看來竟不能抵擋這異獸怪力。 鬼王更不遲疑,松手之後連退三步。 鬼厲與小灰站在一旁,看的真切,只見饕餮原本刀槍不入的後頸鐵皮上,竟有了五道紅若鮮血的抓痕,而且傷口看去決然不淺,鮮血已是慢慢流淌出來。 饕餮昂首大吼,已然陷入了狂怒狀態,霍然回身,面對鬼王。而一旁趴在鬼厲肩頭的小灰,此刻也跳了起來,雙手亂舞,指著鬼王「吱吱」亂叫,狀極惱怒。 雖說這石室之中並無人知道猴語,但不問可知,此刻小灰口中的猴語,多半也是詛咒罵娘之詞。 小灰罵了幾句,貌似還不解恨,身子一縱,就要跳下地來,看來是要幫牠朋友一把,將這個可惡的鬼王修理一頓。只是牠身子才躍起半空,忽地身後伸過一只手來,將小灰抓住,硬生生又給拽了回去,正是鬼厲。 小灰有幾分驚諂,又有幾分惱怒,對著鬼厲」吱吱吱「叫個不停,鬼厲充耳不聞,只是緊皺眉頭,看著場中,小灰才叫了兩句,突然也轉過頭去,顯然被場一中某物,給吸引了注意力。 饕餮巨大的咆哮聲中,尖牙利齒的巨大身軀向鬼王撲了過去,而鬼王這一次,卻沒有閃躲的意思,只是揚起了手臂。 一道暗紅色的光輝,從鬼王的衣袖之間劃過,無聲卻瞬間將一股淡淡血腥氣息,彌漫充斥了整個石室之中。 一聲更加低沉詭異的咆哮,在冥冥虛無的空間中,迸發而出,並無裂帛之聲,卻彷佛將這石室之中的空間,都撕扯開去,縱然饕餮驚天一般的狂吼,竟也為之啞然。 暗紅之光,瞬間大盛,已將鬼王整個身軀全數包圍,閃爍不定,周圍已經看不清鬼王身影,而饕餮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愕然之中,竟有幾分畏懼之色,情不自禁地向後退了一步。 一只樣子古拙,看去有點殘破的古鼎,緩緩從紅光深處升騰而起,隨著這古鼎出現,石室中紅芒如血,更無一物不為之慘紅,而那股血腥氣息,更是濃烈之極,聞之欲嘔。 饕餮眼中畏懼之色更重,但在這股血腥氣息的刺激之下,彷佛骨子之中隱藏的凶性竟也被引誘迸發出來,幾番遲疑之下,竟沒有轉頭跑走,而是一聲大吼之下,再度向那只古鼎撲了過去。 遠處,鬼厲的眉頭緊皺,身子忍不住動了一下,隨即又強忍著頓住,一雙眼神緊緊盯著那只古鼎。 曾幾何時,十年之前吧,東海流波山上,他也曾見過這上古神器,只不料今日再見,卻彷佛已經完全變化了模樣。 饕餮巨大的身軀撲向伏龍鼎,但只在那鼎身三尺之外,忽地,那伏龍鼎中一聲轟鳴,似有低沉神秘咒文在虛無之間喃喃頌贊,隨即一道紅光當頭罩下,將饕餮全身盡數籠罩其中。 饕餮頓時全身顫抖,面有極痛楚之色,仰天長嘯,卻彷佛被抽空了氣力,行半空之中跇倒下來。一旁的鬼厲臉色微變,這伏龍鼎威力之大,出乎他意料之外,顯然早非當年可比。 其實眼下的伏龍鼎法力,在這十年中早已面目全非,鬼王在鬼先生襄助之下,參悟鼎身銘文,搜集靈獸神力激活「四靈血陣」,眼下伏龍鼎內,已集聚夔牛、黃鳥與燭龍三只神獸靈力,饕餮雖然乃是異獸,但與其它三只神獸靈力相比,決然是落了下風,更何況這代龍鼎上古神器,本身就有詭異法力,神獸靈力越強,其激發出來的四靈血陣之妖力更是強大無比。甫一對敵,饕餮登時就被壓制住了。 此刻但見紅芒閃爍,恍如實體,將饕餮巨大身軀緊緊籠罩束縛,饕餮周身顫抖,狀極痛楚,但絲毫動彈不得,甚至連口中吼叫,都迅速低微,只殘留著喘息之聲。 石室之中,血腥之氣更重,鬼王看著匍匐在地上動彈不得的饕餮,眼中閃過狂喜之色,忽地仰天大笑,形狀大異平常,如瘋癲一般。 就在這異樣時刻,忽地傳來「吱吱吱吱」怒叫,被紅光緊縛的饕餮也艱難的轉過頭看去,赫然正是小灰。牠毅然躍出半空,跳到饕餮身旁,伸手想要相助,只是紅芒看是虛無光輝,小灰手伸了過去,卻是一聲呼喊,跳了開來,看來是吃了暗虧。 小灰齜牙別嘴,看去憤怒之極,同著鬼王露出利齒,做挑釁狀。鬼王不知什麼時候,在那片閃閃如鮮血般的紅光照射之下,雙眼已然變得血紅。