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九章 猥瑣  
   
第九章 猥瑣

上官策只覺得背部傷口周圍一片麻木,同時冰涼的陰寒之氣綿綿不絕地從那枚陰魅之上竄入身體中的氣脈之上,如被萬蟻啃噬,劇痛難忍。 不過片刻工夫,他額頭上已是冷汗淋淋,臉色也變得蒼白起來。站在屋頂上的小白將上官策的窘態看在眼中,面上笑意看去更濃了,大有幸災樂禍的意思,笑道:“沒想到罷,老鬼,你也有今天?” 上官策一咬牙,口中冷哼了一聲,強自支撐身體,厲聲道:“妖孽,你居然還敢現身見我?” 小白“哈”的一聲笑了,似乎聽到什麼最可笑的話語,袖袍一揮,整個人輕飄飄從房頂飄了下來,落在上官策身前不遠處,微笑道:“我不敢出來見你?是啊,我膽小,不敢見你,所以出來給了你一下當見面禮,這才敢出來相見的。老鬼啊,你害的我在那玄火壇中幽居了多少年,這一次,我不好好答謝你,真是對不起你了。” 上官策滿面怒容,但心中卻著實有些驚懼,當年在玄火壇中,大半是靠著玄火壇本身地火靈力,加上其時還在的八凶玄火法陣殘陣,這才將這只千年妖狐鎮壓其中,否則以九尾天狐的道行,他還真沒有把握就一定能對付的了。 只是如今時移事異,九尾天狐已然掙脫一切禁錮,偏偏自己一時大意,還著了這妖孽暗算,元氣大傷,只怕多半不是她的對手了。 此刻,荒野之上夜風蕭蕭,四面八方盡是傳來鬼哭狼嚎之聲,似乎在這淒涼深夜,無數夜鬼同時哭泣,陰氣大盛。 義莊之內,小白與上官策依然對峙。 雖然上官策已經受了暗算身負重傷,但看去小白並沒有立刻動手對付這個宿敵的打算,相反的,她似乎只是饒有興趣地打量著上官策,如貓抓耗子一般,面帶諷刺之色。 上官策自知此刻自己最需要的,便是找一個安全安靜的地方,運功療傷,逼住傷勢,但眼前站著這麼一個高深莫測的千年妖狐,實在令人惱火不已。 惱怒之下,上官策恨聲道:“你既然執意要來對付我,為何還不動手,站在那里不動,是何用意?” 小白微微一笑,道:“我沒事啊,說給你聽也沒關系,我可不似你們這些人類,總是以為人生恨短,我呢,可是有大把大把的時間不知怎麼打發,所以我就站在這里,慢慢看著你好了,反正我有耐性的很。” 上官策聽在耳中,氣得差點是七竅生煙,這妖孽擺明了就是要拖住他,明知他身有重創,偏偏不讓他有機會療傷,如此時間一久,上官策自然疲于奔命,不消九尾天狐如何動手,只怕他自己先支持不住了。 無奈何上官策知道歸知道,但對小白這等頗有些賴皮的法子,卻當真是束手無策。打嘛,身負重創,對方道行高深莫測,多半難以取勝;不打嘛,傷勢越來越重,拖下去更是死路一條。看來其他法子都沒用,只有落荒而逃了。 只是小白一雙水汪汪看似勾魂奪魄的眼眸,清清爽爽將上官策看的死死的,連他自己也沒多少把握,能從小白手中逃脫。 這可當真是四面碰壁,身處絕境了。 上官策面如死灰,面上憤恨、惱怒、畏懼、焦灼,種種神情一一掠過,小白看在眼中,心中大樂。 她被焚香谷一眾人囚禁在玄火壇幽居多年,若非鬼厲無意中解開封印,真不知道是不是一輩子都要呆在那個鬼地方,這里頭的苦楚當真也是難與人說。