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四章 悲哀  
   
第四章 悲哀

中土各大門閥暗流洶湧不同,千里之外的南疆,在那場獸妖浩劫過後,各族百姓無言地重建家園。盡管這里是受害最為慘重的地方,但天下之大,似乎也無人記得此處。反正南疆荒地,也不入中土富庶之人的眼界。 在金族聚居的七里峒,獸妖帶來的傷痕仍是處處可見,不過在一片片廢墟之上,已經有很多嶄新的房子被搭建了起來。在七里峒的後山山腰,那個神秘的祭壇入口,仍然有不少祭祀出入著,在這個百廢待興的時刻,祖先的庇佑對于金人來說,顯得特別重要。 金人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子就這般一日一日地過去,眼看著這一日日頭西下,夜幕降臨,眾多的金人們紛紛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放松了疲倦的身子,用過晚飯之後,在繁星灑下的星光中,漸漸沉眠而去。 夜深人靜的之時,這七里峒出現了一條白色的身影,在黑暗中如一道淡淡的幽光,在靜謐的山谷中幾個起伏,已然悄悄接近了後山祭壇的山腳之下。 通入山上的入口上,仍有兩個金人兵卒守護著,夜風忽地一陣刮了過來,他們只覺得忽地眼前一道快如閃電般的白光掠過,淡淡幽香似夜晚花兒輕放,竟是不由自主都一陣恍惚起來。 在他們的深厚,一條如鬼魅般的白色窈窕身影,如從黑暗之中緩緩滲出,在那個祭壇的入口的平台上現身出來,一身白衣,嬌媚無限,似乎滿天的星光都被她所吸引,卻不是小白又是何人? 她向著周圍看了幾眼,又向著那黑漆漆的洞穴之中看了看,雖然那里依然是漆黑一片,但小白的目光緩緩流動,嘴角露出一絲微笑。隨即似有所感,默默搖了搖頭,輕歎了一聲。 這里的防衛比她料想得還要差了很多,全無當日她與鬼厲來此求見大巫師時候的氣象。山下那些粗壯的兵丁目不去說,這處祭壇中本該有許多身負巫術的祭祀看護才是,哪像眼前這般幾如毫不設防,看來獸妖一劫對金族來說,實在是損失慘重。 其實又何止是面前的金族,放眼天下,為了那獸神一人,不知有多少無辜之人家破人亡、流離失所,這其中是非,也當真難說得很。 小白微微搖套,不再多想,身子掠起,化身一道白色微光徑直向那山洞之中掠去。這洞穴之中大部分倒還和過去一樣,路徑不曾變化,隔上一段距離,石壁上便有一個火把,也仍如往日。只是小白感知之下,發現這遠近洞穴之中,人卻是極少,便是有那麼少數幾人,也是呼吸緩 慢平穩,想來是睡著了。 小白也懶得理會,按照記憶中的道路在洞穴中悄無聲息地飛掠著,以她千年道行,莫說是這些本領低微的金族祭祀,便是修行深厚的有道之士,也未必能發覺到她了。不過一會,她便來到了那個曾經是大巫師起居的寬敞洞穴之外。 到了此處,小白停下了身子,眉頭微皺,向洞內看去,雖然隔了老遠,但她已經感覺到這里面還有一人,而此人似乎與剛才自己感覺到的其他人不一樣,至少他沒有在睡覺。 洞穴之中,那堆熊熊燃燒的火焰依舊散發著明亮的光芒,在光亮的陰影處,那座石雕的狗神雕像在光影明滅中若隱若現。小白的目光向那座雕像上的狗頭處凝視了片刻,隨即收了回來,落在了火堆前面。 一個年輕的身影端坐在火堆前,背對著洞口,小白看不清他的容貌,只能大致看出那是個年輕的男子。只見他面對著熾熱的火焰,不時在身前虛畫出以個個神秘詭異的圖案,同時低聲虔誠地用金族誦讀著什麼。 小白悄無聲息地來到了那個男子的身後,火光漸漸照在了她的身上,並在她身後拉出了長長的影子。她側耳聆聽著那個男子低沉的似歌似吟的聲音,那聲音回蕩在這個古老的洞穴中,似乎在訴說著什麼。 那低沉的聲音似乎永無止境,從側面看去,那個年輕的金族祭祀滿面虔誠,多半已經完全融入了那虛幻的世界。 小白臉上漸漸浮現出一絲惘然,然後輕輕歎了口氣。這異樣的聲音立刻驚動了那個年輕的金族祭祀,他身子一震,便要轉過身子看個究竟,只是他身子還未動彈之際,一只秀氣白皙的手掌卻在他眼前一閃而過,隨後落在了他的腦門之上,輕輕拍了一下。 