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仙武異能 誅仙 第一章 乾坤鎖  
   
第一章 乾坤鎖

狐岐山鬼王宗洞窟深處,血池。 巨大的空間中仍然被一股濃烈的血腥氣息所籠罩,蒸騰的血氣甚至把堅硬的石壁都已經染成了鮮豔的血紅顏色。在不停從血水深處翻騰出氣泡的血池中,四只遠古靈獸都顯露出疲累無力的模樣,浸泡在血池中,從天上那只神秘虛空的伏龍鼎上射下的暗紅光影,此刻看去已經比之前黯淡了許多。但與之相反的,虛懸與半空中的伏龍鼎卻是靈光四溢,神完氣足,甚至連鼎身上的那些神秘銘文都已經閃閃發亮,而鏤刻在伏龍鼎正面的奇異惡魔頭像,也已經完全變作了血紅之色,隱隱有股詭異之力盤旋其上。 整個血池所處的巨大洞窟內,明明除了腳下血池中偶爾響起氣泡迸裂的聲音外便再無一點聲響,但人置身其內,卻仿佛有身處激流漩渦之感,一股無形但巨大無比的力量,已然從冥冥中甦醒過來,一點點地成長壯大,窺視著這個世界。 沒有風,衣襟卻在飄動。 一身黑衣的鬼先生此刻分明感覺到了盤旋在自己身體周圍那股冰冷血腥的力量,只是他眼神中除了異樣的熾熱外,卻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他的目光從半空中那只伏龍鼎上移開,慢慢地向這座巨大洞窟四周看去,這里顯然就是鬼王宗內那股神秘血腥力量的根源,在那股越來越強大的力量不斷膨脹之下,連鬼王宗山腹洞窟中的各條通道都傷痕累累,這里的石壁自然更加禁受不住了。 觸目驚心的巨大裂痕,從洞窟頂部的石壁上霍然迸裂,從上到下深深裂開,最大的裂縫寬竟達一丈之巨,小的也在三尺之上,堅硬的石壁在這里就像薄薄的紙張,被任意撕扯開去,看去就如某個上古神袛以破天狂暴之力,開山劈海一般。 今天鬼王少見的沒有來到血池這里,不過鬼先生是知道緣由的,鬼王去見了數日前意外回來的那千年九尾天狐,想來以九尾天狐千年的道行,只怕不會發現不了鬼王宗里種種奇異之狀。不過鬼先生想到這里,在蒙面黑紗之下卻是冷冷一笑,顯然絲毫不放在心上,片刻之後,他的目光再度回到了伏龍鼎上。 赤紅的光芒閃耀著,仿佛有特殊的頻率,就像是一種怪異的喘息,伏龍鼎上那張惡魔面龐血紅的雙目異光閃動,似乎也炯炯有神的頂著鬼先生。 “修羅……”鬼先生口中輕輕喊著這一句奇怪的話語,慢慢的跪了下去,攤開了雙手匍匐在地上。 半空中的異光,似乎更是濃烈了. 只是就在這看似靜謐的時刻,突然,伏龍鼎上血紅異光竟然一陣搖曳,似乎受到了什麼刺激一樣,隨即還不等鬼先生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雙耳邊猛然一震,一股無形音波猶如怒濤一般呼嘯沖過,以他的道行仍是隱隱生疼,而整座巨大洞窟之內原本安靜盤旋的那神秘巨大力量,赫然也似突然凝固了一般,隨後怪異的呼嘯聲漸漸響起,竟是大有怒吼咆哮之意. 此番異狀,就連鬼先生也大出意料之外,全然不明所以,他一躍而起,緊緊盯著半空中虛懸的伏龍鼎,仔細端詳查看之後,他眼神突然凝固,只見伏龍鼎上原本已經完全變做血紅之色的惡魔面龐,此刻在額間正中不知怎麼竟然突現處一個發著微弱白色柔和光輝的小點,這一點白光與整座洞窟都被籠罩其中的血腥氣自然完全不成比例,相差太多,但不知怎麼,非但那股源自伏龍鼎上的神秘力量無法消除它,就是在漫天咆哮威勢驚人的血光籠罩之下,那一點白色微光,竟然仍是閃閃發光,不見減弱. 