是以在小白心里,對焚香谷上官策這些人,實在是惱恨到了極點,雖說當日她與鬼厲遁逃出來之後,頗有一番徹悟,也並沒有故意回頭去找焚香谷的麻煩,但此番等若是上官策自動送到眼前,她哪有當作沒看見的道理? 慈悲為懷,與人為善,那都是九尾天狐心情好的時候做的事,但她從來也不是不記人過、寬以待人的菩薩心腸。 想到得意處,小白忍不住笑出聲來,這多年的怨氣,今晚似乎都發了出來,當真痛快。 上官策的心情自然就沒有小白這麼好了,相反的,看去他的傷勢似乎已經難以壓制,全身都開始微微顫抖起來,陰魅鬼力升騰,淡淡藍色光輝,籠罩了他的背部。 小白的笑意更濃了,上官策口中喘息之聲越來越急,忽然,他向著小白是連著走近了幾步,小白眉頭微微一皺,面上微有戒備之色,上官策雖然落難負傷,但此人一身修行到底是非同小可,小白也不敢過分大意。 只是匪夷所思的事,轉眼發生。 只見上官策滿面痛楚,臉上青筋爆起,看去是傷勢大發,似乎就要撐不住了,而他本人,更是雙眼翻白,臉上閃過一絲畏懼,撲通一聲,赫然竟是向小白跪了下去,口中哀求道:“狐仙姑,你饒我一命罷!” 若說是上官策出手便是驚天動地的神通妙法,小白多半也是凝神接招;就算此刻上官策突然一聲大喝,然後旁邊跳出三、五十個焚香谷的高手來,小白也能接受這個現實。 但面前這個突然跪倒哀求饒命的老頭,給小白的印象完全顛覆了過去所知,一時之間,縱然以她千年道行,竟也為之一呆,手足無措起來。 只是這一呆不過片刻,小白便已經醒悟過來,只是上官策處心積慮,不惜欺身作踐,就是為了這片刻空隙。 刹那之間,剛才還奄奄一息的上官策頓時如同換了個人一樣,整個臉上殺意大盛,痛楚表情盡數消失,甚至連他背部的藍色光環,也轉眼之間就被壓制了下去。九寒凝冰刺銀光乍現,如驚龍掠空,從他手底“轟”的一聲倒飛上來,直向小白胸口打來。 小白怒叱一聲,身子迅速無比地向後飄去,同時袖袍飛起,同時擋在身前,形成了一片布牆。但上官策這一擊實是他畢生修行之所在,威力非同小可,只聽“咝咝”之聲爆裂,袖袍登時被九寒凝冰刺所含距離撕扯成碎片,幾乎是同時變做了冰塊,碎裂開來,掉到了地上。 而銀白色的光芒,絲毫也沒有停留,徑直向小白襲去,小白身子仍在後退,但倉促之間的後退之勢,無論如何也沒有上官策處心積慮的致命一擊來得快,眼看這奪命光芒就要追上身子,小白臉色蒼白,但並無驚惶失措,只見她雙手忽地合握胸前,交叉屈伸,卻是做了個古怪手勢。 “咻。。。。。。” 一聲悠長神秘的長嘯,突然從未知名處回蕩開來,嘯聲蒼涼孤傲,幽靜自許,直把人帶入神秘意境,月圓之夜,荒野之中,一只白狐對月而鳴。。。。。。 下一刻,九寒凝冰刺光芒暴漲,一片銀光閃動,將小白整個身子籠罩其中。 上官策絕地反擊得手,但他面上卻並無得意之色,反是恨恨咬牙,大有不甘之意。只是他畢竟非常人可比,當機權衡之後,他沒有絲毫的耽擱猶豫,立刻整個人倒飛了出去,只幾個起伏,他的灰色身影已然消失在義莊外茫茫的荒野之中了。 銀色光環緩緩退去,地上有淡淡血跡,但小白卻不見了。 半空之中,那聲神秘的狐嘯之音仍舊綿綿而長,許久才悄悄落了下去,與之相應的,像是憑空出現一般,小白的窈窕身子再一次出現在半空之中,緩緩落了下來。 