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四章 誅心  
   
第四章 誅心

「嘖嘖……」一陣沙啞怪笑,卻是從那個神秘人處發出的,一時驚醒眾人,「師徒再見,真是讓人感動啊T」 鬼厲長呼了一口氣,不管怎樣,他心中雖然激動、欣喜、愕然還有許多疑惑都在此刻紛至遝來,但他畢竟已非當年無知少年,很快就將心神鎮定了下來,只是他仍是忍不住向田不易看去,心中百感交集。 田不易何嘗不是在愕然之後心中五味雜陳,但他的閱曆比起鬼厲卻是只多不少,定了定神,面色轉為肅然,轉身對那個黑氣罩身的神秘人物泠笑道:「他們二人也都是我青云門下的弟子,你既然敢做了這些事,莫非還不敢見他們麼?」 鬼厲一怔,目光先是落在那神秘人物身上,顯然他並未想到此人竟然與青云門有關系,但片刻之後,他卻不禁動容,看向了田不易,面上現出複雜神色。 而此刻站在一旁的陸雪琪嘴角卻露出微微笑意,望著鬼厲,似乎是感覺到了她的目光, 鬼厲也向她望來一眼,陸雪琪嫣然微笑,眼中柔情閃過,似安慰,又似欣喜。 果然,那神秘人嘿嘿冷笑了兩聲,一指鬼厲,道:「怎麼,他也算是青云門下弟子麼?」 田不易斷然道:「他是我大竹峰座下第七弟子,是我田不易說的,怎樣?道玄師兄」 鬼厲身子一震,一時面上神情難以形容,錯愕之極。半晌之後,他的目光從田不易身上移到了那個神秘人物,有些難以置信的道:「道玄真人?」 那神秘人物哈哈一笑,籠罩在他周身的黑氣忽而翻滾起來,徐徐向下散去,慢慢露出了胸口以上的身體,但見得此人長須撫胸,容貌清古,卻不是那德高望重、名動天下的青云門掌教真人,又是何人? 這短短須臾片刻之間,鬼厲可以說是連吃數驚,此刻看到道玄真人的面容,忍不住是向後退了一步,心頭一時如亂麻一般,腦海卻是一片空白。而陸雪琪雖然心中早有准備,但當真看到這位自己多年來視若神明、尊崇無比的真人面容時,仍是忍不住心神大震,臉色也微微發白起來。 此刻的道玄真人面容未變,但一眼看去,仍可清楚地看出他神情已是與往日迥然不同,雙目中冷芒閃動,更無一絲一毫曾有的仁心慈悲。 鬼厲上上下下看著道玄真人,雙眉漸漸地皺了起來,同時眼中的銳芒一閃而過。面前的這個人,可以說是改變了他一生的重要人物,十年之前,青云山通天峰那驚天動地的誅仙一劍,劈的碧瑤魂飛魄散飛,也將曾經的張小凡劈成了今日的鬼厲。 只是鬼厲深深明白道玄真人道行之深,他拜入鬼王宗下修習天書奇術,便是早已明白自己若是只苦修青云門道家真法和天音寺佛門神通,只怕窮一生之力,也未必是那誅仙劍陣的對手。只是他越是勤修苦練,對道行神通見識修行越來越深,心里頭的希望卻反而是日漸渺茫,特別是十年之後,獸妖浩劫,道玄真人在青云山上再度出手,開啟天機鎖,以天地靈氣為憑,一舉挫敗曾經是所向披靡的獸神之後,那如天神一般的神威,已非人力所能及。 只是他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曾遇見這樣一個道玄真人,一個全身散發著可怖妖力的人,雖然同樣是修行深不可測,但對鬼厲來說,他已彷佛是觸手可及了。 他的面容上,隱約掠過了一絲激動。 道玄真人忽然回頭,盯著鬼厲,雙眼中冷芒閃動。 他主持青云門不下百年,名重天下,當年鬼厲還是張小凡時,面對道玄真人當真是當作神明一般的看待。此刻被他這麼突然一看,鬼厲心中莫名的竟有些緊張了起來,下意識握緊了手中拳頭。 「你想殺我?」道玄真人盯著鬼厲,冷冷地道。 