鬼先生身軀大震,面上血色盡失,失聲道:“乾坤鎖。。。怎麼可能?” 仿佛是突如其來的打擊太大,向來表現冷靜的鬼先生竟是愕然失態.在伏龍鼎下面的平台上面焦慮萬分地走來走去,一面喃喃自語:“不可能,不可能,伏龍鼎上怎麼會有這種上古神法禁制,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忽地,他身子又是一僵,幾乎是在他敏銳感覺的同時,那伏龍鼎上惡魔面龐中的神秘白光點突然明亮起來,一道柔和白光噴射而出,猶如一把鋒銳匕首,在漫天血色紅芒中顯得特別刺眼. 遠遠看去,那把白色的光匕,就像是生生插在那張惡魔面龐的額頭正中,緊緊釘住了那張面孔." 整座洞窟之中,突然響起了尖銳的嘯聲,漫天紅芒急速旋轉起來,強大的力量充滿了整"迷窩dutcharles手打”個空間,洞窟周圍石壁之上甚至開始紛紛顫抖,不住有巨石紛紛掉落,而在血池之中,血水上也出現了無數個巨大的漩渦,四只靈獸在血水中有氣無力地抬頭向著天空張望著,不知所措。尖銳的嘯聲越來越尖利,如狂怒的咆哮,從洞窟四面八方永向在半空中的伏龍鼎,這風暴的中心,惡魔的面龐上血紅光芒劇烈顫抖閃動,看去扭曲的厲害,猙獰之極。 然而,在威勢無匹的可怕力量之下,在周圍如怒濤般洶湧澎湃的血芒之中,那淡淡白色光輝傲然而立,那些可怖之力看去幾能毀天滅地,卻生生拿這束白色光芒無計可施。任血芒從四面八方沖擊,到了最後,在鬼先生泛著血絲的目光死死注視下,那把白色的光匕依然插在惡魔面龐之上。 也不知過了多久,這股可怕的力量終于弱了下去,急速旋轉的血芒漸漸平息下來,血池洞窟之中的異變也緩緩沉靜,在鬼先生有些絕望的眼神中,原來已然接近大功告成的血紅色惡魔面龐,竟是被那一支看去柔和的白色光匕給逼退了大半血色,而整座伏龍鼎上的血色光影,竟也黯淡了不少。“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帶著幾分蒼涼,鬼先生呆呆地站在平台之上。看上去就像死了一般,了無生氣。面前的這個伏龍鼎上的神秘力量,實是耗費了他一生精力去追求,說是命之所托也不為過,怎料眼看就要成功的檔口,竟出現這種變化!“不對,不對,事情還沒有一敗塗地,不能急,不能急。。。。。。”鬼先生畢竟不是常人,深深呼吸了一下,強自鎮定下來,腦中開始急速思索,面前伏龍鼎上的神秘力量雖然被那突然出現的上古神法禁制乾坤鎖所壓制,但依然並未一敗塗地,只不過要害處被緊緊封死,無法突破,只要破解了這乾坤鎖,自然可以大功告成。 只是鬼先生雖然自視甚高,卻也沒有狂傲到以為自己可以解開上古神法的地步,傳說中這種至高無上的上古神法,乃是遠古神鎮封天地凶煞所用,除了幾件上古神器,絕非人力可解。" 可是,那所謂的上古神器,不要說流傳人間,便是以他這等近乎無所不知,淵博之極的人,也從來不曾聽說過,只是知道有這種古老相傳的說法而已,這當口,卻又能去哪里找尋什麼上古神器了? 一念及此,鬼先生身軀搖搖欲墜,忽地大叫一聲,吐出來一口鮮血來,血色殷紅,落在了平台之上,分外刺目. 寒冰石室之內,鬼厲與鬼王二人默然相望,鬼王神色肅然,目光凌厲,鬼厲臉上則更多的是一種淡漠. “你手中所持的玉盤,是什麼東西,為何要拿到碧瑤這里?”鬼王冷冷的問到. 鬼厲沒有回答,收回了目光回到碧瑤身上,半餉之後才緩緩道:“我要救她.” 鬼王眉頭一皺,眼中亮光一閃,快步走了過來,道:“這法寶能救瑤兒?” 鬼厲看著手中那閃爍著柔和白光的"乾坤輪回盤",忽地苦笑了一聲,道:“我不知道.” 