此刻霍然回頭,瞬間殺氣大盛,更不多言,一股黑氣霍然騰起,從紅光中直撲出來,同小灰擊去。 小灰自然也並非省油的燈、廢柴的猴子,雖然惱怒,卻也看出那黑氣中凶芒顫動,不肯硬接,向旁邊連跳幾下,閃了過去。 一擊不中,鬼王一聲長嘯,黑氣速度瞬間快了一倍,同時看去彷佛分作了幾道出來,道道黑氣如雷,從四面八方劈了下來。 小灰手腳並用,東躲西藏,在間不容發之際堪堪躲過,但已然險狀畢露,好幾次都差點被黑氣擊中。 而鬼王此刻不知為何,對著這樣一只猴子,下手竟也絲毫沒有容情的意思,只見黑氣之中,忽地又是一聲低喃,風云嘯聚,憑空凝結出一只血紅手掌,當頭打下,小灰適才已被黑氣逼得左支右絀,此刻再也無路可退,眼看就要被這只血紅掌印打中。 便在這要緊關頭,忽地從旁邊伸過來一只手臂,穿過風聲凜例、殺氣騰騰的黑氣血芒,一把抓住猴子的尾巴,向外一扯,小灰身子頓時飛了起來,向後飛去,而在牠身後攔截的那些凶戾黑氣,不知何時,竟然被驅散開了。 小灰安然無恙地飛了出去,逃出生天,但隱匿在紅芒深處的鬼王似乎發出了一聲怒吼,煞氣更盛,周遭黑氣缸芒瞬間凝固成形,一只巨大紅色掌印,向這只突如其來的手臂拍了下來,而在紅芒之後,伏龍鼎緩緩開始旋轉,鼎身之內異芒流動,詭異咒文若隱若現,一片肅殺之意。 血芒耀眼,閃爍之間,面沉如水的鬼厲身影現身出來,正是他在千鈞一發之際救了小灰一命。同時,他也轉而開始面對了鬼王不知為何開始催發就沒有停下的伏龍鼎的詭異妖力。 呼嘯之聲,越來越是淒烈,血紅掌印中霍然隱約閃爍出古鼎模樣的怪異符文,直撲過來,鬼厲眉頭緊皺,但面對這絕世妖法,卻並無退縮之意,雙臂揮起,在快如閃電飛來的血紅掌印到來之前,在身前虛無之處,卻是劃下了一個太極圖案。 青光乍起,如一道清泉灌入深旱之土,滿屋血殺之氣,竟是為之一震,太極圖清氣綜繞,正是正宗純粹之青云門神通妙法「太極玄清道」。 血色紅印,下一刻轟然而至,撞在了太極圖之上。 意料之外的,竟沒有想象之中震天價響的巨響與轟動,相反,如泥牛入泥潭,竟沒有絲毫聲息,只是那紅色血印,凌空逼住,不能再前行一步,而鬼厲面上,瞬間變得通紅,如欲滴出血來。 鬼厲雙目銳芒閃現,同那紅芒深處深深看了一眼,一聲冷哼,腳下移動,向後退丟。他每退一步,那紅色血印就逼前一分。與此同時,鬼厲每退一步,雙手手掌卻是沒有停頓片刻,手指屈升,法印變幻,雙手之間太極圖案清光濯濯,卻沒有絲毫變弱了。 在他退到第三步時,手中結做寶瓶法印,面上異樣血紅神色已經緩和,太極圖邊緣已經開始散發淡淡金輝:當返到第五步時刻,他手中化做拈花法印,太極圖金光青氣交相輝映;而到他退了第七步之時,鬼厲已經是背靠石壁,再無路可退,但此時此刻,鬼厲面上已經恢複原狀,更無異樣血紅。 雙手一震,鬼厲已結做了佛門金剛法印。 剎那之間,金光大盛,莊嚴法相四射,如有神佛在周遭輕頌佛經,低沉悅耳,太極圖急速旋轉,金芒璀璨,那紅色血印漸漸被這太極圖吞沒進去,消失不見。 漫天金青之光耀眼,直沖而上,竟是將鬼王血芒壓了過去。而在紅芒深處,一聲怒吼,顯然那人已然盛怒,紅光一陣搖曳,幾聲哀鳴,地上的饕餮被紅光吸起,偌大的身軀竟是被伏龍鼎吸了進去,轉眼就消失不見。 而鬼王面容,漸漸在紅芒之中透了出來,但見他白發飛舞,雙目赤紅,殺氣騰騰,哪里還有平日沉穩模樣,幾如一殺人狂魔。而反觀鬼厲,更無絲毫懼色,反而是大步侵身而上。 伏龍鼎旋轉不停,鼎身內詭異銘文閃爍不休,紅芒陣陣,鬼王右手擎起,偌大古鼎已是落在他右手之上,看去如天魔落世,極為可怖。 而鬼厲周身光輝著身,顯然也已將自身的神通法力盡數聚起,便要在此一決死戰。 兩大高手彼此對峙,殺氣騰騰,這場突如其來的爭斗,似乎他們二人都早已忘了原因,只是在此刻,像是突然失去了各自心頭壓制多年的理智,全力撲殺,心魔亂舞。 