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八章 暗算  
   
第八章 暗算

夜黑風高,萬家燈滅,蒼穹上烏云沉沉,不見有月亮,只有天際幾黠僅存的星光,閃爍著微弱光芒。 夜風從河陽城上方“嗖嗖”吹過,如野鬼夜哭,委實有幾分寒意與可怖,聯想到這里剛剛曆經浩劫,城里城外的街道上,更是一個人影都看不到。漫漫長街古道之上,只有偶爾被風吹落的幾片枯葉,在其中孤獨的翻滾起伏,飄向遠方。 便在這詭異深夜里,從河陽城里忽地飄起一個黑影,如幽魅一般幾乎不似實體,悄無聲息地落在城外,迅疾無比地向河陽城南邊古道上掠去。而不消片刻之後,又有一道灰影緊追而來,死死盯著那個黑影。 這兩人自然便是千里追蹤的巫妖與上官策了,從南疆開始到如今深入中土,這一場追逐也算是曠日持久了。 上官策一身焚香谷高深神通奇術,加上還有一柄神奇莫測的九寒凝冰剌法寶,巫妖應付起來大是吃力,但巫妖一身的詭異術法,每每出人意表,在絕無可能處化出千番變化百般騰挪,卻也是讓上官策頭痛無比,一次次眼看就要將之擒下,卻屢屢失手。 若是換了常人,遇到這種情況,多半便已放棄了,只是上官策卻是身負焚香谷谷主云易嵐的命令,巫妖身上多半有可以解開南疆古巫族天火之秘的法子,無論如何,這都是焚香谷志在必得的,所以一路之上,硬著頭皮也追了下來。 不過這般堅持,倒也並非全屬無用之功,二人的修行高低在那里擺著,巫妖短時間內難以與之抗衡,但是巫妖屢次憑借逃脫的種種詭異術法,被上官策一一看在眼中,漸漸心里有數,時到如今,巫妖要想再次逃脫上官策的追捕,已越來越是困難了。 這一點,上官策心里有數,巫妖心中更是明白,無奈明白歸明白,他卻委實是無計可施。如果有法子擺脫這個如附骨之錐的可惡之人,這千里之上他早就用過不知多少次了,但上官策得享大名近百年,當年在南疆更是風云人物,其道行、修行、見識、眼界,無一不是上乘,遠非李洵等焚香谷第二代弟子可相提並論。 雖然巫妖連施異法奇術,但居然一一被其看破,最多不過瞞個片刻,看已逃開一段距離,但過不多時,終究還是被上官策追了上來。 其實上官策,或者說焚香谷云易嵐一定要將自己擒拿回去的原因,巫妖心中在幾次與上官策對話里,早已了然于心,但對他來說,卻是決然不願束手就擒的。這一夜,眼看著身後的上官策越追越近,而前方古道快速的向後退去時,卻少有遮擋丘陵地界,反倒是地勢漸漸平坦開闊,一片荒野出現在了面前。 在這種地方,還能逃到哪去? 巫妖在蒙面黑巾下苦笑一聲,發力掠去,但身後那風馳電掣的風聲,卻是一陣緊過一陣了。 就在他彷徨無措之際,忽地似有所感,像是發現了什麼,扭頭向一側望去。他名號呼為“巫妖”,顧名思義便知他所擅長的是何種道法神通,加上其本身體質異于常人,對鬼靈陰魂之氣,更是敏感十倍于尋常修真之人,這還在大路古道之上,他在急奔之中,仍是敏銳地發現這荒野古道一側的深處,竟有股深沉陰晦的鬼氣,在遠遠散發出來。 巫妖大喜過望,身軀在半空中一個急轉,硬生生扭了過去,卻是迅疾無比地向荒野深處掠去,追蹤而來的上官策冷哼一聲,身若浮萍,一飄一蕩,說不出的自如隨意,輕輕松松便也轉過了方向,再度發力追了上去。 