鬼王一怔,道:“你此話是何意思?” 鬼厲默然片刻,道:“我只是聽人說這件法寶頗有奇效,或有希望能救治碧瑤,所以才去求了借來,就究竟如何,我也說不清楚.” 鬼王看著乾坤輪回盤一眼,目光一凝,顯然對這個玉器奇異的外形也有幾分詫異.但以他的見識,也從未聽聞過這件法寶,皺眉道:“這法寶名為何物?” 鬼厲說:“此寶是乾坤輪回盤,傳說能定魂魄,斷生死,但究竟如何…..”他腦海中閃過普德大師枯槁的模樣,苦笑的一聲,道:“這究竟怎樣,卻也是沒人知道的。”鬼王臉上怒容一閃而過,雙眼中紅絲突現,暗含一分殺意,但片刻之後他看向碧瑤,那張微笑恬靜的笑容倒影在他眼中,像是感到了什麼心思,他目光終于有緩慢柔和了下來。 也許,此時此刻,也只有碧瑤能讓他暫時安靜吧! “此寶物並非凡品!”鬼王突然到:“我看得出來,雖然從來沒聽說過這件法寶但此物玉質非凡,光單純而不散,絕非尋常之物,你快試試吧,或許。。。。。。或許有奇效也說不定。。。。。。”說道這里,他聲音卻也低沉了下來,然而這整整十年之中,他也與鬼厲一樣經受了無數次挫折失敗,雖然仍然保留著一份希望,只是兩個男人心中都明白,拿終究只是小小的一絲希望而已。 鬼厲默默點頭,將乾坤輪回盤放在手中,靠近碧瑤,只見白色柔光流轉,卻並無絲毫異動。鬼厲懷著僥幸之心,將體內真元向玉盤之中輸入,但那乾坤輪回盤卻若一個深邃大海,真元輸入便如泥牛入海,再無生息,而玉盤之上也沒有發生任何變化。鬼厲心中卻並沒有多少意外,事實上他在回到狐岐山之前一路上,早不知用了多少法子測試這個玉盤了,包括這個真元輸入之法,但無不以失敗告終,想那天天音寺普德大師數十年參悟這個異寶卻一無所獲,要讓鬼厲在這數日中能想到的法子,只怕普德大師早就試過不下百次了。 其實鬼厲心中未嘗不明白這些,只是無論如何終究是放不下救治碧瑤的一點點希望。只好拼命嘗試,期望天可憐見,總有奇跡出現,無奈到了最後還是以失敗告終。" 鬼厲木然垂首,呆坐原地,鬼王面上也閃過失望之色,但並未出言責罵,也沒有親自出手將那面奇怪的玉盤拿過來看看,雖然二人近來關系不和,但鬼厲對碧瑤如何,鬼王心中自然還是有數的,只要有一絲半點的希望,鬼厲便決然不會舍棄,此番自然是什麼法子都試過了. 他長歎了一聲,看去容貌仿佛又蒼老了幾分,默然搖了搖頭,正要走開,忽的身子一頓,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轉過身對鬼厲急道:"你試試將〖和歡鈴〗與那玉盤放在一起看看?" 鬼厲一怔,隨即醒悟,面上閃過一絲緊張之色,靠近碧瑤,伸手輕輕瓣開碧瑤交叉放在胸口的手掌,觸手處,只覺得那肌膚雖然仍光滑豐潤,卻是冰涼之極。鬼厲心中一酸,不敢再多想,小心翼翼地將碧瑤手中所握的和歡鈴取了出來。 金色的和歡鈴隨著輕輕搖晃,發出了清脆的聲音,淡淡光輝閃過,如美麗情人的眼眸,注視著他。 鬼厲一手托著乾坤輪回盤,一手拿著和歡鈴,輕輕向著玉盤之上放了下去。乾坤輪回盤內那些奇異的小小玉塊仍是無聲地自行滑動著,山川河流,漫天星斗,隱約都在其中。 在鬼厲與鬼王兩人的目光注視下,漸漸的,和歡鈴進入了乾坤輪回盤的上方,在還有一尺距離的時候,鬼厲突然像是感覺到了什麼,眉頭一皺,眼中閃過了一絲驚異之色。 鬼王立刻就感覺到了,盯著他倒:“怎麼了?” 鬼厲沒有說話,只是深深的呼吸了一下,然後在和歡鈴距離玉盤上方還有一尺高的地方,突然松開了手指。 鬼王一驚。 