她低下頭,看了看地上那點血跡,銀牙咬唇,面上大是憤怒。剛才她一時大意,竟沒料到上官策為了活命自甘猥瑣,想出這等法子來,反而是遭了他的暗算,差點送了性命。 不過幸好她並非常人,她是九尾天狐。 狐有九尾! 未可算之也! ※※※ 夜風陰冷,從遠處吹了過來,吹在面上,著實有點寒意。 小白站在庭院之中,定了定神,隨後,慢慢轉過身子,看向那間黑暗的小屋。 她慢慢走了進去。 義莊屋子之中,仍舊是一片靜默黑暗,似乎剛才那一場驚心動魄的激烈斗法,卻是從來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她的身影站在屋子的門口,在這個夜晚黯淡的星光之下,她的身影此刻看去,也漸漸有些飄忽起來,顯得多了幾分詭異。不過顯然小白是不會如常人一般害怕這種氣氛的,她本來就是這些妖魅之道的老祖宗,要說裝神弄鬼,別說是人,便是當真有真鬼來了,也未必比的過她,被嚇跑的還不知道是哪個呢。 此刻,小白清亮的眼眸在這黑暗的小屋之中掠過一圈,中間更細細地將這屋子之中的幾具棺材看了個遍,在她眼中,閃過了幾絲迷惑的目光。不過到了最後,她的注意力還是集中到了停放在那個僻靜角落的棺材上。 “出來吧,我知道你在里面。”小白沒有走過去,只是站在那里,這麼淡淡地道。 沒有人回答,有的只是一片沉默。 藏身在棺材之中無法動彈的巫妖,不知此刻是什麼樣的心情,他自以為可以瞞天過海的計策,躲進了棺材里,不料先後被上官策和小白發現,甚至就連棺材之中,居然還有個活人比他更早進來,而他居然也沒有發現。 想來那心情一定失敗的很罷。。。。。。 小白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向前走了一步,但隨即又停了下來,同時向周圍這片黑暗處又看了看,眼中的迷惑之色更濃了幾分,倒似乎這里的黑暗深處,有什麼東西,竟讓她也有些為之忌憚,躊躇不前。 她沉默了片刻,又道:“我知道你的身份,當日在鎮魔古洞里,想必你也見過我了。既然如此,我們只見並無仇怨,我只是有一件事,要請教于你。” 她的聲音輕飄飄在這屋子里回蕩,屋外陰風仍舊嗖嗖刮著,剛才上官策在牆上撞出了一個大洞,此刻從那個洞里,似乎也吹進來不少寒氣。 半晌之後,忽然巫妖的聲音從那個棺材中響了起來:“不錯,我記得你,你要問我何事?” 小白雙眉一揚,盯著那具棺材,道:“難道你不能出來說話麼?” 巫妖窒了一下,然後緩緩道:“我便是喜歡這樣,你有話快說罷。” 小白哼了一聲,道:“好,那我也不浪費口舌了,我來問你,天火因何而生?” 此言一出,巫妖明顯吃了一驚,片刻之後,他沉聲道:“你問這個做什麼?” 小白淡淡道:“當日你那個主人答應了我的事,結果沒做到就死了,我好不容易知道居然還有你這個漏網之魚,自然要來向你問個清楚。” 巫妖哼了一聲,道:“他並非我的主人,只有巫女娘娘才是。” 小白反唇相譏,道:“那這些年你做的又是什麼事?” 巫妖默然許久,道:“我之所為,並不為了天下人明白道理。” 小白有些不耐煩,道:“罷了,你那些什麼道理,我才懶得理會,也懶得去管,我只想知道我的事,你到底肯不肯說?” 