鬼厲沒有說話,他只是手上一翻,青光閃過,噬魂魔棒已然出現在他手中,淡淡清輝,夾雜了幾分淒厲的血紅之色,緩緩流動著。 道玄真人不知怎麼,目光看了看鬼厲手中的噬魂,嘴角似乎有幾分譏嘲之意,然後掉轉過頭,對著田不易,也問了同樣的一句話:「你要殺我?」 田不易倒是極干脆,道:「是。」 「你殺的了我麼?」 田不易哼了一聲,道:「殺不了也要殺!」 道玄真人怪笑了幾聲,聲音尖利,遠遠傳了開去,道:「不錯,我當年便看了出來,除了我和那個死鬼萬劍一,青云門下這一輩中,無論人才膽識,你果然算是第一人。」 田不易面上掠過一絲黯然,道:「如今再說這些還有什麼用?」 道玄真人雙眉一豎,突然睜目大喝道:「好,我便問你,你為何殺我?」 田不易身子一震,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道玄真人面上不知怎麼,竟有一股淒切之意,與他此刻窮凶極惡之態殊不相容,但偏偏便出現在他面容之上,只聽他冷冷道:「田師弟,你要殺我,可是為了你向來尊崇的理義道德,公道人心?」 田不易這多日一來,還是第一次聽他稱呼自己「田師弟」三字,一時之間,心中竟有幾分惑亂,但他隨即一咬牙,道:「你入魔之後,為非作歹,我不殺你,只怕你犯下的罪孽更多更大!」 道玄真人一聲長嘯,聲音中似有不盡嘲諷,隨即盯著他道:「好一句義正辭嚴的話,那我問你,不知你可記得,我為何今日變得如此?」 田不易愕然,無言語塞。 道玄真人哼了一聲,瞄了一眼站在一旁全神戒備的陸雪琪,道:「你這位師叔不肯說,你可否能告知我一聲?」 陸雪琪面色又白了幾分,卻下意識躲聞了道玄真人的目光,默然無語。 是啊,有什麼話可以呢?難道是說道玄真人十年前為了天下正道,十年後為了浩浩蒼生,不惜以身犯險,兩次驅動誅仙仙陣,乃至於此? 這因果是非,對錯正邪,竟如此這般糾纏難辨,蒼天作弄,乃至於斯! 廢棄義莊之內,一時氣勢盡為道玄真人所奪,田不易原本正義凜然,一心要舍身取義,卻不料道玄真人雖然入魔,神通修行奇怪的沒有減退不說,似乎連理智神識,竟也十分清楚,幾句話下來,田不易被說的是身子微微顫抖,竟是一時無法動手了。 其實這些事,非但田不易心理清楚,便是陸雪琪也是心如明鏡,看的清清楚楚,此事若當真計較起來,道玄真人於天下於正道,幾有再造之功德,換做平日,便是為他塑像立碑只怕也不為過。只是蒼天作弄,卻是這般下場,若是道玄入魔之後神志不清,放手狂殺,田不易等人就算不敵,卻也不必考慮大多,但此番道玄真人清清楚楚問了他們幾句話,登時就將他們擠兌住了。 這天下道理,卻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便在此時,鬼厲冷冷開口道:「天下蒼生,與我無關,你做過何等功德,我也不管,我只向你要十年之前,那害了碧瑤的一劍!」 聲音未落,噬魂青光大盛,瞬間冰寒氣息從四面八方籠罩而來,將這座義莊內外盡數填滿。半空中一聲銳嘯,鬼厲已是馭動法寶,直取中門而來。 道玄真人臉色微微一變,似乎並未預料到鬼厲在這十年中道法精進如此,只看他這一出手,噬魂似緩實急,暗挾風雷之熱,青光門爍,正是青云門大極玄清道道法,而其境界,赫然是已突破了玉清境界,修成了上清神通。而且以道玄真人的眼光看來,此子便是在上清境界里,似也修煉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隱隱有直逼那傳說中的大清境界之勢了。 