只是這略微一個耽擱,巫妖又拉開了一段距離,身影也顯得略微有些模糊了,上官策卻並未有多少擔心,這長途跋涉一路追蹤下來,他已將這個神秘莫測的巫妖一身本事摸了個七七八八,料想他也搞不出什麼花樣,此刻的他,心境多少已然有些貓捉耗子的心態了。 耗費無數力氣,追蹤千里,費神勞力,這還不得好好懲治你一下? 上官策心中冷笑,帶著全盤大局在握的定心丸,輕輕松松地追了下去。 很快的,出現在巫妖面前的事物證明了他的猜想,這里果然是一處陰氣極盛之地,在中土稱之為義莊,也就是停放還未入土的過世之人尸身之所在,不過看那庭院小屋的破敗程度,多半是廢棄許久的地方了。 巫妖心中不由得有些失望,以他本意,這義莊陰氣極盛,正是適合他許多詭異術施展的絕佳之地,但廢棄時日既久,效果便打了折扣了,尤其是他有幾門類似鬼道的異術,更可操控尸體,威力頗大,這一路之上都並無機會施展,若是趁此機會突然施法,多半也可令上官策這老匹夫吃上大虧。 只是這義莊廢棄許久,自然不會有什麼剛剛過世的尸身躺在這里了。 不過縱然心中有些失望,但以巫妖心境來說,此地仍可以說是絕處逢生的所在,當下更不遲疑,黑色身影“嗖”的一聲,掠進了義莊中那間看去陰沉沉、黑壓壓的房子之中。 不過在他身影飄去的時候,腦海中若有若無的,也掠過一絲小小的迷惑:此處義莊廢棄既久,但怎麼這陰森鬼氣居然還能如此強烈且持久呢? 這一晚月黑風高,義莊的小屋內更是漆黑一片,伸手難見五指。不過對于修道之人,特別是像巫妖這種體質異于常人的“人”來說,這片黑暗並非難事,很快他就“看”清了義莊屋子內大致的情況。此處果然是廢棄多時了,周圍牆壁上千瘡百孔,殘破無比,屋內前頭一個原本應該是祭奠亡靈的案台,也已經傾倒在地,屋子正中,橫七豎八躺著幾具殘破棺材,有一些甚至連棺材蓋都沒有合攏蓋好。 耳聽著義莊之外風聲突然一緊,顯然上百策又是緊追而來,眼看就要追到,巫妖更不遲疑,卻是身子一顫,手中突然多了數枚奇形怪狀的類似釘子的鐵器,但全身卻長滿鐵剌,然後看也不看,手指彈跳如飛,只聽的“嗖嗖嗖嗖”之聲不絕于耳,這數枚怪物瞬間都滅入黑暗之中,飛入了小屋各個角落。 而每一個怪物消失在黑暗之際的時候,尾端之上都會突然散發出淡淡藍色光環,但也只是一閃而過,轉眼即逝。隨著這些怪物鑲入這屋子黑暗之中,這屋中原本就刺骨的陰氣,突然間更是十倍的強烈起來,直如能刺入骨髓一般。 巫妖冷笑一聲,眼角余光一掃,整個身體忽然如沒有絲毫重量般飄了起來,徑直飄向屋子牆角的一具棺材。這具棺材看去平平無奇,蓋子也沒有蓋好,歪了一半在外面。 巫妖無聲無息地滑了進去,常人看來避之雖恐不及的地方,他卻很是喜歡,而且隨著他的身子滑進,那斜斜歪倒的棺材蓋子,也被他順手給蓋好了。 下一刻,風聲驟然停歇,屋子之中頓時一片肅靜,什麼聲音都沒有了,上官策的身影,出現在了這個屋子的門口。 巫妖躲在角落的那個棺材之中,心中大定,正好這棺材殘破,有幾道細縫在木壁之上,他透過縫隙將上官策的一舉一動看的清清楚楚,心中更是得意,只要上官策一時不察,再向這屋子中間走上兩步,便會觸發他設下的“陰魅”奇陣,借助此地異常強烈的陰森鬼氣,必定要打上官老賊一個措手不及。 