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七章 故鄉  
   
第七章 故鄉

青云山下。 天高云淡,站在山腳之下仰首看去,只見得蔚藍一片,徐徐微風吹來,令人精神為之一振。 陸雪琪看了好一會,周圍無人,自然也不會有人發覺這僻靜山腳下,有這麼一個美麗女子靜靜看天。清風吹來,她披肩的秀發輕輕飄動,掠過她略顯得清瘦的臉龐。 水月大師的臨行叮囑,不絕回響在她的耳旁: “當年從道玄師兄和萬師兄的對話里,我們知道原來曆代青云門掌教真人,都會在自己還算清醒的時候,將這個秘密告訴下一代將要傳位的弟子,而曆代祖師傳下的遺命,便是為了青云門的聲譽和天下蒼生,為了免造更多的殺孽,到了萬不得已的時候,傳位弟子可以弑師。。。。。。” “今次道玄師兄不知為何,竟然沒有告訴蕭逸才這個秘密,以我推想,不外乎兩個原因,其一:道玄師兄在下定決心告訴蕭逸才這個秘密之前,已然被誅仙古劍之魔靈反噬;其二,便是道玄師兄自恃道行深厚,特別是十年前一場激戰,他動用了誅仙劍陣但並未見心魔反噬,故而以為這次也可以抵擋過去,待到真正魔靈反噬其身的時候,已經遲了。” “只是雖然變故如此,但我們身為青云子弟,無論如何不能置身事外,田不易失蹤,蘇師妹方寸大亂,只有我來做此危難決斷。只盼一片都在山上結束,你也不必參予其中,但若是果真竟在山下發現了他們,你也當盡心擔此大任,青云曆代祖師有靈,必然會庇護你我師徒二人的!” 陸雪琪緩緩睜開眼睛,深深呼吸。 轉過頭眺望,背後那片巍峨山川,俊秀挺拔,遠山起伏含黛,近看危岩突兀,處處都是風姿,在在皆為風景。 高聳入云,凌絕天下。 是為青云! 她嘴角邊,慢慢的浮現出一絲淡淡而溫暖的笑意,這片山脈,終究是養育了她長大成人的地方,有她尊敬的師長,親密的師姐師妹,還有曾經擁有的。。。。。。回憶。 她轉身,邁步而去,白衣正如雪,飄飄而動,天地如許之大,蒼穹無限,縱然是絕世容顏,蓋世英雄,也許只不過還是滄海一粟罷。 ※※※ 說來,也還是第一次,受了師長之命下山而來,卻沒有任何明確的地方可以去。雖然身負重責大任,可是卻不知道到底該去何處完成這個任務,想想倒有幾分可笑。 天琊安靜地握在手間,卻沒有熟悉的感覺,應該說早已成了身體的一部分了罷,淡淡的藍色光輝,也已收斂在劍鞘之內。一人一劍,信步走來。 該向何處去呢? 天地如許之大! 眼前是一條三岔路口,陸雪琪停下了腳步,倒並非她不識路,青云門弟子之中,她算是下山較為頻繁的人了,眼前一條平坦大路,她也走過了無數次,正是青云山向外最便捷的路途,直接通往青云山下最大的城鎮河陽城。 而另外一條岔路,看去荒廢了許久了,野草橫生,也只有岔路口附近的一段依稀可見,遠望進去,更遠的地方早已被荒草淹沒了。 其實這種小徑山路,從青云山上下來不知有多少,有許多小徑都是生活在青云山腳下附近村莊的村民們,為了生計上山砍柴或是采摘野果走出來的,也有很多的路,由于種種原因,年深月久,便也成了這番荒廢模樣。 這條路,誰又知道通向何處,又有誰會記得,有什麼人曾經走過呢? 陸雪琪微微搖頭,在心中苦笑了一下,從南疆回來之後,與那個人分離至今,她的心境,真的已經改變了許多。 她輕輕甩了甩頭,想要將這念頭拋開,便要重新走上大路而去。這時,從大路那頭走過來三三兩兩的村民,有老有少,看衣衫服飾,多是帶了斧子麻繩和扁擔,看來都是附近村莊里要上山砍柴的樵夫。 