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七章 回家  
   
第七章 回家

雨散云收,黑暗的夜終于過去,天際透出第一道微光,悄悄灑向人世間。 青云山大竹峰上,還是一片甯靜。弟子們雖然勤奮,但也不會這麼早起身。守靜堂外,飛簷瓦片間,還有昨晚留下的殘露,化作水滴,斷斷續續地滑落下來。遠方的竹林還是與往日一般的青翠,遙遙望去,這個時候竹林中還有彌漫的山霧,如薄紗一般,輕輕飄動。 守靜堂的大門也和平日里一樣,依然是大開著門的,門檻背後,青磚之上黃幔舒卷在柱子一旁,供奉著三清神像案前的長燈明火,在晨光中靜靜燃燒著。 微帶著寒意的晨風,從遠方吹了過來,掠過屋宇樓閣,在守靜堂這里輕輕打了個轉,又吹向更遠的地方。在風中,傳來了幾聲清脆悅耳的鳥鳴,這是清晨里唯一的聲音。 這是一幅十分安甯的畫面,道家仙境,不知有多少清晨都是這樣度過,不沾有絲毫的塵世俗氣。但在這樣一個早晨,卻與往日有了不同,多了一道不和諧的異常。 一個全身濕透的身影,跪伏在守靜堂的門口,頭顱深深埋在臂彎之間,貼著地面。他跪伏的周圍土地,都已經被從他身上滴落的水珠淋濕了,而從他身上、衣物上,仍然還不斷有水珠滲出、滑落。 而在這個人的身前六尺開外,守靜堂門口青磚石階之上,田不易的遺體安靜地躺在守靜堂的門口。雖然沒有了生命,但田不易看去顯得十分安詳,臉上並沒有痛苦之色,似乎死亡對他來說,並不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 田不易的雙手,合攏放在胸腹之間,身上的衣物也都被細心地整理過了,整齊地穿在身上。此外,他的衣服上也有淋濕的痕跡,但水汽卻遠遠比在台階之下跪著的那個人好多了,只不過衣服上到處都有泥漿弄汙的痕跡,雖然看得出經過人加以揉洗整理,但倉促之間,無法洗淨,所以這些痕跡仍然隨處可見。 不過,想來他也不會在意這個吧。 晨風依然還在吹著,輕拂過青云山大竹峰的山頭,吹過了守靜堂的飛簷青瓦,吹在了守靜堂前。像是感覺到了風中的寒意,鬼厲的身子輕輕顫抖了一下,他的身體看去還是虛弱,只是,他卻還是一動不動地跪著,對著守靜堂的大門,將頭深深埋下。 這里有他熟悉的一切,樓閣殿宇,石階神像,甚至于他跪伏之地上的泥土,和泥土中散發出來的淡淡氣息,都是他記憶深處不能有片刻遺忘的片斷。不知有多少次,他曾夢想過回到當年,重回這片山峰土地,而如今,他回來了,卻是心若死灰。 在鬼厲跪伏的身影背後,走過長長的一片空地,視線所及的地方,便是那個張小凡曾經的樂園——廚房。十年過去了,兩塊木板做成的廚房的門,好像還是沒有改變,只是多了幾道傷痕,掉了少許木塊,顯得更加滄桑了。 廚房的門是虛掩著的,但很快被一只毛茸茸的手推開了,伴隨著幾聲細微的“吱吱”聲,猴子小灰大來了門,輕輕跳了進來, 甚至這廚房中的擺設,看來都沒有改變過,吃飯的桌椅,煮飯、炒菜的灶台鍋碗,都還在原來的地方。小灰的眼睛轉了轉,熟練地跳上了房子中間的桌子,然後向右邊看去。 果然,在廚房桌子的右邊,靠著牆壁的地方,有一大堆的干燥茅草堆在一起,上面一個黃色的身影,正在酣睡,口鼻之中還不時發出“哧哧”的幾聲,正是那只與小灰從小玩到大的大黃。 