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五章 別離  
   
第五章 別離

青云山下,河陽城外,荒野古道。 周一仙依舊手持著那幅迎風招搖的仙人指路竹竿布幔,大搖大擺地走在古道上,和他並肩而行的是鬼厲,還有在他們身後的小環和野狗道人。 四人緩緩走去,離身後的河陽城越來越遠了。小環看著鬼厲的背影,面上的神情有些古怪,幾番欲言又止,最後還是忍不住了,緊走了幾步來到鬼厲身邊,拉了拉他袖子。 坐在鬼厲肩頭的猴子小灰吱吱一聲先轉了過來,咧嘴對著小環笑了起來,不知怎麼的小環在猴子的目光注視之下,臉色微微紅了。片刻之後鬼厲看了過來,看他的神情,依然是很落寞,但比起當日他們在河陽城中相遇時的情景,可要好上許多了。 看著小環,鬼厲的面上也露出了一絲溫和的笑容,道:“什麼事?” 小環剛剛鼓起的勇氣,在面前這個男子的淡淡笑容中突然消失不見了,一時口吃起來。在旁邊的周一仙看在眼里,連連搖頭,至于站在身後的野狗道人,似乎面色也不大好看。 “吱吱。吱吱吱”這微顯得尷尬的時候,卻是猴子小灰笑得最是大聲,小環臉色更紅,狠狠瞪了它一眼。不過小灰自然不把這小女孩的目光放在眼里,相反,他有樣學樣,三只眼睛一起睜大起來,反向小環瞪去。 小環一聲驚呼,向後退了一步,俗話說雙拳難敵四手,看來眼睛也是一樣的道理,就算你對著的是一只猴子,但只要猴子比你多一只眼睛,你多半也是瞪不過它的。 小灰大樂,跳了起來,在鬼厲肩頭就差打滾了,翻轉之間,還沖小環吐舌頭做鬼臉。小環向那灰毛猴子啐了一口,不過如此,卻也將剛才那無形的尷尬化解開去,她咳嗽了聲,卻沒有正視鬼厲,目光飄來移去,輕聲道:“你,你打算以後去那里啊?” 站在都頭的野狗道人臉色更是難看了。 鬼厲倒是微微一怔,沒有立刻回答,片刻之後卻回頭向周一仙看了一眼。周一仙點了點頭,道:“是啊,老夫也正想問你,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鬼厲默然片刻,道:“老實說,我自己也不知道,這幾日承蒙前輩開導,我雖然對師傅師娘過世有些傷懷,但也看得開了,只恨自己未能早日向他們二位盡盡孝心。。” 周一仙歎了口氣道:“你這般說,便是心里還未當真看得開了,不過人非草木,有些時候縱然明知道道理,但心境總是由不得自己的,這也不能怪你。不過逝者已矣,你也不必太古悲傷,否則你師傅師娘在天有靈,也不會的,還是多想想未來吧。” 鬼厲點了點頭,沉吟了片刻,面上茫然之色一閃而過,略帶苦澀之意道:“我這十年以來,奔波流離,也不過是為了救一個人而已,可是偏偏幾次機會,卻都是功虧一簣,眼下天大地大,我卻當真是束手無策了。” 周一仙臉色微變,目光微轉向小環處看了一眼,似有幾分猶豫,隨後淡淡道:“你的遭遇,我也有幾分耳聞,關于那位碧瑤姑娘。。。.” 鬼厲身子一震,急轉過身子,道:“前輩,莫非你有什麼法子。。。”激動之下,聲音似乎都有些顫抖起來。 站在一旁的小環有些詫異,向周一仙看去,卻只見周一仙輕輕咳嗽了兩聲道:“老夫也是無能為力啊。” 小環忍不住向鬼厲問道:“你。。。你那位碧瑤姑娘怎麼了?” 鬼厲默然,還不等他說話,周先仙瞪了小環一眼,厲聲道:“你小孩子家懂得什麼,別插嘴。” 小環吃了一驚,周一仙平日為老不尊,雖然時常與她開玩笑,爭吵也是有的,但如此正容疾聲,卻是少見,一時怔住了。 鬼厲長歎一聲,滿是蕭索之意。 周一仙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神情,忽地向鬼厲招了招手,道:“你到旁邊來一下,我有話對你說。” 說著,他離開小環與野狗道人,走向了古道遠處的一側,鬼厲面色落寞,緩緩也跟了過去。