只見在乾坤輪回盤散發出的白色柔和光輝中,和歡鈴赫然竟沒有落下,它竟象是被什麼“迷窩小愛手打”無形之力隱隱托浮起來,在白色光輝中緩緩起伏著,片刻之後,悠揚的鈴鐺聲響了起來。 鬼厲與鬼王面上同時現出了驚喜之色! 但是就在這關鍵時刻,還不等他門二人面上驚喜神情多留片刻,整座寒冰石室,不,是整座狐岐山竟是突然劇烈震動了一下,一股巨大而可怖,帶著濃烈血腥味的無形力量,從他門腳底深處的地方猛然爆裂開去,就像是某只巨獸突然受到了什麼刺激,狂怒的咆哮想要掙脫束縛。 鬼厲與鬼王面上同時變色,不同的是鬼厲是鄂然,鬼王眼中卻是驚怒! 「啪啪啪啪。。。。。」 刺耳的轟鳴聲從四面八方同時傳來,鬼厲與鬼王轉身看去,只見原本還保持完好的寒冰石室的石壁,終于在這股突如其來失去控制的力量大爆發中堅持不住,四面牆壁同時裂了開去,那裂痕幾乎是以看得見的速度伸展著,而同時,他們腳下的土地也開始劇烈顫動起來,真有種天崩地裂、人間末日的錯覺。 石室之外,到處開始傳來驚恐的呼喊聲,伴隨著的是更多更響的轟鳴,不用看鬼厲、鬼王二人也知道,外頭的情況只會比寒冰石室中更加糟糕,但此時此刻,他們二人哪里還有心思去管。 鬼厲一咬牙,將乾坤輪回盤托起,靠近碧瑤,與此同時,和歡鈴鐺輕輕顫抖,清脆的鈴鐺聲在周圍劇烈的轟鳴聲中顯得那麼的與眾不同,雖然微弱,但在鬼厲與鬼王二人耳中。這聲音直比真正的天崩地裂更加響亮。 只見乾坤輪回盤白色而柔和的光輝中,合歡鈴在半空里浮沉不定,顫抖的越發厲害,發出的鈴鐺聲也時緊時慢。隱約有幾分痛楚之意,鬼厲與鬼王二人都是額頭是汗,連眼睛“迷窩小愛手打”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盯住那顫抖的合歡鈴。 突然,他們周圍的那股巨大詭異的力量瞬間消失了,四處回蕩的轟鳴聲也頓時停止了下來,只有回蕩在遠處的回音還殘留著剛才那股劇變的痕跡,如長鯨吸水,那股可怕的力量迅速收了回去。 這個時刻,正是鬼先生在狐歧山深處血池中,看見上古神法禁制乾坤鎖大展神威,深深鎮封住了伏龍鼎的時刻。 而在鬼厲與鬼王的面前,事情也起了意外的變化。 原來是合歡鈴在乾坤輪回盤的光輝中發生了奇怪的變化,隱隱有脫困之狀,而乾坤輪回盤本身並未有絲毫變化,但就在那股力量突然消失之際,乾坤輪回盤卻突然像是感覺到了什麼一樣,冥冥中有無形之力遙相呼喚,原本柔和的白光忽然暴漲。 鬼厲與鬼王身軀都是大震,失聲道:“什麼?” 玉盤之上的白光瞬間變得耀眼,幾乎令人難以直視,而玉盤中央那無數小小玉塊自行滑動的速度,赫然加快了十倍不止,只見無數玉塊滑行奔馳,紛雜難辨,而每一塊之上原本刻著的古怪字體,竟也一一亮了起來。 而隨著乾坤輪回盤的異變發生,剛才在顫抖的合歡鈴迅速安靜了下來,連鈴聲也變得緩慢,很快的竟是悄無聲息了。 鬼王大急,怒道:“怎麼回事?” 鬼厲也是焦急萬分,咬牙道:“我也不懂!” 兩人眼睜睜看著乾坤輪回盤光華越來越盛,到了最後連玉盤邊緣刻的那些星斗,河流圖案都似乎活了過來,整個乾坤輪回盤像是得到了生命一般,呼嘯不止,像是呼喚著什麼,又像呼應遠方的什麼呐喊一般。 而在燦爛的光華中,合歡鈴卻仿佛受到了重重一擊,在半空中最後輕輕顫抖了一下,便像是完全失去了力量支撐,從半空中頹然掉落下來,再也沒有動靜了。 鬼厲與鬼王二人呆呆望著乾坤輪回盤中的合歡鈴,面如死灰。 地底的異動已經平息許久了,而突然發生異變的乾坤輪回盤也恢複了原來的模樣,再沒有耀眼奪目的光環,但在白色柔和的微光照耀下,合歡鈴卻似乎已失去了生氣般,不論鬼厲怎麼嘗試,都再也沒有反應了。 