巫妖又是一陣沉默,半晌之後,緩緩道:“南疆五族乃是巫族後人,這你應該知道罷?” 小白眉頭一皺,道:“怎樣?” 巫妖淡淡道:“巫族之秘,便當有巫族後人承襲。言盡于此,你不要再問了。” 小白在心中將巫妖這兩句莫名其妙的話兒反複念了幾遍,但面上並未有什麼改變,只是冷淡地哼了一聲,道:“裝神弄鬼!” 說罷,她似是下了決心,竟然大步走向巫妖所在的那具棺材,這屋子並不大,幾具棺材橫七豎八擺著,沒幾步路就遇到了一具,再走兩步便是巫妖所在的棺材了。 黑暗中,似乎有什麼東西,蠢蠢欲動,直盯著小白的身影。 小白面無表情,看著正要繼續向前走去,但就在她腳步邁動之間,突然她身子猛然一轉,從原本的緩步慢行瞬間變如脫兔,幾如疾電一般,右手陡然伸出,修長秀氣的五指,赫然抓住了她身邊那具巨大的棺材。 轟隆! 一聲轟鳴,那龐大的棺材,看去幾乎有小白身軀兩倍之大的體積巨物,竟然不可思議地被小白僅僅用五根秀氣的手指,硬生生給抓了起來! 而接下來更是令人膛目結舌,小白整個身子立刻向小屋外飄了出去,而她手上五指著力,竟然是將這具龐然大物舉在手上,也給帶了出去。 巨大的棺材在半空中發出低沉的轟鳴,“嗚嗚”之聲低低回響,龐大的陰影籠罩在小白那纖細苗條的身軀之上,看去當真是詭異。 甚至連牆角棺材之中的巫妖,也被小白這突如其來的怪異行為看的呆住了。 而屋子之中的黑暗,似乎也被小白這異樣的舉動驚擾了一般,劇烈的空氣流動中,散發出陰森的“咝咝”之聲。 只見小白落在義莊庭院之內,更不遲疑,全身聚力,五指上淡淡白光一閃而過,右臂急揮,但見得偌大的棺材被一股大力牽引,在小白手臂揮舞之中,轟然撞向堅硬的地面石塊之上。 轟! 巨大的轟鳴聲瞬間響徹遠近,令人窒息的厚重飛塵瞬間如水氣般四處飛了起來,整座巨大的棺材被撞的粉碎,到處是飛濺的碎裂木屑。 小白早已經是躲藏到一旁,尖刺木屑她自然不放在眼中,但那些肮髒的飛塵卻是她難以忍受的。而穿過那厚重的煙塵,突然之間,竟然傳來一陣劇烈的咳嗽,片刻之後,只見一個身影從灰塵中跌跌撞撞滾了出來,全身衣服破破爛爛,滿面塵土,狼狽不堪。 小屋之內,巫妖只覺得全身寒毛倒豎,目瞪口呆,這小屋旁邊的棺材之內,竟然還藏著有人。。。。。。一時之間,巫妖只覺得自己周圍當真是鬼氣森森,似乎什麼地方都是可疑的了。 而就在他無意中向下看的時候,卻發覺同棺而處的那個胖子,眼神中多了幾分嘲諷之意,同時卻似乎也有幾分欣慰之色。 而在庭院之外,飛塵漸漸平息了下來,那個從棺材中踉蹌而出的人正爬到一邊,大口大口呼吸著新鮮空氣。小白伸出手,有些煙霧地在身前揮舞拍打了幾下,將殘存的一些煙塵扇了出去,慢慢走近了那個人。 那人回過頭來,干笑了一聲。 小白仔細看了他一眼,突然一怔,失聲道:“怎麼是你?” 那人苦笑一聲,似乎也有些尷尬,伸手抹了抹臉上塵土,干笑道:“自然是本大仙人我了。。。。。。。” 出現在九尾天狐小白面前的此人,出人意料的竟是自稱“仙人指路、鐵口神相”的周一仙。

上篇:第八章 暗算     下篇:第十章 彙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