他心中正期待著,但看上官策似乎也十分小心,並沒有急于進來搜索失蹤的巫妖蹤影,而是就站在門口處,小心翼翼地向屋子之中仔細張望著,看來一時半會也不敢大膽進來。 巫妖心中有幾分失望,暗罵了一句老賊當真狡猾,回過神來,這才慢慢開始注意自己置身之地。 不料,他這一顧及回神,卻在片刻之間,只覺得腦海之中轟的一聲,險些將他自己嚇的魂飛魄散。 他置身這棺材之中,竟然還有一個人! 其實以巫妖之特殊,這棺材之中莫說有個人,便是有個死人,再說難聽些,哪怕是個骷髏,他也是視若無睹,難保還會感覺有幾分親切也說不定,但偏偏在他身下棺材之中,赫然竟有一個活人! 而此人從他進人這個小屋到滑入這個棺材後,竟然完全不為他所發覺,甚至連呼吸之聲也沒有。巫妖驚駭之下,全身都微微顫抖起來,但總算他勉強殘存的理智控制住了自己,沒有大聲叫喊或者破棺而出,但額頭、後背、手心,卻已經布滿冷汗。 但下一刻,更令他吃驚的事情,被他發現了,那就是他身下的這個活人赫然是沒有呼吸的……沒有呼吸的活人! 巫妖在片刻之間,已經判斷清楚,自己身下這個同棺之人,的確是個活人,因為兩人同在一個棺材里,根本沒有多少空隔的空間,以他之敏銳,很快就發覺了此人心髒正緩緩跳動,但不知為何,此人的口鼻卻是一動不動。巫妖悄悄伸手過去探了探,半晌之後,竟然沒有一點動靜,此人的確是沒有呼吸的。 巫妖只覺得頭皮一陣發麻。這匪夷所思的變化就發生在身前,巫妖本想暗算上官策,但此番心神大亂,一時腦海中竟無法集中精袖,氣血隱隱翻湧。只是他畢竟也是道行深厚之人,心念一動,立刻發覺不妙,急忙暗自催動員法,平定心志,片刻之後,這才安定了下來。 然而,就在此時,在巫妖正打算著如何面對這個意外情況的時候,一個更大的意外,再一次令他目瞪口呆、手足無措。 整具棺材,突然發出了一聲細微的聲音:“啪!” 就像是,什麼東西合上了一樣,聲音很輕,幾乎難以聽見,但在這小屋之中,在這些修行深厚的人耳中,卻完全是兩回事了。 上官策幾乎是在同一時間,霍然轉過身來,盯著這個角落。 而巫妖愕然之余,瞬間只覺得自己置身的這具棺材,突然從四面八方散發出一股詭異妖力,絲絲縷縷如繩如麻,竟是將這個棺材內的空間緊緊制住,以他一身神通,遇上這股莫名其妙的妖力,竟然完全沒有抵抗余力,刹那間便動彈不得,生生被這無形妖力給鎖在了這具棺材之內。 巫妖的魂魄,似乎都要被嚇出體外了。但是,似乎還嫌不夠一般,此時此刻,在棺材內黑暗的空間中,他身下那個感覺中是個胖子的“活人”,突然像是醒過來一樣,睜開了眼睛。兩個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在這個詭異的氣氛下,對視:然後,那個不知名的胖子,就這麼悄無聲息的,對著巫妖,微微笑了一下。 上官策緊緊盯著屋子中間的那個角落,但卻並沒有立刻過去查看。他雖然沒有巫妖那種特殊的體質,但以他道行之高,自然也能大致分辨出這屋中的景物,同時以他的見識,當然也知道這里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 但他並不是巫妖,上官策從來也不會喜歡義莊這個地方,特別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定來說,他就更不喜歡這種地方了。 