年輕的金族祭祀忽地雙眼一翻,身子顫抖了,片刻之間便失去了意識,傾倒在一旁的地上。 洞穴之中那神秘的吟唱之聲,連同那回音那悄悄的平靜了下來,小白看著那張年輕的臉龐,忽地微笑了一下,輕聲道:“到底有沒有那狗神,還有那狗神會不會護佑你們族人,我是不知道的,不過有你這麼虔誠的人在,想必大巫師也可以放心了吧。” 說完,她微微搖了搖頭,繞開了年輕祭祀的身子和火堆,徑直向著那座狗神雕像走了過去。一直以來,金人們信奉狗神,認為狗神賜予了他們的新生,護佑這一族繁衍下去,是以就算是這洞中的祭祀,也是不敢輕易接近這座神像的。 而此刻,小白便站在了這座黑石雕刻而成的狗神神像面前。 神像遺體用南疆特產的黑石雕刻而成,色澤黑中發亮,隱隱還有淡淡的銀色的光芒,從中散發出來。小白對南疆了解頗深,自然知道這並非許多金人深信的狗神神跡,而不過是黑石之中極罕有的異種,其中含著微亮銀屑而成此神秘美麗的微光。 不過她此行的目的自然並非觀賞這座金族狗神神像,片刻之後,她的注意力便集中到了狗頭之上,這座神像不知是多麼久遠前傳下的,雕刻功力純熟,栩栩如生,纖毫畢現,沒有絲毫含糊之處,若非眼前這石材明顯,幾乎要讓人以為是一直微張這嘴巴的黑狗了。 而在狗神雕像的頭上,最顯眼之處,便是一雙眼牟之中,恍惚中竟似有神,也默默凝視著小白一般。 小白忽地心頭一震,退後了一步,登時周身壓力一松,神志立刻清醒過來,她微微皺眉,重新向那神像看了一眼,哼了一聲:“居然還有這樣惑人心志的禁制。”隨即她若有所思,沉吟了片刻,仍有一絲迷惑,輕輕道,“可是這分明是中土的道法,怎會出現在此處?” 她默然想了片刻,變輕甩了甩頭,拋開了這無聊的念頭。此刻對她來說,這自然並非她所欲探究的。她重新端詳這座神像,最後目光還是落在神像那栩栩如生的一雙眼牟,她似遲疑一下,在那雙黑得純淨深邃的眼睛上輕輕一按。 古老的洞穴之中,忽然響起了一陣沉悶的轟鳴,那聲音不大,卻似乎令這座寬敞的洞穴都在顫抖。古老的狗神神像就在小白的面前,在那陣低鳴聲中,緩緩降了下去,沉入了地底,直到大半個身子都被遮蓋,只有神像的頭部還留在地面之上。 在神像的背後,出現了一片光滑的石壁,與周圍的石壁不同,那上面似乎籠罩著一層淡淡黑氣,讓人看不真切。不過這已難不倒小白了,她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走上前去,繡袍一揮,一陣輕風隨即從她手底席卷而至,在那石壁之上掃過,登時將那股黑氣吹開了去。 石壁上突然浮現出一點金色的光芒,片刻之後,只見又是一點,點點金光如突然降臨這俗世的神跡,紛紛在石壁之上如泉湧一般現了出來,組成了一幕幕神奇的圖畫與文字,甚至連站在不遠處的小白,臉龐上也被金光折射得微微發亮。 小白凝視著面前這依次呈現、光華流裝的神秘圖文,眼波流轉,一行一行看了過去。在她面前的,便是傳承了無數古老巫族最後的秘密所在,她的目光跳躍著,時而凝固,時而歡喜,最後,她看到了那狂嘯向天、桀驁不馴的巨大火龍圖案。 小白深深吸了口氣,嘴角露處了笑意,隨後,她再次確認了一遍,然後微合上眼,似在默默記憶,將這些圖文記在心間。 等到她再次張開眼牟的時候,那盈盈如水跟波掃過石壁,自言自語道:“想不到那些家伙居然還留了這一手,莫非他們早知道巫族要毀了嗎?” 說著,她淡淡一笑,似乎也懶得去理會那不知多少年前古人的麻煩。便待轉身時,忽地她眉頭皺起,目光猛然一凝,卻是落在了那片金光閃閃的圖文最後,在那只猖狂桀驁的巨大火龍圖案之下,似乎還有一小片黑氣與周圍不同,依舊附在石壁之上。 小白微感訝異,沉吟片刻,終究還是不願輕易放過,正待查看,忽然間她心底一動,霍地猛轉過身子,目光瞬間冰冷,冷冷望去。 偌大的洞穴之中,空空蕩蕩,只有燃燒的火堆不時發出木材迸裂的噼啪聲,除了倒在地上依舊昏迷不醒的那個年輕祭祀,一個人影都沒有。 