道玄真人看在眼中,站在一旁的田不易與陸雪琪都是青云門中出類技莘的人物,這一眼看下,兩人也都是微微變色,忍不住對望了一眼,隨後都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驚愕。 只是田不易眼中更多一些的驚奇,陸雪琪眼神里,驚奇過後,還有若有若無淡淡的失意,但隨即便被一陣欣喜壓過了。 他們三人自然不曾知道,鬼厲這些年來屢遭坎坷波折,但也有機緣巧合,此刻的他,更是人世間唯一一人通修了天地第一奇書—《天書》的人,《天書》來源神秘,亙古流傳,其中妙法神通,變幻無方,細數之下,當真天下最興盛的幾脈修真門閥,倒多數和這本奇書有關,天音寺諸般神通源自《天書》第四卷,魔教種種異法奇術,向來也流傳源出《天書》。而鬼厲一人獨修四卷,其此刻的神通修行可想而知。 只是鬼厲雖然今非昔比,但他面對的道玄真人,卻更是世間一等一的人物,要駕馭威力無匹的青云山誅仙劍陣,必定要將太極玄清修習到太清境界,而此時此刻,眾人便真正見識到了他的威力神通。 挾帶著風雷看似勢不可擋的噬魂魔棒,未到身前,道玄真人周身的那層黑氣已然開始急速翻滾起來,似乎是被巨力所迫,幾欲散去。而道玄真人在最初的那絲驚訝過後,便又恢複如常,穩立不動,右手卻是忽然從黑氣之中伸了出來,修長五指在身前並出劍訣,凌空虛劃,指點如風,指掌過處,同樣的青光閃耀,片刻間劃出了一張陰陽太極圖出來。 這陰陽大極圖一旦成形,便旋轉不休,在周圍半空里,頓時風聲急促,周圍深黑,唯有這圖案大放光明,不消一會,已是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個急速旋轉的氣流漩渦。 噬魂轟然而至,那大極圖正擋檔著去路,二者撞在一起,眼看都是勢不可擋的萬鈞之力,但就在那對撞的瞬間,除了半空中一聲「嘶」的小小銳嘯破空傳來之外,竟沒有了一點聲音。 只見太極圖生生被噬魂向後逼退了三尺之遠,然而就是這三尺距離,便耗盡了噬魂所有攻勢,無力再向前一步,且青光逐漸黯淡,竟有隨著那漩渦旋轉之勢。 鬼厲一聲長嘯,身子躍起半空,噬魂登時光環閃動,倒飛了回去,道玄真人斜眼瞄去,冷笑一聲,劍訣一指,這陰陽太極圖登時光華大盛,向半空中那個人影打去。 天空中銳嘯連連,破空之聲不絕于耳,鬼厲身影忽隱忽現,如鬼魅一般急速閃動。但道玄真人竟似有火眼金睛一般的神通,絲毫未受鬼厲奇異術法所惑,半空中那太極圖案一直緊追鬼厲身影不放,且越追越近。 終於,鬼厲身形一慢,被太極圖追了上去,道玄真人雙眼中寒光一閃,半空里陰陽太極圖登時青光大放,迎風而長,比剛才足足大了四倍之多,當頭劈了下去。 陸雪琪身子微震,田不易卻不知為何,緩緩點了點頭。 太極圖當頭劈下,道玄真人臉色卻是為之一變,隨即一聲怪嘯,竟不顧那半空真法所聚的太極圖,整個身形沖天而起,那太極圖案一擊成空,鬼厲的身影消失了,而太極圖同時又似有外力所控,竟是迎風散了。 而就在道玄真人身子飛起的那一刻,義莊庭院之中的地下,發出一聲巨大轟鳴,兩丈方圓之地內,赫然劇烈顫抖起來,片刻之後,如地龍狂嘯出世,所有石塊沙土在巨響聲中轟然離地而起,就算是那一間破敗屋子,也同時倒塌了下去,無數碎屑木塊,都與其他沙石泥土混在一起。這所有一切,隨即被一股無名大力卷作一股龐大無比的厚重沙石流,聲勢驚人地直追半空中道玄真人的身影而去。 攻守之勢,一時間詭異的扭轉了過來。 