小環這時回過神來,卻看著他們二人已站在遠處,只見周一仙眉頭緊皺,低聲向鬼厲說著什麼,而鬼厲隨著周一仙的話語,面上神情也逐漸發生變化,先是驚訝,隨後茫然中帶著一份希望,但顯然這份希望並不是很大,他的神情逐漸又轉為低沉,倒是周一仙口中一直說了不停,看那樣子,倒象是長輩語重心長的教導著後輩。 小環嘴角撅了起來,忽得心中一股無名火起,狠狠踢了下腳下的石子,那石子頓時非了起來,在半空中掠過一道弧線,卻是砸在了野狗道人的腳上。 野狗道人不知怎麼也怔怔出神,竟然沒注意這顆石子,頓時被砸得整個人一個激靈,眉頭皺了起來。 小環看了過去,惱火中卻也與些不好意思起來,走過去輕聲道:“道長,你沒事吧?” 野狗道人在她的目光注視之下,立刻搖了搖頭,低聲道:“沒事,我沒事。” 小環點了點頭,隨即目光又落到了遠處鬼厲的身上,眼波流轉,幾番心思,諸多神情,都在她臉上一一浮現了。 野狗道人在一旁注視著小環,默然垂首。 忽地只聽小環的聲音道:“對了,道長,我問你一件事。” 野狗道人抬頭道:“什麼?” 小環眉頭微皺,道:“他的。他的。。那位碧瑤姑娘是怎麼回事?為何看去讓鬼厲大哥如此棘手的樣子?” 野狗道人遲疑了一下,老實說他並非鬼王宗內核心人物,對碧瑤的情況也不過是平日里聽到的一些流傳,不過事情的緣由他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此事說來卻是話長,讓他一時也不知從何說起,正在他思索之間,口中道:“這事說來話長,聽說是十年之前。。。” 話正說到此處,他忽然若有所覺,停了下來,小環的反應也是和他一樣,有些驚訝,轉身看去。只見在他們身後古道之上,忽地從天上落下一道淡紫色微光,輕輕落下,如浮萍徐落,幾個轉身,赫然是金瓶兒那張嬌媚無限的臉兒。 小環先是一驚,隨即大是歡喜,一聲輕呼:“瓶兒姐姐。”說著便是跑了過去。金瓶兒看到小環,也是滿臉帶笑,拉著小環的手向她仔細端詳了幾眼,笑道:“好妹妹,每次看到你,便覺得你又越發漂亮了幾分,真是一天一個模樣啊,不知迷死了多少男人了吧。” 小環不料金瓶兒見面便是這句話,雖然她早知這位姐姐絕非什麼三從四德的端莊淑女,但聞言卻也粉臉緋紅,道:“什麼迷死了男人了,真是的,好不容易見一次面,你就笑話人家。” 金瓶兒眼中盡是盈盈笑意,伸出手在小環吹彈可破的臉上輕輕擰了一下,微笑道:“小妮子,便是我也快被你迷倒了,你還不老實。” 小環的臉越發紅了起來,不過她與金瓶兒的感情是極好的,難得見上一次,實在是舍不得放開,便拉著金瓶兒的手問長問短起來,只是間中不時偷偷向鬼厲那邊瞟上眼。 鬼厲和周一仙自然也早看到了金瓶兒的到來,兩人都是沒想到會在這個時候這個地方突然與之相遇。以鬼厲的道行,自然比小環和野狗道人更早發現了金瓶兒的行蹤,他甚至知道金瓶兒乃是從他們身後河陽城方向落下的。而在遠處河陽城方向,似乎還有另一絲靈力,不過隔的太遠了,他也看不真切。 不過能和金瓶兒在一起的,想來也不會是什麼名門大派的人物,自然便是魔教中人了。一念及此,鬼厲也沒了去探究的念頭,倒是金瓶兒與小環笑中說了一會,卻是拉中小環的艘一起向他們走了過來。 “公子別來無恙啊?” 金瓶兒聲音中似乎也帶著幾分柔媚之意,聽去讓人骨頭都酥了幾分,站在她身旁的小環偷偷抬眼向鬼厲看去,只見鬼厲面色默然,似乎那狐媚之聲對他根本不起作用。不知怎的,小環嘴角偷偷露出幾分笑意。 既然金瓶兒主動過來打招呼,鬼厲微微點頭道:“真是巧啊。” 金瓶兒微微一笑,道:“南疆一別,我們在真是許久不見了。。。”她話說到一半,忽地眼角余光看到坐在鬼厲肩頭的三眼靈猴小灰正沖著她做鬼臉。當日在南疆時,克可是被這只猴子捉弄過的,登時面色一沉,小灰卻似乎一點也不覺得害怕,看著金瓶兒的神情,它越發高興了,沖著金瓶兒呲牙咧嘴,大有挑釁之意。 金瓶兒心神一亂,隨即驚醒,暗罵了自己一句,怎的對一只猴子如此沒有定力。