走到近處,這些樵夫看到陸雪琪,一個個都側身讓開,面上露出尊敬的神情,青云門弟子在這方圓數百里內,原本就被人尊崇,何況陸雪琪絕世容顏,飄然若仙,更是令人不敢逼視。 陸雪琪站住腳步,向他們微微點了點頭,算是回了禮,然後便打算離開,就在此刻,忽然其中一位看去已經頭發發白但精神仍然矍鑠的老樵夫,似乎很是熱心的樣子,呵呵笑道:“姑娘,你是不認識路麼?” 陸雪琪身子微微一頓,停了下來,目光流轉,看了那老樵夫一眼,遲疑了一下,輕輕搖了搖頭,只是還未等她說話,那個熱心的老樵夫已然說道:“我知道你們這些青云門的修仙人厲害,許多時候都是飛來飛去的,不過要說這腳下的路嘛,有的時候反而沒我們這些鄉下人熟悉哦。” 旁邊的幾個樵夫聞言,都笑了起來,陸雪琪看著他們和善的臉龐,不知怎麼心中忽地一陣暖和,本來要邁出的腳步,也再一次停了下來。 老樵夫呵呵笑道:“你前面那條大路,是通往南邊的河陽城的,那里是附近百里內最熱鬧的地方,你到了那邊,再想去其他地方也容易的多。”說著,他又一指那條廢棄的小徑,道:“那條路你就別去了,好多年前也是個熱鬧的村子,不過現在都毀了,沒人了。” 陸雪琪微微一笑,道:“我明白了,多謝老丈。” 老樵夫揮了揮手,呵呵笑了兩聲,和其他人繼續向著青云山上走去,同時旁邊有一個歲數稍微比他年輕些的樵夫歎息了一聲,道:“本來那個村子里有個廟,聽說挺靈的,十多年前我和老伴去了那里拜菩薩求子,結果果然有了,可惜現在也沒了啊。” 老樵夫點頭道:“是啊,我也記得,那廟沒了真是可惜了。。。。。。” 話語聲漸漸低沉,他們的身影也漸漸遠去消失在了山林之中,遠處吹來的輕風里,似乎還有他們開朗豪爽的笑聲,陸雪琪轉過身來,臉上的笑意還在,不知怎麼,她的心情似乎也好的多了。 笑了笑,她抬頭邁步,向著那條大路走去。 腳步原本是輕快的,可是不知怎麼,她的步伐突然變慢了下來,秀氣的雙眉,微微一皺,心底深處,像是突然掠過了某個重要的東西,卻一時沒有抓住。 回憶的深處,似乎有什麼,悄悄蘇醒了。。。。。。 她站住了身子,靜靜地不動,剛才的畫面,從她腦海中飛快地重演,樵夫們的話兒,再次回響: “那條路你就別去了,好多年前,也是個熱鬧的村子,不過現在都毀了,沒人了。。。。。。” “本來那個村子里有個廟,聽說挺靈的。。。。。。” 陸雪琪忽然全身一震,片刻之後,她緩緩的轉過身子,再一次的,看向那條荒草叢生、仿佛已經湮沒在歲月殘影中的小路。。。。。。 ※※※ 十年光陰,可以改變多少事呢? 容顏,心情,或是仇恨? 誰都不能了解別人,甚至有的時候,連自己也不能真正了解。但只有這一條路,是真真切切的改變了。 因為這里已經沒有了路。 茂密生長的野草,年複一年的生長,掩蓋了過往的曆史,見證了時光的無情。直到一個白色孤單的身影,悄悄走近了塵封的地方。 野草叢中,還依稀可以看到殘垣斷壁,迎面吹來的微風中,早已沒有那曾經的血腥氣息,有的只是野草略帶青澀的芬芳味道。 走過了一扇又一扇殘破的門扉,看著東倒西歪靜靜被青苔掩蓋的石階牆壁,那些生前曾有的笑語歡顏,曾經擁有的快樂,都隨風散去了罷? 陸雪琪的臉色,微微有些蒼白,修長而秀氣的手,也將天琊握的更緊了。這廢棄的村落里,仿佛有什麼人的目光,悄悄注視著她。 她甚至有那麼一種,喘不上氣的感覺。 但她一直沒有停下腳步,就這麼靜靜地走著,走過了每一間房子,曾幾何時,誰還記得這里的人們? 