鬼王的臉色陰沉難看,但最初的憤怒表情已經在他的臉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那冷冷的淡漠,他默默的看著鬼厲抱著萬一的希望嘗試著,然後一次又一次目睹他的失敗。終于,他慢慢站直了身子,合眼,站了一會,隨後一言不發,悄然轉身離開了這間寒冰石室。 石門緩緩地關上了,厚重堅硬的石頭上橫亙著一條巨大的裂痕,像是被扯裂開去的一般。安靜的石室中,鬼厲也終于慢慢停下了手中徒勞無功的嘗試,木然坐在石台旁邊,一動不動。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鬼厲慢慢拿起掉在乾坤輪回盤中的合歡鈴,輕輕放回了碧瑤的手中,再小心翼翼地把碧瑤的雙手按原來的樣子交叉放在胸口。他的每一個動作都十分小心輕柔,似乎生怕稍微用力一點,便會傷害面前這個沉睡的女子。 他凝視著碧瑤的面容,仿佛癡了一般,過了半晌,才聽到他低沉沙啞的聲音,道:“對不起,碧瑤,我又沒能救你……” 離開寒冰石室之後,鬼王面上神情大變,漠然表情瞬間被一股暴戾之氣取代,雙目中也透出一股殺氣騰騰,令人望而生畏。 他冷眼向周圍看去,只見四面通道傷痕累累,顯然都是拜適才突然爆發的那股神秘力量所賜,原本就到處龜裂的石壁此刻看去更是脆弱不堪,生出了更多的新裂痕不說,原先就有的許多裂痕更是過大了許多,令人看著觸目驚心,幾乎有這個洞窟將坍塌的錯覺。而在通道遠處,隱約看到許多鬼王宗弟子不住奔走,呼喊聲此起彼伏,顯然眾人受到驚嚇不小。 鬼王面色更加陰沉憤怒,一轉身大步行去,身影轉瞬間就消失在了通道深處,小半會工夫之後,鬼王已然來到了洞窟深處的血池。 喏大的血池空間里,濃烈的血腥氣仍然一樣撲面而來,但曾經生事驚人的漫天紅芒卻已經奇怪的消弱了不少。鬼王眉頭一皺,隨即看到可鬼先生那黑色的身影正孤獨甯立在平台之上。 他想也不想,大步走了過去,來到鬼先生身後,冷冷道:“怎麼回事,我走的時候還好好的,為何伏龍鼎之神力突然失控的如此厲害?” 鬼先生的身子輕輕的動了一下,卻沒有轉身業務沒有是說話,鬼王越發憤怒,冷哼一聲,面上殺氣一閃而過,道:“我告訴你,剛才多半便是因為這神力失控,或令我瑤兒救治受損,你一直都在這里看著,若不給我一個理由,可別怪我翻臉無情了!” 說到最後,鬼王已是聲色俱厲,鬼先生甚至不必回頭就可以感覺到一股殺意如利刃般沖向自己的背部,但他卻沒有絲毫惶恐之色,反而用一種充滿疲倦的口氣,輕輕一指漂浮虛懸在半空中的伏龍鼎,有氣無力的低聲道:“宗主,你先看看伏龍鼎吧?” 鬼王抬頭看去,卻一時沒看出什麼,伏龍鼎依然漂浮在半空,周圍也仍然是一片赤紅血色,當下道:“你叫我看什麼,這不什麼都是好好的……”話說了一半,他突然聲音窒了一下,便再也說不下去了隨即雙眼似凝固一般,緊緊盯著天上的伏龍鼎。 一片血芒之中,漂浮在半空中的伏龍鼎正面那張惡魔般的面孔上,額頭正中不知何時竟然有一束奇異的白色光華,猶如一柄光匕,生生插在了惡魔頭頂,而原本已經完全變成血紅色的惡魔面龐,在光匕周圍的紅色盡皆消退,整個雙眼上方重新又變作了原本伏龍鼎古拙蒼青的顏色。 鬼王面色大變,急轉過身子對鬼先生道:“怎麼回事?” 鬼先生出了口氣,聲音低沉地道:“本來一切都好好的,眼看這伏龍鼎四靈血陣即將大功告成,誰知今日突然在陣法運行到血氣圓滿,修羅彙聚那一刻,突然從伏龍鼎內生出了這個禁制,扣住古鼎命眼,生門,硬生生將原本彙聚融通的血氣逼散開去。