當下狠狠瞪了小灰一眼,移開可目光不再理會,臉上重現笑容,對著鬼厲道:“說起來,當日公子你拋下小女子我一個人,自己不知所蹤,還真是狠心啊。” 鬼厲淡淡道:“我若是不拋下你,只怕我自己也走不出那十萬大山了。” 金瓶兒“啊”了一聲,掩口而笑,顯然對鬼厲話中有刺絲毫不在意,道:“公子真會開玩笑啊。” 鬼厲深深看了她一眼,道:“不過你能夠從那鎮魔古洞里出來,倒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金瓶兒眼中精光一閃而過,笑道:“怎麼,公子莫非不想我出來嗎?” 鬼厲淡淡一笑,即不點頭也不搖頭,只轉身對周一仙道:“前輩,你我也算有源,天地之大,這十年來我們卻也見了好幾次。至于剛才你對我說的,不管究竟有無可能,我總是要去試試的,總比沒希望來得好些。” 周一仙點了點頭,道:“你知道這點就好,年法子並非常理,也無人試過,只是老夫當年云游四海偶然聽到的,你自己好自為之吧。” 鬼厲向周一仙行了一禮,既然如此,晚輩這幾就去了,將來有緣再見吧。 說著身行一動,眼看便要離開,忽得身邊傳來一聲呼喊:“等等,你等等!” 鬼厲一怔,轉過身來看著小環,只見小環站在金瓶兒身邊,遲疑不定,欲言又止。周一仙看在眼里,忽地搖了搖頭,歎了口氣,轉身走開了。 “怎麼了,小環?”鬼厲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面上神情也緩和了下來,柔聲問道。 小環嘴唇輕輕顫動,似乎想說些什麼,但終究什麼也沒有說出口。 金瓶兒站在一旁拉著她的手,此刻微微皺起了眉頭,那只白皙秀氣的小手在她手心中輕輕顫抖。她轉頭向小環看去,只見那小女孩叫住了鬼厲,但過了半響,氣氛都有些尷尬起來,可她仍然沒有說出話來。 金瓶兒微微歎息一聲,將小環拉在了自己身後,對著鬼厲微笑道:“公子這是要去那里啊?” 鬼厲默然片刻,目光飄過被金瓶兒身子擋住的那個苗條身影,眼神中似有幾分溫暖,但他的聲音卻轉冷,淡淡道:“我四海為家,哪里有個定處!” 金瓶兒又道:“好一個四海為家,真是有男兒志氣啊,不過請問公子,心中可還有什麼牽掛嗎?” 小環的身子似乎突然僵了一下,但並沒有動彈,還是躲在金瓶兒身後沒有動,只是金瓶兒卻感覺到了那股緊張。前方是鬼厲的聲音,似乎又冷了幾分,道:“沒有。” 說完,他深深看了一眼那個突然變的僵硬的身子,嘴角動了動,但片刻之後便將異樣的神情掩蓋了過去,轉身走開了幾步,停頓了一下,似乎有些猶豫,但終究沒有回頭,片刻之後身子化做一道灰色光芒,直沖青天去了。 西風古道,荒野寂寂。 這里的氣氛一時很是沉悶,小環一直沒有說話,也沒有從金瓶兒的身後邊出來,但握著金瓶兒的那只手,似乎要陷入了肉里。 野狗道人面色難看,踏上了一步想說些什麼,卻也沒說出來。最後還是周一仙咳嗽了一聲,走上前來,干笑道:“小環,這個。。。那個。。。那個緣分本是天定,我們要看開些。。。” 話未說完,金瓶兒忽得秀眉豎起,瞪了周一仙與野狗道人一眼,二人一時都覺得眼睛被火燙了一眼,情不自禁向後退了一步。金瓶兒哼了一聲,寒著臉道:“你們也不是什麼好東西,快走開。” 周一仙與野狗道人對望一眼,面面相覷。 金瓶兒轉身將小環抱在懷里,小環終于忍耐不住,”哇”的一聲哭了出來,金瓶兒輕輕拍著她的背,柔聲道:“傻孩子,有什麼好哭的嘛,我告訴你,天下男人都不是好東西。。。” 忽然那小環帶著哭腔道:“不。。。他不是,他是好人。” 金瓶兒又好氣又好笑,道:“是是是,他是好人,你看看你,才一會工夫,把眼睛都哭紅了。”說著小心地幫小環擦拭著眼淚。 旁邊周一仙搖頭喃喃道:“好家伙,老夫養了她幾十年,到頭來別人說我不是好東西都沒有人給我說句話,倒說別人是好人,真是。。。” 話沒說完,金瓶兒似要殺人的眼光掃了過來,周一仙下面的話登時咽回了肚子里去了。 入夜,因為小環的心情不好,他們一行人也並為行了多遠。