直到,她看到那間破廟。 與周圍環境不一樣的,那間早已破敗不堪的破廟周圍,不知為何竟然寸草不生,說是一間屋子,其實不如說是幾根柱子更為恰當,只不過倒在地上殘留的三三兩兩碎裂石塊上,還依稀有神像的模樣,才看出這里曾經的所在。 陸雪琪緩緩走了過去。 沒有野草,沒有青苔,這里的一切都顯得與周圍格格不入,不知道到底是為了什麼,連那麼頑強生長的野草,也不願進入這里。 還是說,曾經的怨念怨恨,都集聚在這個地方? 那麼夜深人靜的時候,會不會有人哭泣低語,傾訴往事? 陸雪琪猛然轉身,不知何時,她眼中竟有淚光閃動。 草廟村! 這個早已湮沒的地方啊。。。。。。 她在牆角,悄悄的坐下,一動不動,仿佛在靜靜地聆聽著什麼,又或是感受著什麼。 遠處有風兒吹來,吹動她黑色的秀發,在鬢邊輕輕飄動。 ※※※ 日升月落,晨昏日夜,朝朝暮暮,星辰變幻。 蒼穹上白云如蒼狗,消逝如流星,時光如水,終究這般決然而去,從不為任何人而停留。 遠處的野草叢中,不知哪里傳來了蟲鳴的聲音,除了風聲,這是這里最有生機的聲音了。也許,再過十年,這里會重新變做人丁興旺的地方罷? 又或者,還是一成不變的老樣子。 誰又在乎呢? 三天了,陸雪琪在這荒僻的所在,靜靜的坐了三天,世間約束,重責大任,卻原來只有在這樣一個地方,才有了喘息逃避的所在。 悄悄的,就當是放縱一下,讓自己躲藏起來。 只是,她終究還是要走的。 白衣晃動,悄然而來,陸雪琪的身影,重新出現,離開了那個破敗的小廟,重新走過一間間殘垣斷壁下的小屋門扉,不知怎麼,她看著這里的目光中,仿佛已經蘊含了依依不舍的深情。 遠方天際,天云飄飄,云層隱約中,像是被風吹過,有一條白線悄悄劃過天空。陸雪琪最後看了一眼這些房子,轉身離去,再也沒有回頭,那白衣飄飄的身影,在荒草叢中靜靜的走遠。 蒼穹之上,白云依然無聲。 只是從云層之中,忽地又掠出一條迅疾的微光,無聲而快速而來,帶著云層上幾絲纏綿的白色云彩,在空中散了開去。很快的,這道光落在了這個廢棄的小村之中。 “吱吱,吱吱。。。。。。” 熟悉的猴子叫聲,三只眼的灰毛猴子跳到地上,四處張望一下,顯然來到這野外地方,遠遠比在狐岐山那山腹里讓它感到愉快。不消片刻,猴子便自顧自跳了開去,鑽入了茂密的野草叢中,也不知去哪兒玩去了。 鬼厲,默默站立在這個村子的中心,面無表情。 除了眼神里,那掩飾不了的疲倦與痛楚。 他怔怔地望著周圍的一切,緩緩轉身,曾經熟悉的地方,一切都在腦海中慢慢浮現,甚至連遠處吹來的風,都帶有一絲熟悉的味道。 故鄉土地的芬芳。。。。。。 而在他身後遠處,茂密的野草叢後,那個白色而略顯孤單的身影,終于消失在了遠方。 他慢慢走去,曾經印入陸雪琪眼簾的事物同樣的出現在他面前,殘垣斷壁,青苔石階,最後,是那個殘敗不堪的小廟。 只是他並沒有走過去,他只是遠遠地望著那間小廟,怔怔出神,就是在那里,改變了一個少年的一生! 他站了很久,也看了很久,但終究沒有過去,許久之後,他轉過身子,踩過地上的野草,在勉強還能分辨出屋子間距的小路上走去。他走的很慢,仿佛每一步都沉重無比,直到在第二排第三間的小屋前,他停了下來。 這是一間和其他殘破屋子沒有任何區別的房子,同樣的門窗脫落,同樣的荒涼廢棄,就連石階上的青苔,似乎也比其他房子更多一些。 鬼厲的嘴唇,開始輕輕的顫抖起來,多年以來,他第一次眼中難以抑制有淚,慢慢的,他在這小屋前跪了下來,把頭深深埋在這小屋前的土地上,野草里。 