只是道玄真人人在半空,卻並無驚懼之色,望著那被鬼厲以詭異術法聚攏襲來的巨大土流,他周身黑氣猛然一震,隨即似有靈性般紛紛翻滾而前,如無形之手牽引,在身前布下了一面兩尺見方的黑色氣牆。 說時遲那時快,威力無比的土流轉眼即至,重重砸在了黑色氣牆之上,而這一次,便如天空中一聲驚雷,隱約可見那激烈處竟有幾道細微電光掠過一般,巨大的轟鳴聲瞬間掠過天地,無形卻威力巨大的風力如巨濤一般從天而降,以半空中那個黑色氣牆為中心,向四面八方洶湧吹去。 瞬間,這座廢棄的義莊徹底被摧毀了,所有的事物都被這股巨力拆的粉碎,並被更加巨大的風力吹向未知的遠方,甚至連稀疏站立在附近的幾棵荒野孤樹,也因為在這場驚心動魄的斗法范圍之內,被生生連根技起,枝葉盡脫,倒飛向遠方去了。 田不易與陸雪琪均非常人,早已禦空而起站在半空中,躲過了底下如洪流一般滾滾而來的沙土,但空中的風力之巨,仍是如刀割一般,以他們二人道行,竟仍有這種痛覺,可見這交手的激烈。 然而場中情形,卻終究還是發生了巒化,黑色氣牆看似薄弱,但卻是在不斷閃掠而過的電光驚雷中,緩緩向下壓了下去,而那條威勢無比的土龍洪流,也一分一分被壓了下去。 鬼厲道行精進,但看來終究不如道玄真人數百年的靜修之力。 田不易看著場中風雷之聲不絕於耳,他眼中似乎也有風雷滾滾而動,幾番猶豫之後,他一咬牙,手中赤焰光華大起,隨著一聲大喝,,卻是人劍合一,向那場中飛去了。 身後,陸雪琪微微愕然,欲言又止。 赤焰如烈焰燃燒,將田不易身子盡數裹在火光之中,耀目之極,幾如一頭仰天長嘯的火中鳳凰,就是看去稍稍有些肥胖而已。只是雖然姿態有些尷尬,但田不易一身修行豈同等閑,這一個馭劍之勢,便是道玄真人也未敢輕視,一聲呼嘯,身形移了開去,讓開了田不易鋒銳勢頭。 黑色氣牆瞬間消散,重新籠罩在道玄真人身子周圍,半空之中巨大的土流微微停頓了片刻,嘩啦一聲似乎失去了力量支撐,頓時土崩瓦解,紛紛墜落,如天空中下了一場土雨,從中閃過一個身影,面色凝重,但絲毫無氣喘吃力之色,正是鬼厲。 剛才這一個回合眾人都看在眼中,道玄真人果然道法通玄,鬼厲通曉了四卷《天書》,但或許是因為修習日短,在道行上仍非已臻太清境界的道玄真人對手,但已然相差不多,足有一戰之力。光憑這一個回合,若是傳揚出去,便足以震動天下,令鬼厲聲名大震了。 田不易一劍刺空,赤焰之火不弱反盛,半空中一個曲折,如長虹貫日一般劃過蒼穹,倒折回來,直台道玄真人而去。 道玄真人身形晃動,又是讓了過去,同時口中冷笑道:「怎麼,你又能出手了麼,可是想好了理義道德了?」 田不易冷哼一聲,頓身橫劍,凜然道:「你功德蓋世,但確有大錯。我出手而戰,乃是為了曆代祖師之命。今日若你死于我手,我必當自盡以謝就是了。」 鬼厲身子微微一震,向田不易看了一眼,心中一時有些不解,但倉促之間,哪里有人會向他解釋。但聽得田不易又是一聲長嘯,赤焰火光熊熊,鋪天蓋地而去,聲勢無兩,鬼厲看在眼中,眉頭一皺,略微遲疑之後,也飛身攻了上去。 兩大高手圍攻,道玄真人往昔功參造化的修行神通,終於是在此刻顯露無疑了。但見他手中劍訣或指或劃,同時那一層玄陰鬼氣濃如墨、黑如漆,竟也是變幻無方,可攻可守,在半空中竟是以一敵二,生生將田不易與鬼厲擋了下來,更是絲毫不弱下風。 激斗之中,田不易一間如開山倒海之勢劈了下去,其勢之雄,令強如道玄真人也要暫避其鋒,向後飄出退了三尺,趁著這片刻空隙,田不易似突然想起了什麼,對鬼厲大聲喊了一句:「老七,要小心,他身上還有誅仙劍!」 