其間血陣修羅神力不敢束縛起而反擊,連我也難以操控,誰知還是奈何不了這個神法禁制,反而是修羅之力被逼得宣泄無門,四處沖撞迂回,這才失控了。” 鬼王倒吸了一口涼氣,轉身盯著那看起來似乎極其微弱的光束,看了好一會,這才低聲道:“這是什麼禁制,怎會有如此威力,竟可將伏龍鼎這能毀天滅地的神力鎮封?” 鬼先生遲疑了一下,道:“我也沒有十足把握,但應該十有八九乃是一種自古相傳的上古神法禁制乾坤鎖!” “乾坤鎖?”鬼王皺眉低聲重複了一句,“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 鬼先生搖頭道:“這種神法禁制從未在人世出現過,自古以來便是在一些殘卷股本上語焉不詳地提了幾句,誰也沒當真相信這居然真的有這種東西存世。”說到這里,鬼先生頓了一下,向鬼王看去,只見鬼王仍是死死盯著半空中那束細細的光匕,但臉色依然極為難看。 鬼先生在心中暗歎了一句,又接著道:“據說這種神法禁制乃是遠古神祗專門鎮封惡魔所用,除非人力可以找到另外的上古神器,才有幾分希望。” 鬼王身子微微一震,轉過身來,道:“什麼是上古神器?” 鬼先生苦笑一聲,道:“這個連我也不知道了。” 鬼王怒道:“那這麼說我們之前為了這四靈血陣所做的一起豈非前功盡棄?” 鬼先生默然片刻,緩緩道:“以我看來,這血池周圍血陣靈氣未散,血氣依舊充沛,就算是伏龍鼎中修羅之力也是聚而不散,不過乃是暫時狀態,可見這四靈血陣元氣仍在,且距離大功告成只怕只有半步之遙了,問題就是如今突然出現的乾坤鎖,正好封死了伏龍鼎本身氣脈,將四靈血陣伏龍鼎相通的靈氣截斷,血氣不去伏龍鼎內,修羅神力亦難以突出,這還有眼下這等困境。” 鬼王面上神情瞬息萬變,種種神色變幻不停,但那般噴薄欲出的暴戾之氣,卻幾乎就象是成形一般,一波一波向鬼先生處沖刷而來。 鬼先生黑色的面紗無風自動,但他身子仍是站在原處,默默望著鬼王。 過了好半晌,鬼王忽地長長吸了口氣,面上神色緩緩平靜了下來,就連說話的口氣也平靜了下來,冷冷道:“那你覺得現在該怎麼辦?” 鬼先生暗中歎了口氣,口中道:“如今最要緊處自然就是這道乾坤鎖禁制,只要解決了它,便可以一舉成功。” 鬼王道:“你打算怎麼做?” 鬼先生遲疑了片刻,道:“若是有那傳說中的上古神器,那自然是最好,但看來希望不大。不過我看這乾坤鎖雖然厲害,卻與自古留下來的那些傳說相差頗大。伏龍鼎乃是極古之物,怕是沒有萬年之歲,乾坤鎖縱然乃是上古神法,威力無匹,但千百年這般歲月蹉跎,再怎樣也要消磨大半,只要詳觀細察,未必就不能破解了。 鬼王默然片刻,緩緩點頭,面上神情也逐漸緩和了下來,沉吟了一會,似乎有想起了什麼,臉色轉為黯然,長歎一聲,道:“難道都是命麼?” 鬼先生一怔,不解其意,道:“什麼?” 鬼王苦笑一聲,面上沒了戾氣,多了幾分無奈苦澀,搖了頭道:“沒什麼,如今就勞犯你再辛苦一下了。” 說著,也不等鬼先生答應,鬼王就轉身離開了血池。鬼先生從背後看去,只見鬼王該大的背影不知怎麼看去卻顯得有些疲憊而微顫,像是他肩頭心上,始終有什麼千鈞重擔重重壓著。 而他,似乎也越來越是吃力了…… 鬼厲推開了石門,回到了自己的居所,石門在身後緩緩關上,發出低沉的聲音,而鬼厲似乎什麼也感覺不到,他的眼光茫然無神,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麼回到這里的。 