同時,以他的道行,在他剛進這個屋子的時候,就敏銳地發覺了這個屋子之中,陰氣之盛委實是非同小可,遠非是尋常普通的一個義莊可比。巫妖精通哪些種類的妖法異術,他比誰都浦楚,而現在這個地方,顯然正是小妖最喜歡的處所,所以要小心! 上官策潛運真法,護住全身,仔仔細細又再度將這間詭異的小屋查看了一圈,確認的確沒有任何值得懷疑的地方後,他慢慢的邁出了腳步。 只是他的腳步才邁了一半,忽地又縮了回來,同時右手寒光一閃,九寒凝冰刺已經出現在了手上。 老人家,似乎總是特別小心的。他終于向著角落的那個方向,邁出了第一步。屋外,一陣陰風吹過,“嗚嗚”直響,令人毛骨悚然。 上官策全身戒備,這小屋之中一絲一毫的變化都逃不過他的耳目,但周圍黑暗一片,除了靜默還是靜默,竟是沒有絲毫聲息。 他冷笑一聲,忽地揚聲道:“老夫早已知道你就在這具棺材之中,老友,你再不出來,可別怪我連人帶棺材一起打,給你苦頭吃了。” 沒有回答,四周還是一片沉默。 上官策怒哼了一聲,道:“裝神弄鬼!” 說罷,他更不遲疑,踏前一步,同時手中九寒凝冰刺銀白寒光暴漲,周圍的氣溫登時冷了下來。 但就在上官策蓄勢待發之際,突然從這小屋之中另一側角落里悄無聲息地飛出一枚淡淡藍光,周身被陰氣包裹,向上官策背後襲去。 上官策本是全身戒備這周圍情況,但這枚由巫妖設下的陰魅奇陣,自身陰力完全收斂,通體竟可以吸取周圍陰氣包裹起來,上官策道行深厚,可以感覺出此地氣脈一舉一動,本是了不起的神通。可是這個時候,卻恰恰成了弱點,被巫妖看准這點,搞了一個偷襲。 上官策並未感覺周圍異常,直到那枚陰魅接近他背後三尺距離之時,風聲陡急,陰力大盛,他這才悚然而驚,電光石火之際,他一身深厚道行畢乨無疑,當機立斷即向前踏了一大步,于間不容發之際生生拉開了些許距離,同時九寒擬冰刺從手間瞬間飄到了身後。一片寒光乍起,銀白光輝頓時照亮了整間小屋,只是這詭異氣氛之下,原本十分漂亮的光輝此刻看去慘白慘白的,實在令人頭皮發麻。 只見銀色光輝從九寒凝冰刺上散發出來,轉眼在上官策後背化作一小片光盾,在最危險的關頭,將那枚陰魅給彈了開去。 只是還未等上官策喘息片刻,他剛才踏出的那一大步,已然是全面觸動巫妖適才所布下的陰魅奇陣,頓時只見這小屋中數個角落里藍光閃現,數枚夾雜著陰森鬼氣的陰魅激射而出,而更詭異的是,剛才他彈開的那枚陰魅,在半空中劃了一個半圓,竟然如有人牽引一般,再度悄無聲息的向上官策後背襲去。 上官策倉促之下,一時竟弄了個手忙腳亂,但他畢竟不是常人,九寒凝冰刺光芒閃爍,冰芒所指,不消片刻,這間小屋中似乎從屋頂到地板上,都蒙上了淡淡一層薄霜。 而在這刺骨冰寒之下,被詭異法力摧持的陰魅似乎也受到了極大的阻力,數枚閃爍光的陰魅先後慢了下來,同時陰魅似鐵非鐵的器物之上,只不過這片刻時間,竟然結了厚厚一層冰。雖然它們的速度仍然很快,但就這麼一緩,已經讓上官策緩過手來,登時在銀白慘光之中,“錚錚錚錚”連續數聲,數枚陰魅都被九寒凝冰刺給打落在地,落地的時候,多半是被九寒凝冰刺寒氣所傾,但見冰塊之下,落地的陰魅赫然都碎成了幾塊。 