那風中依稀傳來的,是帶著哽咽的掙紮著的低語聲: “爹,娘。。。。。。” ※※※ 河陽城。 獸妖浩劫過後,河陽城里是元氣大傷,死傷無數,但災劫過後,日子總是要過的。從四面八方進城的人們,還有逃難回家的人,都讓這座古城漸漸熱鬧了起來。 在最熱鬧的那條大街上,全河陽城最好的酒樓,依然還是那座當年張小凡初次下山時曾經住過的山海苑,雖然因為災劫的原因,看去聲音比十年前冷清了不少,畢竟人們死里逃生,也難得會再有多少心思來這里大吃大喝了。 不過這一日,山海苑里卻是來了一位奇異的客人。此人乃是一位年輕女子,看去美貌動人,這倒也罷了,偏偏這美麗容顏之下,一顰一笑,竟然有種扣人心魄的奇異感覺,仿佛只要被這女子如水一般的眼波一掃,周圍的男子骨頭便都疏軟了三分。 正是南疆大變之後,與鬼厲、陸雪琪失散不知所蹤的九尾天狐--小白。 她這般大大方方、煙視媚行的走進了山海苑酒家,一時之間,上至掌櫃下到小二,包括僅有的兩桌客人,都看的呆了,竟沒有人上來招呼她。不過好在小白似乎早已習慣了這種情景,也不生氣,只微微一笑,道:“沒人招待麼?” 一語驚醒夢中人,掌櫃的畢竟上了年紀,還勉強殘留著幾分定力,連忙定了定神,隨即打了兀自發呆站在一旁的店小二後腦勺一下,怒道:“客人來了,還不去招呼?” 店小二一個踉蹌,不知是不是心里有鬼,期期艾艾走了上來,不敢正是小白,陪笑道:“姑娘,您、您要吃飯還是住店啊?” 小白想了想,道:“還是先吃些東西吧,你這里有雅座麼?” 店小二連連點頭,道:“有,有,您樓上請。” 小白點頭,向樓上走去,口中道:“你給我找一個靠窗安靜的位置罷。” 店小二陪笑道:“姑娘放心,樓上雅座只有您一個人,您要什麼位置就給您什麼位置,而且擔保安靜,不會有人來打擾你。” 小白微微怔了一下,道:“怎麼會沒人呢,聽說以前這里生意挺好的?” 店小二這時已經走到了樓上,聞言苦笑道:“誰說不是呢,當初生意那叫一個好啊,全河陽城里人都興上我們這兒吃酒來著。可是天殺的,前陣子鬧了那個獸妖,搞的是人心惶惶,末了死傷無數,這樣的時候,也不會有多少人會想來這里了。” 小白緩緩點了點頭,輕輕歎了口氣,道:“原來是這樣,這就難怪了。” 這時店小二已經將小白帶到樓上靠窗子旁的一張桌子上坐下,正拿著隨身帶的抹布擦著桌子。小白坐在位置上向窗外看去,只見街上行人來來往往,還算熱鬧,但多數人的面上卻很少有笑容,反而是愁眉苦臉的人更多一些。 小白默默看了片刻,忽然向店小二問道:“小二,我問你件事,你老實回答我。” 店小二點頭道:“姑娘你請問吧。” 小白遲疑了一下,道:“這河陽城里所有的百姓,當然也包括你了,心里都恨那個獸妖麼?” 店小二哼了一聲,臉上登時現出憤恨之色,大聲道:“當然了,這河陽城里在那場獸妖災劫之中,十室九空,你去街上隨便找個人來問問,我擔保他絕對有親人死在那獸妖魔爪之下。可憐我們老百姓手無寸鐵,反抗不得,不過幸好有青云山上的仙人,大發慈悲,大展神威,將那天殺的獸妖趕走了,這才讓我們又過上了人過的日子。” 小白看著店小二激動的神情,在心中苦笑了一聲,眼前不知怎麼,又掠過那個在南疆鎮魔古洞深處,殘火之下苟延殘喘的男子身影。 這世間對錯,誰又說的清楚? 店小二似乎也發覺自己有些失態,臉上一紅,退後了一步,低聲道:“這個、這個我也是隨便說說,姑娘你別當真,您、您要點菜麼?” 