小灰蹲在桌子上,尾巴卷了起來,卻沒有立刻跳上前去,好好和離別許久的好友擁抱。它只是抓了抓腦袋,轉過頭向著廚房門外看了一眼,然後又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大黃,似乎有點猶豫不決。 就在這個時候,一直耷拉著耳朵酣睡的大黃,眼睛仍然那麼閉著,但兩只耳朵突然豎了起來,似乎聽到了什麼,然後腦袋動了動,張開了眼睛。 映入眼簾的,是趴在不遠處桌子上的熟悉身影,大黃吃了一驚,但立刻來了精神,睡意全無,興高采烈地跳了起來,對著小灰“汪汪”叫了兩聲,三兩步躍了過來,後腳著地,兩只前腳趴在了桌沿,眼中滿是興奮之意,尾巴搖晃個不停。 小灰咧嘴笑了起來,似乎也被大黃的情緒感染,一把將大黃的狗頭抱在懷里,撫摸著大黃油光鮮亮的皮毛。大黃不住用腦袋頂著小灰,然後伸出舌頭舔小灰的臉。 小灰“吱吱”笑了起來,翻身跳下了桌子,大黃也回過身來,打鬧了一陣之後,小灰像是想起了什麼,皺了皺眉,伸出手拍了拍大黃的腦袋,然後向著廚房外邊指了一下。 大黃看了看小灰,不大理解小灰的意思。小灰“吱吱吱吱”又叫了幾聲,跳到了大黃的背上,大黃四腳邁開,跑出了廚房,四下張望,很快就望見了守靜堂那里有一個跪著的人影。 而那個身影,分明也是它所熟悉的。 大黃不由得興奮起來,沖著那個身影“汪汪汪”連叫了幾聲,邁開步子就大步跑了過去,一路之上尾巴搖晃個不停。很快地,它就跑過了那片空地,接近了鬼厲,只是就在中國時候,大黃的腳步突然窒了一下,卻是停了下來。 它的目光越過了對著守靜堂大門跪伏這個的鬼厲的身影,望見了平靜躺在守靜堂外石階上的田不易的遺體。 小灰悄無聲息到從大黃的背上滑了下來,跑到鬼厲的身邊,摸了摸腦袋,向四周張望了一下,然後蹲坐在了地上,緊靠著鬼厲的身體。 大黃慢慢走了過去,邁上石階,來到田不易的身旁。它先是注視田不易的面容良久,然後輕輕嗅了嗅田不易的身子,接著又嗅了嗅田不易身體的其他地方。它的尾巴在這麼做的時候,一直對著田不易輕輕搖晃著,最後,大黃轉過頭來,似乎還是有些困惑的樣子,走到田不易的頭旁,輕輕用腦袋去蹭田不易的臉,口中發出了低低的“嗚嗚”聲。 田不易沒有任何的反應。 大黃呆了很久,卻沒有預想中的狂吠與長嚎。它最後一次無力地蹭了蹭田不易的臉龐還是沒有反應,像是放棄了一般,這只黃狗默默地在田不易身前趴了下來,它的雙眼還是盯著田不易,像是希望田不易突然會醒來一樣,它把頭放在前腳上,耷拉下了耳朵,依偎在主人沒有生氣、冰涼的身旁。 清晨的風,帶著昨夜的寒氣,悄悄吹過。石階之下,鬼厲的身子又微微顫抖了一下,但他很快就又再次陷入了靜止狀態,一動不動地跪伏著。 這帶著寒意的清晨,時光還在悄悄流逝。 “啊!” 一聲輕呼,蘇茹從夢中驚醒,一身冷汗。 云鬢微亂,花容憔悴,她慢慢從桌子上支起了身子,昨夜,她便是在這張桌子上,悄然睡去。 合上的窗扉松開了些,從那縫隙中透進了清晨的一道光亮,照進了屋子中見,蘇茹怔怔地看著那些光亮許久,待心情慢慢平靜了,才略微苦笑了一下,轉過眼來,將桌子上擺放著的一面小圓鏡拉了過來。 