小白目光在那個年輕祭祀身上飄過,又仔細看了看周圍洞穴,確定沒有異樣之後,她微微皺了皺眉,緩緩轉過了身子。 難道是身在這異族詭異的地方太久,自己也變得有些疑神疑鬼起來? 小白搖了搖頭,苦笑了一下,定了定神,隨後手一抬,輕風吹出,但力道卻比剛才大了些,片刻之後,那殘余的一片黑氣終于散了開去。 石壁之上,果然還有數行文字. 小白精神一振,仔細看去,片刻之後,她臉上突然浮現驚喜交集之色,脫口而出道:“原來,原來招魂之術在此……” 只是隨著她目光移動,那喜色漸漸斂去,取而代之的卻是沉重合迷惑的神情。末了,看完了全部文字,她緩緩退後了一步,如有靈性一般,那片小小黑氣突然圍了過來,將那神秘的數行字跡再度遮蓋住了。 小白微微垂首,半晌無言,許久才輕輕歎息一聲,輕聲道:“原來如此,古巫一族竟是如此毀滅的,這……這又卻是如何是好,我該不該把這些告訴她那?” 她心中似乎突然遇到了極大的困惑,一時躊躇不定。 被風吹散的黑氣緩緩再度凝聚過來,原本散發處燦爛金光的文字圖案,也再度緩緩被掩蓋,小白緩緩轉身,在她身後低沉的轟鳴聲再度響起,狗神神像升回了原位,遮蓋住了那個秘密。 古老的洞穴里,一切都恢複了平靜。小白的身影緩緩踱步而出,她走得很慢,看出去心事重重,但片刻之後,她的身影終究還是消失在了這個洞穴里。 寂靜,又重新降臨了這里,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那座古老的狗神神像默默凝視著這洞穴中的一切,她的眼牟中折射著光芒,顯得那麼深邃。 忽地,一直倒在地上的那個身軀動了一下,年輕的金族祭祀小心翼翼地爬起,向著那洞穴入口張望。那里一片靜謐,毫無動靜,顯然剛才那個神秘的白衣女子已經離開。 他這才松了一口氣,一直緊繃著的身體緩緩放松下來,苦笑了一聲,低聲道:“好險啊,若非有我族自閉神術,六識俱滅,還真瞞不過她……” 隨後,他的目光忽地變得熾熱起來,猛然轉身,向著那座狗神雕像望去。 金族之中,向來畏懼神靈,尤其是對這座自古供奉的神像,更是敬畏之極。這年輕人自小到大莫說接觸這座神像,便是正眼相看也是極少的,因為在族里規矩,那也是大不敬的行徑。 只是此刻他眼中映著熊熊燃燒的火焰,似乎身體也開始發燙起來,他凝視著那座神像,神像的一雙眼牟似也凝視著他。 緊接著,似乎一股巨大的無形力量猛然在身後暗暗驅動,年輕的祭祀要緊了牙關,一步一步向著那座神像走了過去。古老的神像眼牟中倒映那個越來越接近的身影,仿佛也待上了一絲憂傷。 終于,他走到了神像面前,顫抖的雙手緩緩抬起,在半空中停頓又停頓,但終究還是伸了出去,他臉上的表情似乎又是痛苦,又是掙紮,然而更像是被一股火焰所炙烤,所煎熬! 只是那雙手,終究還所沒有收回來,點在了那神像的雙牟上。 瞬間,低沉的轟鳴之聲再度響起,整座洞穴又開始微微顫抖,神像再一次緩緩入沉降入地底,神秘的石室就再眼前。 年輕的祭祀眼中散發處狂熱的火焰,他再也忍耐不住,沖上前去,雙手一陣揮舞。頓時那片黑氣被四處揮散。金色的光芒再次緩緩浮現,將他的臉龐映得發亮。 古老的文字圖案,似乎帶有蠱惑人心的意味,在他的眼前一一浮現。他的表情如飲醇酒,露出無法形容的狂喜與滿意之色,甚至連他的雙手都在顫抖。 他用發抖的雙手輕輕觸摸著神秘石壁上的圖文,低低誦讀著什麼,帶著莫大的歡喜,那一個個文字圖案,他似乎都搖將之看穿,他是如此全神貫注,欣喜得忘乎所以,甚至于他自己根本忘記了也沒有注意到,在這篇圖文的最下方,幾乎與周圍黑暗連為一體的,還有一片小小的黑氣凝聚不散。 金色的文字,燦爛的圖案,似乎已經完全占據了他的神志,在他的身旁,那僅有腦袋還留在地面之上的狗神神像,一雙眼牟中仍舊顯得那麼深邃。只是此時此刻,在火焰與石壁那片燦爛金光下,那個年輕祭祀的身影映在他眼眶之中,除了最初大一絲深邃憂傷之外,那似乎還多了深深的悲哀!

上篇:第三章 殺意     下篇:第五章 別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