鬼厲心中登時一凜,誅仙古劍威力如何,他當真是刻骨銘心一般,只是片刻之後,這誅仙劍三字在他心里卻似如滾燙的熱油燒過了一片,全身的血似乎都沸騰了起來。 十年之前,青云山頭,那個隕落的綠色身影! 瞬間,鬼厲雙眼血紅一片,大吼一聲,沖了上去,招招術法,都是拚命的架勢。田不易 吃了一驚,隨即若有所覺,暗歎了一聲,又追了上去。 鬼厲突然如拚命一般,道玄真人倒是一時沒有想到,幾個回合間被這兩人搞的有些手忙腳亂,然而他的行當真是超凡入聖,面對鬼厲這等修為的拚命架勢,加上田不易一劍狠過一劍的凌厲攻勢,道玄真人依然頑強的將局勢一點一點扳了回來,雖然一時占不到上風,但也看不出他有絲毫頹勢了。 田不易越斗越是心驚,一直以來他都明白這位掌門師兄實是不世出的奇才,十年修行遠勝自己,他這次甘冒大險前來阻止道玄真人,大半都是因為根據曆代祖師傳下的遺言, 誅仙劍入魔之後,所持之人該當功力大退才是。饒是如此,田不易實也做好了同歸于盡的准備。 但此番連續斗法下來,道玄真人的神通修行只有令田不易敬佩無已,甚至他有些懷疑,難道自己的這位掌門師兄,當真是道行已然高到了誅仙劍可以影響其心志而無法影響其道行的地步了麼? 眼看場中斗法越來越是激烈,鬼厲出手越來越是瘋狂,但道玄真人守的雖然有些吃力,卻仍是滴水不漏,反而是偶爾反擊,卻是招招狠毒,若不是田不易及時補救,鬼厲只怕也是重創在身。 眼看這危險場面一再出現,田不易正焦灼不安處,一聲清嘯忽而響起,白色身影飄然而至,不帶半分俗世光閃爍處,天琊從天而降,瑞氣蒸騰。 陸雪琪終于也加入戰場。 這三大高手合力,局面登時為之一變,道玄真人神通再大,也無法獨立相抗,漸漸的壓力如山,從四面八方綿綿不絕湧來,這對手三人,無一不是道法精湛的高手,手中所持的法寶,更是一個好過一個,而道玄真人此時此刻,仍是空手對敵,只憑一身道法敵住三人,已經是驚世駭俗的修行了。 只是在三人心中,卻不約而同地掠過了一絲疑惑:那柄超凡入聖、不可一世的誅仙古劍,此刻卻又去了哪里,何不見道玄真人拿出來呢? 便在他三人漸漸壓倒道玄真人,道玄真人苦苦支撐卻終于還是危若累卵之時,他眼中閃過一絲冰泠寒芒,掃過了眼前三人。 鬼厲等三人被他眼神一看,心頭都是一震,還未及反應什麼,突然間道玄真人手中力道轟然而至,如怒濤一般,三人都是一驚,手上加力,抵擋了過去。而道玄真人也趁著這瞬間即逝的須臾之刻,面上黑色一閃而過,左手為托,右手豎立胸前,並指如刀,口中急速頌念了詭異咒文,片刻之後,五指尖上一片烏黑,一閃,再閃,三而散去。 蒼穹夜幕,淒慘隆世間! 似有什麼聲音,在冥冥中仰天嚎泣,那淒切之意,沖天而起,陰氣大盛,風云滾滾。 鬼厲與陸雪琪都是一眼看出道玄真人正要施展某個詭異厲害法術,更不遲疑,就要沖上去相攻,只是他們身形才動,忽地一個怪異之極的聲音,就像是突然間有某個東西,破裂開去。脆生生出裂開了。而這個聲音,赫然就從他們的身邊傳來! 一股戰栗般的感覺,從心頭悄悄如電般掠過。 兩個人都停住了身形,緩緩轉身。 在他們身後,還有一個矮胖的身影更早的停了下來。 田不易的面容還保留著前一刻的神情,只是此刻看去,卻顯得有些僵硬了,他仍然凌空站立著,赤焰的光華也一般閃亮,但是他的身體,卻是一動不動了。 那一聲怪異之極、幾如撕心裂肺的怪響,赫然是從田不易身上發出來的。

上篇:第三章 重逢     下篇:第五章 別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