本來金瓶兒也是路經過此地,偶然發現小環等人在此才下來相見的,本想著見上一面說說話便要趕路,但此刻擔心小環心情不好,也耽擱了下來。 不過在傍晚時分,在金瓶兒幾番開導取笑下,小環的臉上終于又露出了笑容。金瓶兒又偷偷與他耳語了一番,也不知說了些什麼,反正在周一仙和野狗道人眼中,那個一身驚人妖媚的金瓶兒讓情緒剛剛有些恢複的小環臉上紅陣白一陣,只怕未必是什麼好事。 這麼說了半響之後,金瓶兒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道:“好了,我也該走了。” 似乎早料到金瓶兒要走,小環面上並沒有吃驚之意,但是依依不舍卻是明顯的,拉著金瓶兒的手,她低聲道:“姐姐,我們什麼時候能再見啊?” 金瓶兒微微一笑,道:“放心吧,天大地大,我們姐妹兩個總歸是有緣相見的。” 小環“恩”了一聲,點了點頭,道:“那我送你一程吧。” 金瓶兒道:“好啊。”說著拉著她的手,向外面走去,周一仙和野狗道人巴不得這個女人快些離開,當下也不攔阻。 走了一段距離,兩個小女子又絮絮叨叨說了些話,金瓶兒笑道:“好了,就送到這里吧,不然你爺爺又該罵我了。” 小環點了點頭,忽然象是又記起了什麼,遲疑了一下,道:“姐姐,我記得你好像是和。。。他在同一個門派里吧?” 金瓶兒一怔,道:“是,怎麼了?” 小環低聲道:“那位。。。那位碧瑤姑娘是怎麼回事,你能告訴我嗎?” 金瓶兒歎了口氣,道:“妹妹,不是我故意說你,那個男子雖然有些與眾不同,便是姐姐我也是對他另眼相看,與其他男子不一樣,但我還是勸你一句,算了吧,他一生坎坷,你再湊上去,只是苦了自己。” 小環搖了搖頭,道:“我。我沒怎麼想過要怎樣,我只是想知道多一些他的事情。” 金瓶兒微微搖頭,歎息一聲,沉吟了片刻,便將往事簡單象小環訴說了一遍。小環聽著聽著,面上神情卻漸漸難看起來,尤其是聽到最後,那碧瑤魂魄被禁錮在合歡鈴中,鬼厲浪跡天涯就是為了找出法子解出魂魄時,她的面色幾乎已經變黑了。 金瓶兒自然也注意到了小環臉色的變化,卻也當她是少女情懷,柔聲道:“好了,大概就是這樣了,妹妹,聽姐姐一句話,別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了,你以後的路還長著呢。” 小環卻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面色難看,沖著金瓶兒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 說著快步離開走了回去。金瓶兒有些訝異,過不多時,忽地遠處傳來了一陣爭吵之聲,似乎小環又和周一仙吵了起來。 金瓶兒忍不住笑了起來,既然能夠吵架,想必小丫頭精神也好些了吧,畢竟竟是年輕啊。她輕輕搖了搖頭,似乎感覺自己有些老了的感覺,不過很快的,這個顯然是該死的念頭就被她踢出了腦海。 化身做紫色光芒,她縱身而起,奴風而行,小半個時辰之後,她已落在了寂靜的河陽城城頭之上。只是這里卻早已站著一個人,身行高大,負手而立,身著道裝,正是蒼松道人。 金瓶兒對著他嬌笑道:“道長,麻煩你久等了,真是對不住啊。” 蒼松道人緩緩轉過身子,淡淡道:“你可是耽擱了許久了。” 金瓶兒面色不變,微笑道:“反正宗主也吩咐我們小心行事,不必急于求成,不是嗎?”她笑容嬌媚,其中更隱隱有些說不出道不明的深意,柔聲笑道:“還是說,道長你對近在眼前的青云山,有一種急不可待的要重回故地的心境嗎?”蒼松道人冷哼了一聲,沒有說話,只轉身向著遠方眺望而去,金瓶兒微微一笑,走到他身邊順著他的目光也一般望去。 遠方處,那巍峨屹立的青云山,正在云霧繚繞中若隱若現。

上篇:第四章 悲哀     下篇:第六章 陰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