鏡子中,出現了她美麗的容顏,縱然因為思念和熬夜,顯得有些憔悴,但從她面上散發出來的風姿,卻依舊令人動心。 容顏還未老,心呢? 她端詳了鏡中自己的模樣許久,歎息了一聲,將小圓鏡壓在了桌上,然後起身走到了窗前,一伸手,“吱呀”一聲,將窗扉完全打開了。 清晨的光亮頓時湧進了這個屋子,驅趕走了所有的陰暗,讓人心情為之一震。蘇茹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迎著窗外,慢慢伸了個懶腰。 晨風吹在臉上的感覺,還帶著一些隱約的寒意。 她開門走了出去。 看著這天色還早,想必那些弟子們都沒有起床吧,也罷,就讓他們多睡一會兒,稍候還要吩咐他們下山去尋找不易,估計也有的他們累了。 蘇茹心中這麼想著,信步向著守靜堂前殿走去。 彎曲的回廊在腳下慢慢延伸,回廊之外,修竹在晨風中搖曳,發出沙沙的聲音。不知怎麼,蘇茹在這樣一個清晨,卻發現了自己平日里忽視了的很多東西。 回廊欄杆上的漆,年深日久,斑駁剝落,很多地方都掉落了。記得上一次刷新守靜堂,還是自己和田不易新婚的時候,不知不覺地,這個回廊竟也陪著自己度過了無數歲月,而自己提升農田從這里經過,竟沒有發覺。等田不易回來了,一定要讓他找個時間重新粉刷一次。 還有欄杆外頭竹林中最粗的那枝修竹,依稀還可以望見刻在竹身上的兩柄小劍,那是當初自己新婚喜悅之下,刻在了青竹之上,希望可以雙劍合璧,同修仙道。記得那個時候,田不易還曾經笑話刻得難看,自己假裝發怒,登時將他急了半死,哄了半天才饒過了他。 當年情景,如今猶曆曆在目,蘇茹嘴角露出一絲笑意,心情好了起來。她深深吸了一下清晨這略帶著甜味的空氣,繼續走去。隨後,她又想到,大黃是不易從小養大的狗,他走了這麼多日,也不知道徒弟們有沒有把它照顧好,要是不小心餓瘦了些,不易回來又該要抱怨人了吧。 蘇茹微笑著搖了搖頭,決定趁著現在還早,去一下廚房看看大黃。她這麼一路走來一路想著,不知不覺地,就走到了守靜堂前殿之上。 “當!” 清晨里第一聲的鍾鼎之聲,遠遠從遠方傳來,那是青云門晨起的信號,也是喚醒這新的一天的聲音。這鍾鼎之聲低沉而厚重,回蕩在群山里,久久不散。 蘇茹的心,似乎也隨著這聲音,猛地跳了一下。 守靜堂前,有身影或跪或躺,而一向愛睡懶覺的大黃,不知怎麼今日卻起得這麼早,而且乖乖地趴在守靜堂門口石階之上,無精打采的樣子。 像是聽到了什麼聲音,大黃耷拉的耳朵動了動,腦袋轉了過來,向著守靜堂里看了一眼。那晨光還未完全照亮的陰影里,不知何時站了一位女子,正呆呆地望著這一切。 蘇茹的心,不知為何跳得越來越快,甚至像是要爆炸開來一樣,令她有喘不過來氣的感覺。那個靜靜躺在守靜堂石階上的身影,熟悉得像是刻在她魂魄深處,無論如何也抹不去的影子。 可是她此刻,卻在心中千百次地祈求,自己錯了,自己看錯了…… 她面色白得像紙一樣,腳上如灌了鉛,一步一步慢慢地走過去,嘴唇也在微微顫抖。趴在田不易身旁的大黃,看著蘇茹緩緩走來的身影,尾巴對著她輕輕搖晃了一下,卻又重新把頭埋在地上,一雙眼默默注視著躺在眼前餓主人。 走近了,終于還是近到了無法再逃避的地方。田不易那張熟悉的臉龐映入在蘇茹的眼簾里,他仿佛是睡著了,安靜地睡著了。 