他所居住的這個石室里四面石壁上同樣是裂痕遍布,有粗有細,有深有淺,粗糙的裂痕處還偶爾有細小的石粒掉落下來,顯然這里也沒有躲過狐岐山洞窟深處血池中那股神秘力量的侵蝕。但著一切鬼厲似乎都視而不見,他一頭栽倒在床上,手完全失去力量般松弛開去,被黑布包裹的一件圓盤事物,輕輕從手中滑落,無聲無息地落在他手邊床上。 灰影一閃,猴子小灰從旁邊跳了過來,跳到鬼厲身上,卻只見鬼厲仍是一動不動地趴著,一點反應都沒有。小灰有點奇怪,張頭探腦到鬼厲頭前看了看,只見鬼厲雙眼緊閉,面色蒼白,小灰三只眼睛眨了眨,似乎也知道了什麼,“吱吱”叫了兩聲也就安靜了下來,沒有再去打擾鬼厲,也從鬼厲身上跳了下來,背靠著主人的身子坐在床上,一言不發。 石室之中,陷入了一片靜默,也不知過了多久,鬼厲還是那般一動不動,小灰有些擔心地看著主人,但似乎又猶豫著不願去打擾,猴頭轉來轉去,忽地看到不遠處床上有一件黑布包裹著的東西靜靜躺在那里。 小灰三只眼睛眨了眨,看了好一會兒,又轉頭看了看鬼厲,見他仍然是無聲無息地躺著,小灰尾巴輕輕晃動,抓了抓自己腦袋,隨後身子微微向前探出,手迅速一伸,將那東西抓在手上拿了過來。 小灰把這黑布包裹著的圓盤東西翻過來倒過去看了幾遍,也沒看出什麼來,反是最後猴爪一個不小心沒抓穩,加上鬼厲前頭心緒不甯也只是胡亂用黑布包住,松弛得很,一下子黑布脫落,從中滑落出一個白色玉盤,“啪”的一聲輕響,輕輕掉在了小灰前面的床上。 小灰倒是嚇了一大跳,整個身子向後縮了一下,只見面前那個玉盤頗為古怪,散發出白色柔和的光華不說,玉盤中央還有無數細小玉塊自行滑動,永無休止,更是神奇之極。小灰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過去,三只猴眼連眨都不眨了,一直盯著乾坤輪回盤看著,隨後小心翼翼地伸出一雙手,輕輕碰了玉盤邊緣一下。 乾坤輪回盤悄無聲息向旁邊滑了一下,小灰的手也飛快就收了回來,看去倒象是猴子在試探著這件奇怪的盤子,不過看來似乎沒有什麼危險,小灰碰觸玉盤的手放到自己眼親,仔細看了看,不紅不癢還不痛。咧嘴笑了一下,又看了看床上躺著的玉盤,腦袋向周圍兩邊轉了轉看了一下,隨後一伸手將乾坤輪回盤抓了起來。 柔和的白光從玉盤上灑了出來,照在灰手毛猴子的臉上,小灰瞪大了三只眼睛,向乾坤輪回盤中看著,玉盤中無數的小玉塊依舊悄無聲息地滑動著,就像光陰流逝,永無止歇。 慢慢的,小灰像是看得入迷了,三只眼睛離那玉盤越來越近,眼睛也一直盯著那滑動不息的無數奇異玉塊,那一個個小小的東西映在它三個瞳孔這中,隱約變作了像蒼穹中無數的星斗倒影。 突然,小灰身子一歪,竟是不知為什麼居然離開了鬼厲身子,莫名其妙來到了床鋪的邊沿而不自知,這一下一腳踏空,小灰登時從床上跌了下來,落在地上。“吱!”小灰頓時發出一聲低喊,隨即像是彈簧般跳了起來,幸好它手上抓得緊,乾坤輪回盤居然被它牢牢抓在手中,不曾掉落到地上。小灰跳起來之後左看右看,三只眼睛一起翻白眼,一手隨隨便便抓著那玉盤垂在身側,另一只手摸著腦袋,顯然也是莫名其妙,明明剛才還好好的坐在主人身旁,怎麼突然就從床上掉下來了? 小灰歪著腦袋想了半響,最後看來還是沒想通,不覺得有垂頭喪氣起來,不過猴性活潑,倒也沒有頹廢太久。它抬頭看了看頭床上,只見鬼厲仍是那副模樣沒有動靜,便干脆在地上又坐了下來,將乾坤輪回盤放到面前。 白色光輝中,玉盤里面神奇的小小玉塊仍然在移動著。