上官策于極險處轉危為安,破了巫妖的陰魅奇陣,忍不住哈哈大笑,向著那具棺材喝道:“如今你沒法子了吧,還不出來束手就……” 一個“擒”字還未出口,突然上官策臉色大變,面容扭曲,竟是發出了一聲痛楚之極的大吼,整個人倒翻了出去,轟隆一聲巨響,竟是將牆壁撞了一個大洞,飛了出去。在他身形之間,赫然可以看到其後背細微淡藍光輝閃爍,卻是剛才第一枚的陰魅不知何時,竟然完全避過了他的耳目,重創于他。 小屋中這幾下驚心動魄的激斗,巫妖與他身下那個神秘未知的胖子都透過棺材的縫隙看的清清楚楚,尤其是最後那一下變起倉促,以上官策之老到,竟然仍著了暗算。 黑暗中,那個神秘胖子眼中居然有了幾分贊賞之色,突然間竟開口說道:“作居然能將陰魅這等鬼物祭出後再度掌控,這份修行倒是難得啊!” 巫妖第一次聽得此人開口說話,心中一驚,但聽他口氣以及眼色,似乎暫時並無敵意,而且此際他自己心中也是心情激蕩,苦笑了一聲,搖了搖頭道:“你錯了。” 那胖子倒是有些意外,征了一下,道:“我哪里錯了?” 巫妖歎了口氣,道:“前面這些陰魅奇陣是我布下的沒錯,但是最後那枚陰魅,卻是另有高人掌控,與我無關的。”他恨恨地道:“我若果然有那等修行,也不會被困在這里了。” 那胖子皺了皺眉,不再說話了。 巫妖看了他一眼,只不過幾句話的工夫,他已經大概察覺了這個胖子的情況,此人似乎居然是和他差不多的境地,也是被困在這個詭異的棺材之中的,但與巫妖不同的是,這個胖子身上明顯還有一股更強大詭異的夯量,禁錮住了他全身氣脈。 巫妖心中不禁暗暗吃驚,現在他所置身的這個棺材上所布置的禁制之強大,縱然以他的修行之高,卻仍然足以將他禁錮的無法動彈,但是對這個胖子來說,似乎某些人還嫌不夠,仍然要在其身上布下令人畏懼的詭異術法,將之困住。 那麼這個胖子如果沒有禁制的話,他的道行豈非高的嚇人? 而想的更深的話,能夠制住這個胖子的,又會是怎樣恐怖的人物? 巫妖腦海中瞬間亂成一團,中土大地,藏龍臥虎之輩,竟是遠超他所料。 便在此刻,小屋外頭傳來了上官策的怒吼聲:“這里還在哪位高人,請現身相見,背後暗算,算什麼英雄?” 小屋之中,巫妖與胖子對視了一眼,顯然上官策也是目光如炬,一眼就看穿暗算擊傷他的絕非巫妖,而是另有其人。 這時只著得一個銀鈴般悅耳的聲音,從這個陰氣森森的鬼屋頂上傳了下來,炎著幾分譏謹、幾分愉快,道:“你不是說裝神弄鬼麼,我就要你看看,到底是誰在裝神弄鬼!” 巫妖看那個神秘胖子被困在棺材之中,自然是看不到小屋頂上這個女子是何人。 上官策站在庭完之中,此刻強忍劇痛,抬頭望去,忽地倒吸了一口涼氣,寒聲道:“竟然是你?” 那女子聲音笑道:“不是我,還是誰?呵呵呵呵……” 笑聲清脆,自帶著一股動人心魄的媚力,森森夜色之下,卻只見一個苗條身影獨自坐在屋頂,眉日如畫,眼波似水,萬種風情,絕代風華,卻不正是九尾天狐小白,又是何人?

上篇:第七章 故鄉     下篇:第九章 猥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