蘇茹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腳下一個踉蹌,竟是跌倒在地。幸好她道行深厚,勉強穩住了身子,饒是如此,她眼前一陣陣地發黑,雙腳無力,走到了田不易的身子旁邊,跌坐了下來。 顫抖的手,慢慢撫過田不易的身軀、衣衫,經過田不易胸膛的時候,蘇茹的手停頓了一下,抖得更加厲害了,然後,她眼角緩緩流下了兩行清淚,一滴一滴,落在了田不易的臉龐之上。 在她身旁,大黃發出了“嗚嗚”的哀鳴聲,把頭湊了過來,在她的腿邊,輕輕摩擦。 她緩緩抬頭,望著石階之下跪著的那個身影,還有在那個身影一旁的灰毛猴子,半晌之後,她低低地,帶著哽咽,道:“你是……小凡?” 鬼厲的身子抖了一下,沒有抬頭,相反的,他的頭顱反而埋得更低了,甚至已經緊緊貼在了粗糙的地上。泥土磨礪著他的肌膚,開始他仿佛毫無知覺,過了一會,才聽到他發抖的聲音。 “是……弟子……,師……娘。” 蘇茹淒然一笑,道:“你不必如此,起來說話吧。” 鬼厲跪伏在地,沒有抬頭,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勇氣,不敢再看蘇茹一眼,低聲道:“弟子最該萬死,沒……沒能保護師父周全……”他聲音斷斷續續,像是說的每一個字,對他來說,都是一種懲罰。 蘇茹慢慢地將田不易的上半身抬起,擁抱在自己懷中。她的身子微微顫抖著,不知是不是因為感覺到了田不易身上的冰冷,還是想著,要將這冰冷的身軀,用自己的溫暖去焐熱。 “你起來吧。”她的聲音聽起來空洞而淒涼,在鬼厲記憶中,從沒用記得蘇茹曾如此無力、無助的語氣,而這個發現,只能令他更加的痛苦,情不自禁地將自己的臉在沙土中慢慢移動,好讓那面上痛楚,可以分散就快要炸開來的心。 “你不起來,又怎麼告訴我事情經過呢?”蘇茹淡淡地說著,目光卻只望著懷中早已沒有知覺的那個身體,像是此時此刻,她眼中再也容不下其他的東西了。 大黃向前爬了兩步,用頭輕輕蹭了蹭田不易的身子,哀鳴聲低低不絕。 鬼厲的身子停頓了一會,慢慢直了起來,抬起頭,看向蘇茹。那個端莊美麗的女子,即使是在這心死的時刻,仿佛也不曾失去她的風姿。晨風中,她微微起伏的秀發,飄在她的鬢邊,伴隨著她將白皙的臉頰貼在田不易的臉龐之上。 “你回來了,你終于回家了……” 這是鬼厲聽到蘇茹說的,最後一句話。 然後,他胸口猛然間氣血激蕩,血氣如洶湧浪濤一般翻滾起來,跟著眼前一黑,就像是腦海中一直繃得死死的、緊無可緊的一個弦,瞬間斷裂了開去。 他“撲通”一聲,像一面木板摔在了地上,昏了過去。 在他迷迷糊糊就要失去知覺的前一刻,眼前黑糊糊的一片,感覺像是全身都被火燒了一般炙熱無比,但身體里面,卻冷得像冰塊一樣。而遠處隱隱約約團傳來了幾聲大喊,那喊聲中帶著驚恐與痛楚,片刻之後便化作了一片哭泣之聲。 紛亂的腳步四處響起,但都是向著一個方向而來。 “師娘!師娘……” 這無聲的呐喊,是鬼厲腦海中最後也是唯一閃過的念頭,然後,他便再也沒有知覺了。

上篇:第六章 傷口     下篇:第八章 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