不過這一次,小灰並沒有像剛才那般被吸引沉迷進去,它眼珠轉了一圈,忽地咧嘴一笑,卻是抬起了另一只手掌,伸出一根手指,向著玉盤中央那些小小玉塊探去。 柔和的白光中,小灰的手指悄悄伸了進去,忽地,它點在了其中一面小玉塊上,但這些玉塊似乎有其暗含潛力,居然不受小灰手指壓力的影響,仍是向前滑行而去,沒有絲毫停頓。 小灰怔了一下,看去不但沒有生氣,反而有些高興起來,似乎找到了什麼好玩的東西,第二次又伸手去壓另一面小玉塊,果然也是同樣沒有壓住。它越發高興起來了,口中“吱吱”叫了幾聲,便頻頻伸出手指向這玉盤中的小玉塊點著壓著,玩得不亦樂乎。 淡淡白光照耀之下,小灰顯得那麼高興…… 只是按了好一會之後,老是這麼按著,小灰似乎也覺得有些無聊,忽地猛然伸出手指,用力向著其中一面小玉塊上狠狠壓了上去。這一次力道不比之前那輕描淡寫,頗為沉重,小灰本乃異種,又跟隨鬼厲多年,一身道行其實也是非同小同,這一按之下,登時情況與剛才也不一樣。只見那一面小玉塊竟是生生被它按住,眼看著玉塊在手指下仍是有幾分掙紮的跡象,想要掙脫束縛繼續向前滑行,但小灰一臉興奮,手指力道更重,幾番掙紮無力之後,這一面小玉塊終于靜止了下來。 “噗!” 一聲低沉的悶響,頓時在玉盤中響了起來,倒是把小灰嚇了一跳,轉眼看去,只見這面小玉塊停滯不動了,但其它的玉塊卻沒有靜止,片刻之間就有另一面小玉塊滑行了過來,撞上了這面玉塊。 兩面玉塊相撞,看似沒事,但瞬間異變便生,乾坤輪回盤上原本柔和的白光刹那間亮了起來,而事情還未結束,幾乎同時,“噗噗噗噗……”之聲連綿不絕,一面接一面、一塊接一塊的玉塊紛紛撞了上來,越來越多的玉塊停止了滑動,而玉盤之上的白光華也赫然越發明亮,到後來甚至比之前鬼厲在寒冰石室中看到的更加明亮十倍,完全不能目視,猶如天上烈日落入這個小小石室一般光華四射。 小灰目瞪口呆,看著手中這件玉盤,就算是它天賦異稟,此刻似乎也難以承受這刺目的光輝,退後了一步,手頭一松,乾坤輪回盤“啪”的一聲掉落在地上。 然而異狀並沒有隨著小灰的手指松開而消失,玉盤上仍然繼續放射出刺目卻悄無聲息的光輝,而在無數道燦爛光輝里,慢慢開始浮現出了一幕幕神秘的圖案。 小灰像是被火燒了一般,跳了起來,躲進了石室房間的角落,但似乎又忍不住好奇之心,不住地回頭張望著,而在床上,鬼厲似乎根本感覺不到身後石室里發生的奇異變化,仍舊一動不動地躺著。 而最令人驚異和料想不到的事情,其實卻不是發生在這間石室里的,在距離鬼厲石室遙遠的地底,血池洞窟之中,鬼先生正盤膝坐在平台之上,閉目苦苦思索。在他頭頂之上,懸浮在半空中的伏龍鼎,那一支上古神法禁制的光匕仍然緊緊釘在了鼎身上惡魔面孔額間,雖然看去微弱,卻始終存在而不息。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甚至鬼先生也沒有發覺,伏龍鼎上那白色光束,突然發生了變化。 它慢慢變得明亮了起來,隨著光束的明亮,原本惡魔面孔雙眼之下仍然充斥的血紅之氣,竟又被逼退了幾分,落到了鼻梁左右。惡魔面孔上血氣轉動,遠遠看去,似乎更是扭曲了幾分,也晚顯得多了幾分猙獰與憤怒。 隨著時間流逝,那束光華似乎像是被喚醒一般,越發明亮起來,像是呼應著什麼。 平台之上,鬼先生的身子動了一下,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卻又不能肯定,遲疑了片刻之後,他緩緩睜開了眼睛,抬頭向上方的伏龍鼎看去。

上篇:第十章 希望     下篇:第二章 奈何