鬼厲大步走上,離鬼王越來越近,而鬼王眼中煞氣,越發濃烈,伏龍鼎在半空中緩緩傾轉,對准了鬼厲身軀。 眼看著一場大戰,即將爆發。 誰也不會想到,當今「魔教最重要的兩個人物,卻是在這麼一個偏僻石室之中,莫名其妙的陷入了生死決戰里。 「轟!」 ……一聲大饗,從石室里傳了出來。 鬼王與鬼厲,兩個男人,彷佛都看到了對方眼角微微抽搐,但就那麼千鈞一發之際,他們竟都沒有動。 石室的門,緩緩倒了下去,門外,慢慢出現了一個身影,一個看去渾身微微顫抖的身影。 「住手!」 那聲音纖細,帶著憤怒、不解與幾分驚惶,黑紗蒙面的幽姬,同時也是魔教之中的朱雀,站在了門口。 看不見她黑紗之下的容顏神色,但那股憤懣之意,噴薄而出。 「你們……你們兩個在干什麼,你們都瘋了嗎?」 石室之中,一片靜默,兩個男人彼此對峙著,也沉默著,沒有說話,空氣里,那股殺氣,竟是仍然揮之不去。 「好,好,好!」幽姬似咬著唇從齒間憤怒的說話,她抬手,同著某個方向一指:「你們殺吧,殺吧,都死了算了,死了都清淨。你們到底還記不記得,那 里,那里……」 牠的聲音有幾分硬咽,「那個寒冰石室里,是不是還有人躺在石台之上?你們都忘了嗎?」 「你們誰還記得『碧瑤』這兩個字!」 紅色的血芒,悄悄散去了:耀眼的青光金光,逐漸收斂不見。 石室里流消舊的那股殺氣與血腥氣味,不知何時,如潮水一般退去。 只有沉默,依舊這般駐留在這里,不肯離開。 兩個男人,彼此注視著對方,那眼神深處,彷佛有說不出的光芒碰撞。 幽姬恨恨的跺了跺腳,轉身頭也不回的走了,看她去的方向,應該正是碧瑤所在的寒冰石室。而仍然停留在石室之中的兩個男人,似乎仍然在對峙中,悄悄窺探著某些秘密。 良久,鬼王忽地淡淡哼了一聲,右手一擺,將伏龍鼎托在了手間,大步走出了這個房間。當他走過鬼厲身旁的時候,他的眼神里,銳利的光芒似要奪目而出。 而鬼厲的日光,在那一刻,卻沒有注意鬼王,而是落到「伏龍鼎鼎身之上。 古拙樣式的古鼎,有許多細微殘損的地方了,但是深青帶紫色的鼎身上,依舊可以清晰的看到,許許多多扭曲的神秘銘文,而在鼎身的背面,在那些銘文的正中,[吾愛文學]更是有那麼一幅圖案,映入了鬼厲的眼簾: 火焰熊熊燃燒,火光中正在炙烤一只巨鼎,巨鼎四周,有或鳥或獸的四種奇獸仰天長嘯,而巨鼎上空,黑云翻滾,赫然是一張猙獰可怖的魔王面孔,正獰笑著注視人間。 這圖案在鬼厲眼前不過一閃而過,但不知怎麼,卻已深深印人鬼厲的腦海,揮之不去。而在他印象之中,竟是對那個魔王面容,有那麼幾分熟悉,只是一時之間,他卻是無論如何地想不起來,到底是否曾經見過這個魔王的樣子。 鬼王很快的走出了這個石室,消失在了門外,石室中恢複了平靜。猴子小灰從一旁跳了過來,躍上了鬼厲肩頭,慢慢坐下,但面上絲毫沒有快樂之意,不時 轉頭向門口看去,口中低低發出「吱吱、吱吱」的叫聲。 鬼厲默然,伸手輕輕摸摸小灰的腦袋,沉默片刻之後,他發出了一聲輕歎,然後轉身走出了這個石室,信步走去。 長長的通道彷佛通向四面八方,就像人生的路誰也不知道該向何去,或者說,就算你自己以為知道了,其實那條路,又會通向哪里,誰又能知道呢? 半個時辰之後,鬼厲停下了腳步,怔怔不能言語,發現自己停住的地方,是寒冰石室的外面。 厚厚的石壁,橫亙在面前,可是他突然有些害怕,就算是面對鬼王伏龍鼎妖法的時候也不留畏懼的他,此刻卻情不自禁的害怕了。 那扇石門,就這麼靜靜的,豎立在他身前。 微微顫抖的手,伸了過去。 在最初打開的那麼一個縫隙里,隱約中,他看見一個苗條的身影,站立在寒冰石台之前,空氣里,似乎還有清脆而熟悉的鈴鐺聲音。 他彷佛癡了。

上篇:第二章 回歸     下篇:第四章 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