小白笑了笑,道:“好罷,不過也不用點哪個菜了,你下去告訴掌櫃的,把你們這里拿手的小菜做三、四盤上來就行,另外,你再拿十壺好酒上來。” 店小二一怔,愕然道:“十壺?” 小白看了他一眼,點頭道:“十壺。” 店小二窒了一下,然後遲疑了半天,低聲道:“姑娘,請問你還有朋友要來麼,如果還有,我也好提早加些碗筷。” 小白笑道:“你別多想了,就我一人,酒就要十壺,你快快端上來,其他就別問了。” 店小二諾諾而退,但眼神中顯然是不可置信的神情,其實也不能怪他,常人最厲害的,酒量也不過一到兩壺,能喝上四壺、五壺的海量之人,不是酒仙也是酒鬼了,只是這個嬌媚無限的女子,顯然是不能以常理度之的“常人”。 因為沒有多少客人,很快的,店小二就已經將小白要的菜肴端了上來,擺放在桌子之上,而十壺外面刻著山海苑的酒壺,不多時候,也整整齊齊的擺放在了酒桌的另一頭。 這也還好是一個酒家生意清淡時候,否則若是熱鬧的話,怕不引來全酒樓的客人圍觀?不過縱然如此,小白只怕也不會在乎罷。 店小二很快下去了,雅座上只剩下小白一人。她自斟自飲,很快的,一壺美酒便已見了底,而她的臉頰之上,不過微微現出了淡淡的粉紅顏色,不見有半分酒意,倒是反添了幾分妖媚。 “唉。。。。。。” 她忽然,這麼輕輕的,歎了口氣。 美酒清純如琥珀,細細如線,從壺口中傾倒入酒杯之中,濺起細微的水花,小白凝視著面前的酒杯,看著那水面上,輕輕晃動的自己隱約的倒影。 然後她微笑,笑容中有那麼一絲苦澀,將酒杯拿起,一飲而盡。 窗外的街頭,人們發出各種各樣的聲音川流不息,熙熙攘攘而過,那些聲音聽起來,似乎很是遙遠,仿佛是在另一個世界。 她將第六個空的酒壺,放在了一邊。 臉頰上溫柔的紅,映襯著她不老永琲漪麗容顏,那雙眼眸之中,依舊清澈。 從來酒醉人,不醉心! 她的皓齒,輕輕咬了下唇,一個人,低低地笑了,然後一甩頭,抬手倒酒。 窗外街道之上,不知怎麼,似乎喧嘩之聲突然大了一點,小白皺了皺眉,移到窗前,向街道上看了過去。這一眼掃去,她忽然一怔,只見樓下街道上,緩緩走來一位白衣女子,容貌清麗出塵,飄然若仙,卻不是陸雪琪又是何人? 周圍百姓似乎被陸雪琪絕世容顏所吸引,卻又為她冰寒氣質所懾,不敢直接上前,遠遠相聚圍觀,議論紛紛,卻是這個原因。小白看著陸雪琪身影,嘴角邊慢慢浮起一絲笑容。 “人生還真是無處不相逢啊。。。。。。”她口中這般似笑非笑的自語了一句,便站起了身子,看著是想要主動向陸雪琪打招呼了,只是她身子才站了起來,忽然間神情卻是一怔,目光轉眼離開了街道之下的陸雪琪,飄向了河陽城遠處一個偏僻的角落。 一個熟悉的黑色身影,極快的閃過,隨即又沒入另一個陰暗角落,而就在片刻之後,另一個對她而言也並不陌生的灰色人影,卻是緊追而去。 小白怔怔看著那個角落一會,隨即嘴角露出了一絲譏諷笑意:“今日真是巧上加巧了,不去湊熱鬧的話,當真是對不起自己,更對不起那個上官老鬼了罷,嘿嘿,嘿嘿。。。。。。” 冷笑聲中,她的身影突然間如鬼魅一般,赫然從山海苑樓上的雅座消失不見了,許久之後,店小二上來收拾,只看到了桌上放著的一錠銀子,還有六個空空的酒壺,還有的四壺,卻已經消失不見了。 而在大街之上,陸雪琪的身影,不知何時,突然也從街道之上消失了。

上篇:第六章 血陣     下篇:第八章 暗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